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龍王

南海龍王

南海龍王,道教名字是敖明,佛教名字是敖欽。傳說龍能行雲布雨、消災降福,象征祥瑞,所以以舞龍的方式來祈求平安和豐收就成為全國各地漢族的一種習俗。作為漢族民間的重要信仰,各地建有龍王廟來供拜龍王。廟內多設坐像,通常隻立有一位龍王。

南海龍王是奉玉帝之命管理海洋的神仙,南海龍王的職責是管理海洋中的生靈,在人間司風管雨,統帥無數蝦兵蟹將。唐僧西天取經,南海龍王曾多次幫忙,或去興風作雨,或率兵助陣。

  • 中文名稱
    南海龍王
  • 道教名字
    敖明
  • 佛教名字
    敖欽
  • 本質
    奉玉帝之命管理海洋的神仙
  • 能力
    在人間司風管雨
  • 起源
    《封神榜》、《西遊記》

相關傳說

南海龍王,道教神祇之一,源于古代龍神崇拜和海神信仰。因受中國傳統文化影響,日本亦有信奉。被認為具有掌管海洋中的生靈,在人間司風管雨,因此在水旱災多的地區常被崇拜。大龍王有四位,掌管四方之海,稱四海龍王。小的龍王可以存在于一切水域中。龍王形像多是龍頭人身。

民間地位

南海龍王被認為與降水相關,遇到大旱或大澇的年景,百姓就認為是龍王發威懲罰眾生,所以龍王在眾神之中是一個嚴厲而有幾分凶惡的神。中國東部的廣大地區由于多受旱澇災,民間為祈求風調雨順,建有龍王廟來供拜龍王。廟內多設坐像,通常隻立有一位龍王

文獻記載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佛經常有龍王「興雲布雨」之說,唐宋以來,帝王多次下詔祠龍、封龍為王,道教也有四海有龍王致雨之說,四海是指東、南、西、北四海,但四海龍王的名字卻有不同的說法。<封神榜>∶東海龍王名為敖光,南海龍王名為敖明,西海龍王名為敖順,北海龍王名為敖吉。 乾隆17年<台灣縣志>:「雍正二年敕封四海龍王之神,東曰顯仁,南曰昭明,西曰正恆,北曰崇禮。至于其名諱見于明代徐道<歷代神仙通鑒>。

文學作品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龍在民間文學藝術中都是人格化了的,海龍王有為民造福的,也有與民為害的。在神話小說《封神榜》、《西遊記》,戲曲雜劇<柳毅傳書>、<張羽煮海>中,都有善惡不同、性格似人的龍王出現。

在《西遊記》中,有許多關于龍的描寫以及龍的故事。隨著民智開啓,佛教信仰開始傳入等因素,民間對龍王的形象有了改變。在這以前,龍王的印象大體都是正面的,但到了佛教開始興盛後,龍王的地位開始下降,在《西遊記》中已變成了配角,甚至是醜角。<西遊記>中,孫悟空大鬧的就是大家熟識東海青龍王敖廣的龍宮,四海龍王面對孫悟空時也無力反抗,隻能顫顫驚驚地獻上金剛棒、黃金甲等寶物,而出場時間也寥寥可數;而因為放火燒了龍宮,差點被玉帝處死,幸好被觀音菩薩所救,成為了唐三藏的白馬的龍王,正是另一個大家熟識的西海白龍王敖閏的三太子。

封神演義》中的四海龍王除了在《西遊記》中提及過四海龍王外,另一部章回小說《封神演義》中亦有龍王的出現。《封神演義》又叫《封神榜》,是明朝中葉至晚葉時期,由許仲琳編定,亦有一說法是由揚州道教思想家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陸西星所改作。<封神演義>是以周武王討伐商紂王的故事為主幹,描述姜子牙封神的故事。在<創龍傳>中,田中芳樹多番提及到四海龍王奉天帝的命令,協助周朝討伐商紂,而且在《封神演義》中亦的而且確有龍王的出場。但在《封神演義》中,四海龍王在周武伐紂的戰爭中並沒有擔當任何重要角色。事實上就如《創龍傳》中竜堂始所言,在任何文學作品和典籍中,並沒有提及過四海龍王曾參與周武革命的戰爭。龍王在《封神演義》中的角色,差不多跟在《西遊記》中一樣,變成了配角、醜角。

