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學圖書館

北京大學圖書館

       1898年,京師大學堂藏書樓建立,是我國最早的現代新型圖書館之一。辛亥革命後,京師大學堂藏書樓改名為北京大學圖書館。百餘年來,北京大學圖書館經歷了篳路藍縷的初創時期、傳播新思想的新文化運動時期、建成獨立現代館舍的發展時期、艱苦卓絕的西南聯大時期、面向現代化的開放時期。如今,她已發展成為資源豐富、現代化、綜合性、開放式的研究型圖書館。
  • 中文名稱
    北京大學圖書館
  • 建立
    1898年
  • 別稱
    京師大學堂藏書樓
  • 國家
    中國

本館概況

1898年,京師大學堂藏書樓建立,是我國最早的現代新型圖書館之一。辛亥革命後,京師大學堂藏書樓改名為北京大學圖書館。百餘年來,北京大學圖書館經歷了篳路藍縷的初創時期、傳播新思想的新文化運動時期、建成獨立現代館舍的發展時期、艱苦卓絕的西南聯大時期、面向現代化的開放時期。如今,她已發展成為資源豐富、現代化、綜合性、開放式的研究型圖書館。

北京大學圖書館

一百多年來,經過幾代北大圖書館人的辛勤努力,北京大學圖書館形成了宏大豐富、學科齊全、珍品薈萃的館藏體系。到2011年底,總、分館文獻資源累積量約1,100餘萬冊(件)。其中紙質藏書800餘萬冊,以及近年來大量引進和自建的國內外數位資源,包括各類資料庫、電子期刊、電子圖書和多媒體資源約300餘萬冊(件)。館藏中以150萬冊中文古籍為世界矚目,其中20萬件5至18世紀的珍貴書籍,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被國務院批準為首批國家重點古籍保護單位。外文善本、金石拓片、1949年前出版物的收藏均名列國內圖書館前茅,為研究家所珍。此外,還有燕京大學學位論文、名人捐贈等特色收藏。

北京大學圖書館不僅館藏豐富,而且群星璀璨。毛澤東、李大釗、章士釗、顧頡剛、袁同禮、向達等名人學者曾在圖書館工作,蔡元培、蔣夢麟、胡適等校長留下了關心圖書館發展的佳話。他們都為圖書館的發展做出了重大貢獻。

多年來,北京大學圖書館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親切關懷,鄧小平同志親自為圖書館題寫館名“北京大學圖書館”,江澤民同志為北京大學圖書館90周年館慶題詞“幾代英烈,百年書城,發揚傳統,繼往開來”。溫家寶總理、胡錦濤主席于2005年、2008年、2010年到圖書館看望北大學子、與工作人員和讀者親切交談。

1952年,北京大學圖書館合並了原燕京大學圖書館。2000年,北京大學與北京醫科大學合並,原北京醫科大學圖書館改稱北京大學醫學圖書館,擁有館舍面積10,200平方米,閱覽座位1,000餘個;現有藏書43萬餘冊,以生物學、醫學、衛生學和醫葯類為主;中外文期刊近4,000種。

北京大學圖書館

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舍歷經變遷,目前的館舍由1975年建成的西樓和1998年李嘉誠先生捐資興建的東樓組成。2005年西樓改造工程完成,館舍面貌煥然一新。圖書館由總館、23個分館、儲存館組成,總面積約85,000平米,其中,總館面積約53,000平米,閱覽座位4,000餘個。2009年建成國內首例遠程儲存圖書館面積近5,000平米。館舍水準的提升為圖書館面向現代化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北京大學圖書館的辦館宗旨是“兼收並蓄 傳承文明 創新服務 和諧發展”,堅持“以研究為基礎,以服務為主導”的辦館理念,以數位圖書館門戶為視窗,為讀者提供信息查詢、書刊借閱、信息與課題咨詢、館際互借與文獻傳遞、使用者培訓、教學參考資料、多媒體資源、學科館員、軟體套用支持等服務,成為北京大學教學科研中最重要的公共服務體系之一。

北京大學圖書館非常重視數位圖書館的研究和建設。2000年與校內其它單位聯合成立的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研究所開展了有關數位圖書館模式、標準規範、資料模型、關鍵技術、互操作層與互操作標準、數位圖書館門戶等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成果,並開始大規模套用實踐,為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的建設奠定了技術基礎。

為加強學校文獻資源建設的整體規劃,實現文獻資源的最佳利用,為教學科研提供更加個性化的服務,北京大學圖書館正在全面建設總-分館體製下的“北京大學文獻信息資源體系”,以“資源共享、服務共建、文獻分藏、讀者分流”為思路,在全校實現自動化系統、文獻建設、讀者服務、資源數位化、業務培訓的統一協調,形成由總館、學科分館、院系分館組成的全校文獻信息資源公共服務體系。2008年北京大學公布的“北京大學文獻信息資源體系管理辦法”,為加強體系建設、進一步提高全校文獻信息服務水準奠定了堅實的基礎。至2009年底,已經有30多個院系圖書館成為分館,北京大學文獻信息資源體系已初具規模。

北京大學圖書館還努力為全國高校圖書館服務,積極參與圖書館資源共建共享,並逐步加快國際化的步伐。目前,中國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CALIS)的管理中心和全國文理中心、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文獻中心(CASHL)的管理中心和全國中心、高校圖書館數位資源採購聯盟(DRAA)秘書處、教育部高校圖書情報工作指導委員會秘書處、中國圖書館學會高校分會秘書處、《大學圖書館學報》編輯部等機構設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作為中國高等教育文獻資源共享的重要樞紐,為高校圖書館事業的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

