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南星

厲南星

梁羽生武俠小說《俠骨丹心》中人物,

出身天魔教厲復生天魔教主之子,公孫燕之夫,金逐流的義兄,公孫宏的女婿。

初入江湖時,憑著一身驚人的武功博得了唐傑夫等人的贊許,引得金逐流對他的好意,欲與之相識,後來他們兩人成為好友,

金逐流和史紅英二人夜探天魔教,就是為尋他而去。

在後來的書中,他已然成為和金逐流齊名的武林達人。

  • 中文名稱
    厲南星
  • 別名
    李南星
  • 民族
    漢胡混血
  • 出生地
    海外孤島
  • 身份
    天魔教少教主、紅纓會總舵主
  • 住處
    海外孤島、河南紅纓會總舵
  • 成婚地
    大涼山
  • 愛好
    演奏樂器(琴、簫等)

基本簡介

梁羽生武俠小說《俠骨丹心》中人物,出身天魔教,厲復生與天魔教主之子,公孫燕之夫,金逐流的義兄,公孫宏的女婿。初入江湖時,憑著一身驚人的武功博得了唐傑夫等人的贊許,引得金逐流對他的好意,欲與之相識,後來他們兩人成為好友,金逐流和史紅英二人夜探天魔教,就是為尋他而去。在後來的書中,他已然成為和金逐流齊名的武林達人。

厲南星厲南星

角色資料

角色名:厲南星

扮演者:鍾漢良

出處:梁羽生武俠小說《俠骨丹心》中人物,橫店影視2006武俠大戲《俠骨丹心》中的角色。

人物簡介

出身天魔教,厲南星是天魔教主之子,公孫燕之夫,金逐流的義兄,公孫宏的女婿。姑姑(書上是姑婆)乃是《雲海玉弓緣》中天魔教主厲勝男。一個文武全才,醫毒琴劍樣樣精通,飄逸出塵的真君子。戲中的扮演者是香港演員鍾漢良。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小說《俠骨丹心》、《遊劍江湖》,在《牧野流星》中亦有提及

身份:紅纓會總舵主、劍術大名家

先祖:厲抗天

父親:厲復生

母親:卡蘭妮(天魔教主)

妻子:公孫燕

岳父:公孫宏

姑婆:厲勝男

祖父:厲伯子

叔公:厲仲子

姨母:伊壁珠瑪

姨夫:繆南廷

結義兄弟兼情敵:金逐流

曾喜歡過的人:史紅英

朋友:金逐流、史紅英、陳光照、秦元浩、封妙嫦、李敦、戴謨、邵叔度、張逍遙(快活張)、繆長風

武器:玄鐵重劍(金逐流所贈,後物歸原主)

獨門暗器:毒霧金針烈焰彈

武功:大須彌劍式、追風劍法、醉八仙劍法、大須彌掌式、落英掌法、大擒拿手法、千斤墜、天羅步法

人物描寫出場描寫

《俠骨丹心》第十七回 傾國傾城難與遇 樂山樂水易忘歸

忽聽得錚錚琮琮之聲,忽高忽低,若隱若現。金逐流知道附近有個“彈琴峽”,是由于水流音響清脆如琴音得名。金逐流心想:“果然真像琴聲。”也不怎樣留心去聽。

過了“穆桂英點將台”,到了八達嶺的高處。隻見在一處懸崖上鑿了“天險”二字,山勢極為險峻,萬裏長城就在山隘處爬過。金逐流上了城牆,縱目遠眺,隻見山峰重疊,一望無盡,居庸關屹立北方,萬裏長城有如一條看不見首尾的長蛇在翻山越嶺。關外莽莽平原似是與天邊的白雲相接。金逐流披襟當風,豪情勃發,頓覺天地之大與個人之小!

