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迦帕爾巴特峰

南迦帕爾巴特峰

南迦· 帕爾巴特峰(Nanga Parbat,烏爾都語ننگا پربت,印地語नंगा परबत),海拔8125米,是世界第九高峰。南迦·帕爾巴特峰由五座雪峰組就。除主峰外,北肩峰8070米,南肩峰8042米。位于青藏高原和南亞次大陸西北部地區的喜馬拉雅山脈西段巴控克什米爾地區。

Nanga Parbat在南亞次大陸地區的烏爾都語、印地語中都是"裸體之山"的意思(Nanga為光禿禿或者赤裸的意思, Parbat為山峰之意),這是因為它附近沒有能與它比擬的高山存在。此外nanga一詞在梵文中同樣也表示"裸體"的意思。

世界第9高峰,位于喜馬拉雅山脈的西端"地結"上,海拔8125米,被印度河深切環繞。山的南面是世界上最大的岩壁--魯帕爾岩壁,有1萬5千英尺長。對它的首次嘗試是沿著一條狹窄的山脊線才得以登頂。如此復雜的攀登線路,使得攀登死亡率極高,被稱為"殺手山峰"。

  • 中文名稱
    南迦帕爾巴特峰
  • 外文名稱
    Nanga Parbat
  • 烏爾都語
    ننگا پربت
  • 地理位置
    巴控克什米爾地區
  • 海拔高度
    8125米
  • 所屬山脈
    喜馬拉雅山脈西段
  • 級別
    世界第九高峰

概況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雅魯藏布江自喜馬拉雅山脈西段的冰峰雪山發源,沿喜馬拉雅北坡山谷一直向東,歷程l000多公裏,流至喜馬拉雅山脈東段尾翼,在林芝、米林、墨脫、波密四縣交界處直轉南下,形成一個馬蹄形大峽灣。在這個峽內側,東經74.6°,北緯35.25°處就是世界第十五高峰,海拔7782米的南迦巴瓦峰。在峽灣外側,即東經95.O°,北緯29.8°處,與南迦巴瓦峰相距20公裏,而隔江對峙的,就是海拔7294米的加拉白壘峰。 南迦巴瓦峰,意涵為“雪電如火燃燒”。它是復式褶皺中一個向北傾斜的短軸向斜構造,山體以片麻岩為主,它主要有三條山脊:西北山脊,東北山脊和南山脊。東北山脊婉蜒約30公裏,直抵雅魯藏布江岸,脊線上有6個6000米以上的山頭凹凸起伏;南山脊兩公裏處有一衛峰——乃彭峰,海拔7043米,它們之間的山口稱之為“南助”。從乃彭峰分別向東南、西南伸出兩條人字形山脊;西北山肯線突出著6936、7l46米兩座雪峰。南迦巴瓦峰的三大坡壁大都被冰雪切割成風化剝蝕的陡岩峭壁,以西坡為最。坡壁上基岩裸露,殘留著道道雪崩留下的溝溜槽,峽谷之中又布滿了巨大的冰川

氣候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加拉白壘峰的走向為東西弧形排列,主脊線上向南側、西北側增生著數條支脊,多為陡壁懸崖。山谷中發育著數十條冰川。其頂部比較平展,常年被冰雪覆蓋。在地區冰川大都屬于海洋型冰川,運動較快,受氣溫和降水的影響,加之地勢陡峭,因而冰、雪崩十分頻繁。本區季較長,一般從5月延續至9月,尤其是7、8、9三個月,幾乎天天降水,同時雲量也很大,峰體終日雲霧繚繞。從11月至翌年4月為旱季9天氣以晴為主,每年的2一4月和l0—11月,是旱季和雨季的交替期,也是選擇登山的好時機.但這日的高空風較強,風速有日長左40米/秒,氣溫為—20℃—30℃溫變比較大。

進山路線

從拉薩出發,沿康藏公路東行至八一鎮,全程404公裏。而沿尼洋河南卜,經稚魯減布匯岡嘎大橋到米林縣城,行程75公裏。從米林縣城沿雅魯藏布江東行9l公裏至海拔3l00米的派區。從派區沿簡易公路北上18公裏,經大渡卡鄉至格嘎。然後步行到接地當嘎海拔35l2米的南迦巴瓦登山大本營。

攀登歷史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險峻的地形,惡劣的氣候給攀登南迦巴瓦峰增加了極大的困難,早在19l0年就有英國人進入該區活動,幾十年過去了,各國登山家們進行了多次嘗試,時至1992年10月30日,才被中日聯合登山隊伍征服。 1953年7月3日,奧地利登山隊的布爾(HermannBuhl)員獨自一人首登南伽•帕爾巴特峰成功,但這次活動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共有11名登山隊員和15位搬運工遇難。

1970年,義大利人梅斯納爾(ReinholdMessner)開闢Rupal新線路登頂南伽•帕爾巴特峰。

1978年,梅斯納爾(ReinholdMessner)再次沿Damir壁登頂該峰,這次人類首次單人攀登8000米級山峰並登頂。

1996年9月1日,波蘭登山家維利斯基(KrzysztofWielicki)登頂南伽•帕爾巴特峰,完成了14座8000米級山峰的攀登,一共用時16年。他是世界上第5位完成此項壯舉的登山家。

