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加帝國

印加帝國

印加帝國(克丘亞語:Tawantin SuyuTahuantinsuyo)是11世紀至16世紀時位于美洲的古老帝國,帝國的政治、軍事和文化中心位于今日秘魯的庫斯科。印加帝國的重心區域分布在南美洲的安第斯山脈上,其版圖大約是今日南美洲的秘魯、厄瓜多、哥倫比亞、玻利維亞、智利、阿根廷一帶。其主體民族印加人也是美洲三大文明之一--印加文明的締造者。

印加人的祖先生活在秘魯的高原地區,後來他們遷徙到庫斯科,建立了庫斯科王國,這個國家在1438年發展為印加帝國。印加帝國在1438年到1533年間,運用了從武力征服到和平同化等各種方法,使得印加帝國的版圖幾乎涵蓋了整個南美洲西部。帝國的國力在君主瓦伊納·卡帕克統治期間達到頂峰。1526年,西班牙殖民者弗朗西斯科·皮薩羅發現印加帝國。1529年,印加帝國爆發了爭奪王位的內戰,實力大大削弱。1533年,皮薩羅率軍入侵印加帝國,設計殺害了帝國末代君主阿塔瓦爾帕,印加帝國滅亡,淪為西班牙帝國殖民地。

  • 中文名稱
    印加帝國
  • 英文名稱
    Inca Empire
  • 所屬洲
    南美洲
  • 首都
    庫斯科
  • 主要城市
    庫斯科,馬丘比丘
  • 官方語言
    印地安語
  • 國家領袖
    曼科·卡帕克,辛奇·羅卡,阿塔瓦爾帕
  • 人口數量
    大約1.2千萬
  • 主要宗教
    印加宗教
  • 國土面積
    2,000,000平方公裏(1527年)
  • 鼎盛時期
    15世紀末
  • 亡國時間
    1533年
  • 特色食物
    洋芋片,奇扎啤酒

簡介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印加帝國是安第斯文明的文化代表,其鼎盛時期留下的金字塔石器文明見證和至今仍然成為科學之謎的幾何學線條文化符號,讓人覺得神秘而古遠,甚至勾起了類似柏拉圖《理想國》對史前文化乃至外星人的種種科學歷史猜想。

安第斯文明 [Andean civilization] 考古學 《大英迷你百科》(中文版)

16世紀西班牙征服者到來之前,在南美洲西部安第斯山脈地帶發展起來的美洲印第安人土著文化。不同于北部的中美洲文明的民族,這些安第斯山的土著民族沒有發展出一套文字系統,不過印加人曾發明一套復雜的記數系統。然而此文明文化發展的水準和在藝術、工藝上的專業技巧,使它構成新大陸相當于古埃及、中國和美索不達米亞諸文明相對應的新大陸文明。參閱奇布查人(Chibcha)、奇穆人(Chimu)、莫切文化(Moche)和蒂亞瓦納科(Tiwanaku)。

印加帝國是南美文明的淵源之一,十三世紀末期,蓋丘人開始取得權利和聲望,最後打敗了昌蓋人建立了塔萬廷蘇約帝國。塔萬廷蘇約帝國從傳說中的締造者曼可喀巴科到最後一任帝王、即于1553年死于西班牙人之手的阿塔華爾帕。經歷了十四任印加王。他們利用千年以來獲得的知識以及從以前的文明中繼承的內容,印加王建立了神權帝國以及神奇的統治機構,把不同部族歸納在其統治之下,帝國的領土廣闊,上起現哥倫比亞的努多德巴斯特地區,下至今智利的烏馬勒河。

起源

印加人是美洲本土最大帝國的統治者。在將近14世紀末的時候,印加帝國從南美洲的南安第斯山脈庫斯科(CUZCO),秘魯南部城市,11世紀初起至16世紀為印加帝國的首都)地區開始擴張。但是當1532年由弗朗西斯科(Francisco Pizarro)領導的西班牙人開始入侵的時候,擴張就被迫倉促結束了。在印加帝國滅亡的時候,它已經控製了大約1.2千萬的人口,他們大部分是秘魯和厄瓜多人,當然也有很大一部分智利、玻利維亞阿根廷人。

印加人把他們的領地稱為Tawantinsuyu,這是印地安語,用印加人的語言來說,就是“四個部分”的意思。這片土地有著明顯不同的地形和氣候,它不僅有其間貫穿著富饒灌溉渠的狹長沿海沙漠帶;而且還包括了安第斯山脈高聳的山峰和肥沃的峽谷;山脈邊緣的熱帶雨林則一直延伸到東部。

印加人指的是印加帝國的統治者和帝國首都庫斯科流域的人民。有時候,印加人被用來代表包括在Tawantinsuyu中的所有人,但是嚴格說來,這種叫法並不正確。許多南美洲的小國雖然政治上和經濟上都受控于印加,但是它們中的大部分仍然保持了自己的身份。當西班牙人到來的時候,雖然印地安語是通行的官方語言,並在帝國的大部分領土都比較流行,但是在帝國各地至少有20種地方性的語言保持著它們旺盛的生命力。

