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字軍東征 -1096到1291年間發動的系列宗教性戰爭統稱

十字軍東征

十字軍東征(拉丁文:Cruciata,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準許下進行的有名的宗教性軍事行動,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地中海東岸的國家以清除異端的名義發動的所謂"正義"戰爭。當時原屬于羅馬天主教聖地的耶路撒冷落入伊斯蘭教手中,羅馬天主教為了"收復失地",便進行多次東征行動。但實際上東征不僅僅限于針對伊斯蘭,如第四次十字軍東征就是針對信奉東正教的拜佔庭帝國。 十字軍在他們佔領的地區建立起了幾十個十字軍國家,最大的是耶路撒冷王國,此外還有安條克公國,的黎波裏國等。

第一次十字軍戰爭是200年間,十字軍東方戰爭中唯一對穆斯林取得勝果的戰事,奪佔耶路撒冷聖城,奪回主的聖墓,在當時的西方基督教世界引發了空前轟動,也是烏爾班二世至死未曾想象過的完美大捷。自然,它受到了整個基督教世界累世的傳誦,眾多隨軍教士及後世的教會編年史家都在竭力記述此役,贊美基督大能,如神跡般傳誦。同時,這場戰爭及其後拉丁東方的建立,更是影響了整個東地中海格局,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受到各方的強烈關切。拜佔庭、亞美尼亞、突厥人、阿拉伯人,各種宗教背景、不同地位出身的史家都在著述陳辭,詳述此事,以資借鏡反思。(阿爾伯特,耶路撒冷史)

到近代,天主教已承認十字軍東征造成了基督教徒與穆斯林之間的仇恨和敵對。

  • 名稱
    十字軍東征
  • 傷亡情況
    200多萬人
  • 時間
    1096年-1291年
  • 參戰方
    西歐 的封建領主和騎士

基本介紹

十字軍東征(The Crusades,拉丁文:Cruciata,1096年-1291年)是一系列在羅馬天主教教皇的準許下,由西歐的封建領主和騎士對地中海東岸的國家發動的宗教性戰爭。由于羅馬天主教聖城耶路撒冷落入伊斯蘭教徒手中,十字軍東征大多數是針對伊斯蘭教國家的,主要目的是從伊斯蘭教手中奪回耶路撒冷。東征期間,教會授予每一個戰士十字架,參戰者服裝均飾以紅十字為標志,組成的軍隊稱為十字軍。

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

在11到13世紀的十字軍運動歷時將近200年,共進行了9次東征,動員總人數達200多萬人,雖然以捍衛宗教、解放聖地為口號,但實際上是以政治、宗教、社會與經濟目的為主,發動的侵略劫掠戰爭,參加東征的各個集團都有自己的目的,諸多缺少土地的封建主和騎士想以富庶的東方作為掠奪土和財富的對象;義大利的商人想控製地中海東部的商業而獲得巨大利益;而羅馬教皇想合並東正教,擴大天主教的勢力範圍;生活困苦與天災與賦稅壓迫的許多農奴與流民受到教會和封建主的號召,引誘他們向東方去尋找出路與樂土。正如《歐洲的誕生》指出,十字軍“提供了一個無可抗拒的機會去贏取名聲、蒐集戰利品、謀取新產業或統治整個國家——或者隻是以光榮的冒險去逃避平凡的生活。”十字軍東征一般被認為是天主教的暴行。盡管如此,十字軍東征使西歐直接接觸到了當時更為先進的拜佔庭文明和伊斯蘭文明。這種接觸,為歐洲的文藝復興開闢了道路。

歷史背景

西歐封建主、大商人和羅馬教廷在“拯救聖地”的名義下,號召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去奪回被伊斯蘭教控製的耶路撒冷,並對東部地中海沿岸各國進行了持續近200年的侵略性遠征。

地中海及其沿岸,是人類文明發祥地之一,有著先進的科學、經濟與文化,因而它也是人類爭奪最激烈,戰爭發生頻率最高的地方之一。早在公元7世紀,塞爾柱突厥人(他們是信奉伊斯蘭教的穆斯林)就佔領了耶路撒冷.

