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希·戴維斯·裏根

南希·戴維斯·裏根

南希·戴維斯·裏根(Nancy Davis Reagan,1921年7月6日-2016年3月6日),是美國前總統羅納德·裏根的妻子。裏根于1981年至1989年擔任美國第40任總統。

2016年3月6日,南希·裏根因心髒病逝世,享年94歲。

  • 中文名
    南希·裏根
  • 外文名
    Nancy Davis Reagan
  • 國籍
  • 出生日期
    1921年7月6日
  • 逝世日期
    2016年3月6日
  • 職業
  • 主要成就
    美國前總統羅納德·裏根的妻子。

個人簡介

南希·里根,美國的第一夫人,她在白宮的影響力和作用遠比今天一般人所想像的要大。原白宮辦公廳副主任、被認為南希的親信迪弗曾這么說過:"在某些事情上,即使她沒有表明自己的觀點,白宮的官員們也會事先揣度一下夫人將持何種態度,然後方能安心行事。"事實的確如此,從一開始,南希就顯示了她在白宮不同尋常的影響力。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成長經歷

悲傷童年

南希·里根曾飽經生活的創傷。這一切要追溯到她不幸的童年歲月,實際上,她當時正被自己的雙親所遺棄,而寄養在親戚家中。南希的母親伊迪絲在1921年7月6日生下南希時,其父親肯家斯·羅賓斯也未去醫院看望過她們母女倆。臨產前,當伊迪絲來到紐約城的醫院時,甚至沒有一個醫生出面照料她。最後,一位正要去打高爾夫球的醫生攔了過去。為此他十分惱火,大聲抱怨說,遲緩的分娩終將阻止他去打高爾夫球。為了早點完事,這位醫生用了鉗子,硬是把嬰兒從母體內往外拉,結果小南希帶著右臉頰上的傷疤和一隻腫得睜不開的眼來到了人間。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醫生直言不諱地對伊迪絲說,她女兒的一隻眼睛也許會瞎掉。這位年輕的母親一聽此話,便怒火中燒,說道:"要是那隻眼睛睜不開,我將殺死你!"後來,那隻眼睛確實睜開了,但事隔幾年後,小南希的臉上一直留著一道疤痕。許多年過去了,甚至在她當上了第一夫人之後,南希宣稱,她至今還能看到那個疤痕,儘管其他人看不見。

南希降生後,伊迪絲和羅賓斯的婚姻再也維持不下去了。不久,他們便離了婚。

幼年的南希幼年的南希

伊迪絲是紐約劇壇上的一名女演員。生了南希後,她又重返舞台演戲了。但是,她要帶著孩子巡迴演出,實在太困難了。因此,南希在兩歲時就被送到了住在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她姨媽的家裡。姨媽家的住宅非常小,以致除了一個有頂棚的小門廓可供她安睡之外,就別無它處能容她就寢了。她獨自一個人呆在門廊里,顯得十分可憐。唯有食物能使南希感到安慰,後來,她長成了一個小胖子。

幼年時,南希父母惡劣的婚姻關係使得南希與父親的關係逐漸疏遠,最後在她繼父的領養下,與生父脫離了父女關係,童年的遭遇使得她一直以來渴望一個和諧美滿的家。

學習時光

1925年,南希·羅賓斯開始乘坐她表姐夏洛特的校車到西德韋爾弗蘭茲上學前班。第一年,加爾布雷恩交了150美元的學費,後來她母親繼續為她交費,相信讓她女兒上一所華盛頓最好的私立學校。南希中學在芝加哥拉丁語學校(Girl's Latin School of Chicago)就讀,成績平平,1939年畢業;大學在位於麻省的史密斯學院就讀,主修英語文學及戲劇,1943年畢業。

