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夏天

北京夏天

《北京夏天》是宮曉東執導的青春校園偶像劇,曹穎,羅葳,黃海冰等參加演出。

該劇講述了發生在1996年夏天裏的愛情故事。大學裏的一群年輕人,開始了一場話劇《蒲公英》的排練。男主角卻因父親病危。匆匆離校後,再回來的劉石卻是判若兩人。

  • 中文名稱
    北京夏天
  • 製片地區
    中國
  • 導演
    宮曉東
  • 編劇
    馮俐
  • 主演
    曹穎,羅葳,黃海冰
  • 集數
    20集
  • 上映時間
    1996年
  • 主要獎項
    青春、偶像劇
  • 語言
    國語

劇情介紹

現代都市時裝偶像劇,真誠的心、火熱的激情,花樣年華的青春外表下有一個不落俗套的好看故事……北京大學校園劇社籌拍話劇《蒲公英》,女主角由英文系美麗自信的許群航擔任,她的好友兼室友陳馨兒認為男主角最適合的是化學系劉石,也告訴許群航自己對劉石的好感。

當許群航和劉石在演員招募時第一次正式見面時,才知道原來之前就在公車上偶然相遇過,並且兩人都有一絲好感。隨著演員招募的進行,話劇中各個角色都找到了適合的扮演者,喜歡陳馨兒的顧劍心扮演老實木訥的父親,校園主持人任信信扮演愛護女兒的媽媽,許群航的發小計姝扮演姐姐,校園足球隊員邵壯扮演姐姐的男朋友,女主角希希由許群航扮演,男主角遙遠哥哥由化學系的李冰扮演。

隨著排練的進行,作為導演的陳馨兒越發覺得李冰不適合遙遠哥哥的角色,更加堅定的認為劉石適合扮演遙遠哥哥,在多方勸說下,劉石答應扮演遙遠哥哥。但之後進行排練時,許群航和劉石都無法自然的演繹出希希和遙遠哥哥的感覺。他人都認為是他們不熟悉的關系,隻有許群航和劉石自己知道,有一種情愫在他們心中滋長,但是由于劉石是陳馨兒愛慕的對象,許群航一直堅守的這項顧慮。

然而,計姝也對劉石抱有好感,在一次為劉石推銷保險時,把自己的父母介紹給劉石認識,此時他才意識到,計姝把自己以什麽身份介紹給她的父母,很生氣的離開了,最終從計姝口中得知許群航對自己的視而不見是因為陳馨兒的關系,覺得主動表白。

獲得劉石主動表白之後,許群航也放下了心理包袱,和劉石公開相戀了。而陳馨兒也和顧劍心走到了一起,任信信也獲得了邵壯的心。

在一次在廣告公司老總、許群航以前眼中的大哥哥羅普音辦公室中準備晚餐時,羅普音做出愛的表白時,許群航告訴了對方已經自己已經擁有了愛情。在話劇公演前夕,劉石在家鄉教書的父親的電報,身體不適希望盡快回去看望。回到家鄉的劉石為父親辦理完後事之後,發現自己患有遺傳性心髒病。為了堅守父親的志願和理想,回到北京的劉石放棄了留校教書的機會,還用從計姝處借來的一張女孩照片,欺騙許群航是自己的新女友,讓她對自己死心。

結束話劇公演後,許群航因體力不支倒下了,眾人為了幫助她早日脫離失戀的痛苦,來到海邊度假。此時,劉石決定一個人孤單的回到老家,開始新的生活。在海邊度假時,許群航翻閱雜志時無意中看到那張劉石所謂"新女友"的照片,才明白真相,決定追隨自己的感情,帶領著同學們一起與劉石回到家鄉。

劇照劇照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許群航曹穎
劉 石羅葳
羅普音黃海冰
陳馨兒王彤
翟 爽顧劍心
濤貝兒陳羽凡
任信信高蓓蓓
高 虎 邵 壯
蘇 起 姬 姝
孫 岩李 冰
董 穎章 怡
葉 子葉 子
劉 父張雙利
衛 東許 父
許 母沈慧芬
宮 萍秦 娥
校園四兄弟陳羽凡 石洪峰 唐旭