宗教信仰

印加宗教

印加帝國主要信仰太陽神,並自認為太陽神的後裔。傳說中太陽神派了他的一對兒女曼科卡帕克和馬奧克約向印加人民教導歷法、律製等。每年的6月24日是印加帝國最重要的節日-太陽節,印加人民會在這個時候把自己的農作物和家畜獻祭予太陽神,感謝太陽神每年賜陽光到大地,令動物可以成長和農作物可以豐盛。

中美洲墨西哥的阿茲特克人與印加人一樣,都是膜拜太陽神。而尤卡坦半島瑪雅​人則不然,瑪雅人是膜拜羽蛇神(但印加人也有類似羽蛇神的神祇:創世神-維拉科查)。而瑪雅人和阿茲特克人都有大規模活人獻祭的宗教儀式,印加人倒沒有,印加人會把自己貴重的物品,黃金,或者農作物和家畜獻給神明,卻不會把人的生命作獻祭。

文明簡史

公元前10~前6世紀 前印加文化:查文化發展期

公元前6~5世紀 前印加文化:庫斯科谷地的查納帕塔文化發展時期

前印加文化:帕拉斯卡文化發展時期

前印加文化:北部沿海莫奇卡文化(即早期奇穆文化)發展期

公元6~10世紀 前印加文化:蒂亞瓦納科文化發展期

13世紀前 印加民族生活于庫斯科谷地,為安第斯地區"克丘亞"語族中的一小支

13世紀初 部落聯盟開始形成,印加民族在安第斯地區迅速崛起

13~15世紀 根據印加傳說,在此期間先後有8位統治者:

(1) 太陽之子曼科*卡帕爾

(2) 辛契*羅卡

(3) 略克*尤潘基

(4) 邁塔*卡帕克

(5) 卡克*尤潘基

(6) 印加*羅卡

(7) 雅瓦爾*瓦卡克

(8) 維拉科查

15世紀初 印加民族發展為強大的部落聯盟

1438年 第9位印加王帕查庫提•印加•尤潘基繼位;帕查庫提成功的反擊昌卡部落的入侵

1438~1471年 帕庫蒂先後征服了卡哈馬卡、納斯卡、利馬、奇穆等地

1471年 第10位印加國王帕克•印加•尤潘基繼位

1471~1793年 圖帕克•印加•尤潘基奪取了基多,國土向南到達今天智利中部的毛萊河

1493年 第11位印加王瓦伊納•卡帕克繼位

1513年 南海(即太平洋)的發現者巴爾沃亞得知"秘魯"

1524年11月 皮薩羅遠征隊一行100多人從巴拿馬出發

1525年 第12位印加王瓦斯卡繼位

1526年 皮薩羅的遠征隊在印加帝國的邊境大城通貝斯登入

1528年初 皮薩羅返回西班牙,向西班牙國王求援

1532年4月 瓦斯卡與阿塔華爾帕在庫斯科附近激戰,阿塔華爾帕奪取了王位,成為了第13位印加王

1532年9月 皮薩羅率領102名步兵、62名騎兵翻越安第斯山

1532年11于15日 皮薩羅一行進入印加帝國的北部重鎮卡哈馬卡

1532年11月16日 皮薩羅俘虜阿塔華爾帕,挾製印加帝國

1533年8月29日 阿塔華爾帕被處死

16世紀70年代 印加人的反抗持續了40年後,印加帝國完全解體。

國家組織

印加帝國在它的統治者的絕對統治之下也沒有保持統一性。它是一個復雜的混合體,即使不是由幾百個,也至少由幾十個不同的政治集團、種族,甚至是操不同方言的部族所組成。為了維持帝國的統一,所做的一個努力是在帝國使用統一的組織和管理模式。但是,這個方案一直到1532年都還遠沒有完成,而且管理模式在帝國的一個部分和另一個部分之間大為不同。在帝國的某些地方,來自庫斯科的印加領袖人物能直接統治當地居民;在帝國的其它地方,帝國的領導方案則從未實行過,取而代之的是間接統治的盛行。當涉及到對邊遠地區的統治的時候,無疑軍事威脅總是重要角色。

印加帝國的一個獨特之處在于它有能力驅使人們離開家園,作為“殖民者”開闢新的帝國疆域。這種國內殖民的習俗使得印加統治者能夠把一些忠于帝國的部族安置在帝國難于統治的一些地方。這種遷移也帶有一定的經濟目的,人民能夠重新定居,在新的地方開發新的土地、新的礦山或者其它資源。使用殖民者開發安第斯是一種舊的傳統,這種傳統使得印加的版圖得以擴展到國家的規模。