在《封神榜》中,哪吒扮演了孫悟空在《西遊記》中的角色。頑劣的哪吒不知自己身上帶著的肚兜和腕鐲是仙人的寶貝,在九河灣洗澡時將肚兜放在水中,做成了東海震動,連水晶宮也震動起來。東海龍王敖廣(亦有一說法稱敖光)派人調查,但派去的人卻被頑劣的哪吒以寶貝打死了。敖廣再派自己的三太子調查,但三太子也一樣被哪吒所殺,更被哪吒剝皮抽筋。最後敖光向哪吒父親李靖大興問罪,並聲言要向天帝奏告。哪吒心裏不服氣,追回在路上的敖廣揍了一頓。最後四海龍王向天帝上奏此事,抓著了李靖一家解上天庭審判。而且聲稱要大水淹城,這時哪吒一人擔當過錯,剖腹剜腸、剔骨肉還父母,這才平息了此事。最後哪吒在師傅太乙真人的幫助下復活,並擔當了武王伐紂戰爭中的先鋒。在這以後,在<封神演義>中便沒再提到龍王。由此可見,四海龍王協助周朝討伐商紂的說法,確實純粹是文學的創作,並無確切的神話和傳說的背景支持。 既然南海龍王處置有方,常霄也就沒必要留在南海,事情交代清楚就回凌波島會家人,準備返回中原。日觀王擺下酒宴送行,跟南海龍王打過招呼,一行人登船離開凌波島。操船的都是頗有經驗的水手,船行平穩,一行人坐在船頭欣賞海上風光。行出半日,常霄目力遠勝常人,看到海面上有一個小小的黑影,心裏有些奇怪,趁著風平浪靜,吩咐水手緩行,自己帶上烈焰到海裏戲水。別人誰也沒在意,常霄下海之後扶著烈焰向黑影靠近,發覺是一條船,看清船上的旗號以後常霄回到船上。換過衣服之後把一名水手叫過來問道:“南海什麽船掛青色夜叉旗?”水手答道:“那是海湫船。”常霄點頭又問:“海湫船平時做什麽?”水手答道:“海湫船是南海諸島的屏障,從不離開五龍島。”常霄沉思片刻吩咐道:“你把小船放下去,樹一根長長的桅桿,一定要牢靠。”水手不知何故,隻能答應,常霄又讓人準備長繩,把小船連在大船的後面,誰也不知道為了什麽。當夜常霄吩咐人熄滅大船的燈火,把號燈掛在小船的桅桿頂端。當晚別人都在船艙安睡,常霄一人來到船尾,五十丈外的小船隨著波浪起伏,常霄心道:但願自己猜錯了。海風涼爽宜人,常霄緊盯著小船,堪堪到了後半夜,海面上出現紅光,接著就是巨響不斷,小船被炮火擊中,轉瞬成為散落在海面上的浮木。巨響驚動了船上的人,紛紛出艙察看,常霄低喝一聲:“誰也不許掌燈。”眾人不明究竟,常霄的語氣從未如此嚴厲,于是眾人摸黑來到船尾,海面上一片寂靜,隻有小船蹤影不見。鍾元問道:“庄主,發生了什麽事?”常霄冷冷一笑:“有人要在海上除掉我。”此言一出,眾人吃驚不已,什麽人下這樣的毒手?鍾元馬上想起白日常霄下海之事,腦筋一轉脫口道:“是海湫船,南海龍王要下毒手。”常霄馬上止住:“不要亂猜,南海龍王不可能害我,是醉霞道人潛伏在南海的人,對方馬上會到跟前察看,你們兄弟跟我下海。”因為經常陪著寶馬戲水,三人的水性早就磨練出來,收拾一番下海。果不其然,有一隻小船劃過來,常霄緩慢靠近,小船上的人看到海面上的浮木知道命中了,可是那麽大的船不可能隻有幾片浮木,正尋找時常霄已經潛到跟前,好似幽靈一般來到船上,鍾元,鍾海躍上船頭船尾。船上六個人大吃一驚,有一人反應極快,翻身躍入水中,常霄喝道:“不要命的盡管跳下去。”剩下五人愣在那裏,想不到會有這樣的變故。常霄問道:“誰讓你們來的?”一人抗聲回答:“要殺就殺,南海船隊沒有怕死的。”常霄冷笑道:“做出叛逆之事還有臉逞英雄,把你們交給老龍王,難免碎屍萬段。”一人喝道:“我們奉龍王之命行事,怎能說是叛逆?”常霄當然不信南海龍王會對自己下手,駁斥道:“老龍王身為南海霸主,一言九鼎,既然把赤金令交給我就不可能派人殺我。”船上人大吃一驚,赤金令的重要南海船隊無人不知,馬上有人詢問:“赤金令真的在你手上?”常霄笑道:“那是當然。”有一人叫起來:“他是月影公主的夫婿,我們被騙了。”五人驚詫萬分,一人解釋道:“我們是奉了海神令出來的,不知船上的人身份,如果知道,萬萬不會開炮。”常霄問道:“海神令在何人手裏?”有人回答:“是靖波天王掌管。”常霄明白了幾分,問道:“南海船隊所有人等,見到赤金令該當如何?”馬上有人回答:“見到赤金令好比見到老龍王,抗命者殺無赦。”常霄點頭:“你們帶我到海湫船上去。”五人再不多說,劃起船返回。