職員表

出品人童 剛 郭少陵 李克寒
製作人劉 晶
監製黃泰來
導演宮曉東
編劇馮 俐
攝影付靖生
美術設計劉 兵
錄音王丹戎

分集劇情

第1集

我都要痛苦死了你居然還笑!" "痛苦?被人愛是件痛苦的事情嗎?" "哎呀人家在跟你說正經的呢。" "我沒有不正經呀。" "討厭!" 眼見陳馨兒的手就要落到自己的背上,許群航一側身閃開了。她一邊躲著陳馨兒的追打,一邊囉囉地笑著,直到陳馨兒對著她豎起食指--本來,這麽一對靚麗的"青春少女"在人群中就很搶眼,這會兒再這麽一笑一跑一鬧,頓時引得周圍的都看她們。許群航吐了吐舌頭,兩人拉著手低頭快速地走開了。 跳上捲動電梯,陳馨兒推了許群航一把:"瘋丫頭,還嫌看你的人少呀!" "看我?"許群航伸手捏了捏陳馨兒的下巴,湊在她耳邊小聲道:"是在看你還差不多。" 許群航的漂亮屬于那種"閃亮登場"式的,她的臉幾乎就是清新、嬌艷的典型,如同一顆清晨落在花瓣兒上的露珠,令你眼前一亮精神一振。而陳馨兒的漂亮看上去顯得比許群航平和一些,但若能定睛看上她十秒鍾,你就會發現她的美麗馥鬱如花香,能夠不聲不響地沁人心脾。 "你心平氣和地找他談談,然後心平氣和地拒絕他就是了。"許群航實在不理解,陳馨兒怎麽就為了個顧劍心那麽費腦筋。 "我跟他談?怎麽談?" "就說你和他根本不可能。" "可人家要說人家根本沒有這個意思呢?"

第2集

隨著開門的聲音,一道強烈的光柱照進空蕩蕩的禮堂。許群航和陳馨兒從門外走了進來。 她們一邊說話,一邊分頭將禮堂兩側的窗簾一個個地開啟,于是就有一束束的陽光將原來黑暗的空間照亮。而她們倆的聲音,則帶著這個特殊空間的回聲。 "你剛才說什麽?" "最新考查結果--劉石目前正在保險公司兼任保險經紀人。" "保險經紀人?" "替保險公司為客戶代理平安保險、醫療保險、重大疾病保險……" "很時髦嘛。這種勤工儉學的辦法倒是不錯。" "收入一般。" "再探再報。" "哼,我都快成了你的狗腿子了。" "我就是想知道他為什麽對我們發出的邀請不興趣?" 邵壯一臉大汗,和球一起沖進禮堂的門。 任信信在台上喊道:"邵壯同學,在這種地方看到你,差不多跟看到太陽從西邊出來了一樣。"從窗子裏照進來的下午陽光像是刻意用逆光為她勾出金色的輪廓線。 邵壯眨著眼睛說:"新鮮嗎?那就對了。" 隨著閃光燈的強烈光亮,大家頓時知道姬姝來了,而且還帶來了她的吃飯的家伙--照相機。陳馨兒托她多為劇組留下些生動的劇照、工作照。 顯然是有些昏了頭的許群航拉著姬姝來到邵壯跟前:"我來給你們介紹……" 邵壯擺擺手:"我們已經見過了。" 姬姝也同時說:"他演我的男朋友--最終被我拋棄了的。" "都比我明白。"許群航看著他們倆,"那我就不用廢話了。" 校團委書記孫老師與主管多功能廳、學校禮堂等設施的葉子老師從外頭走了進來:"嗬,你們都來啦。" 眾人一起招呼道:"孫老師。葉子老師。" 許群航忙把姬姝介紹給孫老師:"她叫姬姝,是我的國小、中學同學。姬姝,這是我們團委書記孫老師。" 姬姝:"團委書記好。" 孫老師環顧一圈:"差不多我都認識嘛。'中文之星'陳馨兒;校園主持任信信;外語系的許群航;學校足球隊的11號邵壯;數學系的李冰;這位……" 孫老師指著顧劍心直拍自己的腦袋,很歉意地表示自己一時想不起來。 陳馨兒忙介紹:"顧劍心。我們班的班代。"

