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飛

叢飛

叢飛(1969.10.29~2006.04.20),男,原名張崇,生于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田庄台鎮的農村,自小努力向上,是深圳著名男歌手。在他37歲的短暫人生中,先後參加了400多場義演,收入並不豐厚,但進行長達11年的慈善資助。他資助了183名貧困兒童,累計捐款捐物總計300多萬元,被評為2005年感動中國人物和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 中文名
    叢飛
  • 別名
    張崇、大崇
  • 國籍
    中華人民共和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田庄台鎮
  • 出生日期
    1969年10月29日
  • 逝世日期
    2006年4月20日20時40分
  • 職業
    歌手、慈善家
  • 畢業院校
    沈陽音樂學院
  • 信仰
    共產主義
  • 政治面貌
    中共黨員
  • 其他成就
    貧窮狀態下收養孤兒183人, 為孩子至少捐獻了300萬元的善款, 2005年感動中國人物, 建國以來100位感動中國人物

人物經歷

1969年10月,生于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田庄台鎮的農村。

叢飛叢飛

初二輟學,後考入沈陽音樂學院

1992年畢業,到廣州闖蕩,1994年到深圳。

1994年8月,開始長達11年的慈善資助。他資助了183名貧困兒童,累計捐款捐物300多萬元。

2005年4月12日,媒體首次披露叢飛捐助事跡,引起社會各界關註。

2005年5月12日,叢飛被確診患有胃癌,次日發現癌細胞擴散。

2005年5月27日上午,叢飛在病房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

2005年6月23日,深圳市委、市政府授予叢飛"愛心市民"稱號。

2006年4月20日,因胃癌在深圳逝世,年僅37歲。

2009年9月14日,他被評為100位新中國成立以來感動中國人物之一。

兒童時期

據叢飛的母親李彩鳳講,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的許多鄉親還記得當年張家愛唱歌的"大崇"(叢飛的昵稱)。"有時回家,我似乎還看到我們家的土炕上坐滿了人,大崇拿著掃帚當麥克風唱歌呢"。李彩鳳坐在醫院的開水間裏對記者說,"叢飛從小就喜歡唱",但他和愛唱東北二人轉的父親不一樣,他愛學電視連續劇插曲。《霍元甲》、《上海灘》他聽一兩遍就能記住,鄉親們都說他唱得好。

李彩鳳講,他們兩口子對兒子的這項愛好並沒太在意,"我們希望他能搞點別的,找個正式工作"。後來,叢飛在當地銀行謀了個職,並且點鈔點得"特溜"。但最終,他還是想考音樂學院。"孩子不容易",後來叢飛經過一段時間艱苦學習,考上了沈陽音樂學院

青年時期

據叢飛的家人講,叢飛從沈陽音樂學院畢業後就要來南方闖。李彩鳳說,"我不同意他來,但他一定要過來"。在廣州兩年的經歷,朋友都是聽叢飛自己描述的,"睡在橋洞裏,吃人家剩下的便當"。這讓母親聽了非常心疼,"我也是後來才聽他說的",叢飛剛來廣州的前半年一直沒有和家裏聯系,"我常想是不是孩子出了什麽事情"。 但那時,對于愛唱歌的叢飛來說最痛苦的不是生活上的困頓,而是沒有上台演出的機會。據叢飛的一個朋友講,叢飛在廣州時,有一個人發現叢飛能唱能表演,就帶著叢飛搞演出賺錢。最後,那個人帶叢飛到深圳進行一次大型演出,一下子賺了不少錢,但那個人拿著錢溜了。叢飛再次陷入身無分文的地步,生活重新陷入困頓,有次他曾從寶安機場徒步走回市區。"但叢飛說他一點都不恨那個人",他認為那個人給了他第一次真正演出的機會。

