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城牆

北京城牆

北京城牆原有4道城牆,城中心的皇宮外有紫禁城,其外又環以更大的城牆,稱之為皇城,外面還有周長24裏的內城,另外還有南邊的外城。北京古城牆已有幾百年的歷史。始創于元代,建成于明代,沿用于清代至民國,經歷了七個世紀之久。北京的城牆是保留還是毀滅的爭論結果永久地改變了古都北京的歷史風貌。

  • 中文名稱
    北京城牆
  • 外文名稱
    beijing wall
  • 歷史
    歷時長
  • 起源
    始于元代
  • 面板
    古城牆呈“凸”字形
  • 周長
    24公裏

歷史沿革

四代古都

北京歷史變遷圖金取代遼後,1153年從上京遷都燕京,改名為聖都,不久又稱中都。元滅金後,忽必烈于1267年在東北郊外以積水潭為中心另建新城,為北京城奠定了基礎。1271年忽必烈改中都為大都,並從上都(仿內蒙古正藍旗上都郭勒)遷都于此。

1403年,明成祖朱棣北平為北京,北京之名即由此始。1406年朱棣下詔遷都北京並下詔建宮殿,修城垣,1407年開始建設北京宮殿、壇廟。1419年將北京南城牆南移500多米,建在今天的前三門一線。重建的宮城分宮城、皇城、內城和外城四重。宮城又稱紫禁城,周長6裏,城牆高7.9米,內外磚砌,外圍護城河,四隅角樓,巍然高聳。清依舊製。永樂時于四周各闢一門:南曰午門;北曰神武門;東曰東華門;西曰西華門。午門位于宮城南牆正中,始建于明永樂時期,建築規製較宮城其他三門大得多。午門是皇權至上的標志之一。神武門是宮城的北城門,與午門同在紫禁城中軸線上。原名玄武門,清時避康熙皇帝玄燁之諱,改名神武門。東華門位于宮城東牆偏南處,與西華門相對。東華門、西華門的城台、城樓形製均與神武門略同。西華門位于宮城西牆偏南處,與東華門相對。清時官員進宮辦事或覲見出入西華門,並須在西華門外下馬或下轎步行出入。

布局

皇城是保護紫禁城的外圍城牆,主要屬于內務府專伺奉紫禁城的後院。始建于1417年,城垣較元代蕭牆向外擴展,西南缺角,呈不規則方形,周長近11公裏。牆用明城磚砌築,塗紅土,黃琉璃瓦覆頂。在官修的書籍中,天安門為皇城的正門。天安門位于皇城南垣正中,明清時期是皇城正門。明稱"承天門",意為皇帝"承天啓運,受命于天"。清初改建,並易名"天安門"。在天安門、地安門、東安門、西安門中,僅天安門得以完整儲存。北京內城是明初在元大都城垣基礎上改建和擴建的。1436年修築京師九門城樓、箭樓城垣、橋閘,此後在城垣內壁加砌磚石,至此內城建製趨于完備,奠定了清代北京的內城城垣格局。內城周長23.3公裏,東、西、北垣各建二門,南垣建三門,四隅各建角箭樓。明清北京城的一大特色,就是其嚴謹的城市布局。以紫禁城為核心,外圍皇城、內城、外城等四道城池組成。四道城池的正中線是從南到北,由一條近8公裏的中軸線所貫穿。北京建都八百餘年形成"裏九、外七、皇城四"的"凸"形城市規劃形製和格局,整個建築群體庄嚴凝重,層次鮮明,氣勢宏偉。明嘉靖以前,北京尚無"內城"之說,而是稱之謂"城"、"大城"。歷經明初數次改建,嘉靖年間修建了外城,于是出現內城、外城之別。北京的老城牆至明永樂年間開始,屢經修繕,歷經滄桑。崇文門至東南城角樓一段,是現存唯一的一段明北京內城城牆,連同明北京城東南城角樓,構成明清城牆遺址比較集中的地帶。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市政府對明城牆進行了全面修葺。已建成北京明城牆遺址公園,總面積約15.5公頃,其中城牆遺址及城東南角樓佔地3.3公頃。

