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通學院

南通學院

因民國《大學組織法》中無紡織學院,私立南通大學于1930年11月更名為私立南通學院。私立南通大學(Nantung University)是由私立南通醫科大學、私立南通紡織大學和私立南通農科大學于1928年合並組建而成。

私立南通大學/南通學院是近代中國實業家、教育家張謇先生及其家族創立與支撐的。是今公立南通大學的主要前身,公立南通大學校訓"祈通中西,力求精進"即源自醫科與紡科。私立南通大學/南通學院是我國最早創辦的農業高等院校之一,我國最早創辦的醫學高等院校之一

私立南通大學/南通學院紡織科曾擁有"中國紡織工程師的搖籃"、"中國紡織黃埔軍校"的美譽。著名歷史學家、漢學家、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John King Fairbank)認為:"南通大學是近代中國私立科技大學的代表"。

  • 中文名稱
    南通學院
  • 外文名稱
     Nantong University
  • 類    型
    我國最早創辦的高等醫學院校之一
  • 創    立
    1912
  • 定    位
    南通大學的前身之一

​組建

私立南通農科大學(校訓:勤苦儉樸)

1902年,張謇在通海墾區(即現如東啓東沿海一帶)開辦了通海農學堂,為農墾事業培養專業人才。

1906年,這個農學堂遷到通州,附設于通州師範學校,稱為農科。首批招收農業大學部學生45人。

1908年,張謇聘請了日本照井喜三郎作為農科教員,不久添設了蠶科,建立養蠶室。

1909年,被分為初、高等農業學校。

1913年,升格為甲、乙兩種農業學校。

1916年,乙種農校停辦,專辦甲種農校。

1919年,甲種農校首先升格為私立南通農科大學。

當年張謇為了引進新品種棉花,改良南通的雞腳棉,為大生紗廠提供更好的原料,便創辦了通海農學堂,其是三所院校裏辦得最好的一所,之後成為私立南通大學、南通學院裏的農科。

農校在當時中國的影響力較大。首先,學校的教師隊伍很優秀,留美、留日歸國者較多。其次,學校非常註重實踐性,培養實用型人才,學校有狼山苗圃,培養各種樹苗;有魚塘,教學生養魚;在狼山北部有花卉園、果樹園;有畜牧場,牧場從1918年起開始飼養加拿大、荷蘭、丹麥品種的乳牛二十多頭,並與國產良種黃牛試行雜交培育,日產牛奶數百磅以出售。再者,農校還有標本室、棉作研究室和測候室(觀測氣候變化、預報天氣)等。1946年的農科招生,招114人,便有720人報名。

張謇當年通過農校從美國引進棉花新品種,獲得了巨大成功,我們建國後在全國大範圍棉區迅速推廣的岱字棉15,就是當年張謇引進並在在南通墾區首先引種成功的。當年農校還定期舉辦展覽會,向農民介紹這個新品種。

私立南通醫科大學(校訓:祈通中西 以宏慈善)

1911年,張謇創辦通州醫院。

1912年3月,張謇及其兄張詧創辦通州醫院附屬醫科學校,同年夏天改名為南通醫學專門學校,張謇、張詧出任校長。學校起初無校舍,便借南通廟宇招生授課。他派學生熊省之去日本千葉醫學專門學校學習。熊省之獲學士學位回國即協助張謇、張詧辦起南通醫學專門學校,設西醫科,學製為預科1年、大學部4年,校名和教學內容等基本仿效日本。創校初期,張謇請熊省之擔任學校第一主任兼南通醫院院長,並聘請從日本留學回國的李希賢(畢業于千葉醫學專門學校)、趙鑄(畢業于長崎醫學專門學校)任教師兼醫師。

1912年8月,張謇、張詧出資13700餘元,將南通城南古廟昭武院改建為校舍。

1913年4月,建成房屋73間,回廊雨道37間。同年,張謇兄弟又出資16400餘元,在學校附近購地11.7畝,擴建醫院,供學生實習。

1914年6月,醫院建成,張謇題寫院名"南通醫院",後改稱"附屬醫院"(即今天的南通大學附屬醫院)。12月,張謇題寫校訓:"祈通中西,以宏慈善"。

1916年1月16日,學校舉行首屆畢業典禮,張謇到會致訓詞,勉勵學生"存不欺心"。

1917年,增設中醫科,學製為預科1年、大學部4年。張謇主張學生先學中醫數年,然後再學西醫,規定中醫科學生畢業後再學西醫科者免繳學費。

1918年7月,張謇出錢向德國購買X光機、手術器械、化學儀器等大小數百件,充實學校和醫院。

1919年,張謇選派10多名成績優異的學生去日本三井醫院、順天堂醫院、上井醫院進行畢業實習。之後又派教師和學生去日本東京帝國大學、大阪醫大、神戶醫大等高等學校參觀訪問。