對印加人來說,政治和經濟並不是截然分開的。在印加帝國的統治時期,市場的作用非常有限,許多產品的交換都是通過政治的渠道完成的。交換的產品被看作禮物,交換很多時候是出自喜歡的目的,產品純粹的經濟價值還要依賴于產品或服務所涉及到的人的社會和政治地位。統治者們通過提供奢華的產品和精美的娛樂作為禮物來保持他們的威信。人們對統治者禮物的回報就是勞動。這樣的勞動構成了印加帝國的稅收。定期的男性人口普查是和勞役聯系在一起的。

可能印加人的一個最大的功績就在于他們能夠有效的動員和組織帝國勞動力加入軍隊進行征服戰,或者進入官員階層,或者作為統治者階層的侍從。但是,更為偉大和長遠的是設計和執行一些用于增加產量和改良資源管理的建設性方案。印加人所使用的大部分技術都來自于幾個世紀之前的那些創新的改進,但是印加人在這些現存的技術中融入了他們自己的組織技能,因此產生出了一系列非凡的公共建設工程

軍事力量

印加帝國的軍隊人數非常多,多達七至八萬多人,可是所使用的武器卻非常落後,甚至比中古時代歐洲人的武器更落後。當時印加士兵的主要武器是木棒、石斧、標槍、長矛、弓箭彈弓(彈射小石塊)。當西班牙人還沒有到達美洲大陸之前,印加帝國是一個雄霸南美洲西部地域的大國,當時的印加士兵經常東征西戰,消滅了不少在南美洲地區的部落,擴大帝國的領土面積。印加士兵的武器對付南美洲的小部落可能還是足夠的,可是當西班牙人到達南美洲之後,印加人的軍事優勢就一去不復返。

西班牙來的征服者皮澤洛(皮薩羅)所帶領的軍團隻是一支一百五十多人的烏合之眾,而且當時他們要進入一個離其總基地巴哈馬大約一千多公裏的地區,他們勝利的真正關鍵不是在于西班牙的槍械。當時西班牙士兵所使用的槍枝是火繩槍(Matchlock),這是一種性能並不優秀的火器,火力單薄,而且裝彈速度繁復且緩慢,當時即使是優秀的士兵,每分鍾最多也隻能裝上一至兩發的子彈,這種裝彈速度還要是沒有戰鬥壓力的情況下才能做到,且一遇水就要報銷,而當時皮澤洛的軍團中隻有數十把這類型的槍枝,作用不大。真正令西班牙士兵致勝的原因是因為馬匹和金屬防具。根據皮澤洛部下的書信記載,當時一位牧師在印加士兵的看守下與印加國王阿塔瓦爾帕會面,那位牧師問阿塔瓦爾帕能否接受基督教的洗禮,並效忠于天主的名和西班牙王國暨神聖羅馬帝國國王,阿塔瓦爾帕聽後大怒,並把牧師給予的聖經狠狠拋到地上。這時牧師大叫,而潛伏在四周的數十名西班牙騎兵部隊立即向阿塔瓦爾帕的方向沖去。印加士兵雖然人多勢眾,可是當他們看見有種不知名的動物向他們沖過來的時候,立即丟下武器逃跑,西班牙騎兵繼續追殺逃跑中的印加人,而其他西班牙士兵見狀立即把坐于皇座上的阿塔瓦爾帕拉下來。當日有數千名印加人被西班牙的騎兵殺害。往後的情況也是一樣,根據當時的文獻記載,哪怕西班牙人隻出動了數十名騎兵去作戰,也能把印加士兵嚇得膽戰心驚,棄械逃亡。印加士兵之所以如此懼怕馬匹,是因為他們對這種動物未有任何認識,這樣就給予西班牙人一個滅亡印加的好機會。還有,金屬也是一個重要因素,印加人對金屬的認識不多,金屬很多時候隻套用于藝術品和貴族的餐具上,況且當時印加人鑄煉金屬的技術還不如舊世界的人民,更遑論會用金屬為士兵打造良好的防具或者是武器,可是西班牙的情況卻不像印加,他們的鑄煉技術比印加人高很多,可以用金屬為士兵製造防具,所以當時印加士兵即使向西班牙士兵發出猛烈的攻擊,很多時候都會被西班牙士兵身上的金屬甲胄和鋼鐵頭盔擋去,反而隻穿布衣的印加士兵經常抵抗不了西班牙士兵手中的長槍和刀劍。

領土擴張

印加帝國的領土擴張印加帝國的領土擴張

在PACHACUTI(1438-71) 的統治之下,開始了印加歷史上非凡的領土擴張。根據西班牙人的記載,在PACHACUTI的統治期內,印加獲得了它全盛時期三分之二的領土。盡管有PACHACUTI任期較長的原因,但是,考慮到印加人有限的運輸和通信方式,這種擴張已經是相當迅速的了。當時,不僅還沒有開始使用車輛,甚至當地連馬匹都沒有。