演員生涯

幾年後,母親來看望她時,在南希看來,這要算她最幸福的時光了。她總是入迷地坐著,看母親在起居室里表演--演出她最新戲中的精彩片斷。有一次,伊迪絲把瑪麗·匹克福特的金色長捲髮頭套帶回家給南希玩,她高興地戴著假髮套在家裡跑來跑去,還大聲說,"我將來會成為一名演員的。"南希也曾遭遇過幾次辛酸之事。有一次,她患了急性肺炎,而母親沒能前去照料她。還有一次,她得了猩紅熱症。幾年後,南希也承認,她一直受到感情的傷害。她說,假如她有一個小姑娘作伴,她倒寧可呆在那兒不回來了。

南希的母親是一名演員,從小,南希就在母親的薰陶下對藝術產生了興趣,並成為米高梅公司的一名電影演員。任職演員期間,南希結識了伊里莎白·泰勒、克拉克·蓋博等許多業界的精英,但結識名人的增加並未使她作為演員的知名度有所提升。

個人生活

南希從未迷失過自己最大的志向:"獲得成功而美滿的婚姻",她曾經半開玩笑地拿出一張她開列的好萊塢最理想的單身漢的名單給一位米高梅的同事看。名單中除了演員還包括導演、製片人、代理人和律師。名列榜首的是電影演員工會主席隆納·雷根;華納電影公司的這個乙級演員,剛同簡·懷曼離了婚。

拋繡球

南希曾向多爾·沙里提出她想認識里根,因此沙里的妻子米里亞姆於1949年秋天安排了一次小型晚會,邀請他們兩人參加。吉爾·沙里·魯濱遜回憶那天晚上的情形時說:"多數時間是談論政治,還發生了小小的爭執。里根明確地表示了他的(反共)觀點。他相當能言善辯。南希聽得很專注。晚餐時,她坐在他的對面,不斷地向他微笑表示贊同。"沙里的女兒回憶說,當晚的氣氛有些緊張,因為她父親認為"赤色誘惑"是一個嚴重的危險,當時的電影工業已經受到了侵蝕。

里根在1943年至1947年間曾擔任聯邦調查局的情報員,代號T-10,秘密告發過他在電影演員工會成員中發現的"顛覆分子"、"非美活動分子"或"奉行共產黨路線分子",等等。

約會

那天晚上,沙里夫人本來希望設法讓里根開車送南希回家,但是里根說他第二天一早要到紐約去,結果獨自一人先離去了,事後又沒有給南希打電話。但是根據電影演員工會的正式記錄,她卻往電影演員工會打過電話,"暗示她願意並要求(在下一個月,即11月的工會年度選舉中)參加理事會成員的競選。"里根仍然沒有打來電話。因此,南希想出了另一招:以尋求幫助為名主動找上門去。

第二天晚上也過去了,南希仍然沒有得到里根的隻言片語,便向勒魯瓦詢問到底是怎么回事。這位導演告訴她說,里根已給他回過電話,說另一個女演員也叫南希·戴維斯,米高梅電影公司的南希·戴維斯不用擔心;電影演員工會會保護她的。

"如果電影演員工會主席直接給我打電話說明這一切,我會更放心一些。"這位保守的小影星對導演說。

默文·勒魯瓦這時才意識到,南希·戴維斯的心思並不僅僅是要洗刷自己的名聲,而是要同隆納·雷根見面。"羅尼,何不給她去個電話,看能不能幫她一把?"他對他說,"她這個人相當不錯,而你現在又是個單身漢。"

這個38歲的男演員由於擔任電影演員工會主席的職務,同電影界的實權人物打交道也越來越多。這樣一個來自好萊塢實力最雄厚的製片廠的重要導演的請求,是不能置若罔聞的。

"那天晚上(1949年11月15日),我照例等在電話機旁,"南希回憶說,"這一次電話終於響了,是羅尼打來的。他問我是否有空同他共進晚餐。我回答說時間太倉促,不過我想我能去。他說這頓晚飯得早吃,因為他第二天一早要拍片。我告訴他這樣最好,因為我明天一早也要拍片。當然,我並無此事,但是一個姑娘總要有一點架子。他是拄著拐杖來的,因為他在一次慈善棒球賽中摔斷了腿。但是他總算來了,帶我到拉魯飯店吃了晚飯。那是日落大道上人們常去的地方之一,這條街在當時還是一個好去處。……我的名字引起的問題很快就澄清了,因為默文已經告訴過我,羅尼早已發現南希·戴維斯還另有其人,所以我的問題不存在。我們主要談論的是其他事情;怎么說呢,別的許多許多事情。"

