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墳時代

古墳時代

古墳時代(Era of Great Tombs,假名:こふんじだい),又稱大和時代,日本繼彌生時代之後的時代,從公元300年開始,迄于公元538年,因當時統治者大量建設"古墳"而得名。

  • 中文名稱
    古墳時代
  • 外文名稱
    Era of Great Tombs
  • 別    稱
    大和時代
  • 假    名
    こふんじだい
  • 結    束
    593年
  • 起    于
    300年

概述

古墳時代,又稱大和時代,日本繼彌生時代之後的時代,從西元300年開始,迄於西元600年,因當時統治者大量建設「古墳」而得名。古墳的分佈基本上遍及本州島南部,以奈良、大阪的大和盆地為主,北海道則未發現。這一時期的墳墓為巨大的穴式土堆,四周有壕溝,「前方後圓」形式的墓製最具代表性,墳的周遭圍繞著中空的黏土塑像,這些筒狀土製人偶可能是殉葬用的,稱之「埴輪」。建築這些墳墓需要花費大筆金錢,隻有少數的統治階級能夠負擔,目前發現有七十一座,鑰匙孔形的古墳最常見,大阪的大山冢,又名「仁德天皇陵」據悉為全世界最大的古墳。古墳裏通常有許多銅鏡、珠寶等物品,到了後期,古墳裏還有兵器和盔甲。

古墳時代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從8世紀初開始,火葬流行,古墳逐漸式微,並開啓了佛教建築的時代。日本最早的史書《古事記》、《日本書紀》也於此時相繼編成,從而進入日本的歷史時代。

發展狀況

彌生時代以後盛行修築古墳的時代,終于七世紀初。古墳初建于四世紀,前方後圓的大小古墳,以奈良縣為中心,散布在北起福島縣、南至熊本縣大分縣的廣大地區。五世紀又從宮城縣擴展到鹿兒島縣。古墳隻埋葬部族首長,由部族成員共同修築。當時,農業生產仍是共同進行的,主要財產採取部族首長所有的形式。

進入五世紀,這種原始的所有製關系開始崩潰,大家族發展為生產單位和動產所有單位。原有部族內部發生利害矛盾。在這種變化的基礎上,從五世紀中期起,畿內強大部族間的相互內戰激化。有些強大的部族與出現倭五王的百舌鳥古紋群和古市古墳群有關,這些強大的部族,後來便製服了大和、吉備等地的有力部族。到六世紀,繼體天皇系統的新興勢力統一畿內東部各部族,確立了大王的地位。以築紫君磐井為首的北九州勢力,曾希望獲得與此類似的地位而進行反抗,但在其獲得這種地位之前,這種反抗即已潰敗。在內戰過程中,各地首長授予部族成員中的有力者以修造小古墳的權利,借以增強戰鬥力而贏得內戰的勝利.因此原來隻是首長墓的古墳,到五世紀後半葉便向小古墳群(群集墳)演變。這種傾向到六世紀進一步發展。全國各地修造的古墳超過十萬個。古墳的主體部分也採用橫穴式石室,這很適合加強自主性的大家族的存在。石室內理葬數代家族成員,並以武器為中心,陪葬有須惠器、土師器等死後生活的必需品。

但大量小古墳群的出現,逐漸減弱了古墳作為統治者的建築物的性質。因此,從六世紀末到七世紀初,倭王權在畿內盡力建造寺院,同時限製修築小古墳群,大王和強大的豪族則葬于模仿中國皇帝陵墓的大型方墳。這樣,古墳時代臨近結束,而所謂大化《薄葬令》更進一步助長了這種傾向,留下來的隻不過是高松塚古墳等貴族階層的墳丘小但很華麗的古墳。關東和東北地方古墳時代的結束比西日本晚,直到七世紀前半葉仍修造前方後圓墳。