所獲得的這些擴張的領土部分隻是印加軍隊征服計畫的附屬品。征服戰不斷的通過粉碎鄰國的頑強抵抗而取得勝利,並因此能夠殘忍的入侵別國。但是,並不是所有帝國擴張所得的土地都是直接通過軍事行動獲得的。有一些領地的加入來自于帝國的和平建議。其它一些領地的加入則是因為害怕一旦拒絕帝國締結聯盟的建議,將會導致殺身之禍。

大約1470年的時候,印加人戰勝了位于現在秘魯北部海岸的CHIMU王國,該王國不僅富有,而且強大。隨著這次主要征服戰役的勝利,南美洲剩下的小國中幾乎再沒有能夠挑戰印加帝國的國家存在,更不用說阻止印加帝國的擴張了。因此印加帝國的擴張遍及南美,隨後組成了所謂的南美“文明世界”。在印加的王位繼承人Topa(1471-93)繼承王位之前,印加帝國的邊界已經推進到了今天厄瓜多共和國的北部邊界。在Topa在位期間,又征服了秘魯的南部海岸(1476),智利的北部,阿根廷西北部的大部分地區,以及玻利維亞高原的一部分。帝國巨大領土的一部分,很明顯沿著秘魯的南部海岸線,而且征服的代價也是高昂的,戰爭的結果不僅給交戰雙方都帶來了巨大的損失,甚至導致了某些小部落的整體滅亡。另外,在先前征服的那些土地上定期發生的暴亂又不得不被鎮壓。

在西班牙入侵之前的最後幾年,印加帝國仍然在北部進行著擴張。HUAYNACAPAC(1493-1527) ,印加王朝最後一代帝王ATAHUALPA的父親,在他1527年離世時,已經統治了位于厄瓜多首都基多的帝國北部前沿。

建築與文化

帝國的建築諸如通道、水渠、水道、渡槽道路客堆、倉庫以及改善農業體系的重要設施,保證了日趨成長的人口的需求,同時有利于其他部族的臣服。

印加王還推行了有效的意識形態和文化滲透體系,如派遣使者、遷移部落等措施加速了蓋丘語的傳播。隨著語言的傳播推行領主製、文化模式和經濟製度。這樣,印加文化每到一地都融合了當地的特征。

盡管印加王自庫斯科地區推行了一些藝術和建築模式,如壁龕、不規則四邊形的門窗、雙側柱門,但應該肯定,印加帝國的文化匯總了千年傳統並達到了頂峰,今天展出的陶器藝術就證明了這一點。

滅亡

西班牙人弗朗西斯科以前聽說過印加這塊黃金土地。所以,在1531年,得到西班牙國王的允許,他帶了不到200個人從西班牙港口起航,開始了征服一個擁有六百萬人口的帝國的旅程。其實,事前弗朗西斯科已經通過征服阿芝台克人獲得了印加正在爆發內戰的秘密,因此他意識到這是征服印加帝國的最好時機。在Cajamarca城外,一些西班牙官員見到了印加統治者Atahualpa,而且Atahualpa同意在城裏接見弗朗西斯科。西班牙人很快就進入了這座廢棄的小鎮,並且很快就各就各位。當印加人到來的時候,弗朗西斯科邀請Atahualpa共同進餐。令他們驚喜的是,Atahualpa不僅接受了邀請,而且聲稱他的隨從將不帶武器。當他到了的時候,一個牧師企圖勸他信奉基督教。這其實是一個進攻的信號。在30分鍾之內,3000個印加人全部被殺。一個帝國就這樣永遠的沒落了。

盡管西班牙人到達的時候,印加帝國仍然在擴張,但是從理論上來說,印加帝國已經接近了一系列的地理政治的極限,這些極限的接近排斥著擴張。印加統治者一直認為,相對穩定的土生土長的生活方式不僅提供了政治統治體系,而且也成為了用于維持帝國組織所需產品生產的基礎。印加人侵入東部叢林和其它的移民區的嘗試從來沒有成功過,對那些移民進行統治所需的努力十分巨大,而且這樣並不利于資源的充分集中和動員。

印加統治者Huayna Capac的死亡使印加帝國陷入了內戰。因為印加帝國並沒有製定明確的繼承法規。因此,一直和父親在北部生活的Atahualpa聲稱Huayna Capac已經決定把帝國重新劃分,並在基多建立了一個新的北部首都,這個國家由Atahualpa統治。而Atahualpa在庫斯科的兄弟Huascar則聲稱他才是整個帝國的合法統治者。最終Atahualpa取得了這場血腥戰役的勝利,當他在去庫斯科準備統治整個帝國的路上的時候,西班牙征服者Francisco Pizarro也到達了印加。西班牙人Pizarro和他的150個親信士兵進入了該地區的首府Cajamarca,Atahualpa和他的軍隊正在此地扎營。西班牙人抓住了印加的統治者Atahualpa,從而宣告了印加帝國的結束。