第3集

姬姝騎著摩托在前邊走,留長發的歡子騎著摩托跟在她的後面。她從反光鏡裏看著後面的人,加大油門。她突然將車停在了路邊,後邊的車也跟著急剎車。姬姝腳一踩地,看著摘下頭盔的歡子沒好氣地嚷道:"我告訴過你別跟關我!" "怎麽啦?我什麽地方得罪你啦?"歡子一臉無辜地攤開雙手。 "誰讓你整天跟我的!"姬姝覺得歡子又自作多情又沒眼力價兒,本來老就看不慣他,告訴過他幾次少來找自己,可歡子就是不聽。 "別那麽橫。"歡子湊到姬姝面前,好言好語地問:"你爸又說你什麽了是不是?" 可姬姝最不喜歡別人把看成一個唯父母之命是從的人,于是一梗脖子:"我自己的事兒,跟我爸有什麽關系!" 歡子越發不理解這姑阿麼怎麽說翻臉就翻臉呀:"咱倆好好的……" "好好兒的什麽?當哥們兒的時候是好好的,可你偏偏弄得像是我的男朋友!我最膩味別人纏著我了!" "纏著你?!"歡子不愛聽了,他最看不上的是那種沒皮沒臉向女孩獻殷勤的人,一點爺兒們的骨氣都沒有:"你別說得那麽難聽。什麽時代了,還誰纏著誰,還誰離開誰活不了哇?"

第4集

邵壯本想說點什麽彌補自己剛才的無理,可看了任信信一眼,發現她並沒有什麽不高興的樣子,自己索性就不多羅嗦了。 大巴駛進校門。 任信信指著外面對邵壯說:"你看!" 邵壯看到許群航從羅普音的車上下了車,羅普音替她關上車門。 任信信指著羅普音的車問邵壯:"那切諾基是4x2的,還是4x4的?" 邵壯好沒氣地哼了一聲:"愛是什麽是什麽!" 任信信看了邵壯一眼,高聲對大巴司機說:"師傅,停一下,我在這兒下車。" "許群航--"任信信站在樹蔭下向正走過來的許群航招了招手。

第5集

"我當時是把信從門縫裏塞進去的,中午的時候。下午,我就在排練場門口等著。我不敢進去,隻能心慌意亂地在門口等,我想假裝從這裏路過然後被他叫住……可那天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我還沒有看到他的人影。晚上,我和爸爸媽媽正在家裏看電視,他突然來了,身後還帶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大哥哥讓我管那個女孩叫大姐姐,還對我爸媽說那是他的女朋友……" "我想我在最初的一剎那,感受到的是一種從來沒有感受過的悲憤--大哥哥怎麽就會有了女朋友了呢!但是馬上,我開始不安起來,這不安幾乎達到了恐懼的程度--我想起了下午才塞到大哥哥門裏的那封信……" "那有什麽可恐懼的?" "不不不,如果你看到他們兩個人相親相愛的樣子,看到他們兩個站在一起是那麽般配和諧……"陳馨兒把頭埋進雙膝。 "那就說明,你的大哥哥和那個女孩肯定不是剛剛認識的。這種事情你怎麽就會不知道呢?" "真的不知道。當時他們說下個月就要結婚,連我媽都吃驚。"

第6集

羅普音掏出出筆和卡片順手色勾畫著:"第一個鏡頭,一個人在沙漠裏迷了路,特別艱難地走著,幹裂的嘴唇,蹣跚的步履……驕陽似火;第二個鏡頭,一家座落在沙漠邊上冰果店,又清涼又舒適;第三個鏡頭,那個迷路的人看到冰果店,踉蹌地沖了過來。第四個鏡頭,一雙又黑又髒的手扒住了冰果店的櫃台,接著,那個迷路的人腦袋從櫃台後面露了出來,他問冰果店的老板:'有AA牌飲料嗎?'。第五個鏡頭,老板搖搖頭,表示沒有AA牌飲料,同時指了指身後一大排各式飲料。" 許群航已經醒悟:"第六個鏡頭,迷路者看了一眼那一大排飲料,搖著頭帶著遺憾的表情轉身離去。" "完全正確。這就叫作'AA'牌飲料不可替代!" "逆向思維?"許群航看出羅普音已經有了想法,扭身熟練地啓動電腦。

第7集

"是你做得不對你知道嗎?你高尚了,可這對于我對于他包括對于你自己都不公平。我不明白你跟我在一起那麽長時間了,怎麽會連這麽一點最起碼的了解都沒有,你是想讓我在不自覺的時候充當你愛情的絆腳石嗎?" 許群航囁嚅地:"可是……馨兒……你知道……" "什麽都不用說了。"陳馨兒看著許群航,伸手替她理了理額前的頭發:"去吧。無論你做什麽,都不用對我說什麽'愧對友情'。我想我再也不會找到比你更好的朋友了。" 許群航一把摟住了陳馨兒:"你真是這麽想的?" "你不相信?" "相信!我相信!" 陳馨兒拍了拍許群航的肩膀:"別在這兒亂表情了,該幹嘛幹嘛去吧!"

