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爾忽

博爾忽

博爾忽,蒙古名將、成吉思汗"四駿"開國元勛之一。在戰場所拾,由成吉思汗之母訶額侖撫養,為"四養子"之一。從戰場上救出瀕死的窩闊台而建功。死于與多馬得族之戰中。

  • 外文名稱
    boroqul
  • 姓名
    博爾忽
  • 別名
    孛羅忽勒、博羅渾、缽魯歡
  • 國籍
    蒙古帝國
  • 民族
    蒙古族
  • 逝世日期
    公元1217年
  • 職業
    大將
  • 主要成就
    蒙古開國十大功臣之一
  • 地位
    “四傑”之一
  • 追封
    淇陽王

生平

博爾忽(?-1217),又作孛羅忽勒、博羅渾、缽魯歡、孛羅渾、博魯溫等。蒙古國大將。許兀慎氏。成吉思汗母月倫養子。

漫畫版博爾忽漫畫版博爾忽

以神武著稱。原附屬主兒乞部,南宋慶元三年(1197)主兒乞敗亡後,被月倫收作養子,充當"那可兒"(伴當),隨從鐵木真(成吉思汗)統一蒙古各部,並與汪古兒等同典御膳,五年(1199),受命與博爾術等援救克烈部王罕,戰敗乃蠻部曲薛吾軍。嘉泰三年(1203),在合蘭真沙陀中,與克烈部對壘,隻身營救汗子窩闊台(太宗)于危難中。四年,以蔑兒乞首領帶兒兀孫降後復叛。與沈白領右翼軍追至薛涼格河(今色楞格河),討平叛軍。開禧二年(]206)蒙古國建立時,因功封千戶長,並配合博爾術同掌右翼軍隊。與木華黎博爾術赤老溫並稱"掇裏班·曲律"(蒙古語,意為四傑),世任"怯薛"(護衛軍)之長,為十大功臣之一,享有九次犯罪不罰的特權。成吉思汗十二年(1217),征討禿馬惕部時,中伏兵死于軍中。及禿馬惕部平,以該部民百戶賜其妻,以示撫恤。後追封淇陽王。

史書記載

《元史·卷一百一十九·列傳第六》

​博爾忽

博爾忽,許兀慎氏,事太祖為第一千戶,歿于敵。子脫歡襲職,從憲宗四征不庭,有拓地功。子失裏門,鎮徼外,從征六詔等城,亦歿于兵。

子月赤察兒,性仁厚勤儉,事母以孝聞。資貌英偉,望之如神。世祖雅聞其賢,且閔其父之死,年十六,召見。帝見其容止端重,奏對詳明,喜而謂曰:"失烈門有子矣。"即命領四怯薛太官。至元十七年,長一怯薛。明年詔曰:"月赤察兒秉心忠實,執事敬慎,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曉暢朝章,言輒稱旨,不可以其年少而弗升其官。可代線真為宣徽使。"

二十六年,帝討叛者于杭海,眾皆陣,月赤察兒奏曰:"丞相安童、伯顏,御史大夫月呂祿,皆已受命征戰,三人者臣不可以後之。今勍賊逆命,敢御天戈,惟陛下憐臣,使臣一戰。"帝曰:"乃祖博爾忽,佐我太祖,無征不在,無戰不克,其功大矣。卿以為安童輩與爾家同功一體,各立戰功,自恥不逮。然親屬橐鞬,恭衛朝夕,爾功非小,何必身踐行伍,手事斬馘,乃快爾心耶!"

