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抗天

厲抗天

梁羽生小說《聯劍風雲錄》的人物,天下第一魔頭喬北溟的弟子。

對喬北溟忠心耿耿,後更冒死救出師父逃出海外。

後來死于雲南。

其後代厲勝男是《雲海玉弓緣》中的女主角。

  • 中文名稱
    厲抗天
  • 國籍
    中國(明朝)
  • 民族
  • 住處
    陝西北部鎖陽山厲家

簡介

出處:梁羽生小說《聯劍風雲錄》、《廣陵劍》,另外在《雲海玉弓緣》、《冰河洗劍錄》中亦有提及

身份:喬北溟的徒弟兼管家

綽號:「大力神」

師父:喬北溟

少主:喬少少

結義兄弟:崔寶山

後人:厲伯子、厲仲子、厲樊山、厲盼歸、厲勝男、厲復生、厲南星

朋友:海若道人、婁桐蓀、尚寶山

武器:獨腳銅人

武功:「修羅陰煞功

人物

厲抗天是喬北溟的弟子兼管家,得力助手,給人以忠僕的印象。

力氣很大,兵器是個獨腳銅人。

剛出場時製止綠林群雄搶走貢品。

其武藝高強,隻有霍天都、凌雲鳳出手才可抵擋得住他。

後來張丹楓與喬北溟大戰後救走喬北溟並逃至海外,若幹年後回中原搶奪《無名劍譜》,設計謀害了雲浩諸人,去石林找張丹楓尋仇,反死于張丹楓的「獅子吼」。

另外此人另一重要身份在于他是厲家祖宗。

出場描寫

張玉虎嚇了一跳,倏然間,但見一條黑影,捷似猿猴,攀著繩索,橫江飛渡,轉瞬之間就附著桅桿。張玉虎方自心中一動:"莫非是霍天都來了?"陡然間聽得砰砰兩聲,兩個巡值的武師還未曾叫得出來,就倒在地上,頸骨都折斷了。

..........

張玉虎大怒,喝道:"你沒瞧見桅桿上的飛虎旗嗎?"月光之下,隻見那人虯須如鼓,冷冷說道:"什麽飛虎旗?皇帝的龍旗也嚇我不倒,管你什麽飛虎旗!"張玉虎忍著氣問道:"你是哪條線上的朋友?可是沖著船上的貢物來麽?"那虯須漢子道:"小朋友,你猜得半點不錯,瞧你能夠接我兩個鐵膽的份上,饒你不死,快叫船上的人將貢物搬出來!"張玉虎道:"好,飛虎旗你不認得,葉大哥這面金牌你總認得吧?"那虯須大漢冷眼一瞧,哈哈大笑道:"什麽葉大哥?是葉成林嗎?"張玉虎怒道:"東海十三島島主葉成林的龍頭金牌你認得了?"那虯須漢子冷笑道:"葉成林是什麽東西?你居然拿他的金牌來恐嚇我?哼,哼,我本來想饒你一命,現在你可休想活了!"怪笑未停,銅人便已攔腰掃到!

--《聯劍風雲錄》第八回 休戰抱仁心 奉還貢物 劫船來怪客 力拒群雄

謝幕描寫

厲抗天恍如泥塑木雕一樣,銅人仍然高舉,身子卻是動也不動。張丹楓皺眉說道:"我念在你是替師報仇,愚忠也還可憫,饒你不死,你還不願意麽?"厲抗天仍然動也不動,也沒回答。張丹楓發覺有異,邁步上前,把他的獨腳銅人奪下。

碰著他的身子,厲抗天這才像根木頭一樣,"卜通"一聲,倒了下地。原來他給張丹楓的"獅子吼功"震破了膽,已然死了。

--《廣陵劍》第七回 要訣玄功傳弟子 廣陵絕曲悼宗師

人物評價

厲抗天武藝高強,在聯劍風雲錄中對師父忠心耿耿,並冒死救走師父,遠赴海外。但他在廣陵劍中的出場,行種種齷齪手段謀害雲浩、陳氏祖孫、雷震岳、黑白摩訶、張丹楓等,又讓人惡感倍增。雖是邪派反角,卻比許多所謂的正派人士都要真實許多。

相關介紹

by 低調的SK石頭

我不知道厲抗天的名字是他父母起的還是自己改的,總而言之這一家肯定不是什麽善類。厲抗天是第一反派喬北溟的徒弟兼管家,武功之高強,心術之不正,態度之囂張都是首屈一指的。

厲抗天的兵器是獨腳銅人,我第一次看到這四個字還特地查了下,全稱叫做獨腳銅人槊,是十八般兵器中的重兵器,有利于馬上作戰。這就比較恐怖了,據我所知,厲抗天和人打架都是步戰的,每次拎著這麽個大家伙,足以證明厲大管家的力量是多麽強大。梁書中使獨腳銅人的也不少,但在我看來都不如厲抗天這般搶鏡。

說到其心術,跟著喬北溟,整日受著稱霸武林的熏陶,如果一直幹著行俠仗義一身正氣的活基本上是扯淡。事實證明,厲抗天雖然不是什麽好東西,但這一切隻有一個出發點--對喬北溟的忠誠。喬北溟閉關練功時拼命將霍天都夫婦擋在外面;喬北溟被張丹楓打成重傷時不顧危險,冒死搶走師傅的"屍身",遠走海外。這都是一個鮮活的忠徒形象!

至于厲抗天登場時在言語間秒殺了一切。張玉虎將其誤認為是霍天都也足見其武功之高。皇帝的龍旗在他眼裏什麽都不是,更不要說是號令東海十三島的"飛虎旗"了,葉成林在他心中成了"什麽東西也不是的"人物。按說大家普遍以為這是厲抗天滿嘴跑火車,盡說大話,不得不說,這是個讓張玉虎,龍劍虹,霍天都,凌雲鳳,于承珠,葉成林等一幹武林達人吃足了苦頭的反派人物。

到了《廣陵劍》中,情況就不一樣了。厲抗天合謀六陽真君那一伙人,先是用毒害死了江湖最具盛名的大俠雲浩,累得陳琴翁喪命,間接讓雷震岳背上了凶手罪名。接著又在石林與鳩盤婆群毆黑白摩訶天竺兄弟的生命就此走到盡頭,同時導致張丹楓提前開關,當晚油盡燈枯而撒手人寰。由此可見,厲抗天在《廣陵劍》中完全失去了《聯劍》中的氣場,隻能採用卑劣的手段去重創俠義道,但是他得到了應有的下場--被張丹楓獅吼功震死。

還有不得不說的一點是,厲抗天是個本身知名度小于其後代影響力的人,我一直覺得厲抗天是為他後代的出場做鋪墊,盡管這個鋪墊有點長。厲勝男是梁迷耳熟能詳的,其性格可以說完全秉承了厲抗天的基因,同樣的手段,同樣的野心以及不同的慘淡結局。

諸位如果對厲抗天褒貶不一,我已經說過,他得到了應有的下場。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