匈奴

匈奴

匈奴的英文名是hun,是祖居阿爾泰山脈以東南、大興安嶺以西、蒙古草原以南、青藏高原以東北、華北平原以西北戈壁披發左衽的北方民族,古北亞人種和原始印歐人種的混合,統治集團父系Y染色體主體為西歐亞R1a1和北亞C3,母系線粒體DNA為D4,崇拜黃金。匈奴也是破壞者和野蠻人的代名詞,從中可以看出歐洲人對匈奴的恐怖記憶。公元1世紀,北匈奴,逐漸向西逃亡,最後深入到歐洲腹地,引發了歐洲社會的大變動,改變了歐洲歷史。
  • 中文名稱
    匈奴
  • 面積
    2000萬平方公裏
  • 人口
    300萬
  • 方言
    匈奴話
  • 行政區類別
    民族
  • 所屬地區
    北亞
  • 著名景點
    大漠、戈壁
  • 下轄地區
    蒙古高原
  • 政府駐地
    蒙古高原
  • 地理位置
    蒙古高原、西亞

基本信息

匈奴

中國的匈奴是古代蒙古大漠,草原的遊牧民族,大部分生活在戈壁大沙漠,最初在蒙古建立國家,前215年秦始皇在位年間,被逐出黃河河套地區,東漢時分裂,南匈奴進入中原內附,北匈奴從漠北西遷,中間經歷了約三百年。內遷中原的南匈奴在五胡十六國時期在中原建立前趙、北涼和夏等國家;北匈奴西遷康居。自漢武帝元光六年(西元前129年)起開始受到漢朝軍隊的攻擊,漢武帝元朔六年(西元前123年)匈奴將主力撤回漠北地區,至漢武帝元狩四年(西元前119)匈奴國已經完全退出漠南地區。漢元帝竟寧元年(西元前33),匈奴王呼韓邪向漢求親,王昭君出塞嫁與匈奴單于後,匈奴人已重新回到漠南,雙方依漢元帝永光元年(西元前43)的約定以長城為界;在東漢光武帝建武二十二年(西元46)匈奴人受到烏桓人的攻擊北遷前的80年間,匈奴人一直居住在漠南。匈奴人的最近後裔是蒙古族。目前蒙古國仍有8%的男性(16萬人)帶有匈奴人的Y染色體。

詳細介紹

按《史記》,匈奴人的先祖是夏王朝的末代國王夏桀的遺民,向西遷移的過程中融合了月氏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的白種人。《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匈奴,其先夏後氏之苗裔,曰淳維(獯鬻、熏育)。唐虞以上有山戎、獫允、薰粥,居于北邊,隨草畜牧而轉移”。《山海經·大荒北經》稱:犬戎與夏人同祖,皆出于黃帝。《史記索隱》引張晏的話說:“淳維(熏育、獯鬻)以殷時奔北邊。”意即夏的後裔淳維(獯鬻、熏育)在殷商時逃到北邊,子孫繁衍成了匈奴。(夏桀流放三年而死,其子淳維又作熏育、獯鬻、熏粥、葷粥帶著父親留下的妻妾,避居北野,隨畜移徙,即是中國所稱的匈奴。)部分學者根據《史記》記載的後半段文字,認為匈奴原是山戎、獫狁、葷粥。王國維在《鬼方昆夷獫狁考》中,把匈奴名稱的演變作了系統的概括,認為商朝時的鬼方、混夷、獯鬻,周朝時的獫狁,春秋時的戎、狄,戰國時的胡,都是後世所謂的匈奴。

“以滅夷月氏,盡斬殺降下定之。樓蘭、烏孫、呼揭及其旁二十六國皆已為匈奴。諸引弓之民並為一家,北州以定。”還有一說,把鬼戎、義渠、燕京、餘無、樓煩、大荔等史籍中所見之異民族,統稱為匈奴。至漢代,“匈奴稍強,蠶食諸侯,故破走月氏,因兵威,徙小國,引弓之民,並為一家,”即匈奴統一了北方的遊牧民族。從此,匈奴又自稱胡人,或“天之驕子”,「單于遣使遺漢書雲:“南有大漢,北有強胡。胡者,天之驕子也,不為小禮以自煩。」