1920年,聘請德國醫學博士夏德門任醫院總醫長兼教員。

1927年,南通醫學專門學校改為私立南通醫科大學。

張謇一貫重視教育,他在自訂年譜中寫到"自見乙未馬關訂約,不勝憤恥,即註意實業、教育二事"。他還說:"父實業,母教育"。張謇本著"實業救國,教育為本"的宗旨,于19世紀90年代創辦一批工廠的同時,還興辦了師範、農業、紡織、水利等三百七十多所大、中、國小。

張謇認為"醫之發達與否,有關民族之強弱,人生所需不可無醫"。私立南通醫學專門學校是我國最早創辦的醫學高等院校之一。1919年張謇在《為溝通中西醫學致閻督軍函》中說:"醫但言理則空,葯各有則實。必實而後空可證,必空而後實可神"。學校重視理論與實際相結合,教學人員既是教師又是醫生,註重培養學生實際工作能力,畢業出來的學生動手能力較強。自1912年學校創辦至1926年張謇逝世,南通醫學專門學校畢業的西醫大學部生有152名,中西醫大學部生有37名。

私立南通紡織大學(校訓:忠實不欺 力求精進)

1912年,張謇借用資生鐵廠車間創辦"紡織染傳習所"。同年秋,傳習所擴大規模,改稱"南通紡織學校"。紡織學校分大學部和預科兩班,大學部招收舊製中學畢業生,學製3年,預科招收高小畢業生,學製5年,採用美國費城紡織學校的課程內容。學校教師聘請日籍教員和留學美、英專習紡織技術回國的黃秉琪和丁士源任教,張謇親任校長。中國紡織領域以學校形式培養專業技術人才由此開端。

1913年,張謇等人捐建校舍于大生紗廠東南側,佔地35畝,定名為"紡織專門學校"。學校與紗廠僅一牆之隔。學校毗連工廠,便利教學與學生實習。

1914年,張謇題寫"忠實不欺,力求精進"之校訓懸于教學樓,並建立各種規章製度115條,還寫了一個《旨趣書》。同年,張謇根據人才培養需要,向國外訂購最新式紡織設備,供紡校學生在掌握紡織技術理論的同時,全面實踐紡織工程技術。南通紡織專門學校尤其重視"手腦並用"的教學方針。實驗工場初設紡機、織機兩個實習工場,此後陸續增設絲織專業班、電工專業班、機械專業班,還增設了針織技術課。學生由教授(師)先上基礎課,理論課以後與實習課交叉進行,在實踐中加深對理論知識的理解。為了加強學生的實踐能力,學校又聘請了一名英國工程師,負責學生的實習指導工作。實習操作期間,學生由工廠派來的技師帶領上機,手把手地指導他們,使每個學生能在每個具體崗位上熟練操作,對有關機械的結構、操作、故障、修理和安全等各種問題,都能運用相應的專業知識去解決,保證了學生畢業後就業能獨立上崗,成為企業中的骨幹。

張謇當年創辦藝徒預教學校,隻為工廠輸送了具有一般技能與知識的藝徒。而辦紡織廠亟需紡織專門人才,清末民初的中國,尚無現代紡織技術人才可言,紡織工程技術完全仰仗洋人,非但人才難覓,且索價高昂,這成為張謇辦實業的一大難關。大生紗廠最終聘到英國工程師湯姆斯和機匠忒納。但是,生產技術方面的大小事務,諸如機器的購買、安裝、管理、生產、維修完全掌握在洋人手中。如大生紗廠當年所購機器,必須由湯姆斯指定的三家洋行供應,不得購置其他廠商的相關產品,連價格、數量、配置貨品一概由湯氏說了算,紗廠方面毫無自主權。盡管紗廠為洋專家們建造了高級"專家樓",請來做西餐的廚師,但他們長期拿著紗廠的高薪遨遊滬上,很少到廠任事,駐上海的一切交通、食宿開銷卻由廠方支付,甚至讓與廠方毫無關系的洋人到中國來玩,也要大生紗廠承擔各種往來費用。張謇深為國人不能掌握現代科學技術,長期受製于洋人而痛心,遂決心自辦紡織專門學校,培養中國本土紡織技術人才。