北京大學圖書館不僅以雄偉壯觀的建築躋身北京大學著名的“一塔湖圖”三景,更以博大精深的豐富館藏、深厚綿長的精神魅力吸引著無數知識的追求者。多少大師在這裏讀書思索,無數學子在這裏徜徉書海,她見證了名師的學術輝煌,傳承著北大的學術命脈,已成為北大人心中的知識聖殿。

歷史沿革

館藏發展

       百年搜求,蔚為大觀

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

早在京師大學堂成立之初,原強學會和官書局的藏書歸入京師大學堂,這是京師大學堂的第一批藏書,可惜這批圖書多毀于庚子事變。

第十四書庫 北大圖書館的藏書庫之一。北大圖書館的藏書量在當時居全國各大學圖書館之首,在國際上也有一定的聲望影響。第十四書庫 北大圖書館的藏書庫之一。北大圖書館的藏書量在當時居全國各大學圖書館之首,在國際上也有一定的聲望影響。

1902年,同文館並入京師大學堂,其藏書成為京師大學堂復校後的第一批藏書。

1904年,接受巴陵方氏碧琳琅館藏書捐贈,這是北京大學圖書館接受的第一批重要個人捐贈,成為館藏善本圖書的基礎。

民國初年,得益于校友周慕西博士、日本阪谷男爵、英國教授亞當士、黃樹因講師等具有很高學術價值的贈書,館藏得到很大補充。

1917年初,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學校長,蔡校長非常重視圖書館建設,積極籌措圖書經費,從1918年到1922年,李大釗任主任的北大圖書館藏書每年成長一萬冊左右。

1930年12月,蔣夢麟任北京大學校長,以全校經費的五分之一作為圖書儀器購置費,使得館藏成長較快,此次發展的黃金時期因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而被迫中斷。

1946年至1949年期間,藏書又一次較快成長,成為僅次于北平圖書館的全國第二大圖書館。

圖書館登錄室的工作是對新到書刊進行登記、統計,並填寫圖書館登錄室的工作是對新到書刊進行登記、統計,並填寫

1952年全國院系調整,原燕京大學約50萬冊館藏並入北大圖書館,館藏極大增加,在古籍善本以及西文藏書方面都更加豐富,更具特色。院系調整時,原存北大研究所的以著名“藝風堂”、“柳風堂”為主體的金石拓片調歸北大圖書館,這樣,加上原有的藏拓,北大圖書館在拓片收藏方面獨具特色,居國內圖書館前列。

近年來,美國總統柯林頓贈書、日本友人正木龍樹先生連續十四年贈書、哈佛大學方志彤先生珍貴外文贈書,以及圖書館所設“北大文庫”等專藏機構,使圖書館補充了大量珍貴館藏。

1999年北京大學實施建立世界一流大學計畫,圖書館經費得到前所未有的增加,基本上保證了國內中文學術圖書、期刊的訂購,同時增加外文期刊訂購,大量引進和自建電子期刊、電子圖書、資料庫、多媒體資源等新型載體文獻資源,使北京大學圖書館的文獻資源建設進入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繁榮發展階段。

2000年,北京大學與北京醫科大學合並,原北京醫科大學圖書館改稱北京大學醫學圖書館,館藏以生物學、醫學、衛生學和葯學類為主。同時,在北京大學文獻資源體系建設中,圖書館發展了23個分館。

2008年,北大圖書館成為國務院批準的第一批“全國古籍重點保護單位”。

截止到2011年,圖書館紙質文獻資源累積量約800餘萬冊(件),以及大量引進和自建的國內外數位資源,包括各類資料庫、電子期刊、電子圖書、多媒體資源和學位論文約300餘萬冊(件)。館藏中以150萬冊中文古籍為世界矚目,其中20萬件5至18世紀的珍貴書籍,是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被國務院批準為首批國家重點古籍保護單位。外文善本、金石拓片、1949年前出版物的收藏均名列國內圖書館前茅,為研究家所珍視。此外,還有燕京大學學位論文、名人捐贈等特色收藏。

題名

多年來,北京大學圖書館得到黨和國家領導人的關懷,鄧小平同志親自為圖書館題寫館名“北京大學圖書館”,江澤民同志為北京大學圖書館題詞“百年書城”。歷史人物

       百年風雲滄桑巨變,幾代名人獨立潮頭

1917年,蔡元培先生任北京大學校長,不僅開創了北京大學歷史上思想自由、學術繁榮的黃金時代,而且對北大圖書館的發展也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蔡元培先生一直把辦好圖書館作為整個教育事業的一部分,他任北京大學校長之後,提出籌措款項,多購新書的主張,同時積極動員社會捐書,並為建築新館奔走募捐。雖然由于種種原因此項計畫未能實現,但蔡校長的首倡之功不可埋沒。蔡元培校長對北大圖書館發展的另一個重要貢獻是聘任李大釗為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

蔡元培蔡元培

1918年,李大釗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李大釗是北京大學圖書館歷史上具有開創和革新精神的圖書館館長,在他主持圖書館工作的四年中,對圖書館進行整飭和改革,建立發展規劃、完善規章製度;積極配合教學改革;調整圖書館機構和工作人員隊伍;加強和改善讀者服務工作;學習和借鏡國內外圖書館的先進經驗和做法;提出“兼容互需”的藏書建設方針,積極引進新思想書籍,使北大圖書館成為傳播馬克思主義和新文化的重要基地。在李大釗的領導下,北大圖書館逐步發展成為國內領先、具有重大影響的大學圖書館。