11世紀末,西歐社會生產力有了長足的發展,手工業從農業中分離出來,城市崛起,已有的財富已不能滿足封建主貪婪的欲望,他們渴望向外攫取土地和財富,擴充政治、經濟勢力;另外,當時的西歐實行長子繼承製,許多不是長子的貴族騎士不能繼承遺產,成為“光蛋騎士”,他們往往靠服兵役和劫掠商旅為生;除了騎士外,西歐的城市商人,特別是威尼斯,熱那亞和比薩的商人,企圖從阿拉伯和拜佔庭手中奪取地中海東部地區的貿易港口和市場,獨佔該地區的貿易,因而也積極參與了十字軍。還有就是農民,他們受到了封建主越來越重的剝削和壓迫,再加上連年的災荒,所以他們夢想尋找擺脫飢餓和封建枷鎖的出路,所以才逐漸被教會所蒙蔽,被騙往東方;歐洲教會最高統治者羅馬天主教會,企圖建立起自己的“世界教會”,確立教皇的無限權威。這些原因促使他們把目光轉向了地中海東岸國家。當中近東地區混亂不堪、君士坦丁堡皇帝阿歷克修斯一世向羅馬教皇烏爾班二世求援,以拯救東方帝國和基督教的時候,不知此舉正中了羅馬教皇的下懷。早已垂涎東方富庶的西歐教俗兩界,由天主教會發起,以驅逐塞爾柱突厥人、收復聖地為目標,以解放巴勒斯坦基督教地(耶路撒冷)為口號,開始了十字軍東侵。1096—1270年,西歐封建主對近東各國發動的侵略戰爭。西歐商業資本的成長,以及城市和商品貨幣關系的發展,加速了封建社會內部的社會經濟分化,並推動統治階級去掠奪經濟發達的近東國家。十字軍東征是天主教會在解放巴勒斯坦基督教聖地(耶路撒冷)的口號下發起的。耶路撒冷和其他拜佔庭領土一起是在十一世紀末葉被穆斯林(塞爾柱突厥人)佔領的。十字軍參戰者服裝均飾以紅十字為標志,故稱“十字軍”。

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

戰爭起因

根據基督教傳說,巴勒斯坦是耶穌誕生與升天的地方,他的墳墓就在被視為聖地的耶路撒冷。耶路撒冷在古代曾是猶太人的政治和宗教中心,是希伯來王國的都城,自然也被猶太教徒視為聖地。按照伊斯蘭教的說法,真主使者穆罕默德曾于622年7月17日在耶路撒冷乘天馬升天,于是那一天被伊斯蘭教歷定為登霄節,耶路撒冷也成了穆斯林的聖城。

近東地區雖在7世紀並入阿拉伯帝國版圖內,但阿拉伯人對異教徒則比較寬容,拜佔廷和西歐的朝聖者照樣可以自由地進入聖地。

11世紀中葉,信奉伊斯蘭教的塞爾柱突厥人興起及其西征使近東局勢復雜化。他們控製著幾乎整個小亞地區,但是並沒有形成統一的國家,而是分成若幹獨立的總督區,如羅姆、摩蘇爾、大馬士革、阿勒頗、安條克、特裏波裏等。

11世紀90年代,塞爾柱突厥人發生內訌,一些伊斯蘭清真寺被破壞,但從海路來的朝聖者隻要繳納為數不多的稅後仍可去耶路撒冷。然而教皇和教廷卻編造出穆斯林侮辱西方朝聖者的訊息,煽動宗教對立情緒。同時,龐大的拜佔廷帝國日益衰落。1091年,一支突厥人準備進攻拜佔廷首都君士坦丁堡,帝國危在旦夕。走投無路的皇帝阿歷克塞一世(1081—1118年)不得不向羅馬教皇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求援。拜佔廷帝國的困境,終于成為西歐封建主發動侵略戰爭的借口。   

1095年,教皇烏爾班二世(1088—1099年)在法國的克勒芒宗教大會上號召組織十字軍。在會議結束時,他向人們發表了慷慨激昂的煽動性演說。他歷數基督教徒在東方的痛苦和突厥人的“暴行”,號召貪婪的領主、好戰的騎士、冒險的商人和盲從的農民,拿起武器,到東方去,從異教徒手中奪回主的墳墓。他允諾說,凡是參加遠征的人都可以赦免罪過,死後直接升入天堂。與會者群情激奮,烏爾班的演說不時為“阿們!”“阿們!”(希伯來語,意思是唯願如此)的呼聲所打斷。宗教感情的沖動,物質利益的誘惑,使西歐許多階層的人,盡管其目的各異,都投身于該次征服戰爭之中。

​戰爭過程

第一次十字軍遠征(1096年—1099年)