南希後來曾說過,這個由第三者安排的首次約會"不僅我事先心裡沒有底,里根更是如此"。但她"立刻就意識到"這正是她想嫁的理想男人。"我很清楚做他的妻子是我最渴望擔當的角色。"她說。

情書

里根初遇南希時還未成名,經常得到各地的夜總會表演,或只能在低成本的電影與電視劇演個小角色。有一次工作人員擠在片廠興高采烈高談闊論時,只有他一人在一旁若有所思,顯得和大夥兒格格不入。里根寫信向南希描述當時自己的心情,他說:"時間不是藥,好不容易等到吃晚餐的時間,我一個人走到21餐廳,獨自用餐,此時幻想你乘特快車出現,和我一起共進晚餐。"

1963年裡根在情書里寫著:"如果我痛苦,那是因為我們相隔兩地,不過我並不苦,因為你我早已是一體,所以我們並不算真的分開。不過我還是苦,因為身邊沒有你相伴,我愛你,沒有你,毫無幸福可言。"里根入主白宮後,也經常心血來潮接受媒體專訪時或發表演說時,對南希傾吐愛意,這些對"新人類"情侶而言也許顯得太過矯情肉麻。而幹練的職業婦女可能對南希甘心在家做羹湯,好讓丈夫無後顧之憂的做法不以為然。青少年大概也受不了里根夫婦年過半百還公開在白宮摟摟抱抱。里根露骨地表示:"我永遠親不夠你,你是我生命的太陽,我崇拜你這位室友。"讀者從這些情書中找不到總統與第一夫人,只會被一位名叫隆納·雷根和他最深愛女人南希之間的真摯感情所感染。情書揭示出一位具有奉獻精神的妻子和一位頑皮的溫柔丈夫。

里根求婚

1952年2月20日,隆納·雷根當著南希的面拿起電話,撥通了芝加哥。接電話的是伊迪絲·戴維斯。話筒中傳出了一個陌生男人的聲音,說要同洛耶·戴維斯醫生通話。"我問,'是誰找他說話?'他回答說'是隆納·雷根。'"她回憶道,"我當時想,'他找洛耶到底要乾什麼?'我不明白。我說:'稍候。'然後,走進洛耶的房間對他說:'隆納·雷根要和你通話。'他問道:'我嗎?'我說:'去接電話吧,我想知道他要乾什麼。'總之,洛耶去接了電話。他在電話上說:'真有意思,你肯定能做到嗎?行。'然後他們交談了一會兒。(掛上電話後)洛耶對我說:'他想娶南希為妻。'我說:'喔,瞧你胡說什麼呀!'他說:'不,我不是開玩笑。他要同南希結婚。'我說:'真是激動人心,非常激動人心。'"

結婚

1952年2月29日,南希·戴維斯和隆納·雷根提出了結婚申請。雖然她當時已年滿30歲,但申請中填寫的年齡卻是28歲,這是她對即將成為她丈夫的里根的一個小小騙局。四天后,他們結了婚。她身穿灰色毛料上衣,白領白袖口;戴著潔白的手套,一頂飾滿白花的帶紗巾的小帽子穩穩地戴在頭上。隆納·雷根開著那輛卡迪拉克敞篷車去接她,然後一起駛向位於聖費爾南多山谷的那座小布朗教堂,這座教堂正好是里根和他母親常去的好萊塢貝弗利基督教堂下屬的一個分支教堂。威廉·霍爾登夫婦和牧師都在教堂里迎候他們。牧師主持了簡短的結婚儀式。

里根的母親內莉並不在婚禮來賓之中。1937年,他同華納電影公司簽約不久,就把母親和父親傑克從伊利諾州的迪克森遷到了好萊塢。他父親是一個不走運的鞋商,1941年去世。此後,里根至少每周回家看望母親一次,並幾乎每天都給她打電話。但是,直到婚禮舉行之後,他才告訴她這一訊息3他也沒有邀請他哥哥尼爾和嫂子貝斯,而他們就住在附近;他甚至沒有邀請自己的孩子--11歲的莫林和7歲的麥可。

