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朝齊

南朝齊

南朝齊,即南齊(479年-502年)是中國南北朝時期南朝的第二個朝代,也是南朝四個朝代中存在時間最短的一個,僅有二十三年,為蕭道成所建。以大齊為國號,源于讖緯之說。《讖書》雲:"金刀利刃齊刈之",意即"齊"將取代"宋"。史稱南齊或南朝齊或蕭齊。

開國之君蕭道成是劉宋將領,在宋明帝在位期間擔任右軍將軍。宋明帝去世後,他與尚書令袁粲共同掌管朝政。公元474年,蕭道成平定江州刺史桂陽王劉休範的反叛,進爵為公,遷中領軍將軍,掌握了禁衛軍,督五州軍事。此時劉宋政權內鬥激烈,蕭道成逐漸掌握大權。公元477年,蕭道成殺後廢帝劉昱,立他的弟弟劉準繼位。蕭道成被封齊王。在這之後,蕭道成鏟除了忠于劉宋的袁粲、沈攸之等人。公元479年,蕭道成迫使劉準禪讓,劉宋滅亡,南齊建立。

公元502年齊和帝被迫禪位于南齊宗室蕭衍。蕭衍改國號為梁,是為梁武帝,南齊滅亡。國祚23年。

  • 中文名稱
    南朝齊
  • 簡稱
  • 所屬洲
    亞洲
  • 首都
    建業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國家領袖
    蕭道成
  • 主要宗教
    佛教、道教
  • 建國時間
    479年
  • 亡國時間
    502年

歷史

建立南齊

沈攸之兵敗的時間是宋順帝升明二年(公元478年),轉年開春,清除了異己的蕭道成便按部就班地向皇帝的位置邁進:在地方上安排自己的子孫或助手去接管兵權,在朝廷中則任命親信擔任重要職位;三月,蕭道成被封為相國、齊公,加九錫;四月,蕭道成進爵為王,加殊禮(所謂的殊禮也就是對大臣的最高禮遇:劍履上殿、入朝不趨、贊拜不名)。從前曹操、司馬昭、劉裕曾經得到的,蕭道成現在也都得得到。速度最快,功勞則最小。蕭道成的志向,不在天下之大,隻在于權位之高,那麽緊接著的下一步,當然就是禪代了。

禪代的過程是一出悲喜兩幕劇,首先是宋帝退位。按照禮儀,宋順帝需要到大殿前會見百官,然後交出璽綬。小皇帝嚇得不敢出面,逃到了宮裏佛殿的佛像底下躲了起來。王敬則率領禁兵親自入內將順帝迎出。順帝早就哭成了小淚人兒,嗚咽地問王敬則:"是要殺我嗎?"王敬則怕戲演砸,安慰他說:"隻是移駕別宮而已啦,官家先輩取司馬家的天下,也是如此。"順帝雖是個傀儡小皇帝,卻不呆傻,知道報應要應到自己身上了,哭喊道:"願我今後生生世世都不要再生在帝王家中!"此話與劉子鸞臨死的呼聲一般無二,這是弱者的哀號,這是絕望的控訴。可惜哀號、控訴在權力與利益面前,顯得太過蒼白和無力了。順帝交出璽綬,宮中百官都淚如雨下,其中一幕頗有意味。右光祿大夫王琨是宋文帝劉義隆手下重臣王華的堂弟,東晉末年就在朝中做郎中,這時候已經八十多歲了,再沒有人比他資格更老。他曾目睹晉恭帝禪讓劉裕的一幕,昨天更加百感交集,他邊哭邊嘆:"人人都覺得長壽應該開心,惟獨老臣我認為長壽實在讓人悲傷。以至于這樣的場面,居然一再親歷。"

宋順帝被架走,"悲劇"完了換"喜劇",褚淵手捧璽綬,領著文武百官來到齊王的宮殿之前,勸蕭道成即位。蕭道成還得假模假樣地推辭三遍。有個研究歷史的官員叫作陳文建,裝神弄鬼地對蕭道成說道:"六,乃是富貴之數:後漢自光武帝起,到獻帝為止,經一百九十六年禪讓給魏朝,魏朝經過四十六年禪讓給晉朝,晉朝經過一百五十六年禪讓給宋朝,現在宋朝已歷六十年,六始六終,望齊王順應天意,早登大位!"一席話頭頭是道,蕭道成聽了受用,才放下"架子",換上帝服,即帝位,國號為大齊,改元建元,成為齊朝第一任皇帝,史稱齊太祖高皇帝,簡稱齊高帝。和劉裕對付晉恭帝的手法類似,他封宋順帝為汝陰王,不出一個月就秘密授意手下人將他殺死。劉裕的子孫們,很快也被蕭道成斬草除根,劉氏族裔唯一的例外是劉裕的族弟劉遵考的兒子劉澄之,因為與褚淵的關系密切,幸免于難,其實他論血緣與劉宋皇室也遠了不少了。劉宋一朝六十年風雲變幻,化作南柯一夢。

