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 -中國歷史朝代

南宋

中國歷史朝代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南宋(1127-1279年)是北宋滅亡後由宋室皇族在江南建立的政權,是中國歷史上經濟發達、文化繁榮、科技進步的朝代。歷經九位帝王,一百五十二年。 1127年靖康之變時宋徽宗、宋欽宗被金國所俘,北宋滅亡。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趙構在應天府南京(今商丘)繼承皇位,後遷都臨安,史稱南宋。南宋由于軍事力量較弱,又通過經過紹興和議,南宋向金國稱臣納貢,後來金國幾度南下都不曾滅掉南宋,而南宋在宋孝宗時期以及後期也有過數次北伐,也無功而返。南宋和金國形成對峙局面,與金朝東沿淮水(今淮河),西以大散關為界。西邊與西夏和大理為界。到了南宋中後期奸相頻出,朝政糜爛不堪,而此時蒙古高原的蒙古人開始崛起。蒙古人在滅到金國之後開始大舉入侵江南的南宋,南宋軍民拼死抵抗。1276年南宋都城臨安被攻佔,宋室南遷,1279年,厓山海戰爆發,宋末帝趙昺被大臣陸秀夫背著跳海而死,南宋覆亡。南宋雖偏安于淮水以南,但是中國歷史上經濟最發達、古代科技發展、對外貿易、對外開放程度較高的一個王朝。南宋與金朝、西遼、大理、西夏、吐蕃及13世紀初興起的蒙古帝國並存的政權。遊牧民族對宋朝先進生產關系的毀滅性打擊,使一直處于上升階段的東方先進文明,從此逐漸轉向衰落,最終沒落于世界主流舞台之後。

  • 中文名稱
    南宋
  • 國家領袖
    趙構、趙昚等
  • 外文名稱
    Southern Song
  • 人口數量
    約8060萬
  • 簡稱
    宋、大宋
  • 主要民族
    漢族
  • 所屬洲
    亞洲
  • 主要宗教
    佛教、道教
  • 首都
    南京應天府(今河南省商丘)、行在臨安府(今浙江杭州)
  • 國土面積
    約200萬平方公裏(1141年)
  • 主要城市
    紹興府、襄陽府
  • 貨幣
    圓孔錢,交子(紙幣)
  • 選舉製度
    科舉製
  • 政治體製
    君主專製政體
  • 重要人物
    岳飛、朱熹、陸遊、文天祥、陸秀夫等
  • 亡于
    元朝

南宋初期

.靖康之變

金人領袖完顏阿骨打建立金國。宋徽宗認為有機可乘,便派使者向金提出聯金滅遼事宜。宋攻燕京,無功而返。金攻陷臨潢府,遼亡。宋付上巨額贖款給金,以換取燕京等地。金借口北宋收容金叛將與遼遺臣,分兵南下,趨汴梁。欽宗即位,與金人和議,金人解兵北歸。次年,即靖康二年(1127年),金人南下,攻陷東京(今河南開封),擄走宋徽宗、宋欽宗北去,史稱“靖康之變”,北宋覆亡。

公元1127年,金國從東京撤軍,立張邦昌為楚皇帝。張邦昌在萬般無奈之下以孟太後之名,下詔立趙構為帝。靖康二年五月初一(1127年6月12日),趙構在南京應天府(今河南商丘)即位,建立南宋。叛臣張邦昌卻以護國有功為名,被封王。高宗即位的第二年(1128年),金國又繼續大舉南侵。于公元1129年金國又立劉豫為帝,國號齊,以加強對黃河以南地區的統治。

南宋南宋

宋高宗在位初期年輕力壯,有意抗金,收復河山,重用主戰派,以李綱、宗澤為相鎮守汴梁。曾多次大敗金兵,令局面稍為穩定。但是,後來高宗沒有對抗金朝的決心,聽信主和派的建議罷免了李綱、宗澤等人。高宗南逃揚州,不久宗澤亦憂憤而死。