二十七年,桑哥既立尚書省,殺異己者,箝天下口,以刑爵為貨,既而紀綱大紊。尚書平章政事也速答兒,太官屬也,潛以其事白月赤察兒,請奏劾之。桑哥伏誅,帝曰:"月赤察兒口伐大奸,發其蒙蔽。"乃以沒入桑哥黃金四百兩、白金三千五百兩,及水田、水磑、別墅賞其清強。桑哥既敗,帝以湖廣行省西連番洞諸蠻,南接交趾島夷,延袤數千裏,其間土沃人稠,畲丁、溪子善驚好鬥,思得賢方伯往撫安之。月赤察兒舉哈剌哈孫答剌罕以為行省平章政事,凡八年,威德交孚,洽于海外;入為丞相,天下稱賢。世以月赤察兒為知人。二十八年,都水使者請鑿渠西導白浮諸水,經都城中,東入潞河,則江淮之舟既達廣濟渠,可直泊于都城之匯。帝亟欲其成,又不欲役其細民,敕四怯薛人及諸府人專其役,度其高深,畫地分賦之,刻日使畢工。月赤察兒率其屬,著役者服,操畚鍤,即所賦以倡。趨者雲集,依刻而渠成,賜名曰通惠河,公私便之。帝語近臣曰:"是渠非月赤察兒身率眾手,成不速也。"成宗即位,製曰:"月赤察兒盡其誠力,深其謀議,抒忠于國,流惠于人,可加開府儀同三司、太保、錄軍國重事、樞密、宣徽使。"大德四年,拜太師。

博爾忽博爾忽

初,金山南北,叛王海都、篤娃據之,不奉正朔垂五十年,時入為寇。嘗命親王統左右部宗王諸帥,屯列大軍,備其沖突。五年,朝議北師少怠,紀律不嚴,命月赤察兒副晉王以督之。是年,海都、篤娃入寇。大軍分為五隊,月赤察兒將其一。鋒既交,頗不利。月赤察兒怒,被甲持矛,身先陷陣,一軍隨之,出敵之背,五軍合擊,大敗之。海都、篤娃遁去,月赤察兒亦罷兵歸鎮。厥後篤娃來請臣附。時武宗亦在軍,月赤察兒遣使詣武宗及諸王將帥議曰:"篤娃請降,為我大利,固當待命于上。然往返再閱月,必失事機。事機一失,為國大患,人民困于轉輸,將士疲于討伐,無有已時矣。篤娃之妻,我弟馬兀合剌之妹也,宜遣使報之,許其臣附。"眾議皆以為允。既遣,始以事聞,帝曰:"月赤察兒深識機宜。"既而馬兀合剌復命,由是叛人稍稍來歸。

十年冬,叛王滅裏鐵木兒等屯于金山,武宗帥師出其不意,先逾金山,月赤察兒以諸軍繼往,壓之以威,啖之以利,滅裏鐵木兒乃降。其部人驚潰,月赤察兒遣禿滿鐵木兒、察忽將萬人深入,其部人亦降。察八兒者,海都長子也,海都死,嗣領其眾,至是掩取其部人,凡兩部十餘萬口。至大元年,月赤察兒遣使奏曰:"諸王禿苦滅本懷攜貳,而察八兒遊兵近境,叛黨素無悛心,倘合謀致死,則垂成之功顧為國患。臣以為昔者篤娃先眾請和,雖死,宜遣使安撫其子款徹,使不我異。又諸部既已歸明,我之牧地不足,宜處諸降人于金山之陽,吾軍屯田金山之北,軍食既饒,又成重戍,就彼有謀,吾已搗其腹心矣。"奏入,帝曰:"是謀甚善,卿宜移軍阿答罕三撒海地。"月赤察兒既移軍,察八兒、禿苦滅果欲奔款徹,不見納,去留無所,遂相率來降,于是北邊始寧。

帝詔月赤察兒曰:"卿之先世,佐我祖宗,常為大將,攻城戰野,功烈甚著。卿乃國之元老,宣忠底績,靖謐中外。朕入繼大統,卿之謀猷居多。今立和林等處行中書省,以卿為右丞相,依前太師、錄軍國重事,特封淇陽王,佩黃金印。宗藩將領,實瞻卿麾進退。其益懋乃德,悉乃心力,毋替所服。"四年,月赤察兒入朝,帝宴于大明殿,眷禮優渥。尋以疾薨于第。詔贈宣忠安遠佐運弼亮功臣,謚忠武。

