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下

南下

《南下》由山東影視集團出品,王文傑執導,趙冬苓編劇,杜淳李小冉領銜主演。

該劇以解放初期山東幹部回響黨的號召、南下支援全國解放為主題,再現了大批北方省區幹部,南下支援新解放的南方大中城市、在工作中鍛煉成長的歷史畫面。該劇于2010年1月1日在齊魯電視台首播,2010年1月29日在山東衛視四川衛視吉林衛視黑龍江衛視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南下
  • 首播時間
    2010年1月1日
  • 編    劇
  • 集    數
    40集
  • 導    演
    王文傑
  • 類    型
    革命歷史 建國60周年獻禮劇
  • 主    演
  • 開機時間
    2009年4月12日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上映時間
    2010年1月29日(上星)
  • 首播平台
    山東齊魯電視台
  • 每集長度
    45分鍾
  • 上星平台
    山東/四川/吉林/黑龍江衛視
  • 出品公司

劇情簡介

淮海戰役即將結束,魯中某縣組織科科長孟思遠(杜淳飾演)帶領一隊民工支前。戰役結束後,孟思遠回到縣委,時任地委書記的唐志先(劉之冰飾演)從西柏坡開會回來,組織大批幹部南下的工作迅速展開。思遠在南下途中因聽到老母病重曾想悄悄溜回家,但在途中意識到了錯誤,並因此受到了處分。在一路南下中,思遠結識了周玉(李小冉飾演),兩人在相處中漸漸產生了非常純潔美好的感情。此後,盡管思遠還是屢屢犯錯,但他卻在當中不斷學習不斷成長,逐漸成熟。思遠和周玉等人以極大的熱情在新解放區建立政權、擴大武裝、剿匪反霸、支援前線、發展經濟等,演繹了一段段傳奇感人的故事。

分集劇情

第1集

淮海戰役戰場。縣委組織部部長常山、宣傳科長孟思遠、武裝部幹部王三成和民政幹事婁振,帶領支前隊伍穿梭于炮火紛飛的戰場。中原野戰軍宣傳隊員周玉跌跌撞撞地闖入陣地,引來敵人雨點般的子彈掃射。孟思遠躍出戰壕,救了周玉。在我軍陣地上,孟思遠和周玉對敵人進行喊話攻心,兩人的第一次配合十分默契。王三成用步槍打下了敵人的飛機,創造了軍事史上獨一無二的戰績。孟思遠、常山、王三成、婁振四人在戰火中立下了"生死與共"的誓言。南下動員大會,孟思遠目不轉睛地盯著指揮大家合唱的文化教員司徒梅。地委書記唐志先傳達了中央會議精神,從山東抽調15000名幹部南下接管政權!因為擔心母親的身體,孟思遠在報名時猶豫不決。王三成的婆娘是婦救會主任,兩口子都堅決要求南下,為誰留下帶孩子種地的問題爭執不休,一向懼內的王三成終于不懼內地作了一回主!婁振的老婆懷孕了,三代單傳的他不想走,招來王三成夫婦的奚落……第一批南下幹部報到,卻是從部隊過來充實南下幹部的周玉!南下幹部光榮榜,沒有孟思遠的名字。司徒梅對他一臉不屑。鬱鬱寡歡的孟思遠被母親看透心思,母親說,守著一畝三分地,不叫男人。

第2集

孟思遠扶著母親來找唐志先,唐志先當場批準他南下。周玉對孟母照顧備至,孟母很喜歡這個女孩子。她拿出祖傳的玉鐲給思遠,希望有一天能戴在周玉的腕上。思遠說他倆隻是普通戰友。婁振假裝修豬圈砸壞了腳,王三成一句"房子著火了"就讓他現了原形。無地自容的婁振發誓要南下。發前的最後一個晚上,王三成兩口子打了起來。三成誇南方女子漂亮,天美按住他一頓胖揍。她在三成胳膊上系上了根紅繩,說,到哪兒隻能想著我,想當陳世美,你試試。清晨,看著思遠離開家的背影,母親到底忍不住落了淚。南下幹部縱隊臨城集訓。唐志先任大隊長,常山、思遠、三成和婁振編入了陳家善的中隊。司徒梅也唱著歌來報到了。一個風霜滿面的女人扯著兩個孩子來找陳家善,司徒梅喊了一聲:陳書記,你娘來看你。陳家善頓時紅了臉。原來,她是陳家善的童養媳。陳妻不讓陳家善南下,王三成請姜天美來救火。姜天美說要和陳妻一起鬧,把兩人的男人都弄回去,陳妻計上心頭:要鬧你先鬧,憑啥我打頭。

第3集

解放戰爭情勢發展迅速,上級決定南下幹部縱隊結束學習,向南方開拔。田間露營。南下幹部們支起篝火烤麻雀。大學生劉曉鍾把烤好的麻雀遞給周玉,周玉遞給孟思遠,孟思遠的眼裏隻有司徒梅。唐志先騎著馬過來問同志們累不累?司徒梅甩出一句"騎馬的不累",引起了唐志先的註意。唐志先讓司徒梅在路上給幹部們補文化。司徒梅扭傷了腳,唐志先把馬讓給了她。在唐志先面前逞強的司徒梅,打馬受驚,縱馬狂奔。為救司徒梅,孟思遠受了傷。司徒梅為思遠療傷,思遠趁機向司徒梅要求學文化,司徒梅爽快地答應了。心花怒放的思遠裝作什麽都不會的樣子,大大咧咧的司徒梅絲毫沒有察覺,周玉看在眼裏,愁上心頭。孟思遠從支前的老鄉口中獲悉母親病危的訊息,思前想後,決定回家去看母親。

第4集

不見了思遠,王三成、婁振急忙向陳家善匯報。司徒梅得知孟思遠可能做了逃兵,主張向大隊長匯報,陳家善卻認為事情還未弄清楚。周玉知道後,決定不顧一切前去追回孟思遠!孟思遠行至半途,思想鬥爭良久,終于疾步返回。在歸程途中,突然遇見前來追尋自己的周玉被潰散的七八個匪兵綁架,連忙悄悄追蹤下去。王三成、婁振、常山三人,寧願受處分也要把割頭不換的兄弟思遠找回來。司徒梅要向上級反映逃兵事件,遭到了陳家善的呵斥。土地廟,孟思遠用聲音模仿引逗出匪兵,打死敵人,救出了周玉。槍聲引來更多的匪兵,把孟思遠他們團團圍住。常山、王三成與婁振及時趕到,與匪槍戰。唐志先調查 "逃兵"事件。周玉和三成他們都想辦法替思遠開脫,但執拗的思遠請求組織將自己作為逃兵來懲處。思遠受到黨內警告的處分。司徒梅開始疏遠他。得知母親去世的訊息,思遠獨自跑向深夜的山崗,面向家鄉的方向嚎啕大哭。周玉悄悄地站在他身後,心疼地看著他。

