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元店

十元店

十元店即整個店裏所有商品統一零售價為10元的商店。 十元店自2009年開始風靡全國,受到了普通老百姓的追捧。 統一價格,購買方便,無需標價、找零、討價還價。 十元店價格實惠,以薄利多銷為行銷方式。 十元店比起超市、精品店,價格更實在,更優惠。同種商品,價格相差20%-50%左右

  • 中文名稱
    十元店
  • 主要地區
    義烏
  • 定義
    商品統一零售價為10元的商店
  • 風靡
    2009年
  • 價格相差
    20%-50%左右
  • 特點
    價格更實在,更優惠

貨源

主要在義烏,因為那裏是小商品的集散地,那裏有很多批發商,如"華烏小商品批發","全有小商品","小商品聯盟"等。當然,如果你要開很多連鎖店,那麽最好到義烏的國際商貿城直接進貨,價格也許會便宜點。

另外,各個省都有大一點的批發市場,那裏也可以進到貨,不過可能適合的品種不是很多。

前景

十元店比起兩元店,前景更加廣闊。

隨著人們生活收入的提高,兩元店、低價位的商品,因為質量相對較差,會逐漸失去人們的喜愛,就算農村地區,以後收入高了,也會不願意買那些東西。相比之下,10元店的產品,在目前看來,50年內都不會淘汰。因為質量較好,價格較高,利潤空間也高,所以也不會被零售商拋棄。10元店的商品相反更容易讓人接受,它在商品的品質上有一個大的提升,而且針對人們的消費觀念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因此前景很是廣闊

選址

如果你要賣一些日用品、五金、玩具,那麽店面位置最好是居住區、市場等。

如果你賣一些工藝品、飾品、創意家居、禮品,那麽最好在學校、街道、商業區。

第二個含義的"十元店"指的是在城市的邊緣行走一些便宜的小旅館因為這種旅店大都處于非法經營狀態,因其價格實在低廉,對外地來深圳的求職者、打工人員極具吸引力。但是這裏滋生了不少從事暴力,犯罪活動的人,但是我們不應隻想著"一刀切"式取締。

作為一種"平價住宿超市",10元店難道天生就在市場上沒有立足之地嗎?當然不是。

如果10元店無證經營,工商等部門可以提供簡便親民的上門辦證服務,甚至可以為它頒布一套合理的門檻標準,例如規範床位數量與房間面積的比例、住宿條件的安全性檢查、衛生淋浴條件的最低標準等,既保證安全,又讓經營者有利可圖;如果治安問題凸顯,公安部門可對10元店建立一套安全聯網監控系統;至于擾亂居民生活,我想問:如果沒有便宜的10元店,"擾亂居民"的人群會因此減少嗎?不會!隻會增加很多因租不起房子和住不起招待所而露宿街頭的人或亂搭亂建的窩棚,這樣難道不是更擾亂了居民生活嗎?

如果簡單用"一刀切"來取締,這是面對復雜的問題"推卸責任"的體現,是處理新問題能力差的暴露。

路堵了,疏通就好;店亂了,規範即可

10元店的市場需求,是毫無疑問的。10元店的社會效益,也是有目共睹的。因為我們這個社會,確實有一批貧困群體。他們住不起旅館,更住不起賓館。10元店滿足的是他們最基本的在大城市的居所。至于無證經營,治安盲點,管理混亂,這正是城市管理者需要幫助和規範、支持的地方,而絕對不應是取締的理由。

就像有了汽車上馬路,可能產生交通擁堵、混亂,我們更需要的是交通警察、紅綠燈和交通規則,而絕對不能以此取消汽車上馬路,管理10元店也是一樣的道理。所以,對10元店,我們的管理部門需要的是規範和規定。假如能夠把10元店組織起來,連鎖起來,或者有個行業協會製訂自律公約。那麽,相信10元店也會走上規範、有序的道路,而且能夠為深圳的發展做出貢獻。

試行兩寬兩嚴,讓10元店走出尷尬

真正的都市文明,應該是各取所需,即能滿足不同人群的不同層次的需求。從這個角度說,深圳不應該排斥10元店,但由于這種店的門檻太低,難免魚龍混雜,怎麽解決這個矛盾呢?我想應該試行"兩寬兩嚴",讓10元店早日走出進退兩難的尷尬。