升明三年(479年),宋順帝遜位,蕭道成自立,改國號為"齊",南齊政權建立,史稱蕭道成為齊高帝,改年號為建元。齊高帝崇尚節儉,反對奢靡,並以身作則,將宮殿、御用儀仗等凡用金、銅製作的器具全部用鐵器替代,衣服上的玉佩、掛飾等統統取消。高帝蕭道成在位時經常吊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使我治天下十年,當使黃金與土同價",可見他的提倡節儉與身體力行。齊高帝任用寒人掌權要,推行檢籍法,嚴令整飭戶籍,提倡節儉,減輕人民負擔,與北方通好,維護邊境安定。臨終前,他囑咐太子蕭賾:要警惕晉朝及劉宋皇室手足相殘的教訓,在治理國家,愛護同室兄弟方面要做好,國家政治穩定,經濟就會復甦。齊武帝蕭賾為政寬紓,人民得到10多年休養生息的時機,促進了南方經濟的發展。蕭道成接受宋滅亡的教訓,務從儉約,減免百姓逋租宿債,寬簡刑罰,但對宋之宗室王侯,無少長皆幽死。次年下令擴大清理戶籍,按虞玩之的建議,設立校籍官,以宋元嘉二十七年版籍為準整理戶籍。但校籍工作弊端百出,貧苦人民常被誣為戶籍詐偽而從戶籍中剔除出來,同時也侵犯了庶族地主的利益。因而,在其死後不久,即因反對校籍而引發了唐寓之暴動。齊高帝能吸取劉宋滅亡的教訓,革除前代暴政,提倡節儉。繼位的齊武帝蕭賾能恪守其父遺囑,不殺諸弟,朝政較為嚴明,內亂較少。因此,蕭齊時代的前十幾年,社會比較安定,人民得以休息,南方經濟也有了一定的發展。可惜他隻在位4年,沒有實現他的夙願。死後廟謚太祖高皇帝,葬于陵口(今丹陽市陵口鎮)泰安陵。

少年蕭賾

蕭賾(440年-493年),字宣遠,齊高帝蕭道成長子,母劉智容。

齊武帝蕭賾是蕭道成的長子,據說他出生的時候,祖母陳氏和生母劉氏同時夢到龍身盤踞于房梁之上,可謂大富大貴之兆。蕭道成于是給他起了一個小名"龍兒",從中也可以看出蕭道成的"異心"。蕭賾本人從小也把自己看是做匡扶天下之才,憑借老爹的功績,很早就有所作為,在宋明帝平定劉子勛的作戰中又立下大功。蕭道成掌握大權後,他被封為鎮西長史、江夏內史、行郢州事。

平定唐禹

齊武帝永明三年(485)冬,唐寓之在新城一帶結黨四百餘人。次年正月,利用會稽太守王敬則去京城建康"朝正"(正月朝拜皇帝)的機會,舉兵暴動,首先攻下富陽。三吳地區的被卻籍者紛紛參加,眾至三萬。卻籍的民戶,大都是北來僑民,他們的戶籍本為白籍,因此暴亂者被稱為"白賊"。唐寓之又攻下桐廬,進佔錢唐、鹽官、諸暨、餘杭等縣,並在錢唐稱帝,置太子,改國號為吳,建元興平。以錢唐新城為皇宮,縣廨為太子宮,設定百官,以寒門出身的錢唐富人柯隆為尚書僕射、中書舍人,兼領太官令、尚方令。唐寓之還派其將領高道度等進攻東陽郡(今浙江金華),殺東陽太守蕭崇之和長山令劉國重並遣將孫泓進攻山陰。齊武帝急派禁兵數千,戰馬數百討伐。唐寓之臨時組合的軍隊,一戰即潰,寓之被殺,各郡縣相繼被平定。事後,參與暴亂的不少民丁,被罰修白下城(時為南琅邪郡治所,故址在今南京金川門外),或發配到淮河一帶作戍卒十年。

此暴亂雖很快平定,庶族地主反檢籍的鬥爭並沒有停止。永明八年,蕭齊政權被迫停止檢籍,並宣布"卻籍"無效,對"卻籍"而被發配戍邊的人民準許返歸故鄉,恢復宋末升明(477~479)以前戶籍所註的原狀。許多庶族地主和商人因而取得士族所具免賦役的特權。

討蕭子響

劉宋荊州刺史、巴東王蕭子響,勇猛有力量,精于騎馬射箭,喜歡軍事,他親自挑選六十名貼身武裝侍衛,這些人都很有膽量和才幹。他就任荊州刺史後,多次在自己的內宅設宴,用牛肉、美酒犒勞侍從。同時,蕭子響又私下製作了錦綉長袍、紅色短襖,打算將這些東西送給那裏的蠻族,換取武器。長史高平人劉寅、司馬安定人席恭穆二人聯名暗中把這件事報告武帝。武帝下詔要求深入調查。蕭子響聽說官差到來但沒看見武帝的詔令,于是,他就把劉寅、席恭穆和諮議參軍江、典簽吳之、魏景淵召集在一起,盤問他們,劉寅等人仍保守秘密,不回答。吳之說:"既然皇上已經下了詔令,就應該設法搪塞過去。"魏景淵說:"我們應該先做調查。"