塔察兒,一名奔盞,居官山。伯祖父博爾忽,從太祖起朔方,直宿衛為火兒赤。火兒赤者,佩橐鞬侍左右者也。由是子孫世其職。博爾忽從太祖平諸國,宣力為多,當時與木華黎等俱以功號四傑。塔察兒,其從孫也,驍勇善戰,幼直宿衛。太祖平燕,睿宗監國,聞燕京盜賊恣意殘殺,直指富庶之家,載運其物,有司不能禁。乃遣塔察兒、耶律楚材窮治其黨,誅首惡十有六人,由是巨盜屏跡。太宗伐金,塔察兒從師,授行省兵馬都元帥,分宿衛與諸王軍士俾統之,下河東諸州郡,濟河,破潼關,取陝洛。辛卯,從圍河中府,拔之。壬辰,從渡白坡。時睿宗已自西和州入興元,由武關出唐、鄧,太宗以睿宗與金兵相持久,乃遣使約期,會兵合進。即詔發諸軍至鈞州,連日大雪,睿宗與金人戰于三峰山,大破之。詔塔察兒等進圍汴城。金主即以兄子曹王訛可為質,太宗與睿宗還河北。塔察兒復與金兵戰于南薰門。癸巳,金主遷蔡州,塔察兒復帥師圍蔡。甲午,滅金,遂留鎮撫中原,分兵屯大河之上,以遏宋兵。丙申,破宋光、息諸州,事聞于朝,以息州軍民三千戶賜之。戊戌卒。

子別裏虎,嗣為火兒赤。憲宗即位,歲壬子,襲父職,總管四萬戶蒙古、漢軍,攻宋兩淮,悉定邊地。戊午,會師圍宋襄陽,逼樊城,力戰死之。

次曰宋都,至元七年,賜金虎符,襲蒙古軍萬戶。八年,悉兵再攻襄陽,圍樊城,進戰鄂、岳、漢陽、江陵、歸、峽諸州,皆有功。十二年,加昭毅大將軍,受詔為隆興出征都元帥,與李恆等長驅,而宋人莫當其鋒,戰勝攻取,望風迎降,盡平江西十一城,又徇嶺南、廣東。宋亡,還師,未及論功卒。

《新元史·卷一百二十一·列傳第十八》

博爾忽,許兀慎氏。太祖討主兒乞部,博爾忽尚幼,為部將者卜客所掠,歸于訶額侖太後,撫以為子。既壯,有智勇,與木華黎、博爾術、赤老溫齊名。又與汪古兒同典御膳。

太祖與王罕戰失利,太宗陷陣,博爾忽從之。太宗項中矢創甚,博爾忽吮其血,與太宗工會騎而返。太祖甚感之。

初,太祖滅蔑兒乞,其部人曰合兒吉勒失剌逸去。已而至訶額侖太後帳,詭言乞食。拖雷方五歲,為合兒吉勒失剌所持,拔刀欲殺之。博爾忽妻阿勒塔泥急出,提其發,刀墜于地,哲台、者勒蔑在帳外宰牛,聞阿勒塔泥呼,即入殺合兒吉勒失剌。論功,阿勒塔泥第一,哲台、者勒蔑次之。

及太祖即位,授博爾忽第一千戶,且曰:"博爾忽侍我左右,雖戰事危急,或幕夜雨雪之時,必供我飲食,不使我空宿。其赦罪九次,以為恩賞。"

