史可法

史可法

史可法(1601年2月4日-1645年5月20日),字憲之,又字道鄰,漢族,祖籍北京大興縣,河南開封祥符縣人。明末抗清名將、民族英雄

史可法為崇禎元年(1628年)進士,任西安府推官。後轉平各地叛亂。北京城被攻陷後,史可法擁立明福王(弘光帝),繼續與清軍作戰。官至督師、建極殿大學士兵部尚書弘光元年(1645年),清軍大舉圍攻揚州城,不久後城破,史可法拒降遇害,屍體不知下落。

史可法死後,揚州梅花嶺一帶有許多號稱是史可法的軍隊,所以當時有史可法未死的說法。南明朝廷謚之為"忠靖"。清高宗追謚為"忠正"。其後人收其著作,編為《史忠正公集》。

  • 出生地
    河南祥符(今開封祥符區)
  • 主要作品
    《史忠正公集》
  • 官    職
  • 字    號
    字憲之,又字道鄰
  • 別    稱
    史忠正、史督師、史閣部
  • 所處時代
    明朝
  • 謚    號
    忠靖(南明)、忠正(清朝)
  • 本    名
    史可法
  • 民族族群
    漢族
  • 主要成就
    抗擊清軍,城破身死
  • 去世時間
    1645年
  • 籍    貫
    北京大興縣(今北京市大興區)
  • 出生時間
    1601年

人物生平

平定叛軍

史可法因祖上的榮譽得以世襲錦衣衛百戶。傳說史可法的母親夢見文天祥來到他的屋裏而受孕懷胎。萬歷三十年(1602年),史可法生于河南祥符縣(今開封),因為孝順被鄉裏人所知。

史可法史可法

史可法早年以孝聞名于鄉,崇禎元年(1628年)中進士,出任西安府推官,後遷戶部主事、員外郎、郎中。

崇禎八年(1635年),史可法遷升為右參議,負責鎮守池州、太平兩地。同年秋,總理侍郎盧象升大舉討賊,史可法被改封副使,巡行安慶、池州等地,監江北軍隊。黃梅賊攻掠宿松、潛山、太湖等地,史可法率軍追擊潛山天堂寨的賊人。

崇禎九年(1636年),滁州的叛軍被祖寬擊敗後,逃往河南。十二月,叛將馬守應聯合羅汝才、李萬慶從鄖陽向東進犯,史可法轉駐太湖,扼守要道。

崇禎十年(1637年)正月,叛軍從安慶石牌的小路突圍出去,駐扎在桐城。參將潘可大將其擊敗,叛軍逃走途中又被廬、鳳兩地的軍隊阻攔,叛軍被迫又逃回桐城,早桐城周圍劫掠。史可法與潘可大率軍圍剿,叛軍敗走廬江,史可法與左良玉又在楓香驛將敵人擊敗。三月,潘可大與副將程龍在攻打宿松時陣亡,敵人分出同黨搖天動,另外編為一營,合計八營共二十多萬士兵,分別駐扎在桐城的練潭、石井、淘沖等地。總兵官牟文綬、劉良佐率軍在掛車河將其擊敗。

崇禎十一年(1638年)夏,史可法因為長時間沒有平定叛亂而獲罪,朝廷令他戴罪立功。

崇禎十二年(1639年),史可法因為岳父的去世而離職。喪滿後,史可法被用為戶部右侍郎兼右僉都御史,接替朱大典總管漕運,巡撫鳳陽、淮安、揚州等地。史可法彈劾罷免了三個督糧道,增設漕儲道一人,大力疏通南河,使漕務大有整治。之後,調任南京兵部尚書,參贊機密政務,由于軍隊久不訓練,沒有戰鬥力,史可法上奏八條改革意見。

擁立福王

崇禎十七年(1644年),史可法聽聞李自成進攻北京,率軍進京勤王。軍隊抵達達浦口時,傳來北京失陷、崇禎帝朱由檢自縊的訊息。史可法為朱由檢發喪,收到了張慎言、呂大器、姜曰廣等人的文書,擁立朱常淓為新君。但鳳陽總督馬士英暗地與阮大鋮商議,主張立福王朱由崧,史可法告訴他們朱由崧的七個缺點,但馬士英已經與黃得功、劉良佐、劉澤清、高傑發兵護送福王到儀真,于是史可法等人前往迎接福王。