第5集

周玉俘虜了讓國民黨抓夫的趕馬人老騾頭。老騾頭堅決要求留在隊伍裏。幾天後,老羅頭突然提出了入黨的要求……渡江在即,四人重溫"生死與共"的誓言。常山把自己的照片交給思遠,彼此承諾,無論誰發生不幸,一定照顧對方的家人。百萬雄師過大江。唐志先大隊被臨時抽調,到南江市接管政權。三成和思遠奉命接收一家機械廠。三成看到工人們個個面露菜色,衣衫襤褸,不由得把大手一揮:工資提高一倍!工人高呼共產黨萬歲,三成一高興,又把手一揮:江山是咱的了,咱說了算,再提高一倍!思遠覺得不妥,但樂暈了頭的三成哪聽得進他的提醒。唐志先帶著常山、婁振、劉小鍾來到偽政府官員的家。偽官員太太偷偷把一個金鐲子往婁振手裏塞,婁振象被火燙了一樣把手甩開。在幹部會上,唐志先表揚了婁振拒腐蝕的革命意志。婁振很得意。機械廠工資翻番的事在全市引起了轟動。全市工人紛紛要求提高工資。

第6集

三成和思遠被緊急召到軍管會,受到唐志先的嚴厲批評。思遠搶著說是自己的主意。唐志先告訴他們,管理城市,隻靠樸素的階級感情不行,必須按照科學的經濟規律辦事!思遠認真地記下了這句話。思遠把寫好的情詩交給司徒梅,請她幫助修改提高,司徒梅卻順手拿給周玉。周玉拿著修改好的詩稿給思遠,思遠以為是司徒梅修改的,大加贊賞。周玉失落的情緒被司徒梅察覺,她找到思遠,說那是周玉潤筆的,思遠愣住。南江是周玉的故鄉,周玉在看望父親時才知道父親的真實身份是一名地下工作者。在父女團聚的時候,地下交通員送來了一份重要的情報:"上海市城防兵力分布圖",保密局上海站站長鄺立仁率特務追蹤而至!周父和交通員為引開特務壯烈犧牲。周玉將情報交給了陳毅司令員。陳毅說這份情報關系到上海的解放。老騾頭去取給養,遭遇國民黨潰軍搶劫,和敵人進行了殊死搏鬥!三成等人趕到,救下老騾頭。接管南江的幹部到了,唐志先大隊的任務已經完成。他們啓程繼續南下。

第7集

南下幹部縱隊來到江蘇丹陽,中央在這兒展開了為接收上海專門進行的培訓。上級讓大家在駐地待命,不許隨便出門。三成和婁振約思遠出去逛逛,思遠不敢,二人笑話他太膽小。三成和婁振想進戲院看戲。門房不放行。婁振掏槍頂住了門房的腰。陳毅趕到,下了二人的槍。三成婁振被關了禁閉。陳毅傳達毛主席指示:接收上海,是中國革命的一道關。嚴厲批評有些接收幹部進城後違反紀律的問題,明確地說:野戰軍,進了城不能再野!為了讓大家遵守入城紀律,南下幹部和部隊在丹陽舉行入城演習。還要求大家衣服要經常換,胡子要天天刮,牙要天天刷……三成婁振牢騷滿腹,思遠卻做得很認真.老騾頭找唐志先說入黨的事情,不料,唐志先說進城了,老騾頭該回家了。老騾頭說出了肺腑之言:俺老婆就是黨員,我不能落後,就拉著馬出來投奔解放軍了,半路上被國民黨拉了壯丁,現在部隊就是我的家,南下幹部就是我的親人!唐聽後,答應讓他留下。

第8集

解放上海的戰役打響了。南下縱隊跟隨著大部隊打到了蘇州河畔。敵軍憑借高樓大廈,固守蘇卅河沿線,而我軍不許使用重武器,無法前進一步。地下黨員老季提供了一個至關重要的情報:有一條下水道可以順利通達蘇州河對岸!縱隊立即組織了一支突擊隊,將各有所長的孟思遠、常山、王三成、婁振、劉小鍾集中到了一起,由老季同志帶領,前往下水道!他們在下水道的出口處,活捉了一個國民黨師長,脅持他將突擊隊帶到敵前沿指揮部,勸降國民黨一個師的兵力投誠起義。南京路上,熱火朝天,上海人民載歌載舞,隆重歡迎解放軍進城!大資本家司徒望平不願意隨弟弟離開上海去海外,更不畏懼國民黨特務的威脅恐嚇,而聽從了上海地下黨老季同志的勸說,決定留下,同時,也在等待女兒司徒梅的歸來。南京路上,報童高喊:"上海市人民政府成立。陳毅出任市長。"唐志先帶領南下幹部們接管舊上海區政府。舊官員們交出印信,魚貫而出。

第9集

唐志先擔任區委書記,他讓司徒梅先回家看看,也把黨的政策檔案帶回去。三成帶領南下幹部去接收官僚資本。經過司徒家門前,聽說司徒望平是上海的棉紗大王,當即宣布要作為官僚資本沒收。司徒梅回家,聽父親說了此事,充滿革命激情的她,要父親積極配合政府沒收官僚資本。司徒望平卻開始認真研究女兒帶回來的檔案。土地廟,保密局上海站站長鄺立仁給地痞流氓下令,刺殺共產黨首長。特務暗殺唐志先,被思遠發現,雙方展開槍戰,戰鬥中為掩護思遠,常山壯烈犧牲,最後時刻,他把長命鎖交給思遠,思遠發誓一定找到常山的母親和妹妹。王三成、思遠又來沒收司徒家的資本,恰好碰上司徒梅。司徒望平說,我不是官僚資本,是民族資本家。正鬧得不可開交,陳毅來訪。陳毅嚴肅地批評了王三成等人,讓他們給司徒望平道歉,回去後加強學習。思遠約司徒梅看電影,司徒梅因工作失約了,代替她去的是周玉。司徒梅回請思遠看電影。思遠忙于調查冷槍案,想開開眼界的婁振奪走了電影票。