叢飛畫的畫叢飛畫的畫

據李氏兄弟稱,叢飛到深圳後不久,就認識了他倆。"當時他長得不太好看,很黑也很瘦,顴骨高高的",但這個年輕人的表演能力與歌唱天賦,讓他倆驚嘆,當即決定和他聯合搞演出。據李氏兄弟講,在大劇院搞的一次沙龍上,他們幫叢飛開了個人專場。"當時他唱得很好",此後叢飛開始出入各種歌廳進行表演,從最初演唱一首歌80元,後來漸漸漲到幾百元。李氏兄弟稱,一些演出機會是他們幫叢飛聯系的,由于當時叢飛已經開始鑽研模仿名人,常逗得觀眾笑個不停,現場氣氛好,叢飛的節目常被放到下半場壓軸。 後來,叢飛的演出越來越多,但大多不在深圳。據他演藝圈的朋友介紹,並不是深圳人不認同叢飛的藝術,而是一些小的演出,演出費用一共才1萬元,而叢飛當時的出場費就是1萬元。因此,叢飛在深圳真正的商業演出並不多。

叢飛從事義工活動具體開始于哪一年,已經很難考證,各種版本的說法都有,因為受叢飛病情影響,記者一時也無法向他本人求證,但比較公認的是1994年,從一次重慶失學兒童重返校園的慈善義演開始。正是在那次演出中,觀眾席上是幾百名因家貧輟學的孩子,使叢飛想到了自己的童年,當時他掏出了身上2400元錢,幫20個孩子完成兩年的學業。從那以後,叢飛就開始不斷地資助貧困山區的失學兒童,並先後20多次赴貴州湖南、四川等貧困山區義演,收養孤兒。 悄悄資助貧困山區孩子 "叢飛太認真,有時也絮叨。幾個兄弟一起吃飯,他總是叨叨這頓飯能換多少貧困兒童的學費,我們都笑他。"魔術師左先生曾和叢飛一起跑場子演出,"有時候大家聽得都有些膩煩了,但當時叢飛並沒有告訴我們,他已開始資助貧困山區孩子了,我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叢飛做事不愛張揚。

叢飛的妻子邢丹說:"他超出自己能力的資助,在旁人看來十分誇張,在我看來,卻很自然,他性格就是這樣,看不得旁人受苦,又經不起別人的哀求。別說這些貧困山區的孩子,就是普通朋友,隻要軟語相求,開口要他幫忙,不管是錢是事,他都會當個事情去解決,不太懂得拒絕別人。這是他的優點,但也是他的弱點。"說到這裏,邢丹低頭略一沉吟,用左手揉著腰部,似乎因為隆起的腹部有些勞累,然後抬頭一笑說:"他想怎麽樣就怎麽樣吧,反正開心就好,至于錢財這東西,反正家境也沒到吃不上飯的程度,能資助就資助好了,自己嘛夠花就可以了。"

最後時期

2005年5月13日上午,深圳市人民醫院的手術室裏,醫生切開病人胃部後嘆了一口氣。據醫生講,他們看到他的胃部腫瘤已經與胰腺粘連。"這說明胃癌已經擴散",緊急會診後,醫生原封不動地縫住了傷口。走廊盡頭,保全站崗,屏風後的房間裏,病人躺在床上。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斑駁的樹影攪動著平靜的房間,穿綠色條格病服的叢飛,靜靜地看著書。手術後,他曾向醫生詢問病情,但醫生和家人都沒有如實告之,"他不信,曾經偷偷去翻病例,但我們準備了兩份"。至今叢飛也僅僅知道自己患了胃癌,但並不知道已經擴散,動手術後,他以為切除了。 "現在能講出話來了",但說話比較費勁。36歲的叢飛,剛做完第三療程化療,病情影響到聲帶。精神好的時候,他喜歡在病房和門口轉悠,用眼神和別人交流,隻有到非說不可的時候才開口。他說,如果嗓子恢復不了,做不了歌手,他還可以演啞劇。

叢飛墓地叢飛墓地

2006年4月20日20時40分,叢飛因病治療無效,在深圳市人民醫院去世。

叢飛現安葬在深圳市羅湖區吉田墓園常青園。

主要成就

1994年8月,應邀參加重慶舉行的一次失學兒童重返校園義演,開始長達11年的慈善資助。截至目前,已經資助貴州、湖南、四川等貧困山區183名貧困兒童。

叢飛叢飛

1994年9月,叢飛離開廣州決定到深圳去開拓自己的事業。

1995年夏,第一次到湖南省某縣參加救助失學兒童的義演。

1997年加入深圳市義工聯,擔任藝術團團長。多次在募捐現場放聲高歌,並多次去市勞教所、收教汗所、戒毒所進行幫教演出,為誤入歧途的人們帶去生活的希望,幫助他們迷途知返。