另外,最近在群馬縣高崎市發現的六世紀的水田,為提高水溫而被分割成二百三十多個地塊,每塊面積約為二公畝,水田表面殘留有許多長二十四點五釐米的足跡。

時代特征

埴輪

古墳頂部和墳丘四周排列的素陶器的總稱。可大別為圓筒形埴輪和形象埴輪。圓筒形埴輪是中空的,彌生後期出現在吉備地區,最初是供祭祀用的特殊的器台形陶器。四世紀修造古墳時擴展到畿內。在墳丘周圍排列一層至三層,五世紀後也排列于濠溝外提。形象埴輪有屋形埴輪、器物埴輪、動物埴輪和人物埴輪,盛行于五世紀以後。六世紀時在關東地區特別盛行,製造了大量為畿內周圍所沒有的造型優美的埴輪。但九州地區很少,而從埴輪演變來的石人石馬很發達。六世紀後半期至七世紀,再看不到埴輪,這成為古墳文化消亡的先兆。

倭王權

四世紀至七世紀,以大和地區為中心,君臨日本各地豪族聯合之上的王權。關于它的建立問題,因有邪馬台國北九州說和畿內說,故在看法上大相徑庭。但無論如何,在二——三世紀各部族從分立狀態向聯合方向發展的過程中,倭王權已成為各部族的中心。倭王權為了確立聯合盟主的地位,重視對外關系,向東晉和劉宋朝貢。並竭力與朝鮮等國保持密切關系,壟斷渡來人傳入的各種技術。並于五世紀後半期,壓倒畿內和地方上的各豪族。在內亂過程中,繼體天皇于六世紀初取得大王地位。倭王權克服了六世紀前半期的繼體、欽明朝的內亂,平定了築緊君磐井的叛亂,從而確立氏姓製和部民製,脫離部族聯合代表者的地位而建立強大的王權。後來大王上升為具有宗教權威的天皇,在天皇之下形成官司製,從而開闢了走向律令國家的道路。

任那

弁韓舊地,加羅各國的別名。極盛時期包括慶尚南道西半部和整個全羅南、北道的地區。任那自古以來就是樂浪和帶方兩郡的重要中轉地。據說四世紀中期倭王權曾派大軍佔領原弁韓地區,設定官家作為統治朝鮮半島的軍事據點,以日本府為統治機構。根據是廣開土王碑文,但明治以後對碑文內容似有歪曲,不可全信。五世紀後任那各國由于新羅、百濟進行擴張而被侵犯,562年併于新羅。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學者金錫亨主張任那是朝鮮王國的移民集團在日本列島內建立的分國,他通過研究《日本書紀》有關任那的史料,批判了認為存在倭國殖民地的通說。

七支刀

奈良縣天理市石上神宮附近出土的鐵劍。據說這就是《日本書紀》神功皇後五十二年條所記載的七支刀。全長約七十五釐米。刀身兩側各交錯伸出三把雙刃枝刀,非實用品。刀身兩面有六十多個字的金嵌銘文,是探討東亞各國關系的寶貴史料。關于銘文的解釋尚無定論,有369年百濟為倭王製造的百濟上獻品說、百濟王對倭王的下賜品說、東晉通過百濟王下賜倭王說以及五世紀後半葉的百濟刀之說等等。但都嚴厲地批判把《日本書紀》、《古事記》中關于上貢倭王的記載與銘文直接聯系起來的傳統說法。七支刀是日本的國寶。

廣開土王碑

也稱“好太王碑”。確切的稱呼是“國岡上廣開土境平安好太王陵碑”。為贊頌高句麗中期國王廣開土王的功績而建立,位于鴨綠江中遊輯安縣東崗。1882年發掘時,高六點二米,寬二米,是利用天然石鑿成的方柱。碑文有一千七百五十九字,記載廣開土王擴大領土和確立王權的功績。尤其是391年和399年高句麗兩次戰勝倭、百濟聯軍,領有大半個朝鮮半島的記載,是研究古代日朝關系的重要史料。碑文有“任那”二字,因此一直認為四世紀末倭國已在朝鮮半島建立根據地,但有人認為,這種通說是明治時期在參謀本部主持下,由軍方和學者共同對碑文作出的解釋,碑文已被削改。因此,有必要對碑文本身進行綜合學術調查。