海湫船上的人還在等候訊息,看到小船回來有人詢問:“怎麽樣,命中了麽?”小船上無人回答,自顧登上海湫船。燈火之下有人看到三個陌生人上船,馬上感覺到不妙,有人叱喝一聲,立時涌出數十人,常霄暗贊老龍王訓練有素,海湫船上的人應變迅速,身手敏捷,難怪稱雄南海。這時有人高喊:“不得無禮,這位是月影公主的夫婿,身懷赤金令。”海湫上的人大驚,紛紛拜倒參見,常霄點頭道:“艙裏說話。”有人恭恭敬敬把常霄領到船艙,常霄正中高坐,喝道:“船上首領進見。”片刻後一名青年進艙施禮:“小人姜懷遠參見。”常霄點頭:“起來回話。”姜懷遠起身侍立,常霄問道:“誰讓你們來的?”姜懷遠回答:“是靖波天王身邊的侍從宋賢傳下海神令,我們才離開五龍島。”常霄已經猜出八九分,問道:“你們向懷有赤金令的人下手,該當何罪?”姜懷遠不假思索回答:“犯上大罪,死無全屍。”常霄見姜懷遠斬釘截鐵,面不改色,不由贊道:“是條漢子,派人聯絡我的船,馬上返回五龍島,我會盡量保全你們。”姜懷遠搖頭:“還是請老龍王定奪。”常霄暗暗點頭,這才是真正的武者,老龍王四個兒子根本就是草包。當時發出信號,兩條船一起返回五龍島。月影公主特意來到海湫船上詢問,常霄先不解釋,隻等到了海神宮再說。