具體來說,就是將進入行業的門檻放低,使更多的經營者能夠納入到被管理的範疇當中來;但在開店場所的安全、衛生等方面製定嚴格的要求,降低10元店發生各種問題的概率。另一方面,充分考慮10元店的盈利空間有限,可在工商、稅收等方面採取更寬松的政策,鼓勵投資者正當經營的積極性;但在治安等方面則要採取一些比較強的措施,堵住各種犯罪苗頭。這樣,才能把10元店辦成治安的陽光帶,而不是違法、犯罪滋生的溫床。

俗話說,沒有規矩,不成方圓。10元店也這樣,不管是絕對不行的,問題是怎樣讓它既利民又合法。這需要我們的管理者多動腦筋才行。

樂隊

這是一支雖年輕卻擁有著異乎尋常的爆發力的搖滾樂隊,樂隊的名字代表著古城邯鄲一個時代的地下文化特色--"十元店"一度是邯鄲廉價色情場所的代名詞,樂隊成立的時期正是這樣的色情場所發展的頂峰。樂隊之所以以"十元店"來命名,並不是為了在在地奪人眼球,而是希望通過音樂揭示邯鄲的底層文化,讓人們記住城市在發展的過程中那些具有時代特色的產物,並使樂隊始終保持著朋克搖滾樂的叛逆精神。

十元店十元店

十元店樂隊組建于2002年,風格定義為朋克搖滾。樂隊靈魂人物,主唱牛牛,是邯鄲New School Punk風潮的發起人之一。作為一支影響了眾多青年人生活態度的搖滾樂隊而言,十元店的每一場演出幾乎都成為了當地搖滾樂迷的一次狂歡。 
 
 2004年十元店樂隊陣容發生變化,吉他手馮建勛的加入為樂隊帶來新鮮血液。在參與了在地眾多地下搖滾演出後,十元店樂隊的影響力在當地逐漸擴大,並成為首支接受電視媒體採訪的在地搖滾樂隊。 
 
 2005年,邯鄲地下發行了第一張搖滾合輯--《胡服騎射》中收錄了十元店樂隊的單曲"Music Killer"。同年,樂隊因主唱牛牛到北京求學而暫時停歇。

2002年的十元店樂隊左起1牛牛2002年的十元店樂隊左起1牛牛 2002年主唱牛牛2002年主唱牛牛


 2006年牛牛利用假期時間組建起邯鄲第一支 金屬新浪潮樂隊"詛咒橙子"(Cursed Orange),並在此期間結識吉他手裴顯偉。

熱愛極限運動的牛牛熱愛極限運動的牛牛 詛咒橙子樂隊 左起1裴顯偉3牛牛詛咒橙子樂隊 左起1裴顯偉3牛牛

2007年,牛牛創作了融合街頭文化和極限運動的滑板朋克單曲《剎那間的奇跡》,再次證明了朋克音樂與年輕人喜愛的極限運動是相通的。


 2008年牛牛新組建的樂隊--詛咒橙子樂隊的單曲"請寬恕我"被國內搖滾界最有權威的合輯系列之一《眾神復活五》收錄,該作品得到圈內人士的一致好評,歌曲曾刊登在《城中至潮1626》、《重型音樂》、《我愛搖滾樂》等雜志中。同年8月牛牛又一次召集樂手,重組十元店樂隊,吉他手裴顯偉正式加入,邯鄲嶄新的朋克力量蓄勢待發。

2010年,牛牛創作的最新單曲"讓我們抱得更緊"又一次的收錄在中國銷量最好的搖滾雜志之一的《我愛搖滾樂》第95期當中,又一次受到重多人士的重視。 
 
 十元店是一支很吸引人的樂隊,他們不但擁有著極強的娛樂性,並且在音樂中還充滿著具有深刻的思想的話題與哲學觀--憤怒但富有理智,歌詞誇張但在聽覺上恰到好處,不僅"生澀"且沖擊力極強。從某種意義上講,十元店樂隊的作品是那種真正意義上的朋克搖滾樂。

十元店樂隊首張唱片封面初稿十元店樂隊首張唱片封面初稿


 邯鄲 -- 一座讓人既熟悉又陌生的城市,一座除了幾個成語好像讓大家也聯想不到什麽的城市,在不遠的將來,也許你會把這座城市和一支樂隊的名字聯系在一起,那就是--十元店樂隊

現在的十元店現在的十元店

如果說,搖滾樂是後工業時代上帝賜予人類吶喊的權利,那麽毫無疑問,每一首搖滾樂作品都是一幅生動的能夠反映人類最真實、最單純的精神世界的畫卷。

雖然這樣的開場白有一些嚴肅,但筆者無意繼續關于搖滾樂歷史的連篇累牘,而是希望從一座城市開始,來認識一支雖年輕卻具有著異乎尋常的爆發力的搖滾樂隊--十元店樂隊!