第10集

孟思遠、周玉和劉小鍾被安排去工廠的工人糾察隊工作。在思遠的幫助下,周玉說服了技術工人梁阿毛復工。公安局抓住了一名潛伏來滬的特務李天,他的任務是以特派員的身份去領導"順天國"破壞上海的金融和治安。據李天交代,他與"順天國"的頭領 "獵犬"多次通過電話,熟悉彼此的聲音。思遠模仿李天的聲音惟妙惟肖。組織決定思遠執行這一項冒名頂替打入"順天國"的任務。思遠向司徒梅話別,問有段時間看不到革命同志,你會想念嗎?司徒梅回答的很幹脆,不會,我隻想與革命有關的人和事。思遠對周玉說自己要出差幾天,並把常山的遺照交她代管。周玉低聲說,我會記掛你的!思遠問婁振,喜歡一個人是什麽樣的感覺?為什麽當自己遇上事情的時候,最想見到的人卻不是司徒梅?經濟動蕩,人心浮動,奸商趁機打出"隻收銀元,拒收人民幣"的招牌。孟思遠去大江南貨店和特務接頭,見到了"獵犬"--鄺立仁,並機智地取得了敵人的信任。 

第11集

唐志先拜會司徒望平,請教物價飛漲的問題。司徒望平提出了"折實單位"的概念。但這需要足夠的生活必需品做保障。唐志先大受啓發。南下幹部分配工作,三成去了武裝部,婁振分到公安局。上海遭遇第一次物價暴漲,銀元和人民幣大戰。大米、面粉、煤炭等生活必需品價格飛漲,"順天國"的特務們混水摸魚,製造謠言,滋生事端。孟思遠旁敲側擊,獲悉敵特擾亂金融市場,抵製人民幣流通的行動計畫即將從證券大樓開始。陳毅召集有名望,有實力的工商界人士商討經濟情勢。陳毅開誠布公:有人說共產黨軍事上一百分,政治上八十分,經濟上零分。希望大家建言獻策,為經濟復興出把力。司徒望平直言不諱:金融搞不好,物價穩不住,隻怕貴黨的天下也坐不穩。陳毅胸有成竹,政府有能力穩定金融,因為政府有兩隻手,一隻是經濟,一隻是政治。

第12集

周玉路遇思遠,趕忙上前,思遠說她認錯人了,周玉註意到他身邊的陌生人,連忙說抱歉。這令鄺立仁起了疑心。鄺立仁讓思遠去執行一項特殊任務。思遠被特務帶到指定地點,向指定的人物開槍。指定人物竟然是周玉!思遠內心激烈交戰,終于開槍,子彈擊中周玉,周玉慢慢倒了下去……思遠通過鄺立仁的考驗,把特務已經掌控證券交易大樓命脈的情報送了出去。上海證券交易大樓的戰鬥。銀元販子和經濟特務全被抓獲。物價回落,金融趨于穩定。商店紛紛掛出了新招牌:歡迎使用人民幣。鄺立仁聯系了浙東土匪屠鳳良,準備武裝破壞上海軍民大遊行,炸毀自來水廠和發電廠。思遠悄悄送出情報,敵人的陰謀被偵破,鄺立仁也被思遠活捉。思遠歸隊,立即沖進唐的辦公室,追問周玉到底是生是死?唐拎起了電話:周玉,你可以過來了。周玉和思遠含淚看著對方,終于擁抱在了一起。

第13集

婁振審問鄺立仁,鄺頑固地表示堅決不投降,要為黨國捐軀。思遠、婁振帶著戰士來到鄺家搜查。見到了年輕美貌的鄺妻。鄺妻嚇得直掉眼淚,戰戰競競。婁振不覺心裏一動。婁振再也無法忘記那個女人,晚上回到宿舍,眼前全晃著女人柔弱的樣子,婁振避開大家的目光,又去了鄺家。鄺妻拿出四塊大洋給婁振。婁振順水推舟地接過來放進兜裏。兩人就此廝混在了一起。婁振的夜不歸宿引起思遠懷疑,思遠問他,婁振編造謊話推諉。大家組織討論老騾頭入黨的事情,因婁振反對,結果老騾頭入黨的事情隻能暫緩。老騾頭情緒低落,思遠安慰他,讓他經受得住考驗。老騾頭拿出妻子從鄉下郵寄來的信,說我已經給我老婆寫信報喜了。

第14集

上海的第二輪經濟危機來了,物價飛漲。司徒梅騎著腳踏車去郊區的團委,碰上了暴雨。雨中,司徒梅摔倒了,腳踏車也摔壞了,唐志先開著車來到了她的面前,讓無助的她心中有了暖意。轎車在半路上竟然拋錨,兩人隻得坐在車內,第一次近距離地坐在了一起。思遠、周玉被派到面粉廠組織生產。工廠裏,勞資矛盾爆發,工人把孫向本團團圍住。思遠率工作隊趕到解圍。孫向本哭窮,面粉廠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根本沒錢發工資了。周玉建議思遠查賬,終于查出有一批資金去向不明。孫承認這筆資金轉到了國外的兒子那裏。他表示願意配合政府,但他現在真的沒錢。工人又來找孫向本,思遠隻能將孫保護起來,讓他住進了飯店。司徒梅回家,司徒望平告訴女兒為了為了保證工廠的開工,已經將家裏的金銀首飾變賣了。司徒梅贊揚父親進步,父女倆第一次心平氣和地坐到一起。

第15集

思遠說政府可以提供低息貸款和平價供應原糧,孫向本大喜過望。答應馬上向工人發放實物面粉,工人們這才勉強散去。司徒梅報名參加南下服務團,思遠來看她,告訴她,唐志先喜歡她。司徒梅愣住。周玉和思遠工作到很晚,思遠第一次知道了周玉怕黑--原來從周父被殺那天起,她的眼睛出現了短暫的失明,心理上就有了障礙。思遠終于說出了一番話:每個人都有無助的時候,希望陪在你身邊的那個人是我。孫向本將女兒孫鳳兒帶到廠裏,並有意安排她做思遠的秘書,遭到思遠的拒絕。司徒梅被批準南下,去跟唐志先道別。唐志先問,我在你心目中有位置嗎?司徒梅說有,所以我要走,因為我不能給你所想要的。唐志先暗自傷心。

第16集

鄺妻為婁振過生日,在家裏教婁吃西餐,用刀叉,喝紅葡萄酒,吃奶油蛋糕,還送給婁振一塊瑞士梅花表。婁振激動萬分,嚎啕大哭。司徒梅出發,思遠、周玉前去送她,司徒梅讓思遠告訴唐,找個合適的對象快些成家吧。司徒梅在南下的路上染上了瘧疾,部隊強製性地將她留在了縣衛生院治療。唐志先接到司徒梅住院的電話,市裏要開會,隻得找到孟思遠,讓思遠和周玉去接司徒梅回上海。思遠和周玉走在路上商量,有些事情是不能包辦代替的。兩人折回,告訴唐:應該自己去接。唐向陳毅請假,陳毅說共產黨人也有兒女情長嘛,準你的假。工廠裏,孫向本來找孟思遠,想把國家撥的平價面粉倒到黑市上賺一筆,孟思遠言辭拒絕,警告他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孫向本汗流浹背。周玉給思遠送飯,把省下來的紅燒肉給他吃。思遠大快朵頤。突然停下筷子:唐書記見到司徒梅了嗎?他們吃飯了嗎?

