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語

南非語

字面上的意義是"非洲語",也有人將其譯為"南非荷蘭語"、"阿非利堪斯語"或"斐語"。南非語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種種不同的名稱,如"開普荷語"(Cape Dutch)、"非洲荷語"(African Dutch)等。

簡介

南非語南非語

南非語(Afrikaans),流行于: 南非、納米比亞 ,使用人數: 600萬。排名:100名以外。語系: 印歐語系,日爾曼語族,西日爾曼語支,低地日爾曼語言,低地法蘭克尼亞語言,南非語官方地位,作為官方語言的國家:南非 南非語原本是一種在南非所使用的荷蘭語方言,基本上是在1652年和1705年之間,由信仰基督新教的歐洲移民、以及被“荷屬東印度公司”帶到南非的契約工人和奴隸所共同發展出來的。這些歐洲移民大多數都是荷蘭移民,也有不少德國法國移民,此外,也還有一些來自蘇格蘭和其他歐洲國家的移民。至于這些契約工人和奴隸,除了來自印尼的馬來人以外,還有屬于非洲原住民的科伊科伊人(Khoikhoi)和布須曼人(Bushmen)(Wikipedia 2005)。

根據Ethnologue: Languages of the World(2005)的資料,在南非有620萬的南非語使用人口,包括100萬同時使用南非語和英語的雙語人口。這個數目大概是佔南非全部人口的15%,次于祖魯語(Isi Zulu)(佔全部人口的22.9%)和柯薩語(Isi Xhosa)( 佔全部人口的17.9%),是南非的第三大語言。除此以外,在南非還有400萬人是以南非語當作第二語言的。至于南非以外的地方,納米比亞有13萬的南非語使用人口,波劄那有2萬,馬拉威和尚比亞也都有一些南非語的使用人口。南非語在歷史上曾經有過種種不同的名稱,包括“開普荷語”(Cape Dutch)、“非洲荷語”(African Dutch)等。

南非語與荷蘭語的拼寫基本相同,但荷蘭語的字母IJ往往被寫為Y。

歷史

南非語南非語

誠如Barnard(2003)所指出的,要理解南非語的歷史,我們就幾乎無可避免地要討論到南非的歷史3。以下分五個階段討論“南非語”的發展歷史。

早期萌芽階段:1652年,荷屬東印度公司佔領了非洲最南端的開普半島,將其當作是荷蘭艦隊繼續往東航行的中途補給站。1657年,荷蘭首批移民登入南非,開始侵佔原本屬于科伊科伊人(Khoikhoi)的土地,也開啓了西方殖民主義在南非的歷史。隨著荷蘭移民的到來,荷蘭語開始在南非被這群歐洲移民所使用。不久之後,不少來自亞洲的契約工人和奴隸,也被荷屬東印度公司“輸入”到南非來擔任幫工。這些亞洲人主要講的語言是一種混雜著馬來語辭彙的葡萄牙語。這些不同的語言 --- 歐洲移民所使用的荷蘭語(主要是屬于荷蘭西部省份的口音)和亞洲人所使用的混合語(葡萄牙語和馬來語) --- 由于語言接觸的結果,開始展開了相互影響的過程。

到了18世紀的時候,這個語言混合的工程更形復雜,又慢慢加上了更多的其他元素,包括被顧用來擔任保姆和幫工的科伊科伊人所使用的科伊語、新移入南非之法國新教徒(French Huguenots)所使用的法語等等。由于新環境的刺激、新事物的出現,面對過去在家鄉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這些荷蘭移民必須借用很多水手的哩語以及從其他語言學來的新辭彙來適應非洲的新生活(Bas 2001;Huning 1999)。在描述“南非語”之演變過程的時候,Hunning這樣表示:

大概從1740年開始,在南非所使用的日常語言,就已經不再是純粹的荷蘭語了。在關于這個新語言之形成原因的討論裏面,其中最令人信服的一個理論,就是南非語是從和其他語言的互動過程中發展出來的。(Hunning 1999;重點是加上的)

當然,隨著新語言的形成,這些祖先來自荷蘭的歐洲後裔,也逐漸產生了新的認同。他們不再稱自己為“荷蘭人(Dutch)”,而是稱自己為“非洲人(Africaander)”。也因此,他們所使用的語言就逐漸被稱之為“南非/非洲語(Africaansch; Afrikaans)”(Bas 2001)。