蕭子響勃然大怒,就把劉寅等一行八人抓起來,在後堂將他們殺了,並將這一情況全都報告給了武帝。武帝本來打算赦免江,但聽說他們全都被殺死了,大怒。壬辰(二十七日),任命隨王蕭子隆為荊州刺史。武帝打算派淮南太守戴僧靜率兵討伐蕭子響。戴僧靜當面報告說:"巴東王年齡小,而長史劉寅等人逼得太急,所以,一時生氣,而沒有想到後果。天子的兒子由于過失誤殺他人,有什麽大罪!陛下忽然派大軍西上,使人們感到恐慌,就什麽事都幹得出來。因此,我不敢接受聖旨。"武帝沒有說什麽,但心裏很贊賞戴僧靜的話。于是,派衛尉胡諧之、遊擊將軍尹略和中書舍人茹法亮率領幾百名武裝侍衛前往江陵,搜捕蕭子響左右那些小人。並且下詔說:"蕭子響如果放下武器,主動回到建康請罪,還可以保全他的性命。"任命平南內史張欣泰做胡諧之的副手。張欣泰對胡諧之說:"這次出行,勝利了沒有什麽名,而失敗了卻要成為奇恥大辱了。蕭子響聚集的是一幫凶狠狡詐的人,他們之所以聽從他的指揮,是因為有的人是貪圖賞賜,有的人是害怕他的聲威,因此,他們還不會自行潰敗。如果我們在夏口駐扎軍隊,向他們講明利害、福禍關系,就可以用不著動武而能抓獲罪人。"胡諧之沒有接受張欣泰的建議。張欣泰是張興世的兒子。 胡諧之等率領大軍抵達江津後,在燕尾洲興築了城壘。蕭子響也穿上便服登上城樓,多次派使者到胡諧之這裏陳述說:"天底下哪有兒子反叛父親的呢?我不是想抗拒朝廷,隻不過是做事粗心魯莽。現在,我就乘一隻船回到朝廷,接受殺人罪的處罰,你們何必興築城壘,派大軍來抓我呢?"尹略一個人回答使者說:"誰跟你這種叛父的逆子講話!"蕭子響隻是哭泣流淚。

于是,他殺牛備酒,要犒賞朝廷派來的大軍,尹略卻把這些酒菜揚到了江裏。蕭子響又喊茹法亮,茹法亮疑慮畏懼也不肯前去。最後,蕭子響又請求會見傳達武帝詔令的官差,茹法亮也不肯派官差前去,反而將蕭子響派來的使者關押起來。蕭子響大怒,將他平時所訓練出來的勇士和州衙、自己府上的二千多名士卒組織起來,從靈溪渡河向西進發。蕭子響親自率領一百多人,攜帶萬鈞弩箭,在長江江堤上駐防。第二天,他的軍隊和朝廷派來的大軍展開激戰,蕭子響在江堤上用弩射擊,結果,朝廷軍大敗,尹略戰死,胡諧之等人跳上一隻小艇逃走。武帝又派丹楊尹蕭順之率軍繼續討伐。蕭子響當天就率領平民侍從三十人,乘坐小船,順江而下,直赴建康。太子蕭長懋平時就忌恨蕭子響,當蕭順之從建康出發時,蕭長懋就秘密告訴他,讓他早點兒把蕭子響置于死地,不要讓他活著回到建康。蕭子響途中遇上蕭順之,打算自己申訴明白,但蕭順之沒有答應,就在演習堂裏用繩子把蕭子響勒死了。蕭子響臨死前,給武帝寫了一封信,報告說:"臣的罪過已超過了山河湖海,理應甘心接受懲罰。可是,您下詔派胡諧之等人前來,竟然沒有宣讀聖旨,就樹起大旗進入要塞地區,在與我的城池相對的南岸,興築城池防守。臣幾次派人送信呼喚茹法亮,乞求穿便服見他一面,但茹法亮卻始終不肯見我。手下一群小人又恐懼害怕,于是導致了雙方的激戰,這些都是臣的罪過。臣本月二十五日,放下武器,孤身一人投奔朝廷軍隊,希望能回到京城,在家裏呆一個月,然後,臣自己自殺,這樣也可以不讓人譏刺齊國這一代誅殺皇子,我也得以免去忤逆父親的惡名。可是,還是沒能遂心如願,今天我馬上就要結束生命。臨死前寫信給你,哭泣哽咽,為之話塞,不知再說些什麽了!"有關部門奏請要斷絕蕭子響與皇族的關系,削除他的爵位和封地,改姓氏為"蛸",其他被牽連進去的,另行定罪。很久以後,武帝在華林園遊賞,看見一隻猿猴跌跌撞撞,不住地悲號哀鳴,就詢問左右侍從這是怎麽回事,侍從說:"它的孩子前天從懸崖上摔下去死了。"武帝一下子就想起了蕭子響,忍不住嗚咽起來,淚流滿面。茹法亮受到武帝的嚴厲責備,蕭順之內心慚愧恐懼,也由此而發病,不久去世。豫章王蕭嶷上書,請求收殮安葬蕭子響的屍體,武帝沒有批準,並追貶蕭子響為魚復侯。蕭子響引起這場戰亂後,各方鎮都紛紛指控譴責蕭子響的叛逆行為,兗州刺史垣榮祖說:"不應該說這樣的話,倒應該說:'劉寅等人辜負了皇帝對他的恩典,以致逼迫巴東王,使他走上了這條路。'"武帝仔細想想,認為垣榮祖有真知灼見。台軍焚燒江陵府舍,官曹文書,一時蕩盡。朝廷軍隊放火焚燒江陵府建築,官府的文書檔案剎時全都被燒掉。武帝因為大司馬記室南陽人樂藹多次任荊州幕僚,所以就特別召見他,向他打聽荊州的事,樂藹回答詳盡,反應敏捷,武帝大為高興,任命他為荊州治中,下令讓他負責修繕荊州州府。樂藹修繕了幾百棟州府官舍,很快全都修完了,而且也沒役使一個老百姓,所以,荊州府十分稱贊他。

治國安邦

武帝十分關心百姓疾苦,即位後,就下詔說:"比歲未稔,貧窮不少,京師二岸,多有其弊。遣中書舍人優量賑恤。"不久,再次下詔說,"水雨頻降,潮流薦滿,二岸居民,多所淹漬。遣中書舍人與兩縣官長優量賑恤。"