樂隊的名字代表著邯鄲一個時代的地下文化特色,"十元店"一度是邯鄲廉價色情場所的代名詞,樂隊成立的時候正是這樣的色情場所發展的頂峰。樂隊之所以以十元店來命名,不僅是為了在在地奪人眼球,更是希望通過音樂揭露邯鄲的底層文化,讓人們記住城市在發展的過程中那些具有時代特色的精神與物質產物,並使樂隊始終保持朋克搖滾樂的獨立精神。

十元店樂隊組建于2002年,樂隊的風格始終是朋克搖滾。樂隊的靈魂人物主唱牛牛,是邯鄲new school punk音樂的發起人,影響了一代青年的文化以及生活態度,他們的每一場演出都是當地搖滾樂迷的最愛,十元店儼然成為了new school punk 的代名詞。

04年十元店樂隊重新組建,曾經是十元店忠實擁護者的馮建勛加入樂隊成為吉他手。新的樂隊陣容參加了當年多場搖滾演出,每一場演出都重新整理了觀看人數的紀錄,影響了一大批搖滾音樂愛好者。十元店樂隊也成為首支接受電視媒體的採訪的在地搖滾樂隊。

05年, 邯鄲地下發行了第一張唱片合集--《胡服騎射》,其中收錄了十元店樂隊的單曲《music killer》,是整張合集中唯一的現場錄音的單曲。同年,樂隊因靈魂人物牛牛到北京求學而停息。

06年吉他手建勛從軍 不甘寂寞的牛牛利用假期時間組建起邯鄲第一支 金屬新浪潮樂隊《詛咒橙子》cursed orange 並在此期間結識吉他手裴顯偉

07年 牛牛成為中國最具權威的金屬雜志《重型音樂》社的一員,策劃了多場國際知名樂隊在中國的演出,深受這些原汁原味搖滾樂的影響並為將來的音樂創作和演出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同年,牛牛創了融合街頭文化和極限運動的滑板朋克單曲《剎那間的奇跡》,再次證明了朋克音樂與年輕人喜愛的極限運動是相通的。

08年同樣以牛牛為中心組建起的新樂隊--詛咒橙子樂隊的單曲《請寬恕我》被國內金屬界最有權威的合集系列《眾神復活五》收錄,得到圈內人士的一致好評,歌曲及樂隊的詳細介紹刊登在《城中至潮1626》、《重型音樂》、《我愛搖滾樂》等雜志中。經歷過短暫的成功後,詛咒橙子樂隊解散。 同年8月牛牛又一次召集樂手,操辦起了十元店樂隊,吉他手裴顯偉正式加入,邯鄲新的朋克力量蓄勢待發。

09年,從部隊復員的吉他手建勛重新回到十元店樂隊,此時的十元店樂隊已經積累起相當數量的音樂作品,樂隊的好友、北京新興原創音樂製作人李卓也加入到樂隊之中,樂隊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篩選出最為滿意的作品,為製作並發行十元店樂隊首張唱片大碟《剎那間的奇跡》作最後積極的準備。唱片《剎那間的奇跡》將于2010年10月10號在全國發行

2010年 十元店樂隊最新單曲《讓我們抱得更緊》收錄在中國銷量最好的搖滾雜志《我愛搖滾樂》的第95期。這首單曲再次引起圈內權威人士的關註與好評。

隨後,牛牛多年的好朋友、邯鄲最早的原創音樂人之一陳亮正式加入樂隊,成為樂隊的鼓手,邯鄲最有資歷的樂手畢佳琦加入樂隊為貝斯手。至此,十元店樂隊最終陣容確定,在各類的音樂節及演出中為邯鄲首張搖滾唱片做宣傳與推廣。

十元店是一支很吸引人的樂隊,它有極強的娛樂性,但在音樂中有很深刻的話題和自己的哲學觀,這種感覺在他們極具表現力的現場演出中非常強烈--憤怒但附有理智,歌詞很誇張但聽覺上恰到好處,很"生澀"但沖擊力極強。有一些早期的作品不會收錄在新唱片裏,不過大家可以在演出現場聽到這些歌,十元店樂隊的現場很值得期待。十元店樂隊是一支不斷成長的樂隊,隻有不斷成長的樂隊才是有生命力的,所以他們能夠走到今天,也一定會走的更遠。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