金完顏宗弼揮軍南下,宋高宗南逃至臨安(今浙江杭州),把杭州升為臨安府,以備日後建都。金完顏宗弼繼續揮軍南下,宋高宗乘船出海避難。南宋將領韓世忠率八千精兵,圍困五千金軍在黃天蕩四十八天,史稱黃天蕩之戰。​

南宋中期

宋金和約之訂立

宋高宗趙構,由于害怕軍人戰勝回朝會專橫難製,而且亦擔心宋欽宗回朝繼承其死後的帝位(當時高宗因不能生育而絕後),在1138年任秦檜為相,向金推行求和政策。秦檜首先削去抗金將領韓世忠的兵權。1138年宋金初次協定,南宋取回包含開封的河南、陝西之地,可說是外交一大勝利。1140年,金朝撕毀協定,金兵分三路南侵,重佔開封與陝西等地,宋軍在許多抗金名將指揮下,取得輝煌戰果。尤其是岳飛在郾城與金兵將領完顏宗弼會戰,力挫金兵,乘機進兵朱仙鎮,收復了黃河以南一帶,與開封隻有四十五裏。後來,高宗聽取了秦檜意見,以十二面金牌下令岳飛班師回朝,岳飛服從命令。在1142年1月以莫須有的罪名殺害了岳飛父子。宋高宗與金國簽訂《紹興和議》,以向金國納貢稱臣為代價,換回了東南半壁江山的統治權。

南宋皇城圖南宋皇城圖

紹興辛巳宋金大戰

1149年,金海陵王完顏亮(1122年-1161年)發動政變,自立為帝。經過12年的準備,1161年(紹興三十一年)5月完顏亮南侵,企圖滅宋。宰相陳康伯主導抗金大計,危難之際,要求高宗下詔親征建康(今江蘇南京)。10月,宋將李寶率舟師以火攻全殲金水軍于膠西陳家島(或唐島,又稱陳家島海戰)。11月,宋中書舍人虞允文于採石(建康西三四十公裏,今馬鞍山)以建康守軍敗金兵,完顏亮移兵瓜洲(今江蘇揚州),宋軍劉琦、楊存中在鎮江(建康東七八十公裏)嚴密防守。完顏亮渡江失利,11月下旬,為部將所弒。南宋取勝。雙方動員的兵力在70萬至80萬 。

孝宗治世

自金海陵王南侵失敗後,南宋北伐的聲音高漲。宋高宗決定禪位于養子趙昚。是為孝宗,趙昚是宋太祖趙匡胤的次子秦王趙德芳的六世孫,自此宋朝的帝位由太宗的子孫轉到太祖的子孫的手上。

在1164年12月,張浚北伐失敗後,簽訂《隆興和議》(又名《乾道和議》),把原本向金稱臣改為叔侄關系,金為叔,宋為侄,金改詔表為國書,歲貢改為歲幣,減少貢獻,割讓秦州及商州,維持疆界。絹貢獻由25萬減至20萬,歲幣減至20萬銀兩。

宋孝宗起用虞允文、周必大等人,朝政較為安定。宋高宗雖然退位,但在幕後對經常探訪的宋孝宗施加壓力,安插親信于朝廷。

宋高宗死後,宋孝宗決定讓位給皇子宋光宗趙惇,退位為太上皇。

南宋末期

權臣相繼專政

宋光宗即位後,由于體弱多病,而皇後李氏恃光宗生性懦弱,任何事要取決于她。光宗更賜李家家廟、追封及授與李家官爵。加上光宗在李氏的影響下,對孝宗的情況不聞不問,喪禮幾乎無人主持。于是樞密使趙汝愚借光宗手諭“歷事歲久,念欲退閒”八字,在高宗吳太後的外甥韓侂胄的聯絡下請吳太後出面宣布光宗退位。立光宗子嘉王趙擴繼位。是為宋寧宗,稱為紹熙內禪。