1923年,袁同禮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他是國內圖書館界第一批具有現代圖書館學知識背景的專才,在任北大圖書館主任三年期間,他積極採用西方新式管理方法,組織人員清理大量積壓的西文書刊,編輯館藏書本式目錄,使北大圖書館在艱苦的條件下能夠維持局面,並有所發展。

1929年,馬衡任圖書館主任,邀請武昌文華大學圖書館專科的高年級學生幫助整理積壓西文書籍,公布新擬定的《圖書館借書規則》,整飭讀者借閱混亂的狀況,同時組織出版《北大圖書部月刊》,這是北大圖書館歷史上第一次出版月刊。

1930年,蔣夢麟任北京大學校長,他非常重視圖書館建設,在他的主持下,圖書館的地位得到提升,成為校長直接領導的機構,並專門成立了校圖書委員會,規定以全校經費的五分之一作為圖書儀器經費,同時準備籌集資金興建新館。1935年,新館建成後,蔣夢麟校長親自擔任圖書館館長,對圖書館的繁榮發展起到非常積極的作用。

1931年,毛準任圖書館館長,他曾兩任圖書館館長,是1949年前北京大學圖書館歷史上任職較長的館長之一,也是對北大圖書館的發展具有重大影響的館長之一。毛準任館長後,首先順利完成新館建成前松公府臨時館舍的搬遷,同時積極開展新館建設工作。毛準主持松公府館務期間,修訂各種規章製度,讀者服務工作有很大改善,藏書得到較快成長,著手建立完善的卡片式目錄體系,編製各種書目,在《北京大學周刊》上開闢《圖書館副刊》,作為對讀者宣傳的主要刊物。1946年,毛準再次擔任北大圖書館館長,直至1949年。此間北大圖書館藏書成長迅速,成為國內僅次于北平圖書館的第二大圖書館,編目工作得到進一步加強,開館時間和總閱覽量有很大的增加。

1935年新館建成後,嚴文鬱任圖書館主任。嚴文鬱早年畢業于武昌文華學校圖書館專科,曾赴海外圖書館工作。抗戰期間,任西南聯大圖書館主任。嚴文鬱主持圖書館工作期間,經費充裕穩定,藏書發展較快,積極改革和調整圖書館組織機構,改進編目製度,完成了反映全部館藏的卡片目錄體系,改進圖書採訪方法,加強讀者服務工作,使北京大學圖書館在此時期各項工作得到很好的發展。

1946年,胡適任北京大學校長,胡適一直關心支持圖書館事業,任校長後,親自過問圖書館事務,以英美模式為指導,對北大圖書館的發展起到重要的積極影響。

1949年,向達被任命為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成為北平解放後的第一任館長。他首先建立由館內外人員組成的館務會議,作為過渡管理機構。1952年院系調整,在他的主持下,順利完成遷入燕京大學圖書館館舍、燕京大學圖書館藏書的並入以及與其他院校的藏書調入調出,同時組成了新的圖書館領導機構和人員隊伍。作為歷史學家,向達非常註重中國傳統文獻的收藏,在任期間收購了一些珍貴古籍文獻,如從隆福寺、琉璃廠等地訪求了一批敦煌卷子,成為北大圖書館相關收藏的基礎。

北京大學圖書館

1958年8月至1966年,藍芸夫任館長。

1967年至1972年4月,圖書館負責人稱為革委會主任,更換頻繁。

1972年5月至1977年12月,閻光華任館黨總支書記,兼行政負責人。

1978年5月至1983年5月,謝道淵任館長。

1983年6月至1993年6月,庄守經任館長。

1993年7月至1999年2月,林被甸任館長。

1999年3月至2007年12月,戴龍基任館長。

2008年起,朱強任館長。

館舍變遷

從公主府到燕園,從傳統到現代

圖書館館舍狀況直接影響到藏書建設的發展和讀者服務工作,寬敞的館舍和現代化的設施,是辦好圖書館的最基本的物質條件之一。在北京大學圖書館走過的百年歷程中,館舍幾經遷徙,經歷了從無到有,從狹小到宏大,從傳統到現代的發展過程。

1898年京師大學堂藏書樓成立之初,使用的館舍是地安門內馬神廟的和嘉公主府梳妝樓,條件相當簡陋。辛亥革命後,京師大學堂更名為北京大學校,大學堂藏書樓亦更名為北京大學圖書館。並在館舍西側增建了一座西文閱覽室,俗稱西文藏書樓,原藏書樓用作中文閱覽室,使整個館舍規模有了一定的擴展。

京師大學堂藏書樓京師大學堂藏書樓

1918年10月,李大釗任主任的北大圖書館遷入沙灘紅樓一層,並且設立兩處分館,館舍條件得到改善。同時計畫在海內外募集資金,建築新館。

1935年9月,北京大學圖書館新館終于落成並正式接待讀者,這是北大圖書館擁有比較現代的獨立館舍的開始。新館建築面積6,600平方米,可容納圖書30餘萬冊,採用當時先進的技術和設備,是當時國內第一流的圖書館。當時新館的建成,進一步擴大了圖書館對讀者的開放性,使整體布局趨于合理,便于現代化的管理,為北大圖書館的發展奠定了物質基礎。

西南聯大時期圖書館西南聯大時期圖書館

1952年全國院系調整,北京大學遷入燕京大學校園,燕京大學圖書館並入北京大學圖書館,形成以原燕京大學圖書館為總館的新的格局。由于館舍較小,加之大量燕京大學圖書館藏書的並入,館舍條件非常緊張,從院系調整之初,就提出興建新館的問題,並得到周恩來總理的重視,但由于種種因素未能落實。