英國人

南非語南非語

英國人佔領了開普,成為這塊土地的新主人。由于英國人掌管了政治上的權力,英語也成了政府機構和教育機構的主要語言。在這種情況下,英語有著比南非語更高的社會地位。不論是上層階級、政府官員或知識份子,主要使用的都是英語,而不是南非語。南非語也因此被戲謔稱為是一種“廚房裏的土語(kitchen vernacular)”。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擺脫英國人的管製,也由于對于英國人所實行之“廢奴(emancipation of slaves)政策”的不滿,這些自稱為“非洲人”或被人稱為“波爾人”的歐洲移民,展開了南非歷史上的所謂“牛車大遷徙(Grote Trek)”(1836年-1844年),開始從海岸地區的開普墩往東邊和北邊前進,並成立了屬于他們自己的幾個小共和國,包括“德蘭士瓦(Transvaal)”和“奧蘭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等(Barnard 2003;Huning 1999)。

語言運動

南非語南非語

在波爾人建立自己之國家的過程當中,和語言及文化相關的問題,特別是和他們所使用之南非語相關的問題,也變得越來越有強烈的政治意涵。“南非語變成了這個崛起中之民族意識的來源,同時也是這個民族意識的表征”(Barnard 2003)。

雖然這些波爾人已經有了“南非語” --- 一個屬于他們自己的口語傳統,但是在書寫上面,他們卻還是使用所謂的“標準荷蘭語”。特別是聖經,這是他們最重要的一本讀物,但卻是使用標準荷蘭語書寫印刷的(Bas 2001)。在這種情況下,一群牧師教師在1870年左右發起了所謂的“第一次南非語語言運動(the First Afrikaans Language Movement)”,希望將南非語從口語的層次提昇為一種書面語。1875年,“正統南非人協會(Genootskap vir Regte Afrikaners)”在開普正式成立。同年,第一本以南非語當作研究對象的文法書和字典由該協會正式出版(Bernard 2003;Huning 1999;Wikipedia 2005)。

在第二次“英波戰爭(Anglo-Boer War,1899年-1902年)”結束以後,雖然英國人獲得了勝利,波爾人卻也被允諾了自治的權力,荷蘭語也因此成為南非在英語以外的另一個官方語言。1905年,“南非語語言協會(Afrikaanse Taalgenootschap)”和“南非語語言聯盟(Afrikaanse Taalvereniging)”正式成立,大力要求南非語在各個不同層面的廣泛使用和研究。1910年,英國政府將開普、納塔爾、德蘭士瓦、以及奧蘭治四個自治州合組成“南非聯邦”。1925年,在南非語言運動者和民族主義者的共同努力下,南非語取代了荷蘭語,成為南非聯邦的第二官方語言。1933年,第一本完整的南非語聖經完成翻譯並正式出版(Huning 1999;Olivier nd)。

地位

南非語南非語

1948年,由南非人所組成的“國民黨”上台執政,一直到1994年由南非原住民組成的“非洲民族議會”取得政權為止,相關學者通常將這段時期稱之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時期”(1948年-1994年)。這段時期是“南非人”掌權的高峰,同時也是南非語的黃金時期。但是,這也是南非語從被壓迫語言轉變成壓迫者語言的一個階段。

“國民黨”上台以後,為了鞏固以種族主義為基礎的統治,製定了一系列和種族隔離相關的法律,如《集團住區法》(1950年)、《通行證法》(1952年修改通過)、《班圖人教育法》(1953年)等,把種族歧視貫穿到經濟、社會和政治等各個不同層面(李新烽 2004)。在學校的歷史教科書中,國家機器則一味強調“南非人”的歷史觀,把焦點放在南非人英雄的史跡,如“牛車大遷徙”和“英波戰爭”等,其他種族的史實均刻意被忽略。這些教科書甚至強調黑人先天上是低劣的種族,起碼在文化上是低劣的,以作為其白人統治之意識型態的借口(劉德勝 nd)。

同時,南非語也高度受到國家機器的保障和推廣,包括劇本的撰寫、各種文學獎項的成立、以及學院裏面的研究等,都是以南非語為中心的。根據掌權之南非人文化人士的觀點,南非語被認為是日爾曼語言中最年輕的一個語言,這些人士不但強調南非語的純粹性,不喜歡從英語裏面借用語匯,同時也宣稱南非語是南非人(即南非白人)特有的語言,而忘記了南非語本身就是荷蘭語和其他不同語言(包括非洲本土語言)互動的一個文化產物。更重要的,這些南非人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在南非,至少還有200萬的非白人(多數都是混血的南非人)是以南非語為母語的(Barnard 2003)。