創校三年後,學校規模不斷擴大,張謇即刊發了《紡織專門學校旨趣書》,闡明自己舉辦紡織學校的主旨:"寧惟以是校養成之人供南通一縣之用而已,願我國人民鹹曉然于茲學之不可以已,而邪許以助我也,尤下走之幸也。"為便于學生住校學習,校園內建有宿舍樓、體育場和圖書館,教授住宅區"紡織裏"緊鄰學生宿舍樓東首。

1917年,南通紡織專門學校經教育部批準立案。

1918年,該校畢業生協助上海厚生紗廠安裝新機成功,結束了我國近代紡織機械安裝一味依靠洋人的狀況,實現了張謇的中國工廠能自立的願望。同年8月25日,美國《新貝德福周日標準報》在15版和18版用兩個半版刊登了《中國棉紡織廠尋求美國機器》一文,以長篇專訪及一組實錄照片向美國社會詳細報道了南通紡織專門學校的情況。報道中稱張謇為"棉業大王",建校花費了48380元,學校所有機械設備均來自英國,使用的全是英文教科書,全英文教學,教師中有四位來自于美國,所以學生一般都要先上預科,過語言關。大生紗廠每月撥給這個學校2000塊錢的經費,學校當時有學生130人,這些學生來自各個省份,每個學生每年隻需繳納18元學雜費,2元體育運動費,2元實驗費。報道稱贊"整個廣闊的中華帝國,它是唯一的紡織院校"、"自1912年建立以來它的學生人數猛增,工作範圍也在迅速擴展"。

1920年,又有畢業生袁敬仕等將我國第一家近代線廠-益轆線廠的設備安裝完成,受到社會各界好評。屆時,該校畢業生已遍及國內,各地紡織廠都到該校來招聘所需的技術人才,學風昌盛之狀,連建立者也始料未及。據當年陳翰珍所著《二十年來之南通》一書記述,紡織專門學校辦成後"成績日佳,而各省學生來入學者亦日益眾,蓋該校為國內獨一無二之學校也"。

1921年,大生三廠建成,該校學生承擔並完成了全部紡織機器的排布和安裝任務。學生通過社會實踐,使自己掌握的知識更全面、更扎實、更實用。

1926年,張謇逝世,其子張孝若繼任校長。

1927年,張孝若校長繼志述事,改組學校為"南通紡織大學"。

創辦紡織高等院校在當年屬創舉,資金投入比創辦文科院校大得多,為了使學校經費有可靠著落,張謇規定,紡織專門學校的常年費用,由他創設的大生各廠按成負擔,在每年的紗廠餘利中支付。此例一直沿襲下去,使紡織學校得以歷久不衰。這是張謇在當時國勢衰弱、民力困乏、財政拮據的情況下,開闢的一條卓有成效的企業辦校新模式。南通紡織專門學校是當時全國僅有的以紡織命名的高等院校,被國內外認定為中國唯一的單科性紡織技術教育高等學府。

學校遵循德、智、體全面發展的人才培養目標,建有規模較大的露天操場,還組建了學校足球隊、籃球隊、網球隊、羽毛球隊、桌球隊。學生的身體鍛煉與體育競技水準在南通堪稱一流。由于張謇對該校學生德育與體格訓練十分重視,故而教育質量高,社會影響大,全國各地有志青年競相前來報考,遠如海外僑民、朝鮮學子也有負笈就讀的。1917年以後,南通紡織專門學校的留校生與出國留學返校生逐步替代了早期聘請的外籍師資。

當時紡織科學生的畢業證書別具一格,它既是紡校學員的學歷資證紀念品(另有正規的部頒紙質畢業證書),也是對每個學員動手能力的驗證。畢業證書分為絲織與工藝印染兩種,由紡工系與染整系畢業生自己設計圖案、自己動手用提花織機編織或製版印染,充分體現了該校的教育傳統與辦學特色。

第一次合並組建私立南通大學(1928年)

民國初期,各地軍閥割據,政府無力統一管轄各地的教育,對私立學校的規製全國各地無法一致遵守。直到北伐戰爭結束,南京國民政府才得以考慮實施醞釀已久的教育體製的改革。1926年,國民政府教育部為了統一全國醫學院校課程,更定新製,廢去大學兩年的預科。1927年6月6日,國民政府的中央政治會議決議先在江蘇、浙江、廣東三省進行大學區製試驗。1929年,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製定頒發《私立學校規程》,決定對公私學校重新登記註冊。

