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光柱

史光柱

史光柱,男,漢族,雲南省曲靖市馬龍縣人,1963年出生,1981年入伍,1984年1月入黨,2005年10月從77283部隊副政治委員職位退休。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1984年被中央軍委授予"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1990年被總政治部、國家組織部、人事部、宣傳部、中國殘聯聯合授予"全國自強模範"稱號,2006年被中國文聯,中華基金會聯合評選為"全國十佳卓越人物"。現任中國殘聯作家聯誼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雲南省曲靖市馬龍縣
  • 出生日期
    1963年
  • 職業
    作家
  • 畢業院校
    深圳大學中文系
  • 中文名
    史光柱
  • 信仰
    共產主義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人物簡介

​史光柱,男,漢族,雲南省馬龍縣人,1963年出生, 1981年入伍,1984年1月入黨,2005年10月從77283部隊副政治委員職位退休。先後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2次,1984年被中央軍委授予“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1990年被總政治部、國家組織部、人事部、宣傳部、中國殘聯聯合授予“全國自強模範”稱號,2006年被中國文聯,中華基金會聯合評選為“全國十佳卓越人物”。現任中國殘聯作家聯誼會副會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

史光柱

英雄風採

1984年4月28日凌晨,在邊境作戰中,史光柱同志在4次負傷、8處重傷、雙目失明的情況下,帶領全排收復了兩個高地,勝利完成了戰鬥任務,戰後被中央軍委授予“戰鬥英雄”榮譽稱號。但他並沒有以功臣自居,沒有以英雄的稱號作為資本向人民伸手要什麽,而是用他那傷殘而又壯實的身軀,在生命的製高點上,不斷地超越著自己。在雙目失明的情況下,史光柱依靠頑強的毅力,克服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困難,學會了盲文,1986年,史光柱進入深圳大學中文系,學習漢語言文學專業,讀完了深圳大學大學部學業,成為我國第一個獲得學士學位的盲人。在和平年代,史光柱堅持文學創作,用優秀的作品鼓舞人,發表了大量詩歌、散文,出版了《眼睛》、《黑色的河流》等6部詩文集,在國內外各種刊物發表詩歌散文540多篇,17次獲國家級文學獎,許多作品被俄、法、英等國翻譯並廣為傳播。2000年在國家有關部門舉行的對中華民族千年思想文化有卓越影響的人物評選中唯一入選的新中國英模,被譽為中國的“保爾.柯察金”,多次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二十多年來,史光柱一面搞創作,一面到全國各地演講,他行程十多萬公裏,足跡遍及祖國各地,激勵和鼓舞著一代又一代青年,弘揚了以“艱苦奮鬥、無私奉獻”為核心的“老山精神”,促進了社會主義和諧社會建設,在和平環境中樹立了一個軍人的光輝形象。

史光柱

1986年春晚,史光柱出席並參加了戰友楊晟(老山前線榮立過兩次戰功)和于民剛(青島市歌舞團的獨唱演員)的婚禮。並送上了特殊的祝福,特別是他那句感人肺腑的話語,令人久久不能忘懷。史光柱(對新娘于民剛說):感謝你,感謝像你這樣一些後方的姑娘。戰爭,雖然奪去了我的雙眼,但是我卻看到你那顆金子般的心靈。(史獻給楊一朵大紅花)這是前方將士對你的一片敬意啊!

演講報告

在一九八四年收復老山的戰鬥中,我是某團四班班代,代理排長。在攻擊敵人陣地過程中,我先後四次八處負傷,左眼球被打掉了,右眼球被打進兩塊彈片,一直堅持指揮戰鬥,帶領全排攻佔了57、50號高地,完成了上級交給的作戰任務,我隻是盡了一個革命戰士應盡的責任,黨和人民卻給了我很高的榮譽,中央軍委授予我“戰鬥英雄”的光榮稱號。