燕京大學圖書館燕京大學圖書館

直到七十年代,北大圖書館館舍條件仍非常困難,藏書分散在十五個地方,管理和借閱都十分不便。經過積極爭取,1975年初,新的圖書館在燕園中心落成,總面積達24,000多平方米,閱覽座位2,400個,可容納藏書360萬冊,是當時國內建築面積最大、館舍條件最好的圖書館,為文革後圖書館的恢復發展奠定了基礎,該館舍後被稱為“老館”、“西樓”。

1998年,北京大學百年校慶之際,由香港實業家李嘉誠先生捐資興建的新館(東樓)落成,新館在設計上具有面向現代電腦和網路技術未來發展的前瞻性,大開間布局,與舊館完美對接,總建築面積達到51,000多平方米,閱覽座位4,100多個,在建築規模上成為當時亞洲第一大高校圖書館。新館建成後,在網路電子資源、讀者服務等方面都取得了飛速的發展。

北大圖書館舊館(西樓舊貌)北大圖書館舊館(西樓舊貌)

2000年,原北京醫科大學圖書館並入北大圖書館。醫學館擁有館舍面積10,200平方米,閱覽座位700餘個。2005年,由教育部和北京大學撥款,對圖書館西樓重新進行了改造和修繕,增加面積1,385平方米。2009年在昌平校區建成國內首例遠程儲存圖書館,面積近5,000平方米。加上已建成的23個分館,至2011年,圖書館總面積已達85,000平方米,為建立世界一流大學圖書館提供了良好的館舍條件。

業務管理

       從向西方學習,到獨具一格

北京大學圖書館的百年歷史,可以說是中國圖書館事業從傳統走向現代的一個縮影。滄桑百年,經歷了從向西方學習,到獨立發展,再到獨具特色的發展過程。

京師大學堂成立時,梁啓超代總理衙門起草的《京師大學堂章程》即明確提出“今設一大藏書樓,廣集中西要籍,以供士林流覽,以廣天下風氣。”說明無論從藏書內容,還是讀者範圍來講,將要建立的京師大學堂藏書樓都不同于傳統藏書樓,而具有近現代圖書館的性質。藏書樓不僅收藏西學書籍,而且在管理和體製上也以西方近代圖書館為楷模。

大學堂藏書樓成立之初,就著手製定規章製度,包括工作人員的職責和許可權;圖書收藏和整理方法;藏書借閱方式;教學用書的提供辦法;禁規和違禁處理辦法等,體現了向西方近代圖書館的過渡,不僅在北大圖書館歷史上具有開創性,而且對國內其他圖書館也具有示範作用。

民國初年,圖書館管理混亂,藏書散失十分嚴重。

1918年至1922年李大釗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他在任期間對圖書館管理做出了重大調整,首先是製訂了圖書館歷史上第一個業務工作章程——《北京大學總務處圖書部實行條例》,提出了詳細的職責分工和工作要求。其次,調整圖書館機構,使之更適合現代大學圖書館的要求。同時在目錄設定、書刊採購、借閱製度等方面學習國內外先進圖書館經驗。在圖書編目方面,開始採用杜威十進分類法,略作修改。

1923年袁同禮任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在三年的館長任期間,袁同禮致力于採用西方新式的管理方法整飭圖書館,清理積壓西文書刊,編輯館藏目錄。1931年毛準任圖書館館長期間,組織編製了各種館藏書本式目錄:《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方志目錄》、《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善本書目》。1935年,北京大學圖書館正式採用皮高品《中國圖書十進分分類法》,一直延續到1975年改用《中國圖書分類法》為止。

1935年,北京大學圖書館遷入新館後,經過一年的努力,終于完成了反映全部館藏的卡片目錄體系。中文、西文圖書分為書名、著者、分類三套目錄。1936年編製出版了《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叢書目錄》、《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期刊目錄》。1947年起,開始編製《國立北京大學圖書館每月編成中日西文書目》。

1952年院系調整,燕京大學圖書館並入北京大學圖書館,在機構上進行了重組,同時調整圖書編目規則,中文書繼續沿用皮高品的《中國圖書十進分類法》,西文圖書沿用燕京大學採用的《杜威十進分類法》。1954年至1957年,先後製定了《中文編目股工作條例》、《西文編目股工作條例》、《俄文編目股工作條例》、《期刊編目股工作條例》、《採訪部工作手冊》等業務規範。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北大圖書館沿用燕京大學圖書館的做法,依據《美國國會圖書館主題表》編製主題目錄,除文革中數年中斷,一直沿用至今,成為國內最為完整的西文主題目錄。

由于解放前北京大學圖書館積壓了大量的未編書,加之院系調整時大量圖書調入,北京大學圖書館面臨著大量的積壓未編圖書的問題,圖書館發動員工進行突擊整理,對舊書刊進行整理編目,以盡快提供給讀者使用。

改革開放後,圖書館編目努力實現文獻工作標準化,1983年,西文圖書編目率先採用“國際標準書目著錄”格式和“英美編目條例”,建立了規範文檔。1984年,中文圖書編目採用國家標準《普通圖書著錄規則》。同時,圖書館開始進行編目自動化的研究與實踐,1990年西文圖書正式開始利用光碟及其軟體進行機編,1991年開始中文書目資料庫建設。