相關傳說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印加帝國的早期歷史似乎隻記載在神話傳說中。後來,西班牙入侵者提供了一個官方版的早期印加帝國歷史,但是即使這個官方的版本也很難把印加帝國的真實歷史和與它糾纏在一起的神話和傳說區分開來。印加帝國的開端可能也隻是一個小小的王國,這個小國和十四世紀安第斯山脈附近的許多小國沒有什麽區別。而最終,印加帝國成為了以現在位于秘魯共和國Ayacucho附近的HUARI為中心的一個強有力的國家,一直延伸到庫斯科的北部。很明顯的證據表明,幾個世紀前,這個國家控製著這片土地,並且直到十世紀,和它是世仇的另一個小國才接手了這片土地。為什麽早期的印加人能夠戰勝它的鄰居,這是不得而知的。即使傳說中建立了印加帝國的首領MANCO CAPAC也不知是否確有其人。

據史料記載,印加帝國在15世紀末達到鼎盛時期,曾控製南美洲廣大土地。後來,西班牙入侵者來到美洲四處掠奪屠殺,印加帝國于1533年在腥風血雨中消亡,印加末代國王圖帕克·被斬首。印加人留下了不朽的建築和謎一般的繩結。

毀滅的真正原因何在?

(一)在西班牙人入侵的前夕,印加帝國因兩位王子之間的爭奪王位、爆發內戰而分裂,印加人形成了派別,開始了血腥戰鬥。正值印加人因分裂而國力日衰之際,殘暴的西班牙冒險家們乘虛而入,他們攻擊印加人,瘋狂掠奪黃金。在這個動蕩紛亂的帝國中,他們巧妙地攫取了意想不到的利益。

一支百餘人的隊伍輕而易舉地戰勝了數萬人的印加軍隊,武器的先進固然是一個因素,但事情顯然並非這般簡單。西班牙人的勝利完全是由印加人自己拱手送上的,除了自己的內亂之外,印加人的宗教神秘主義思維也是一個重要原因。

(二)在西班牙人到來之前,在印加和阿茲特克乃至當時的整個美洲,都不約而同流傳著相似的神話傳說。這些傳說預言印第安人的世界將會滅亡,將會被一個神奇的外來種族消滅。根據印第安傳說,一個印第安滅亡之後的“新世界”乃是受偉大的造物主維拉科查的召喚而出現的。維拉科查神和古埃及的太陽神或印度教毗濕奴神一樣,是宇宙中最具創造力的代表人物。太陽是他的象征,而他則是太陽的人形化身。在這一點上,他和墨西哥民間信仰的魁扎爾科亞特爾神完全一樣,被形容為:“一個藍眼留胡的蒼白人士,體形碩大而又有威嚴。在許多方面,他教導人們應該如何生活。”傳說中認為,維拉科查神本是印第安世界的統治者,但卻在很久以前被一個惡神趕走。離開之前,維拉科查神宣告:他終會回來重新統治印第安世界。印加人對這個傳說深信不疑,在距離庫斯科以南90公裏的卡查村建造了一座神廟,供奉維拉科查神的塑像。

(三)印加的第11代國王瓦伊納•卡帕克在忐忑不安中度過了餘生,最後在彌留之際,留下遺言:"多年以前我們就從太陽神父親的啓示中獲悉,他的子孫經歷12代國王之後,將有一些我們從未見過的新人來到這個地方,他們將佔領我們所有的王國和其他許多地方,並入他們的帝國。""我命令你們服從他們,為他們效勞。"

印加人將西班牙人看做神的另一個原因,則是他們認知的局限。許多印加人把前所未見的東西都當成了神聖的奇跡。因為印加沒有,西班牙人騎在戰馬上的樣子就被印第安人看做神話中半人半馬、神人合體的怪物。

(四)當皮薩羅一行剛剛到達印加帝國的邊境基多時,好戰的基多人立即擺出了戰鬥姿態。如果這時將西班牙人一舉殲滅,以後的歷史可能改寫。可惜的是,一件突發的小事引起了印加人的恐慌,使他們失去了絕好的戰機。當時,一個西班牙人因為過于驚慌從馬上摔了下來,印加人看到後大吃一驚,以為是連成一體的生物突然分裂成兩半,于是便按兵不動,選擇觀望。

由于錯誤的神話思維混淆了視聽,使得印加人在面對西班牙人時處于心理的劣勢。在西班牙人到來前,整個印加社會早已籠罩在濃重的悲戚氣氛中,他們的軍隊最終被印加滅亡的宿命論擊敗。似乎一切都印證了那個預言:“他們在太平洋上,乘坐浮水的大房子,擲出快如閃電、聲如雷霆的火團,漸漸靠近了。”所以當西班牙入侵者登上海灘後,印第安人甚至沒有抵抗,便獻出一座空城逃逸了。

