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來賀

史來賀

史來賀,河南省新鄉市劉庄村原黨委書記,全國著名勞動模範,曾經9次受到毛澤東主席接見。

  • 中文名
    史來賀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河南省新鄉市劉庄村
  • 出生日期
    1930年
  • 逝世日期
    2003年04月23日
  • 職業
    農民
  • 信仰
    共產主義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 其他成就
    全國著名勞動模範, 全國民兵英雄、全國植棉能手
  • 性別

人物簡介

1952年12月,年僅21歲的史來賀當選為劉庄村黨支部書記,挑起了帶領全村電影《史來賀》3min預告片新版人治窮致富的重擔。從任村支書的那天起他就立下誓言:“跟黨走,拔掉窮根,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從1953年開始,史來賀帶領劉庄人車推、肩挑、人抬,起崗填溝,拉沙蓋鹼,用了整整20年,把劉庄周圍750多塊凹凸不平的“鹽鹼窪”、“蛤蟆窩”荒地改造成了現代化農業園區。他潛心研究棉花種植經驗,使皮棉平均畝產量達到當時全國平均產量的3倍,劉庄也因此一躍成為全國的先進典型。

歷史事件

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的推行,讓農村生產力得到了極大的解放。土地分不分到農戶,工廠包不包到個人?是集體走富路,還是個人奔小康?劉庄面臨著痛苦的選擇。史來賀一遍遍地學習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公報、回顧劉庄的發展歷程。他得出的結論是,分則不利,合則有力。劉庄從自己的實際出發,成立了農工商聯合社,實行“綜合經營、專業生產、分級管理、獎懲聯產”。在一片爭議聲中,劉庄人用自己的實踐證明史來賀的決斷和劉庄人的選擇是正確的。

史來賀當上劉庄村的支部書記之後,凡事總是先為民眾著想,寧肯自己吃虧不能讓民眾吃虧,成了他多年的習慣。1965年,他任縣委副書記,縣裏開始給他發工資。這時候劉庄的分配水準還不高,史來賀把縣裏發的工資交到村裏,和村民一樣拿工分。劉庄的分配水準大幅度提高以後,史來賀又放棄了拿村裏的分配,拿起了縣裏的工資。有心人為史來賀製作了一份“1977年至1990年史來賀與劉庄同等勞力年收入對照表”,從中可以看出,僅這14年裏,史來賀比劉庄同等勞力少收入2.5萬餘元。1976年,史來賀帶領村民自籌資金要給每家每戶蓋成獨門獨戶的二層小樓。在歷盡千辛萬苦之後,第一批新房建成了。村民們要建房出力最大、操心最多的史來賀先搬進去住。史來賀召開大會說:“搬新房先民眾,後幹部。民眾中誰住房困難誰先搬。”就這樣,蓋好一批,搬遷一批。直到6年以後,史來賀才和最後5戶一起搬進新居。

二十世紀七十年代,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的召開給史來賀所在的劉庄村經濟發展帶來勃勃生機,時任劉庄村黨委書記的史來賀面對集體經濟落後、村民貧困的現狀,挑起了帶領全村人治窮致富的重擔。改革開放後,政策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當時他正年富力強,兩個兒子世領、世會也有才幹,爺兒仨如拉出去單幹,人脈本事足以輕松致富,甚至有人預言他會成為雄踞中原的富翁……他卻說:“個人富了,大多數人還窮,吃飯不香,躺在床上也睡不好覺呀。集體搞好了,民眾富了,個人也就富在其中了。”他多年養成習慣,每夜入睡前,都要對全村300多戶“過電影”。劉庄村民說:“在咱村,是集體致富,不漏一家。全村誰家日子不能過了,老史都過去拉一把。特別是對困難戶,格外看得重,恐怕他們過不好。”他最牽掛的是病人、老人、孤兒寡母、殘疾人,連到劉庄上班的外地契約工都感嘆:“這些可憐人,平時誰理?攆在人家後頭說話人家都不想聽呢,他們在劉庄有福了。”