90年代初,在建立了書目資料庫的基礎上,圖書館正式啓用自行開發的圖書館自動化系統,提供OPAC檢索和電腦借還書服務。1999年,圖書館引進美國SIRSI公司的UNICORN自動化集成管理系統。該系統套用近年來信息技術的最新發展,並蘊涵了先進的圖書館業務管理理念。北大圖書館參與了該系統的中文化和在地化開發,使該系統具備了較強的中文信息處理能力。系統的使用,極大地促進了圖書館業務管理的科學化,圖書館借此疏理了業務流程,調整了業務部門設定,並于2000年編輯印製了《北京大學圖書館業務工作規範》(試行稿),進一步明確了工作流程和各項規章製度,實現了圖書館的各項業務工作科學化、規範化管理。在此基礎上,組織管理方面也逐步得以完善,通過規定工作流程、科學設崗,實行崗位聘任和崗位津貼製度,對于調動員工積極性、提高工作效率起到了很大作用。2009年,根據業務發展趨勢,圖書館進行了機構重組和崗位聘任。在人事管理上,實行固定編製與流動編製的分類管理製度;在崗位聘任上,實行崗位級別與個人職稱資歷脫鉤的製度,力求突破原有人力資源管理體製的限製。

為保證各項業務工作的順利進行,圖書館不斷加強信息技術套用,陸續引進和開發了各類套用系統,如數位圖書館門戶系統、統一檢索平台、統一識別系統、學科導航系統、電子資源導航系統、虛擬咨詢系統、網路培訓系統、科技查新系統、館際互借和文獻傳遞系統,以及數位資源加工系統群、數位化服務系統群、元資料著錄系統等,形成了較為完整的信息服務和信息加工平台。為進一步發現、挖掘和揭示圖書館特色資源,還先後推出了學位論文提交、編目和發布系統、古文獻編目和發布系統(祕籍琳琅)、北大名師人物資料庫、北京歷史地理資料庫、民國報刊資料庫等寶貴的數位特藏。

1999年起,圖書館開始配合中國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CALIS)進行在線上合作編目的實驗,並于2000年正式加入此項目,為CALIS在線上合作編目以及我國高等教育文獻保障體系書目信息資源的共建、共知、共享做出了重要貢獻。

在文獻資源建設方面,圖書館一直致力于適合于北京大學教學科研的文獻資源的收集,為此,圖書館專門成立了“文獻資源建設委員會”,有力地保證了文獻入藏的種類和數量,從而保障了教學科研用書的需求。

在讀者服務管理方面,圖書館成立了專門的“讀者服務委員會”,定期與學生和教師座談,收集讀者的意見,改進圖書館的工作,收到了良好的效果,得到了全校廣大師生的稱贊。

讀者服務

       從被動到主動,從簡單到完善

現代圖書館的核心任務就是把豐富的文獻資源提供給讀者。百年來,北京大學圖書館的讀者服務從最初簡陋、被動、閉架的形式,發展到今天全面、主動、開放的格局。

京師大學堂藏書樓成立之初,採取嚴格的閉架借閱方式,每年暑假前,所結書刊都要歸還,同時根據教學需要,提供教學用書。

民國初年,開闢了中文閱覽室和西文閱覽室,製定了《圖書館閱覽室規則》。但存在仍以收藏為重點、開館時間很短、目錄殘缺不便利用等問題。

1918年至1922年李大釗任圖書館主任期間,提出圖書館工作要配合學校教學改革,並採取了一些具體措施:增加教學用書復本,延長開館時間,增設教師閱覽室,在《北大日刊》上介紹新到書刊,舉行書刊展覽陳列等等。同時,李大釗還提出了實行開架式閱覽的構想,可惜由于當時館舍條件的限製沒有實現。

1931年毛準任圖書館館長,並組織遷入新館建成前的松公府臨時館舍,這一時期的北大圖書館讀者服務工作水準有了較大提高,服務方式更加靈活周到。

1935年新館建成後,增加了開館時間,每周開館時間達到76小時,同時增加新的服務:設立研究室24間,開展館際互借等。

1952年院系調整後,形成了以原燕京大學圖書館為中心的三個主要借閱處,共有閱覽座位1,700多個,到五十年代末期借閱處增加到八處,讀者服務規模得到擴大。在服務方式方面,增加了學生讀者的服務工作,對教師讀者的服務工作也不斷豐富和加強,專門設立教師借書處,設立教師專用閱覽室等。

文革之後,圖書館重新調整讀者服務體系,加強基礎性工作,在國內高校圖書館率先嘗試開架借閱,並于1984年明確提出使開架借閱量達到全部借閱量的70%以上的目標。到80年代末期,開架書刊已超過50萬冊。在藏書組織體系方面提出三線藏書的建設目標:一線藏書為開架借閱,二線藏書為基本書庫和總出納台,三線藏書為復本書庫和善本、舊報刊等。逐步建立以學科文獻為中心的文獻情報服務系統,各專業閱覽室開展相關參考咨詢工作,編製二次文獻揭示館藏。1984年,北大圖書館在國內大學圖書館率先成立了國際在線上情報檢索組。1988年成立“北京大學文庫”,同時成立了美國、蘇聯、加拿大等文獻情報中心。同時,進行館藏珍貴資源的縮微工作,為方便閱覽和儲存館藏做出了努力。

80年代以來,圖書館自主開發了圖書館自動化系統,隨之建立了機讀的館藏目錄,逐步由淺入深實現了圖書館服務工作的自動化。1999年UNICORN系統的引進與使用,使資源查詢、書刊借閱、預約、續借、EMAIL傳送到期、過期及催還通知、異地借還書等基礎讀者服務工作得以深化。

90年代起,除書本式文獻外,圖書館大量引進國內外光碟及網路資料庫以及多媒體資源,建立了電子資源檢索室,初步實現了數位化及多媒體服務的環境。隨著資源的增加,服務量的也隨之增加,資料庫的數量和訪問量均居國內高校圖書館之首。