1927年8月,為配合新的教育體製和新的《私立學校規程》,在張孝若的主導下,私立南通醫學專門學校更名為私立南通醫科大學,取消預科,大學部學製改為五年;私立南通紡織專門學校更名為私立南通紡織大學。

1928年6月8日,張孝若校長召集私立南通農科大學、私立南通醫科大學、私立南通紡織大學的教職工和學生代表,在私立南通農科大學召開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預備會議。在會上,張孝若校長致詞:"吾為農、醫、紡三大學校長,準事實之便利,求適合于法令,擬合並三大學而為南通大學,分農、醫、紡三科"。致詞之後,張孝若宣布:王志鴻、陸費執、王青直、李鷺賓、李希賢、理平度、林子禎、範石侯、黃友蘭、張誼、盧先德、蔣枷安、宋慶祥、夏永生、董奎先、馬玉汝、許先濤、朱翔生等人為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委員,並負責籌備一切事務。

1928年6月11日,張孝若校長在南通俱樂部召開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第一次會議。6月13日,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在南通俱樂部召開第二次會議,討論基產臨時保管委員會草章及附屬中學問題。決定附屬中學為私立南通大學三科公有,學生畢業,皆可直接升入私立南通大學三科;6月17日,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在濠陽小築舉行第三次會議,討論各科編製及經費預算各案;6月20日,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在私立南通農科大學舉行第四次會議,討論私立南通大學組織大綱草案。

1928年8月,經過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五次會議的認真討論和慎重研究,張孝 若將私立南通醫科大學、私立南通紡織大學和早在1919年就已定名的私立南通農科大學合並,統稱為私立"南通大學",農、醫、紡三所大學分別成為私立南通大學的農科、醫科、紡科,張孝若先生出任校長,李希文、王志鴻、張誼分任醫、農、紡織三科科長。私立南通大學成立後隨即上報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備案待批。

1928年9月17日,私立南通大學籌備委員會在私立南通農科大學召開第五次會議,討論禮聘校董事宜,決定敦聘李煜瀛、于右任、李宗仁、秦汾、何玉書、錢永銘、張軼歐、許璇、榮宗敬、周威、吳兆曾、徐肇鈞、張孝若、王志鴻、李希賢、陸費執、戴尚文、張誼等社會名流、國民政府軍政要員十九人組成私立南通大學校董會。

1928年私立南通大學十九位校董之簡介:

李煜瀛(即李石曾,李鴻藻第三子。時任國民黨中央監察委員。中國教育家,故宮博物院建立人之一。國民黨四大元老之一,早年曾發起和組織赴法勤工儉學運動,為中法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大貢獻)

于右任(時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國民政府常委。國民黨元老,民國四大書法家之一)

李宗仁(時任國民政府委員。中國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中國國民黨內"桂系"首領。曾任國民軍事委員會委員,1938年指揮徐海會戰,3月至4月的台兒庄戰役,殲滅日軍二萬餘人。中華民國首任副總統、代總統)

秦汾(時任教育部次長、中央大學普通教育處處長。我國著名數學家,哈佛大學碩士,歷任教育部專門司司長、次長、代理部務,北京大學理科學長、大學院普通教育處處長和任國立東南大學校長)

何玉書(時任江蘇省政府農礦廳長。黃埔軍校潮州分校政治部上校主任,中華民國立法院立法委員)

錢永銘(時前財政次長、中央銀行理事。1917年經張謇介紹任交通銀行上海分行副經理,1919年升任交行上海分行經理。1920年又出任上海銀行公會會長。1922年任交行總行協理。1925年離開交行轉任鹽業銀行、金城銀行、中南銀行、大陸銀行四行儲蓄會副主任及四行聯合準備庫主任)

張軼歐(時工商部工商司長)

許璇(時任浙江大學農學院教授、浙江農工銀行籌備主任。清末留學日本,著名農學家、農業教育家,中國農業經濟學科之先驅。曾任中華農學會會長)

榮宗敬(時任上海申新紗廠總經理、中央銀行理事。榮德生之兄,中華人民共和國副主席榮毅仁之伯父,中國近代著名的民族資本家,被譽為中國的"面粉大王"、"棉紗大王")

周威(時前南京特別市衛生局局長)

吳寄塵(又名兆曾,字縉雲,別號詠秋,時任南通大生紗廠董事、南通實業總務處主任)

徐肇均(時任通崇海泰總商會主席、淮海銀行協理)