為了讓劉庄民眾盡快富起來,沐浴著改革開放的春風,史來賀帶領村民先後辦起了食品廠、造紙廠、淀粉廠。在那個物資緊缺的年代,這些工廠很快為劉庄積累了大量的財富。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劉庄發展進入了快車道。史來賀和村班子成員反復考察,引進了高科技生物工程項目,在劉庄建設了一座全國最大的以生產肌苷為主的生物製葯廠。經過此後幾年的生產規模不斷擴大,技術不斷創新,劉庄葯廠已經位列全國醫葯行業百強, 生產的肌苷產量已佔據全國的一半以上市場份額,年產值佔到了劉庄總產值的80%以上。史來賀運用邊學邊幹的實踐中掌握的領導科學和管理知識,史來賀帶領劉庄形成了以農促工、以工建農、農工商並舉的集體經濟的新格局。

史來賀為了劉庄的發展,為了劉庄民眾的富裕吃了一輩子虧,換來的是劉庄民眾對黨組織的無限信賴,換來的是基層黨組織在民眾中的凝聚力、感召力和戰鬥力。[1]

相關報道

人民日報記者 李傑 王明浩

這是一個20世紀50年代就響遍全國的名字:全國民兵英雄、全國植棉能手、全國特級勞動模範……中共中央組織部曾把他的名字與雷鋒、焦裕祿、王進喜、錢學森在一起,是民眾心目中享有崇高威望的共產黨員的優秀代表。這是一面高高飄揚的旗幟:半個世紀以來,中國大地經歷了多少風風雨雨,他領導的村庄始終高舉著社會主義旗幟,走在全國農業戰線的前列。今年春天,他離開了人世,但他的名字將被世人永遠銘記:史來賀———河南省新鄉市劉庄村原黨委書記。

史來賀

解決民眾問題

“黨領導人民走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讓大家都過上好日子。如果民眾過不上好日子,那就是咱共產黨人沒本事!”解放前的劉庄是十裏八鄉有名的“佃戶村”、“長工村”。當時流傳著這樣一首民謠:“方圓十裏鄉,最窮數劉庄。住的土草房,糠菜半年糧。逃荒把飯要,忍痛賣兒郎。”1948年,劉庄解放了,工作隊隊長告訴史來賀:共產黨是為窮人辦好事的,是領導人民建立一個沒有壓迫剝削、大家都過好日子的社會。這話深深打動了史來賀。一年後,他站在庄嚴的黨旗下宣誓:“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1952年冬,21歲的史來賀當上了劉庄村黨支部書記。面對翻身解放後仍被貧窮、飢餓困擾的農民兄弟,史來賀的心頭像壓了一塊石頭:“黨領導人民走社會主義道路,就是讓大家都過上好日子,如果民眾一直過不上好日子,那就是咱共產黨人沒本事!”那年秋季,連降大雨,劉庄收割到場的小麥發酶生芽,大片大片的秋作物被積水浸泡而死。眼看顆粒難收,村民們準備外出逃荒。史來賀和村上的黨員幹部一起做民眾工作,他對大家說:“如今是新社會,有共產黨領導,隻要大伙心齊,就一定能戰勝災害!”史來賀帶領大家一面改水排澇,搶種蘿卜、蔓菁,一面建磚瓦窯,辦豆腐坊、粉坊,到黃河灘割草,半年時間,給民眾分了4次紅,解決了民眾的生活問題。過年的時候,家家戶戶吃上了白面饃和餃子。

積累集體財富

劉庄地處豫北黃河故道,歷史上黃河多次改道,給這塊1.5平方公裏的土地留下了4條3米多深、縱橫交錯的荒溝和700多塊高低不平的“鹽鹼窪”、“蛤蟆窩”荒地。從1953年開始,史來賀帶領劉庄人車推、肩挑、人抬,起崗填溝,拉沙蓋鹼,用了整整20年,投工40萬個,動土200多萬立方米,把一塊塊的荒地變成了“旱能澆,澇能排”的高產穩產田。種糧種棉給劉庄人帶來了溫飽,如何讓劉庄民眾富起來,史來賀琢磨來琢磨去,看中了畜牧業。1964年,當時集體的家底還不厚實,史來賀花90元錢從新鄉買回3頭小奶牛,後來派人到新疆買回27匹母馬。經過精心飼養,3年後,牛犢子變成了一群牛,小馬駒變成了大馬群!現在的劉庄畜牧場,有奶牛近300頭,豬羊成群,年收入100多萬元。劉庄工業的起步頗具傳奇色彩。1974年,村裏耕耘機上的喇叭壞了,換新的到處買不來,兩名司機試著把壞喇叭拆下來修理,居然修好了。這下可樂壞了老史:咱能修喇叭,為啥不能造喇叭?在一無資金、二無技術的情況下,史來賀同大家一起搞試驗,一次不行兩次,小喇叭終于試製成功。開始時一天隻能生產一對,後來增加到5對、50對、100對……劉庄的小喇叭響遍了大江南北。接著,史來賀帶領劉庄人又陸續建起了食品廠、造紙廠、淀粉廠等,不僅有效轉移了剩餘勞動力,還為集體積累了大量的財富。