第一次十字軍遠征是唯一一次勝利的東征,參加的約有10萬人。騎士十字軍兵分4路,1097年會合于君士坦丁堡,旋即渡海進入小亞細亞,攻城奪地,佔領了塞爾柱突厥人都城尼凱亞等城,大肆擄掠,于1099年7月15日佔領耶路撒冷,進城後殺了7000人,接著按歐洲國家模式,在地中海沿岸所佔地區建立若幹封建國家。十字軍橫征暴斂,促使人民不斷起義,政權動蕩不定。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1147年—1149年)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是在法國國王路易七世和“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德意志國王康拉德三世率領下進行的。1144年,穆斯林開始反擊,塞爾柱人摩蘇爾總督贊吉(Zengi)攻打伊德薩伯國。耶路撒冷國王向法王路易七世和德國國王康拉德三世求援,開始了第二次十字軍東征,結果失敗,伊德薩伯國滅亡。期間因贊吉遇刺,便由其子努爾丁繼承其位,積極統合穆斯林世界的力量,為日後的薩拉丁反收復耶路撒冷作準備。

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年—1192年)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是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紅胡子腓特烈一世、法國國王奧古斯都腓力二世和英國國王理查一世率領下進行的。腓特烈率其部隊,沿上次遠征的陸路穿越拜佔庭。法國人和英國人由海路向巴勒斯坦挺進,途中佔領了西西裏島。由于十字軍內部矛盾重重,此次遠征也沒有達到目的。德意志十字軍(最初約10萬人)一路上傷亡慘重,沖過了整個小亞細亞,但紅胡子在橫渡薩列夫河時溺死,其軍隊也就隨之瓦解,隻剩下一些殘兵敗將繼續東征。腓力二世佔領了阿克拉(阿克)港後,于1191年率部分十字軍返回法國,留下了一些士兵。理查一世在敘利亞取得了一定的成果,攻佔了塞普勒斯,並建立了塞普勒斯王國,又賣給了原耶路撒冷國王。以後,于1192年與埃及蘇丹薩拉丁簽訂和約。據此和約,從提爾(今蘇爾)到雅法的沿海狹長地帶歸耶路撒冷王國所有,耶路撒冷仍然留在穆斯林手中。當時贊吉已傳位給兒子努雷丁,努雷丁的勇將撒拉丁(Salahuddin)在1171年攻克了埃及,1187年于哈丁會戰大敗十字軍後又攻佔了耶路撒冷。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2年—1204年)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由教皇英諾森三世發動。目的本是要攻佔穆斯林所控製的埃及,作日後行動的基地。十字軍主要由法國和義大利貴族組成,在沒有足夠的金錢付給威尼斯人以便渡海到埃及的情況下,十字軍按威尼斯貴族將領的建議轉去攻打扎拉城(現克羅埃西亞的扎達爾),並利用拜佔庭國內的糾紛轉而攻打君士坦丁堡,在搶劫和破壞後血腥屠城三天。大戰過後,威尼斯佔去拜佔庭帝國八分之三的領土(包括愛琴海,亞得裏亞海沿岸許多港口和克裏特島)。而十字軍則以君士坦丁堡為中心建立了拉丁帝國和兩個附庸于君士坦丁堡的拉丁帝國的國家,分別是雅典公國和亞該亞公國。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1217年—1221年)

1213年4月19日,教皇英諾森三世要求信徒組建一支新十字軍。不過,此教令得不到歐洲的君主們支持。于是,教皇要求教士進行布道宣傳,將信徒、社會地位較低的貴族和破落的騎士加入十字軍。1215年11月,教皇在拉特蘭大堂主持召開了宗教會議,宣布組建一支以攻打埃及為目標的十字軍,通過戰勝埃及的穆斯林王朝進而重新奪取耶路撒冷。1217年,十字軍先到地中海東岸的十字軍城市阿克開拔。途中,君士坦丁堡拉丁帝國年邁的皇帝約翰、塞普勒斯的于格一世和安條克公國的王儲博希蒙德四世也加入支持。其間,十字軍按慣例沿途擄掠。在1218年6月,開始包圍達米埃塔。但在幾個月的戰爭中,疾病困擾著十字軍。適逢此時,穆斯林蘇丹阿迪爾死了。1219年11月,達米埃塔失守。十字軍終開啟了勝利之門。1221年,十字軍企圖進攻開羅。戰役中,穆斯林軍隊借尼羅河水截斷十字軍的路,並包圍十字軍。9月,穆斯林收復達米埃塔。第五次十字軍戰爭終告失敗。

第六次十字軍遠征(1228年—1229年)