史可法像史可法像

福王朱由崧訪孝陵、奉先殿,出外住在內守備府,群臣上朝拜見福王,福王想避開,史可法勸說:"不能回避,應當認真接受臣子的朝見。"福王上朝後,開始討論戰守的問題。史可法說:"福王您應當身穿孝服,住于郊外,發兵北征,來向天下顯示您一定要報國家之仇的道理。"福王連聲說是。第二天朝見之後,大臣們出來討論福王監國的事,張慎言說:"國虛無主,福王就此可以即皇位。"史可法說":太子生死不明,如果有一天太子到南邊來了怎麽辦?"誠意伯劉孔昭說":今天已經說定了,誰敢再有變更?"史可法說:"慢慢再說吧。"于是大家退出。第三天,福王監國,朝廷推選內閣大臣,大家都推舉史可法、高弘圖、姜曰廣。劉孔昭揎拳攘臂想入內閣大臣的行列,群臣用本朝沒有勛臣入閣的先例阻止了他。劉孔昭憤憤地說:"就算我不能,馬士英為什麽不能入閣呢?"于是又一並推舉馬士英為內閣大臣,又討論填補大臣的空缺,推選了鄭三俊、劉宗周、徐石麒。孔昭推選阮大鋮,史可法說:"先帝親自定他為違逆案犯,不要再說了。"過了兩天,任命可法為禮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同馬士英、高弘圖是一起任用的,可法仍然掌管兵部的事務,馬士英仍然督軍鎮守鳳陽,于是和北京過去一樣又製定了京軍製度,侍衛部隊和錦衣衛各軍都列入軍隊進行操練,錦衣衛東西兩司房,以及南北兩都的撫司官,不再全部設立,以防止告密,安定人心。

調解諸將

馬士英一天到晚想當首輔大臣。等到朝廷的命令發布後,他非常惱怒,就把史可法以前列舉福王不該立的七條理由進呈給福王。然後帶兵入見福王,遞上奏章就走了。史可法于是請求統帥軍隊,外出鎮守淮、陽兩地。福王即帝位後,史可法入朝辭別,被加封為太子太保,改任兵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馬士英在這一天入朝值勤,討論把江北劃分為四鎮,東平伯劉澤清管轄淮、海等地,駐軍泗水,經理開、歸一路。總兵官劉良佐統轄鳳、壽等地,駐扎在臨淮,經理陳、杞一路。靖南伯黃得功統轄滁、和等地,駐軍廬州,經理光州、固始一路。史可法動身後,就派遣使臣尋訪已故帝、後的靈柩以及太子、二王所在的地方,並奉命前往祭告鳳、泗二陵。

史可法離開後,馬士英、劉孔昭等更加肆無忌憚。劉孔昭因為張慎言推舉吳甡,在大殿上鬧鬧嚷嚷,並持刀追殺慎言。史可法聽說此事後上疏勸解,劉孔昭最終沒能讓福王任用吳甡。史可法祭二陵完後,上書說":陛下剛登位時,恭恭敬敬地拜見孝陵,哭泣之聲足見您心中的悲哀,路上的行人也為之感動。如果您親自拜見鳳、泗二陵,看到滿目蒿萊,無雞鳴狗吠的凄慘景象。想必會更加悲憤。我希望陛下能善始慎終,身居于高大舒適的宮殿時,能想到東北皇陵中先帝魂魄不能安息;享受宮廷的美餐時,能想到東北的皇陵中連麥子稀飯都沒擺上一碗;當得到瑞應之圖、吉祥符瑞時,能想到先帝儲才防敗,怎麽還會忽然遭遇危亡?早朝晏席結束時,能想到先帝一生克儉克勤,怎麽最終還是國破家亡?陛下如果辦事小心謹慎,任何時候都不懈怠,已故皇上、皇後還有列祖列宗都會在冥冥之中幫助我朝中興。假如晏樂、偏安于東南一隅,不考慮長遠的策略,不辨賢人和奸人,決策不夠靈活、明達,使老成的官吏離職而去,英雄豪傑裹足不前,列祖列宗在地下抱怨、擔心,天命在不知不覺中他向轉移,那麽東南一隅也是無法保住的啊!"福王以史可法以口頭嘉獎。