史來賀

經濟發展加快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撥亂反正,使劉庄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心與暢快。在史來賀帶領下,劉庄經濟發展步入了“快車道”。1985年,史來賀和村黨支部其他成員經過反復考察,決定引進一項高科技生物工程,建設一座全國最大的生產肌苷的製葯廠——華星葯廠。“這高、精、尖項目,咱‘泥腿子’能搞成?”有人擔心“打不到狐狸惹一身騷”。史來賀還是那句話:“事在人為,路在人走,業在人創。人家能幹成的東西,咱們為啥幹不成?”1986年5月20日,劉庄人自己設計、安裝的華星葯廠正式投產。打這起步,劉庄人創業的步伐邁得更快、更大了:1990年,籌資7000萬元開始了華星葯廠第二分廠的建設;1993年,建成青酶素鉀、青酶素鈉生產線;1995年,開始生產紅酶素;1998年,氨苄青酶素投入生產;1999年,技術含量更高的生物發酵分廠破土動工……

到去年底,劉庄村擁有固定資產9.1億元,年上繳國家稅金4500多萬元,農民年人均實際收入上萬元,戶均存款20萬元以上,成了遠近聞名的“中原首富村”。劉庄人從劉庄的發展變化中切切實實感受到了共產黨的先進性和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遇事要有主心骨,不能聽風就是雨。千變萬變,發展經濟、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一條啥時候也不能變!”

新中國成立以來,有過“大躍進”的“沖動”,也有過“文革”十年的“瘋狂”。潮起潮落,風風雨雨,劉庄發展的步伐一直沒有停止過。有人不解,曾請史來賀解“謎”。史來賀說:“俺劉庄也不是世外桃源,我們的辦法是:遇事要有主心骨,不能聽風就是雨。隻有實事求是,從自己的實際情況出發,才能收到好效果。”他認為:“社會主義的本質是讓廣大民眾走上共同富裕的道路。所以,千變萬變,發展經濟、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這一條啥時候也不能變!”

劉庄高級社成立

1956年,初級社剛成立不久。這時,上級來了指令:劉庄所在的夏庄鄉21個初級社要合並成1個高級社,並提名史來賀擔任這個高級社社長。史來賀認為,現在成立大社的條件不成熟,不如以村為單位成立小社有利于發展生產,拒絕到任。就在夏庄鄉召開萬人大會宣布高級社成立的同一天,劉庄也召開大會,敲鑼打鼓歡慶劉庄高級社成立。

這下可捅了馬蜂窩!“目無領導”、“本位主義”……一記記棍子向劉庄和史來賀打來。開會、發檔案沒劉庄的份兒,該史來賀享受的待遇也沒了。這一年,出現了多年不遇的澇災。劉庄人在黨支部領導下,齊心協力搞生產自救,硬是把上面不承認的高級社辦得紅紅火火。而夏庄鄉的高級社,因為管理不力,人心渙散,生產遭受很大損失,不得不以村為單位分為7個小社。

在“大躍進”的日子裏,公社開會布置並派人坐鎮指揮各村“小麥高產放衛星”,要求挖地三尺,每畝上糞100車、下種150公斤,實現畝產小麥7.5萬公斤。史來賀不理這一套。當時,工作組就住在劉庄,三天兩頭催辦。沒法子,史來賀勉強同意搞3畝地進行試驗,其他仍按原計畫種植。結果,3畝“衛星田”平均畝產僅130公斤,連種子都沒打夠。由于劉庄堅持隻種3畝,沒有造成大的損失。