宋寧宗漸漸信任韓侂胄,韓侂胄排擠趙汝愚等人專斷朝政。而且又引發慶元黨禁,把朱熹等人排擠。在1206年,韓侂胄北伐,後來被金擊退。在1208年,簽訂《嘉定和議》。兩國改為伯侄關系,宋由貢獻歲幣及絹由20萬增至30萬,宋賠償300萬軍費。金放棄佔領的大散關、濠州,獻上韓侂胄首級。

宋寧宗在史彌遠的協助下,誅殺韓侂胄,自此宋寧宗起用史彌遠,史彌遠專政,在寧宗駕崩時因知曉皇子濟國公竑對自己不滿,他矯詔擁立宋理宗,也因此功,更加掌握大權,理宗登基後將所有國家事物都交給史彌遠,自己對政務完全不過問,史彌遠專政二十多年,南宋政治日漸腐敗。理宗親政後,在政事交給丁大全處理,後來更信任賈似道,種下南宋滅亡的遠因。

金的滅亡

公元1214年7月,南宋皇帝宋寧宗接納真德秀的奏議,決定從此不再向金貢納“歲幣”,而此時,金已遭受蒙古的打擊,被逼由燕京遷都至開封。為了擴大疆土以彌補被蒙古侵佔的地域,金以宋不再納歲幣為名,出兵南侵,南宋則與蒙古協定聯手擊退金軍,南宋可獲河南作回報。

在1232年,南宋攻下金的鄭州、開封、唐州等地。金哀宗在東京失守後逃往應天府,再逃至蔡州。哀宗向宋理宗提議聯手抗蒙,向理宗說明“唇齒相依,唇亡齒寒”的道理。但即位不久的理宗在國家及民族仇恨和恥辱下,及在朝臣的建議,當中僅有趙範反對,並沒有理會哀宗要求,繼續伐金。公元1234年,金國蔡州被蒙宋聯軍攻陷,金哀宗自縊,金國覆亡。南宋在失去金朝作為屏障後,卻面臨比金更強大的蒙古南下威脅。

宋蒙之戰

早在窩闊台三年(1231年)蒙軍就入侵南宋之川陝四路所轄的漢中地區,在窩闊台七年(1235年)開始全面入侵宋,蒙軍首次南侵,被擊退。蒙軍並不甘心失敗,于次年9月和第三年兩次分三道南侵,其前部幾乎接近長江北岸。由于宋軍奮勇作戰並擁有優勢水軍,打敗蒙軍,再一次挫敗蒙軍度江南下的企圖。而後,南宋軍民又在抗蒙將領孟珙、餘玠、趙葵、杜杲、曹友聞、張鈺、向士璧、曹世雄等人的指揮下,多次擊敗蒙軍,使其不得不企圖繞道而行。

1239年宋軍收復被蒙古軍佔領的襄陽和其他地區。

南宋順昌之戰南宋順昌之戰

1245年蒙古軍越過淮河以南入侵宋。

蒙哥汗八年(1259年)7月發生釣魚城之戰,蒙古大汗蒙哥在佔戰合州受宋軍的流矢所傷因而死于軍中。其弟忽必烈正于鄂州與宋軍交戰,聽到訊息後,立即準備撤軍以便奪取大汗之位,而此時南宋賈似道無恥地派人與忽必烈議和,以保太平。這樣忽必烈直接返回北方自立為汗。

賈似道回國後,隱瞞自己與蒙古割地議和一事,在其姐賈貴妃的協助下,使理宗罷免宰相丁大全,任命賈似道執政。賈似道討好邊境守將,隱瞞割地議和一事,更擁立皇侄建安郡王繼位,是為度宗,賈似道權勢更盛。