史可法畫像史可法畫像

得功、澤清、高傑爭著想要駐軍揚州。高傑率兵先到揚州邊界,一路大肆奸淫擄掠,所經之地屍橫遍野。城中開始懼怕,登上女牆守備,高傑攻打了兩個月。澤清也在淮上大肆掠奪。臨淮不接納劉良佐的軍隊,也遭到攻擊。福王命令史可法前往勸解,得功、良佐、澤清都聽從命令,于是,到高傑那裏去。高傑一向懼怕史可法,聽說可法要來,他連夜掘出近百個土坑埋葬地面上的屍骸。第二天早上來到軍營中拜見史可法,臉色和言辭都變了,汗流浹背。史可法卻坦誠地接待他,跟他的偏將講話也用溫和的語氣,高傑喜出望外,然而從這以後他也有點輕視史可法,開始用自己的優勢兵力防護左右,文檄也一定自己過目後才肯傳遞。史可法簡單地把他們的情況上報給福王,又把他的兵力駐守在瓜洲,高傑對此又非常高興。等他離去後,揚州得以安定下來,史可法于是在揚州開設府署。

六月,李自成被清軍擊敗,放棄北京率兵向西逃跑,青州等各郡縣開始爭先恐後地殺死他設立的偽官,佔據城堡自衛。史可法請求皇上頒布監國、登極兩個詔書,安撫山東、河北軍隊和百姓的思想。並開設禮賢館,招收各地有才智的人,讓監紀推官應廷吉主管此事。八月,史可法外出巡視淮安,檢閱澤清的兵馬。返回揚州,向朝廷請求糧餉,作為進取北方的費用。馬士英吝嗇不肯送發,史可法上疏皇帝催促他。借此對皇上說:"近來人才日益減少,入官門路日益混亂,由此慕名之心勝而務實之心少,議論的事情很多但成功的事情很少。現在的局勢更和以往不同。一定要專心于討伐亂賊,報復國仇才行。除卻籌兵籌餉不應有什麽別的議論,除卻治兵治餉沒有人才之可言。如有撿拾空虛詞句,謀取高官厚祿的人,有罰無赦!"福王隻以詔書回應史可法。

史可法史可法

當初,史可法擔心高傑蠻橫不法,派得功在儀真駐軍防備他。九月,得功與高傑兵戎相向,高傑理虧。靠著史可法的和解事情才得以解決。北京原來投降反賊的大臣們此時紛紛南下回朝,史可法上書建議說:"原籍在北方的大臣,應該讓他們到吏部、兵部聽候錄用,否則恐怕會使他們南下回朝之心絕滅。"又說":北京的禍變,凡屬臣子的都有罪愆。在北方的官吏如果都應當跟先帝一道去死,難道在南京的都不是先帝的大臣?像我不才,在南京主管樞機,馬士英沾了國恩擔任鳳陽總督,都沒有能率領東南的全部優勢兵力迅速支援北都。鎮守大臣澤清、高傑因兵力不能支持,倒過來向南方逃跑。如此說來,先應該追究的,是我們這些大臣的罪過。竟然因為聖明的陛下您入繼王位,不僅沒加誅殺,而且一次次得到恩典。南方的大臣如此,而單單對于在北方的大臣們毫毛不放,一概繩之以法,豈不是閒散小吏,罪責反比南樞、鳳督還要重大了嗎?我以為應該選擇那罪狀顯著的降官,嚴加懲治,以示指教。如果大臣未曾接受亂賊的任命,或曾受亂賊刑罰的,可以撇開不加問罪。那些在北方逃避戰亂,猶豫多時而後才到朝廷來的,允許他們戴罪入官,討伐敵人,這些人可以到我領的軍隊裏酌情錄用。"朝廷經議論聽取了他的意見。