老龍王送走常霄,正在派人嚴查各島大小船隻以及正副首領,忽然有人來報,姜懷遠前來請罪,常霄的船也回到五龍島。老龍王心裏納悶,猜不出發生了什麽事,來不及多想,連忙起身準備迎接。來到宮門口,見到姜懷遠跟在常霄身後走來,心裏更是納悶,姜懷遠見到老龍王,跪倒請罪,老龍王問道:“懷遠,發生什麽事?”常霄有意保全姜懷遠,攔道:“外面不好說,還是到裏面再講。”老龍王知道有事,點頭道:“好,裏面談。”進入海神宮,常霄堅持不到大殿,在那裏說開就沒有回旋的餘地了。來到靜室,落座後姜懷遠重新跪倒,老龍王問道:“究竟怎麽回事?”常霄笑道:“有人妄想借刀殺人,用海湫船取我性命,還好被我察覺。”南海龍王大怒,執掌南海多年,從沒發生過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拍案喝道:“姜懷遠,你好大的膽。”姜懷遠不敢抬頭,俯伏認罪,常霄勸道:“龍王息怒,其中另有隱情,有人拿海神令調出海湫船,不幹懷遠的事。”老龍王馬上想到自己的兒子,長出一口氣:“原來錯出在老夫身上,懷遠,海湫船出海與你無關,把經過詳細講一遍。”姜懷遠把宋賢傳令,得到港灣二公子放行,海湫船離島的經過詳細說明,老龍王壓住心裏的怒火,咬牙道:“來人,召集三十六島主到海神宮議事。”見到老龍王震怒,誰也不敢多口,匆匆傳下號令。

不到半日功夫,海神宮整個變了樣,裏裏外外劍戟森嚴,刀槍林立,殺氣騰騰。老龍王高坐大殿,面沉似水,四金剛立在身後,三十六島主侍立兩側,噤若寒蟬,大氣也不敢出。沉默多時,老龍王吩咐:“把周至誠,周至心,宋賢帶上來。”四金剛應聲而出,別人沒有權力對老龍王的公子下手。當真是雷厲風行,片刻就把三個人帶到大殿上,周至誠早就沒有了靖波天王的威風,哆嗦成一團,這個陣勢擺明了要殺人,周至心也是六神無主,知道惹了大禍。老龍王吩咐:“姜懷遠,把事情對各位島主講一遍。”姜懷遠一五一十講明經過,三十六島主明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白,擅自調動海湫船已經是大罪,還要除掉身懷赤金令的人,萬萬沒有生路,雖然是老龍王的親生骨肉也難以幸免,海神宮的陣勢足以說明老龍王的決心。周至誠急于脫罪,裝作不知情道:“爹,孩兒實在不知宋賢這個奴才膽大包天,偷出海神令私自作亂。”老龍王一拍案上鐵膽:“就算你不知情,丟失海神令已經是死路一條,還有什麽說的?周至心放海湫船出海奉了誰的令?”周至心當然不能說是兩兄弟商議的結果,為了保全性命隻好往母親身上推,于是答道:“是母親的意思。”老龍王更是惱怒:“到了這個時候還要狡辯,你母親有什麽權力控製海口?來人,把這兩個逆子拉下去,每人重責五十大棍。”誰也不敢求情,過來四名大漢把兩人拉下去。宋賢的神色倒是極為輕松,左顧右盼,若無其事。老龍王喝道:“宋賢,誰讓你私盜海神令?”宋賢微笑道:“小人在大公子手下當差,大公子差遣,小人自當遵從,哪裏有私盜的事?”老龍王冷笑道:“宋賢,看來你還有所仗恃,所謂主辱臣死,你的主人被打,你自然應該赴死。”宋賢微微一笑:“南海有一條鐵律,隻要接住老龍王百招,天大的罪也可以赦免。”老龍王點頭:“不錯,難道你想跟老夫交手不成?”