1997年,“中國西藏14座8000米以上高峰探險隊”登頂該峰。

南迦帕爾巴特幸存記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NangaParbat南迦帕爾巴特,也被稱為"殺手山峰",是世界上攀登危險最大的山峰之一。在HermannBuhls于1953年首登之前,有31個人嘗試征服這座山峰卻由于雪崩而長眠在這座巨峰。每年這座山峰都會留下一些生命。當你閱讀8,000米山峰的統計表時,你會發現隻有安納普爾那峰比南迦帕爾巴特的死亡率高。在梅斯納爾成為一名出色的登山家的成長道路上,對南迦帕爾巴特峰的攀登起了很大作用。 1970-RUPAL壁在1970年,雷納德·梅斯納爾和岡澤·梅斯納爾兄弟倆參加了他們的首次喜馬拉雅山脈的探險。他們成功的由RupalFlank混合路線登頂南迦帕爾巴特。路線很困難,這次登頂本身就是非凡的成就。由于天氣惡劣和天色已晚,岡澤極度疲憊,兄弟倆決定從略略平緩的西壁穿過一片未知區域下撤。

三天的下撤之後,兩人的體力都已經到達崩潰的邊緣。特別是岡澤,他發現自己已經很難跟上雷納德的腳步了。在接近山腳的地方,雷納德在前面尋找一條穿過冰縫區的路,當他返回接岡澤的時候,他已經死了。在岡澤原來停留的位置隻有一大片雪崩後的錐形痕跡。雷納德絕望的搜尋了他的兄弟整整一天。他不敢相信,他的陪伴他攀登了很多阿爾貝斯山區山峰的兄弟已經離他而去了。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這是雷納德第一次知道精神與體力的崩潰與發瘋之間僅一線之隔。用盡他最後的一點力氣,雷納德跌跌撞撞的走回大本營。由于嚴重凍傷,雷納德失去了6個腳趾和幾個手指尖。這次登頂是南迦帕爾巴特有史以來的第三次登頂。但是對雷納德·梅斯納爾來說,這是一次悲劇,他經過了很多年才從悲傷中走出來。直到2002年.還沒有人從Rupal壁第二次登頂…… 1971-尋找岡澤第二年,雷納德返回南迦帕爾巴特尋找他失蹤的兄弟岡澤,但是一點線索也沒有發現……

1973-一次Solo嘗試1973年,雷納德·梅斯納爾又回到了南迦帕爾巴特。這座山峰從此常常出現在他的腦海中和他的夢中。他完全被Solo這座山峰的想法迷住了,他也嘗試了,但失敗了。

1977-一次Solo嘗試1977年,是他人生中的重要時刻,雷納德又一次返回了“他的”山峰:南迦帕爾巴特,這一次他依然計畫Solo這座山峰。這一次,他沒敢100%的全力以赴的去嘗試,因為他害怕:“在上面某處,我也許會精神錯亂而不能自己”。

1978-DAMIR壁終于,在極其強烈的內心驅動和腦海中極度的自信下,雷納德從Damir壁的一條新路線成功Solo登頂了南迦帕爾巴特峰。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這次攀登純粹採用阿爾貝斯方式。攀登過程中除了他的冰鎬和冰爪,他沒有攜帶其他攀登裝備。這是第一次對8,000米級山峰的Solo。在向上攀登的路上,地震引發了一次大雪崩,阻塞了他原定路線下撤的路。雷納德立刻將雪崩丟在腦後,這一次他準備好了,他一點下撤的想法都沒有。 在第三天,雷納德登上頂峰。他的下撤穿過一片未知的區域,這也是攀登史上非凡的傑作。一條新線路上攀,一條新線路下撤——Solo南迦帕爾巴特!

2000-30年以後在他首次成功登頂30年以後,2000年夏天,雷納德又回到南迦帕爾巴特攀登一條極度困難的未攀登線路。這一次,他的搭檔是他的兄弟胡博(Hubert)、HansPeterEisendle和WolfgangThomaseth。和外界以前對雷納德的做法的反應一樣,其他人對雷納德為什麽又一次返回高海拔地區充滿了疑惑,傳聞(可能是假的)說這一次探險的目的是尋找雷納德失蹤的兄弟岡澤。在到達了山體高處後,他們認為通向頂峰的山脊過于危險而不得不放棄。

南迦帕爾巴特峰南迦帕爾巴特峰

“我認為任何人都不可能像我和岡澤在1970年那樣穿越南迦帕爾巴特了。可能1000個攀登者這樣嘗試了,隻有一個能成功穿越過去。我堅信如果我第二次這樣做,我將不可能生還。” "IevenbelivethatitwouldbenolongerbepossibleforanyonetotraverseNangaParbatinthewayIandG黱therdidin1970.Perhapsifathousandclimberstried,onemightcomethrough.IamsurethatIcouldneversurvivethosedaysasecondtime."-ReinholdMessner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