太祖十二年,禿馬惕復叛。太祖遣納牙阿與朵兒伯朵黑申討之,納牙阿以病不行,太祖躊躇良久,乃改合博爾忽。禿馬惕部眾素強,又道險,林木茂密,難于用兵,諸將皆憚往。博爾忽問使者:"此上意,抑他人所舉?"使者曰:"上意也。"博爾忽曰:"如是,我必往,妻子惟上憐之。"時禿馬惕酋都禿勒莎額裏已死,其妻勃脫灰兒塔渾將其眾拒險以守。聞博爾忽將兵至,使人伏于林中,狙擊之,會日暮,博爾忽從左右三人離大軍前行,伏發,遂為所害。博爾忽族人布而古兒勇敢亞于博爾忽,累擢萬戶,隸博爾忽,將右翼。太祖最受之,與博爾忽同時戰歿。太祖聞博爾忽死,議親征。木華黎、博爾術力諫乃止。復遣朵兒伯朵黑申討平之,以禿馬惕民百戶賜博爾忽家為奴。後又以淇州為博爾忽食邑,復增賜沅州六千戶。贈推忠佐命著節功臣、太師、上柱國、開府儀同三司,追封淇陽王。

二子:長脫歡,次塔察兒。脫歡與父同時封千戶,扈憲宗親征,屢有功。以蜀地暑濕,勸憲宗還軍,不從,憲宗遂崩于合州。女烏式真為世祖皇後。脫歡子失裏門,從世祖征雲南,亦陣歿。失裏門子月赤察兒。

月赤察兒,六歲而孤。事母石氏,以孝聞。世祖知其賢,且憫失裏門死王事,年十六召見,奏對稱旨。世祖嘆曰:"失裏門有子矣!"即合領四怯薛。至元十七年,長一怯薛。明年,代線真為宣徽使,兼領尚膳院、光祿寺。

二十六年,世祖親征海都。月赤察兒奏曰:"丞相安童、伯顏,御史大夫月呂魯,皆受命征計,臣不可以後之。"世祖曰:"汝親佩橐鞬為宿衛近臣,功自不小,何必以先登陷陣為能,繼祖父耶?"

二十八年,桑哥既立尚書省,殺異己者鉗天下之口,紀綱大紊,平章政事也速答兒潛以其事白月赤察兒奏劾之。既而言者益眾,桑哥遂伏誅。以首發大奸,賜沒入桑哥黃金四百兩、白金三千五百及水田、水磑、別墅。

是年,世祖令四怯薛人及諸府人鑿渠,西導白浮諸水,經都城中,東入潞河,以達糧艘。度其長闊畫地,分賦之。月赤察兒率其屬著役者服,操畚插,以為眾先。渠成,賜名通惠河。世祖語左右曰:"此渠非月赤察兒,不能速成如此。"

成宗即位,加開府儀同三司、太保、錄軍國重事,兼知樞密、宣徽院事。大德元年,拜太師。

初,叛王海都、篤哇據金山南北,再世為邊患。常屯戍重兵,以防侵軼。五年,朝議以諸將紀律不嚴,命月赤察兒副晉王統防軍。是年,海都、篤哇入寇。八月朔,戰于鐵堅古山。未幾,海都悉眾至,戰于合剌合塔,我軍失利。次日,復戰。我軍分五隊,月赤察兒自將一隊,率麾下力拒之。海都始卻。後海都死,篤哇請降。時武宗亦在軍中,月赤察兒遣使與武宗及諸王將帥議曰:"篤哇降,為我大利。若待上命,往返閱兩月,恐失事機。篤哇妻,我弟馬兀合剌之妹,宜遣馬兀合剌報之。"眾以為然。既遣使,始以其事聞。成宗嘉獎之,不責其專擅之罪。即而,馬兀合剌復命,篤哇遂降。

叛王滅裏帖木兒屯于金山,武宗出其不意先逾金山待之,月赤察兒以諸軍繼進,滅裏帖木兒亦降。是時,海都子察八兒與叛王禿苦滅俱奔于篤哇。至大元年,月赤察兒奏曰:"諸王禿苦滅本懷攜貳,而察八兒遊兵近境,素無悛心,倘合謀致死,恐為國患。臣以為昔者篤哇首請降附,雖死,宜遣使安撫其子寬徹,使不我異。又諸部降人宜處于金山之南,吾軍屯田于金山之北,就彼有謀,吾已搗其腹心。"奏入,命月赤察兒移軍于阿答罕三撒海之地。其後察八兒、禿苦滅合謀攻怯伯,為所敗,進退失據,果相率來降,于是北邊始定怯伯,寬徹弟,篤哇之次子也。