褚民誼(時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1909年加入同盟會,國民黨元老。曾任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教育行政委員會委員、行政院秘書長、國民教育促進會常委。作為國民黨政府抓教育的主要官員,他對南通高等教育很關心。1935年張孝若校長在上海被刺身亡後,一度引起混亂,褚民誼親自擔任南通學院代理院長,對穩定學校的教學秩序起了重要的作用。遺憾的是,抗戰時期他變成汪偽政府一要員,成為民族的罪人。1946年8月23日在蘇州被國民政府槍決)

張孝若(時任南通大生紗廠董事長、通崇海泰總商會主席)

王志鴻(時任南通大學農科長)

李希賢(時任南通大學醫科長)

陸費執(時任南通大學農科教務主任)

戴尚文(時任南通大學醫科教務主任)

張誼(時任南通大學紡織科教務主任、代理科長)

張孝若在《南通大學成立紀念刊·宣言》中寫道:"吾父興辦地方自治事業,蓋有序焉。先實業,次教育,實業所以裕教育之本,教育所以儲實業之材;更進而互助,以求其發達……而最大之目的,及最後之結晶,則為南通大學。孝若繼承此起,知救國之道惟提倡學術。而城南區域山水明秀,樹木交蔭,距市尚遠,居民較少,儼然已成一學區。準事業之便利,遵法令之適合,非亟以農、醫、紡織合組南通大學不可"。

1929年,南京國民政府頒布《大學組織法》,按新規,大學分為文、理、法、農、

工、商、醫等學院,具備以上學院中三個學院的高校,才有資格稱為大學。南通大學雖建有農、醫、紡三個學院,但部章上所列的學院並無"紡織學院"。南通大學隻能以兩個學院(農、醫)之辦學規模向政府註冊,而"紡織學院"則成為附辦。

1930年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令:"先準以南通學院名義立案,俟具備三學院呈部核準後再恢復舊名。"南京國民政府教育部將"南通大學"以"南通學院"為名立案的簽文在1930年11月18日到達南通,私立南通大學隨即在1930年11月改稱為私立南通學院,張孝若聘任瞿立衡(私立"南通醫學專門學校"畢業後出國留學並回校執教)為私立南通學院醫科的第一任科長。

1935年10月,張孝若在上海遭暗殺,不幸去世。同年11月,褚民誼任私立"南通學院"代理院長。

1936年8月,由鄭亦同接任私立南通學院院長。醫科大學部學製,1936屆起由5年製改為6年製。

當年國民政府按部章雖隻批準南通學院之稱謂,然民眾一般仍稱之為南通大學,根據2009年2月4日《新民晚報》上刊登的一幅上海收藏家所藏照片顯示,1933年7月頒發的絲織專業的畢業證上頒發學校即為"南通大學"字樣。

1937年,南通學院已經有專職教授20名,副教授9名,講師19人,其中很多都是從國外留學回來任教的。是年,日本侵略中國,南通遭到日本敵機的狂轟濫炸,南通學院被迫停課。

因戰爭分開

南通學院農科、紡科

1938年9月,在多方支持之下,南通學院的農科與紡科遷到了上海的江西路45號復課,後來又遷到了上海的重慶路辦學。

1942年,部分師生遷到新四軍淮南根據地桐城鎮辦學,而在南通學院本部,日本人把學生的實習的機器都砸了,但學校留守人員還是以學生宿舍為教室,辦起了高職班。

南通學院醫科

1937年,醫科和附屬醫院人員設備全部被遷到揚州,組建第七重傷醫院,投入到抗戰第一線,先後救治了600多名從上海等地送來的重傷病員。之後,第七重傷醫院輾轉來到湖南衡陽。

1938年8月,南通學院醫科與江蘇省立醫政學院合並,組建國立江蘇醫學院。12月,江蘇醫學院遷到了貴州貴陽借當地校舍辦學。

1939年,學校遷到了重慶的北碚,並成立了附屬醫院,由于重慶當時經常受到日本飛機的轟炸,學校組建了多支空襲救護隊和流動醫療隊,每次敵機一來,就要上街救人,投入到了抗戰的第一線。

戰後合並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南通學院的師生準備遷回南通,並在南通學院 本部成立了還校辦事處,接管了已滿目瘡痍的校舍校具。

南通學院農科、紡科(1946-1949年)