第8集

麥琪正幫著陳馨兒化妝,許群航回來了。 "臭美什麽呢?"許群航湊到鏡子前面。 "今兒高興。"陳馨兒說。 "哎,我記得你從前總是在不高興的時候才'倒飭'呢。" "過去是過去,現在是現在。" 麥琪說:"人家跟顧劍心有約會。看電影去!" "噢,"許群航幅度很大地點頭,自打知道陳馨兒和顧劍心好了,許群航真是打心眼裏替他們高興。 "什麽電影?"許群航又問。 "吳天明的《變臉》,陳逸飛的《人約黃昏》,趕上什麽看什麽唄。談戀愛嘛,重要的其實不是看電影,而是尋找兩個人一起去看電影的感覺。"陳馨兒一副"大言不慚"的樣子。 許群航故意地嘆了一口氣:"唉,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第9集

許群航坐在客廳裏一邊幫母親剝著豌豆一邊跟母親說著話:"……劉石在了陝西長大,父親是山東人,母親是四川人,都是我們學校數學系畢業生……等到給他們落實了政策,劉石已經出生,一家人也在那兒待慣了,就沒走。現在他爸爸是那所鎮屬中學的校長,他媽媽早就去逝了……" 好差不多把從劉石那裏聽到的全部都跟媽媽學了一遍,可媽媽隻是淡淡地"噢"了一聲。 "'噢'是什麽意思呀?人家跟您描述了半天……您覺得這個人怎麽樣?" 方榕一直不希望有這樣一天--女兒從學校回來,向自己隆重推出一個從來不認識的小伙子。關于女兒的終身大事,她是有一些打算的。可現在女兒盯著自己,她也隻能先設法把它大事化小。于是反問道:"我覺得他怎麽樣有什麽要緊的嗎?我又不跟他一起排戲。" "哎呀媽--我說了這麽半天您還不明白呀!"

第10集

許群航把劉石介紹給自己的父母:"我爸爸。我媽媽。" 劉石有禮貌地:"叔叔好。阿姨好。" 方榕面帶微笑,但目光卻是審視的。 許群航把劉石帶到沙發前:"別客氣,我們家沒有那麽多的講究。" 許維弘非常熱情地招呼劉石:"來,坐坐坐。" 許群航去廚房拿飲料。許維弘坐在劉石身邊:"聽說你跟小航一起在排一個話劇,你演男主角?" 劉石點點頭:"本來隻是試試……" "好哇,在我印象裏頭,大學裏的文藝積極分子一般都出在文科,結果你這個學數學的居然比他們演得都好。" "沒有,大家演得都挺好的。"

第11集

許群航的眼睛裏露出戒備:"你想對我說什麽?" 羅普音一愣:"我……隻是覺得……你剛才提到你媽媽時候的口氣……有點不夠恭敬。" 許群航的表情綳了起來:"不是我媽媽讓你跟我談什麽吧?" "不是。"羅普音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麽都不能講的,否則,馬上就會失去許群航的信任和友情。 "不是就對了。要不然我會從你兒辭職的。"果然,許群航提出了警告。 "你別嚇唬我,能找到你這麽一個合適的助手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羅普音打著哈哈。 許群航看著羅普音:"我媽媽有沒有告訴你,她不喜歡劉石?" 關于這個問題,羅普音覺得今天什麽也不要接著談了:"你媽媽……好像隻跟我說過關于怎樣下面條。" 許群航笑了。她正要說什麽,發現鍋裏的水溢出來了,忙上去掀蓋子,結果燙了手,鍋蓋也應聲落地。 羅普音搶上一步把火關小,抓過許群航的手:"燙著了吧。" 許群航抽回手含在嘴裏,苦著臉說:"都是你攪和的!" "趕快,"羅普音飛快地開啟櫥子拿出醬油瓶:"抹點醬油。"