文革期間

“文革”期間,有人到劉庄煽風點火搞串聯。史來賀召開民眾大會宣布村裏規定:“誰離開生產出外串聯不記工分、不發盤纏;貼大字報,集體一分錢不報銷。”那時最時髦的口號是“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史來賀說:“咱農民沒苗咋吃飯?誰要草就叫他吃草好了,咱要除草留苗。”史來賀領著全村男女老少頂著壓力搞生產,先後辦起了機械廠、面粉廠、冰糕廠、食品加工廠等,使劉庄逐步形成以工促農、以工養農、全面發展、五業興旺的新格局。

十一屆三中全會後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後,隨著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的推行,我國農村勃發出一派生機。這時,劉庄的土地分不分到農戶?工廠包不包到個人?史來賀戴上老花鏡,反復琢磨中央檔案精神。他認為,三中全會的精神實質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劉庄已由傳統的自然經濟轉入了商品經濟生產,2/3的勞動力已轉移到第二、第三產業,集體經濟力量雄厚,如果一分了之,必然會阻礙生產力發展。通過廣泛征求民眾意見,劉庄從本村實際情況出發,兼容家庭聯產承包責任製的優點,克服“大鍋飯”的弊病,成立了農工商聯合社,把農、牧、副、商、工等統一起來,實行“綜合經營、專業生產、分級管理、獎懲聯產”的聯產承包責任製。

實踐證明:史來賀的決斷和劉庄人的選擇是正確的。這種新的經營方式,既充分發揮了集體經濟的優越性,又極大地調動了個人的積極性,為商品經濟的發展註入了比單一家庭經營更為充足和旺盛的活力。

“經濟搞上去,思想政治工作也要跟上去。既要把民眾帶到富路上,又要把民眾帶到正路上。”

“集體經濟得有團隊精神,共同富裕得有共同理想。”史來賀把思想政治工作看得很重。他生前常說:“經濟搞上去,思想政治工作也要跟上去。既要把民眾帶到富路上,又要把民眾帶到正路上。把人教育好,比啥都重要。”

史來賀與村黨委一班人幾十年如一日,把對人的教育當作頭等大事來抓。劉庄村黨委有15名成員,其中有6名黨委成員分管思想政治工作。村裏建立了黨委聯系支部、支部聯系黨員、黨員聯系農戶,幹部黨員人人有任務的思想政治網路。全村300多戶人家,家家民主選舉了家庭組長,讓會當家理財的人負責一家人的生產生活安排和思想政治工作。這樣,在劉庄,思想政治工作村上管、廠裏管,家裏也管,真正實現了“齊抓共管”。結合農民的特點,劉庄村經常運用新舊社會對比、改革開放前後對比、待遇與貢獻對比等方法,啓發、引導民眾自己教育自己。通過對比,找到差距,比出幹勁,激發奉獻精神。

華星葯廠正式投產不久,有一次因為清理發酵罐的工人疏忽大意,幹完活後忘了插上皮管,下一班工人向罐內輸入的培養基被排入了地溝,等于半小時流走1000元錢。按常規,出現這樣的事情,對違反操作規程的工人進行批評、處分,使大家引以為戒也就罷了。史來賀卻想得更深更遠:提高劉庄人的科學文化貭素,比建設10個華星葯廠更為重要。史來賀對幹部們說:“農村現代化需要農民知識化,沒有農民的知識化,農村現代化的基礎不牢靠。”

為全面提高劉庄人的貭素,劉庄投巨資建起了高標準的學校,使村裏的娃娃不出村就可以受到從幼稚園到高中的系統教育。在選拔有培養前途的優秀青年到高等院校、科研單位進修的同時,劉庄又邀請大專院校到村裏辦班。村裏建起了科技大樓、衛星地面接收站和電視差轉台,開辦了圖書館、閱覽室和青年民兵之家,每年訂閱500多份科技報紙雜志,為村民學習科學文化知識創造條件。在劉庄,還有幾項不成文的規定,就是高中不畢業者不安排工作,沒有高中以上文化的姑娘沒資格嫁到劉庄來;新過門的媳婦,必須到科研隊接受幾個月的科技培訓,經考試合格後才能安排工作。