在當今的印第安人中仍然流傳著一個神話,西班牙人不是陸上的人種,而是大海的後代,即畢拉科奇。這種人形動物從大海裏爬上陸地,為的是毀滅大陸世界。他們為了奪取黃金而搶劫、廝殺,永不滿足。因此,畢拉科奇是印第安人的魔鬼。印加人在兒童還不會說話的時候就會指著西班牙人說:“看,那兒走的是一個畢拉科奇。”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黃金城傳說

印加帝國十分強盛,京城內所有的宮殿和神殿都是用大量金銀裝飾而成,金碧輝煌,燦爛無比。16世紀初,西班牙人推翻了印加帝國,掠奪了所有黃金寶石,西班牙統帥庇薩羅聽說印加帝國的黃金全是從一個叫帕蒂的酋長統治的瑪諾阿國運來的,而且那裏金銀財寶堆積如山,庇薩羅立即組織探險隊,開赴位于亞馬遜密林深處的黃金城。然而在這個廣袤無垠的原始森林裏,每前進一步都意味著恐懼和死亡,這裏有猛獸毒蛇,有野蠻的食人部落,有迷失道路的威脅,一支支探險隊或失望而歸,或下落不明,使庇薩羅遙望這片森林隻有以想象自慰了。

隨後,西班牙人、葡萄牙人、英國人、荷蘭人和德國人風聞黃金城的訊息,誰都想一攫千金,于是蜂擁而至,深入亞馬遜密林。其中,有位叫凱薩達的西班牙人率領約716名探險隊員向黃金城進發,在付出550條性命的慘重代價後,終于在康迪那瑪爾加平原發現了黃金城和傳說中的黃金湖,找到了價值300萬美元的翡翠寶石,然而這僅是黃金城難以估價的財寶中的微小部分。

傳說中的黃金湖就是哥倫比亞的瓜達維達湖。在17世紀初時,一位印第安族最後一位國王的侄兒向人們描述了在黃金湖畔所舉行的傳統加冕儀式:當時,王位繼承人全身被塗上金粉,如同黃金塑就,然後在湖中暢遊,洗去金粉,他的臣民紛紛獻上黃金、翡翠,堆在他的腳旁,這位新國王將所有黃金丟進湖中,作為對上帝的奉獻。這種傳統儀式舉行過無數次,可見黃金湖的蘊藏量對人們的誘惑了。

從16世紀以來,對黃金湖的打撈一直沒有停止過。1545年一支由西班牙人組織的尋寶隊,在3個月時間內就從較淺的湖底撈起幾百件黃金用品。1911年,英國一家公司挖了一條地道,將湖水抽幹了,但太陽很快地把厚厚的泥漿曬成幹硬的泥板,當英國人再從英國運來鑽探設備時,湖中再度充滿湖水,這次代價巨昂的打撈歸于失敗。

1974年,哥倫比亞政府擔心湖中寶藏落入他人之手,出動軍隊來保護這個黃金湖,從此再也無人能夠接近這批寶藏。于是,神秘的黃金湖便成為一個無法揭開的謎底了。

輝煌成就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在PACHACUTI (1438-71)的統治之下,開始了印加歷史上非凡的領土擴張。根據西班牙人的記載,在PACHACUTI的統治期內,印加獲得了它全盛時期三分之二的領土。盡管有PACHACUTI任期較長的原因,但是,考慮到印加人有限的運輸和通信方式,這種擴張已經是相當迅速的了。當時,不僅還沒有開始使用車輛,甚至當地連馬匹都沒有。

所獲得的這些擴張的領土部分隻是印加軍隊征服計畫的附屬品。征服戰不斷的通過粉碎鄰國的頑強抵抗而取得勝利,並因此能夠殘忍的入侵別國。但是,並不是所有帝國擴張所得的土地都是直接通過軍事行動獲得的。有一些領地的加入來自于帝國的和平建議。其它一些領地的加入則是因為害怕一旦拒絕帝國締結聯盟的建議,將會導致殺身之禍。

大約1470年的時候,印加人戰勝了位于現在秘魯北部海岸的CHIMU王國,該王國不僅富有,而且強大。隨著這次主要征服戰役的勝利,南美洲剩下的小國中幾乎再沒有能夠挑戰印加帝國的國家存在,更不用說阻止印加帝國的擴張了。因此印加帝國的擴張遍及南美,隨後組成了所謂的南美“文明世界”。在印加的王位繼承人Topa(1471-93)繼承王位之前,印加帝國的邊界已經推進到了今天厄瓜多共和國的北部邊界。在Topa在位期間,又征服了秘魯的南部海岸(1476),智利的北部,阿根廷西北部的大部分地區,以及玻利維亞高原的一部分。帝國巨大領土的一部分,很明顯沿著秘魯的南部海岸線,而且征服的代價也是高昂的,戰爭的結果不僅給交戰雙方都帶來了巨大的損失,甚至導致了某些小部落的整體滅亡。另外,在先前征服的那些土地上定期發生的暴亂又不得不被鎮壓。