他又下詔酌情遣返軍中的囚徒,大赦囚犯,對于百姓中的鰥寡和貧窮之人,要加以賑濟。他提倡並獎勵農桑,災年時,還減免租稅。在位第四年,他下詔說: "揚、南徐二州,今年戶租三分二取見布,一分取錢。來歲以後,遠近諸州輸錢處,並減布直,匹準四百,依舊折半,以為永製。"

武帝還下令多辦學校,挑選有學問之人任教,以培育人們的德行。 武帝以富國為先,不喜歡遊宴、奢靡之事,提倡節儉。他曾下令舉辦婚禮時不得奢侈。

齊武帝時,還與北魏通好,邊境比較安定。高帝和武帝的清明統治使江南經濟也有了一定的發展,社會也暫時安定。

太子早逝

不久,文惠太子病重,蕭昭業演戲逼真,哀容戚戚,哭聲不斷,一旁不知底細的侍行、官員見到蕭昭業如此孝順,都感動得嗚咽流淚。但他一回到自己的住處,就歡笑酣飲,大吃大喝,方才的戚容一掃而空,可以說從小就是一個矯飾大王。文惠太子死後,蕭昭業被立為皇太孫,移居東宮。阿公齊武帝前來探視,他迎拜嚎慟,哭得背過氣去。武帝親自下輿抱持安慰,對這孩子的孝心非常感動。 後來,聽說武帝得病,蕭昭業派巫婆楊氏詛咒阿公早死自己好早登皇位,又給妻子何氏送信一封,上寫一大"喜"字,周圍繞以36個小"喜"字。但是,待他進入宮內侍疾,蕭昭業一抹臉又變成一臉哀戚狀,這位皇太孫言發淚下,在武帝床前跪問病情。

齊武帝永明十一年(493年)七月。

黎明時分,天邊的薄霧透出一絲微紅,又一個酷熱難耐的夏夜終于捱過去了。延昌殿寢宮裏,齊武帝輾轉病榻已經一個月了。一個月來,他強支病體,照常處理國家大事。他太留戀那青煙繚繞、金鱗閃耀的盤龍御座了,他太留戀那一呼百諾、發號施令的帝王生活了。但是,他是一個現實主義者,日益加劇的病痛使他不得不承認一個殘酷的現實:自己的大限快要到了。為了蕭家天下的未來,他不能不考慮一下自己的繼承人問題了。 齊武帝即位之初,就把長子蕭長懋立為太子,作為自己的繼承人。 太子忠厚仁孝,處事練達,很受朝野愛戴。十餘年來,從未出過差錯。把皇位傳給太子,齊武帝是放心的。然而,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齊武帝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今年正月,太子蕭長懋竟然死在了自己的前面。

武帝之死

蕭昭業眉目如畫,容止美雅,寫得一手好隸書,齊武帝非常喜愛這個孫子。他自小由二叔竟陵王蕭子良撫養,很被嬌慣。竟陵王鎮守西州,少年時代的蕭昭業也隨行,由于無人管教,他與左右無賴二十幾人衣食飲酒皆在一處,天天嬉樂無度。他的妻子何妃也是個輕薄女子,與蕭昭業同玩的幾個美貌少年私通。後來,竟陵王蕭子良入京城,蕭昭業一個人留在西州,更加膽大妄為,天天到各個營署淫宴,又暗地裏找當地的富人索要錢財,見是太孫要錢,也沒人敢說個"不"字。為了犒賞左右無賴,他都以黃紙預先寫上爵號官位,許諾自己當皇帝後立刻任命。 這些荒唐事情,當時武帝和文惠太子並不知情,蕭昭業的老師和侍讀都是70多歲的老年人,又怕出事又懼禍,雙雙自殺。文惠太子隱隱察覺其情,就抓緊了對他的監管,並節製他的花費用度,讓這位皇太孫很是老實了一陣子。

太子去世後三個月,齊武帝立太子的長子蕭昭業為皇太孫,命太子屬官改隸皇太孫。蕭昭業身材頎長,容貌俊美,寫得一手好字,待人接物也頗知禮節。齊武帝很喜歡這個長孫,有意以他為皇位繼承人。但皇長孫年僅二十,自幼生長深宮,不知祖宗創業艱難,亦不諳軍國大事,他能負此重任嗎?齊武帝心中實在沒有把握。次子蕭子良倒是很好的人選。他歷任會稽太守、丹陽尹、揚州刺史、司徒等職,富有統治經驗;又善于延攬人才,他麾下的沈約、王融、蕭衍、範雲等,皆是當時著名的才學之士。如果以蕭子良為皇位繼承人,他是能夠勝任的。但如果這樣做,就違背了"立嫡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的古訓,打亂了皇位繼承順序,難免要出亂子。思忖再三,齊武帝還是決定立皇長孫蕭昭業為皇位繼承人,讓竟陵王蕭子良輔佐他。 主意一定,齊武帝感到心裏的一塊石頭落了地。過了幾天,齊武帝病情加重,他命令竟陵王蕭子良帶甲杖入延昌殿侍奉醫葯,以防不測。蕭子良以蕭衍、範雲、王融等為帳內軍主,協助他處理事務。 王融于永明五年(487年),為竟陵王蕭子良拔為法曹參軍,並參與編纂《四部要略》,由此躋身"竟陵八友",取得了當時文學領袖蕭子良的賞識。