史可法史可法

高傑駐兵揚州,很不馴服,史可法對他開誠布公,用君臣的大義啓發、開導他,高傑終于感悟,接受上方的領導。十月,高傑率領軍隊北討,史可法到清江浦,派遣官吏在開封屯田,為經略中原地區做準備。各鎮兵力劃分防守地區。從王家營向北到宿遷一帶最為要沖,史可法親自負責,沿黃河的南岸築起了一道保壘。十一月四日,史可法乘船駐于鶴鎮,信使報告大清部隊已進入宿遷地區,可法率兵進抵白洋河,命令總兵官劉肇基前往支援。清軍部隊回頭攻打邳州,肇基又援助當地駐軍,與清軍相持半個月才解邳州之圍。

力保揚州

弘光元年(清順治二年,1645年),河南總兵許定國私通清朝,巡按陳潛夫和參政分巡睢陽道袁樞請四鎮之一的高傑北上。弘光元年正月十二日夜,高傑在睢州故袁可立府第內被許定國害死,清軍乘機南下。史可法聞訊長嘆無法克復中原。

史可法揚州史公祠雕像史可法揚州史公祠雕像

同年四月,左良玉率數十萬兵力,由武漢舉兵東下,要清君側,"除馬阮",馬士英竟命史可法盡撤江防之兵以防左良玉。史可法隻得兼程入援,抵燕子磯,以致淮防空虛。左良玉為黃得功所敗,嘔血而死,子左夢庚率全軍投降清朝;史可法奉命北返,此時盱眙降清,泗州城陷。史可法遂至揚州,繼續抵抗清軍的進攻。

志決身殲

五月,多鐸兵圍揚州,史可法傳檄諸鎮發兵援救,劉澤清北遁淮安降清,僅劉肇基等少數兵至,防守見絀。此時多爾袞勸降,史可法致《復多爾袞書》拒絕投降。二十四日清軍以紅衣大炮攻城。入夜揚州城破,史可法自刎,被眾將攔住。眾人擁下城樓,大呼曰:"我史督師也﹗"被擒住後,史可法拒絕投降而被殺。

攻城的清軍因遭到很大傷亡,心裏惱恨,在攻破揚州後,下令屠殺揚州百姓。屠殺延續了十天,死亡逾八十萬人,史稱"揚州十日"。屍骨堆積如山,史可法遺體難以辨認,不知下落,一年後,其義子史德威以袍笏招魂,將其衣冠葬于揚州城天寧門外梅花嶺。後來全祖望曾寫《梅花嶺記》描述此事。

史可法殉國後,南明贈謚"忠靖"。清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清廷贈史可法謚"忠正"。

歷史評價

張廷玉:① 可法短小精悍,面黑,目爍爍有光。廉信,與下均勞苦。軍行,士不飽不先食,未授衣不先御,以故得士死力。② 史可法憫國步多艱,忠義奮發,提兵江滸,以當南北之沖,四鎮棋布,聯絡聲援,力圖興復。然而天方降割,權臣掣肘于內,悍將跋扈于外,遂致兵頓餉竭,疆圉曰蹙,孤城不保,志決身殲,亦可悲矣!高弘圖、姜曰廣皆蘊忠謀,協心戮力,而扼于權奸,不安其位。蓋明祚傾移,固非區區一二人之所能挽也。