中統元年1260年,忽必烈回到北方之後,派遣使者郝經赴南宋找賈似道繼續談和,但是被賈扣押在真州(今江蘇儀征)。至元四年1267年,忽必烈下令攻打南宋的重鎮襄陽,是為襄樊之戰。宋軍利用漢水把資源源源不絕送入城內,才能堅守城池。守將呂文德及呂文煥堅守城池六年,賈似道派了範文虎及李庭芝援助,但兩者之間不和。賈似道封鎖了所有蒙古南侵訊息,皇帝並不知此事。至元八年1271年,忽必烈在中原建立大元帝國。在至元九年(1272年),張順、張貴兩兄弟的義兵曾血戰元軍。在至元十年(1273年),樊城失守,襄陽城破,宋軍繼續巷戰,呂文煥最終投降,六年的襄陽保衛戰結束。度宗在蒙古大軍南侵的情況下,得病駕崩,恭帝德祐元年(1275年)賈似道在太皇太後的壓力下,不得不率兵親征,但賈似道拋棄其統領的13萬精兵乘小船逃走,南宋軍隊大敗,結果在朝野的壓下,賈似道被貶,中途被殺。

元軍南侵過程中,宋人也拼死抵抗,池州趙卯發,饒州唐震、江萬裏相繼殉國,太皇太後謝氏遂下哀痛之詔,號召天下勤王,張世傑、文天祥、李芾率兵入援。

至元十三年正月十八(1276年2月4日)元軍攻佔南宋都城臨安(今杭州),俘5歲的南宋皇帝恭宗。此時的南宋全境已納入元朝版圖,但是南宋殘餘勢力陸秀夫、文天祥和張世傑等人連續擁立了兩個幼小的皇帝(端宗、幼主),成立小朝廷,元軍對小皇帝窮追不舍,不斷逃亡至南方,經過香港,端宗因病逝世,而另立幼主,逃至新會至南海一帶。文天祥在海豐兵敗被俘,張世傑戰船沉沒,走投無路的南宋殘餘勢力終于在至元十六年二月初六(1279年3月19日)隨著崖山海戰失敗及陸秀夫負剛滿8歲的小皇帝跳海而死而徹底滅亡,四十八年與蒙的抗衡完結。

自此趙宋宗室在中國319年的統治失去政權,無法光復。

文化影響

在北方影響最大的是南宋的特色文化——理學。大約在南宋開禧年間前後,也就是在金王朝遷都汴京前後,理學著作陸續傳入北方,像尹焞《論語解》、胡安國《春秋傳》、張九成《論語解》、林之奇《尚書全解》、夏僎《柯山書解》、朱熹《四書章句集註》、張栻《癸巳論語解》、呂祖謙《左氏博議》、劉子翚《聖傳論》、葉適《水心別集》等一大批南宋理學名著,都傳至北國,引起趙秉文、麻九疇、楊雲翼、李純甫、王若虛等北方一流文人的廣泛關註,產生了很大影響。趙秉文、麻九疇甚至“自稱為道學門……”(《陵川集》卷二十六《太極書院記》)。南宋理學著作直接促進了北方理學的興起和發展。一方面,北方文人編纂、翻刻南宋理學家著作,如有位叫傅起的文人將張九成《論語解》《孟子傳》《中庸說》《大學說》等書經刪節後匯集成《道學發源》一書,以廣流傳,趙秉文、王若虛分別為之作《道學發源引》《道學發源後序》,予以宣傳。趙秉文自己還親自動手,著有刪集《論語》《孟子》解各十卷。另一方面,一些北方學者開始撰寫理學類著作,表現出自己的思考。像麻九疇隱居遂平西山,潛心研究《易》學和《春秋》,享譽一時,趙秉文撰有《易叢說》《中庸說》《揚子發微》《太玄箋贊》等多種著述,闡發他對道的理解,可惜這些著作都已失傳。南宋理學之所以能在北方盛行一時,是因為它適應了金源統治的需要。南宋理學家有關《論語》《孟子》等儒家經典的闡釋,現實政治性相對較弱,與金源統治者尊崇、提倡儒家經典的思想基本一致,如金世宗令人翻譯五經,要讓女真人“知仁義道德所在”,金熙宗本人“頗讀《論語》《孟子》《尚書》《春秋左氏傳》”。在這種背景下,南宋理學自然能暢通無阻。

