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帝國

匈帝國

匈帝國,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匈奴,而是歐洲的匈人。

  • 中文名稱
    匈帝國
  • 時    間
    370年–469年
  • 國    王
    狄奧多西二世
  • 地    址
    歐洲

簡介

匈帝國(370年–469年),從中亞大草原到相當于如今的弗蘭德爾從多瑙河河谷到波羅的海海濱。過去匈人曾被一些學者認定是古代中國文獻中記載的“匈奴單于國”,但沒有確鑿的證據顯示入侵歐洲的匈人與匈奴有血緣關系。根據秦漢時的漢籍史料等文獻記載,當時匈奴活躍于中國北疆境外及中亞的準噶爾盆地、塔裏木盆地、中亞河中地區和圖蘭地區。其戰鬥力和機動性較高,使他們在與對方作戰中經常佔有優勢,尤其在與一些農耕文明的民族作戰時。後來匈奴于兩漢時期屢被打敗後,匈奴的一分支北匈奴于155年被鮮卑沉重打擊下,最終于158年被丁零擊敗之後開始西遷到圖蘭地區。有人認為他們就是于公元372年左右進入了歐洲的匈人的祖先。 

歷史

早期

350年,當時的阿蘭國堪稱強國,阿蘭王傾全國之兵與匈人軍戰于頓河沿岸,卻遭慘敗,阿蘭王被殺,阿蘭國滅,阿蘭餘部最終臣服于匈人。匈人在西方史書第一次出現即伴隨著阿蘭國的滅亡,整個西方世界為之震動。滅亡阿蘭國後,匈人在頓河流域附近逗留了幾年,然後在他們年邁的國王巴蘭比爾的帶領下繼續向西方進攻。

中期

公元432年,匈人各部落在魯嘉(Ruga)的領導下完成了統一。公元434年魯嘉死後,他的兩個侄子阿提拉和布萊達(Bleda)便繼承了他而統治著匈人。之後他們的勢力快速擴展,並開始與當時的東羅馬皇帝狄奧多西二世相討歸還幾個在東羅馬帝國庇護下的叛教部族。于翌年,阿提拉和布萊達于馬古斯(Margus,現波扎雷瓦茨,塞爾維亞境內城市)會見了東羅馬帝國的代表團,在談判後並達成一個十分成功的條約:東羅馬承諾歸還叛教部族(這些部族曾經協助東羅馬對抗汪達爾人),並把以往每年對匈人的350羅馬鎊(約114.5千克黃金)納貢增加兩倍,開放更多的市場予匈人商人互市,並為每個被俘虜的羅馬人支付8個金幣的贖金。在簽署條約後,匈人為了鞏固和加強他們的帝國,便從東羅馬帝國的邊疆撤向歐洲內陸地區。而狄奧多西二世便借此機會,建立了君士坦丁堡的城牆,並沿多瑙河建立防御工事,增強了東羅馬帝國的防御能力。

在接下來的五年,匈人未有再對東羅馬帝國進行大規模進攻,而是轉而向埃蘭沙赫爾進攻。但是,當他們在亞美尼亞遭到埃蘭沙赫爾還擊打敗後,阿提拉和布萊達便放棄攻佔波斯。公元440年,匈人再次把註意力放到東羅馬帝國,並屢次侵擾多瑙河北岸的商人市場。阿提拉和布萊達指責東羅馬人未履行他們的條約,更聲稱馬古斯的主教褻瀆了在多瑙河北岸(潘諾尼亞和雷蒂亞)的匈人皇家墳墓,要挾要再次進攻東羅馬。阿提拉率領匈人橫渡了多瑙河,把伊利裏亞地區(今巴爾幹半島西部地區)和色雷斯地區徹底摧毀,其中還包括了首府費米拉孔。匈人一直推進到馬古斯,在此當匈人正與東羅馬人相討交出主教的條件時,該名主教出逃並放棄了此城。

狄奧多西二世在汪達爾人的領袖蓋薩裏克于429年佔領迦太基以及埃蘭沙赫爾皇帝伊斯特格德二世入侵亞美尼亞後,決定撤走多瑙河沿岸的防御工事,使得阿提拉和布萊達更容易進攻巴爾幹半島。公元441年,匈人軍隊先後攻陷了馬古斯、費米拉孔(Viminacium)、辛吉度努姆(Singidunum,今貝爾格萊德)及塞爾曼(Sirmium)等城市,直至翌年狄奧多西二世從北非調回他的軍隊,以及發行新金幣支付軍費,才暫時遏止了阿提拉的攻勢。在此之後,他認為已有足夠力量對抗阿提拉,便拒絕了匈人的要求。