第六次十字軍遠征是在“神聖羅馬帝國”皇帝腓特烈二世率領下進行的,這次遠征使耶路撒冷在1229年暫回到基督教徒手中,但1244年又被穆斯林奪回。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1248年—1254年)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由法國國王路易九世發動。十字軍很快便攻取了達米埃塔,但卻陷入被瘟疫折磨的境況。熬過瘟疫後,十字軍進攻開羅。十字軍被由將領拜巴爾率領的奴隸騎兵(馬穆路克)打敗。結果,路易九世的弟弟阿圖瓦伯爵被殺,路易九世被俘。1250年,當時的蘇丹被其馬穆路克軍官推翻,故法國以大筆贖金贖回路易九世。但直到1254年,路易九世和與他的士兵才能被釋放回國。

第八次十字軍東征(1270年)

第八次十字軍東征由法國國王路易九世領導,進軍突尼西亞。十字軍在突尼西亞登入不久,路上發生傳染病,路易九世染病身亡。路易九世的兒子兼繼承人腓力三世馬上下令撤退。此次十字軍東征以撤退收場。

第九次十字軍東征(1271年—1272年)

第九次十字軍東征由英格蘭的愛德華王子領導,趕到北非救援路易九世,但已經無力回天。他在阿卡簽定了停戰協定,于1272年返回英格蘭繼承王位。此後,十字軍在東方的領土逐漸落入穆斯林手中。1291年,最後一個據點阿卡(今以色列北部城市)被埃及馬木留克軍隊攻陷,耶路撒冷王國滅亡。至此,十字軍東征時代基本完結。

歷史意義

十字軍遠征整體上說是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參加者的社會成分繁雜不一,武器裝備上極不統一。身裹甲胄的騎士裝備的是中等長度的劍和用于刺殺的重標槍。一些騎馬或徒步的騎士除劍外,還裝備有錘矛或斧子。大部分農民和市民裝備的是刀、斧和長矛。十字軍採用的是騎士軍戰術,戰鬥由騎士騎兵發起,一接戰即單個對單個的決鬥,協同動作有限。

與十字軍作戰的土耳其人和阿拉伯人的主要兵種是輕騎兵。交戰時,他們先用箭擊潰十字軍的部隊,然後將其包圍,實施勇猛果敢的攻擊,把它們分隔成數個孤立的部分加以殲滅。

十字軍東征十字軍東征

恩格斯寫道︰“……在十字軍遠征期間,當西方的‘重裝’騎士將戰場移到東方敵人的國土上時,便開始打敗仗,在大多數場合都遭到覆滅。”

十字軍遠征持續了將近200年,羅馬教廷建立世界教會的企圖不僅完全落空,而且由于其侵略暴行和本來的罪惡面目,使教會的威信大為下降,後世史家評論說︰“在某種意義上說,比失敗還更壞些。”十字軍所謂要奪回的聖地耶路撒冷,遭到空前的血洗。單在一所寺院裏,就有約1萬名避難者慘遭屠戮。十字軍一個頭目寫給教皇的信裏說,他騎馬走過屍體狼藉的地方,血染馬腿到膝。寺院、宮殿和民間的金銀財物被搶劫一空,許許多多的古代藝術珍品被毀。這場屠殺以後,十字軍到“聖墓”前去舉行宗教儀式,隨後又投入了新的燒殺虜掠。《耶路撒冷史》記載說,十字軍佔領該城後,對穆斯林不分男女老幼實行了慘絕人寰的3天大屠殺。“勇士們”為了掠取黃金,剖開死人的肚皮到腸胃裏去找。後來,因死人太多,幹脆把死人堆架起來燒成灰燼,再在屍灰裏扒尋黃金。十字軍攻佔君士坦丁堡時,對該城燒殺搶掠一星期,將金銀財寶、絲綢衣物和藝術珍品搶劫一空,使這座繁榮富庶的文明古城變成了屍山火海的廢墟。為了分贓方便,就把金屬雕塑熔鑄成塊件。法國編年史家維拉杜安寫道︰“自世界創始以來,攻陷城市所獲的戰利品從未有如此之多。”十字軍這種強盜行徑,充分暴露了其宗教的欺騙性和虛假性。

十字軍東侵在客觀上開啟了東方貿易的大門,使歐洲的商業、銀行和貨幣經濟發生了革命,並促進了城市的發展,造成了有利于產生資本主義萌芽的條件。東侵還使東西方文化與交流增多,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西方的文藝復興,阿拉伯數位、代數、航海羅盤、火葯和棉紙,都是在十字軍東侵時期內傳到西歐的。