這條規矩是祖上載下來的,為的是敦促南海的首領刻苦練武,也是在律條之外留一個方便之門,遇到特殊情形,首領可以適當控製。今日宋賢搬出這一條規矩老龍王當然不能拒絕,沉著臉問道:“宋賢,你可知道,一旦落敗,這犯上大罪是要零敲碎剮的。”宋賢不以為意:“小人武功雖然不濟,接老龍王百招也是綽綽有餘。”老龍王點頭:“好,老夫就成全你。”宋賢閃掉外衣,原來此人早有防備,內襯軟甲,探手腰間,竟然取出一柄軟劍。所謂的軟劍並不是劍身柔軟,而是寶劍柔中帶剛,可以對彎,平時圍在腰間,一旦出鞘,劍鋒筆直,乃是劍中的上品。看到宋賢的動作,老龍王已經明白,這個人是潛伏在南海的密探,多半是醉霞道人旗下的達人,此戰沒有退後的餘地,隻有取勝才能維護海神宮的威嚴。眾目睽睽之下,老龍王起身離座,緩步來到正中,冷冷道:“如果你能接住百招,老夫保證你的安全。”宋賢極為輕松,微笑道:“生死有命,強求無益。”老龍王點頭,斷喝一聲:“接刀。”彎刀劃出一道淡淡的弧線,快捷異常,宋賢不慌不忙,揮劍招架,劍招精妙,反刺老龍王前胸。老龍王喝一聲好,刀光展開,步步進逼。宋賢雖然連連後退,卻門戶嚴謹,不露一絲破綻。老龍王出招快捷,轉眼三十招過去,宋賢還是老樣子。老龍王怒氣勃發,連這個人都製不住還有什麽臉到中原闖蕩?于是斷喝一聲,彎刀加緊,幾乎看不到刀光。宋賢劍法極為高明,雖然老龍王全力出招還是能應付。刀劍並舉之下,宋賢朗聲道:“九十七招,還有三招。”老龍王心頭一驚,難道真的放過這個人?那樣一來,自己這個南海龍王的臉面豈不丟盡了?事到臨頭,沒有別的辦法,隻好拿出壓箱底的絕招,身形一轉,四面俱是人影,宋賢一愣之下揮劍護身,一聲巨響過後,宋賢的肩頭受到重重一擊,身形飛起,撞到石柱上落地,大口噴血,受了重傷。老龍王喝道:“拉下去照例行事。”有人上前把宋賢帶下大殿。

比武過後,有人把周至誠,周至心兄弟帶上來,雙腿滿是鮮血。老龍王問道:“你們兩個還有什麽說的?”周至誠勉強開口:“孩兒知錯了,求爹高抬貴手。”老龍王喝道:“這樣大罪豈能容得,來人,推出去砍了。”話音未落,有一名侍女稟報:“啓稟龍王,太君要進殿。”老龍王鐵青著臉吩咐:“四金剛,你們攔住太君,就算死也不能讓她進殿。”四金剛凜然聽命,周至誠眼見沒有希望,落淚道:“爹,虎毒不食子,就不能放過孩兒一命?”老龍王心裏不是滋味,畢竟是親生的骨肉,咬牙道:“不必出殿了,就在這裏行刑。”兩名刀斧手近前,準備下手斬殺兩兄弟。三十六島主無不心服,這樣處事誰也無話可說。眼看兩兄弟人頭落地,忽然有人影一閃,兩名刀斧手的刀忽然消失不見。老龍王嘆口氣:“老弟,這是老夫的家事,你就不要插手了。”來的人果然是常霄,在場數十人竟然沒有一個看清常霄是從何處進來的。常霄阻住刀斧手開言:“龍王息怒,我願意用赤金令換這兩人性命。”老龍王搖頭:“赤金令隻限于你一人,不能為他人求情。”常霄點頭:“既然如此我就與龍王過過招,這百招的規矩總可以了吧?”老龍王明白常霄的好意,點頭道:“話是不錯,不過你的刀法在老夫之上,不能一概論之。既然要動手,隻要你在百招之內贏了老夫就可以做主。”常霄嘆口氣,事情鬧到這步田地實在出乎意外,不動手是不行了。這一回主客易位,三十六島主大為驚奇,對常霄頗為好奇,這個人竟然要在百招內戰勝南海龍王,實在難以想象。老龍王對三十六島主道:“這個人就是中原的第一刀客,叱吒江湖,與第一劍客齊名的聚龍庄主,鐵臂神刀,同時身懷赤金令,你們可要記住。”眾島主齊聲答應,心道:怪不得如此神出鬼沒,原來是極流的達人。南海龍王與常霄對面而立,常霄心裏有些為難,要在百招內取勝不是那麽容易,南海龍王不是等閒之輩。可是實在沒有別的辦法,于是抱拳道:“得罪了。”龍鱗寶刀悄無聲息出鞘,在場的島主都是行家,馬上分出優劣,常霄出刀已經到了無形的境界,明顯比南海龍王高明。南海龍王當然不能認輸,彎刀展開,在身周護住,好似罩在光環中。

