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大戰

這就帶來我要說的最後一個話題。今天,人民幣真的如美國專家的估計,大幅度地偏低嗎?如果北京的其它貨幣政策不變,只讓人民幣自由浮動,人民幣兌美元會大幅上升嗎?美國的專家或議員似乎肯定,但我不敢賭身家。

  • 中文名稱
    匯率大戰
  • 時    間
    一九九三年六月
  • 對    象
    跟佛利民
  • 地    區
    斯德哥爾摩

事件

(一)一九九三年六月,人民幣兌美元的黑市匯率是十一元七角兌一美元,今天的白市是六元九角兌一美元。人民幣上升了很多,反映著十多年間中國的生產力急升,而美國及其它先進之邦卻在睡覺,或有恃無恐,不認為中國會有什么作為--廣東話說的「睇白坑渠冇浪起」是也。一九九四年起人民幣緊鉤美元,其後在國際壓力下,二○○五年轉鉤一籃子貨幣,鉤了幾年又再轉鉤美元,鉤來鉤去,總是鉤著先進之邦的貨幣,刻意地把人民幣貶值來搶生意的手法──所謂操控──一絲也看不到

(二)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在斯德哥爾摩跟佛利民相聚,我指出地球將會多了二十億窮人參與國際產出競爭,如果先進之邦在經濟體制的結構上不作修改來應對,會遇到不容易解決的麻煩。佛老當時不反對我的分析,但輕敵,可能不認為窮慣了的人會那么容易站起來。跟著的十多年,美國的經濟很不錯,我認識的西方行家朋友聽到我重複當年對佛老提出的觀點,客氣地點點頭,笑一笑,只此而矣。

中國的發展帶來的震撼,使舉世矚目的,只不過是三幾年前開始。想不到,年多前雷曼兄弟事發,有些美國專家認為是中國的發展惹來的禍。另一方面他們說︰中國的工業發展害了好些先進之邦的工業。若如是,那是三十年的逐步發展,為什么他們今天才知道?我同意格林斯潘當年的看法︰中國的廉價製造品輸進美國對後者有利,協助了通脹一直偏低。

(三)一九九三年朱鎔基執掌人民銀行,手起刀落,鬼斧神工,只幾年把百分之二十以上的通脹率調控為零及零下,導致或明或暗地與美元掛鈎的開發中國家的幣值一律偏高,一九九七金融風暴在亞洲出現了。跟著大家的幣值調整相當快,約兩年亞洲的開發中國家的幣值與人民幣達到了一個均衡點。工業的發展大家都有看頭,其產品一起攻進先進之邦。二○○三年我看到一九九一認為有機會出現的︰開發中國家的工業產出成本遠低於先進之邦,而產品的質量可以,在幣值與產出的成本上,開發中國家與先進之邦之間出現了一個斷層,大而明顯。二○○三年三月十一日,我寫道︰「愚見以為,不出兩年,外國(尤其是美國)要求人民幣升值的壓力將會很大。」說不出兩年,其實這壓力四個月後就叫出聲來了。

上述的斷層很麻煩,兩年多前次貸事發後倍加嚴重。昔日在國際壓力下,日圓從三百六十兌一美元升至八十兌一,但日本當年沒有那么多的開發中國家參與競爭,而日圓大升協助了日商投資外地設廠,雖然史坦福的一位教授著書立說,直指日圓大升搞跨了日本經濟。今天的國際形勢跟日本當年很不相同,一九九一年起參與國際產出競爭的經濟落後之邦,占了地球人口約六成!當年日圓升值,先進之邦把日本拉上去。跟著是什么亞洲四小龍的也被拉上去。但這些加起來不到三億人口。今天要在國際上競爭生活的多了十倍,先進之邦是拉不上去的。只一個中國他們就拉不上去。別無選擇,中國要自己打上去。不容易。在新《勞動契約法》的引進與雷曼兄弟事發之前,人民幣只升百分之十強中國的接單工業就明顯地遇難。

這其中還有另一個頭痛問題。人民幣兌美元上升,對中國富有的人有利,甚至對中上階層、買了可觀房子的人有利。換言之,先進之邦可以把今天中國生活得相當好的一小撮人,通過人民幣的大幅提升而把他們的生活水平再拉高。但數以億計的勞苦大眾呢?人民幣提升他們在國際競爭中鬥不過其它開發中國家。一頭被拉上一頭被拉落,中國的貧富兩極分化會遠比今天嚴重。事實上,這幾年人民幣兌美元上升約百分之二十,出外旅遊的炎黃子孫暴升,其中沒有一個是天天做生做死的勞苦大眾。國家究竟是為了誰而改革的?