圖書館非常重視讀者培訓工作,除正常的新生培訓外,為揭示館藏,提高讀者檢索利用館藏資源的能力,圖書館從1999年起,不定期舉辦“一小時講座”,深受讀者歡迎。接著在學校開設了公共課“電子資源的檢索與利用”,使學生充分掌握在網上查找知識的技能,並使圖書館的資源得到了更好的利用。

溫總理在北京大學圖書館溫總理在北京大學圖書館

今天,北京大學圖書館的讀者服務工作已經揭開了新的篇章,圖書館充分利用新的館舍條件和現代電腦網路技術所帶來的新的機遇,改善讀者閱覽環境,實行開放式、大開間開架借閱方式,在開架藏書量、開架閱覽面積、閱覽座位等方面均有大幅提高。同時,圖書館竭盡所能為讀者提供多類型、多層次、比較完善的服務:書刊借還、閱覽、目錄及電子資源檢索、學科及出版物類型導航、一般咨詢及網上咨詢、課題咨詢(項目咨詢,查新,查收查引)、館際互借與文獻傳遞、信息貭素教育(一小時講座,檢索課等)、教學參考資料、多媒體點播、學科館員等。現在,圖書館已建成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門戶,整合包含印刷本書刊、電子資源、傳統借閱、網路服務等各類資源和服務,在網際網路上為讀者提供“一站式”信息檢索和信息服務。無論是從服務內容、服務態度、還是服務水準和服務深度等方面,北京大學圖書館的讀者服務工作都進入了一個嶄新的歷史階段。

隊伍建設

       向高層次、專業化發展

擁有高水準的專業隊伍,是做好圖書館工作的關鍵。北京大學圖書館經過積極探索和經驗積累,在隊伍建設方面已經形成一套切實可行的做法。

京師大學堂成立之初,圖書館的主管人——提調官由官方任命,從事管理工作的供事隻是負責圖書的借還、登記等基本工作,實際上還不具備近代圖書館員的貭素。

民國初年,圖書館員仍多是京師大學堂藏書樓留用下來的人員,由于不懂外文,導致外文圖書大量積壓。

1918年,李大釗任北京大學圖書館主任,對原有工作人員提出新的要求,同時採用公開招聘、考核的方式錄用新的工作人員,還聘用文化貭素較高的大學生擔任“助教式”工作人員,一支高水準的專業隊伍開始逐步形成。1923年,袁同禮任圖書館主任,他是中國現代第一批具有圖書館學知識背景的專門人才,對于促進圖書館隊伍的專業化具有推動作用。1929年,馬衡任圖書館主任,請來武昌文化大學圖書館專科高年級學生幫助整理積壓西文圖書,表明當時圖書館對專業人才的重視,同時也表明圖書館在相關人才方面還相當缺乏。1952年,燕京大學圖書館並入北京大學圖書館,增加了新的專業力量,如後來任副館長的梁思庄,畢業于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獲圖書館學碩士學位,在西文編目方面卓有成績。

“文革”之後,圖書館註意改變“文革”時期圖書館人員混亂的狀態,開始多渠道引進人才,註重學科分布,鼓勵在職人員學習和培訓,為他們的專業提高提供條件,包括海外學習進修,在職攻讀學位等方式,大大提高了圖書館人員的專業學術水準。

今天,一支具有多學科專業貭素和現代化圖書館技能的專業隊伍正在形成。2011年,全館人員學歷構成:博士12人,碩士62人,大學部51人,大專16人,大專以下28人;全館人員職稱構成:研究館員12人,副研究館員50人,館員74人,助理館員16人,其他人員17人。高貭素的專業隊伍為發展現代化圖書館以及高水準、深層次的讀者服務提供了有力保障。

研究開發

       發揚學術傳統,促進業務工作

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發展的歷史上,一些著名學者如章士釗、袁同禮、馬衡、毛準、向達等曾任圖書館館長,同時,錢玄同、顧頡剛等著名學者曾在圖書館工作過。這種背景使北大圖書館人具有註重研究的優良傳統,在做好讀者工作的同時,積極進行業務研究和開發,為北大圖書館人贏得了良好的聲譽。

針對豐富的館藏,北大圖書館人積極進行館藏的揭示和深層開發,除了有關館藏書本式目錄的編寫,還進行館藏珍貴資料的整理出版,如《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稿本叢書》、《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歷代金石拓片菁華》等。

為便于圖書館界把有限的資金投入到優秀期刊的訂購中,對圖書館的期刊採訪進行指導,北大圖書館組織人力編寫《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外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在國內具有很高的權威性,並成為發表論文職稱評定的重要依據。

為方便學者研究,北大圖書館組織人員編寫了《論語索引》、《孟子索引》、《周易索引》等傳統典籍的索引,受到好評。

北京大學圖書館人才濟濟,積極進行相關的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成績。應該說研究工作和服務工作互相促進,對圖書館的工作是非常有利的。

北京大學圖書館在自動化研究和實施方面一直走在國內高校圖書館前列,早在1979年,北大圖書館就成立了自動化研究組,1980年開始與中科院圖書館等六單位協作進行MARC的研究與試驗。1986年北大圖書館訂購的第一批小型電腦到貨並安裝調試完畢,1990年開始初步實施北京大學圖書館自動化系統。1998年,為了提高圖書館自動化水準,圖書館與美國SIRSI公司簽訂了引進並合作漢化其UNICORN系統的協定,不僅使系統功能得以漢化利用,還培養了工作人員對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的研究能力。