南希成年後,嫁給了隆納·雷根。雖然她富有,並且有作為美國前第一夫人的高大形象,但她仍然是個寂寞而不安的婦女。由於小時候是個被遺棄的孩子,作為一個成年人,由於這種不安感,使她不能分享丈夫的樂趣。但是對她來說,她需要她丈夫全部的愛。

南希把里根當作生命支柱來依賴。里根常常是南希所尊敬的人物,他還常常使她感到自我存在的重要性。他從不在電話里拒絕同她交談--即使他在開內閣會議。必須為南希接通電話,這是里根對工作人員的要求。

有人說里根怕"老婆",但是里根知道南希需要得到愛撫和安慰,因為她覺得在小時候自己是被遺棄過的。他在克服南希的不安感時所使用的同情心和理解,確實行之有效。

第一夫人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1981年裡根入主白宮後,南希因對白宮進行大裝修而遭到批評。雖然裝修所用80萬美元是由他們的朋友或其他捐助者提供的,並沒有花公家的錢,但有些人認為南希太浪費了。

南希的"衣櫃"也為她招來很多批評。當時南希接受了很多時裝設計師捐獻給她的服裝,很多人認為她的這種行為不合時宜,特別是在當時經濟不景氣、老百姓日子難過的情況下。

還有人認為南希過多插手白宮人事安排,因此稱她是"南希女王"。1987年,自認為是被南希趕出白宮的里根前辦公廳主任里甘寫了一本介紹白宮內幕的書,他在書中透露,里根的日程安排都要經過南希同意,而南希每次給里根安排重要活動都要秘密求教於她的私人星象師,選定一個黃道吉日或最佳時辰。此事曝光後全國大嘩,引發了一場關於究竟誰在控制白宮的爭論。南希後來在自己的回憶錄中說,她那么做是因為擔心裡根再次遭到暗殺。

在1981年初到華盛頓時,南希原以為自己對當第一夫人的種種要求和壓力都很了解。她歷數自己的經歷:自己和丈夫結婚已經30年,他曾是個小有名氣的演員,在電視上也常亮相,而她自己也當過電影演員。南希還自詡:對於政治並不陌生,因為曾經在加利福尼亞當了八年州第一夫人,況且加州又是美國最大的州,也是世界上新聞媒介最敏感的地區。但是,真正成為第一夫人的南希發現自己對"當第一夫人是無從準備的"。

人物逝世 

2016年3月6日位於加利福尼亞州的隆納·雷根總統基金會和圖書館宣布了南希·里根逝世的訊息。該機構將為南希·里根舉辦葬禮和悼念活動。南希·里根將被安葬在丈夫的墓地旁。

子女情況

與里根生了一女一子:

女兒:帕特麗夏·安·里根·格里勒,1952年生,演員,作家,模特

兒子 :羅納德·普雷斯科特·里根,1958年生,舞蹈家,電視主持人,記者

性格分析

作為一個女人,南希的嫉妒心十分強烈,她常常在同丈夫的前任妻子--著名明星簡·懷曼相比時感到自卑,而且她還禁止其他女人與丈夫有任何無關工作的來往。但是一旦里根受到外界打擊,她會比他本人更難受。雖然她的愛有些專制、有些霸道、有些無趣,甚至還有些狹隘,但她的一切出發點都是好的,她所表現出的無非是一個正常女人所表現出的生活最真實的舉動。只是,南希的行為在第一夫人光環的照耀下,顯得有些刺眼、又有些露骨罷了,而這種表現,正與她童年時的不幸生活有關。