民間信仰

先民對南海的潮起潮落、碧波萬頃以及水患,當時不能作出解釋,于是有海神一說。關于海神,先秦的典籍裏面,即有許多記載。比較準確地說到四海海神的,是<禮記·月令>,這是對海洋裏的海神祭祀的最早記錄。唐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代的東、西、南、北四個海神,每一個神都有他的特定名號,南海神是廣利公,唐代文學家韓愈的名篇<南海神廟碑>說,四海海神中“南海神為貴”。大概因為這個原因,宋仁宗康定元年(1040)進一步加封南海海神為洪聖廣利王。這不僅是在政治上國家對疆域控製範圍的象征,而且也是民間廣大老百姓精神追求的標幟。 海南島的地理環境,尤其適合海神的傳播。這正如唐胄在明代正德年間所修《瓊台志》所描述的,海南島是“外匝大海”,要有“居安慮危之道,方稱保民”。當然,官府有“保民”的職責,但海洋遼闊無崖岸,“滄海之曠也,人將以為險”,人們要化險為夷,當時最有效的辦法即依靠自然力:祭祀海神。聯系到中華民族的主流文化中的龍文化,于是南海廣利王在海南的民間即演變成海龍王。據道光<瓊州府志>(卷八)載,陵水縣“龍王廟有三:一在城南。康熙三十六年知縣李聘率邑人建立,乾隆五十七年知縣瞿雲魁重修。一在洞樓港,一在赤嶺壁港。”又據成書于1935年的民國<儋縣志>(卷四)記載,海南的古儋州即有龍王廟。該“龍王廟,在東門面板音庵前。久圯。嘉慶十九年,知州言尚煒捐修。”又說:“清初,知州曹世華增建中座及頭門,中座祀龍王,故稱龍王廟。匾額有曹世華增建中座小引。”

其實,歷代自中原渡海到海南來的人士,都要先祭祀海龍王,以祈求安全渡海。唐朝貶官王義方,到儋州任吉安縣丞後,為黎族子弟講經授學,是島上載播中原文化第一人。當他行至南海時,寫祭文與舟人一同祭祀海龍王。明誼修、張岳崧纂<瓊州府志>卷二十九載:“時當盛夏,風濤蒸毒”,而當他向海龍王禱告之後,“既而開霽,南渡吉安。”屈大鈞<廣東新語>卷六《218海神》中進一步作了描述:“溟海吞吐百粵,崩波鼓舞百十丈,狀若雪山,嘗有海神臨海而射。……海神甚靈,(明)嘉靖間有渡海者,見海神特立水上,高可丈餘,朱發長髯,冠劍偉麗,眾驚伏下拜,海神徐掠舟而過,有光經久不滅。次日有三舟復見,大噪拒之,風波大作,舟盡覆。語雲:‘上海人,下海神。’蓋言以海神為命也。”諸如此類的奇異傳說,錄于古籍中或廣泛傳于民間。這足證海南民間信仰的海龍王祭祀的久遠普遍。