1998年3月10日至16日,在深圳團市委組織下,在羅湖、福田、南山、寶安、龍崗、沙頭角等地連續舉辦了7場"幫困助弱募捐叢飛義演晚會",將15.6萬元的演出收入全部捐給了市青少年事業發展基金會。

1998年3月,到湖南省漢壽縣演出,在這裏叢飛碰到了癱瘓的胡詩詞。為幫助胡詩詞擺脫流落四方、沿街乞討的悲慘命運,當場慷慨解囊贈資數萬元,激勵他去實現自己的文學夢。

1998年8月19日,正在長沙演出的叢飛聽說深圳要舉行"奉獻愛心,情系災區"義演,立即推掉了幾場商業演出,自己掏錢坐飛機趕回參加演出,並將湖南演出的全部收入2萬元捐獻給災區。

1998年8月至10月,叢飛為抗洪救災義演十餘場,並作為特邀嘉賓,到北京人民大會堂為抗洪搶險模範慰問演出。

1998年,叢飛獲得共青團深圳市委和深圳市青少年事業發展基金頒發的深圳市"鵬城青年愛心榮譽勛章"。

1999年夏天,叢飛第一次來貴州織金縣義演,成了叢飛在貴州省大規模資助貧困學生的開始。從那時一直到2005年病倒先後6次到貴州安順市和織金縣扶貧助學。

1999年,叢飛獲得共青團深圳市委和深圳市青少年事業發展基金頒發的"關心支持深圳市青少年事業發展突出貢獻獎"。

2000年秋天,正在江蘇泰州演出的叢飛接到布吉鎮舉辦"金秋慈善義演"的通知,立即延後在江蘇的演出,自己負擔機票回深圳參加義演。

2001年1月,叢飛隨深圳市義工聯前往貴州織金縣義演,資助了10個苗族、青族、土家族的貧困國小生。

2002年4月,叢飛參加每周三舉辦的恆浩公民道德建設表演,僅1年時間就為宣傳公民道德義務演出48場。

2002年8月,叢飛帶著6萬元和大批衣物,千裏迢迢趕到貴州貧困的黔南地區看望他的上百名孩子。

2003年2月26日,湖南省漢壽縣正式成立了"叢飛愛心助學基金會"。基金會是叢飛在資助了多名當地貧困學生後,捐資91000多元成立的。

2003年3月,叢飛隨團深圳市委前往貴州兩所手拉手國小進行回訪,在安順市龍宮鎮中心國小、獨山縣深黔塘香手拉手國小,他把身上所有的錢都資助給了吳紅翠、吳玉林等4名家庭生活困難的布依族國小生。

2003年春,非典肆虐。叢飛應邀赴小湯山為抗擊非典的醫護人員舉行慰問義演,一切費用自理。

2003年至2004年間,為了在開學前籌齊助學款,他先後背上了17萬元的債務。

2004年6月30日,叢飛前往貴州省織金縣慰問,7月1日舉行義演。

2005年初,叢飛抱病參加了為東南亞海嘯災區的6場賑災義演。那時,叢飛已經患上了胃癌,連食物都已經難以下咽了。然而,他卻將用于治病的1.5萬元錢捐了出去。

2005年1月,在重病纏身的情況下,叢飛強忍劇痛,多次積極參加東南亞海嘯賑災義演。

2005年1月26日,叢飛遠在貴州省織金縣官寨鄉的"女兒"晏語輕輕來到了深圳"爸爸"身邊。13歲的孤兒晏語輕輕在叢飛資助下已讀初二,寒假來臨,叢飛把無依無靠的晏語接來過春節。

2005年5月,叢飛的病情迅速加重,而他卻從大家捐給他治病的錢中拿出 2萬元到山區。

11年來,叢飛作為一名普通的歌手,致力于社會公益事業,義演300多場,將主要收入捐給很多貧困的失學兒童和殘疾兒童,義工服務超過6000小時,先後資助貴州、湖南、四川等貧困山區的貧困兒童183名,無私捐助失學兒童和殘疾人超過150人,認養孤兒37人,捐助金額超過300萬元。