南希是一個現實的女人,年輕的時候,為了使演藝生命更長久,她將她的出生年齡改小了兩歲,變成了1923年6月6日。南希又是一個保守的女人,父母幼時的灌輸、丈夫婚後的薰染使得她在略帶"種族偏見"的同時贊成為社會"補充"道德觀念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南希是一個很理性的女人,雖然她並不是特別的聰明,因為在多數的社交場合和協助丈夫的政務處理上,她並不能和諧、靈活的應付諸種情況,以致於眾多美國民眾與新聞媒體對這位第40任美國第一夫人未表示出過多的好感,甚至有些極為負面的評價。但是,南希卻知道如何在適當的場合保持沉默,雖然她極為在意公眾對她的切實看法。但是在批評與非議中,她依舊以第一夫人的儀態教為完整的站在了民眾面前。

南希同樣是一個追求時尚、崇尚美感的女人。她有著與傑奎琳同樣苗條的身材、相似的褐色大眼睛以及微微彎曲的淺棕色捲髮,但由於個性的差異,她並未如傑奎琳一樣為美國婦女普遍接受。女人們批評她的奢華與品位,男人則不滿她"協助"總統過多參政。但南希作為第一夫人也是稱職的,正是因為有了她,里根婚後52年的生活極為規律與安逸。

各界評價

政治評價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表面上,南希顯得對政治不感興趣,但伴隨丈夫露面卻表明事實恰恰相反:"開始是她放射著激情光芒的暴怒的眼神吸引了我,讓人毫不懷疑,她恨不得要親手把對手殺死--至少看上去給我的感覺是這樣的。但也許她只是在試戴新的隱形眼鏡。在這個矮小的女士身上已經隱藏了些許的勇氣。"從一開始,她就在幕後尋找一些對路的關係。在拉斯維加斯,她就交上了一群被叫做"女孩兒們"的富婆,經常和她們一起吃飯,贊助慈善活動。她們的男人,其中有石油大亨、車商,帶來了金錢和影響力,並讓羅納德加入到他們的圈子裡。

1965年,這些自我奮鬥成功的百萬富翁組成了"隆納·雷根之友會"--他們中間就有阿爾佛雷德·布隆明戴爾,"晚餐俱樂部卡"的創始人,之後不久他就因黑手黨的背景而受到調查。里根的新朋友並非智者,卻是賺快錢的好手。為了把羅納德向前推,他們每年向一家公關公司投進5萬美元。作為交換,他們得到向政府生意施加影響的承諾。當隆納·雷根1966年1月4日在電視裡宣布,將競選加利福尼亞州州長職位時,南希就像理所當然的那樣站在他身旁。為了鼓動女性選民,選戰中她是不可缺少的。就像後來所說的那樣,投票變成了"荷爾蒙選舉",因為里根總是通過他英俊的外貌和具有魅力的方式來贏得他的選民。

當時,他的政治對手試圖拿里根的過去說事,在他們的投票點展示這個前演員和一隻猴子進行對話的劇照。但這都是徒勞的:被攻擊者得益於他的知名度和他用自己在好萊塢時期的軼事來取悅公眾。他以一個從未屬於利益集團的圈外人的面目出現。里根如此個性化的選戰在1960年代已經遠遠走在時代的前列。今天,在"政治演藝"(Politainment)的概念下,這早已是司空見慣的事了。"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里根在他競選獲勝的那天表示,"感覺自己確實像個明星。"和約翰·F·甘迺迪或是喬治·布希等人不同,他的背後沒有支持他的整個家族。他從富裕的朋友那兒得到資金幫助,從妻子那裡得到精神支持。里根夫婦一直是支二人團隊,一個幸福家庭的組建者。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政治的角度看,里根夫婦並不缺少明確性,而且他們的目標完全不複雜。在一個社會分化的時代,他們體現的是極端保守的價值。他們致力於維持死刑,贊同轟炸北越。"我們可以把他們整個國家澆上混凝土,建成一個停車場,然後在聖誕節又回到家裡,"州長不著邊際地大談特談。而伯克利大學的學生示威在他的眼裡是對美國主流的攻擊。早在選舉中,他就把在校園中發生的"骯髒事"當作他個人的話題。為了能夠在校園進行政治活動,1964年,大學生們在伯克利用靜坐和遊行等方式推行言論自由的權利。自此,伯克利成為烏托邦和反叛的典範。里根把伯克利導演成了戰場,這裡終於給他提供了創造英雄壯舉的機會。在暴力騷亂之後,他宣布對整個城市實施戒嚴,並占領了城市17天之久。同聯邦調查局一起,州長以及他的助手策劃了向學生"進攻"的措施,"每種可以想像得到的追究懲治手段都在考慮之列。