我們部隊接受了作戰任務後,我的心情和大家一樣興奮。我給黨支部寫了血書,請求擔負最艱巨的任務,決心在戰鬥中“ 寧可前進一步死,決不後退半步生;寧可死在山頂,也不死在山腳”。在臨戰訓練中,結合班裏的任務,我帶領全班同志夜以繼日地反復演練在山岳叢林裏作戰,怎樣既便于指揮,又便于聯系,便于協同。一九八四年一月,連隊黨支部根據我入伍以來特別是接受作戰任務以來的表現,批準我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還指定我為戰中排長的第一代理人。讓我回去看一看。我很思念母親,多麽想看一看她老人家。但是,我懂得,一個革命戰士,一個共產黨員,在這即將奔赴戰場的時刻,應當怎樣做,我給家裏寫了一封信,向父母講述了越軍在我邊境武裝挑釁,佔我領土,殺我邊民,毀我田園的累累罪行。告訴父母親,我正準備執行任務,不能請假。我的父母親都是有二十多年黨齡的老黨員,我相信他們會理解我的心情。在信的最後,我寫道:“親愛的爸爸,當你受到這封信的時候,也許我已經上了戰場。你老人家等候我殺敵立功的喜訊吧!我一定讓你老人家看到我的軍功章。如果我犧牲了,你收到軍功章,不要難過。如果不犧牲,戰後我就帶著軍功章回來看望你老人家。那時你會自豪地微笑,你會說我無愧于黨的培養,是你的好兒子。”

史光柱

四月二十八日凌晨,戰鬥打響了,我們二排的任務是:先攻佔57號高地,爾後配合一排奪取越軍連部所在的50號高地。我們四班是二排的主攻班。六時三十分,我排利用我炮火急襲效果發起攻擊。敵人進行炮火攔阻,封鎖我們進攻的路線。當我們沖擊到58號高地于57號高地之間時,我排代理排長劉朝順被炸成重傷。我撲過去給他包扎。劉朝順斷斷續續地對我說:“四班代,現在全排由你指揮,一定要打好,不要為我們排抹黑!”我說:“排長,放心吧,隻要我不死,一定帶領全排完成任務!”由于排長傷勢很重,我把身上帶著的三個急救包給排長包扎好,便把指揮機接過來,向連長報告了情況,連長當即決定,二排由我指揮,並命令我排迅速向57號高地進攻。我判斷了一下方位,帶領全排向57號高地沖去。沖擊中,遇到三排的同志,我聽戰士們說,三排長、九班代負傷了,八班代犧牲了。于是,我就讓他們和我們一起戰鬥。

57號高地左側山包上兩個機槍火力點向我們猛烈掃射,老山主峰上的高射機槍也不停地射擊,兩個戰士在沖擊中壯烈犧牲,全排被敵火力壓得抬不起頭來。我想,應當先敲掉敵火力點。于是,我指揮大家散開隊形隱蔽後,低姿爬到一顆橫道的大樹旁便仔細觀察,看準敵人一個正在噴著火舌的機槍火力點,迅速拿起犧牲在我身旁的戰士的火箭筒,一發火箭彈將敵機槍打啞了。我猛地向右滾出兩米,敵另一火力點向我剛才的位置一陣掃射。我指揮機槍壓製敵火力,命令八班火箭筒手李林端幹掉敵第二個火力點。李林端連射兩發火箭彈,消滅了這個火力點,于是全排又向前沖去。

我翻過一棵被炮彈炸斷倒在地上的大樹,向前跑了四五步,剛臥倒,左側樹林中就向我打來幾梭子子彈,“嗖嗖”地在我身邊飛過,我覺得左小腿一熱,意識到負傷了。我猛地掉轉槍,往樹林裏一陣掃射,樹林中沒有動靜了。我伸了伸腿,感覺到傷不重,來不及看傷口就又向前沖擊。沖到陣地上,我向蓋溝裏打了一個點射,有個敵人剛想逃命,被我和幾個戰士同時開火擊斃。這時,我發現敵環形工事火力點較多,冷靜地一想,應該軍事打擊與政治瓦解相結合,就叫戰友對敵人實施戰場喊話:“繳槍不殺!”“你們被包圍了!”這時,頑固的敵人打來一梭子子彈,把我們喊話的話筒打壞了。我非常氣憤,立即命令早已準備好的三個火箭筒手,連打了兩個齊射,敵工事炸垮了。

同志們很解恨。我帶領戰士發起沖擊。一個成都入伍的戰友為了掩護我,被敵人一發罪惡的子彈打掉了下巴和牙齒。我命令一位新戰士把他搶下去,他掙脫戰友,在我胸口重重地打了一拳。他已經不能講話,隻能用這一拳來表示他不下陣地的決心。他勻握輕機槍與敵人對射,斃敵一名後,胸部又中彈,光榮犧牲,後來,我們在這位戰友身上發現了一個鮮血染紅的筆記本,上面記著這樣一段話:“戰友們,如果我犧牲了,我還欠四班劉有宏十五元,請我的父母還了。”他的副射手無比憤慨,端起輕機槍繼續與敵人對打。打死了兩個敵人,可是,不幸他也中彈犧牲了。犧牲前他對我說:“排長,你回去時,一定要去看看我的母親,她有病。”

我們的戰友說,犧牲我們自己,是為了更多的同齡人不再犧牲;我們的父母親痛苦,是為了千萬個父母親不受痛苦,有的人說,我們是英雄。我們不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已經倒下去了,他們才是英雄。我們活著的人應該為他們築起豐碑,這種豐碑不是在大地上用鋼筋水泥構築的一個紀念碑,而是在你,在我,在他的心中樹起一個心靈上的豐碑!