第17集

開往上海的轎車上,唐見司徒梅十分憔悴虛弱,讓她靠到他的肩頭。司徒梅第一次將頭靠上了一個男人的肩。唐志先向司徒梅求婚,說如果她同意,他就向組織上打結婚報告。唐志先、司徒梅結婚了,婚禮簡單又熱烈。婁振穿上嗶嘰衣褲,說現在有點上海人的派頭了。鄺妻讓婁振陪她出去吃西餐,婁振終于經不住她的誘惑,兩人一起上街。三成看到摟在一起的婁振鄺妻,大吃一驚。婁振在辦公室把玩銀元,被組織部幹部撞見。組織部找婁振談話,婁說大洋是在南下路上從被俘的國民黨兵身上搜出來的,沒有上繳,說思遠可以做證。婁振跪求思遠為他做偽證。思遠找三成商量。三成請思遠幫幫婁振過了這關,思遠陷入沉思。老騾頭找到思遠,說一路走過來的,怎麽能看著他出事不管呢?組織部幹部約談思遠,思遠說婁振的大洋是從國民黨逃兵處所得。追問是4塊大洋嗎?思遠回答:是。

第18集

組織部找到鄺妻,告訴她鄺立仁已被槍斃,婁在騙她,鄺妻愣住。婁振還在狡辯,陳家善叫來了鄺妻對質,婁振跳起來:是這個特務家屬腐蝕我,鄺妻一字一句地說:我要求政府槍斃他。組織部再次約談思遠,幹部警告思遠不要為個人感情犯下欺騙組織的錯誤。三成來為婁振求情,唐志先責問他是否將革命隊伍當作了梁山好漢?三成哭了:他是我們一塊打天下的弟兄啊。思遠被關了禁閉。司徒梅來到禁閉室看望思遠,思遠說當初他救我,我才有今天,他讓我幫忙我沒法拒絕。司徒梅大怒:幹革命是桃園三結義嗎?你什麽時候才能從農村走出來。周玉來見思遠,思遠不見她。周玉一直站在禁閉室門口。婁振被判死刑。三成、思遠來找唐志先,說哪怕讓他坐牢也行,給他個改過的機會。唐志先拿出婁振在獄中寫的懺悔信。三成失聲痛哭:那也得救啊唐書記,不為他,為了咱以後想起來不後悔!

第19集

監獄中,思遠見了婁振最後一面。婁振說沒想到自己這個"活地圖",進了上海卻迷失了方向。自己死就死了,會連累孩子,老婆還年輕,肯定會改嫁,孩子成了拖油瓶,會沒人養的。思遠說他會撫養孩子長大,給孩子起個名吧。婁振說不起了,有這樣的爹不光彩,就別在他身上做記號了。思遠受到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三成、思遠、老羅頭要去浙江剿匪。思遠與周玉話別,遠把玉鐲戴上了周玉的手腕,說這是母親給兒媳婦的,那時就希望戴上玉鐲的是你。思遠又送給周玉一個手電筒和一包幹電池,讓她一個人走夜路要當心,並說為她的病尋訪過醫生,將醫生的地址留給了她。周玉給思遠寫信:我是打著你送我的手電寫的,它不如電燈亮,可是它的光真溫暖……

第20集

到了浙江,聽到當地口音,思遠突然一陣激動:常山就是這口音,也許這就是常山的家鄉。三人去地委報到,被分配到了江餘縣。三成任縣委書記,思遠任武裝幹事。江餘靠近蔣介石的老家奉化,許多國民黨殘部留在當地,變成了土匪。已經有兩任縣委書記犧牲在這裏。江餘縣委副書記、縣長項華,對上級任命南下幹部為縣委書記有意見。三成和項華兩人經常犯頂,工作開展得不順利。江餘縣的一個幹部叫屠老慶的,對三成他們十分熱情。縣委班子開會研究剿匪,項華和三成爭吵起來,思遠勸了這個勸那個,誰也不服誰。。

第21集

剿匪行動剛開始就連連失手,南下幹部、當地幹部互相指責。一方說隊伍裏肯定有內奸,一方說行動本身急躁冒進。周玉為追查孫向本糧食流向浙江的事來到江餘,周玉問思遠:我給你寫的信呢?思遠一掀枕頭,都是周玉的信。二人相視而笑。思遠、三成、周玉、項華研究切斷屠鳳良糧食生命線的問題。三成項華針鋒相對,又掐了起來。思遠、周玉四處查看地形畫地圖,找到了大塢,原來有上下兩個大塢沖,四處打聽,卻沒人認識常山。屠老慶獨自上山,老騾頭暗地裏跟蹤。屠老慶若無其事地抽煙,一眨眼,人不見了。思遠、周玉在山裏畫地形,四五個土匪悄悄跟了上來。思遠,周玉遊過河躲進了山洞,點起幹柴烤衣服,火光搖曳,卻發現滿滿一山洞堆滿了麻袋,解開麻袋,白花花的大米泄了一地,屠鳳良的倉庫找到了。

第22集

王三成、項華、思遠、周玉分析糧食很可能是從上海運過來的,決定馬上出發,把糧食追回來。部隊剛集合,屠鳳良就帶領土匪撲下山來。訊息又走漏了,王三成暴跳如雷。與下山的土匪激烈交火。三成擊傷屠鳳良,土匪潰逃。三成懷疑項華是內奸,兩人又鬧成了水火不容之勢。思遠設計讓屠老慶給屠鳳良送去了假情報,引土匪下山,三成、思遠帶隊直撲土匪老巢鷹見愁。陷入圈套的屠鳳良被團團圍住。屠鳳良要求見屠老慶一面。屠老慶被押了上來。屠鳳良破口大罵:你老婆孩子我給你養著,你敢算計我?你送情報殺了兩個縣委書記,共產黨能饒了你?三成、項華聽著,臉色鐵青。屠鳳良突然從身後掏出手槍,打死屠老慶。思遠、老騾頭雙槍齊發,擊斃屠鳳良。老騾頭興奮地手舞足蹈:我打死屠鳳良啦!三成走到項華面前,說項縣長我錯怪你了。二人緊緊握手。土匪阿三在血泊中醒來,拉響手榴彈向項華扔來。三成推開項華,撿起手榴彈扔開,手榴彈爆炸了。三成的身子慢慢倒下……