南非語南非語

1961年,南非聯邦宣布退出英國聯邦﹐正式成立“南非共和國”,南非語的地位也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峰。誠如Huning(1999)所言,“南非語從‘低功能的語言(language with lower functions)’轉變成‘高功能語言(language with higher functions)’”,不論是司法政治文化學術研究,南非語都在這些領域呈現出一支獨秀的景象。

在這種情形下,英語反而被黑人拿來當成是反抗南非人的一種有力工具,充分展現了歷史的吊詭。1976年,南非政府要求黑人學校必須以南非語當成教學語言,不能使用英語,因而在索維托(Soweto)地區爆發了大規模的種族沖突。南非政府下令警察開槍應付示威者,打死了600多人,激起了黑人對于白人政府的激烈反抗。開普敦也發生巷戰,10多萬名黑人工人同時舉行罷工。1977年,為了抗議南非政府槍殺學生領導人,19萬學生舉行抗議活動。南非政府于是一口氣取締了18個反對種族隔離的民眾組織,南非社會動蕩和緊張狀態日益加劇。南非共和國在全世界陷入極端孤立的境地,南非當局不得不放松某些種族隔離措施(鄭家馨 2000;Wikipedia 2005)。

發展

南非語南非語

南非語使用于南非及納米比亞,屬于印歐語系日耳曼語族。南非語目前是南非憲法所規定之11種官方語言中的一種,同時也是納米比亞憲法所承認的一種“國家語言”,雖然英語是該國的官方語言。南非語的使用人數約620萬。

南非語原本是一種在南非所使用的荷蘭語方言,基本上是在1652年和1705年之間,由信仰基督新教的歐洲移民、以及被“荷屬東印度公司”帶到南非的契約工人和奴隸所共同發展出來的。這些歐洲移民大多數都是荷蘭移民,也有不少德國、法國、蘇格蘭和其他歐洲國家的移民。而契約工人和奴隸,除了來自印尼的馬來人外,還有屬于非洲原住民的科伊科伊人和布須曼人。

早在1652年,荷屬東印度公司佔領了非洲最南端的開普半島。1657年,荷蘭首批移民登入南非,開啓了西方殖民主義在南非的歷史。隨著荷蘭移民的到來,荷蘭語開始在南非被這群歐洲移民所使用。不久之後,不少來自亞洲的契約工人和奴隸,也被荷屬東印度公司“輸入”到南非來擔任幫工。這些亞洲人主要講的語言是一種混雜著馬來語辭彙的葡萄牙語。這些不同的語言,由于語言接觸的結果,開始展開了相互影響的過程。

到了18世紀,這個語言混合的工程更形復雜,又慢慢加上了更多的其他元素,包括被顧用來擔任保姆和幫工的科伊科伊人所使用的科伊語、新移入南非之法國新教徒所使用的法語等。由于新環境的刺激、新事物的出現,面對過去在家鄉從來沒有看過的東西,這些荷蘭移民必須借用很多水手的哩語以及從其他語言學來的新辭彙來適應非洲的新生活。大概從1740年開始,在南非所使用的日常語言,就已經不再是純粹的荷蘭語了。

1795年,英國人佔領了開普,成為這塊土地的新主人。由于英國人掌管了政治上的權力,英語也成了政府機構和教育機構的主要語言。在這種情況下,英語有著比南非語更高的社會地位。不論是上層階級、政府官員或知識份子,主要使用的都是英語,而不是南非語。南非語也因此被戲謔稱為是一種“廚房裏的土語”。

在這種情況下,為了擺脫英國人的管製,一些自稱為“非洲人”或被人稱為“波爾人”的歐洲移民,展開了南非歷史上的所謂“牛車大遷徙”(1836-1844年),開始從海岸地區的開普墩往東邊和北邊前進,並成立了屬于他們自己的幾個小共和國,包括德蘭士瓦和奧蘭治自由邦等。

在波爾人建立自己之國家的過程當中,和語言及文化相關的問題,特別是和他們所使用之南非語相關的問題,也變得越來越有強烈的政治意涵。

雖然這些波爾人已經有了南非語,但是在書寫上面,他們卻還是使用所謂的標準荷蘭語。特別是聖經,是使用標準荷蘭語書寫印刷的。在這種情況下,一群牧師和教師在1870年左右發起了所謂的“第一次南非語語言運動”,希望將南非語從口語的層次提升為一種書面語。1875年,正統南非人協會在開普正式成立。同年,第一本以南非語當作研究對象的文法書和字典由該協會正式出版。