人物貢獻

去世捐眼角膜

愛心大使叢飛生前立下遺囑捐獻眼角膜,履行他最後的愛心之舉,為活著的人留下光明。在去世的10天前,叢飛和父親向醫院鄭重提出,停止靜脈補葯治療,僅保留鎮痛治療。叢飛說:"我希望能把這些費用用到其他有治療價值的人身上。"他還提出,去世後捐出眼角膜。叢飛捐獻的眼角膜使5名眼疾患者受益。​

叢飛叢飛

精神富足物質貧乏

叢飛的家隻有58平方米,當地媒體的同行描述說:廉價的防盜門上的鐵皮已經破出了半尺多長的大洞,門鎖徹底失靈,每天隻能虛掩著。狹小的廚房除了安裝爐灶的地方,隻能進去一個人。屋裏沒有任何值錢的家當,衣櫃裏的衣物都是些便宜貨,惟一有些檔次的就是那套白色的演出服。

叢飛在深圳沒有工作單位,雖為深圳義工聯藝術團團長,但從未領過一分錢工資,他的主要收入都來源于商業演出。據叢飛身邊的朋友們講,他常常是收到一筆演出費後,馬上就寄給貧困地區的孩子,要不就是給了殘疾人和孤兒,自己根本存不下錢。其經濟狀況也因此時常捉襟見肘。

2003年12月,叢飛被共青團深圳市委和深圳市義工聯評為五星級義工。同年,被評為"深圳市第七屆文明市民標兵"。

2004年2月,被共青團深圳市委、深圳市義工聯推薦參評"廣東省十大傑出青年志願者"。

同年,被共青團中央評為"中國百名優秀青年志願者"。

2005年4月12日,《深圳特區報》隆重推出徐華採寫的第一篇有關叢飛事跡的報道《有點傷心,但不後悔》,全文長達4000餘字,並配發大幅照片。

2005年4月13日,《深圳特區報》又推出長篇後續報道:《本報昨日關于愛心歌手叢飛陷入困境的報道引發強烈反響--"絕不能讓好人傷心"》。

2005年5月20日,共青團深圳市委作出"向和諧深圳愛心楷模叢飛同志學習"的決定,號召全市廣大共青團員、義工組織和青年向愛心大使叢飛學習。

2005年7月,共青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批示,叢飛同志的事跡十分感人,其奉獻精神集中體現了當代中國青年的時代風貌,應大力宣傳叢飛事跡,在廣大青年中形成弘揚志願精神,構建和諧社會的熱潮。

2005年7月7日,受共青團中央第一書記周強同志委托,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爾肯江·吐拉洪前往深圳人民醫院看望叢飛,代表團中央、全國青年志願者協會,為叢飛頒發"中國青年志願服務金獎"證書,並稱贊叢飛是當代青年楷模。

2005年7月14日,中國文聯、中國音協在京召開向叢飛同志學習座談會。

2005年,叢飛被評為該年度"感動中國"人物。

此後,叢飛的事跡引起國家有關部門的重視和社會廣泛關註,有關報道在《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新浪》、《搜狐》大量轉載,並引發網友的熱烈討論。新華社、《人民日報》、《光明日報》、《經濟日報》、《中國青年報》紛紛派記者來深圳採訪叢飛,中央電視台就先後派出《新聞聯播》、《焦點訪談》、《共同關註》、《經濟半小時》、《藝術人生》、《面對面》、《文化訪談》等12個節目組採訪報道。

叢飛精神永垂不朽

叢飛--這個名字從此將化作人們心中一座永遠的豐碑。

叢飛到貴州山區助學叢飛到貴州山區助學

大愛無痕,最深刻的感動也往往無須言辭的表達。叢飛帶給我們的不止是感動,還有震撼:作為這個時代的一根道德標桿,叢飛代表了一個人可能達到的一種道德高度;不止是震撼,更多的是思考。

深圳這片沃土造就了叢飛,叢飛精神又進一步提升了深圳的城市價值。當前,社會主義榮辱觀正如春風化雨,潤澤大地,叢飛正是踐行社會主義榮辱觀的傑出典範。"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我們要以叢飛精神觀照自己的內心世界,讓社會主義榮辱觀深深根植于每一個人的心中。這樣,叢飛精神才能春華秋實,我們的社會才會更加美好!