自90年代起,為了活躍圖書館學術研究氛圍,圖書館每兩年舉辦“五四科學討論會”,迄今已舉辦9屆,出版了9冊論文集,共收錄本館、分館、醫學圖書館學術論文近800篇。更有一些研究成果獲得了學校及省部級的獎勵,如:謝琴芳等,CALIS在線上合作編目手冊(上、下),2002年獲教育部第三屆社科三等獎;姚伯岳,黃丕烈評傳,2002年獲北京市第三屆社科三等獎;肖瓏等,數位信息資源的檢索與利用,2004年獲北京市第四屆社科獎二等獎、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二屆圖書館學情報學學術成果專著二等獎,2006年獲教育部第四屆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研究成果三等獎;戴龍基等,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2004年版),2006年獲北京市第九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朱強,China Academic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ystem: Curr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Development獲北京大學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百項精品成果獎”;2009年圖書館開設多年的“全方位、多學科的信息貭素教育創新系列”課程榮獲北京市優秀教學成果(高等教育)二等獎;等等。這些研究活動,極大地促進了圖書館的工作。2010年胡海帆,湯燕,中國古代磚刻銘文集獲北京市第十一屆哲學社會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張紅揚,鄒新明,煙雨樓台——北京大學圖書館藏西籍中的清代建築圖像獲北京大學第十一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姚伯岳,皇輿遐覽——北京大學圖書館藏清代彩繪地圖獲北京大學第十一屆人文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二等獎;肖瓏等,百萬冊數位圖書館的多媒體技術和智慧型服務系統獲2010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 2002年,圖書館成功舉辦“數位圖書館時代:現狀與發展趨勢——紀念北京大學圖書館建館一百周年”國際學術討論會,並出版會議論文集(大學圖書館學報2002年增刊)。

北京大學圖書館還承擔了很多重要的研究課題,如:

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地球科學SCI論文產出與影響的文獻計量分析

國家社會科學規劃基金項目――從傳統圖書館到數位圖書館的轉型研究、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國外人文社會科學核心期刊總覽、國外科學技術核心期刊總覽、學術期刊評價及文獻計量學研究、清史圖錄:北京大學圖書館藏古文獻中清代歷史圖像的數位化整理、我國信息資源共建共享的可持續發展研究

國家科技部科技基礎研究重大科技專項――我國數位圖書館標準規範研究

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項目——高校人文社科外文文獻資源的布局與保障研究、中文圖書評價體系研究、民國時期圖書館學著作研究

這些都充分證明了北京大學圖書館的學術研究能力和水準,將對圖書館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新技術迅速發展的情勢下,北京大學圖書館緊密跟蹤新技術的發展,並將新技術套用到圖書館的各項工作當中,數位圖書館的研究和建設是近年來圖書館研究的重點。2000年,圖書館與校內其他單位聯合成立的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研究所開展了有關數位圖書館模式、標準規範(元資料、數位加工標準等)、關鍵技術、互操作層與互操作標準、數位圖書館門戶等的研究,取得了一系列的成果,並開始進行大規模套用實踐,為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的建設奠定了技術基礎。在進行研究和套用實驗的同時,還開始進行部分項目的建設,並本著“邊建設、邊服務”的原則,逐步實現在校園網上提供服務,如電子資源導航系統、學位論文提交與檢索系統、多媒體點播系統、古籍拓片示範資料庫檢索系統、北大名師檔案、教學參考書系統、網路課程服務等。經過數年的努力,數位圖書館的研究和建設已經有了深厚的基礎,2006年建成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門戶,將統一檢索、統一識別、資源調度與整合等各種新技術融入到數位圖書館建設當中。數位圖書館的研究與建設為北大圖書館的現代化建設與讀者服務註入了新的活力,為圖書館的發展揭開了新的篇章。

社會貢獻

       任重而道遠

北京大學圖書館不僅在自身的業務工作中取得了巨大的成績,同時還為我國高校圖書館事業的發展做出了積極的貢獻。圖書館積極參與圖書館資源共建共享,並逐步加快國際化的步伐。  中國高等教育文獻保障系統(CALIS)的管理中心和全國文理中心(1998年起)、中國高校人文社會科學文獻中心(CASHL)的管理中心和全國中心(2004年起)、高校圖書館數位資源採購聯盟(DRAA)秘書處(2010年起)、教育部高校圖書情報工作指導委員會秘書處、中國圖書館學會高校分會秘書處、《大學圖書館學報》編輯部等機構設在北京大學圖書館。北京大學圖書館因此成為中國高等教育文獻資源共建共享和促進圖書館事業發展的重要樞紐。  2009年6月,朱強館長高票當選IFLA管理委員會委員,成為繼孫蓓欣、吳建中、張曉林以後的第四位IFLA管理委員會的中國籍委員。朱強館長的當選,保持了中國圖書館界專家參與世界圖書館事務的席位,不僅對中國圖書館事業在國際化道路上的發展具有促進作用,同時還為中國圖書館人才走向世界奠定了更為堅實的基礎。同年9月,北京大學圖書館成為環太平洋數位圖書館聯盟(PRDLA)自建立以來的第五個秘書處輪值館,朱強館長當選為輪值主席,輪值時間為2010至2012年,這將促進中國圖書館界與世界數位圖書館界更廣泛的交流與合作,推進中國數位圖書館事業的發展。  北京大學圖書館的百年歷史,積累了豐富的館藏,留下了寶貴的經驗。可以說,經過百年的風雨,北京大學圖書館已經確立了她在國內大學圖書館界的不可動搖的地位。先哲功已就,我輩當爭先。北京大學圖書館百年中所創造的輝煌,將激勵我們今天的北大圖書館人不辱使命,發憤向前,為譜寫北京大學圖書館的新篇章而繼續努力。