第12集

正在這時,許群航一路喊著"劉石"跑了進來,手裏高高舉著一封信:"你的信,陝西來的。"她剛才路過收發室的時候看到的。 "我爸爸來信了!"劉石高興萬分地接過信,愣了一下:"這不是爸爸的字型。是秦娥姐的?"劉石一邊說一邊開啟了信,飛快地看著。 許群航發現劉石臉色不對:"你怎麽了?" "秦娥姐寫的信,我爸病了。重病。已經住院快一個月了!" "秦娥姐沒說你爸爸得的是什麽病?" 劉石看了一眼信:"隻說病很重。" "那怎麽辦呀?" "請假回家。" 許群航以及陳馨兒、姬姝、邵壯、顧劍心以及李冰等人來為劉石送行。幾個人站在"北京-西安"的列車前面。

第13集

羅普音終于有機會說出自己的故事:"照她所學的專業,照著當年她的工作環境、生活狀態包括我們倆的關系,她沒有必要一定要出國,可她還是一定要出走,那我就隻能認為她並不像我一樣看重我們兩個人所共同擁有的那種日子。至少,在她心裏,出國機會比我的存在更具有吸引力。與其讓她背著我的影子走,還不如從此分手,這樣,無論她在國外混得怎麽樣,都不需要對我負責……" 許群航覺得難以置信。 羅普音繼續解釋道:"比如說,混得特別不好的時候,或者,混得特別好的時候,總免不了需要一個可以幫助她的男人。我何不在此之前就還她一個心靈上的自由呢?" "她就同意了?" "她是個理智型的女人。她說在我還給她一個自由心靈的同時,她也還給了我一個。" "這倒也不錯。要是所有的人都能夠像你們倆一樣這麽瀟灑地對待戀愛,世界上就不會有那麽多痴男怨女了。"許群航的話裏多少有點譏諷的意思,在她這個年齡,不太願意接受用這種口吻講述的愛情。 羅普音顯然是聽出了許群航的言外之意,他搖了搖頭:"看來你還是不了解我。"

第14集

羅普音和章怡走下車,兩人都沒有說話。 校園內,學生們三三兩兩,匆匆忙忙。 章怡的眼睛充滿渴望地四下看著,仿佛要將校園裏的一切都吸到自己的眼睛裏,印在自己的腦海裏。 一個騎腳踏車的學生在她身後搖鈴,這才驚醒了她。 羅普音伸手拉著她往路邊靠了靠:"感覺如何?" "校園依舊。" "跟我第一次回來的時候感覺一樣。正所謂'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學校就是這樣,不是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而鐵打的校園流水的學生。" "我原來以為你沒準兒會很傷感,沒想到這個時候你居然還能幽默。" "練出來的。要不是學會了自己找樂子,這些年大概也就隻剩下傷感了。"

第15集

"群航……"劉石感到自己的喉嚨緊了一下,此時他真想把群航擁在懷裏。可是……"群航,有三個字一直是我想對你說卻又不願意說的,因為它被太多的人給說濫了。可這幾天我卻常在心裏對你說。知道是什麽嗎?" 許群航閉了閉眼睛,甚至有一種頭暈目眩的感覺:"我知道。" "請你記住我心裏的這句話。" 許群航閉著眼睛,點著頭。 劉石在這邊也閉了閉眼睛:"再見,群航。" "可是……"群航一時真不舍得放下電話,但一想到劉石一定還有許多事情要忙,自己少耽誤他一會兒也許他就能早一點回來,所以連忙說"你去忙吧。" "替我問大家好。"劉石掛上電話。 秦娥問劉石石:"你對群航說了嗎?" 聽秦娥這麽親切自然地說出"群航"這兩個字時,劉石的心裏為之一動,就像是自己的親姐姐一樣談論著弟弟的女朋友,那麽自然隨便,她好像知道自己對許群航的感情有多深。

第16集

劉石覺得應該給群航一點時間自己想想,所以默默地離開房間。 許群航剛剛把臉擦幹凈,陳馨兒一路著沖進了門:"群航,簡直太意外了!你還記得嗎?"陳馨兒連珠炮似地:"我還記得我當時已經找好的工作丟了,正沒著沒的時候,系裏通知我由系我把分到了一家戲劇雜志……跟天上掉餡餅一樣的好事……你還記得嗎?" 許群航沒精打採地:"記得。" "你猜,這個工作是誰給我的?" "不是系裏嗎?" "系裏也得先有一個指標要人的單位才能分呀!" 許群航看著神採奕奕的陳馨兒。