渡來人

四、五世紀至九世紀,有許多來自漢、百濟、高句麗和任那的渡來人、歸化人,曾對日本歷史產生巨大影響。特別在倭王權的勢力到達朝鮮半島以後,從大陸渡海而來的人更多了。他們傳來農業、養蠶、機織等技術以及高度發達的文化知識,對日本文化的發展起了巨大作用。部民製的基礎也是這些渡來人奠定的。尤其在660年百濟、高句麗被新羅滅亡後,其遺民渡海來日。倭王權對重要人物授以位階,任用為官,使之生活安定,以期引進知識和技術。奈良時代,稱歸化人。

倭五王

《晉書》、《宋書》等古代中國南朝史書中記載的倭國贊、珍、濟、興、武等五王。據記載,倭五王在413——478年間,至少有九次遣使南朝,奉獻貢品。王名則按中國習慣稱呼,就是天皇的名字。贊相當于應神或仁德、履中天皇,珍(也稱彌)相當于反正或仁德天皇,濟相當于允恭天皇,興相當于安康天皇,武相當于雄略天皇。他們朝貢的目的,是為了對抗當時正處在興盛時期的高句麗,提高日本在朝鮮半島的國際地位。

偶田八幡神社位于和歌山縣橋本市。九世紀末,此地建立隅田庄,為石清水八幡宮所領有,因此他被供奉為該庄的守護神,按習慣成為首領隅田氏的氏神。隅田氏在中世時期結成隅田黨,十分活躍。神社的寶物仿製鏡上有銘文:“癸未年八月十日,大王年(與),男第王,在意柴沙加宮時,斯麻,念長壽,遣開中費直穢人今州利二人等,所(取)由上同(銅)二百旱,作此竟(鏡)”。癸末年有指383年、443年和503年等說法,但383年說疑問很多。這面銅鏡的銘文和船山古墳出土的大刀銘文,都是日本著名的由最古老的金石文。

一般認為漢字傳入日本最早是在應神天皇時,百濟的學者王仁奉獻《論語》十卷和《千字文》一卷。實際上比這更早,大約在公元100年左右,漢字即已傳入日本。在沒有文字的上代,《古事記》、《萬葉集》等採用漢字的音和訓,創造了日本獨特的書寫方法。

歷史文化

日本古代繼彌生時代之後的時代,因當時統治階級大量建設“古墳”而得名。古墳的分布基本上遍及除北海道以外的日本全境。年代從4世紀開始,迄于7世紀。一般分為前期、中期、後期,分別相當于4世紀、5世紀、6世紀,7世紀或歸入後期,或另稱晚期或終末期。

從8世紀初開始,火葬流行,古墳迅速衰落,日本最初的史書《古事記》和《日本書紀》也于此時相繼編成,從而進入日本考古學上所稱的歷史時代。因此,古墳時代屬日本的原史時代。這一時代鐵器進一步發展,它在生產工具方面完全取代了石器,在武器方面取代了青銅器。農業生產水準提高,耕地面積擴大,農作物種類增多,家畜飼養業亦隨之而發達;手工業有新的發展,與農業的分工進一步明確;出現了全國性的中央政權,即以畿內地區為中心的大和政權;開始出現了文字。

農業發展

農產品除最重要的水稻以外,還有谷子、大麥、小麥、大豆、小豆等糧食,各種瓜類和茄子、蘿卜、桃、柿等果菜,同時普遍植麻。農耕工具中,石器已絕跡,木製的鍬鋤鑲有鐵口,有一種大型的鐵製三齒耙或四齒耙,最適于開墾。至少在後期已有鐵犁,島根縣匹見町的發現便是例證。鐵鐮的廣泛使用,使收割的效率亦有提高。此外還飼養馬、牛、豬、狗、雞等家畜和家禽。