第23集

三成滿身血污,一條胳膊炸沒了。他醒來後催著思遠去把自己的斷臂找回來,說南下的時候我媳婦在胳膊上給系了紅頭繩,要是不見了,她得跟我拼命。周玉的任務完成,回了上海。上海大米緊缺,情勢嚴峻。市民們又排起長隊,群情激憤。孫向本大借高利貸,囤積面粉,吃進原糧。國營店沒米,私營店瘋漲,老百姓怨聲載道。陳雲率中央財政委員會坐鎮上海,開始經濟大戰。市政府請來司徒望平研究情勢,"兩白一黑"飛漲幾倍,高利貸已到了百分之百,是到了拋售平價物資的時候了。要狠狠打擊投機倒把和囤積糧煤的黑心商人。

第24集

孫向本的面粉廠倉庫糧食堆積如山。孫向本向司徒望平請教,司徒望平說你孫老板有多大的力量能跟全國之力抗衡?政府有大批糧食到,平價賣給國家還能減少些損失。孫向本點頭。臨走又來了句:有個共產黨女婿真好,跟你女婿說說也給我在共產黨裏找個女婿。項華、思遠率土改工作隊進駐大塢沖。路遇一個健壯的女孩子胖揍小偷,看得老騾頭直咂嘴:乖乖,這樣的母老虎誰敢娶啊。老騾頭來找思遠,問這段時間表現的怎麽樣。思遠說這次剿匪你立了大功,很快就討論你入黨的問題。支部生活會,有幹部提出來老騾頭在國民黨部隊的那段日子,說還是等政審以後吧。老騾頭沮喪萬分。說上回去信給老婆說了是黨員了,這回又入不成。老婆還不得笑話死。思遠碰上那個打得小偷落荒而逃的女孩,正背著母親去醫院,思遠忙去幫她,知道了她的名字就玉秀。思遠到醫院看望玉秀娘,老人問思遠:孟同志,跟你打聽個人,也是隊伍上的,我的兒子常山。思遠大驚失色。

第25集

思遠講了常山犧牲的經過,說我和常山大哥原本就說好誰要是犧牲了就照顧對方的家人,常山哥是為救我犧牲的,我娘已經不在了,從今後我就是你的兒子,您就認了我吧。玉秀娘淚流滿面,認下思遠。老騾頭寫了一封看圖說話的信,畫上思遠和玉秀在一起,寫上"快點來",寄給周玉。思遠、項華到省城醫院看三成,單臂的三成依然不服輸,拉住項華掰手腕。周玉趕赴浙江。老騾頭說你可來了,思遠又去找玉秀了。思遠見到周玉,告訴她玉秀是常山的妹妹,自己跟她沒什麽。周玉說為什麽你沒有以前那樣清晰了……周玉回上海,思遠送行。周玉把《稼軒長短句》給他,說我在上海等你。思遠復原處分,任江餘縣委副書記。土改工作要結束了,思遠跟娘告別,說還會經常來看她。玉秀喜歡上了思遠,逼著母親去提親,思遠說自己把玉秀當妹妹,玉秀從此害上了相思病,整天蓬頭垢面,茶飯不思,嘮嘮叨叨一句話:他什麽時候會來呢?

第26集

土改結束,思遠要回縣裏。絕望的玉秀,拿起綾子上了吊。玉秀娘來找思遠,撲通一聲跪在地上,說思遠你救救她。思遠愣在當地,良久,說娘你讓我考慮考慮。思遠收拾行囊,去了上海。思遠找到三成,告訴他要跟玉秀結婚了。三成愕然,說大丈夫義字當先,我支持你。思遠在周玉的宿舍門前徘徊。他努力不帶感情色彩地告訴周玉,說玉秀她們家離不開他,而周玉沒有他照樣可以擁有自己的生活。周玉問思遠:你愛她嗎?思遠沉默不語,他不想欺騙周玉,更不能欺騙自己。唐志先找到思遠說你這次的錯誤比前兩次的都要大,生活的懲罰要嚴厲的多。思遠要回浙江,準備上車的時候,發現周玉站在路邊。周玉說有一句話,一定要問問你,你愛過我嗎?哪怕隻愛過一天。思遠點頭:愛過。周玉說謝謝你,謝謝你愛過我。周玉孤單的身影漸漸遠去,思遠心如刀割:我愛你,我現在依然還愛著你……

第27集

思遠回到江餘,老騾頭氣憤難平。思遠去看母親,說願意娶玉秀。玉秀喜極而泣,母親卻不象玉秀那麽高興。她把玉秀差出去,單獨和思遠說話。你娶玉秀是為了幫她而並非愛她,對嗎?思遠不吭聲。母親嘆氣:讓你受委屈了,如果你真的要娶她,你得答應一件事。一輩子別丟下玉秀,一輩子對她好。紅都俱樂部,南下幹部在跳舞。陳家善坐在旁邊,鬱鬱寡歡。有一雙眼睛盯上了他--那是孫向本。在孫向本的催促下,孫鳳兒款款地走到陳家善面前,大方地伸出了手:首長,可以請您跳舞麽?陳家善看著年輕美麗的孫鳳兒,如墜霧中,身不由己地站了起來。陳家善這晚輾轉反側,徹夜難眠。轉過身是孫鳳兒跳舞的窈窕身影,掉過頭是家鄉的老婆蒼老的臉。突然間,他看到了一種全新的可能。

第28集

陳家善忍不住去了舞會,這次見了孫鳳兒就象見到了故知。孫鳳兒問起他的家,陳家善很尷尬地承認,他在老家已經有了老婆和兩個孩子,孫鳳兒臉色一變,甩手離開。一連幾天,陳家善都見不到孫鳳兒,陳家善失魂落魄。這一天,孫鳳兒出現在他面前,陳家善激動得差點兒叫起來。陳家善問孫鳳兒為什麽不來,孫鳳兒一雙淚眼看定他說:你自己難道不知道?陳家善激動地抱住她說,我這輩子,三歲就有了老婆,稀裏胡塗成了親,自己還沒長大就有了孩子,我從來不知道,愛上一個人是這麽折磨人。還當場許願,要和老家的老婆離婚,娶孫鳳兒。兩人又回到舞會上,這一回跳得琴瑟和鳴,如痴如醉。為了讓司徒梅提起她所謂"幹革命的鬥志",唐志先讓她去上海郊區進行土改。唐志先查出有肝病,必須住院治療。大家都希望司徒梅留下來照顧唐志先,但唐志先不同意把自己的病情告訴司徒梅。區委大院,人們歡送工作隊。司徒梅豪情萬丈地揮揮手:再見了,上海!

