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條時宗 -日本鐮倉時代中期武將

北條時宗

日本鐮倉時代中期武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北條 時宗(ほうじょう ときむね)日本鐮倉時代中期武將,鐮倉幕府第八代執權。五代執權北條時賴之子。幼名正壽,通稱相模太郎,也稱法光寺殿。因年幼未繼其父之執權職,而由北條長時北條政村繼任。1259年為小侍,1261年為左馬權頭。1264年任但馬權守、相模守。1268年任執權,歷時十六年,取消北條泰時所建立的執權政治集體評議體製,實行個人專權。

  • 中文名稱
    北條時宗
  • 外文名稱
    北條時宗(ほうじょうときむね)
  • 姓名
    北條時宗
  • 國籍
    日本
  • 民族
    大和
  • 出生地
    鐮倉安達氏的甘繩邸
  • 出生日期
    1251年5月15日
  • 逝世日期
    1284年4月4日
  • 職業
    武將、政治家
  • 主要成就
    鐮倉幕府第8代執權者

簡介

北條時宗,鐮倉時代中期的武將、政治家,鐮倉幕府第8代執權(幕府執權是當時日本的實際最高統治者),官位是正五位下相模守,去世後(1284年)、贈從一位。

北條時宗出生于世襲鐮倉幕府執權一職的北條氏嫡流得宗家,蒙古帝國對日本增加施壓時,就任執權。曾多次拒絕蒙古大汗忽必烈建交、納貢要求,並下令地方積極備戰防御。在內政方面,北條時宗強化北條得宗家的權力。1274年當元軍進攻對馬、壹岐兩島,深入博多灣時,動員地方武士在北九州沿海岸修築石牆(殘跡至今尚存),堅決抵抗,史稱"文永之役"(中國史稱"甲戊之役")。1281年元軍再度發動征日時,仍然堅持抵抗,元軍遭慘敗,史稱"弘安之役"(中國史稱"辛巳之役",實際上主要原因是暴風雨摧毀了元軍的船隻)。後世評價北條時宗為拯救日本國難的英雄。

北條時宗皈依、篤信禪宗,受教于父親北條時賴的朋友蘭溪道隆(宋人,臨濟宗)及兀庵普寧(宋人,臨濟宗)、大休正念(宋人,臨濟宗)等禪宗大師。蘭溪道隆去世後,又在1279年向中國派遣使者邀請了無學祖元(宋人,臨濟宗)大師赴日。另外據說也支持過律宗忍性的慈善活動。1282年,建圓覺寺,形成武士熱心參禪風氣。祖元大師為鐮倉圓覺寺(鐮倉市山之內)的開山祖師。北條時宗將圓覺寺作為關東祈禱所,並將尾張國富田庄捐贈給了圓覺寺。

1284年出家,法名道杲。出家之日去世。

生平

從出生到就任執權

建長3年(1251年)5月15日,正壽丸(北條時宗)出生在相模國鐮倉安達氏的甘繩邸。在北條時宗之上有一位異母兄寶壽丸(北條時輔),但寶壽丸是北條時賴的側室所生(庶子),北條時賴指定正壽丸為繼承人。

康元2年(1257年),在將軍御所,由征夷大將軍宗尊親王以烏帽子親為正壽丸元服,並賜其偏諱,取名為相模太郎時宗。元服時,北條氏一門和得宗被官、公家等都列席,舉行了盛大的儀式。庶兄北條時輔元服時沒有這麽大的規模,眾所周知北條時宗成為名副其實的北條家下一位棟梁。正嘉元年6月23日,宗尊親王為了避暑,訪問了北條時宗所居住的山之內的泉亭。

文應元年(1260年),北條時宗就任將軍供奉等小侍所的別當。當時,已經有北條即時擔任別當,小侍所在此之前並沒有設定兩個以上的別當之職,從北條時宗就任以後,任命兩個以上的別當成為了慣例。據說將此慣例化是為了讓北條實宗擔任別當顯得正當化。北條時宗進入小侍所,是北條時賴考慮到讓北條時宗為將來出任執權積累經驗,當時的小侍所別當北條即時是個深謀遠慮、教養深厚的人物,讓北條時宗接受其的指導,陶冶人格。

弘長元年(1261年)4月,北條時宗與安達義景之女堀內殿結婚。另外還有北條時宗在極樂寺上的武藝大會上受到宗尊親王稱贊的逸話。

文永元年(1264年)7月,六代執權北條長時出家,北條政村就任七代執權。8月年僅14歲的北條時宗就任相當于執權的助理的連署一職。北條時宗在執權北條政村和北條氏的重臣北條即時的協助下,于文永3年(1266年)廢除企圖顛覆幕府的宗尊親王的征夷大將軍之位,並將其送回京都,擁立惟康親王為征夷大將軍。

文永5年(1268年)正月,高麗使節帶著蒙古的國書來訪九州大宰府,將蒙古的要求日本臣服的國書送至鐮倉。3月5日,北條政村讓位,北條時宗就任第八代執權。

從對應元軍到晩年

北條時宗在北條政村、北條即時、安達泰盛、平賴綱等人的輔佐下,作出對蒙古國書進行返書等外交協定,強化異國警固體製,進行降伏的祈禱儀式。文永8年(1271年),蒙古使節再度到日本進行武力進攻的警告後,北條時宗命令少貳氏為首的西國御家人進行戰爭準備。