第17集

許群航在已經被反鎖了的自己的房間裏敲著門:"讓我回學校排練!" 方榕坐在女兒房間外面的一把椅子上,以沒商量的口氣說:"不可能,你就是演戲演出了毛病!" "我這兩天就要考試了!" "考試的時候我會專門送你去的!"顯然她是把什麽都事先想好了的。果然許群航的態度就是她所預料的,完全不可理喻。 許維弘站在方榕旁邊又氣又好笑地說:"你、你竟然能想出這一招兒!" 方榕沖著丈夫:"都是你慣出來的!" 許維弘並沒有退縮:"你以為你能把她永遠鎖起來?" "鎖不住也要鎖,這是對她的懲罰。從小到大,我們太順著她了!" 許群航在裏頭喊:"你要再不開門我就跳樓了!" 方榕紋絲不動地說:"你不會的。" "你說著了。"許群航使勁擂了一下門,然後返身躺在了床上,心裏有些泄氣嘴上卻不示弱:"我留著性命還要去做山村女教師呢!"

第18集

方榕悄悄地拉了丈夫一把,順勢道:"唉,還是女兒才是貼心肉。你呀,還不如女兒明白呢,我這麽大一個人要不是成心的,好好的怎麽也不會大白天的煤氣中毒呀!" 許維弘一愣,隨即明白了方榕的意思,看了許群航一眼沒有再說什麽。 一直放心不下的劉石,隨後也趕到了醫院。他在跟門衛請求著:"我就進去看一眼……" 門衛是個倔老頭:"這都幾點鍾了?明兒再來吧!" "我就是不放心才這麽晚趕來的。現在也不知道病人到底脫離沒有脫離危險,您就讓我進去一趟吧。" 門衛上下打量著他:"我怎麽知道你說的是實話?院裏頭可是規定晚上禁止探視病人……" "我沒事兒跟你說這個慌幹什麽……"

第19集

許群航往前走了兩步,突然拍拍自己的腦袋:"都高興暈了,我們還是先去禮堂吧,他們肯定全都在那兒,這幾天全都在等你一個人。" 陳馨兒繼續指揮著舞美工作。顧劍心拿著暖瓶給陳馨兒的杯子裏倒好了水。 陳馨兒一邊對調光的人喊著,一邊走過來拿起杯子喝了一口。 "嗯?"陳馨兒一愣,扭頭看著顧劍心:"水裏面放了什麽?" "紅糖。" 陳馨兒有點不好意思地:"誰告訴你要放紅糖了?" "醫生說的。"顧劍心說完,也覺得挺不好意思,馬上結結巴巴地找補了一句:"對身體有好處。" 陳馨兒笑了笑:"你呀,將來誰要是嫁了你可真夠有福氣的。" 顧劍心抬起頭看著陳馨兒:"這個有福氣的當然是陳導演了。"

第20集

一年後,北方大學數學系錄取了6名碩士研究生,其中有一名是被免試特招的,就是劉石。 于是,在1997年暑假開始後的第五天,歡天喜地的許群航以及陳馨兒、顧劍心、任信信、邵壯接到了剛下火車、膚色微黑卻神採奕奕的劉石。當他們一伙人有說有笑地走出北京西站的時候,忽聽身後傳來機車的聲音,眾人回頭看去,隻見一身黑色短打扮、戴著又圓又小的黑色太陽鏡和黑色頭盔、模樣很"酷"的姬姝, 正一邊向眾人招手一邊從身後拿出一塊牌子,牌子上寫著"歡迎遙遠哥哥歸來"。又是一個北京的夏天--夏天的熱烈彌漫在陽光裏、彌漫在空氣中、彌漫在深綠色的樹葉上、彌漫在人們赤裸的肌膚上……更彌漫在劉石和許群航彼此纏繞著的愛的目光裏……

精彩對白

劉石)愛錢並不等于拜金。隻要這錢是勞動所得,隻要我們學會恰如其分地支配錢而不要被錢所支配。我是說,錢的最大好處是可以讓我們去完成一些心願,比如說,拿錢孝敬父母;去回報那些幫助過自己但卻需要我們幫助的人。到了我們這個年紀,不應當再被別人養活了,而應當有能力為別人盡責。

錢在沒有靈性的人手裏會有銅臭味,反過來,有靈性的人會賦予錢以靈性,就好比恩格斯的錢幫助馬克思寫出了《資本論》;列奧的錢幫助梵穀畫出了那些無以倫比的畫。你能說這兩有錢人沒有靈性嗎?