武宗立和林等處行省,以月赤察兒為右丞相,依前太師、錄軍國重事,封淇陽王。四年,月赤察兒入朝,武宗宴于大明殿,眷禮優渥。尋以疾卒,年六十有三。贈宣忠安遠佐運弼亮功臣,謚忠武。

初,世祖以湖廣行省延袤數千裏,內包番洞,外按安南,非賢能不足以鎮撫之。月赤察兒舉哈剌哈孫為湖廣平章政事,凡八年,蠻夷服其威德,入為丞相,天下稱賢。世以月赤察兒有知人之鑒。

七子:長塔剌海,次馬剌,次■〈亻瓜〉頭,次也先帖木兒,次奴剌丁,次伯都,次也遜真。

塔剌海,少侍皇太子真金于東宮。後佩虎符,為左都威衛使,兼宣徽、徽政二使。

武宗即位,五月,詔塔剌海曰:"卿事裕宗皇帝、裕聖皇後,為善則多,不善則不聞也。卿其相朕。"塔剌海奏:"中書大政所出,臣未嘗學問,且樞密、宣徽、徽政三使所領憶繁,又長怯薛,春秋扈蹕獼狩,誠不敢舍是以奸大政。"固辭,不許。遂拜中書左丞相。

成宗時,嘗賜塔剌海江南田六千畝,武宗又加賜田千畝。辭曰:"萬畝之田,歲入萬石。臣待罪宰相,先規私利,人謂臣何?請入米萬石于官,以蘇江南百姓之困。"武宗嘉許之。進位太保、錄軍國重事,兼太子太師,又進階開府儀同三司,未幾遷右丞相、監修國史。

武宗嘗手授太尉印于塔剌海,辭曰:"世祖未嘗以此官授人,臣請固辭。"許之。至大元年,加領中政使。是年四月,從幸上都,卒于懷來。贈智威懷忠昭德佐治功臣,追封淇陽王,謚輝武,改謚輝武,改謚惠穆。塔剌海與父月赤察兒並為宰相,月赤察兒封淇陽王,追封塔剌海淇陽王雲。

馬剌,由內供奉為大宗正府也可札魯忽赤。武宗時,奏曰:"臣家以武顯,臣方壯,不效命于仇敵,臣實赧。"武宗大悅,遙授左丞相,行大宗正府也可札魯忽赤,統嶺北防軍。卒。

馬剌子完都帖木兒,御史大夫、太保,嗣淇陽王。後至元元年,監察御史言:"完者帖木兒乃賊臣也先帖木兒骨肉之親,不宜居大位。"詔安置完者帖木兒于廣海。

■〈亻瓜〉頭,又名脫兒赤顏。年六歲,裕聖皇後命侍武宗。武宗撫軍北邊,以■〈亻瓜〉頭領仁宗府四怯薛太官服奉御。是年,授宣徽使,復加儀同三司、右丞相,賜江南田萬畝,辭不受。至大元年,拜太師,兼前衛親軍都指揮使。十一月,武宗面諭曰:"公祖父宣力王家,公之輔朕,克謙克謹,翼翼小心,今旌德錄功,爵公為郡王,已敕主者施行。"■〈亻瓜〉頭固辭,乃賜海青、白鶻、文豹。二年,兼知樞密院事。三年,加錄軍國重事,又命為尚書省左丞相,■〈亻瓜〉頭又辭。上鑒其誠,聽焉。皇慶元年,命佩父印,嗣淇陽王,仍開府儀同三司。■〈亻瓜〉頭緣潛邸舊恩,富貴震一時,雖無當時之譽,然謙謹自守,為朝廷所倚信。卒。