乾隆帝:至若史可法之支撐殘局、力矢孤忠,終蹈一死以殉;又如劉宗周、黃道周等之立朝謇諤、抵觸僉壬,及遭際時艱,臨危授命:均足稱一代完人,為褒揚所當及。

欽定勝朝殉節諸臣錄》:史可法節秉清剛,心存幹濟,危顛難救,正直不回。

陳宏謀:佩鄂國至言,不愛錢,不惜命;與文山並烈,曰取義,曰成仁。

張爾藎:數佔梅花亡國淚;二分明月故臣心。

史可法半身像史可法半身像

嚴朝標:生來自有文信國;死而後己武鄉侯。

蔣心餘:讀生前浩氣之歌,廢書而嘆;結再世孤臣之局,過墓興哀。

俞樾:明月梅花,拜祁連高冢;疾風勁草,識板蕩忠臣。

黃文涵:萬點梅花,盡是孤臣血淚;一抔黃土,還留勝國衣冠。

史樸:家國兩封書,壯明代三百年江山之色;衣冠一抔土,增溧陽五十世俎豆之光。

程儀洛:一死報朝廷,求高帝列皇,鑒亡國孤臣恨事;三忠扶天紀,與蕺山漳浦,為有明結局完人。

蔡東藩:南都殉難,以史公為最烈。

姚煜:尚張睢陽為友、奉左忠毅為師,大節炳千秋,列傳足光明史牒;夢文信國而生、慕武鄉侯而死,復仇經九世,神州終見漢衣冠。

郭沫若:騎鶴樓頭,難忘十日;梅花嶺畔,共仰千秋。

朱祖延:繁華成綺夢,悵望淮左名都,十裏春風吹薺麥;冷艷入梅花,想見孤臣俊傑,一抔黃土掩衣冠。

賀敬之:史可法人可法書可法;史可法今可法永可法。

江澤民曾多次用史可法借喻中國烈士,2011年4月,為紀念江上青烈士誕辰100周年,江澤民寫下《滿江紅·江上青百年誕辰祭》,詞中寫道:"史嶺紅梅花瀝血,蘆溝曉月天飛鶴。"

家族成員

祖父:史應元,官至黃平知州。

父親:史從質。

母親:尹氏。

弟弟:史可程,崇禎十六年(1643年)中進士,李自成攻陷北京後投降,李自成被清軍擊敗後南下,明弘光帝(福王)令其回家贍養老母。

義子:史德威,史可法副將。

相關爭議

對于史可法的下落,洪承疇也無法斷定,他曾問別人,史可法"果死耶?抑未死那?"(《鮚琦亭集》)此後的一些史書和傳說更是各抒其見,說法不一。

一、縋城出走說:

明末清初史學家計六奇據《甲乙史》,在《明季南略》裏較詳細地記載了這方面的情況:陰歷四月二十五日,"大清兵詐稱黃蜚兵到",史可法乃準蜚兵一千從西門入城,"及進,而反戈擊殺。可法立城上見之,即拔劍自刎,左右持救,乃同總兵劉肇基縋城潛去。"明末清初史學家談遷亦持此說。也有雲揚州城陷後,史可法"過鈔關"、"走安慶"(《石匱書後集》)。乾隆《江都志》則載揚州故老言,謂當城破時,史可法"跨白騾出南門"。清代詩人許旭在山東進而賦得《梅花嶺》詩,雲:"相公(即史可法)誓死猶飲泣,百二十騎城頭立。瞬息城摧鐵騎奔,青騾一去無蹤跡"(《汗青錄》)。也有人認為,清兵破揚州時,史可法"不知所在"(《聖安本紀》)。計六奇于順治六年(1649 年)外出,途中乘船遇一嘉興人,此人當年從揚州抗清之役中逃出,他說城破時,史可法不知所終。

二、被俘不屈而死說:

清實錄》記道"攻克揚州城,獲其閣部史可法,斬于軍前。"《明史》雲城破時,可法自刎未果,被部將擁至小東門而執,"可法大呼曰:'我史督師也'!遂殺之。"其它如《雪交亭正氣錄》、《史外》等野史也都有大同小異之記載,持此說者認為,官修史書和野史稗乘的記載是史可法殉難于揚州之役的旁證,他們還用其它理由證明了這一史實。其理由是:

1、史可法在四月二十日左右寫下的五封遺書和給其母親、夫人的遺筆中,就已抱定"一死以報國家"之決心,而且他後來的實際行動也證明了他與城共存亡之信念。

2、劉肇基是史可法部下的一員戰將,在揚州告急時,獨他率部來援,中流矢而死。劉與所謂"縋城潛去"根本風馬牛不相及。

3、不但是明清以來的一些正史、野史明確記載史可法死于乙酉揚州之役,而且當事人和目擊者也是這樣記述的。例如參加這次戰爭的史德威,是史可法的義子,又曾和史可法一起被俘,因此,他所著的《維揚殉節紀略》,可以說是關于史可法下落的第一手史料。該書雲,揚州城陷時,史可法自刎未遂被執,多鐸"相待如賓,口呼先生",並誘以"為我收拾江南,當不惜重任也"。面對多擇的勸降,史可法斥之曰:"我為天朝重臣,豈肯苟且偷生,作萬世罪人哉!我頭可斷,身不可屈..城亡與亡,我意已決,即劈屍萬段,甘之如飴",遂遭殺害。原史可法的幕僚楊遇著及清軍將領安珠護皆曾親眼目睹史可法被殺支解之情形。其它如《自靖錄》、《池北偶談》和《青磷屑》等也都贊同史可法死于揚州之役。