錢甚至可以拯救靈性。你知道有許多人本來是充滿靈性的,但成年累月甚至長達一生的讓人喘不氣來貧窮卻扼殺了它們。並不是沒有錢的人就高尚,相反,有了錢,通過良好的教育和良好的生活環境熏陶,人的貭素是可以提高的,也許本來有可能高尚的人真的就由此變得高尚了……

(劉石)就如同說'一個人不可能再次跨入同一條河流'。人的每一天,每一個時刻,都是不能重復的。隻有相似而沒有相同……就像我曾經想要再找回一次我聯考之前在田野裏度過的那一個傍晚……但是沒有,雖然地點相同,但時間不同了,人的心情不同了,感知的內容也不同了……在明白了這一點之後,我開始真正懂得珍惜今天,珍惜此時此刻--每個此時此刻。因為昨天的一切已經過去了,所謂'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而明天的一切是沒有到來的未知;握在我們手中的隻有今天。隻有此時。如果我們能讓每一個此時都沒有遺憾,累積起來,我們就會擁有一個充實的人生。

(劉石)想想這個道理,如果我愛的人除了我,別的人誰都不喜歡她,那我是不是也應該懷疑一下我的眼光呢?反過來,如果天下的男人都對我所愛的人如痴如醉,而她卻隻愛我一個,請問,誰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呢?

(劉石)我相信那句話,人必須活著,愛情才會有所富麗,可活著如果忘記了責任,聽不見愛情以外的心靈召喚,不是也等于把人生的要意全盤疏忽了嗎?

(劉石)生命如同一張金額有限的磁卡,時間的'長途電話'總會在新年鍾聲響起來的時候,為所有的磁卡打上一個'不再重復使用'的圓孔。生命磁卡在我們每個人的手中,誰也不知道上帝賜予的金額數目。每一個人,從生命開始的那一刻起,便註定進入了一種不斷損失的'倒計時'狀態,誰也無法預知自己的大限之日將在什麽地方……

音樂原聲

插曲一

最後一集中,許群航傷情地唱著,隨即發現了羅普音給她帶回的那本以她照片為封面的雜志裏的那張劉石"女朋友"的相片……

在劉石回陝西老家的時候,老大(陳羽凡飾)也為她唱過。

如今不如當初想象

更別提實現什麽願望

也許因為固有的天真

太多的女人是同樣下場

過多的堅強總在嘴上

剝開內心卻一片凄涼

說是你要走就走吧

誰不願把心愛的人留在身旁

請你不要丟下我 你不要丟下我

別讓我一個人承受愛的折磨

其實女人最怕失落 害怕黑夜一人過

如果要走隻求別說是我的錯

請你再最後抱抱我 最後再抱抱我

別讓我一個人掙脫愛的枷鎖

其實女人需要不多 隻怕黑夜一人過

如果真要走也該讓我知道是為什麽

插曲二

不奢求什麽 不保留什麽

隻想靜靜地陪你席地而坐

夜風正蕭瑟 連星光也冷落

這樣的夜 我為你燃起篝火

有一點懦弱 有一點失落

雨打風吹 誰不是一樣難過

握緊你的手 感受彼此脈搏

縱有許多話 也不必再說

兩個人 分擔寂寞

兩顆心 共享歡樂

管他還會有多少次的錯

管他明天向哪裏漂泊

隻要你還能記得在你身邊還有個我

插曲三

為遙遠哥哥,也為劉石……

大地 這樣踏著你走

算不算真的沉默

故鄉 這樣向著你走

算不算真的執著

告訴我 哪裏該是我的方向

能夠找到夢想

哪裏有我的陽光

能夠照亮心中昏暗的地方

我要飛 展翅高飛

讓你可以看到我心中無限美

我要飛 展翅高飛

任光陰似流水 我也要把它追

插曲四

四兄弟感動劉石回陝西任教的決定,從而激情創作出了戲劇的主題歌。

飛 飛呀飛

經歷了綠葉 經歷了黃花 經歷了黃花

飛 飛呀飛

經歷了寒冬 經歷了酷夏 經歷了酷夏

我是陽光之子的金色花瓣

照著理想的圖案自由描畫

我是大地母親的青春音符

向著未來的天空激情揮灑

走過了風 走過了雨

走過了海角天涯

千山萬水 千萬裏

尋找熱土生根開花

插曲五:

輕手輕腳 我們告別昨天的懷抱

輕手輕腳 像情別一對籠中相思鳥

輕手輕腳 用愛和希望搭起心靈的橋

輕手輕腳 我們相約在明天記憶裏

插曲六:

你像一爐碳火 我的面頰總被你映紅

你像一檔烈酒 我的血液總為你奔涌

你像一道美景 我的眼裏總有你的背影

你像一支魔杖 我的神經總被你牽動

躁動的季節裏啊 隻有你 隻有你

如同山澗裏的清泉 悄悄的滋長著我的情

朗讀:找 找 找朋友 找到一個好朋友

行個禮啊 握握手 你是我的好朋友

小皮球 香蕉梨 馬蘭開花二十一

二五六 二五七 二八 二九 三十一

躁動的季節裏啊 隻有你 隻有你

如同山澗裏的清泉 悄悄的滋長著我的情

插曲七:

夜深時 有沒有人為你點上一盞燈

在你入夢後 有沒有人為你把手放平

當你傷心時 有沒人為你擦幹眼淚

在你失落後 有沒人把你擁入懷中

難道 你真的沒有感覺到 你對他來說是多麽的重要

難道 你真的沒有感覺到 他的愛不需要再說什麽天荒地老

插曲八:

今夜如果放開了手 害怕後悔沒有挽留

今夜如果說出了口 又害怕真的讓你淚流

莫非學會說走就走 就可以真的不再回頭

其實不求太多永久 隻要哪怕給我一絲溫柔

我說過此情不改 說過愛情本無奈 也說過一生一世給你愛

不要再害怕 不要再牽掛

一生的路讓我陪你好嗎

我說過此情不改 說過愛情本無奈 也說過一生一世給你愛

不要再害怕 不要再牽掛

一生的路讓我陪你好嗎 好嗎

插曲九:

許群航決定兩年後追隨劉石到任教,四兄弟在旁吟唱。

水連著天,天連著水,結下千條萬條的線

化成千千萬萬個圓,好比天水相連

插曲十:

第二集許群航送走羅普英,遇見劉石

如果大地每個角落都有彩燈閃爍

誰還會在夜裏遙望著天邊的星座

看螢火蟲在草叢中遊動雖然迷人

卻總不如面對著一片燦爛的星河

星河 星河……

插曲十一:

有一個可愛的姑娘

亮麗象天邊七彩霞光

她打著傘兒穿過田野

動人的歌聲隨風飄蕩

陽光是她青春的衣裳

而我這追隨她的身影的目光啊

比那夏日裏的清風

更加溫柔 更加綿長

插曲十二(當我們年輕時光):

"五四"節日,青春的面龐,閃動的光輝,歌唱著美好

當我們年輕時光

在美妙的五月早上

你說過你愛我

當我們年輕時光

青春之歌在唱

讓音樂還沒帶憂傷

你說過你愛我

當我們年輕時光

你說過你愛我

我們倆擁抱向往

也流淚也歡笑

從此後天各一方

當春之歌又唱

又回憶起五月早上

別忘了你愛我

當我們年輕時光

當我們年輕時光

影響

《北京夏天》一個讓我記憶深刻的電視劇,在這個炎熱的夏天,重溫一遍,感覺依舊。劉石質樸而真摯的情感,無私奉獻的精神,許群航幹凈而純真的笑顏,為愛情奮不顧身的勇氣,都一遍遍的打動我的心。他們的愛情讓我感動,也讓我心碎,這麽多年沒有哪一個青春校園片能比《北京夏天》更真實,更讓人牽腸掛肚。我愛他們每一個人,他們就像一個個鮮活的人兒,活躍在我腦海裏,我的心裏,我想隻有那種朦朦朧朧的愛情和真摯的友情才會給我們留下最深刻的記憶。

他不僅是一部電視劇,更是每個人的夢想,他給我們帶來憧憬,讓我期盼大學的美好,甜蜜的愛情,真摯的友情,奉獻的精神,一切都真實的展現在眼前,我想這就是他能走進人們心裏最重要的地方。

相關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