(四)三月十六日《信報》大字標題雲︰「美國智庫指香港屬匯率操控地區」,引述Peterson Institute的話,說中國之外,亞洲還有四個地方操控匯率偏低。何謂「操控」(manipulate)當然有待商榷,但這智庫說的是幾年來我讀到的關於國際匯率的最高明的西方之見:他們終於看到了我說的斷層!被點名的四個地方都或明或暗地鉤著美元。其實該智庫應該點更多的名,差不多所有開發中國家都要放進去。韓國看來是個例外:該國出外投資設廠的商人多,幣值上升有助。

意義

中國的工業產出主要不是跟先進之邦競爭。美國封殺所有中國的製造品進口對他們的就業不會有助,因為他們還要面對多個其它開發中國家的產品進口。後者的價錢比中國的還要相宜,質量差一點,但檔次是夠高進入美國的。美國要考慮全面封殺,而這樣做,災難在所必然。

(五)上述的斷層早晚是要接合的,早一點比晚一點好,而怎樣接合是難題,下了一著大錯的棋地球人類要付上大代價。人民幣兌美元獨自升值不應該考慮,因為除了一些利益分子,對中國對美國對其他先進之邦都沒有好處。大家不再鉤美元,讓美元自行貶值,某方面對美國有利。

我曾經說過,人民幣鉤著美元是幫美國一個大忙,協助美元不大跌。這是幾個月前的看法。今天看,我認為美元自行貶值對他們的經濟在某方面有助。我的觀點有變,因為我對美國挽救經濟的政策愈來愈失望。凱恩斯學派的藥方失靈是意料中事;我曾經讚賞的貝南克堅拒通脹是失策;在目前時刻推行醫療改革,含意著未來加稅對前景不利;去年七月他們提升最低工資約百分之十一,導致青少年的失業率跳升;汽車工業國企與私營對立,中國的經驗說不妥;歐洲的不幸情況有不良影響……還有其它的。

不久前讀報,某老外名家說起自美國的金融危機對中國有利。這是胡說。先進之邦的經濟不妥對中國有害無利。另一方面,我歷來很少錯的分析說,人民幣獨自升值對先進之邦是不利的。

今天看,美元自行貶值對美國的經濟會有助。跟我曾建議的通脹政策相比,這貶值要付出另一些代價。美元貶值也會增加美國的通脹,然而,同樣的通脹率,單從就業的角度衡量,貶值政策是勝於通脹政策的。

(六)人民幣要跟美元脫鉤,美元才可以自行貶值。其它或明或暗地鉤著美元的開發中國家沒有人民幣的重量,何況人民幣脫鉤美元後,這些國家的貨幣多半也會跟著脫鉤。中國的困難是如果人民幣什么也不鉤,變為無錨貨幣(fiat money),處理非常困難。貨幣無錨,在目前的國際形勢下,放開匯管搞國際金融中心有機會惹來災難。我多次建議的轉鉤一籃子可以直接地在市場成交的物價指數,是最好的方法。今天人民幣要推出國際市場如箭在弦,不轉鉤一籃子物品的物價指數,夜長夢多,闖禍的機會有好幾方面。

(七)解除所有匯管,把人民幣推出國際,央行當然要讓人民幣的國際匯率自由浮動,但先要下一個固定的不用外幣的錨。用一籃子物品的物價指數界定人民幣的幣值,近於萬無一失,我解釋過多次了。北京早就應該這樣做,把人民幣推出國際,大好的機會錯過一次又一次。今天的機會沒有幾年前或年多前那么好,但還是不錯的。

(八)這些日子,正規銀行的匯率是一港元兌人民幣八角七仙六至八角七仙八,但地下錢莊卻是一港元兌八角八仙至八角八仙二。這是說,人民幣在地上比在比下值錢。地下的生意成本較低,某方面有優勢;信譽有問號,某方面有弱勢。然而,如果人民幣真的如西方君子所說,大幅偏低,這些地上地下的匯率圖案會倒轉過來。

我還是認為人民幣在國際上是有強勢的。但為什么此幣也,在地下弱於在地上呢?考考讀者吧。不知西方的專家君子們敢不敢跟老人家賭一手呢?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