王融雖少年得意,猶有未足,自恃才地,冀望三十以內位至台輔。正當王融厲兵秣馬準備出師北伐之際,齊武帝于永明十一年(493年)七月病死,使之所謀劃的事業擱置在一邊。旋即在立嗣問題出現了尖銳的對立:蕭鸞欲立蕭昭業,王融謀立蕭子良,並構成劍拔弩張之勢。本來王融之舉有著許多有利條件,一、齊武帝曾明令蕭子良"帶甲仗入延昌殿侍醫葯",已經造成了"物議疑立子良"(《南齊書·蕭子良傳》)的印像。二、王融擁有軍事大權。三、蕭昭業敗行多有外揚。于是王融"戎服絳衫,于中書省閣口斷東宮仗不得進,欲立子良"。但是蕭子良失之于寡斷,加上蕭鸞矯詔稱敕,使王融這一舉動遭到毀滅性的打擊。

皇太孫蕭昭業聽說齊武帝病危,匆匆趕來。隻見王融滿身披掛,率甲士凶神惡煞般地守在宮門外邊,聲言皇上有旨:無論何人,不得擅入宮門一步。蕭昭業自持皇太孫身份,上前搭話。但任他百般辯解,王融就是不放行。無奈,蕭昭業隻好暫且退下,獨自在那裏發呆。 不久,齊武帝又從昏厥中蘇醒過來。他見皇太孫不在身邊,知道情況有變,急命近侍速召皇太孫率甲士入宮,並把朝廷大事委托給尚書左僕射西昌侯蕭鸞。

武帝對于其後事,特意下詔說:"我識滅之後,身上著夏衣,畫天衣,純烏犀導,應諸器悉不得用寶物及織成等,唯裝復夾衣各一通。常所服身刀長短二口鐵環者,隨我入梓宮。祭敬之典,本在因心,東鄰殺牛,不如西家禴祭。我靈上慎勿以牲為祭,唯設餅、茶飲、幹飯、酒脯而已。天下貴賤,鹹同此製。未山陵前,朔望設菜食。陵墓萬世所宅,意嘗恨休安陵未稱,今可用東三處地最東邊以葬我,名為景安陵。喪禮每存省約,不須煩民。百官停六時入臨,朔望祖日可依舊。諸主六宮,並不須從山陵。內殿鳳華、壽昌、耀靈三處,是吾所治製。"

南朝齊第二任皇帝(482年-493年),病死,葬景安陵。年號永明。 齊武帝在位12年,于永明十一年(公元493年)54歲時撒手西歸,傳位于皇太孫蕭昭業。

文帝時期

這時,宮門外的對峙仍在繼續著。蕭鸞聽到這個訊息,急忙駕車馳至宮門。王融前來阻擋,蕭鸞喝道:"皇上有令,召我入宮,誰敢阻擋!"說罷,推開眾人,擁皇太孫闖入宮內。 接著,蕭鸞命人開啟了奉天殿的三對朱漆大門,召集群臣上朝,又命人將蕭子良扶出皇宮。群臣上朝後,在蕭鸞的指揮下,各整衣冠,登殿排班,依次跪伏,三呼萬歲。皇太孫蕭昭業就這樣登上了皇帝寶座。 蕭昭業繼位時已經20歲,改元隆昌,時為公元494年。蕭昭業即位十餘天,就下令誅殺了王融。

武帝剛剛大斂,蕭昭業就把武帝的樂工演員們召來奏樂歌舞。樂工演員們懷念老皇帝,邊獻藝邊流淚,小皇帝則在寶座上嘻笑自若,歡飲大嚼。 武帝發喪之日,蕭昭業剛剛送葬車出端門,就推說自己有病不能前去墓地。回宮後,馬上召集樂工大奏胡曲表演歌舞,喇叭胡琴,聲徹內外。大臣王敬則問身邊的蕭昭業親信蕭坦之:"現在就這麽高興歡歌,是不是太早了點?" 蕭坦之也不乏幽默,回答:"這聲音正是宮內的哭聲啊!"

蕭昭業登基後,極意賞賜左右群小,一賞就百數十萬。每次看見下面端上金銀寶錠,就自言自語:"我從前想你們一個也難得,看我今天怎麽用你們!"御庫中總共有錢八億萬之巨,金銀布帛不可勝數,蕭昭業繼位不到一年,已經揮霍大半,都賞賜給得意的左右、宮人。宮中遍布的文物寶器,一群人平時拋擲擊碎,以此為樂。

估計蕭昭業有奇裝異服的癖好,常在宮內穿五彩錦綉衣服。又高價買來公雞鬥著玩耍,鬥雞走馬,樂得不行。他自己的皇後何氏也非常"自由",天天與左右淫通亂交。這對年輕夫妻,可以說是中國最早的性開放者,也是"伴侶交換"的先行者。

明帝時期

同為齊朝宗室的近衛軍首領蕭諶、蕭坦之見小皇帝日益狂縱,心中驚懼日後事發受禍,就都暗中依附西昌侯蕭鸞,準備行廢立之事。

494年,蕭鸞引兵入宮,當時蕭昭業正光著身子和寵姬霍氏飲酒,聞知訊息後馬上命令關閉宮門。遠遠看見蕭諶領兵持劍奔來,小皇帝知道近侍謀叛,自知無望之下,用刀自刺脖頸,因酒喝多了加上膽力不夠,手哆嗦著未能自盡。