龍王形象

中國民間傳說早有龍的許多故事,如果聯系到上古時代的元典<周易>爻辭中“潛龍勿用”、“亢龍有悔”等的時空動靜觀念,知道龍是陽剛進取精神的象征,又是在時空變易中時刻有對老百姓潤物廣利的功跡。所以說中國人都是龍種,龍的傳人。為什麽這樣說呢?據說人祖太昊帝伏羲就是龍和地母所生。遠古的時候,中國這片地方叫華胥氏之國。有位叫華胥氏的姑娘,她就是地母。有一天,地母華胥氏到風景優美的大沼澤雷澤去遊玩。正走之間,突然看到一個巨大的腳印出現在眼前。地母心想這是誰的腳印,這麽大,可比我的腳大得多了。心裏想著,就伸過腳去踩住這個大腳印,想和它比一比。可這一踩不要緊,隻覺得心中一驚,就懷了孕。後來就生下了一個兒子名叫伏羲。地母踩的是誰的腳印呢,是龍神的。這個傳說,恰好證明,<易>中的內卦曰貞,外卦曰悔,“貞”的涵義是“正”,“悔”是變動。所以龍是調節陰陽、潤濟民間萬物的正神,又是在時間移動中專事拯救災難的善神。海龍王護佑平安的功能,在海南可以區分為對在海上往來牟利的商家以及聚居海島的黎族同胞。

為利潤所驅動,宋代的商人知道海南的香料品質高且價格便宜。據<宋史·食貨志>載:“宋之經費,茶、鹽、礬之外,惟香之為利博。”宋代的外商頻繁來到海南,有的定居下來,形成番浦、番村,建廟祭祀,為往來求平安。宋·趙汝適<諸蕃志>卷下《海南》載:“瓊山、澄邁、臨高、文昌、樂會,皆有市舶。”“昌化在黎母山之西北,即古儋州也……城西五十餘裏,一石峰在海州巨浸之間,形類獅子,實貞利侯廟,商舶祈風于是。”“萬安軍在黎母山之東南……城東有舶主都綱廟,土人敬信,禱卜立應,舶舟往來,祭而後行。”古儋州的貞利侯廟及萬安軍的舶主都綱廟,是不是如上文說到的早期龍王廟有承傳關系,今已不可考;但有一點是肯定的,這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些廟都設在海邊,是海舶商人所建,祭祀的為商舶祈求海航順風的南海海神,而且“禱卜立應”。宋代商人祈求平安的禱祝,一直綿延不斷。 出海人把自己的身家性命,系于海龍王的保護之中。清代屈大均寫道:“祝融者,南海之君也。虞翻雲:‘祝,大也;融,明也。南海為太明之地,其神浴月以開炎天,故曰祝融也’。”這類傳說,後面還有因海上颶風四起,霧雨迷朦,船上的人都涕泣呼號求祝融保命;片刻之間,天日晴朗,飄行萬裏,“如度衽席。”這種拯救海上災難的傳說,在海南的海上航行中成為了一種信仰。

海南的黎族,除了島上的原住民外,也有“百越”人遷移而來。百越族的文身習俗,也與向海上龍王祈求護佑平安有關。《漢書·地理志》載:“其君禹後,帝少康之庶子,封于會稽。文身斷發,以避蛟龍之害。”應劭註曰:“常在水中,故斷其發,紋其身,以像龍子,故不見傷害也。”海龍王護佑平安的祈求,不僅在漢族流傳,在黎族也有著共同的民間信仰。

廣利眾生與“除國蠹”、“去民蟊”

有潤物廣利品德的海龍王,像一面無形的旗幟,飄揚在海南老百姓的精神世界裏。對于海龍王的信仰和崇拜,是隨著唐代以後海上絲綢之路對外貿易的發達而日益興盛。南海神被封為廣利王;所謂“廣利”,是“廣徠天下財利”之意,也為“廣利生民”之意。宋元以後,南海貿易日益繁榮,中外海舶互相往來,中國輸出的商品是絲綢、茶葉及手工藝品等,外國運來的是金、銀、琉璃、珠璣、象牙、各種香料,對外貿易的國家沿海一帶有數十個,如佔婆(今高棉)、佔城(今越南)、天竺(今印度)、獅子國(今斯裏蘭卡)等。當海上絲綢之路的船舶頻頻來往于廣州、揚州、泉州等港口的時候,海南島是南海航行必經之地,一些港灣也成為往來商船避風的場