基本概況

北京古城牆已有幾百年的歷史。始創于元代,建成于明代,沿用于清代至民國,經歷了七個世紀之久,古城牆已不見蹤影,被二環路替代蜷曲在老地方。古城牆呈"凸"字形,城牆周長24公裏,牆基寬24米,牆高8米,全部為板築夯土牆。細心的人會發現,古城牆沒有西北角,即二環路沒有西北角,西直門東直門路線有所不同,西直門路段就像方形桌子被砍去了一角。據史書記載,巍巍北京古城牆在元代時是方方正正的,此所謂"城方如印"。到了明代,內城、外城和皇城均有缺角現象。內城沒有西北角,破壞了北京城整體的對稱性,從整體布局上看,似有缺憾之處。

古城牆沒有西北角古城牆沒有西北角

為什麽古城牆沒有西北角?這是長久遺留下來的不被普通百姓所熟知的一個謎。歷史學家和社會學家從卷帙浩繁的史書中尋找謎底,原由事理各有所雲,但這個缺角之用意則異曲同工。我國著名的地理學家侯仁之教授在20世紀50年代曾這樣解釋,當初城牆是按矩形設計的,工程設計師們千方百計地想把矩形圖案的對角線交在故宮的金鑾殿上,以表示皇帝至高無上的中心地位。但由于自然原因,最終還是偏離了金鑾殿。為避免殺身之禍,他們隻好去掉一角,這就是西北角。

另有相傳,明朝建築北城牆時,西北角修建為直角,但不知何故,屢建屢塌,前後百年間,不知道修建了多少次。出于無奈,最後建為斜角。

社會學家對這一自然現象有一番傳統觀念上的解釋,我國古代有一種說法,認為西北方向是個缺口。如西漢劉安寫有《地形訓》,認為大地八方有八座大山支撐著天體,其中支撐西北方向的山叫不周山。《天文訓》講八方吹來八風,西北方向吹來的風稱不周風,東漢班固解釋為不周就是不交之意。按這種解釋,西北兩個方向不應該互相連線,而應缺口。

歷史描述

蒙古兵劫掠 北京如同不設防 定西侯建議 八十八年才落實--- 1476年8月28日(明成化十二年八月初十),執掌左軍都督府的定西侯蔣琬上奏朝廷,提議加築北京外城。蔣琬的意思是:北京沒有外城的保護,難免會受到胡虜的侵犯,希望皇帝最好還是效仿太祖建設南京城的樣子,來個外加固比較保險。

北京成為都城是忽必烈有眼光

蒙古兵在馬上打下了金朝的中都城,大概那時蒙古貴族還沒有想好是不是要在這裏常住下去,所以兵荒馬亂中,金朝統治者花了不少銀兩建設的中都皇宮被大火焚燒,落得個"瓦礫填塞,荊棘成林"的下場。

40多年以後,成吉思汗的孫子忽必烈繼承了汗位,憑著一統中國的雄心,決定把蒙古的都城遷到這裏。中統元年(1260年),忽必烈到達燕京之後,並未因原宮殿破廢而苦惱,而是很舒適地住在"燕京近郊"。第二年,他下令修繕湖水(大抵是今天的中海和北海,南海尚未形成)中的一個小島,稱瓊華島。瓊華島儼然承擔了新都的責任。

瓊華島水域上遊就是高梁河,後來經過人工疏浚,在湖泊的東岸積土成島。當年蒙古兵圍攻中都,這裏因在中都之外,幸免遇毀,宮殿也儲存完整,自然也就成了忽必烈的首選之地。

數年以後,以這個島、這片湖為中心,富麗堂皇的皇城逐漸成型。湖泊東岸,是屬于皇帝的"大內",也是紫禁城的前身;湖泊西岸,分別是太子和皇太後居住的隆福宮、興聖宮。皇城之外的大城,呈方形包繞。

明朝重建北京城

傳說劉伯溫得罪龍王

無論是建都還是修殿,依靠充足的水源是必須的。從最初的薊城到金中都,北京城依托著蓮花池水系成長起來,但是由于自然條件的限製,蓮花池不能滿足越來越多的需求。而註入瓊華島湖泊的高粱河水系卻看起來源源不斷。

元大都雖然建得好,但不怕花錢不怕費時的明朝皇帝,因為迷信風水,還是決定把元大都拆了,把大城門改了,重新增北京城。

老北京傳說,當年劉伯溫帶人修建北京城,施工的時候不小心挖著了龍脈,龍王爺一怒之下要把北京城的水都收回去。龍王一家扮成小販來到城裏,想讓龍子把城裏所有的甜水吸幹,龍女把所有的苦水吸幹。吸來的水裝在兩個水簍裏,龍王就拉著水簍從西直門出城。劉伯溫知道了龍王的計畫,著急上火,手下的匠人高良自告奮勇去追趕。一口氣追到了玉泉山才勉強趕上水車,匆忙中,他想起了手中還握著一把紅纓槍,一槍下去,偏偏苦水流了一地,甜水像是有了靈性,自己鑽進了玉泉山。據說從此之後,北京城的地下水就成了苦水,要想喝甜水,就得去玉泉山。