第29集

思遠和玉秀舉行了婚禮,玉秀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來祝賀,說玉秀是縣太爺夫人,玉秀得意洋洋。思遠站在門口迎送客人,驀然看見周玉站在遠處。周玉把玉鐲還給思遠,說這是思遠母親送給兒媳婦的,她不能要,因為她不是他要娶的人。說完轉身就走。縣裏的人對玉秀都很客氣,還有通信員給她打來了水。玉秀感到新鮮又驕傲,她的身份改變了,沒幾天就對通信員頤指氣使起來。玉秀向思遠提出她要出去工作,被思遠拒絕了。玉秀又向項華開口。項華隻好安排她做清潔工。結果她又因為沒有辦公室和辦公桌而哭鬧不已。

第30集

項華安排玉秀去打字室。玉秀和打字員小楊共用一張辦公桌,玉秀心滿意足。司徒望平得知唐志先肝硬化已經到了中晚期,馬上打電話通知司徒梅回來。司徒梅趕回來,說路上沒有車借了老鄉的馬。唐志先打趣說不是騎馬的不累嗎。二人和好如初。唐志先感到司徒梅的心還在工作上,,就說自己康復的差不多了,讓司徒梅回去工作,司徒梅高興地走了。思遠從土改隊回到家,玉秀對他發牢騷,說小楊讓她幹這幹那還挑毛病,思遠說人家是在幫助你。玉秀說反正別想欺負我,誰都別想。玉秀終于爆發了,痛罵小楊,小楊哭著要調離。思遠聞訊趕來,要玉秀向小楊道歉,玉秀跳腳大罵小楊勾引男人,思遠氣得哆嗦。縣委大院都知道孟縣長的老婆不好惹。思遠突然發現自己不想回家了。喜歡一個人呆在辦公室的黑暗裏。項華勸思遠,她剛從農村出來,許多道理不懂,你應該幫助她啊。否則就是對她和自己的不負責任。思遠受到觸動。

第31集

思遠和玉秀和好了,兩人回家過中秋節。母親感覺到兩人的別扭,問思遠,思遠說出了他和玉秀的問題。唐志先獨自在病房,護士小林來陪他過節,還帶來了親手做的餃子和月餅,讓唐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小林對唐志先產生了感情,感覺到小林的心思,唐志先警覺起來。周玉努力說服自己,開始嘗試著和劉小鍾交往,卻發現痛苦並未減少,原來要忘記思遠是這麽困難的事情。玉秀指使小孫打水,被思遠撞見,回家與玉秀發生激烈爭吵。思遠離家去睡辦公室。玉秀娘趕來,給了玉秀一巴掌。玉秀主動向思遠道歉。思遠接到華東局報到的通知。和玉秀、老騾頭一起回到了上海。唐志先安排思遠重回面粉廠搞三反五反。思遠問司徒梅呢,唐志先說在農村忙的不亦樂乎呢,南下時候的司徒梅又回來了。思遠感到了唐志先的落寞。思遠帶領工作隊來到了面粉廠,推開辦公室的門,周玉坐在那裏。

第32集

周玉向思遠匯報工作組懷疑孫向本套購平價原糧,流入黑市。但又沒有證據。思遠要求查孫向本的賬。孫向本提出讓玉秀去面粉廠當秘書,還給高薪。思遠告誡她不許和孫老板來往。孫向本的獻媚,讓思遠覺得廠子裏有鬼,更加緊了查賬的行動。孫向本知道這個人是拉攏不過來了,轉而在陳家善身上下功夫。陳家善經常和孫鳳兒約會,孫鳳兒和他攤牌,如果再不和老婆離婚,她就要離開他。陳家善終于下了決心。離婚的書信寄回了老家,陳妻找到姜天美,哭得十分凄慘。姜天美決定馬上帶著孩子去上海。陳妻把八歲的兒子陳抗戰送了過來,委托姜天美帶到上海去,給陳家善捎個話:他離婚,她不怨他,離婚不離家,她還會在陳家替他侍奉老人。隻希望陳家善能留下兒子在上海,讓兒子過上好日子。兒子的簡單的包裹裏,還有陳妻給陳家善做的兩雙布鞋。山東大嫂姜天美一手扯著八歲的陳抗戰,一手抱著五歲的女兒愛妮上路了。陳家善高興地四處撒喜帖,請戰友們都去喝他的喜酒。

第33集

王三成在靶場練習單臂射擊。大家拿三成開玩笑,勸他也換老婆,三成半真半假地說:農村的老婆太土,非換不可。話音未落,一個蓬首垢面的女人撲上來就是一耳光。女人一開口,嚇他一跳:是老婆姜天美。孫向本漫不經心的使出了深思熟慮的一招:請陳家善特批一張供應平價原糧的字條,準備賣給志願軍,要為前方將士盡一份心意!陳家善答應了。姜天美帶著抗戰大鬧陳家善婚禮。抗戰負氣出走。陳家善準備回山東老家找兒子,孫向本給了20塊大洋,說讓老家的人蓋個房子,供孩子讀書。陳家善猶豫一下收下了:算我借的,以後改了工資製,一定還上。陳家善追回山東老家,抗戰沒回來。陳妻聽說孩子丟了,抓住陳家善要和他拼命。陳家善狼狽不堪。

第34集

陳家善給了妻子20塊大洋,讓她留著蓋屋子,供孩子讀書。姜天美南下來了上海,與三成團聚。孫向本將利用陳家善得到的部分原糧抵了債。周玉查出孫向本私藏原糧,告知思遠,孫向本是在陳家善的幫助下套購到的國家平價糧。思遠震驚不已。思遠說讓我想想,就一個晚上。周玉提醒他別忘了婁振的事。唐志先找陳家善談話,告訴他原糧已經被孫弄到黑市上去了,陳家善懵了。陳被停職檢查。周玉、思遠向孫向本表明已掌握他的問題。孫大驚,來找陳家善,讓陳救救他,陳拒絕。孫向本威脅陳,說送給他的20塊大洋也是來自倒賣原糧的那筆錢!陳呆住。思遠找到陳家善,得知陳已經把大洋給了老家的妻子,思遠提出給陳妻說,把錢退回來。陳家善搖頭:我怎麽張這個口?思遠說讓我來張這個口,我相信,一個電話就夠了。