家庭生活評價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南希並沒有美國競選中常見的其他必要組成部分。就連在他們到那時為止獲得最大勝利的那天,他們也是獨自慶祝的。默林麥可,第一次婚姻的兩個孩子,總歸是不適合出現在這個保守政治家的照片裡,還有兩個小的,帕特莉沙和羅納德對父母的政治野心也表示悲觀。在家裡,一切都僅僅圍繞著父親的政治事業,里根一家已沒有時間過正常的家庭生活。州長夫人的角色顯然不能使南希得到滿足,她把薩卡拉門托的州長官邸稱為一所沒有指望的簡陋小屋,並對成群的記者解釋,為什麼她絕不打算住在那兒。最終,還是隆納·雷根的朋友在薩卡拉門託附近買了一棟"適當"的別墅租給里根夫婦。

由此,南希張羅著修建新的州長官邸,"朋友"們又幫了忙:購得了一塊四個半公頃可以眺望美國河的土地。州長夫人策劃這座皂黃色水泥的140萬美元的紀念物直到最後一個細節。這塊有點像會議中心的積木有1100平方米的居住面積,帶有舞會廳、不同的套間、更衣室、游泳池和家庭酒吧。"還有一個似乎只為用微波爐融化深凍食品和垃圾粉碎機而設計的廚房。這是一棟給以小吃零食為生的家庭配備的房子……並非是給一個極端利己主義者的紀念碑,而是給利己主義者所犯的極端錯誤的紀念碑,"作家瓊·狄蒂安在她《白色的紀念冊》一書中寫道。

當1974年這座"泰姬陵"落成之後,里根的繼任傑里·布朗便拒絕入住。南希的夢之屋在後來的十年里只住著管房人和看門狗,直到1985年有一個私人投資者花了150萬美元買下了它。不到20年後,它從又成為頭條新聞:阿諾德·施瓦辛格州長需要一個富麗堂皇的住所,而他政治楷模的房子對他來說似乎是個合適的住處。薩卡拉門托對南希而言太土了,作為州長夫人的生活太無聊。就連第一夫人的應酬義務以及同議員夫人們說悄悄話,她都覺得是負擔。

相反,她要求了一些特權,於是開始了同新聞界的緊張關係。 丈夫羅納德在當工會幹部的時候就學會了怎樣和記者相處。不管他是否作為州長混淆了統計結果,忘記了數字,還是搞錯了法律草案,他都得到了原諒。他的善於應對很快就讓批評收了聲,"這是真的,艱苦的工作還沒有殺死任何人,但為什麼要等著這樣的事發生呢?"他是針對指責他工作不夠投入的人。作為"大交際家",就像他後來被人稱作的那樣,他比絕大多數人都會掌握和選擇適當的說話時機。

新聞記者評價

南希沒什麼和新聞界打交道的經驗,被當成了軟柿子。她不懂自嘲,特別是缺乏對丈夫的自信。尤其是瓊·狄蒂安的一篇文章激起了南希對新聞界終身的憤恨,20年之後她還在自己的傳記里同狄蒂安算賬。女作者在1968年和南希在薩卡拉門托度過了一天並觀察了她一天的生活,她把南希的微笑描寫為"一幅僵硬的不坦率的圖畫……一個代表著美國中產階級婦女夢想的女人的微笑。參與這個夢想的一切就是無可挑剔的穿著,每個細節都完全正確……連同每個微笑--女秘書、保鏢、廚娘、園丁。"就連到處是正面評價時,南希也會覺得是眾矢之的。由於她的自我形象強烈地受到他人的影響,批評永遠會刺傷她。很快,記者就把她總是投向丈夫的愛慕的眼神稱為"凝望"。