蕭諶派人用帛粗略地給蕭昭業包扎了一下,以肩輿把他抬出延德殿。蕭諶初闖宮時,衛士們見有兵人進入都持盾挺劍要迎鬥,蕭諶大呼:"所取自有人,卿等不須動。"衛士們以為蕭諶身為禁衛首長,是奉皇帝手令入宮抓人,都放下兵器原地待命。不久,皇宮衛士們看見皇帝受傷被人扶出,都欲挺身上前救護。如果皇帝喊一聲,鹿死誰手還不一定。奇怪的是,蕭昭業悶聲不言,耷拉著腦袋坐在肩輿上,大家隻得眼看他被扛出殿門。從衛士們的視野中一消失,蕭鸞的兵士就在西弄裏面一刀結果了這位荒唐天子,時年二十二。

蕭鸞以太後的名義廢蕭昭業為鬱林王,迎立其弟新安王蕭昭文。不到四個月,蕭鸞廢蕭昭文為海陵王。很快就暗中派人殺掉時年15歲的海陵王。蕭鸞隨後自立為帝 改元為建武,史稱齊明帝。

齊明帝(公元452年-公元498年),在位4年。屬龍,性格嚴明多疑。父蕭道生。字景棲,小名玄度,南齊的第五任皇帝,蕭道成之侄。蕭鸞自小父母雙亡,由蕭道成撫養,蕭道成對其視若己出。宋順帝時,蕭鸞擔任安吉令,以嚴格而聞名;後遷淮南、宣城太守,輔國將軍。齊高帝時任西昌候、郢州刺史;齊武帝蕭賾時升任侍中,領驍騎將軍。蕭賾死時,以蕭鸞為輔政,輔佐蕭昭業。自從蕭長懋于493年死後,蕭鸞便有爭奪帝位之心;蕭鸞在494年廢殺蕭昭業,改立其弟蕭昭文;不久又廢蕭昭文為海陵王自立為帝。蕭鸞于494年即位後,便壓製宗室力量,並設立典簽監視諸王;並且在任期間屠殺宗室,蕭道成與蕭賾的子孫都被蕭鸞誅滅。蕭鸞任內長期深居簡出,要求節儉,停止各地向中央的進獻,並且停止不少工程。蕭鸞晚年病重,相當尊重道教與厭勝之術,將所有的服裝都改為紅色;對外一直隱瞞病情,直到蕭鸞特地下詔向官府征求銀魚以為葯劑,外界才知道蕭鸞患病。498年蕭鸞病故,葬于興安陵。蕭鸞這個人對外大張旗鼓的崇尚節儉,連他生日時大臣敬奉的金銀禮物也不要,讓人將其打碎,但他的宮中私宴卻是金玉滿堂,華麗非常。蕭穎胄就說過:陛下要是還想砸東西,就砸你宮裏的那些吧。蕭鸞被人當面揭短,非常羞慚。這個篡權奪位的齊室支庶,除了狠心毒辣,偽情矯飾也沒什麽可說的了。

荒唐皇帝

齊東昏侯蕭寶卷是中國歷史上著名的荒唐皇帝。齊宣德太後的懿旨中指斥他:"凡所任仗,盡慝窮奸,皆營伍屠販,容狀險醜,身秉朝權,手斷國命,誅戮無辜,納其財產,睚眥之間。屠覆比屋……曾楚、越之竹,未足以言、校辛、癸之君,豈或能匹。"蕭寶卷之父蕭鸞以陰謀手段篡奪帝位後,濫殺高帝、武帝的子孫以鞏固帝位,臨死之時對蕭寶卷說:"作事不可在人後!"蕭寶卷稟承父訓,宰輔大臣,稍不如意,立即加以誅殺,逼得文官告退,武將造反,京城幾度發發可危。

齊東昏侯蕭寶卷(公元483年-公元501年),在位3年。屬豬,性格訥澀昏暴。父蕭鸞,母劉惠端。字智藏,本名明賢。蕭鸞第二子。東昏侯被認為是中國歷史上最為昏庸荒淫的皇帝之一。蕭寶卷的生母早亡,由潘妃撫養。他年少時不喜讀書,以捕老鼠為樂。更喜歡玩擔幢的遊戲,把七丈餘場的大木幢頂在雙肩,牙齒上玩耍,就算牙因此折斷也樂此不疲。499年,蕭寶卷在蕭鸞死後即位,封潘妃之女潘玉奴為貴妃。蕭寶卷性格訥澀,很少說話,不喜歡跟大臣接觸,常常出宮閒逛,每次出遊都一定要拆毀民居、驅逐居民,興建起仙華、神仙、玉壽諸殿,並且大量賞賜佞臣,造成國家的財政困難。更殺害不少的大臣,剛即位便殺害顧命大臣右僕射江佑、司空徐孝嗣、右將軍蕭坦之、領軍將軍劉喧等人。也由于蕭寶卷的昏暴,導致發生始安王蕭遙光、太尉王敬則與將軍崔景慧先後起兵叛亂,但都兵敗被殺。蕭寶卷平定叛亂之認為自己有天命,更加昏暴,除了與潘玉奴、宦官梅蟲兒等人日夜玩樂之外,

南朝皇帝多奢侈腐靡,蕭寶卷尤甚。後宮失火被焚,就新造仙華、神仙、玉壽三座豪華宮殿,又剝取庄嚴壽的五九子鈴裝飾殿外,鑿金為蓮花,貼放于地,令寵妃潘氏行走其上,就是"步步生蓮花"。他還特別喜歡幹屠夫商販之類的事情。曾在宮苑之中設立市場,讓太監殺豬宰羊,宮女沽酒賣肉。潘妃充當市令,自己擔任潘妃的副手,遇有急執,即交付潘妃裁決。蕭寶卷又極其吝嗇錢財。梁王蕭衍的軍隊已攻打到城外,太監茹法珍跪在地上請求他賞賜將士,他仍舊不肯,還說:"反賊難道就隻捉我一個人嗎?為什麽偏偏向我要賞賜?"