在西班牙入侵之前的最後幾年,印加帝國仍然在北部進行著擴張。HUAYNA CAPAC (1493-1527),印加王朝最後一代帝王ATAHUALPA的父親,在他1527年離世時,已經統治了位于厄瓜多首都基多的帝國北部前沿。

建築與文化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帝國的建築諸如通道、水渠、水道渡槽、道路、客堆倉庫以及改善農業體系的重要設施,保證了日趨成長的人口的需求,同時有利于其他部族的臣服。

印加王還推行了有效的意識形態和文化滲透體系,如派遣使者、遷移部落等措施加速了蓋丘語的傳播。隨著語言的傳播推行領主製、文化模式和經濟製度。這樣,印加文化每到一地都融合了當地的特征。

盡管印加王自庫斯科地區推行了一些藝術和建築模式,如壁龕、不規則四邊形的門窗、雙側柱門,但應該肯定,印加帝國的文化匯總了千年傳統並達到了頂峰,今天展出的陶器藝術就證明了這一點。

印加帝國的國家組織

印加帝國在它的統治者的絕對統治之下也沒有保持統一性。它是一個復雜的混合體,即使不是由幾百個,也至少由幾十個不同的政治集團、種族,甚至是操不同方言的部族所組成。為了維持帝國的統一,所做的一個努力是在帝國使用統一的組織和管理模式。但是,這個方案一直到1532年都還遠沒有完成,而且管理模式在帝國的一個部分和另一個部分之間大為不同。在帝國的某些地方,來自庫斯科的印加領袖人物能直接統治當地居民;在帝國的其它地方,帝國的領導方案則從未實行過,取而代之的是間接統治的盛行。當涉及到對邊遠地區的統治的時候,無疑軍事威脅總是重要角色。

印加帝國的一個獨特之處在于它有能力驅使人們離開家園,作為“殖民者”開闢新的帝國疆域。這種國內殖民的習俗使得印加統治者能夠把一些忠于帝國的部族安置在帝國難于統治的一些地方。這種遷移也帶有一定的經濟目的,人民能夠重新定居,在新的地方開發新的土地、新的礦山或者其它資源。使用殖民者開發安第斯是一種舊的傳統,這種傳統使得印加的版圖得以擴展到國家的規模。

對印加人來說,政治經濟並不是截然分開的。在印加帝國的統治時期,市場的作用非常有限,許多產品的交換都是通過政治的渠道完成的。交換的產品被看作禮物,交換很多時候是出自喜歡的目的,產品純粹的經濟價值還要依賴于產品或服務所涉及到的人的社會和政治地位。統治者們通過提供奢華的產品和精美的娛樂作為禮物來保持他們的威信。人們對統治者禮物的回報就是勞動。這樣的勞動構成了印加帝國的稅收。定期的男性人口普查是和勞役聯系在一起的。

可能印加人的一個最大的功績就在于他們能夠有效的動員和組織帝國勞動力加入軍隊進行征服戰,或者進入官員階層,或者作為統治者階層的侍從。但是,更為偉大和長遠的是設計和執行一些用于增加產量和改良資源管理的建設性方案。印加人所使用的大部分技術都來自于幾個世紀之前的那些創新的改進,但是印加人在這些現存的技術中融入了他們自己的組織技能,因此產生出了一系列非凡的公共建設工程。

科學探索

印加帝國印加帝國

一直以來,科學家們就對這些繩結困惑不已———大多數文明早期都使用象形文字或圖像,然而印加人(古代秘魯土著人)留下的卻是棉線和繩結,難道印加帝國沒有任何形式的書寫方式?若是這樣,那國家大量的資料信息將如何儲存和傳遞?這些繩節僅僅是算盤一樣的計算工具還是用來記數的,或者具有比記數形式更加復雜的書寫形式———繩索的三維空間書寫方式? 科學家發現奇譜的記數方式,並成功破譯了第一個印加文字———印加的宮殿所在地。

神秘的繩結被印加人稱為奇譜,是用棉線、駱駝羊駝毛線製成的。它是在一根主繩上串著上千根副繩組成。主繩通常直徑為0.5-0.7釐米,上面系著很多細一些的副繩,一般都超過100條,有時甚至多達2000條。每根副繩上都結有一串令人眼花繚亂的繩結,副繩上又掛著第二層或第三層更多的繩索,編織形式類似古代中國人用于防雨的蓑衣。在目前所發現的700個左右奇譜中,大多數都是公元前1400年到1500年間打的結。不過,其中還有一部分隻有1000年左右的歷史。