匈奴與斯基泰文化

斯基泰又叫月氏、塞種,是源自中亞的東伊朗語族高加索人種,與匈奴、康居、烏孫、大宛習俗相同,「大月氏本行國也,隨畜移徙,與匈奴同俗」。自月氏王被匈奴所殺,大月氏西遷,在印度建立貴霜王朝。攣提氏,可能就是月氏/古提/Guti/Kuti/ngwatzi。風俗上,不論斯基泰人還是匈奴人,都有獵頭的習俗。《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其攻戰,斬虜首賜一卮酒,而所得鹵獲因以予之,得人以為奴婢。」可見匈奴人有獵頭的習俗,在戰爭中砍下敵人的頭顱是榮譽的象征,可以得到部落的賞賜。而在希臘歷史學家希羅多德的筆下,塞西安人也有著相同的獵頭習俗。他曾提到斯基泰人在戰利品中展示他們砍下的敵人的頭顱以及掛在馬韁繩上的頭皮,以示誇耀。同樣的,匈奴人和斯基泰人都會將敵人的頭顱製作成飲酒的器具。《史記·匈奴傳下》中記載,匈奴人在打敗夙敵月氏人後,用月氏王的頭蓋骨作成了飲器,與車騎都尉韓昌、光祿大夫張猛「以老上單于所破月氏王頭為飲器者共飲血盟」。而希羅多德的《歷史》中介紹,斯基泰人會將敵人的頭骨沿眉弓切開,取頭蓋部分,裹上獸皮,並鑲上金屬邊緣作成飲酒器具,被獵殺者的身份越高,所製成的酒杯檔次就越高,如果是有身份的人往往要鑲上金邊,甚至綴以寶石。此外,匈奴人的墓葬和斯基泰人的墓葬中都有大量的人牲,如葬禮上的犧牲。匈奴和斯基泰人都是在酋長(或首領)的墓上,割開其妻子及隨從們的喉嚨。至于匈奴人,其人數達到上百或者上千。

考古發現的北方匈奴墓葬有很多處,內蒙古境內較重要的有杭錦旗阿魯柴登、準格爾旗西溝畔、伊金霍洛旗石灰溝;陝西境內有神木縣納林高兔;新疆境內有托克遜縣阿拉溝等處。這些匈奴墓葬出土的金器都是裝飾品,重要的是首飾、劍鞘飾、馬飾或帶飾,如項圈、耳墜、串珠、冠飾以及各種動物形飾片或飾牌,沒有任何器皿。這些飾片飾牌均以草原上常見動物為題材,如牛、羊、馬、鷹、狼、虎等。反映在裝飾圖案上,就是奇異的動物文飾,多為動物斯咬的景象。還有鷹首獅身的格裏芬神浮雕,不管是西亞的格裏芬獸還是斯基泰人的在或是匈奴人的,都呈現出一直的造型和修飾風格。

