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越王

南越王

電視劇《南越王》(原名:《古南越國國王》)由廣東東龍影業有限公司出品,北京緣起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廣州中投文化有限責任公司聯合製作發行。

該劇由呂良偉、唐國強、王剛、寧靜、趙麗穎等主演,講述了秦朝滅亡後,南海郡尉趙佗于前203年起兵兼並桂林郡象郡後建立南越國(定都今廣州老城區)的風風雨雨,以及南越國的何去何從。南越國是嶺南地區的第一個郡縣製國家,南越國君主推行的"和輯百越"的政策,促進了中原移民和南越國內百越族群之間的相互融合,南越國共傳五代王,共九十三年,開國君趙佗,號稱"南越武帝"。

  • 中文名稱
    南越王
  • 集數
    40集
  • 導演
  • 編劇
    王珂
  • 總製片人
    孫奎
  • 主演
    呂良偉,唐國強,王剛,寧靜,趙麗穎
  • 發行公司
    北京緣起文化、廣州中投文化
  • 總監製
    岑立輝
  • 類型
    大型古裝歷史劇
  • 出品公司
    廣東東龍影業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在秦末楚漢相爭之際,時任南海郡尉的趙佗擊並桂林、象郡,于公元前203年建立南越國,定都番禺。南越國疆域基本就是秦朝嶺南三郡的範圍,東抵福建西部,北至南嶺,西達廣西西部,南瀕南海。

趙佗趙佗

從趙佗最初稱王以後,南越國共傳五代王,共九十三年。開國之君趙佗僭稱南越武帝,第二代王趙眜(趙佗次孫)僭稱文帝,第三代王趙嬰齊(趙眜之子)死後稱明王,皆築有陵墓。趙佗之墓至今不知所在;趙眜之墓深埋在廣州象崗山腹心深處,1983年被發現;明王墓早在三國時便被孫權盜掘。第四代王趙興(嬰齊次子)、第五代王趙建德(嬰齊長子)均未建陵墓。

趙佗(?--前137年),真定人,曾為秦的將領,參加過北擊匈奴、統一嶺南的戰爭,後任秦朝的龍川縣令,于公元前203年建立南越國,定都番禺,自號南越王。趙佗頗有政治遠見和謀略,開明勤勉,對嶺南的有效統治長達67年,在嶺南政治統治及開發史上是一個叱吒風雲的人物。

第二代王趙眜(前 ? -- 前122年)。趙佗次孫,這位,在廣東土生土長的年輕國王,體弱多病,性弱內向,在位16年,貪圖享樂,碌碌無為,沒什麽建樹。公元前122年因病去世,年齡43歲左右,葬在今廣州象崗山腹心深處。

演員表

角色演員配音角色描述
趙佗呂良偉
無央公主寧靜
秦始皇唐國強
趙高王剛
俞晶高露
劉邦劉之冰
任囂曹培昌
呂雉張恆
呂敖張山
武替李肖逸

歷史

趙佗統治

前202年,經過多年征戰,劉邦建立了西漢政權,並平定了中原包括項羽在內的其餘軍事勢力。而此時的中原,已經兵亂多年,百姓生活勞頓困苦,所以劉邦沒有用軍事剿滅的方式 來對付南越國。前196年,漢高祖劉邦派遣大夫陸賈出使南越,勸趙佗歸漢。在陸賈勸說下,趙佗接受了漢高祖賜給的南越王印綬,臣服漢朝,使南越國成為漢朝的一個藩屬國。此後,南越國和漢朝互派使者,互相通市,劉邦成功的通過和平的方式使得趙佗歸順,沒有成為漢朝南邊的敵對勢力。

南越王截圖南越王截圖

前195年,漢高祖劉邦去世,劉邦的妻子呂後掌控朝政,開始和趙佗交惡。她發布了和南越交界的地區禁止向南越國出售鐵器和其它物品的禁令。趙佗考慮到呂後可能會通過長沙國[3]來吞並南越國,于是趙佗宣布脫離漢朝,自稱"南越武帝",並出兵攻打長沙國,在打敗長沙國的邊境數縣後撤回。呂後隨即派遣大將隆慮侯和周灶前去攻打趙佗,但由于中原的士兵不適應南越一帶炎熱和潮濕的氣候,紛紛得病,連南嶺都沒有越過。一年後,呂後死去,漢朝的軍隊停止了進攻。這時的趙佗憑借著他的軍隊揚威于南越一帶,並通過財物結納的方式,使得閩越、西甌和駱越[4]都紛紛歸屬南越,領地範圍擴張至頂峰。趙佗也開始以皇帝的身份發號施令,與漢朝對立起來。