被蒙古兵搶急了

蔣琬提議88年後成現實

朱元璋時期,明定都南京,到朱棣奪權後開始大規模修繕北京城。明代中後期,北京已經發展成為繁華都市,但是缺乏抵御外敵的能力。北方蒙古族甚至能沖入城內。

到了1476年,定西侯蔣琬終于鼓起勇氣上奏,要求在北京城外面再修一個外城,可這個建議在當時沒有付諸實施。

明世宗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蒙古俺答部兵臨北京城下,肆意暴擄之後從容而退,史稱"庚戌之變"。北京城眼見著成了軟弱的綿羊,被人蹂躪。

世宗和他的大臣們想起了蔣琬的提議,1564年,修築了包圍在南郊一面的外羅城,也就是舊時所說的北京外城。原計畫環繞北京內城四面都加築外垣,但是三天兩頭被蒙古騷擾的明朝政府實在是財力不濟,隻好先修南郊的城牆再說。如此一來,北京城在平面上構成了特有的凸字輪廓。人們所講的北京內外城漸次成型。內成九門,外城七門基本延續至今。

種類介紹

紫禁城

紫禁城佔地72萬平方米,有宮城高牆環繞,城高10米,厚6米多,成長方形,南北長961米,東西寬753米,周長7.263公裏,城外還有寬52米的護城河,又名筒子河。城四邊都有高大的城門樓,南面叫午門,北面名神武門,東邊稱東華門,西邊為西華門

老北京城阜成門、宣武門老北京城阜成門、宣武門

皇城

始建于明永樂年間(1406-1420年),用磚砌成,外塗朱紅色,牆頂覆黃琉璃瓦,周長9000多米,高6米,厚2米,頂部厚1.73米,南為大明門(清代改為大清門,民國時叫中華門),這是皇城南大門,東有東安門,西為西安門,北邊初名北安門,清代改為地安門。民國時大部拆除,現僅存天安門兩旁各一段。皇城東為南池子、北池子、東黃城根,西為南長街北長街、西黃城根。

內城

明太祖1370-1419年建造,周長24公裏,共有9個城門,老北京說的四九城,就是指東西南北四面城牆和九個城門,二十世紀70年代因修建捷運而拆除。

老北京城永定門老北京城永定門

外城

明代時,正陽門外人口增多,為犯外族的侵擾,嘉靖32年(1553)給事中朱伯辰上書說,城外人口激增,應添修外城。北京城郊尚遺存有金、元城故址"周可百二十公裏"如能"增卑補薄,培缺續斷,可事半而功倍"。

存廢之爭

簡介

50年代初期,北京的城牆是保留還是毀滅的爭論結果永久地改變了古都北京的歷史風貌。一種觀點斷定,城牆是古代防御的工事,現今已完全失去了它應有的作用,並正在日益阻礙和限製著城市交通的發展……另一種觀點則是專家學者的聲音。著名建築專家梁思成和其學生羅哲文和留英建築專家陳佔祥提出了"梁陳方案"。該方案建議,在北京城西再建一座新城,而長安街就象是一根扁擔,挑起北京新舊二城,新城是現代中國的政治心髒,舊城則是古代中國的城市博物館。

梁思成力保北京城牆未果梁思成力保北京城牆未果

"梁陳方案"

著名的歷史地理學家侯仁之先生也認為,有一條被世界公認為"奇觀之一"的萬裏長城。首都也有儲存得比較完整的城牆與城門,同樣是工事宏偉的古建築,顯示了古代勞動人民的創造力……

著名建築專家梁思成被日本人恭敬地稱為"古都恩人",因為他在二戰時期曾成功地勸阻了美軍對奈良和京都轟炸。這一次他為保護自己祖國的古都而呼吁:在世界上封建時代名都大邑中,北京城是唯一得以完整保留下來的。所以對它的保留具有保護世界文化遺產的意義。他建議,把寬闊的城牆頂部開闢為登高遊覽的地方,同時把牆外的護城河加以修砌,註以清流,對兩岸進行綠化。這樣就可以把北京舊城的周圍形成一個具有極大特色的環城立體公園。他斷言:如果拆掉北京城牆,五十年後一定要後悔!