十字軍東侵,促進了西方軍事學術和軍事技術的發展。如西方人開始學會製造燃燒劑、火葯和火器;懂得使用指南針;海軍也有新的發展,搖槳戰船開始為帆船所取代;輕騎兵的地位與作用得到重視等。

盡管十字軍東征給東方和西歐各國生靈塗炭,造成了巨大的物質損失,但它們對歐洲文明卻有著長遠的影響,這種影響不僅僅限于它為歐洲基督教各王國的內戰找到了一個出口。十字軍東征使得歐洲大陸走上了一條世界主義的道路,使歐洲人認識到更為廣闊的外部世界。老兵們看到了他們的鄉村裏永遠也看不到的東西,他們帶回來的故事點燃了歐洲創造的火花。

從12世紀開始,即大約在第一次十字軍東征之後,回憶錄和歌曲形式的文學詩歌興盛起來。在中世紀黑暗年代的沉寂之後,十字軍史詩的發展和擴散被一些學者稱為“12世紀的復興”。

很多人幹脆就沒有回歐洲,尤其是那些在歐洲沒有繼承土地機會的不是長子的人。留下來的人在聖地建立了軍事、文化和商業前哨。他們在第一次東征後建立起來的要塞,常常是歐洲封建製度的移植。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與阿拉伯世界眾多圖書館的接觸為歐洲封閉的學者們開闢了全新的世界,他們逐漸看到那些用阿拉伯語儲存了若幹個世紀的豐厚的古希臘典籍。經濟和文化的交流伴隨著暴力的互動。從某種方面來說,十字軍東征在傳播知識層面的積極作用超過了它的負面影響。

十字軍東征還將歐洲的旅行者和商人同一個發展中的世界融合了起來。對中東奢侈品日益成長的需求,意味著歐洲必須拿出自己的物品來交換,由此促進了歐洲羊毛和紡織業的發展。十字軍東征和中東拉丁王國的結束意味著獲得亞洲貿易品的難度增加,但需求卻並未因此而減少。一些歷史學家推測,15世紀中東對歐洲商人的關閉加快了航海探險的步伐,並最終導致新大陸的發現。

華盛頓美國大學伊斯蘭研究中心主任阿克巴·阿赫邁德說:“十字軍東征給我們創造了一個至今揮之不去的歷史記憶,一個歐洲長期進攻的記憶。”它的影響深刻:對當時可能是全球最強大、最具活力的穆斯林文明來說,東征及其造成的破壞打擊了伊斯蘭世界,動搖了穆斯林的信心;而對歐洲來說,十字軍東征則是一個起點,它推動著歐洲從一個黑暗的孤立時代走向開放的現代世界。

數個世紀以來,對于歐洲的基督徒來說前往聖地朝拜是一項最為普遍的活動。雖然重要的宗教中心都在歐洲,但許多重要聖地卻在巴勒斯坦。塞爾柱土耳其人的興起,讓前往耶路撒冷和其它中東地區的旅行危險性驟增。土耳其人對非回教徒沒什麽好處,並且結束了阿拉伯人與基督徒之間尚稱和平的關系。同時,土耳其人在小亞細亞佔領有價值的土地,給予拜佔庭極大的壓力。1095年,為了回響來自拜佔庭皇帝請求協助的要求,教皇烏朋號召了由基督教戰士所組成的十字軍,企圖從回教徒手中重新奪回巴勒斯坦。

征募十字軍一事激起歐洲騎士的熱烈回響,一方面是出于本身激烈的信仰,一方面教皇也保證隻要為聖戰而死均可得到上天國的回報。此外另一個誘因,是有機會在海外攫取土地與財富,獲利比起與家鄉親族或和鄰近地區爭奪要強上許多。

到了1097年,一支含及朝聖者和教派信徒的三萬大軍由君士坦丁堡橫越到小亞細亞。盡管領袖之間一直爭鬥不休,而十字軍與拜佔庭支持者間的承諾也告破裂,這支東征的隊伍依舊踉蹌前進。在此過程中,土耳其人隻受到程度不高的侵亂。法蘭克的重騎士和步兵並沒有跟阿拉伯的輕騎兵和弓兵作戰的經驗,但騎士的耐力和體能讓他們贏得一連串徹底勝利的戰役。安提阿于1098年因內部變節被佔領,耶路撒冷則在1099年因駐軍虛弱不足以抵擋攻擊而淪陷。基督教徒經常在勝利後不分年齡、信仰或性別對居民進行屠殺,名聲因而大壞。雖然許多十字軍在戰後返回家園,但也有若幹強悍的戰團留下來建立與歐洲相仿的封建王國。