前179年,呂後死後,漢文帝劉恆即位,他派人重修了趙佗先人的墓地 ,設定守墓人每年按時祭祀,並給趙佗的堂兄弟們賞賜了官職和財物。接著漢文帝在丞相陳平的推薦下,任命漢高祖時曾多次出使南越的陸賈為太中大夫,令其再次出使南越說服趙佗歸漢。陸賈到了南越後,向趙佗曉以利害關系,趙佗被再次說服,決定去除帝號歸復漢朝,仍稱"南越王"。一直到漢景帝時代,趙佗都向漢朝稱臣,每年在春秋兩季派人到長安朝見漢朝皇帝,像諸侯王一樣接受漢朝皇帝的命令。但是在南越國內,趙佗仍然繼續用著皇帝的名號。

南越王劇照南越王劇照

趙佗統治時期--佗城

歷史沿革:佗城鎮既是南越王趙佗的興王發跡之地,又是秦代中原文化南下與百越文化交流的結合地,而且也是千百年來東江中上遊地區的政治、經濟、文化和軍事重鎮,同時又是五代南漢至明初循州治所。在當地老百姓的心目中,佗城作為廣東省人民政府首批公布的省級歷史文化名城,已有2000多年的建城史,早在4000多年前就有先民在這裏繁衍生息,創造了人類文明。

民國30年(1941年)為紀念龍川首任縣令趙佗,教育會通過改名為佗城。

該縣擁有姓氏179個,其中該鎮僅有2000多人的佗城村竟然包容了140個姓氏!這個調查結果不僅使佗城鎮這一廣東省歷史文化名城最終有了申報"中華姓氏第一村"金氏世界紀錄的依據,而且更重要的是,179個姓氏終于解開歷史上的"千年史謎"---2000多年前秦朝50萬南下大軍的下落據此"塵埃落定"。

趙昧統治

前137年,趙佗去世,由于他去世時己達百餘歲高齡,其兒子都已經死去,他的王位交由孫子趙眜[5]繼承。趙眜即位兩年後,前135年,閩越王郢借機向南越國發動戰爭,攻打南越國的邊境城鎮。趙眜剛繼承王位不久,國內民心還不穩,于是就向漢武帝上書,說明閩越侵犯南越的事實,請求漢武帝處理此事。漢武帝對趙眜的做法大加贊揚,稱其忠于臣屬之職,不興兵互相攻擊,並派遣王恢、韓安國兩將軍前去討伐閩越。漢朝的軍隊還沒有越過南嶺,閩越王的弟弟餘善就發動叛變,殺死了閩越王郢,投降了漢朝,于是漢朝的軍隊停止了討伐的行動。

漢武帝隨後將餘善立為新的閩越王,並派遣中大夫嚴助前往南越國將處理閩越的事告諭趙眜。趙眜得知後,向嚴助表達了對漢武帝的深刻謝意,並告訴嚴助,南越國剛遭受過閩越的入侵,等處理完後事後,他就去漢朝的京城朝見漢武帝。隨後,還派太子趙嬰齊跟隨嚴助回漢朝的朝廷當宿衛。嚴助離開後,南越國的大臣們用趙佗的遺訓向趙眜進諫,勸趙眜不要去漢朝的京城,以免被漢武帝找借口扣留,回不來南越,就成亡國的情勢了。于是,趙眜在以後統治南越的十二年中,一直以生病為借口沒有入朝見漢武帝。

趙嬰齊統治

前122年,趙眜病重,其在漢朝當宿衛的兒子趙嬰齊向漢武帝請求回到南越國。同年,趙眜死去,趙嬰齊繼承王位。趙嬰齊在沒去長安之前,曾經在南越娶當地的南越女人為妻,並生了長子趙建德,趙嬰齊去長安做宿衛後,又娶了邯鄲樛家的女兒做妻子,生兒子趙興、趙次公。趙嬰齊繼承南越王位後,向漢武帝請求立妾樛氏為王後,趙興為太子,漢武帝批準了他的請求,此舉舍長立幼,為將來南越國之亂種下了禍根。趙嬰齊是一個暴君,喜歡恣意殺人,漢武帝屢次派使者到南越國,婉轉勸告趙嬰齊去長安朝拜漢武帝。趙嬰齊懼怕進京後,漢武帝會比照內地諸侯,執行漢朝法令,因此以有病為借口,一直未去長安,隻派遣兒子趙次公去長安當宿衛。