第35集

山東老家。陳妻已開始用陳家善給她的錢蓋房子了。陳妻接到思遠電話,連忙停止造房,和公婆商量把原先的老屋賣了再變賣了首飾,湊錢還錢,陳父、陳母感到對不起賢惠的兒媳。陳家善將匯款單交給了孫向本,說我老婆把錢寄來了,一分不少。孫鳳不願意了:哪個是你老婆?陳家善說老家的是我老婆,你是我家屬。姜天美的組織關系轉了過來,派她去上海婦女勞動教養所改造妓女。三成不同意,讓她在家裏帶孩子。姜天美不依,把孩子送進了幼稚園,自己上班去了。妓女們被勞動教養,積習難改。懶惰而不知羞恥。姜天美第一天去就受到妓女們的嘲弄,說她長得像搪瓷盆,沒男人願意出錢。姜天美大怒,一嗓子怒吼,鎮住了眾人。姜天美使出霹靂手段,三下五除二壓下了妓女的氣焰。領導找她談話擔心妓女們破罐子破摔,姜天美一拍胸脯:無論多破的罐子,我也能鋦起來。

第36集

思遠提出讓玉秀跟姜天美一同去教養所。玉秀猶豫半天才答應了。玉秀去了教養所,從心眼裏覺著下賤的人遭罪受是活該。造成矛盾百出,危機四伏。玉秀對妓女們冷嘲熱諷,引發了眾人的不滿,群起而攻之。姜天美趕過來相勸,玉秀死不認錯。姜天美怒不可遏:哪來的滾哪去,思遠怎麽娶你這樣不講道理的女人?思遠去三成家代玉秀道歉。姜天美終于說出了一直想說卻沒能說的話,力勸思遠離婚。思遠苦笑著,道理我都懂,就是做不到。姜天美嘆氣:這個人,沒治了。孟決意離家住到了單位上,臨走給玉秀辦了掃盲夜校的聽課證,玉秀看也不看扔到了一邊。項華來上海開會,玉秀大吐苦水。項華勸她要設法進步,才能與思遠有共同話題。玉秀想起了思遠給她的聽課證,決定去念夜校。

第37集

孫鳳兒問陳家善是否愛她,陳家善說她是家屬,而在老家的是老婆,自己從小是老婆養大的,打斷骨頭連著筋。如果你覺得委屈,一切隨你。孫向本要女兒離婚,跟他去國外。孫鳳兒竟然先結婚後戀愛,真的愛上了陳家善!孫鳳兒不願走,竭力勸父母也別走,因為國外的弟弟根本就是靠不住的一頭狼。玉秀讓思遠與三成和姜天美斷絕往來。思遠拒絕,玉秀又提出讓思遠別去面粉廠工作了,面粉廠有狐狸精,要不換工作也可以,自己也得去面粉廠工作,牢牢看住那個狐狸精。思遠被玉秀激怒了。玉秀和表妹玉霞經王三成介紹去幼稚園當阿姨,拿上了工資。玉霞又提出表哥玉剛也要來上海,讓姐夫也順便給安排個工作吧。思遠拒絕。玉秀說自己家的事兒都辦不了,還當這個官幹嘛。玉秀還是把玉剛弄到了上海,說你不幫忙我也有辦法,幼稚園的孩子家長都是官,不行我就找他們。一下子把思遠給激怒了:你敢這麽做,咱們馬上離婚!

第38集

老騾頭告訴周玉,玉秀家的親戚一波波地找思遠,周玉陷入沉思。周玉幫玉秀表哥找了工作,怕玉秀誤會,就請姜天美說是她找的。玉秀領玉剛去上班,知道了是周玉在幫忙,就咬牙切齒地去找周玉,說以後離思遠遠著點,讓我抓住了,對你不客氣。思遠向周玉道歉,周玉提醒他可以找玉秀家裏的老人說說。思遠恍然,玉秀娘可是通情達理的。周玉說我過幾天去浙江出差,我去找常大哥的母親。陳家善得知孫向本準備卷款逃走,決定挽救岳父大人一把。經陳家善做工作,孫向本決定不走,把給國家造成的損失補繳上。得到政府的寬大。陳家善受到黨內警告處分。周玉去浙江找到了玉秀娘,兩人一見如故。玉秀娘聽周玉講起常山在山東的事情,萌生了到兒子戰鬥過的地方看一看的念頭。周玉不忍拂老人的念想,帶著玉秀娘去了山東。思遠接到婁振妻子的來信,說要改嫁,孩子托付給思遠收養。思遠跟玉秀商量,玉秀一百二十個不同意。思遠收拾行李,回了山東。婁振妻見到思遠,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兄弟你可來了,俺娘倆有救了!

第39集

思遠認了婁振的女兒,起了個名字叫新華。思遠回來,玉秀娘讓思遠抱著新華先出去,她再做玉秀的工作。玉秀娘勸玉秀認下孩子,玉秀狠狠地說,帶回來我也不疼她。公私合營要開始了,資本家們人心惶惶。三成去大華機械廠搞合營。三成搞核算,來了個"大約摸",攔腰砍。把機械廠給估了10萬元。資本家們怨聲載道:這簡直就是明搶嘛!唐一怒之下撤了他的職,送去黨校學習。三成回家,情緒壞到極點,將一大瓶酒喝了個底兒朝天。姜天美嚴正警告三成:再不進步就休了你!思遠、周玉在面粉廠搞核算,玉秀跟蹤而至,破口大罵狐狸精。周玉含淚而出。公私合營塵埃落定。孫向本喜氣洋洋,心滿意足。敲鑼打鼓把喜報送給唐志先。陳家善決定參加南方沿海的新區建設,繼續南下。