在巴勒斯坦的十字軍統治者,在人數上遠遠落後于他們嘗試要控製的回教徒人口,因而採取興建城堡與僱請傭兵的方式掌控回教徒,不過,法蘭克的文化和宗教卻博得了該地區居民的好感。十字軍從他們安全的城堡基地出發,向入侵的阿拉伯人作出攻擊和攔截。百多年來敵我雙方都是以典型的遊擊戰作對抗。法蘭克的騎士雖然強大但移動速度慢,而阿拉伯人盡管無法抵擋這些重騎兵的沖擊,卻能以輕騎加以包圍,使其部隊失去作戰能力,好在沙漠裏設伏來捕捉他們。雖然十字軍建立的王國控製了沿岸地區,在補給和增援上不虞匱乏,但是定期的入侵和百姓的不滿情緒,皆表明了他們在經濟上的失敗。

由具備作戰能力的基督教僧侶所組成的戰鬥團旨在為聖地而戰。聖殿騎士團和救傷團的騎士成員主要是法蘭克人,條頓騎士團的成員是日耳曼人。雖然這些十字軍凶猛而果決,但人數上卻永遠不足以維持地區的安穩。

部份的十字軍王國曾經存在一段時間,因為他們學會談判、妥協,並且挑撥不同的阿拉伯族群自相殘殺。然而一個偉大的阿拉伯領袖的出現,統一了各個回教的族群,這位領袖就是在1174年成為埃及和敘利亞蘇丹的沙拉丁。1187年,他在沙漠中大敗十字軍並再次佔領耶路撒冷。

在另一個世紀裏,由于僅僅取得一次罕有的短暫成功,歐洲人數度誓言重新控製聖地和耶路撒冷。多達八次以上的十字軍東征,在遭到反擊敗陣之前,大多僅能取得沿岸地區以及內陸上的些許進展。第四次的十字軍東征甚至沒能抵達巴勒斯坦,反而在維尼斯總督的領導下洗掠君士坦丁堡,為拜佔庭帶來一次難以復元的無情打擊。最惡劣的一次十字軍東征就是發動于1212年的兒童十字軍,幾千名歐洲兒童遠渡至埃及的亞歷山大港,卻在那裏被出賣作奴役。

十字軍所遺留下來的,除了基督徒與回教徒之間新的敵意與封建體系的惡化,同時也暴露出新的文化。此外,由于很多領主陸續破產並在死後遺留土地給國王,造成了封建製度的衰落,不少農奴成為十字軍後不再回來。新的辭彙隨著東征後加入到歐洲的語言裏面,例如cotton(綿)、muslin(平紋細布)、divan(沙發床)和bazaar(市場)。歐洲人還帶回許多新奇的紡織品、食物和香料。這些新鮮貨品的需求,加速了貿易活動,義大利的商業城邦國家(尤其是熱那亞和威尼斯)亦因此得到發展。這種需求尚促進了自十四世紀開始的大發現時代。十字軍所帶回來的金銀財寶並增加了地方上的貨幣供應,大力提升經濟的成長。

十字軍東征,間接的促進了歐洲文藝復興的出現。歐洲人入侵東方後,發現了在歐洲已經消失了卻仍在當地存在的古希臘文化的殘存,歐洲人將他們帶回後,最終導致了文藝復興的出現。

經驗教訓

一、十字軍缺陷多,例如根本沒組織、沒軍紀、作戰時沒有統一的指揮號令者、面對長期對峙的後勤補給幾乎毫無規劃等。十字軍所到之處,搶掠、偷盜,遍地焦土,時有所聞,使十字軍聲名日漸惡化。

二、整個十字軍運動失去社會後盾。自十三世紀以來,隨著商業社會的成長,以及封建君王的王權伸張,封建貴族的社會經濟地位急劇下落,騎士精神在新政治和新社會裏,喪失其傳統地位;因此以收復聖地展現中古騎士精神的十字軍運動,便失去了社會號召力。