在要求被拒後,阿提拉和布萊達于公元443年再沿多瑙河沿岸發動大規模進攻,並侵佔了軍事重鎮Ratiara,及圍攻了Naissu(Nis,尼斯,今塞爾維亞境內城市)。在此兩戰中,匈人首次使用了攻城槌及攻城車等重形裝備。然後匈人軍隊再度攻佔了巴爾幹半島,沿著尼沙瓦(Nishava)河攻陷了謝爾迪卡(今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菲立普波裏斯(今保加利亞城市普羅夫迪夫)、留萊布爾尬茲(Arcadiopolis,今土耳其境內城市)等大城市,最後攻至東羅馬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

匈人雖然消滅了城外的羅馬守軍,但由于欠缺攻城武器,所以面對著君士坦丁堡的巨大城牆隻能圍困該城。

在長期圍困後,狄奧多西二世投降,命皇室使節亞納多留斯與阿提拉相議和平條約。最終狄奧多西二世與阿提拉達成恊議,簽訂一條更嚴厲且苛刻的條約:東羅馬同意賠償6,000羅馬鎊(約1963千克黃金)作為早前毀約的懲罰,而每年納貢增加三倍至2,100羅馬鎊(約687千克黃金),至于每個被俘虜的羅馬人支付的贖金亦增至12個金幣。這些條款雖然為東羅馬帝國帶來更沉重的負擔,但亦暫時滿足了匈人的欲望,使他們再次撤向歐洲內陸地區。根據約爾丹尼斯(Jordanes)及普利斯庫斯(Priscus)的著作記載,約于公元445年,即匈人撤向內陸地區後不久,布萊達便被阿提拉殺害。在殺害布萊達後,阿提拉成為唯一統治匈人的君主,並再度將矛頭指向東羅馬帝國。

盛極時的匈人帝國

由448年至450年,匈人帝國的版圖到了盛極的地步:東起自鹹海,西至大西洋海岸;南起自多瑙河,北至波羅的海。這廣大區域的一帶附屬國,都有自己的國王和部落酋長,平日向阿提拉稱臣納貢,戰時出兵參戰。在阿提拉在政的時期,他甚至派出使節團到其他國家進行外交考察,以此拉攏同盟、強化貿易活動。

進軍西方

公元450年,阿提拉開始把註意力集中在西歐,並向西羅馬帝國表示願意與之結盟,共同對付政治核心在阿基坦高盧圖盧茲的強大西哥特王國。在此之前阿提拉與西羅馬帝國,尤其與當時已成為大公的埃提烏斯(幼時被作為人質交換至匈人帝國,與阿提拉交情深厚)維持著一段良好的關系。在當時,匈人軍隊對巴斯克人和哥德人的節節勝利,使阿提拉在西歐已獲得“大元帥”(magister militum)的稱號。而汪達爾王成塞瑞克(Geiseric),在懼怕西哥特王國人的陰影下,對西歐其他各部族的外交努力亦對提升阿提拉在西歐的影響力產生幫助。

但是在羅馬,當時的皇帝瓦倫丁尼安三世與他的姊姊霍諾利亞(Honoria),就阿提拉提出的建議卻持相反意見。霍諾利亞為了逃避與一名宮廷官員的婚約,竟于當年春季主動向阿提拉求婚。阿提拉在考慮過後,接受了她的提議,但卻同時提出要以帝國的一半管治權作為嫁妝。瓦倫丁尼安三世得知後,斷言拒絕了提議並以“提婚不合法”為由回復了阿提拉,並在攝政太後加拉·普拉西提阿(Galla Placidia)的建議下把霍諾利亞流放。但阿提拉卻沒有被說服,並派遣了使者到拉文納要求進一步的解釋,準備一旦無法獲得滿意的答復便揮軍進攻西羅馬帝國。

同年,在東羅馬帝國,統治長達42年的皇帝狄奧多西二世因墮馬而喪生,繼承其位的馬爾西安(Marcian) 停止了向匈人的納貢,因為在經過長年累月被匈人和其他蠻族蹂躪後,作為支撐帝國經濟命脈的巴爾幹半島已經無甚可剩了。同時間在阿提拉轄下統治的法蘭克人,在國王死後他的兩個兒子爆發了爭奪王位的沖突,長子及次子此人可能是法蘭克墨洛溫王朝的始祖墨洛維。</ref>分別向阿提拉與埃提烏斯求援。著名歷史學家J.B. Bury認為,阿提拉介入此舉的最終目的,可能是為了把他的帝國跨越高盧擴展至大西洋海岸。