南海龍王南海龍王

所。海南島與南海諸國地理相近,貿易便利。<宋會要>刑法二之一三五載:“海南四州黎峒地與南蕃相望。”《嶺外代答》卷一載:“瓊州、萬安軍、吉陽軍……若夫浮海而南,近則佔誠諸蕃,遠則接于六合之外矣。”宋代來海南貿易的外國商人顯著增加。宋人樓鑰<送萬耕道帥瓊管>詩寫道:“流球大食更天表,舶交海上俱朝宗。”他在<玫瑰集>卷一九《代謝知瓊州表》中說:“今瓊管邈在萬裏之外,顓居一海之中……而賈胡遙集,實為舶政之源。”“舶政之源”,說到底是獲利之源。祀奉海龍王,在海南,人們所要達到的是“神人致喜”以及“佑我家邦廣利”。南宋高宗,曾經多次在上諭中強調過的一句話:“市舶之利,頗助國用,宜循舊法,以招徠遠人,阜通貨賄。”這是站在皇帝的立場上,確認“是國家大得濟”,即國家受益。國家財源廣進,老百姓也隨之獲利。 然而,關于宋高宗的“阜通”一說,海南的貶官另有議論。李光貶海南後,曾寫下<阜通閣>詩,也描繪宋時海南與海外通商情景。其詩有小序雲:“元壽使君到官未幾,浚川築堤,以通商賈之利,急先務也。因為閣匾,其榜曰阜通,辱示佳章,因次其韻。”李光贊揚海外貿易的繁榮,“萬貨來從徼外舟”,外國商船停舶海南已呈繁榮局面;但他詩中指出,要使經濟繁榮,老百姓得到實惠,必須“除國蠹”,“去民蟊”。可惜在當時是無法實現的。這也從另一個角度去祈求海南的龍王在“廣利眾生”時必須做到的!

現在,南海之濱的三亞、驚濤拍岸的大小洞天處,建造了“南海龍王”別院,安座南海龍王原身像。這是中國龍文化又一次在南海岸邊的傳承、發展,是民間對龍的信仰意識及對龍的形象的藝術再現,也是中國傳統的主流文化與海南民間的邊緣文化相結合的體現。這將會豐富海南文化的內涵,促進旅遊業的發展。

三亞大小洞天旅遊區位于中國最南端的濱海城市——三亞,是海南島最古老的道教文化遺跡,至今已有800年的歷史。旅遊區背靠鰲山,面向南海,鰲山屬南方山脈之餘脈,傳說為海中巨鰲化成,鰲為龍子,負重載物,定海伏波,居有洞天更具福佑。山海相連,緣不可分,南海龍王給予了這塊神仙福地無限恩施,備受慧澤。在地的原住民對南海龍王更是敬畏有加,祈佑共供奉,世代相傳。

為了從道家文化體系發掘南海龍王信仰的文化蘊涵,表現南海龍王廣利天下、福澤黎民的主旨,大小洞天旅遊區內修建有南海龍王別院,別院位于鰲山腹地,正對南海。院內供奉1.9米的南海龍王原身像,“頭頂王冠生龍角,赤發長髯,濃眉睿目,雙耳垂肩,虎鼻朱唇,龍須橫出,慈祥威嚴,身穿龍鱗金甲,肩披龍紋披風,手扶鎮海寶劍,足踐雙蛇,迎風偉坐于海心浪濤之顛”,以護衛國土,威鎮海疆,燮理陰陽,潤濟萬物,興雲布雨廣利天下。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