毀滅

然而,決策者們沒有聽從學者們的忠告。就算1949年的圍城期間一再與國民黨守軍談判的目的之一就是爭取不用戰爭毀滅一個歷史悠久的完好古城,但古城牆完好地留下來了,古城牆卻又緊接著被人為地拆毀了。五十年光陰似水流過,古城牆早已灰飛煙滅。西直門、東直門、宣武門、安定門、永定門一路拆過去,47座城門城樓、箭樓和角樓,如今僅有3座殘存。當西安市于1983年開始將古城牆建為一座具有古都風光的大型環城公園時,有關"建于明代的西安城牆,是迄今我國儲存最完整、規模最宏大的古城之垣。他們不僅要保護好這一中華民族的瑰寶,給子孫後代留下一份寶貴的文化遺產"的見地,不知是否使當年毀滅北京城牆的決策者們有所後悔。

幸存的遺跡

如今,當中外遊客探索古都北京的城市歷史時,這裏僅餘幸存的遺跡:在今廣安門外的鳳凰嘴村一帶還保留了一點金代中都城的城牆的殘跡;元大都城的城牆即上城已被列為北京市重點古建文物保護單位,並已建成為"元大都城垣遺址公園";明北京內城西城牆南端遺跡也進行了修復。此外,正陽門、箭樓、德勝門箭樓和東南角樓經過整修之後,也總算為這座歷史文化名城提供了些許實物見證。

​拆除始末

北京城的損毀早在清末就開始了。首先是義和團運動和八國聯軍入侵北京時,正陽門城樓和箭樓(1903年被清政府修復)、崇文門箭樓和朝陽門箭樓被焚;然後是北洋軍閥統治時期為修環城鐵路又拆毀了幾處瓮城和箭樓;日本佔領時期和國民黨統治時期也有不同程度的損毀。但直到解放前夕,北京城的內城還是基本完整的。

1948年冬季,北京城已經被人民解放軍圍得水泄不通,當時攻城部隊曾派一名幹部密訪建築學家梁思成,向他請教城裏有哪些著名建築和文物古跡需要保護,以便攻城時避開。梁思把北京重點文物的位置準確地標在了北平軍事地圖上,據說毛澤東曾要求攻城部隊註意保護古跡,對照這幅地圖進行精確的攻擊練習。1949年初,傅作義投誠,北京和平解放,北京城幸免于戰火的摧殘,得以完整地迎接新中國成立。

然而,費盡周折幸免于戰火的北京城,在和平建設時期卻受到了更大的破壞。新中國成立後,建設北京的指導思想是把北京建設成工業城市,毛澤東曾在天安門城樓上說過,以後從這裏望過去將看到一片煙囪。此後,北京市的城市規劃也都是在這樣的指導思想下進行的,舊城保護沒有受到重視。在這樣的情況下,梁思成為徹底保護舊城,提出了一個另建新城的方案。1950年2月,梁思成和建築學家陳佔祥一起提交了《關于中華人民政府行政中心位置的建議》,提出在舊城外西側另闢新區,作為新中國的政治心髒;一條便捷的東西幹道連線新舊二城,如扁擔一樣擔起中國的政治心髒和中國的城市博物館。這份"梁陳方案"提出後立刻被否定,1957年,陳佔祥因此被打成右派,而梁思成因彭真的提前保護,才免遭厄運。

從1952開始,北京外城城牆被陸續拆除,辦法是組織市民義務勞動,或動員各單位拆牆取磚取土。幾年內,北京外城的牆被全部拆除,內城的牆被拆了一半,留下一半。1953年5月,為改善交通決定把朝陽門和阜成門的城樓及瓮城拆掉,交通取直線通過。1954年,中軸線上的地安門被拆除。1956年,永定門城樓周圍城牆被拆掉,1957年,永定門城樓箭樓被拆掉,拆除的理由是"妨礙交通"。1959年,修建天安門廣場和人民大會堂工程中,中軸線上的中華門被拆除。1965年7月,捷運工程開始動工,內城城牆的拆除工作也隨即展開。1969年,內城城牆在修建捷運和備戰備荒中被徹底拆除掉,城磚大多都用在了"深挖洞,廣積糧"的全民工程設施上。