北方學者不是簡單地追隨或者附和、發揮南宋理學家的言論,更多的是展開對南宋理學家的思考。在南宋,批評理學家的僅有鄭厚等個別人,其《藝圃折衷》排斥孟子,離經叛道,被朱熹等人斥為“邪說”(《朱子語類》卷一二三)。在北方,李純甫推揚鄭厚之論,以鄭厚的傳人自居,自稱“自庄周後,惟王績、元結、鄭厚與吾”(《歸潛志》卷一)。他信奉佛教,為了批判理學,特意針對南宋人的《諸儒鳴道集》撰寫《鳴道集說》一書,“就伊川、橫渠、晦翁諸人所得者而商略之,毫發不相貸,且恨不同時與相詰難也”(《中州集》卷四),因而常有一些偏激之論。除李純甫之外,對宋儒展開詰難的還有王若虛。他的《五經辨惑》、《論語辨惑》、《孟子辨惑》主要是針對宋儒而發,特別是針對南宋理學家而發。張九成、朱熹、胡安國、呂祖謙、葉適等人都是他的辨駁對象。不過,他比鄭厚、李純甫要正統一些,他的詰難也更加中肯準確。如對待鄭厚,他像多數宋人一樣,批評鄭厚偏頗失當:“鄭厚小子,敢為議論,而無忌憚。湯武、伊周至于孟子皆在所非,或至詆罵。至漢祖蕭曹平勃之徒,則尊為聖賢而亟稱之,復以歐公譏病唐太宗為薄,佞夫之口,其足憑乎?”與宋儒不同的是,他能擺脫宋人那些不切實際的高論或牽強附會之說,從人之常情出發,重新審視宋儒的觀點,表現出更加務實的傾向,取得了突出的成績。《論語·鄉黨篇》記載的主要是孔子飲食起居的日常生活,張九成《論語解》等著作卻從中發掘微言大義,誇大其辭,認為《鄉黨》能與《春秋》相表裏,說什麽“不學《鄉黨》,無以知《春秋》之用;不學《春秋》,無以知《鄉黨》之神”(《橫浦集》卷四《鄉黨統論》)。王若虛嚴辭批評其穿鑿迂曲、誇誕不實。他對宋儒的批評,正如《四庫提要》所說,“足破宋人之拘攣”。

文學方面,南宋文學也帶動北方的發展。這在小說和詩文評方面較為明顯,因為小說和詩文評的政治性相對較弱,讀者面較廣。洪邁的《夷堅志》以鬼神怪異為主,北傳時間較早,淳熙十三年(1186)章森出使金國,北方的接伴使就關心地問道,《夷志堅》“自《丁志》後,曾更續否”(《賓退錄》卷八)。由此可見《夷堅志》在北方的巨大影響。在這種心理的期待下,後來便有了元好問的續作——《續夷堅志》的問世。胡仔的《苕溪漁隱叢話》是南宋最重要的詩話之一,可謂是詩話的資料庫。該書傳入北方後,受到人們的歡迎和重視。北方最著名的《滹南詩話》與《苕溪漁隱叢話》關系就非常密切。《滹南詩話》中大約有三分之一的資料來源于《苕溪漁隱叢話》。王若虛的辨駁相當一部分是針對包括胡仔在內的南宋人而發。也就是說,南宋詩話是《滹南詩話》寫作的重要背景和前提。此外,南宋的杜詩研究也在北方有較大的反響。趙次公的《杜詩證誤》、無名氏的《千家註杜詩》、鮑彪的《杜詩譜論》、杜田《註杜詩補遺正謬》、徐宅《門類杜詩》等杜詩研究著作先後傳入北方,直接推動了北方杜詩學的發展。元好問正是在南宋杜詩學的促進下,編纂《杜詩學》一書,率先提出杜詩學一詞,從而翻開杜詩研究的新篇章。