弟也先帖木兒嗣淇陽王,累官知樞密院事。鐵失弒英宗,也先帖木兒預其謀。泰定帝即位,伏誅。

塔察兒,一名倴盞,驍勇善戰,幼直宿衛。

大兵略定燕、趙、命為燕南斷事官。睿宗監國,以燕京盜賊橫行,有司不能禁,遣塔察兒與耶律楚材窮治其事,誅首惡十六人,民始安堵。

太宗三年,拜行省兵馬都元帥,分宿衛及諸王、駙馬親軍,使塔察兒統之。自河中府渡河伐金,克潼關,取陝西。四年春,金西安節度使趙偉降。進克洛陽,金留守撒合輦投水死,玳瑁寨任元帥等皆率眾迎降。時睿宗已敗金兵于三峰山,詔塔察兒會諸將圍汴京。塔察兒與金兵戰于南薰門外,敗之。

金主奔歸德,遂之蔡州。塔察兒復率師圍蔡,築長圍困之。宋將孟珙以兵來會。蔡倚柴潭為固,珙決潭入汝,大兵亦決練江以泄潭水。冬十二月,墮其外城,復破其西城。塔察兒按兵緩進,欲生致金主。五年正月,金主自縊,其左右焚之,奉御絳山請瘞其遺骨;塔察兒義而許之。

蔡州平,塔察兒奏:"金人既滅,宋或迫我,何以抵御?請亙大河南北,東自曹、濮,西抵秦、隴,分鎮戍,以遏宋寇。"詔從之。由是京兆、鳳翔等路次第撫定。

六年秋,宋人入寇,詔塔察兒率所部南征。八年春,宋息州守將崔太尉來降,光、息諸州悉定。詔以息州及毒瑁寨戶口賜塔察兒為農田養老戶。九年,圍宋壽州,卒于軍。

子別裏虎台。憲宗二年,授行省兵馬都元帥,率蒙古四萬戶及諸翼漢軍,收淮南未附州縣。七年,從諸王塔察兒攻樊城,戰歿。長子密裏察而,次宋都台。

密裏察而,事世祖于潛邸。中統元年,授大河以南統軍。五年,授保甲丁壯射生軍達魯花赤。至元四年,襲蒙古軍萬戶,從攻樊城。卒。泰定元年,贈明威將軍,洪澤屯田萬戶府達魯花赤,追封平陽郡侯。長子阿魯灰,次伯裏閣不花。 宋都台,襲兄職,從取襄、樊。十一年,從平鄂、岳等州,授昭毅上將軍。又攻拔歸、峽等州,進克江陵,以兵鎮潭州。十二年,克江州,授都元遇,佩虎符,兼領江東西大都督。進克南昌,獲宋將萬將軍。次塔水,又獲宋驍將熊飛。龍興守將劉盤以城降。宋都台綏輯降眾,秋豪無犯。南康、吉、贛、袁、瑞、臨、撫等州,次第皆平。十三年,宋都台奏言:"江西雖附,閩、廣諸郡尚阻兵,乞增兵進討。"詔以襄、漢兵四千,又益以安慶、蘄、黃等路戍兵,使宋都台統之。是年,卒于廣東。

博爾忽影視形象博爾忽影視形象

阿魯灰襲領其軍,至元十八年授江西道都元帥。卒。

伯裏閣不花,十九年襲都元遇。峒獠董輝等叛,討平之,授昭勇大將軍、蒙古軍萬戶,賜三珠虎符。三十年,以蒙古軍戍湖廣,從平章劉國傑討叛寇,所至有功。元貞三年,率蒙古軍二千人扈從上都,加鎮國上將軍,賜弓、刀、鞍、轡。大德三年,從武宗北伐,詔以所部屯田稱海。六年,授河南淮北蒙古軍都萬戶府副都萬戶,仍屯田。九年,以北庭寧謐,詔有司資送伯裏閣不花還河南。延佑元年,卒。泰定元年,贈輔國上將軍、樞密副使、護軍,追封雲中郡公,謚襄懋。

子昔裏伯吉,襲明威將軍、河南淮北蒙古軍都萬戶府副都萬戶,累進昭毅大將軍。性簡重,善撫士卒。卒。子八撒兒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