南齊滅亡

蕭寶卷派人毒殺平定叛亂最力的雍州刺史蕭懿,結果導致蕭懿之弟蕭衍發兵進攻建康,又猜疑雍州(治今湖北襄陽)刺史蕭衍對朝廷圖謀不軌,遂派人前往行刺。不料,行刺者未照旨行事,反把此事告訴了蕭衍。永元二年十一月,蕭衍召集部將說,主上(指蕭寶卷)昏庸暴虐,罪惡超過商紂王,我決定和大家一起廢除他,另立新帝,以興旺國家。隨即建立大本營,集結部眾,擁兵萬餘人,戰馬千餘匹,船艦3000多艘,積極準備推翻齊帝。蕭寶卷得知蕭衍舉兵起事的訊息,即派輔國將軍、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劉山陽率軍3000人在上任途經江陵(今屬湖北)時,會合西郎中長史蕭穎胄襲擊雍州,欲刑除蕭衍。劉山陽等進至江安(今湖北公安),逗留十餘日而不肯北上。蕭衍派人至江陵下書散布"山陽西上,並襲荊、雍"的謠言,使蕭穎胄遲疑無計;加之悉知蕭衍招兵買馬已非一日,且江陵一向畏懼雍州,因而十分恐懼。蕭穎胄等用計謀斬劉山陽,領眾與蕭衍會合。,推翻蕭寶卷,另立新帝。十二月,蕭穎胄等向建康文武百官發布文告,列數齊帝罪行,並派兵進攻湘州、夏口等地。至十二月底,上庸太守韋睿,華山太守康絢等亦率眾回響蕭衍。三年正月,蕭衍率領起事軍自雍州出發。 三月,擁立南康王蕭寶融為帝,在江陵即位,是為齊和帝。至九月,先後攻佔夏首(今湖北沙市東南)、漢口(今湖北武漢漢口)、江州(今江西九江),進至建康附近。十月,蕭衍等軍向建康發動進攻。十二月,攻入宮城。

梁王蕭衍聯合齊將攻入建康城的那一夜,蕭寶卷在含德殿簽歌作樂才罷。蕭寶卷就在蕭衍發兵進攻建康的動亂中,被將軍王珍國所殺。

齊帝為征虜將軍王珍國、兗州刺史張稷等所殺。蕭衍于次年三月接和帝蕭寶融東歸,途至姑熟(今安徽當餘),迫其退位;蕭衍掌權後,授意宣德太後褫奪蕭寶卷的帝號,追封為東昏侯,但陵墓仍按皇帝的級別修築而成。四月,蕭衍在建康即皇帝位,國號梁,即梁武帝。旋即殺蕭寶融于姑熟,南齊滅亡。

經濟

賦稅製度

南齊時庶族地主企圖擠入士族行列,享受封建特權而發動的暴亂。南朝庶族地主為了免除所承擔的賦役,往往向官吏行賄,在政府的黃籍上註入偽造的父祖爵位,改成百役不及的士族。劉宋以來,這種改註籍狀,詐入仕流的庶族地主很多,自宋明帝泰始三年(467)至宋後廢帝元徽四年(476),揚州九郡的黃籍上,被檢查出詐註戶籍的就有七萬一千餘戶。

南朝齊地圖南朝齊地圖

蕭齊政府為了增加直接控製的戶口,提高賦稅收入,擴大徭役的負擔面。齊高帝蕭道成即位的第二年(建元二年,480),專門設立校籍官,置令史,指派虞玩之主持黃籍的清查。齊武帝蕭頤即位後,繼續清查,鑒定士族的真偽。那些被認為有"巧偽"的戶籍,都須退還在地,名為"卻籍";核查出本應服役納賦而戶籍上造假的,便恢復原來的戶籍,繼續承擔賦役,稱為"正"籍 。後來甚至要把被卻籍者罰充遠戍,這種做法危及曾在戶籍上弄虛作假的庶族地主的切身利益,于是爆發了唐寓之事件。

齊高帝新增齊朝,想整飭黃籍。黃籍是普通民眾的戶口簿,是朝廷征取租稅徭役的根據。黃籍向來是一個大弊端,官吏受富民(非士族的地主和富農、商賈,商賈不一定要入仕,但可得士人免稅的利益)賄賂,給納賄者或註軍功,軍功戶中至少有三分之二是假冒;或出錢一萬餘,偽造祖先爵位,就可以稱士族;或因禿發,假托僧人;或遷徙無定,不立戶名;或戶存而黃籍不載,或人在而註已死亡,如此種種,弊端極多。免役免稅的戶口愈增,貧苦民眾的負擔也愈重。齊高帝設專官檢查黃籍。齊武帝繼續檢查,罰納賄改籍人到邊地充戍役。四八五年,富陽(浙江富陽縣)妖人唐寓之作亂,三吳納賄改籍人來投奔的多至三萬。齊武帝派兵進擊,斬唐寓之。這次作亂,是富民反抗檢查黃籍,畏罰叛變,根本不是農民起義。唐寓之雖然失敗,納賄改籍人的反抗依然強烈。公元490年,齊武帝不得不取消檢查,承認宋代黃籍上一切弊端完全合法有效。