另外,為了鞏固北條得宗家的權力,北條時宗在文永9年(1272年)誅殺了時任六波羅探題南方別當,對其出任執權一事不滿,企圖接近朝廷的兄長北條時輔,及北條氏一族的評定眾北條時章、北條教時兄弟(二月騷動)。文永11年(1274年),將向幕府上呈《立正安國論》的日蓮(日本法華宗之祖)流放佐渡。

文永11年(1274年),元軍進攻日本。此時的日軍由于不適應元軍的集團戰法和新兵器等原因,陷入苦戰。隨著暴風雨的到來,或是元軍的指揮官們之間的決策出現分歧等原因,元軍撤退,回避全面性戰鬥。第二年,勸降的蒙古使節杜世忠等人來到日本鐮倉,被處死。這次處刑也有示威的意圖。戰後,北條時宗為首的鐮倉幕府領導層曾想出兵高麗,但顧慮到軍費等問題,計畫中止,設定新的異國警固番役,吸取文永之役的教訓,在博多灣岸建造存留至今的石壘,專心強化國防。並且,任命北條一族陸續擔任九州各國的守護。

弘安4年(1281年)的弘安之役時,作戰指示以北條時宗之名發出,北條得宗家下屬的下級武士被派往前線,由北條時宗指揮。元軍在石壘防御強化的日軍的抵抗下,陷入苦戰,暴風雨再來,元軍幾乎全軍覆沒。此時北條時宗雖然已經渡過元軍來襲的國難,但又出現了在戰後拿不出土地賞賜有功的御家人,造成了御家人的不滿,為了防備元軍第3次進攻,又不得不強化國防等種種難題。

弘安7年(1284年),北條時宗臥病在床,4月4日出家,當天病故,享年34歲,葬于北條時宗自己修建的瑞鹿山圓覺寺。

歷史評價

北條時宗不如其父北條時賴傳說、逸話那麽豐富,近代歷史界正規的評論卻非常多。對其事跡是歌頌或是非難,依據評論者對史實的解釋,其間差距非常大。

肯定的評價大多集中在擊退元軍的入侵,是建立以認同北條時宗將傳達蒙元侵略意圖的使者斬殺的前提上。除了《增鏡》稱贊北條時宗為名君之外,在國學者的觀點裏,將承久之亂流放三上皇的北條氏視為逆賊的本居宣長,也對北條時宗持肯定的評價。水戶藩發行的《大日本史贊藪》完全是歌頌北條時宗。其他,賴山陽也歌頌北條時宗。

從中世到近世,對北條時宗持否定性評價並不多。橘守部提出蒙古襲來是欲使朝廷解體的北條氏與蒙元勾結而自導自演的陰謀的假定,彈劾北條時宗。但是,橘守部的這種評價太過于荒唐無稽,並沒有多少價值。有人指出橘守部提出這種荒唐無稽的奇談的背景,是對本居宣長潛在的反感。

幕末,日本與列強的交涉紛亂糾結,尊王攘夷之呼聲高漲後,歌頌北條時宗的傾向也加強了。明治時代追贈元寇受難者的同時也追贈北條時宗為從一位,由湯地丈雄設立了元寇紀念碑。太平洋戰爭時,鼓吹皇國史觀後,關于北條時宗的論考更加盛行,眾多評傳問世。

在二戰後,有學者提出北條時宗處決蒙元的使節,與蒙元的外交決裂等等,日本出現徹底的抗戰姿態,是緣于沒有把握國際情勢的北條時宗的無知,非難北條時宗是夜郎自大式的人物。對這種否定北條時宗的評價,有學者認為如果考慮到蒙元對高麗實行的暴虐統治,北條時宗的判斷不如說是妥當的反駁。鐮倉幕府由具有武斷性格的武士掌權,其徹底抗戰的姿態也是必然的。

從其的事跡概況來看,雖然不得不說北條時宗是個冷酷無情的、專製的政治家、權力者,但另一面北條時宗皈依、篤信禪宗,對家人也是溫情以待。

在內政方面,北條時宗忙迫于細分化的御家人的所領問題和蒙古襲來的戰後處理。蒙古襲來以後,內政、外交兩方面的主導權也從京都的朝廷轉移到了鐮倉幕府。以此為契機,鐮倉幕府從作為軍政組織的"幕府"演變成更具全國性色彩的國家組織。

年譜

西歷年-舊歷年月日-內容

1251年-建長3年5月15日-生誕

1257年-康元2年12月26日-元服

1261年-弘長元年12月22日-就任從五位下左馬權頭。

1264年-文永元年8月11日-就任連署(連署是鐮倉幕府的役職)。

1265年-文永2年1月5日-升為從五位上,左馬權頭如故。

*1月30日-兼任但馬權守。

*3月28日-兼任相模守,去但馬權守。

1268年-文永5年1月29日-辭左馬權頭。

*3月5日-就任執權。

1272年-文永9年2月-二月騷動

1274年-文永11年10月-文永之役

1281年-弘安4年5月-弘安之役

*閏7月7日-升為正五位下,相模守如故。

1284年-弘安7年4月4日-去世

1904年-明治37年5月27日(新歷)-贈從一位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