趙興統治

前115年,趙嬰齊病死,太子趙興繼承王位,其母親樛王後當上了南越國的王太後。前113年,漢武帝派安國少季出使南越,前去告諭趙興和樛太後,讓他們比照內地諸侯進京朝拜天子;同時命辯士諫大夫終軍、勇士魏臣等輔助安國少季出使,衛尉路博德則率兵駐守在桂陽,以接應使者。此時的趙興尚年輕,樛太後是中原人,南越國的實權實際上掌握在丞相呂嘉手中。據《史記》記載,樛太後在沒有嫁給趙嬰齊時,曾與安國少季私通過,安國少季來南越後,他們再次私通,南越人因此多不信任樛太後。樛太後害怕發生動亂,也想依靠漢朝的威勢,多次勸說趙興和群臣歸屬漢朝。並通過使者上書給漢武帝,請求比照內地諸侯,三年去長安朝見漢武帝一次,並且撤除和漢朝交界的邊境要塞。漢武帝答應了南越國的請求,賜給南越國丞相、內史、中尉、大傅等予官印,其餘官職由南越國自置,這樣意味著漢朝朝廷直接對南越國高級官員進行任免。漢武帝還廢除了南越國以前的黥刑和劓刑等野蠻酷刑,比照內地諸侯用漢朝的法律。同時將派往南越的使者都留下來鎮撫南越,力求南越的局勢平穩。趙興和樛太後接到漢武帝的諭旨後,馬上準備行裝,為進京朝見漢武帝而做準備。

南越國的丞相呂嘉年齡很大,從趙眜、趙嬰齊一直到趙興,曾經輔助過三位南越王,他的宗族在南越當官的有70多人,又與南越王室有聯姻,在南越國的地位十分顯要,深得南越人的信任,甚至超過趙興的威望,是南越國的實權掌握者。呂嘉多次反對內屬漢朝,但趙興一直未理,使呂嘉產生了背叛的念頭,屢次托病不去會見漢朝使者。趙興和樛太後害怕呂嘉首先發難,就安排了一個酒宴,宴請漢朝使者和呂嘉,想借漢使之力來殺死呂嘉等人。在宴席中,太後當面指出呂嘉不願歸屬漢朝的行為,想以此激怒漢使出手殺死呂嘉。可此時身為將軍的呂嘉之弟正率兵守在宮外,安國少季等使者猶豫不決,最終沒敢動手。此時呂嘉見情勢不妙,隨即起身出宮,樛太後大怒,用矛撞擊呂嘉,但被趙興阻止。呂嘉回去後,把他弟弟的兵士分出一部分安排到自己的住處加強防衛,托病不再去見趙興和使者。並暗中同大臣們密謀,準備發動叛亂。 漢武帝得到了南越國政權危機四伏的訊息,責怪安國少季等使者的膽怯無能;同時又認為趙興和樛太後已經歸附漢朝,唯獨呂嘉作亂,不值得興師動眾,于是漢武帝于前112年,派遣韓千秋和樛太後的弟弟樛樂率兵2000人前往南越。當韓千秋和樛樂進入南越之後,呂嘉等人終于發動叛亂。呂嘉首先製造輿論,稱趙興太年輕,樛太後是中原人,又與漢朝使者有奸情,一心想歸屬漢朝,沒有顧及南越國的社稷,隻顧及漢朝皇帝的恩寵。隨後呂嘉乘機和他弟弟領兵攻入王宮,殺害了趙興、樛太後和漢朝的使者。

趙建德統治

呂嘉殺死趙興之後,立趙嬰齊和南越籍妻子所生的長子趙建德為新的南越王,並派人告知了蒼梧秦王趙光及南越國屬下各郡縣官員。這時韓千秋的軍隊進入南越境內,攻下幾個邊境城鎮。隨後,南越人佯裝不抵抗,並供給飲食,讓韓千秋的軍隊順利前進,在走到離番禺40裏的地方,南越突發奇兵進攻韓千秋的軍隊,把他們全部消滅。呂嘉又讓人把漢朝使者的符節用木匣裝好,並附上一封假裝向漢朝謝罪的信,置于漢越邊境上,同時派兵在南越邊境的各個要塞嚴加防守。漢武帝得知後,非常震怒,他一方面撫恤死難者的親屬,一方面下達了出兵南越的詔書。

前112年秋,漢武帝調遣罪人和江淮以南的水兵共10萬人,兵分五路進攻南越。第一路任命路博德為伏波將軍,率兵從長沙國桂陽(今湖南境內),直下湟水;第二路任命主爵都尉楊僕為樓船將軍,走豫章郡(今江西境內),直下橫浦;第三路和第四路任命兩個歸降漢朝的南越人為戈船將軍和下厲將軍,率兵走出零陵(今湖南境內),然後一路直下漓水(今廣西漓江),一路直抵蒼梧(今廣西境內);第五路以馳義侯利用巴蜀的罪人,調動夜郎國的軍隊,直下牂柯江。