疆域

揚州、南徐州、豫州、南豫州、南兗州、北兗州、北徐州、青州、冀州、秦州、梁州、司州、雍州、寧蠻府、江州、荊州、湘州、郢州、廣州、越州、交州。

南齊行政地圖南齊行政地圖

藝術

齊高帝(479年―483年在位)收集大量藝術作品。南京宮廷的肖像畫家謝赫,是當時重要的畫家為現存最早的中國繪畫理論即出自其筆下,對後世影響甚鉅。座落於南京東方二十公裏棲霞山(攝山)的棲霞寺,當地附近洞窟內有佛像源自南齊時期。

文化

學術思想

南齊永明年間(483-493),社會政治相對穩定,經濟比較繁榮,為作家們潛心創作,鑽研聲律和詩歌創作規律提供了良好的物質條件。蕭賾自幼跟隨其父齊高帝蕭道成東征西討,擔任過縣州郡的地方長官,有比較豐富的統治經驗。他即位後,特別註意調節統治階級與被統治階級之間以及和北齊政權的矛盾,又註意調和統治階級內部的關系。因此,他在位的11年間,社會比較穩定,生產得到了較好的發展,士民富庶。《南齊書·良政傳序》說:"永明之世,十許年中,百姓無雞鳴犬吠之警,都邑之盛,士女富逸,歌聲舞節,袨服華妝,桃花綠水之間,秋月春風之下,蓋以百數。"作者蕭子顯是南齊宗室,但多少反映了當時的現實。其次,統治階級對文學的重視以及文學集團的活動,大大促進了詩歌創作的繁榮和寫作技巧的提高。南朝從劉宋以來,文學的獨立性大大加強,元嘉十六年(440),宋文帝在儒學、玄學、史學三館外,別立文學館;嗣後,宋明帝立總明觀,分儒、道、文、史、陰陽為五部。從此,文學作為一個獨立的學科與經史等分開來了。幾十年間,經幾代人的不斷努力,終于將文學從封建統治的附庸地位中解放出來,使之得到了長足的發展。到了南齊永明年間,由于統治階級的重視,文士們經常受到統治集團高層人物的征召而集中到他們的門下,除擔任一定工作之外,還集體進行文學創作,切磋技藝,共同探索文學內部的發展規律,為文學的發展提供了有利的條件。據史籍記載,永明年間至少有四個比較大型的文學集團存在,依次是:衛軍將軍王儉集團、竟陵王蕭子良集團、豫章王蕭疑集團、隨王蕭子隆集團。其中蕭子良集團存在的時間最長,人數最多,規模最大,影響最大。"永明體"詩人絕大多數出自該集團。

永明體

永明詩人的創作及"永明體"詩的特征:永明詩人,不僅有理論,而且還有大量的詩歌創作。《南齊書·陸厥傳》說:"永明末,盛為文章,吳興沈約、陳郡謝朓、琅琊王融以氣類相推毅,汝南周顒善識聲韻,約等文皆用宮商,以平上去入為四聲,以此製韻,不可增減,世呼為'永明體'。""永明體"的代表作家,歷來認為是沈約、謝朓、王融三人。沈約的詩數量最多,而且他在理論上的闡述代表著"永明體"的主張,但實際創作成就不如謝朓。謝朓的詩風上承曹植,善于以警句發端,在寫景抒情方面,兼取謝靈運、鮑照兩家之長,而避免了艱澀之弊。謝朓的五言詩,今存130多首,其中新體詩佔三分之一左右。這些詩都已具有五言律詩的雛型,隻是有用仄聲作韻的。句和篇的聲律還不確定。盡管他的這些詩篇在聲律上還表現得有些混亂,但也可看到已漸有了些眉目。除了以上三人之外,範雲、丘遲等人也都寫過不少好詩,詩風也近于謝、沈。到梁代才成名的何遜、吳均、柳惲和劉孝綽等人也都各自成家。何遜詩風也接近謝朓,吳均較有古氣,很具特色。竟陵八友之一、後成了梁朝開國皇帝的蕭衍也寫過一些清麗可讀的詩歌,但不贊成"四聲八病"之說。

"永明體"詩在文學史上的地位:在"永明體"以前,詩壇上流行的是"古體詩",亦稱"古詩"、"古風",每篇句數不拘,有四言、五言、六言、七言、雜言諸體,不求對仗,平仄和用韻也比較自由。唐代以後,形成了律詩和絕句,稱為"近體詩",亦稱"今體詩"。這是同"古體詩"相對而言的,句數、字數和平仄、用韻等都有嚴格的規定。而這"近體詩"的雛形,就是"新體詩",即"永明體"詩。"永明體"的出現,標志著古體詩已暫告一段落,預示著"近體詩"的即將出現。因此,即使後人對"永明體"詩提出了這樣那樣的批評,"永明體"詩在文學史上的地位,還是應該予以肯定,並給予恰當的評價的。

南齊世系

廟號謚號姓名年號在位時間死因

宣皇帝

蕭承之

未在位,高帝追謚

太祖高皇帝蕭道成建元479年-482年病死

世祖

武皇帝

蕭賾

永明

483年-493年

病死

世宗

文皇帝

蕭長懋

未在位,蕭昭業追謚

鬰林王

蕭昭業

隆昌

494年

被砍死

海陵恭王

蕭昭文

延興

494年

被殺

景皇帝

蕭道生

未在位,明帝追謚

高宗

明皇帝

蕭鸞

建武

494年-497年

病死

永泰

498年

煬皇帝(東昏侯)

蕭寶卷

永元

499年-500年

被太監斬首

和皇帝

蕭寶融

中興

501年-502年

被殺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