洪邁的《夷堅志》洪邁的《夷堅志》

南宋的詩歌成就很高,尤、楊、範、陸並稱為中興四大詩人。其中範成大曾出使過北方,途中寫下了著名的使金絕句七十二首,隻是他的這些詩歌在北方無人論及。四大家中有直接可靠文獻記載的僅有楊萬裏一人詩歌傳入了北方。誠齋體以自然界為表現對象,獨樹一幟,受到李純甫等人的喜愛。李純甫公開稱贊誠齋體“活潑剌底,人難及也”,可是在李純甫現存詩歌中,幾乎看不出絲毫誠齋體的影子,倒是在稍前的王庭筠、趙秉文詩中有一些近似誠齋體的寫景之作。隨著金王朝國勢的日益危殆直到滅亡,輕松活潑的誠齋體越來越不適應金末的現實,註定要被人們所冷落。元好問在《又解嘲》詩中說:“詩卷親來酒盞疏,朝吟竹隱暮南湖。袖中新句知多少,坡谷前頭敢道無?”其中的竹隱、南湖,據錢鍾書先生解釋,是指南宋推崇並效仿誠齋體的詩人徐似道和張鎡。該詩意思是說,徐似道和張鎡那些新巧的詩歌在蘇、黃二人面前,還值得一提嗎?元好問借蘇、黃二名家來彈壓徐、張二人的新巧,不免有以大壓小、多此一舉之嫌,他也許是借彈壓他們來彈壓其背後聲名顯赫的誠齋體。在元好問的詩歌中,也沒有效仿誠齋體的跡象,說明誠齋體在北方的實際影響越來越小。誠齋體之外,陸遊的詩歌也很可能傳入北方。清人翁方綱將陸遊與元好問並列,稱“天放奇葩角兩雄”,但除錢鍾書《談藝錄》拈出他們兩句相似的詩句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直接的文獻可以證明元好問讀過陸詩,或受到陸詩的影響。受敵對政權的限製,政治性特別強的陸遊詩歌不可能為北方文人所公開接受。整體來看,高揚愛國主義旗幟的南宋詩歌與金源的官方意識嚴重抵觸,對北方詩歌沒有產生多少直接的作用。

詞體由于自身性質與詩歌不同,向來被視為小道,所以相對自由一些。出身北方的辛棄疾詞雖然多抗金復國之言,傳回北方後,反而受到了很多人的喜愛。金亡第二年,劉祁即稱贊其功業文辭,後來元好問更是將辛詞推崇到很高的地位,稱“樂府以來,東坡為第一,以後便到辛稼軒”。應該說,辛詞對元好問為首的金末詞壇產生了實質性的影響。元好問詞之所以被認為“足以追配稼軒”,就在于它得益于稼軒詞的沾溉。

在各體文學樣式中,南宋散文成就成就較低,遠不及北宋,加之北方人難以接受散文中強烈的民族情緒,所以在北方影響很小,王若虛曾提及孫覿的《謝復敷文閣待製表》,從文體的角度予以嚴厲批評,並據此得出“宋自過江後,文弊甚矣”(《滹南集》卷三十七)的結論。

史學方面,南宋王稱《東都事略》、胡寅《讀史管見》、呂祖謙《大事記》《呂氏家塾通鑒節要》等書傳入北方,其中後三種都是《通鑒》學方面的著作,可見這類著作在北方影響較大。北方蔡珪、蕭貢、完顏璹等人非常喜愛《資治通鑒》,各有專長,所以南宋《通鑒》學一入北方便受到人們的關註。趙秉文為呂祖謙未能最終完成《大事記》而深感惋惜,在詩中說:“傷哉絕筆《大事記》,讀經未了已亡身。”(《滏水文集》卷九《和楊尚書之美韻》)。金亡之後,北方的《通鑒》學發展很快,出現了元好問所說的“武臣宿將講說記誦”的熱門現象,隨之還出現了《陸氏通鑒詳節》、《集諸家通鑒節要》等《通鑒》學著作。

除以上幾方面之外,南宋的政治製度、禮儀文化、藝術等方面對北方也會有一定的輻射作用。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