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平"七·五"慘案是發生在1948年7月5日的一場血案

基本簡介

1948年7月5日 北平"七·五"慘案
1948年,內戰全面開始,迫於戰火,紛紛流向北平,衣食住及讀書問題均無法解決,他們派代表向北平市參議會交涉,但未得到答覆。後來聽說參議會會長許惠東要把他們送去當兵,學生們無比憤怒。7月5日晨,全體學生集合在市參議會門前,找許惠東及李宗仁質問,仍未得到肯定的答覆。學生們四處碰壁,群情激憤,決定再次去找許惠東交涉。北平警備司令陳繼承急忙調動大批憲警,企圖阻止學生進入東交民巷。
下午4時,學生們到達東交民巷許惠東家的大門口。後來學生又衝破大門蜂擁入院。憲警用木棍、槍托把學生逐出大門。雙方對峙了一會,秩序逐漸平靜下來。警備總部的王參謀長叫學生派代表談判,不料在談判期間,陳繼承從北平西苑調來青年軍的一個營,把學生團團圍住,架起機槍,裝上刺刀,作出射擊姿勢。學生們都已知道代表正在談判,見此情景,既詫異又氣憤,但為避免衝突,大家仍忍耐著坐在地上等候代表的訊息。會客室內談判的雙方,均不知道外邊的情況。當協定達成後,雙方代表向大門口走來,準備向學生們宣布,外面的學生見代表出來,歡聲雷動,紛紛擁向門口詢問訊息,青年軍阻止不住,隨即開槍射擊,機槍聲、衝鋒鎗聲響成一片。學生們匆忙就地臥倒,但當學生們起來時,槍聲又起,直至王參謀長派人專門通知,才制止住射擊,青年軍見惹出大禍,匆忙撤走,當時學生隊伍也很混亂,除少數人留下救死扶傷外,其餘均撤回住地。在這場慘案中,進步學生死傷百餘人。
"七·五"慘案發生後,震撼全國,北平各校學生更是怒不可遏,紛紛遊行抗議,要求懲辦兇手,外地學生也奮起聲援,一時間學生運動風起雲湧,大有燎原之勢。南京政府見勢不妙,急忙派代表處理。後來由傅作義下令,對肇事頭目撤職查辦,優撫死傷學生,並答應解決學生的生活及讀書問題,一場風波才算暫時平息。

1948年7月5日 北平"七·五"慘案

經過

1948年,內戰全面開始,東北遼、吉兩省的大、中學生約3000人迫於戰火,紛紛流向北平,衣食住及讀書問題均無法解決,他們派代表向北平市參議會交涉,但未得到答覆。後來聽說參議會會長許惠東要把他們送去當兵,學生們無比憤怒。7月5日晨,全體學生集合在市參議會門前,找許惠東及李宗仁質問,仍未得到肯定的答覆。學生們四處碰壁,群情激憤,決定再次去找許惠東交涉。北平警備司令陳繼承急忙調動大批憲警,企圖阻止學生進入東交民巷。

下午4時,學生們到達東交民巷許惠東家的大門口。後來學生又衝破大門蜂擁入院。憲警用木棍、槍托把學生逐出大門。雙方對峙了一會,秩序逐漸平靜下來。警備總部的王參謀長叫學生派代表談判,不料在談判期間,陳繼承從北平西苑調來青年軍的一個營,把學生團團圍住,架起機槍,裝上刺刀,作出射擊姿勢。學生們都已知道代表正在談判,見此情景,既詫異又氣憤,但為避免衝突,大家仍忍耐著坐在地上等候代表的訊息。會客室內談判的雙方,均不知道外邊的情況。當協定達成後,雙方代表向大門口走來,準備向學生們宣布,外面的學生見代表出來,歡聲雷動,紛紛擁向門口詢問訊息,青年軍阻止不住,隨即開槍射擊,機槍聲、衝鋒鎗聲響成一片。學生們匆忙就地臥倒,但當學生們起來時,槍聲又起,直至王參謀長派人專門通知,才制止住射擊,青年軍見惹出大禍,匆忙撤走,當時學生隊伍也很混亂,除少數人留下救死扶傷外,其餘均撤回住地。在這場慘案中,進步學生死傷百餘人。

影響

"七·五"慘案發生後,震撼全國,北平各校學生更是怒不可遏,紛紛遊行抗議,要求懲辦兇手,外地學生也奮起聲援,一時間學生運動風起雲湧,大有燎原之勢。南京政府見勢不妙,急忙派代表處理。後來由傅作義下令,對肇事頭目撤職查辦,優撫死傷學生,並答應解決學生的生活及讀書問題,一場風波才算暫時平息。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