相貌

分子人類學對匈奴墓葬的分析顯示,南匈奴基本處于古華北人種和古北亞人種的過渡區間內,北匈奴則包括歐亞混血的南西伯利亞類型以及少量高加索人種的塞種遺存。匈奴Y染色體包括R1a1、C3、Q-M242、N1c古代DNA技術的建立使古代人群之間以及古代與現代人群之間的遺傳關系能夠重建。2006年,法國和匈牙利遺傳學者利用2300年前的古代匈奴貴族屍體,與現在在蒙古地區的蒙古人群體、雅庫特人群體、以及現代安納托利亞的土耳其人群體,進行的Y染色體和線粒體、常染色體DNA分析。結果表明,古代匈奴和當代蒙古人群為延續世系,而現代土耳其人與蒙古人更多的是文化和語言學上的交流而非基因上的交流。1943年蘇聯和外蒙的學者,在位于蒙古北部Egyin Gol峽谷的一處墓地發現一處匈奴時代屍骸遺址,共挖掘出屬于不同時期的90多具屍骸。3年前,三名法國學者Christine Keyser Tracqui,Eric Crubezy和Bertrand Ludes對這些古代屍骨進行了DNA測試,測試共分Nuclear DNA細胞核DNA和MitochondrialDNA(mtDNA)線粒體DNA兩部分,古匈奴遺骨的分析結果,與從前對頭骨類型的分析結果是類似的。與Egyin Gol匈奴人基因差距最小的現代人群是蒙古人等北亞居民。一部分匈奴人也呈現出一定的高加索人種特征。這些匈奴人母系主體是D,和現代內蒙東部的蒙古人比較類似而和外蒙人khalkh人有差異,同時還有比較高的A和Z,和外蒙西部的圖瓦等部族可能有親緣關系,而古代匈奴人有5%個體為U等白人母系。古代匈奴在蒙古北部Egyin Gol峽谷(額金河1號墓地)的主要Y染色體單倍型是N3、Q*、C*。也就是說,古代匈奴人和現代蒙古人有比較明顯的差異,現代蒙古人最多的三種單倍型為C3c、C3*、O3,其中O3為來自華北地區的血統的影響,也就是在匈奴時期,古代華北人(O3)還沒有大量進入蒙古草原腹地,但現代內蒙和外蒙的蒙古人中卻有20%左右的人其父系祖先來自華北地區,現代蒙古人的主體並不是古代匈奴的後代,而現代漢族中,則古代匈奴人的成分基本找不到,N3在漢族基本沒有,Q*和漢族Q1完全不同,Q1實際是漢族和其他一些緬藏語居民中獨有的小基因類型,可見古代匈奴人對漢族的血統影響可能微乎其微。匈奴人和西伯利亞的雅庫特人也沒有血緣關系。內蒙古察右中旗七郎山墓地魏晉時期16例拓跋鮮卑遺存與內蒙古商都東大井目的東漢時期拓跋鮮卑mtDNA遺傳學分析顯示,拓跋鮮卑和匈奴具有最近的遺傳距離,皆表現為典型的亞洲單倍型組類型,但在46個匈奴個體中有3個屬于單倍群為U的歐洲類型。拓跋鮮卑首先具有與鄂倫春人最近的親緣關系,其次才與匈奴表現出比較近的分布關系。總之,匈奴人群在人種學上血緣關系是很復雜的。 匈奴在中國北方衰落後, 東方的鮮卑人迅速進入蒙古高原, 餘下的匈奴約四十萬人並入鮮卑。匈奴與鮮卑的混血後代稱為鐵弗人。鐵弗人劉勃勃被鮮卑拓跋氏擊敗後投奔羌人的後秦。後自認為是末代的匈奴王,改姓赫連,在河套地區創立夏國,史稱胡夏。後被北魏所滅。根據《虞弘墓志》新考,虞弘是隋代的鐵弗匈奴赫連氏大夏國後裔,虞弘是西歐亞單倍體群U5,在歐洲有著11%的發上頻度,在歐洲中石器時代人骨中已測到多例U5,但最高頻度發生在極北的薩米、芬蘭等人群。而虞弘夫人的單倍型類群G,常見于東亞、中亞等地,最高頻度發生在西伯利亞東北部族群。

羅馬歷史學家威格爾這樣描述他們所見匈奴(huns):“他們的身材矮而粗壯,頭大而圓,闊臉,顴骨高,鼻翼寬,上胡須濃密,而領下僅有一小撮硬須,長長的耳垂上穿著孔,佩戴著一隻耳環。厚厚的眉毛,杏眼,目光炯炯有神。身穿長齊小腿的、兩邊開叉的寬松長袍,腰上系有腰帶,腰帶兩端都垂在前面,由于寒冷,袖子在手腕處收緊。一條短毛皮圍在肩上,頭戴皮帽。鞋是皮製的,寬大的褲子用一條皮帶在踝部捆扎緊。弓箭袋系在腰帶上,垂在左腿的前面,箭筒也系在腰帶上橫吊在腰背部,箭頭朝著右邊。”

地理位置

匈奴在強盛的時侯,東破東胡,南並樓蘭、河南王地,西擊月氏與西域各國,北服丁零與西北的堅昆。範圍以蒙古高原為中心,東至內蒙古東部一帶。南沿長城與秦漢相鄰,並一度控有河套及鄂爾多斯一帶。向西以阿爾泰山為界,深入中亞的鹹海、黑海一帶,北達貝加爾湖周邊。被稱之為“百蠻大國”。以大戈壁為中心分為南、北。與現今不同的是,在漠南一帶的山區,如陰山,當時尚有數量眾多的樹木,而平地有面積廣大的草原。

​政治經濟

政治

匈奴的官製:“ 然至冒頓而匈奴最強大,盡服從北夷,而南與中國為敵國,其世傳國官號乃可得而記雲。置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將,左右大都尉,左右大當戶,左右骨都侯。匈奴謂賢曰“屠耆”,故常以太子為左屠耆王。自如左右賢王以下至當戶,大者萬騎,小者數千,凡二十四長,立號曰“萬騎”。諸大臣皆世官。呼衍氏,蘭氏,其後有須卜氏,此三姓其貴種也。諸左方王將居東方,直上谷以往者,東接穢貉、朝鮮;右方王將居西方,直上郡以西,接月氏、氐、羌;而單于之庭直代、雲中:各有分地,逐水草移徙。而左右賢王、左右谷蠡王最為大國,左右骨都侯輔政。諸二十四長亦各自置千長、百長、什長、裨小王、相、封都尉、當戶、且渠之屬。”  —《史記.匈奴列傳》