這場戰爭十分激烈,持續了一年,一直到前111年的冬天,樓船將軍楊僕率領精兵,搶先攻下尋峽,然後攻破番禺城北的石門,繳獲了南越的戰船和糧食,乘機向南推進,挫敗南越國的先頭部隊,率領數萬大軍等候伏波將軍路博德的軍隊。路博德率領被赦的罪人,路途遙遠,與楊僕會師時才到了一千多人,于是一同進軍。楊僕率軍隊在前邊,一直攻到番禺,趙建德和呂嘉都在城中固守。樓船將軍楊僕選擇有利的地形,將軍隊駐扎在番禺的東南面,天黑之後,楊僕率兵攻進番禺城,放火燒城。而伏波將軍路博德,則在城西北安營扎寨,派使者招降南越人,南越人久聞伏波將軍路博德的威名,于是紛紛投奔路博德的旗下,黎明時分,城中的南越守軍大部分己向路博德投降。呂嘉和趙建德見情勢不妙,在天亮之前率領幾百名部下出逃,乘船沿海往西而去。路博德在詢問了投降的南越人之後,才知呂嘉和趙建德的去向,並派兵追捕他。最後,趙建德被路博德的校尉司馬蘇弘擒獲,而呂嘉被原南越國郎官孫都擒獲。

呂嘉和趙建德被擒之後,南越國屬下各郡縣包括蒼梧王趙光,桂林郡監居翁,揭陽縣令等皆不戰而下,紛紛向漢朝投降。戈船將軍和下厲將軍的軍隊,以及馳義侯調動的夜郎軍隊還未到達,南越已經被平定了。漢武帝在平定南越後,將原來的南越國屬地設定了九個郡,直接歸屬漢朝。這樣,由趙佗創立的南越國經過93年、五代南越王之後,終于被漢朝消滅了。

劇照劇照

南越王墓

西漢南越王墓位于廣州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西漢初年南越王國第二代王趙眜的陵墓。趙眜是趙佗的孫子,號稱文帝,公元前137年至122年在位。該墓于1983年6月被發現,挖掘完畢即在原地建立西漢南越王墓博物館,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83年發掘時,出土文物中有"文帝行璽"金印一方以及"趙眜"玉印,證明陵墓主人的身份。

趙眜,《史記》稱為趙胡,中國西漢時期南越國的第二代王,公元前137年至前122年在位,是南越國第一代王趙佗的孫子,號稱"南越文帝"。他的陵墓位于今廣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崗山上,是著名的"南越王墓"。

南越王墓劈山為陵,從象崗頂劈開石山20米,鑿出一個平面"凸"字形的豎穴,再從前端東、西側開橫洞成耳室,南面開闢斜坡墓道。墓室以紅砂岩石仿照前堂後寢的形製砌成地宮,墓頂用24塊大石覆蓋,再分層夯實而成。墓室仿照生前宅居築成,墓室坐北朝南,前三後四共7室,寬 12.5米,長10.85米。墓主居後部中室,前廳後庫,前部東西為耳室,後部東西為側室。殉葬者共15人,其中姬妾4人,僕役7人。前部前室四壁和頂上均繪有朱、墨兩色雲緞圖案;東耳室是飲宴用器,有青銅編鍾、石編鍾和提筒、鈁、錇等酒器以及六博棋盤等;兩耳室是兵器、車、馬、甲胄、弓箭、五色葯石和生活用品、珍寶藏所,尤其珍貴的是來自波斯的銀盒、非洲大象牙、漆盒、熏爐和深藍色玻璃片。這些文物證明南越國早期或更前年代廣州已與波斯和非洲東岸有海上貿易。後部主室居中,為墓主棺庫主室,墓主身穿絲縷玉衣,隨身印章9枚,最大一枚為"文帝行璽"龍鈕金印,此外,還有螭虎鈕"帝印"。龜鈕"泰子"金印以及墓主"趙昧"玉印等。東側室為姬妾藏室,殉葬姬妾4人均有夫人印1枚。西側室為廚役之所,殉葬7人,無棺木,室後置豬、牛、羊三牲。後藏室為儲藏食物庫房,有近百件大型銅、鐵、陶製炊具和容器。出土文物共千餘件(套),金印是國內首次出土的漢代帝王金印。這些出土文物對研究秦漢時期嶺南土地開發、生產、文化、貿易、建築等狀況以及南越國歷史等方面都具有重要價值。南越文王墓的出土,被譽為近代中國五大考古新發現之一。西漢南越王墓已開闢為博物館。現就陵墓及部分珍貴文物作較詳細的介紹。

南越王墓出土 黃金帝印南越王墓出土 黃金帝印 南越王棺南越王棺 西漢南越王墓西漢南越王墓

根據國家文物局2002年發布的《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共有64件(組)一級文物禁止出國(境)展出。南越王墓中出土的《角形玉杯》和《銅屏風構件5件》位列其中。成為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