1946年秋,由于校舍不夠,隻有紡工系兩個班、染化系一個班與農科一年級回到南通上課,其餘二、三、四年級學生隻能仍然在上海臨時校舍上課。

1947年春,農科農藝系與紡科二年級學生相繼遷回了南通唐閘上課,農科畜牧系與紡科三、 四年級學生,仍然留在上海上課。

1948年,由于國共內戰,南通局勢不穩,除了新招的兩個班,其餘的學生再次遷到了上海上課。

1949年8月,南通與上海解放,農科、紡科幾百人便冒著酷暑,通過水陸兩路遷回南通。

自1938年為了抗日戰爭遷出,一路顛沛流離,整整12年。據當年的紡科學生、張謇的嫡孫張緒武回憶,當滿載著全校師生的大達號輪船駛過狼山、靠近南通港時,幾乎每個人都是熱淚盈眶。

南通學院醫科(1945年)

1945年,日本人投降以後,國立江蘇醫學院準備遷回鎮江,私立南通學院報告要求在原址恢復醫科,當時的

國民政府教育部很快便批準了此報告,于是,遠在重慶的原醫科的師生們從重慶碼頭登船,一路順流而下回到南通。

為了辦好醫科,南通學院當時的常務校董張敬禮(原醫學專門學校首任校長張詧之子)特從大生紗廠拿出16億法幣,買了下當時的江北醫院,用于 充實醫科、重建附屬醫院。

1946年,醫科正式恢復並招收新生。

這是飽經戰火的南通學院(即南通大學)農科、醫科與紡科三科的第二次合並。

1946年,南通學院農科、醫科與紡科三科共錄取351個學生,報考竟有1332人。學校擁有一流的排球隊、羽毛球隊。學生們自己辦有報刊雜志,學生們吹拉彈唱,有的在大一就開始排演曹禺的名劇《雷雨》、《原野》 等。據張緒武(南通學院紡科大學部1946級)回憶,他在劇中還曾扮演了周萍與焦大星兩角。

據曹成生(張緒武的同學)保留的當年聽課筆記與考試試卷可知,南通學院當年是雙語教學,外籍教師很多,學生的英文水準都很好,雖然當年沒有大學英語四、六級考試,卻有大量畢業生輕松出國留學。校友黃立同學還保留著南通學院畢業留言簿,且他當年的畢業證書不是學校發的,而是學紡織的他自己動手製作的,這也算是他的大學部畢業論文(設計)了。

根據當年紡科、農科的畢業紀念冊可知,從首任校長、學校沿革、老師 介紹,再到同學的照片,做得相當精美,而這些都是學生自己設計、製作的。且裏面還有一些產品的小廣告,這樣學生們就可有所收入、自食其力了。據當年的照片顯示,抗美援朝時期,南通學院學生走上街頭,宣傳抗美援朝的偉大意義。在1950年,包括我們提到的張緒武在內,南通學院紡科一多半學生提前畢業,相應國家號召,雄赳赳氣昂昂奔赴東北,去支持新中國的建設。

再次分開

1952年,中國由于要學習這個前蘇聯,便開始了全國院校大調整。因此南通學院遭到分割與外遷 。

南通學院農科(1952年)

1952年8月,根據《華東區高等學校院系調整方案》,南通學院的農科獨立、改名蘇北農學院,並整體遷往揚州,,之後蘇北農學院並入揚州大學,成了揚大裏頗具影響力的學院,揚大的辦校歷史也因此追溯到了1902年創辦的通海農學堂。

南通學院紡織科(1952年)

1952年7月,南通學院的紡織科被調整到上海的華東紡織工學院(即今之東華大學)。

從1912年至1952年,南通紡織專門學校(南通學院紡織科)歷時四十載,為我國紡織工業培養的紡織工程畢業生計38屆、染化工程系畢業生計15屆、高級紡織職業班計3屆,總計培養畢業生1 793名。他們分布于全國各主要紡織廠、印染廠、紡織院校、紡織科研單位和各級紡織管理機構,成為我國紡織工業的骨幹力量,為我國紡織教育的早期現代化和紡織工業的現代化作出了奠基性貢獻。

建國後至1987年止,通大紡織科的師生在紡織工業部擔任重要職務的有35人,畢業生中還有眾多出國留學深造,許多人學成歸來報效袓國、成績斐然。供職海外的校友也在當地紡織界享有較高的社會聲譽。《中國大百科全書》紡織卷編委會32名編委中南通學院紡織科校友就有13名,除1名副主編外,其餘5名正副主編皆為南通紡織專科學校(私立南通大學紡科、私立南通學院紡織科、南通學院紡織科)的師生。

南通學院醫科(1952年)