相關信息

東征前的阿拉伯人

622穆罕默德撤至麥地那。

687歐麥爾清真寺在耶路撒冷動工。

732普瓦蒂埃戰役。

773 阿拉伯數位問世。

842 阿拉伯人佔領墨西拿和塔倫特。

842 -902 阿拉伯人征服西西裏島。

950 以前波斯文版的《天方夜譚》出版。

1063勃艮第人的十字軍進入西班牙。

1076 耶路撒冷落人塞爾柱人之手。

1086阿爾豐索六世在西班牙被阿拉伯人擊敗。

1089 烏爾班二世組織法蘭克人十字軍進入西班牙。

第一次十字軍東征(1096~1099 )

1095 烏爾班二世在克萊蒙費朗號召第一次十字軍東征。

1096 民兵十字軍東征。隱士彼得。屠殺猶太人。在小亞細亞被殲,潰退。

1097 十字軍與亞歷克西一世沖突,進入小亞細亞。

1098法蒂瑪王朝佔領耶路撒冷。十字軍拿下安提阿,博希穆德成為安提阿君主。博杜安成為伊德薩伯爵。的黎波裏成為公國。阿什克倫戰役。

1099 7月:十字軍佔領耶路撒冷。法蘭克人的王國在耶路撒冷建立。德弗魯瓦當上國王,隻接受“聖墓的保護者”的稱號。

1100 威尼斯和法蘭克人王國締結貿易協定。

1100 -18 耶路撒冷國王博杜安一世。

1101 幾次派遣援軍均告失敗。

1102 博杜安在拉姆勒獲勝。佔塞薩雷。

1103 十字軍攻佔聖-讓-阿克和比布洛。土耳其人在哈蘭打勝仗。拜佔庭人要求回安提阿。

1106唐克雷德攻下阿帕梅。基裏吉·阿爾

斯蘭佔領梅利泰納。

1107 唐克雷德佔領拉奧迪塞。

1108 博希穆德被俘于亞歷克西一世。

1109 佔領的黎波裏和貝魯特。建立的黎波裏公國。

1110 博杜安一世佔領西頓。進攻的黎波裏。

1112 羅歇繼承唐克雷德為安提阿君主。

1113 土耳其人進軍。博杜安一世在太巴列戰敗。

1115 十字軍與大馬士革的阿塔貝克結盟。特勒達尼特戰役。博杜安一世攻佔莫阿布。

1116—18 博杜安一世進攻埃及。

1117—18 阿拉伯人重新佔領薩拉戈薩。

1118—31 耶路撒冷國王博杜安二世。

1119 特拉基布蘭之敗。羅歇遇刺身亡。

1124 十字軍佔領蒂爾。

1125 伊斯蘭教徒佔領阿萊普,後來在阿齊茲為博杜安二世所擊退。

1126 博杜安到達大馬士革。

1128 曾吉控製阿萊普。

1130 曾吉佔領哈馬,進攻安提阿。

1131 —48 耶路撒冷國王富爾克一世。

1135 曾吉進入的黎波裏公國。

1136 雷蒙成為安提阿君主。

1137 富爾克在巴蘭(蒙特費朗)投降。

1138 安提阿君主雷蒙承認約翰·康尼努斯為最高主權。

1139 富爾克和大馬土革結盟對付曾吉。

1140 曾吉從大馬士革撤兵。

1142 十字軍在奧龍特河被曾吉打敗。

1143—45 拜佔庭人和安提阿人又起糾紛,雷蒙屈服。

1143—51 托羅斯二世把拜佔庭人逐出西裏西亞。

第二次十字軍東征(1147~1149)