學者研究

一直以來,科學家拒絕承認奇譜是一種書面檔案,而認為這些繩子是一種儲存記憶的設備,即一種個人化的記憶輔助工具,頂多是一種紡織品算盤,而沒有任何統一的含義。然而,隨著研究的深入,一些研究學者越來越懷疑這個結論的正確性。

哈佛大學的考古學家格裏·烏爾頓及其同事、數學家兼編織專家凱利·布熱利通過電腦對這些繩索的各種元素進行長期的分析和研究,結果發現,奇譜代表的數位記錄方式,並成功破譯了第一個印加文字———印加的宮殿所在地:普魯楚柯城。此發現發表在<科學>雜志上。

奇譜是一種與眾不同的三維立體的書寫體系,記載著5500公裏帝國的信息。科學家為每一塊“奇譜”都建立了相應的資料庫,詳細記錄了它們的各種情況:繩索的大小、長度與顏色,垂掛的穗的數量,繩結數目,每股繩的旋轉方向與次數、年代等,第一次系統地對奇譜進行分解與分析。他希望通過資料分析找到某些規律。

在現存700個左右奇譜中,科學家目前共收錄有300件奇譜的目錄。當他們在這個資料庫中搜尋1956年在印加重要的政治中心普魯楚柯發現的21個奇譜繩結的共同點時,結果令人震驚,他們發現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數學聯系———在某些奇譜的副繩上的繩結結合起來後,正好和另一個更為復雜的奇譜上的數位相同。這表明,奇譜曾被用來記錄這個縱寬達5500公裏的帝國的信息。

烏爾頓說,奇譜代表的數位通常有三種:8字結代表1;長結依據其扭轉的次數依次代表數位2至9;單結代表10 、100和1000等等。0結當然就簡單了,根本不用打節,隻在繩索上留一空段繩子就行。單根繩子代表幾個數位,可能是小計或總和。假設一根繩子從上到下有一個4個單結串,再有一個5個單結串,還有一個扭了兩圈的長結,這一繩子將表示數位452。

每一個當地的會計師將從下級得來的賬目總和通過繩結的形式表現在奇譜上,並將這些資料匯總在一根主繩上,然後層層上遞。這種交流可能曾被用在國家最重要的信息記錄上,包括農作物的產量、國庫的收入賬目以及其他與人口財政軍事相關的資料。經過進一步的深入研究,他們還成功破譯了第一個用“奇譜”記載的印加文字。他們認為既然不同的奇譜表示從不同區域收集到的資料,那麽,一個單一的繩結位于其他結之上就可能是一個單詞,表示的是這個地方自身或財政資料。其中,一種繩結的組合模式可能表示印加的宮殿所在地就是普魯楚柯城,這很可能是從印加的奇譜上認出的第一個文字。

烏爾頓表示,這一發現有助于理解那些繩子中所蘊含的文字信息。烏爾頓先前的研究還發現,在陵墓中發現的奇譜還用作日歷。有730根繩子吊在24個位置上,表示兩年中的月份和日子。烏爾頓說:“可以充分相信“奇譜”是印加人的三維書寫系統。如果它們隻是為了幫助主人記住數位,是不必要那麽復雜的。”在烏爾頓看來,奇譜這一書寫體系應包括:所用材料的類型(棉線或毛線),繩索的纏繞方向和結的方向(向前或向後)等。利用奇譜記錄,印加統治者憑借廣大的道路系統和政府體製就可以將食物、人力和原料從安第斯山脈的首都庫斯本運送到其他眾多下級城市。印加人的“奇譜”屬于“會意文字”。

至今我們所知道的所有用于日常交流的文字型系都是書寫、繪製或者雕刻在平面上,而奇譜與這些文字完全不同,是由一些三維立體的繩結組成的。如果烏爾頓他們是對的,那麽奇譜將是世界上唯一一種三維立體的“文字”。除此之外,它還可能屬于少數幾種“會意文字”。會意文字中的字就像數位或者舞蹈符號,表示意思,而不像英文一樣表示讀音,比如瑪雅文字和中文。雖然在我們看來,用結繩進行交流非常陌生,但是在安第斯文化中卻有很深的根源。在安第斯文化中,紡織品從固定式樣的包和束腰外套,到彈弓投擲的炮彈以及吊橋,都是“人們交流各種信息和製造工具”的方式。

烏爾頓說,破解奇譜密碼對于了解在16世紀統治當時地球上最大的、至今還是謎一樣的印加帝國,可能是一個“獲得內幕的巨大的潛在資源”。但遺憾的是,目前還沒有其他更令人信服的證據去證明“奇譜”的文字功能。烏爾頓說,對奇譜的深入分析將有助于揭開其生活細節,他們希望根據奇譜能告訴科學家這是否是駱駝、勞工或其他貢品。不過,要破解印加人在“奇譜”中儲存的信息,需要付出類似解讀古埃及象形文字一樣的努力。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