劉庄現狀

現在,劉庄有140多人被評為工程師、農藝師、會計師、技師和一級、二級技術員,一大批土生土長、具有現代工業生產和管理才能的優秀人才,在各個崗位上發揮著骨幹作用。

1985年春節,許多家庭小組長向黨支部反映,一些外村人來劉庄串親戚時,傳播封建迷信思想,有的甚至拉劉庄人參加封建迷信活動。史來賀敏銳地認識到,不剎住這股風,就會動搖劉庄人對黨對社會主義的信仰,就會幹擾劉庄的生產和生活秩序。在史來賀的倡導下,劉庄村開展了一場反對封建迷信的大討論,讓村民們在大討論中長見識,自覺地抵製歪風邪氣。

幾十年來,劉庄沒有發生過刑事案件,沒有出現過黨員違紀。從計畫生育、婚喪嫁娶到養老撫幼,劉庄的幹部、民眾自覺遵守社會主義道德風尚。村裏14個姓氏、300多戶、1600多口人,沒有宗族矛盾及派別之爭,沒有封建迷信、賭博、打架鬥毆、婚喪事大操大辦等不良現象。

(原載《人民日報》 2003年09月15日 第一版)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史來賀同志格言

1、 既要把民眾帶到富路上,又要把民眾帶到正路上。

2、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人是最活躍的生產力,事是人做的,人是靠大腦指揮的,世界觀的轉變是最根本的轉變。把人教育好,比啥都重要。

3、 共產黨員的稱號是奉獻,而不是索取。

4、 要挖掉窮根,就得有一股敢創新業、敢擔風險的拼勁。

5、 創大業,作大難;創小業,作小難;不創業,窮作難。

6、 當農村幹部,一不能怕吃苦,二不能怕吃虧,三不能怕得罪人。

7、 當幹部一定得有主心骨,不能聽風就是雨。

8、 事在人為,路在人走,業在人創。

9、 跟共產黨走,挖掉窮根,讓老百姓過上好日子。

10、 當幹部是為民眾謀利益的,不是給自己搞特殊的。

11、 隻有為理想而獻身的精神,才是成就事業的根本因素。

12、 共產主義不是空想,咱們要靠兩隻手,把它變成現實。

13、 集體空,沒人聽;集體有,跟黨走;共同富,走的才是社會主義路。

14、 搞集體經濟,得有團隊精神思想;搞共同富裕,得有共同理想。

15、 社會主義天上掉不下來,地上冒不出來,別人不會送來,要靠自力更生幹出來。

演員表

史來賀孫滔

史世領史光輝

劉樹珍宋曉英

錢工牛力威

劉春喜劉永生

張教授周舟

孫玉香郝岩

王院長成泰桑

張淑琴閆淑琴

劉逸軒劉小寶

陳會計馬國偉

劉縣長高強

蘭英王曉梅

外國記者黑澤恩(美國)

史世會宋駿龍

趙建才暴洪濤

劉銘富張永峰

李仁意王凡奇

王連山史天庚

劉秀蓮袁惠芳

劉美榮趙麗

石頭孟遠航

劉榮正鍾林

王富貴白龍飛

史女兒杜敏

大毛王桂峰

新棚劉顯達

國慶劉浮橋

弟弟劉青雲

妹妹李心怡

村幹部劉岳

職員表

總監製張全景

總顧問張效廉王耀戴儉明

顧問偉化宋連輝

出品人李昆李寅奎馮豐王曉丹

總策劃江必新趙德言李憲林

常顯華李欣梁巨源羅強

監製戴儉明羅志先陳金全李昆

錢靖鄭理田明海向恆

策劃楊松璋趙新屏韓露劉繼紅

湯開錢傑鋒張建國李岩

郝廣保張凡邵長河吳士廷

許建勇董俊山閃偉強孫懷恩

潘若雷劉思華

編劇羅運華

藝術總監黃錦秋

總製片人李昆

發行人 劉忠

製片人李寶勇王誠裘逸

領銜主演孫滔

聯合主演史光輝宋曉英牛力威

嚴淑琴劉小寶馬國偉

作曲張純

美術師杜永宏

攝影指導于琪

剪輯指導張一凡

導演李文岐

出品單位

中國廉政行為研究會

中共河南省委宣傳部

中共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紫光閣雜志社

北京春迪夢源影視文化有限公司

哈爾濱龍江影視文化發展創作室

河南前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國影宣文化傳媒(北京)有限公司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