我們化悲痛為力量,打得更加勇猛,和三排一起攻佔了五十七號高地。我迅速調整了一下戰鬥部署,帶領戰士們開始攻打五十號高地,五十號高地位于老山主峰東側,上面有敵人一個連部。高地由三個小山包組成。敵人在正面設有塹壕、交通壕、防步兵絕壁、不規則的雷場和鐵絲網,形成以高射機槍、重機槍、無後座力炮交叉火力和明暗火力相結合的防御體系。我和代理副連長李金平分析了地形、敵情,決定採取正面牽製、側翼攻擊的戰術。我對全排同志說:“戰友們,有的同志為奪取戰鬥勝利已經獻出了生命,我們一定要沖上高地,為犧牲的戰友報仇!”各班按照區分的任務,猛虎般地向五十號高地沖擊。敵炮火隨著高地上越軍打來的曳光彈,在我們身邊“轟轟”地爆炸著。我剛沖到一棵樹旁,一發炮彈在離我頭頂四米高的一根樹枝上爆炸,同時,右側也有一發炮彈接著爆炸。我隻聽“轟”、“轟”兩聲巨響,左肩打進四塊彈片,血肉模糊,鋼盔飛了出去,頭部被一塊彈片擊中,左耳一陣劇痛,身體被氣浪掀起兩三米,頓時昏迷過去。為我包扎的戰友連聲呼喊:“排長,排長!”我從昏迷中被戰友們喊醒,傷口一陣劇痛,腦袋“嗡嗡”地叫,左耳朵什麽也聽不見。我睜眼一看,排裏的戰士們一雙雙焦急的眼睛在望著我,並告訴我第一次沖擊受挫。

我當時想,全排等著我指揮,排長委托我的任務還沒完成,我不能倒下。我咬著牙站起來,立即組織第二次沖擊。這時,李副連長來到我身邊,對我說:“光柱,你已經幾處負傷,下去吧,我帶部隊沖擊。”我說:“不,你是副連長,責任比我大,在後面指揮,我帶同志們上!”在我的帶領下,大家勇猛地向五十號高地撲去。敵人的沖鋒槍、機槍、明暗火力一起吼叫,曳光彈到處亂飛,我呼喚炮火及時支援,全排迅速突擊到敵陣地前沿。

這時,一排也沖了上來,兩個排會合在一起。我的左肩腫脹起來,我不顧這一切,和代理副連長李金平一起指揮大家向前發展。在一片緩坡地帶,遇到了敵人的雷場,我命令使用地雷開闢器,開啟了五十多米長的通路。通過雷區後,是敵人設定的防步兵絕壁,高處約三米,低處約兩米。我選了一個位置,組織戰士們攀了上去。一登上絕壁,我和副連長立即組織火力猛烈壓製山頭上的敵人,四班、五班交替掩護前進,很快攻下第一道塹壕。我率先跳下塹壕,帶著戰士們向第二道塹壕發展。

在距第二道塹壕二十來米的地方,敵人一排手榴彈砸來,我第三次負傷,一塊彈片打在喉部,一塊彈片擊進左膝。戰鬥到了最關鍵的時刻,這時我雖已是五處負傷,但一刻也沒有猶豫,命令機槍掩護,又繼續向前沖去。在離敵前沿塹壕兩三米的地方。我身旁的代理副連長李金平踩響一顆壓發雷。我隻覺得左眼像刀猛戳了一下子,臉部打進幾十塊地雷碎片,血肉和飛起的泥土堵住了我得嘴,悶得透不過氣來,兩眼什麽也看不見了。我用右手往嘴巴上抹了一把,喘了一口氣,又在左臉頰摸了摸,摸著一個肉團子,想扯下來。拉了一下,左眼鑽心的痛,我估計這是左眼球,眼球被打出來了。我喊了一聲:“副連長!”身旁的戰士說:“副連長的左小腿被炸斷了。”我想,失去了指揮員,戰士們就象失去了主心骨。敵人眼看就要崩潰,最後的勝利就在于再堅持一下的奮戰之中,我隻要還有一口氣,就要挺住。