古墳時代的陶器,有“土師器”與“須惠器”兩種不同的陶系。土師器流行于整個古墳時代,由土著的“土師”部民在各地製作,製法為泥條盤築,慢輪修整,燒成溫度約850℃,紅褐色,無花紋,器形主要有壺、瓮、碗、高腳杯等,各方面都與彌生式陶器相似,系自彌生式陶器發展而來。須惠器是中期才從大陸引進的,代表一種新的製陶技術,主要由來自朝鮮半島的“陶部”工人在相當集中的場所製作,採用快輪製法,在狹長而有傾斜度的“登窯”中燒製,燒成溫度在1000℃以上,質地堅硬,呈青灰色,往往有自然釉附在表面,器形富于變化,主要為壺、瓶、盤、碗、杯、高腳杯等類。

歷史文物

隨著階級對立的加深和國家的確立,武器製造業大大發展。大和政權為了在國內加強控製,在朝鮮半島謀求擴張,大量製造新式的鐵兵器,其種類主要有刀、槍、矛、箭等,各有不同的型式。鐵鎧甲分“短甲”和“掛甲”兩種。前者主要流行于前期,適用于步戰,後者流行于中期以後,適用于騎馬戰。戰馬亦有披鐵甲的,和歌山縣大谷古墳的發現可以為證。由于騎馬戰術的發展。馬具的製作很發達。統治階級將當時最新的工藝技術用于鑣、鞍、鐙等各種馬具的製作,在銅、鐵之上施鎏金花紋,甚為精美。

銅鏡仍然被視為珍貴而神奇的器物,一方面繼續從中國輸入,另一方面就地製造。古墳中隨葬的銅鏡,有許多是前代留傳下來的,其中包括各種中國鏡和大量的三角緣神獸鏡。在地製造的“倭鏡”種類很多,大體上系模仿中國鏡而作,但有的銅鏡如大阪府紫金山古墳出土的“勾玉紋鏡”、奈良縣新山古墳出土的“直弧紋鏡”、群馬縣八幡原出土的“狩獵紋鏡”、奈良縣佐味田寶□古墳出土的“家屋紋鏡”等,花紋具有濃厚的民族風格。後期流行的“鈴鏡”,花紋雖仿中國鏡,但附有響鈴,是日本特有的。

裝飾品主要為金銀和玉石兩大類。金銀飾品有指環和耳飾,前者是金質的;後者有金有銀,但大多為銅質鎏金。玉石裝飾品,以手鐲與項鏈為常見。手鐲有所謂“鍬形石”、“車輪石”和“石釧”,多系碧玉製成,石釧也有不少是滑石製的,三者形狀各異,溯其淵源,都系模仿前代的貝鐲,但真正的貝鐲在當時已很少見。項鏈由勾

時期區分

3世紀後期到4世紀初期稱為古墳時代前期。4世紀後期稱為古墳時代中期。6世紀、7世紀稱為後期。

前期

約3世紀後期。前期的古墳的石室大體是豎穴式,大部份是首長墓,以壺形土器、器台形土器面貌出現。

この時期の主な王墓

奈良県桜井市、箸墓(はしはか)古墳(邪馬台國の女王卑彌呼の墓と目され、最初の王墓。280メートルの前方後円墳、造営は3世紀後半説)

奈良県桜井市、大和古墳群の西殿冢古墳(219メートル)

奈良県桜井市、柳本古墳群の行燈山古墳(242メートル、伝崇神陵)

奈良県天理市、柳本古墳群の渋谷向山(しぶたにむかいやま)古墳(伝景行陵、310メートル)

この時期の王に準じる規模と內容の主な墳墓

奈良県桜井市、桜井茶臼山古墳(280メートル)

奈良県桜井市、メスリ山古墳(240メートル)

主な首長墓

山梨県甲府市、銚子冢古墳(168メートル)

岡山市、神宮寺山古墳(約150メートル)

東広島市三ツ城古墳

中期

5世紀前期、王墓等級的大型前方後円墳出現在奈良盆地與河內平野地區、這時候巨大化的人物埴輪(人偶)出現在墳墓四周。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