在派遣到拉文納使者得不到答復,以及加上法蘭克人的求援後,阿提拉決定集結一支龐大軍隊攻向高盧。他從阿蘭人、薩克森人、東哥德人、勃艮第人、赫魯利人等服從匈人統治的部族中抽調軍隊,加上自己領導的匈人騎兵,組成一支混合軍隊進攻西羅馬帝國的高盧。公元451年,當阿提拉率領大軍推進到西羅馬帝國比利時省時,根據約爾丹尼斯的記載已達50萬(雖然含有誇大成分)。于4月7日他攻陷了梅斯,同時間羅馬主將埃提烏斯正于凱爾特人、法蘭克人和勃艮第人中抽調軍隊。

當阿提拉進一步向西推進後,元老院議員阿維都斯(Avitus)便受命說服西哥特王狄奧多裏克(Theodoric),使西哥特人與羅馬人結盟,也構成了一支龐大的軍隊準備與匈人決戰。這支軍隊搶先在阿提拉之前趕到了奧爾良地區後來的研究指出在羅馬和西哥特聯軍趕到前,奧爾良城已經被匈人攻佔;但于約爾丹尼斯的著作中卻無此記載。</ref>,以阻止匈人軍隊繼續前進。終于埃提烏斯于約現今法國的夏隆-香檳泉市(Chalons-en-Champagne)追上了阿提拉的軍隊,雙方爆發了著名的沙隆戰役。慘烈的戰役最後以羅馬和西哥特聯軍勝利結束,但西哥特王狄奧多裏克在此戰中戰死,而埃提烏斯因為不能有效控製聯軍,而被逼將之解散。阿提拉在此戰之後,離開了高盧,並說:“我還會回來。”把目標指向義大利本土。

驟逝

在公元452年,當阿提拉重新向西羅馬帝國要求對霍諾利亞的婚姻時,匈人的軍隊同時越過了阿爾卑斯山侵入了羅馬帝國的核心—義大利本土。他的軍隊攻佔了許多城市,並且把義大利東北的軍事重鎮阿奎萊亞徹底摧毀,使之永久地從地圖上消失。皇帝瓦倫丁尼安三世被嚇怕,從拉文納逃到舊都羅馬,隻剩下埃提烏斯留在北部死守,但所提供的支援卻很少。最後匈人軍隊在義大利北部的波河停止了攻勢,阿提拉並接見了由教宗利奧一世,元老院首席議員阿維努斯(Gennadius Avienus)及禁衛軍統領特裏傑久斯(Trigetius)等當時羅馬帝國內身分最顯赫的人所領導的議和使節團。在一輪相議後,阿提拉決定接受議和條款並撤走,但他也同時警告如果西羅馬帝國違反對霍諾利亞的婚約時,他會再次入侵羅馬。

對于阿提拉突然撤走的原因,歷史上有不同的說法。其中最可信的原因指出,阿提拉的軍隊當時可能受到軍糧短缺或瘟疫困擾,或者被東羅馬帝國軍隊越過多瑙河侵擾後方所逼。而根據普利斯庫斯的記載,另一個可能的原因是因為阿提拉害怕會重蹈公元410年8月,西哥特王亞拉裏克一世攻佔羅馬城後不久暴斃的覆轍。這個由預言家阿基坦所發出的預言,經過畫家拉斐爾的畫筆與阿加第的鑿子美化後,形成了一幅由聖彼得和聖保羅保護著教宗,警告蠻族不得入侵“永恆之城”羅馬的畫像。

影響

另外,有少量的匈人部落徹底消失在異國,在東、西羅馬帝國軍隊服役的匈族軍人不少,大多駐扎在北敘利亞、北非洲與南英格蘭地區,有幾個匈族部落隨西哥特人進入法國與西班牙,有一個匈族部落隨東哥特人進入義大利。

匈人在歐洲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帝國,但他們的帝國是短命的。他們的帝國很快被瓦解後,甚至整個民族也消失在歐洲的歷史和文化當中。匈人促成了歐洲歷史的發展,他們把叢林裏的日耳曼人推上了歷史舞台,並與後者一起摧毀了羅馬人的時代。帝國的歷史消失後,多元化的封建國家政治開始了,一個幾乎延續至今的歐洲國家的主要劃分格局形成了。

有人認為今天的匈牙利人與楚瓦什人就是匈人的後裔,這個問題現在仍是個疑問。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