于是我忍著傷痛,摸摸索索地扶著一顆小樹站起來,高聲喊道:“同志們,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為黨為人民殺敵立功的時候到了,向前沖啊!”同志們高喊著:“為排長報仇!為犧牲的戰友報仇!沖啊!”我的血流得過多,有點頂不住,心想,我決不能死在第二道塹壕,我死也要死在頂峰上去。我摸起沖鋒槍,向前吃力地爬去。不知什麽時候,我摔進塹壕裏,昏了過去。我一醒來,就問:“高地拿下來沒有?”這時,隻聽見已來到我身旁的連長帶著哭聲對我說:“史光柱,高地拿下來了,你的任務完成得非常出色。”

同志們把我從陣地上搶救下來,送到了醫院。醫生從我渾身是血的身上,檢查出八處負傷,其中六處是重傷,雙眼、臉部、喉部、左耳、左右臂膝上有大大小小的彈片好幾十塊,僅從臉上取出的碎彈片就有一小把。雖然我的傷勢很重,但我咬著牙堅持不哼一聲。我對醫生說:“別的傷不要緊,能給我保住眼睛就行了。有了眼睛,還可以看到戰友,看到連隊,重返前線。”醫生告訴我,左眼球要馬上摘除。我當時很難過,但我想:左眼球戰場上就掉出來了,保不住就算了,能留下一隻右眼也可以。我當時還不知道,我的右眼也打進兩塊彈片,眼球已經破碎,也保不住了。醫生擔心我忍受不了雙目失明的打擊,一時不敢告訴我。我從前方醫院轉到軍區總醫院,時時盼望右眼早日見到光明,常常焦急地問醫生:“我的右眼怎麽還看不到東西啊?”醫生總是婉轉地安慰我。

但是,醫生覺得總不能長久地隱瞞。一天,眼科陳主任來到我的病床前,對我說:“小史,你的右眼也保不住了,希望你要堅強。”一聽這話,做夢都盼望著重見光明的我,捂在被子裏失聲痛哭起來。我才二十歲,人生的道路還很漫長,光明就向我告別了,今後陪伴我的將是茫茫的黑暗。生活對我來說還僅僅是開始,我多麽熱愛連隊火熱的生活啊!我多麽想在看到五光十色的世界啊!

同志們勸慰我,我好幾天不吭聲,我都苦苦地沉思,想了許多許多。我想起了過去那美好的生活:在足球場上奔跑,在籃球場上跳躍,在訓練場上練兵……。如今,這些隻能是永久的回憶了。我還想到了今後的生活怎麽辦?同時,我也想到中學時代就從《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一書中結識的保爾.柯察金,想到了張海迪,想到了自己是一個共產黨員,想到了首長和同志們的期望……

經過幾天的痛苦思索,在醫護人員和傷員戰友的開導下,我懂得了一個共產黨員在傷殘面前應當怎樣做。總政治部首長非常關懷我們傷員,專門從北京打來電話慰問,其中還提到了我的名字,希望我們早日恢復健康。黨和人民的關懷,給了我很大的精神鼓舞,我決心振作起來,戰勝傷殘,做生活的強者。

中央軍委授予我“戰鬥英雄”稱號,這個榮譽應歸功于黨和人民,歸功于集體,歸功于犧牲了的戰友。我隻不過是高山上的一棵小草,大海中的一滴水,微不足道。我和其他軍人一樣象一棵小草,為祖國母親增加一點翠綠。

其他資料

小草

老山對越自衛反擊戰戰鬥英雄史光柱,從1985年的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唱著那首著名的《小草》後,走進了千家萬戶。次年,他進入深圳大學就讀。

勇士強者史光柱

連環畫內容提要

在收復老山的作戰中,史光柱英勇頑強,八處負傷,不下火線,奪取了戰鬥的勝利。但是,年僅二十歲的史光柱,卻雙目失明了,這是對人生更為長期和嚴峻的考驗。他是戰場上的勇士,他是生活的強者。    

創作歌曲大愛萬裏行首發

由北京音樂家協會、北京助殘愛心公益促進會、江蘇紅豆集團、影響力英才(北京)國際文化發展中心等單位聯合主辦的英雄史光柱創作歌曲《大愛萬裏行》首發式于4月25日在北京文聯劇場隆重舉行。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