4、出現"縋城潛去"、"不知所終"說的原因,主要是以下幾點,首先是疑其為偽。當史可法被執時,一時不知真假,經向史德威和楊遇著查詢才得以證實。其次是屍骨無著。因史可法是"屍裂而死"(《乙酉揚州城守略》),當時揚州屍積如山,又天氣炎熱,眾屍蒸變,因而無法辨認。到1646 年清明後一日,史德威才舉史可法的衣冠袍笏等遺物葬于梅花嶺旁。最後是不願其死的情緒。由于人們希冀史可法能幸免于難,"大江南北,遂謂忠烈未死",所以,後來鹽城、廬州等地百姓"托忠烈之名",樹旗抗清,"仿佛陳涉之稱項燕"(《鮚琦亭集》)。

三、沉江說:

張岱石匱書後集》記載:史可法自殺未遂後,與部將逸于離城數裏的寶城寺,"清兵跡之,急決戰,不勝,一時盡敗沒"。赴水沉江說則曰,當城破時,史可法出城,渡河因馬蹶溺死,或雲,出東門遇清兵,赴水死。康熙年間,孔尚任所著《桃花扇》則把史可法寫成投江而死,于是,"沉江"說便廣為流傳了。

個人作品

乾隆四十九年(1786年),史可法的玄孫史開純匯集他的遺稿,將其生平所作之詩刊成《史忠正公文集》四卷。

史書記載

左忠毅公逸事

《明史·卷二百七十四·列傳第一百六十二》

祠墓紀念

紀念館

史可法紀念館位于江蘇省揚州市廣儲門外街24號,南臨古城河,梅花嶺畔。佔地6000多平方米,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史可法祠墓所在地,省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史可法紀念館始建于清代乾隆年間,同治九年(1870年)重建。1956年被列為江蘇省文物保護單位。1962年朱德委員長為本館題寫了館牌。

史可法紀念館史可法紀念館

祠墓均南向,大門臨河,東墓西祠,並列通連。院正中為"饗堂",堂前兩邊懸清張爾藎撰名聯:"數點梅花亡國淚,二分明月故臣心"。堂內明間有雲紋形梅花罩格,上懸"氣壯山河"橫匾。兩邊懸有清道光二十八年(1848年)吳熙載篆書的楹聯:"生有自來文信國,死而後已武鄉侯"。堂正中供奉1985年為紀念史可法殉難340周年而塑的史可法幹漆夾像。饗堂後為史公衣冠墓,墓前有3門磚砌牌坊,上額"史忠正公墓",與三面圍牆形成墓域。墓地內銀杏蔚秀,臘梅交柯,正中立表石墓碑,上鐫"明督師兵部尚書兼東閣大學士史可法之墓"。碑後墓台上有墓冢,封土高16米。

衣冠墓

史可法衣冠墓位于江蘇省揚州市。史可法壯烈殉國後,其遺體不知下落,後人將其生前穿過的袍子、帽、靴,用過的笏板,埋葬在揚州城外的梅花嶺上,並在史氏宗祠東宅建立"忠烈祠"。

史可法衣冠墓史可法衣冠墓

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清高宗愛新覺羅·弘歷追謚史可法為" 忠正", 世稱"忠烈公"。 愛新覺羅·弘歷還御筆親題"褒慰忠魂"四字, 以贊其英勇忠烈,此外還挽詩一首並命大臣詠和題跋製成手卷,置于揚州梅花嶺史公祠中,並作能工巧匠摹鐫勒石豎立于祠壁兩旁。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