1952年,南通學院的醫科在南通學院原址改名為蘇北醫學院。

1956年,因蘇北區黨委建製合並,又改名為南通醫學院。

1957年,江蘇省人民委員會下發通知,指令南通醫學院整體遷往蘇州,並更名為蘇州醫學院。訊息傳來,人們在思想上、感情上都接受不了,連當年南通港碼頭的工人看到是醫學院的東西,都拒絕往船上搬,不幹此活。醫學院與人民民眾的病痛健康關系密切。學院遷走,一批在學院兼職的名醫教授必然隨行,學院遷走附屬醫院就不會存在,醫院醫療水準和質量將會下降,人們普遍擔憂。當時正當毛澤東發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一文並提倡"百家爭鳴、百花齊放"。當時的民盟盟員、南通市政協副秘書長、蘇北醫學院辦公室副主任曹書田先生,緊

急呼吁停止遷校,請求保留南通醫學院。電報引起了中央領導和省市領導的高度重視,省委派出省委常委、組織部長高嘯平、副省長季方為首的工作組來通聽取各方意見,與市領導共同研究處理此事。根據各方意見,大家雖認為蘇州條件比南通好,遷蘇州是對培養人才和開展科研有利,但也要從南通的實際情況出發,南通本來發展不快,再把僅有的一所高校遷走,一定會帶來負面影響。

結果通過政協常委會協商討論,提出了折中處理方案:①遷校後在南通市設立分院;②保留附屬醫院,請省有關部門大力扶持改善附院的設備,使醫院辦得更好一些。這個方案在6月中旬市裏召開的二屆二次人代大會、政協一屆三次全委會上通過,並得到大家的理解和支持。6月下旬南 通醫學院開始遷往蘇州,同時留下了一批講師和黃竺如、李志學等著名教授續辦南通分院。(附:曹書田的鬥膽上書為保住南通醫學院起了很大作用,可惜的是,因此電報曹書田在文革中被打為右派分子,吃盡艱苦,1966年8月的一天深夜,他隻身離家出走,從此杳無音信。)

1958年,蘇州醫學院南通分院經過一年多的充實發展,南通市委上報,要求將蘇州醫學院南通分院還改名叫南通醫學院,隨後得到批準。

遷往蘇州組建蘇州醫學院的部分于2000年並入了蘇州大學,即今之蘇大醫學部。

再次重組

1952年,南通學院的農科、紡科與醫科相繼分割、外遷後,經過多年發展,醫科、紡科分別在南通復建為南通醫學院、南通工學院(南通紡織工學院),農科再未復建。

1978年,經中國國務院批準,南通醫學院改為交通部和江蘇省政府雙重領導,以交通部為主,從此南通醫學院和蘇州醫學院一樣,均成為部屬高等院校。

1985年1月,經中國教育部批準,南通市重建南通紡織專門學校于城東南文化風景區,定名為"南通紡織工學院",使中斷20多年的全國著名高等紡織院校得以新生與發展,亦使前賢"播于九幽之下"的宏遠抱負得以恢張後世,推于光明昌盛之境。

2004年5月,經中國教育部批準,南通醫學院、南通工學院與南通師範學院(1999年3月由南通師範專科學校與南通教育學院合並而成)三校合並,重組南通大學,南通醫學院附屬醫院更名為南通大學附屬醫院。校刊更名為南通大學學報

傑出校友

張謇(1853-1926年),字季直,號嗇庵,江蘇南通人,清末甲午科狀元。我國近代著名政治家、教育家、實業家。提倡"實業救國"、"教育救國",于1895年起陸續興辦一系列近代企業,創辦了一大批學校,親任南通農科、醫科與紡科三所學校名譽校長。孫中山評價其為中國教育事業"開了歷史之先河"。著有《張季子九錄》、《張謇函稿》、《張謇日記》、《嗇翁自訂年譜》等。

通海農學堂通州師範學校農科甲、乙兩種農業學校、(私立)南通農科大學、(私立)南通大學農科、(私立)南通學院農科科走出的傑出校友有:

周堯(1912年生,男,浙江鄞縣人,1932年9月至1936年6月就讀于南通學院農科,1936年去義大利那波裏大學攻讀昆蟲學博士學位,1938年回國奔赴抗日前線。九三學社中央參議委員會委員、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六、第七屆全國委員會委員、《昆蟲學報》、《動物分類學報》、《昆蟲知識》、《中國動物志》、《中國蝶類志》等雜志及系列叢書編委等職務。因在科技世界語領域的成就,1988年被國際科技世界語大會授予"綠色宇宙大獎")等。