"雙百"人物中的共產黨員

他是一名歌手,也是一名義工,還是183個孩子的"父親"。他深受觀眾喜愛,有足夠的條件讓自己生活富足,但他卻傾盡家財資助貧困學生,為孩子們花了幾百萬元自己卻沒錢治病以至負債。

"我叫叢飛,來自深圳,義工編碼是2478。能對社會有所奉獻,能對他人有所幫助,我感到很快樂。"這是叢飛留給世界的簡短而厚重的聲音。5年過去,深圳"愛心大使"叢飛的善言和善舉依舊激蕩人心,他的奉獻與仁愛依舊感動國人。

叢飛,原名張崇,1969年10月出生于遼寧省盤錦市大窪縣的一個貧困家庭,初二便被迫輟學回家。但執著的音樂夢想讓他不畏艱難四處拜師學藝,最終考上沈陽音樂學院聲樂系,後被著名歌唱家郭頌收為"關門弟子"。

1992年,張崇隻身闖蕩深圳。剛到深圳的時候,他做過搬運工、洗碗工。曾有一次,勞累過度的張崇暈倒在草地上。醒來後,他把名字改為"叢飛",立誓要"從草叢中起飛"。其後,憑借出色的男高音和模仿技巧等才華,叢飛開始在深圳嶄露頭角並得到了深圳觀眾的喜愛。

一場義演,讓叢飛走上了"愛心之路"並為此執著追求一生。1994年,叢飛參加了一場在四川成都舉行的失學兒童重返校園的慈善義演。當時觀眾席上坐著幾百名因貧困而輟學的孩子。童年的苦難經歷讓叢飛對這些孩子的學業和前途十分擔憂,他當場捐出了所帶的全部現金2400元。叢飛的慈善之路從此開始,並十幾年如一日堅守,直到生命的終點。

在深圳青少年活動中心,記者見到了叢飛的摯友劉家增。這位記錄了叢飛慈善活動和生活點滴的攝影師告訴記者:"最初我也懷疑他隻是一時沖動,但是他的慈善熱情絲毫不減,他的愛心讓我慢慢理解,逐漸尊重,最終完全被他所感動。"

劉家增說,早在叢飛開始其行善之旅時,他就與叢飛相識,但讓他開始改變對叢飛看法的是在1998年。當時深圳團市委成立幫困救弱基金號召義捐,叢飛為此馬不停蹄地義演了7場,不僅沒有喊累,還把所有收入捐出來。

2003年,劉家增和叢飛等人去貴州,此行讓劉家增"見識了叢飛在慈善上的瘋狂"。劉家增說,叢飛不僅把自己身上的錢捐得一文不剩,還向同行的團友借錢捐助。在叢飛行善的十年裏,他收養和資助的孩子達到183個。

"叢飛收養了這麽多孩子,花費了幾百萬元,但其實他的生活並不寬裕。"劉家增說,叢飛常常收到一筆演出費後,就寄給貧困地區的孩子,自己根本存不下錢。叢飛家裏有一個保險櫃,裏面不是現金或貴重物品,而是他資助的100多個孩子寫給他的信和孩子們的照片。叢飛和妻女住在一間58平方米的房子裏,家裏唯一值錢的就是一架舊鋼琴。

行善的道路也並非一帆風順,面對各種不理解,叢飛義無反顧。劉家增告訴記者,2003年"非典"後,叢飛的演出機會銳減,收入也急劇減少。因寄錢時間延遲,部分受助孩子父母還曾對叢飛說了一些不理解的話。為了及時給孩子交上學費,叢飛向親朋好友借錢,在開學前給孩子們送去。孩子們終于可以如期上學,但他們並不知道,叢飛已身背17萬元的債務。

為了還清債務,叢飛更加辛苦地四處演出。十年時間,叢飛為助殘、助學、賑災所進行的義演超過了400場,義工服務時間達3600多小時。

由于長時間超負荷工作,從2004年春天開始,叢飛的胃部經常劇烈疼痛,家人和朋友們都勸他住院治療,但為省錢,叢飛隻在門診開了些口服葯服用。2005年5月,叢飛被診斷為胃癌晚期。劉家增說:"而當時叢飛妻子手裏連住院需要的1萬元錢都拿不出來,是我們幾個朋友一起湊的。"