她總是用一個論據來反擊負面的媒體:女記者們總是在嫉妒她的美貌。就連作為州長夫人她也希望看上去像個電影明星,並且每次公開露面時都應特別專業地走上舞台。"南希·里根",瓊·狄蒂安嘲笑道,"說任何事都帶有熱情。也許她早先是演員,帶有這一行里初學者的習慣,就連附帶的句子也要添加進大大超過薩卡拉門托第45大街通常在星期二早晨所能顯現出的強烈的戲劇性。" 在拍攝工作變為紀錄片期間南希無法進行每個本能的表達。製片人華倫·斯泰伯說:"她的行為舉止總像在鏡頭前,總是準備好的,總是按照劇本,總是像在扮演角色。"而她的丈夫也是同樣如此,儘管他對認識他的大部分人都很和藹,但仍是個謎。

南希·里根南希·里根

朋友評價

就連海倫娜·馮·丹姆,里根多年的私人秘書後來的顧問,也覺得很難說,"隆納·雷根到底是什麼樣的。我可以憑良心地將他描述成一個特別好心、特別熱心和穩健的男人,他可以很快地消除一個人的距離感。但我同時又必須將他描述成另一個人,一個不讓任何事和任何人特別靠近自己的人--也許他的妻子是個例外。"就連歷史學家愛德蒙特·摩瑞斯撰寫的里根的官方自傳也把里根描寫成一個他所遇到的最少有的人,"缺乏任何一種精神生活"並且帶有"果蠅式的注意力低下。"而他在進行了14年的研究後,還是無法成功地發現這個演員身後的真實面貌。也許他妻子的評價是最深刻的:"我總是說,有一句話適用於羅尼:你看到的就是你所得到的。他不是一個複雜的人。"難道他的其餘部分根本就不存在。

影視作品

The Doctor and the Girl (1949)

East Side, West Side (1949)

Shadow on the Wall (1950)

The Next Voice You Hear... (1950)

Night Into Morning (1951)

It's a Big Country (1951)

Talk About a Stranger (1952)

Shadow in the Sky (1952)

Donovan's Brain (1953)

Rescue at Sea (also known as Crash Landing-1955)

The Dark Wave (1956)

Hellcats of the Navy (1957)

相關圖書

一本即將出版的新書《南希:和南希·里根一起的歲月畫像》首次從全新的角度曝光了"前美國第一夫人"南希鮮為人知的另一面---她並非如美國公眾印象中那般熱衷政治,她最大的人生目標不過是"擁有一次成功幸福的婚姻";她沒有多少野心,里根也並非如常人所說的那樣在她的鞭策之下才踏上仕途;她熱衷找占星大師算命,這一秘密多年來就連里根也蒙在鼓裡……美國廣播公司《黃金時代》節目2月6日對此進行了報導。 南希是里根政治生涯中的"剎車"

據報導,《南希:和南希·里根一起的歲月畫像》一書的作者是現年65歲的邁克·迪弗。1981年,迪弗躋身白宮成為里根總統的重要助手。從1981年至1985年期間,迪弗一直擔任里根的白宮辦公廳副主任,1985年他又成為白宮辦公廳主任。多年來,迪弗一直都是里根夫婦的好友。

迪弗在新書《南希》中寫道,和傳統觀點不同,里根並非是在南希的敦促之下才下決心步入美國政壇,也並非是南希的野心驅使著丈夫打開了他渴望進去的一扇扇大門。迪弗說:"按照以往的說法,里根踏上仕途,全賴南希及其保守的父母合力勸說和鞭策,如果沒有南希的執著野心,里根是不可能進入白宮成為總統並取得驕人政績。這真是胡說八道。我認為,從他和南希認識的第一天起,里根就已經對政治充滿了濃厚的興趣。"

迪弗說:"在里根畢生的政治生涯中,南希從沒有給里根施加壓力,督促他做這做那,恰恰相反,南希是里根的'剎車',時刻提醒里根做事要謹慎。每當需要做重大決定時,南希總是說:'再多考慮一分鐘吧,等你對這事有把握時再下結論不遲。'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