第40集

周玉決定到南方沿海地區。思遠不同意。陳家善來電話,周玉在跟敵人的遭遇戰中受重傷,高位截癱。思遠決定馬上去看她。福建,思遠沖進周玉的病房,周玉大驚,讓思遠出去,自己不想見到他。陳家善安慰思遠。思遠說,我已經完成了對一個戰友的生死承諾,我必須兌現對另一個戰友的生命承諾。思遠去找周玉,說我愛你,我一直愛的是你。等著我,把事情處理完了回來接你,一定等著我!思遠告訴玉秀要離婚,玉秀一跳三尺:不離,拖也要拖死你。玉秀娘到來。離婚證上,簽下了二人的名字。司徒梅分娩,新生兒呱呱墜地。唐志先終于看到了自己的女兒。區人代會,孟思遠當選區長。三成黨校畢業,對思遠大發感慨:奪取城市到管理城市,實在是門大學問啊。福建,病房裏,周玉穿上了新衣服,系上紅圍巾,靜靜地等待著……長途車在崎嶇的山路上行駛,思遠充滿期待。汽車壞在中途,思遠下車沿著馬路走。陳家善說天黑了,他今天不會來了。周玉說他一定會來的。思遠氣喘吁吁地趕到病房,病房裏一片漆黑。突然,一束手電光亮了起來,周玉笑盈盈地坐在輪椅上,手裏拿著思遠送她的手電筒。思遠向著亮光跑去。上海,外灘。思遠推著輪椅上的周玉慢慢地走著,周玉的紅圍巾分外耀眼。旭日東升,朝霞滿天,他們的身影慢慢溶進陽光裏…… 

以上資料來源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孟思遠杜淳
周玉李小冉
司徒梅車曉
唐志先劉之冰
王三成印小天
玉秀李依曉
陳家善劉奕君
司徒望平高明
孟母薩日娜
姜天美梁琳琳
孫向本周野芒
孫太太嚴曉頻
老騾頭杜源
縱隊司令李幼斌
陳毅谷偉
常山劉小浩
婁振李帥
劉小鍾趙超
老季劉順
孟春李亞文
孫鳳兒張瑞軒
玉霞韓丹彤
尚天潼小林護士
項華宋昊林
司徒夫人吳兢
姚瑤江思瑩

職員表

導演王文傑
副導演(助理)喬和平
編劇趙冬苓
攝影王濱
美術設計劉勇奇
視覺特效陳亞龍

以上資料來源

影音影片

以上資料來源

音樂原聲

歌曲名演唱作曲作詞備註
無悔的征途張也王黎光屈塬片尾曲

以上資料來源

幕後花絮

1、拍攝中,為了確保道具牌子上米價的真實性,全劇組加入求證行列考證1950年上海的米價,最終由上海市黨史辦的專家徐建鋼給出了標準答案。

2、拍攝杜淳李小冉兩人剛剛相遇的戲份時,由于角色年齡較小,眼神需要很幹凈,對視時兩人頻頻笑場。

3、李小冉在拍攝一場戲時,現場放置了多個炸點,一顆被炸葯炸起的小石塊擊中了她的右眼,所幸傷勢不重,送醫治療後李小冉帶傷返回劇組繼續拍攝。

4、為了更好地演繹角色,杜淳在進組之前就開始四處翻閱"南下"這段歷史的相關資料。劇中孟思遠特別擅長口技,杜淳在拍攝期間常常仔細聽各種動物的叫聲,主動和需要模仿的人聊天,判斷出不同聲音的發聲部位,進行長時間的發聲練習。

5、導演王文傑經常忙到凌晨4點鍾才休息,每天僅睡三個小時。劇組人員表示,導演富有特色的大嗓門和開朗個性,讓劇組的拍攝工作始終保持在一種活躍和興奮的氛圍中。

電視劇《南下》電視劇《南下》

6、杜淳過生日時,導演王文傑瞞著所有人親自為其買來蛋糕慶賀,令其十分感動。

7、一組鏡頭隻帶著杜淳的背影,拍攝的是李小冉的正面。由于李小冉之前的一個口誤,杜淳沒有拍到的臉一直擠眉弄眼地笑著,致使李小冉頻頻笑場。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2008年8 月,趙冬苓沿著60多年前山東幹部南下支援全國解放的足跡。通過與這些南下幹部的交談,趙冬苓真切體會到了中國共產黨從革命黨到執政黨、從農村走向城市,從泥腿子到城市管理者的蛻變過程,真切感受到了父輩這一代人所經歷的怎樣的人生道路,她希望通過《南下》,讓下一代了解這段值得每一個中國人記憶的歷史。

製作班底

該劇由《闖關東》、《大染坊》原班人馬組成創作陣容:趙冬苓擔任編劇,王文傑執導。此外,主創陣容還包括曾任電影《赤壁》中方第一副導演的執行導演喬和平、擔任過北京奧運會開幕式主化妝師的化妝師陳敏正、獲得過第二十四屆"飛天獎"最佳攝像獎的攝影師王濱和獲得過第二十四屆"飛天獎"最佳美術獎桂冠的美術師劉勇奇等。

選角

《南下》群英圖《南下》群英圖

杜淳在《走西口》中所扮演的田青,"勇敢"、"義氣",和善良、堅強而又執拗的孟思遠的性格特點比較接近。杜淳淳樸的氣質很適合演繹男主角孟思遠這樣一個山東大漢的善良和執拗,李小冉嫻熟恬靜的外表也和女主角周玉樂觀陽光的性格不謀而合,車曉大氣不著痕跡的演技自然容易掌握對革命熱情對愛情遲鈍的司徒梅一角。

製景
劇組不僅修建了大量戰壕工事,而且還用1:1的比例製作了1架飛機和6門大炮拍攝"解放軍進上海"的一場戲時,劇組共動用了一千二百名民眾演員、四十面大鼓、八十面大旗,六百面彩旗,四千張傳單,二十米的橫幅進行拍攝。拍攝當地民眾慶祝解放軍得勝歸來的大場面戲份時,民眾演員的數量超過了一千人。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播出平台播出劇場
2010年1月1日每晚19點
齊魯電視台白金劇場
2010年1月29日每晚19點30山東衛視天秤劇場
四川衛視合家歡劇場
黑龍江衛視中國龍劇場
吉林衛視黃金劇場

以上資料來源

劇集評價

《南下》開篇的淮海戰役陣容強大,戰爭場面震撼。本劇將戰爭的殘酷和山東漢子的堅韌和柔情巧妙的融合到了一起,硝煙中的一條紅圍巾成了一段記憶的開始,這也將牽著所有觀眾的心,穿過戰爭中的硝煙進入"沒有硝煙的戰爭",在主人公不斷完善自我,不斷成熟的過程中,去體味山東漢子身上的堅韌、仗義、淳樸和柔情。(新浪娛樂評)

南下南下

《南下》其實更重要的是體現一種精神,這個精神是我們民族無私無畏的奉獻精神。主角孟思遠離開家鄉和親人,餐風宿露,在驚心動魄的剿匪鬥爭中驍勇戰鬥迅速成長,回到上海擔任更高級別幹部參加經濟建設,更是任勞任怨,清正廉潔,在他身上凝聚著我們民族得以屹立不倒的力量。《南下》,一份永不褪色的紀念。(新浪娛樂評)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