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爾·施皮特勒

卡爾·施皮特勒

卡爾·施皮特勒(Carl Spitteler,1845-1924)瑞士詩人、小說家。生生於瑞士里斯塔爾一個高級官吏家庭,1863 年就讀於蘇黎世大學法律系。1865至1870年間轉而研究神學。1871年獲得牧師職位,隨即放棄,應聘到聖彼得堡任講師。1881年回瑞士,在伯爾尼一家女子學校任教,與一位來自荷蘭的女北子結婚。此後,輾轉數外任教和寫作。1885至1892年任報刊編輯。1892年繼承了岳父家遺產,從此帶有妻子、女兒和母親遷居琉森的別墅,成為一名職業作家。

個人生平

卡爾·施皮特勒卡爾·施皮特勒

卡爾·施皮特勒1845年4月24日生于瑞士的裏斯塔爾,父親是政府官員。他的童年是在伯爾尼度過的,1864年因與父親發生爭執而離家出走,來到盧塞恩。1865年在巴塞爾學習法律,後又轉至蘇黎世和海德堡攻讀神學。畢業後,由于他信仰無神論而失去了在格勞賓查的牧師職位。 1871年,施皮特勒在俄國和芬蘭當了幾年家庭教師,1879年回國後在伯爾尼一所女子學校任教,兩年後又去比爾湖畔的新威維勒繼續擔任教師。在這期間,他完成了他的第一部神話史詩《普羅米修斯和埃庇米修斯》(1881)。

1885年,他開始從事新聞工作,任《巴塞爾新聞》等報記者,1890年任《新蘇黎世報》專欄編輯並為該報撰寫現代文學評論。1892年,一筆遺產使他在經濟上有了保障,他于是放棄編輯工作,並定居盧塞恩,專事寫作。1900年至1906年,他完成了第二部史詩《奧林匹亞之春》。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施皮特勒發表了題為《我們瑞士的立場》,產生很大影響。他主張瑞士不要介人歐洲各軍事大國的紛爭而嚴守中立,從而贏得了廣泛的支持。1919年,瑞典學院出于“對其史詩作品<奧林匹亞之春>的特殊贊賞”而授予他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施皮特勒生活在19世紀末和20世紀初。他親身體驗了世紀末的悲涼,嘗試通過更新古希臘羅馬的文化來克服當代的“頹廢藝術”和蒼白無力的人道主義說教,但他又脫離現實,沉湎于唯心主義形而上學的冥想。他的創作受叔本華、尼採和史學家雅各布·布克哈德的影響,否定客觀世界,輕視民眾,寄希望于一兩個“超人”。他的創作將聖經故事、古希臘羅馬神話和現代反社會、反文化的思潮結合起來,嘗試以此來創造一個新的英雄時代的神話,並更新史詩的形式。他的《受難的普羅米修斯》運用仿古語言、象征性寓意手法和辛辣的諷刺表達了對現實的不滿和對民主、自由和容忍的向往,語言艱深晦澀,一般讀者難以讀幢。《奧林匹亞之春》亦由于其語言和形式的高雅和唯美主義傾向,很少有人能夠欣賞。

作品簡介

卡爾·施皮特勒卡爾·施皮特勒

神話史詩,施皮特勒還寫了一些直接反映社會現實問題的小說,如<庫拉德少尉>(1898),這是一部以“父子沖突”為題材的中篇小說,描寫反傳統的新生力量(子)在守舊的保守勢力(父)的束縛和阻撓下頑強抗爭、尋求自由發展的經歷。《心像》(1906)是一部象征主義的心理小說,對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產生過影響。此外,施皮特勒還寫了不少敘事歌謠,如《忒修斯的婚禮》、《死亡節》、《流亡者雅各布的夢》等,以及一系列抒情詩,收入詩集<蝴蝶>(1889)。 施皮特勒的成就主要在詩歌創作方面。他自幼有優異的藝術家秉賦,富于幻想,對音樂、美術、哲學都有很高的興趣和修養。1880年出版詩集《彩蝶翩遍》。1896年完成敘事詩《敘述曲》。1900年完成的代表作《奧林匹亞的春天》,為他贏得了國際性聲譽。可以說,這部長詩問世之前,他的作品都外于實驗的過程中:《普羅米修斯與厄庇米修斯》(1880)採用了一種類似<聖經>的長篇韻文,《敘述曲》則是敘事詩的實驗。他最長于神話史詩,但也沒有放棄利用其他類型的詩體來遣興和試驗。在1906年完成的《時鍾之歌》裏,他匯合了和間與交響曲那種萬弦齊發的方式,繼續自己的實驗。1924年,他繼出了最後一部力作《受難的普羅米修斯》。

施皮特勒秉性耿直剛烈、耽于幻想與哲學思辯。藝術上深受雨果、瓦格納和象征主義詩人的影響;哲學上受到叔本華、尼採等人的影響。他力圖把運用《聖經》、古代神話同批判時弊結合起來,創造出一種新的神話和史詩,給晚期人文主義以新生命力,但期詩作因夾雜哲學內容和不媚時俗而不被廣大讀者接受。他的小說則採用與實際生活密切相關的題材,如中篇小說《康拉德中尉》(1898)、長篇小說《夢中佳人──伊瑪果》(1906)和自傳體小說<我的早年經歷>(1914)等。1919年,瑞典學院出于“對其史詩作品《奧林匹亞之春》的特殊贊賞”而授予他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此後,他主要致力于改寫他的第一部史詩,並將其定名為《受難的普羅米修斯》。這部作品于1924年發表,兩周後,即1924年12月19日,施皮特勒在琉森去世。