在第二次英波戰爭結束以後,雖然英國人獲得了勝利,波爾人卻也被允諾了自治的權力,荷蘭語也因此成為南非在英語以外的另一個官方語言。1905年,南非語語言協會和南非語語言聯盟正式成立,大力要求南非語在各個不同層面的廣泛使用和研究。1910年,英國政府將開普、納塔爾、德蘭士瓦、以及奧蘭治四個自治州合組成南非聯邦。1925年,在南非語言運動者和民族主義者的共同努力下,南非語取代了荷蘭語,成為南非聯邦的第二官方語言。

1948年,由南非人所組成的國民黨上台執政,一直到1994年由南非原住民組成的非洲民族議會取得政權為止,相關學者通常將這段時期稱之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時期(1948-1994年)。這段時期是“南非人”掌權的高峰,同時也是南非語的黃金時期。但是,這也是南非語從被壓迫者語言轉變成壓迫者語言的一個階段。

南非語南非語

同時,南非語也高度受到國家機器的保障和推廣,包括劇本的撰寫、各種文學獎項的成立、以及學院裏面的研究等,都是以南非語為中心的。根據掌權之南非人文化人士的觀點,南非語被認為是日耳曼語言中最年輕的一個語言,這些人士不但強調南非語的純粹性,不喜歡從英語裏面借用語匯,同時也宣稱南非語是南非人(即南非白人)特有的語言,而忘記了南非語本身就是荷蘭語和其他不同語言(包括非洲本土語言)互動的一個文化產物。更重要的,這些南非人也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事實,在南非,至少還有200萬的非白人(多數都是混血的南非人)是以南非語為母語的。

1961年,南非聯邦宣布退出英國聯邦﹐正式成立“南非共和國”,南非語的地位也達到了歷史上的最高峰。

在這種情形下,英語反而被黑人拿來當成是反抗南非人的一種有力工具,充分展現了歷史的吊詭。1976年,南非政府要求黑人學校必須以南非語當成教學語言,不能使用英語,因而在索維托地區爆發了大規模的種族沖突。南非政府下令警察開槍應付示威者,打死了600多人,激起了黑人對于白人政府的激烈反抗。開普敦也發生巷戰,10多萬名黑人工人同時舉行罷工。1977年,為了抗議南非政府槍殺學生領導人,19萬學生舉行抗議活動。

後期發展

南非語南非語

1994年,由曼德拉領導的“非洲民族議會”在南非第一次公開舉行的全國普選中獲得勝利,正式宣告“種族隔離製度”的終結。“非洲民族議會”取得政權後即開始著手修訂南非憲法,並于1996年底公布實施。根據新公布的憲法,南非語雖然仍然被承認為官方語言之一,但是,其一支獨秀的情景不再,而是和其他的9個原住民語言以及英語共同成為11個官方語言之一。在這之後,為了顧及各民族平等的原則,南非廣播公司(South Afric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開始減少電視上南非語節目的播出時間。南非航空公司也將其南非語的名稱“Suid-Afrikaanse Lugdiens”從其飛機上除去,並換上英語的標志。

盡管如此,南非語在南非仍舊是一個強勢的語言,雖然英語頗有後來居上的架勢。在今天,南非語的報紙和雜志仍然是在南非流通最廣的平面媒體,此外,在1999年,也另外有一個專門以南非語播放的付費電影片道推出(Wikipedia 2005)。

注解;沈涯涵(2000)將南非語的正式名稱譯為“阿非利堪斯語”,但也提及“南非荷蘭語”、“布爾語”(即他對“波爾語”的音譯)等其他的譯名。在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南非作家柯慈的自傳體小說<少年時>中,台灣版的譯者則是將“南非語”譯為“南非荷蘭語”。另外,“斐”這個字是台灣對“南非”的簡稱。因此,“南非語”也被某些人譯為“斐語”。

其他兩個語言的使用人口百分比系引自天母國小(2003)。

更準確地說,應該是“西方殖民主義開始侵入南非以後的歷史”才對,因為南非在歐洲移民者于17世紀中葉開始進入南非以前,就早已經有原住民族居住在那裏了。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