驀聽得琴聲又起,金逐流吃了一驚,這次他聽得清楚了,原來是真的有人-彈琴。並不是水流音響。

金逐流心道:“是誰人在萬裏長城之上彈琴?想來不是高人就是雅士的了。有緣相會,倒是不妨去與他結交結交。”于是尋聲覓跡,在城牆上一路走去,走到近處一看,不禁大感意外。

在金逐流的想象中,以為這個彈琴的高人應該是個有三綹長須的隱士,誰知卻是一個年紀和他差不多的年輕人,至多不過比他大三兩歲而已。

金逐流向他走去,這年輕人似是視而不見,專心註意的隻是彈琴。

厲南星厲南星

最後出場

《遊劍江湖》第五十二回 兒女情懷

厲南星恍然大悟,心想:“怪不得邵、蕭兩個女娃子催他趕快到北芒山去,蕭月仙又屢次和他提起她的表姐,莫非繆長風是看上了雲紫蘿?”但因雲紫蘿是剛剛離了婚的婦人,厲南星隻怕萬一猜錯,大家都不好意思,是以也就不便問他了。當下笑道:“老張,你是繆兄的老朋友,想來你是會知道他的心意的,這個媒我讓給你做吧。繆兄,你見了蕭夫人和雲女俠,請代我問候一聲,咱們後會有期了。”

人物事跡

《俠骨丹心》中單戀史紅英被騙入洞房,把焦尾琴贈金逐流,被贈玄鐵劍。

《遊劍江湖》中繼承岳父公孫宏紅纓會舵主,要解葯給邵鶴年解毒。

人物評論

長城撫琴,與金逐流一見如故,將手中瑤琴慨然相贈,雖然說寶劍贈俠士,江湖中人不拘小節,隻憑一曲琴音惆悵就認定了知音,可見真是一個性情兒男。相較之下,金逐流心心念念要用玄鐵重劍回贈,已是落了俗套,太過拘泥了。與史紅英的婚禮鬧劇,比之《萍蹤》中蕾蕾的假鳳虛凰堪稱雙璧,叫我笑得不行。甚至他的失魂落魄,不像是因為情場失意,倒似是承受不住從希望的頂峰驟然降到谷底的失重感,唔,也就是被砸蒙了。這個小子,其實天真的可以,尤其是道聽途說了金世遺和姑阿麼的陳年故事,就對自小對他呵護有加的金大叔翻臉不認人,虧他還分得清敵我,金逐流這個義弟是自個這邊的,千萬不可推出去。如果放到講究上陣父子兵的年代,嘿嘿,你的如意算盤打得真是不精啦。再看看,他移情公孫燕根本就是水到渠成,失意之時誰對他情真意切,心底的感動就泛了濫,從而也反證了他對史紅英隻是一時意亂情迷。至于,身世糾葛掌門之位的取舍,隻怕僅是小插曲,因為在他心中,這一切本就微不足道。說到底,跟著感覺走就是厲南星的本色,縱使有一些波折,也影響不了他的一路踟躇前行,路邊的風景隻是風景,一笑置之而已。嗯,也許他和金逐流換個名字,會更恰當,也未可知。

——節選自梁羽生家園·羽靈 《劍膽琴心笑東風,男兒自當傲蒼穹》七 縱情任性厲南星

輕攏慢捻緣系情,舊夢盡忘燕傾紅

一曲湘君琴鳴峽,初時相見恨糾葛。焦尾原為情誼訴,長城落音知己得。琴音裊裊飄落,彈琴峽的那一曲曲動聽的琴樂吸引著他們宿命般的遇見,他是涉世未深的天魔教後人厲南星,那一個是初來江湖遊刃有餘的金逐流。逐流被那動聽的弦樂迷住,走向悠閒撫琴的他,他們的相見和相知因一曲湘君而起,也因兩人對樂韻的共識視如高山流水。這似乎足夠成為他們成為至交的要義,卻因厲南星對金逐流那個大俠父親金世遺的誤會籠蓋上一重薄霧

少時曾為金世遺傳授武藝,厲南星把武功高強的金世遺看作最值得尊崇的長輩。當知道自己那苦命的祖師厲勝男是為情而逝他就忍不住對金世遺的憎恨。曾以為是那樣高大如神明的師傅般的金世遺,實在是對不起用情至深的祖師。那些真正的過往他並不知,他輾轉獲知的過去卻讓他在面對金逐流時不能再把他們的相識當成伯牙子期的高山流水,于是,他說他叫李南星。不肯吐露真名,是他心結難解,但他著實欣賞金逐流,心底終是把逐流當成兄弟