叢飛的仁愛善舉也感動了社會。一位為病中的叢飛送去1萬元捐款的小伙子說:"叢飛用愛心感動了深圳,深圳人也要用愛心來溫暖叢飛。"2006年4月20日,年僅37歲的叢飛不幸病逝。而按他遺囑捐獻的眼角膜讓6個孩子重見了光明。

劉家增說,叢飛生前唯一的職務是深圳市義工聯藝術團團長,他用自己的生命高貴地演繹了義工的博愛和慈善。他說:"叢飛走了,但是千千萬萬的人加入到了義工隊伍,加入到了慈善的隊伍。叢飛精神將薪火相傳。"

妻子罹難

邢丹邢丹

叢飛遺孀邢丹于2011年4月13日晚遭遇意外不幸去世。

2011年4月16日凌晨4時,警方破獲叢飛遺孀邢丹在高速公路被混凝土塊擊中致死案件,稱三名青少年貪玩扔石塊致叢飛遺孀遇害。三名疑犯被抓獲,均為十多歲的青少年。三名疑犯均來自惠東一村庄,分別出生于1996年、1994年、1992年。據稱,三人因貪玩向車上扔石塊等硬物,以擊中為樂。擊中邢丹所乘車輛。

2012年7月12日,惠州中院一審判決被告人林良健12年徒刑,另兩名被告黃金泉、蔡志成分別獲刑10年和6年,另外3名被告賠償原告人96萬元。宣判時3名被告均表示不抗訴。

外界評價

2006年4月20日20時40分,叢飛因病醫治無效在深圳市人民醫院去世。37歲的叢飛生前立下遺囑捐獻眼角膜,以他最後的愛心之舉,將光明永遠饋贈社會、長留人間。

作為一名著名歌手,叢飛商業演出頻繁,本應該生活富裕。但他幾年來傾其所有,累計捐款捐物300多萬元,資助失學兒童和殘疾人超過150人,自己卻一直過著清貧的生活,甚至不惜向生命借貸。

自從2005年4月22日住進深圳市人民醫院,叢飛已經與低分化腺胃癌抗爭了一年之久。為了全力救治叢飛,醫院專門成立了醫療小組,並多次邀請國內一流腫瘤專家為叢飛會診。以化療為主的多學科治療,使叢飛的病情得到了比較理想的療效。

自2006年2月以來,叢飛的病情惡化,癌細胞在腹腔內廣泛轉移,至3月中旬,叢飛已經無法進食甚至無法喝水,每天隻能靠輸液來維持生命。

堅強的叢飛開始鎮定地安排自己的後事。十天前,他和父親向醫院鄭重提出,停止靜脈補葯治療,僅保留鎮痛治療。叢飛說:"國家和社會已經給了我非常好的照顧,醫護人員也盡心盡力了。我不想再讓國家和社會為我花更多的錢,希望能把這些費用用到其他有治療價值的人身上。"同時,他還提出,身後捐出眼角膜,讓自己有用的器官能幫助有需要的人。

19日晚上,叢飛陷入深度昏迷。20日上午,叢飛的父親張萬軍代兒子在器官捐贈書上簽名。叢飛的母親李彩鳳含著眼淚對記者說:"這是兒子最後的一個願望,我們心裏再痛,也要完成他的願望。我隻有一個要求,就是要看到兒子的眼角膜捐給了誰,能見到那個人,我就又可以看到兒子了。"

叢飛應該死而無憾。深圳青少年基金會于2006年成立了"叢飛助學專項基金",不僅讓叢飛資助的貧困學子能夠完成學業,還能讓更多的失學兒童走進學校。而叢飛在2006年來在醫護人員的幫助下,與病魔殊死搏鬥,有質量地延長了生命,不僅看到了小女兒的出世,甚至聽到了女兒呼喚"爸爸"的聲音。叢飛的妻子邢丹平靜地對記者說:"哥哥身前交代,走的時候要穿上他那套最喜歡的白色演出服,我已經給他準備好了。"

人物頒獎詞

從看到失學兒童的第一眼到被死神眷顧之前,他把所有的時間都給了那些需要幫助的孩子,沒有絲毫保留,甚至不惜向生命借貸,他曾經用舞台構築課堂,用歌聲點亮希望。今天他的歌喉也許不如往昔嘹亮,卻贏得了最飽含敬意的喝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