外城城牆

1553年(明朝嘉靖三十二年)間增築。又稱"國城"、"外郭"。城牆長28裏,高7.5米至8米,底寬約12米,頂寬約9米。東南角因避讓水窪而向內曲折,被附會為"地陷東南"。嘉靖二十八年籌劃重修外城時,最初的構想為在各城門外修建關廂子城,從而形成大城居中、九座子城拱從的奇特布局。後改為環城修築外廓,南面將天壇南牆包入,然後東西兩路向北(位置大約在內城城牆外2000米處),至洪武除年被廢棄的元大都土城的東垣和西垣南端,然後從土城取土,修建北面、東北和西北三段城牆。外城總長度預計在120裏左右,與內城構成"回"字形布局,闢門十一座,南、東、西各三座,北面兩座。1550年(嘉靖二十九年)開始修築前三門外的關廂城(三座獨立于城門之外的小城),但由于需要拆毀的店鋪民房甚多,民情洶懼,工程不久即停止。1553年(嘉靖三十二年)又決定利用元大都土城遺址,四面環繞修築京城外郭城。最初規劃的外城長七十裏,東西十七裏,南北十八裏,設城門十一座、敵台一百七十六座,西直門外和通惠河設定水閘兩處,其它低窪地帶設定水關八處。由于工期浩大,在嚴嵩的建議下,改為先修築南面城牆,將正陽門外的大片繁華市區包入。此議得到嘉靖帝的許可,外城工程于嘉靖三十二年閏三月開工,同年十月竣工。後因用兵頻繁,再加上1557年紫禁城大火災後明廷將財力物力集中于宮殿的重建,因此外城一直沒有再築。1564年增築外城各城門的瓮城。北京外城周長28裏(14.409公裏),呈東西寬、南北窄的扁長形,闢七門,四角建角樓四座。城牆內為夯土,外包磚石。外城城牆外層包磚1米左右,多為明代大城磚,內層包磚0.7米左右,多為清代小城磚。外城通高6至7米,頂厚10至11米,基厚11至15米。西段城牆最窄,頂厚平均為4.5米,基厚7.8米。外城城牆、城門和角樓于1951年至1958年陸續拆除。

北京城牆東北角樓老照片北京城牆東北角樓老照片

明朝城牆

公元1368年8月(洪武元年)明將徐達率兵攻下大都。明兵為便于軍事防守,遂將北城南縮5裏,另築新城牆,由此奠定了明代北京城的北界。新增的北城牆仍然隻設兩個門,東為安定門,西為德勝門。明朝洪武年間,當北平尚未成為新王朝京城時,其範圍和城牆情況變化並不巨大,但東、西、南三面的舊土牆已開始用磚包砌。公元1419年(永樂十七年)開始拓展南城牆,即從今東西長安街往南展拓到今前三門一線。自明中葉起,對城樓進行了大規模修建。修築京師九門的城樓工程,從公元1436年(正統元年)修到公元1436年(正統四年)才完工。此時的城牆不僅建築了城樓,門外還設立了箭樓,月牙城也建起了城樓。各門外立牌樓,城四端設立角樓。此外,又加深了城壕,並用磚石襯砌兩壁。城牆與壕溝均已頗具規模。原來的城垣僅外側有磚皮,公元1445年(正統十年)始將城垣內側也全部用磚加以包砌。明北京城牆開有九門,那時改定的名稱多沿用至今:北面有德勝門、安定門;南面有正陽門、崇文門、宣武門;東面有朝陽門、東直門;西面有阜城門、西直門。

北京明城牆遺址公園北京明城牆遺址公園

嘉靖年間開始了北京外城的修建。完工以後的外城,全長28裏。設門7座:正南為永定門,其東為左安門、其西為右安門;東向為廣渠門,西向為廣寧門(清道光時改為廣安門)。與內城交接的東西交接處有兩個小門,東為東便門,西為西便門。後來又增修了各門的瓮城。經實測,整個北京城牆的內城東西長6650米,南北長5350米;外城東西長7950米,南北長310米。內外城垛口總數為207725,垛下炮眼12602個。明北京城牆極富特色。其城牆外壁呈不同的傾斜度,城磚層層疊砌,形成階梯效果,而內側壁則比外側壁略微陡峭,並設有上下城所使用的馬道。內側邊緣築有女牆,其下部的方洞用作排水;外側邊緣築垛口,垛牆下部的方洞用于防御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