獲獎經歷

卡爾·施皮特勒卡爾·施皮特勒

卡爾·施皮特勒(CarlSpitteler)的獲獎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1914年,按照瑞典學院的本意,當年的諾貝爾文學獎是應該授予施皮特勒的。哪知天有不測風雲,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了。瑞典學院怕惹麻煩,便取消了當年的評獎。戰爭結束後的第一年,即1919年,施皮特勒終于盼來了自己的春天。但運氣再次和他開了個玩笑:這一年的頒獎儀式拖到了次年才舉行,施皮特勒和1920年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漢姆生一起上台領獎。 施皮特勒1845年出生于瑞士的巴塞爾,父親是高級官員。但是施皮特勒19歲時就因和父親關系不和,離家出走。他先是在瑞士攻讀神學,後來又遠赴俄國。和一個朋友的繼女不成功的戀愛給他帶來很大的痛苦,從此他埋頭創作,作品主要是史詩。1881年,施皮特勒從彼得堡回來之後,馬上自費出版廠《普羅米修斯》。

這部史詩文風晦澀,和當時讀者的口味大相徑庭,因此很受冷落。出版這部作品時,作家已經35歲了。看到自己的心血遭到如此冷遇,施皮特勒簡直傷心欲絕。不過也有一些有識之士對作品很推崇,比如尼採。而且因為這部作品,兩人經常書信來往,建立了深厚的友誼。以後尼採還熱心地為施皮特勒的作品尋找出版社。據說尼採的自傳《瞧,這個人)出版後,作者隻送過兩本給朋友,其中的一本就是送給施皮特勒。

施皮特勒的代表作品是長達兩萬行的史詩《奧林匹亞的春天》。作品通俗有趣,流傳很廣。一般認為施皮特勒的敘事詩繼承了荷馬、但丁的傳統,他被譽為“歌德以來最偉大的日爾曼詩人”,是詩的領域內“沒有國土的國王”。除史詩外,他的作品還有小說《庫拉德少尉》《形象》,敘事詩<提修斯的婚禮>,喜劇<追求功名者>等。施皮特勒于1924年,也就是他領取了諾貝爾文學獎4年之後逝世。

寫作特色

卡爾·施皮特勒卡爾·施皮特勒

可是在其他方面,荷馬的奧林匹斯同施皮特勒獨創的神話有著多麽尖銳而明顯的不同!有人指責施皮特勒喜歡用語言學家及其追隨者所製訂的原則,寫出鮮為人理解的意象以及精巧的象征來吸引這幫學究,這種說法是不公正的。他的奧林匹斯諸神和英雄,他的神話和神諭與古希臘詩人哲學家的風格或情調很少有相似之處。他的史詩既不是演繹近代古典文學的發現,也不能作為詩人有任何依賴于寓意闡釋的證據。至于把這部作品與<浮士德>的第二部分相提並論,那更是一種誤導,因為施皮特勒不必去模仿別人,用不著像老年歌德一樣,為了調和浪漫派的熱情和古典的平衡而借助于浮士德和海倫的面具。施皮特勒的神話完全是個人的表達,是從他們受的教育中自然生長出來的,這種表達賦予鬥爭精神的活生生的騷動某種形式,為的是表達理想的憧憬、人類的痛苦、希望和幻想的破滅、在反對強製的必然性、爭取自由意志的鬥爭中人類命運的盛衰。他為什麽要關心現代美學潮流很難接受他那想像和現實混合在一起的夢幻般的世界?何況這個世界還充滿了各種神話人物的名字。 即使嘗試對<奧林匹斯的春天>的情節作一番細致而全面的介紹,也無法勾畫出一幅能夠把它豐富的內容交代清楚的畫面。無法描繪它那光輝燦爛而又變化萬千的各章節之間流動著的力,無法描繪出各部分與整體間的那種相互關聯的細密、緊湊的關系。隻能說,奧林匹斯的光榮生命及它的小宇宙顯示出歡樂和痛苦的力量,但最終卻在人類不知感恩、放肆和犯罪的痛苦中變成了一種無能的絕望。宙斯的兒子海克勒斯,雖然在他的天父、親人和朋友賦予他所有的美好品質之後,仍然必須帶著天母赫拉的仇恨和詛咒離開奧林匹斯山,以完成他在大地上那不被人類感謝的需要憐憫和勇氣的使命。

作品賞析

卡爾·施皮特勒卡爾·施皮特勒

史詩《奧林匹亞的春天》敘述的是一個動人的神話故事。在奧林匹亞眾神的命運決定者阿南柯的安排下,克隆紐斯的政權被推翻,幽禁在地獄裏的神明們被喚醒,他們離開陰間,重返神山,競爭神山上的美女和王位。第1部《升天》描寫眾神從陰間到天國途中的見聞及遭遇;第2部《新娘赫拉》則描寫眾神爭奪王位的種種競爭;第3部《高潮》寫的是宙斯獲勝後登上王位;第4部《高潮結束》寫愛神阿佛洛狄忒在人間的嬉鬧和惡作劇,可以被看做是史詩的頂峰;第5部《宙斯》講述宙斯治國。他挑選赫拉克斯做兒子,讓他治理並統治人間。在宙斯的引領下,奧林匹亞進入了春天.<希拉斯和卡來杜莎>是《奧林匹亞的春天》中一個相對完整的片段。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