1144 曾吉佔領伊德薩公國。

1146努爾丁繼承曾吉王位。聖伯爾納在韋茲來發出號召,由法王路易七在和日耳曼皇帝康拉德三世率領十字軍展開第二次東征。

1148 包圍大馬士革失敗。康拉德和路易返回歐洲。

1149 努爾丁攻佔阿帕梅,殺死雷蒙。

1153 博杜安三世佔領阿什克倫。

1154 努爾丁佔領大馬土革。`

1155 —56 雷諾洗劫塞普勒斯。

1158 博杜安三世重新佔領哈裏姆。努爾丁在布塔哈戰敗。

1159 安提阿承認曼努埃爾為君主。法蘭克人與拜佔庭人聯合圍攻阿萊普。拜佔庭與努爾丁清和。

1160 雷諾被努爾丁俘虜。

1162 博杜安三世的繼承者阿莫利一世。

1164 努爾丁佔領哈裏姆。

1167希爾庫赫在埃及。阿莫利一世攻克開羅。

1168 阿莫利在埃及受挫。

1169撒拉丁任埃及首相。法蘭克人與拜佔庭結盟。包圍達米埃塔。

1170 阿莫利在死海痛擊努爾丁,在加薩攻打撒拉丁。

1171 薩拉丁推翻開羅法蒂瑪王朝的哈裏發。

1174 努爾丁和阿莫利一世去世。博杜安四世即位。薩拉丁攻佔阿列頗,並奪敘利亞政權。

1177 薩拉丁敗于蒙吉薩爾,被博杜安四世擊敗。

1179 薩拉丁人侵蒂爾。

1180 薩拉丁和博杜安四世休戰。

1182 薩拉丁進攻納扎萊特、太巴列、貝魯特。

1183—84 撒拉丁佔領阿萊普,劫掠薩馬裏亞和加利利地區。

1185 博杜安五世,王位不久由德·呂西尼昂繼承。

1187 薩拉丁在哈廷擊敗十字軍,攻克耶路撒冷。

第三次十字軍東征(1189~1192)

1187 蒂爾大主教號召第三次十字軍東征,由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紅胡子”腓特烈一世、法王腓力二世和英王“獅心王”理查一世率領。

1188 除了的黎波裏、蒂爾和安提阿外,薩拉丁佔領法蘭克人的全部領土。

1189 德·呂西尼昂包圍聖-讓-阿克。

1190腓特烈一世進入小亞細亞,佔領科尼亞,後溺死。

1191腓力二世和獅心王理查率十字軍東征。理查攻克塞普勒斯,佔領聖約翰達克。薩拉丁在阿爾蘇夫戰敗。

1192 德·呂西尼昂拿下塞普勒斯。出身香檳區的亨利二世成為耶路撒冷國王。

蒂爾的領主德·蒙特菲拉特,被阿薩辛派刺殺。

理查在雅法打擊薩拉丁,敗于耶路撒冷城前,返回西方。後于奧地利被俘。

1193 薩拉丁去世。

1194 阿莫利繼承德·呂西尼昂的塞普勒斯王位。

1197 亨利二世去世。重新佔領貝魯特。伊貝蘭(Ibelin)的約翰一世成為領主。

第四次十字軍東征(1202~1204)

1199— 1220穆罕默德統治時期。富爾克宣布,由蒙特菲拉特的卜尼法斯二世和法蘭德斯的博杜安九世同率十字軍東征。

1204 十字軍佔領君土坦丁堡。建立東方拉丁帝國(1204~1261)。

第五次十字軍東征(1217~1221)

由耶路撒冷國王德·布裏埃納,以及匈牙利國王安德烈二世率領。1217敗于塔波爾山。

1218—19 十字軍佔領達米埃塔。聖·弗朗索瓦在埃及。

1221 十字軍遠征開羅,沿途燒殺擄掠。達米埃塔失守

第六次十字軍東征(1228~1229)

1229 與埃及蘇丹卡米爾簽訂雅法協定,耶路撒冷重歸腓特烈二世,為期十年。

腓特烈二世在耶路撒冷加冕,建立了一個優雅尚智的宮廷。

1232 聖-讓-阿克自治區成立。

1239 十字軍在加薩戰敗。第七次十字軍東征開始。

1244 基督教徒在加薩失敗。伊斯蘭教徒(卡爾茲米安的土耳其人)最後佔領耶路撒冷。

1247 土耳其人佔領太巴列和阿什克倫。

第七次十字軍東征(1248~1254)

1248 法王路易九世(聖路易)在塞普勒斯登入。

1249 路易九世佔領達米埃塔。

1250曼蘇拉戰役,路易九世投降,放棄達米埃塔以換取自由。馬穆魯克騎兵篡奪埃及政權。

1250—54 路易九世重組巴勒斯坦和敘利亞。後離開東方。

1260—77 馬穆魯克騎兵的蘇丹巴伊巴爾

1265 巴伊巴爾佔領塞薩雷和阿爾蘇夫。

1268 巴伊巴爾佔領雅法和安提阿。

第八次十字軍東征(1270)

1270路易九世死于突尼西亞。

1274—75 馬穆魯克騎兵劫掠西裏西亞。

1277安茹的查理覬覦耶路撒冷的王位,後奪取聖-讓-阿克。

1282 塞普勒斯的亨利二世成為耶路撒冷國王。

1287 埃及蘇丹卡拉溫佔領的黎波裏。

1291 卡拉溫的繼承者卡利爾攻佔聖-讓-阿克。敘利亞的十字軍王國滅亡。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