南星是一個愛憎分明的男子,他愛上史紅英就隻是單純的愛,他欣賞金逐流在知道逐流愛紅英時,甘願退出。彼方逐流也願為厲大哥放棄史紅英。這兩個人,當真是配得知音二字,就連面對同時愛上一個女子都有一樣的想法。厲南星喜歡史紅英,知道可以和她成親時他滿心歡喜。在被告知原來這不過是她那無良兄長史白都為騙取他手中的百毒真經時,他心中不過是有些怨責自己的不曉事理。而在史紅英說出所愛是金逐流,與他洞房不過是做戲時,他的心才真正的痛起來。原來自己不過是一個莫名插足的人,在史紅英眼裏他就隻是一個朋友。。

這一段無緣的愛情使他開始成長,他卻始終學不來作假用心機。無論什麽時候他都是一心為朋友,縱使毒發落水,他也不曾放下那把玄鐵寶劍,用意也還是為著意氣。這樣一個男子,本可以隨心所欲,卻對朋友之義看得極重。也是因為玄鐵寶劍他才得遇生命中另外一個極佔分量的女子,那個同樣明艷動人性情直爽的公孫燕從一次路見不平和他相遇。這時的厲南星心中還為那段必須斬斷的舊情心傷,根本不曾留意別的女子。直到這個傻氣天真的少女為他跳下赭石山,他再也不能無視這個會點他笑穴引他發笑的可愛少女。他不知這一生會遇上一個這樣的好女子,在那落英繽紛的桃花谷中,她的出現就好像上天給他厲南星的禮物一般,那麽美麗那麽無法割舍。。

空空幽谷脈脈情,在山上在崖外發生的所有一切都好似虛幻,隻有他們的生死情誼可以獲得天佑。是天不忍他們雙雙死去,才會給那許多落花留下他們的性命。既已如此,他們就如再生一回,這一回他們就是恩愛的情人,就算會被困一生一世他們也還是會珍惜每一天的來之不易。他再也不會留戀那段與緣分無關的舊情,隻有她,才是值得他呵護愛惜的女子。。

愛情已然圓滿,人生就已完全概半。之後去秘魔崖識穿那個冒他之名的人,戳穿他人的陰謀。隻讓人看到一個不斷成長的厲南星,這往後的日子,他自會知道那段父母不曾告知他的過往,他心中也再不會有絲毫對金逐流的隔膜。他還年輕,路還長,這樣的俠士,縱是剛出來單純不曉事,心卻自始至終是一片赤誠,在面對愛情時會柔情刻骨,一個人的成長不是最易見的嗎,他必然會過著幸福的生活。這許許多多在他人生中佔據一席之地的人,每一個都是他最珍視的。如是好男兒,當得俠骨丹心。

——節選自《 君子如玉 美男地帶》 作者:晨香麈

經典台詞

1.我姓厲,叫南星,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

2.徂徠山下,徂徠河邊,總會有我厲南星的影子。

3.你我萍水相逢,盡是他鄉之客,何必多此一舉。

4.萬物皆可為武器,我又何必在乎一支簫呢。

5,我是不會出賣我兄弟的。

6,憑你也配問我的來歷。

7.絕無可能。

8.我一定會回來殺你的。

9.管好你的褲腰帶吧。

所吟詞句

1.“君不行兮夷猶,蹇誰留兮中洲?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出自屈原《九歌·湘君》

2.“記玉關踏雪事清遊,寒氣脆貂裘。傍枯林古道,長河飲馬,此意悠悠。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

———出自宋代詞人張炎的《八聲甘州》,原詞如下:

辛卯歲,沈堯道同餘北歸,各處杭越。逾歲,堯道來問寂寞,語笑數日,又復別去。賦此曲,並寄趙學舟。

記玉關踏雪事清遊,寒氣脆貂裘。

傍枯林古道,長河飲馬,此意悠悠。

短夢依然江表,老淚灑西州。

一字無題處,落葉都愁。

載取白雲歸去,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

折蘆花贈遠,零落一身秋。

向尋常野橋流水,待招來,不是舊沙鷗。

空懷感,有斜陽處,卻怕登樓。

3.扈江離與闢芷兮,紉秋蘭以為佩。 汨餘若將不及兮,恐年歲之不吾與。 朝搴阰之木蘭兮,夕攬洲之宿莽。 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 ———《離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