研究開發

在北京大學圖書館發展的歷史上,一些著名學者如章士釗、袁同禮、馬衡、毛準、向達等曾任圖書館館長,同時,錢玄同、顧頡剛等著名學者曾在圖書館工作過。 這種背景使北大圖書館具有註重研究的優良傳統,在做好讀者工作的同時,積極進行業務研究和開發,為北大圖書館人贏得了尊重和聲譽。

針對豐富的館藏,北大圖書館人積極進行館藏的揭示和深層開發,除了有關館藏書本式目錄的編寫,還進行館藏珍貴資料的整理出版,如《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稿本叢書》、《北京大學圖書館館藏歷代金石拓片菁華》等。

為便于圖書館界把有限的資金投入到優秀期刊的訂購中,對圖書館的期刊採訪進行指導,北大圖書館組織人力編寫《中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外文核心期刊要目總覽》,在國內具有很高的權威性,並成為發表論文職稱評定的重要依據。

為方便學者研究,北大圖書館組織人員編寫了《論語索引》、《孟子索引》、《周易索引》等傳統典籍的索引,受到好評。

北京大學圖書館人才濟濟,他們除了做好服務工作外,積極進行相關研究,取得了很好的成績。應該說研究工作和服務工作互相促進,對圖書館的工作是非常有利的。

北京大學圖書館在自動化研究和實施方面一直走在國內高校圖書館前列,早在1979年,北大圖書館就成立了自動化研究組,1980年開始與中科院圖書館等六單位協作進行MARC的研究與試驗。1986年北大圖書館訂購的第一批小型電腦到貨並安裝調試完畢,1990年開始初步實施北京大學圖書館自動化系統。1998年,為了提高圖書館自動化水準,圖書館與美國SIRSI公司簽訂了引進並合作漢化其UNICORN系統的協定,不僅使系統功能得以漢化利用,還培養了工作人員對圖書館自動化系統的研究能力。

自90年代起,為了活躍圖書館學術研究氛圍,圖書館每兩年舉辦“五四科學討論會”,迄今已舉辦7屆,出版了7冊論文集,共收錄本館、分館、醫學圖書館學術論文400餘篇。更有一些研究成果獲得了學校及省部級的獎勵,如:謝琴芳等,CALIS在線上合作編目手冊(上、下),2002年獲北京大學第八屆社科二等獎,獲教育部第三屆社科三等獎;姚伯岳,黃丕烈評傳,2002年獲北京市第三屆社科三等獎;肖瓏等,數位信息資源的檢索與利用,2003年獲北京大學第九屆社科一等獎,2004年獲北京市第四屆社科獎二等獎、中國圖書館學會第二屆圖書館學情報學學術成果專著二等獎;等等。這些研究活動,極大地促進了圖書館的工作。

2002年,圖書館成功舉辦“數位圖書館時代:現狀與發展趨勢——紀念北京大學圖書館建館一百周年”國際學術討論會,並出版會議論文集(大學圖書館學報2002年增刊)。

北京大學圖書館還承擔了很多重要的研究課題,如: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地球科學SCI論文產出與影響的文獻計量分析;國家社科基金――我國信息資源共建共享的可持續發展研究、從傳統圖書館到數位圖書館的轉型研究;國家科技部科技基礎研究重大科技專項――我國數位圖書館標準規範研究;

這些課題的承擔充分證明了圖書館的學術研究能力和水準,這將對圖書館的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

在新技術迅速發展的情勢下,北京大學圖書館緊跟新技術的發展,並將新技術套用到圖書館的各項工作當中,數位圖書館的研究和建設是近年來圖書館研究的重點。于2000年成立的數位圖書館研究所開展了有關數位圖書館模式、標準規範(元資料、數位加工標準等)、關鍵技術、互操作層與互操作標準等的研究,並開始進行小規模套用實踐,為北京大學數位圖書館的建設奠定了技術基礎。在進行研究和套用實驗的同時,還開始進行部分項目的建設,並本著邊建設、邊服務的原則,逐步實現在校園網上提供服務,如電子資源導航系統、學位論文提交與檢索系統、多媒體點播系統,古籍拓片示範資料庫檢索系統,北大名師檔案,網路課程服務等。經過數年的努力,數位圖書館的研究和建設已經有了深厚的基礎,目前正在進行數位圖書館門戶的研究和建設,將統一檢索、統一識別、資源調度與整合等各種新技術融入到數位圖書館建設當中。數位圖書館的研究與建設為北大圖書館的現代化建設與讀者服務註入了新的活力,為圖書館的發展揭開了新的篇章。

下設分館

北京大學圖書館附屬中學分館,位于海淀黃庄的北大附中西樓北面,採用北大的管理模式,與北大圖書館的光纜聯通。圖書館分為4層,一、二層為報告廳,三層為未名廳,四層為博雅廳。大量的圖書供老師和學生借閱學習。開放時間為周一至周五10:00到17:10。三層除了有大量的圖書外,還有康幔屋,一個專門為學生設定的休閒區。其間有3個大電視,播著CCTV9和一些新聞資訊,以及一些優秀的影片。有各種各樣的沙發,讓學生在完全輕松的環境間學習。旁側還有3個討論室,是思想碰撞的平台,也是小論文寫作的最佳討論之地。

開放時間

圖書館大門和自習區:

周一至周日 6:30-22:30;

主要借閱區:

周一至周日 8:00-22:00;

寒暑假及節假日

服務時間見臨時通知;

現任領導

館長:朱 強

黨委書記:高倬賢

副館長:肖 瓏  陳 凌 聶 華

黨委副書記:季 紅

工會主席:李曉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