從(私立)南通醫學專門學校、(私立)南通醫科大學、(私立)南通大學醫科、(私立)南通學院醫科走出的傑出校友有:

張詧(1851-1939年,江蘇南通人。1912年至1926年任私立南通醫學專門學校第一任校長);

張孝若(1898-1935年,江蘇南通人。1926年至1935年先後任私利南通醫學專門學校、南通醫科大學、南通大學校長和私立南通學院院長);

褚民誼(1884-1946年,浙江吳興人。1903年東渡日本求學。1935年至1936年任私立南通學院代理院長);

瞿立衡(南通嚴家灶人,1918年考入南通醫學專門學校,時年僅15歲,學了四年中醫、四年西醫,1925年在張謇的自助下遠赴柏林大學繼續深造,1930年獲得醫學博士學位,回國後擔任過兩任南通學院醫科科長,總時長達10年)

張敬禮(1911-1995年,江蘇南通人。1935年畢業于上海復旦大學。1949年至1950年先後任私立南通學院執委會主任、代理院長);

顧爾鑰(1919-2000年,江蘇南通人。1939年參加革命工作,同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0年至1956年先後任私立南通學院、蘇北醫學院、南通醫學院院長;1952年至1956年先後任南通學院、蘇北醫學院、南通醫學院黨委書記)等。

從(私立)南通紡織專門學校、(私立)南通紡織大學、(私立)南通大學紡織科、(私立)南通學院紡織科走出的傑出校友有:

傅道伸(湖南籍,1917年畢業,建國後任陝西省紡織工業局局長、陝西省政協副主席、中國紡織工程學會副理事長,1984年被聘為《中國大百科全書》紡織卷編委);

任理卿(湖南籍,1918年畢業,建國後曾參與中國紡織科學研究院的籌建工作並歷任該院院長,為我國紡織科學研究做了大量開拓性的工作);

杜燕孫(浙江籍,1936年畢業,曾任上海交通大學、華東紡織工學院教授,後調任紡織工業部處長、紡織工程科學研究院副院長等職);

李振聲(江蘇南通籍,1959年發明了無梭噴氣織布機,毛澤東主席在河南省工業展覽館視察時,稱它是個了不起的發明);

陳維稷(安徽籍,1929-1931年任南通學院紡織科染化系主任、教務主任兼教授,中國現代紡織科學技術奠基人、教育家和社會活動家。建國後任紡織工業部副部達33年之久);

何正璋(上海籍,1948年畢業于南通學院紡織系,曾任紡織工業部副部長、紡織部科學技術委員會主任等,是當代中國紡織科學技術進步的組織領導者之一);

張緒武(1928年3月生,男,江蘇南通人,1950年畢業于南通學院,高級工程師、高級經濟師。為第六屆、七屆、八屆、九屆全國人大代表,第八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常委,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任,第九屆全國人大法律委員會副主任,中華全國工商業聯合會常務副主席。現任第十屆全國政協常委、全國政協社會與法製委員會副主任、中華愛國工程聯合會首席副主席);

曹成生(1928年生,男,江蘇無錫人。1946年上海南洋模範中學畢業,投考南通學院被錄取,1950年于南通學院紡織工程系畢業。歷任香港怡生紗廠保全主管、機電主管、技術室總工程師、副廠長,1972 年調任總管理處襄理副理,隨即加入南聯實業集團任怡生紗廠、中南紗廠、海外紗廠三廠經理,1990年後兼任馬來西亞馬六甲紗廠經理直至1996 年退休 。現仍擔任香港格致機械有限公司董事);

梅自強(1929年生,男,江蘇省常州市人,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我國高產梳棉理論和實踐的學科帶頭人);

保錚(1927年生,男,江蘇南通人,著名電子學家。1948年考入南通學院紡科,後從事雷達系統和信號處理的教學和研究工作,對推動我國雷達信號處理理論與技術的發展做出了突出貢獻。曾獲全國科學大會獎、國家科技進步二、三等獎及光華基金特等獎。1984年獲"國家級有突出貢獻的中青年專家"稱號。1991年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

姚穆(姚穆 ,1930年生,男, 江蘇南通人,紡織材料專家。曾任陝西省科學技術協會副主席。現任西安工程科技學院(原西北紡織工學院)名譽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1948年考取私立南通學院紡織科紡織工程系,1950年8月升三年級時轉學至當時設在鹹陽的西北工學院紡織工程系,長期從事該領域科研和教學,2001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院士)等。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