“其大臣貴者左賢王,次左谷蠡王,次右賢王,次右谷蠡王,謂之四角;次左右 日逐王,次左右溫禺鞮王,次左右漸將王,是為六角:皆單于子弟,次第當為單于者也。異姓大臣左右骨都侯,次左右屍逐骨都侯,其餘日逐、且渠、當戶諸官號,各以權力優劣、部眾多少為高下次第焉。單于姓虛連題。異姓有呼衍氏、須卜氏、丘林氏、蘭氏四姓,為國中名族,常與單于婚姻。呼衍氏為左,蘭氏、須卜氏為右,主斷獄聽訟,當決輕重,口白單于,無文書簿領焉。”

—《後漢書.南匈奴列傳》

“單于姓攣鞮氏,其國稱之曰撐犁孤塗單于。匈奴謂天為撐犁,謂子為孤塗,單于者,廣大之貌也,言其象天單于然也。”

《漢書》卷九十四上《匈奴傳》

除了這些王號和官號,尚有其他:如昆邪王、休屠王、盧屠王、奧鞬王、犁汗王、休旬王、甌脫王、西祁王、右皋林王、古股奴王、古伊秩訾王等等。此外,還有立漢降人為王者,如趙信為自次王,李陵為右校王,史降為天王,盧綰為東胡盧王。侯的名稱有左安侯、左姑姑侯、粟置支侯等等。

左賢王即左屠耆王,地位高于其他諸王,僅次于單于,是單于的繼承者,常以單于太子當之,但也有例外:如復株累若鞮單于後連續5任單于皆由其弟擔任左賢王。

闕氏,音煙肢或焉支,含有美麗的意義。單于至一般諸王皆可稱其妻為闕氏,也有許多稱呼:如寧胡闕氏、顓渠闕氏、大闕氏、第二闕氏、第五闕氏等等。[9]在眾多闕氏中,也有高低位次之分。沈欽韓以為“匈奴正妻則稱大闕氏”,胡三省則以為“顓渠闕氏,單于之元妃也,其次為大闕氏”。

闕氏雖不見得是皇後,但單于的闕氏在匈奴的地位卻很重要。不僅在內政、外交上有重要地位,在戰爭中也起作用。如冒頓攻圍劉邦時,闕氏隨軍在旁。

經濟

匈奴人主要以狩獵、遊牧及畜牧為主,依靠的畜牧主要有馬、牛、羊三種,其中又以馬最為重要。在飲食當中,肉、乳品尤為普遍,有時會食用魚類。其生活地點常隨著季節轉移至其他地方。

匈奴人用畜衣作衣服,他們很早就製作褲子、長靴、長袍、尖帽或風帽,無論在行重或保暖方面,都很適應當地的生活。住的地方叫穹廬,是氈帳所製的帳幕,需以木條作柱梁。並使用各種陶器及金屬器。

匈奴人不僅有耕田產谷,還建有谷倉來藏谷。除在本部耕種外,在西域還有騎田。匈奴人也十分重視商業交換,以牲畜去換取奢侈品。常與漢人互市交易,並將漢人物品轉買運到西域各國並包括羅馬帝國,在漢對西域通道中斷之時尤為如此。

人口概況

根據對冒頓縱精兵30餘萬圍困劉邦于白登推算,以五口出一介卒,則匈奴人口應當在150萬至200萬之間。附漢的南匈奴部眾為四、五萬人,在單于屯屠何在位時期得到空前發展,增加到戶口34000,人口237300,兵力50170。

曹魏時,分匈奴為即左、右、南、北、中五部,左部帥劉豹統轄萬餘戶,居太原郡故茲氏(今山西臨汾);右部6千戶居祁縣(今山西祁縣);北部4千餘戶居新興縣(今山西忻縣);南部3千餘戶居蒲子縣(今山西隰縣);中部6千戶居大陵縣(今山西文水)。共3萬餘戶,人口近20萬。

而劉淵在並州起兵時,並州匈奴總人口約35萬左右。

軍事概況

匈奴民族有完善的軍事裝備。馬匹在匈奴人的生活中扮演著雙重角色,平時是作為交通工具,戰時則成為戰馬。從出土實物看,匈奴馬匹身體略矮,頭部偏大,應屬于蒙古馬。《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匈奴兵“盡為甲騎”、“控弦之士三十餘萬”。匈奴兵器“其長兵則弓矢,短兵則刀鋋”,考古發掘資料與此正相吻合。匈奴墓地發掘情況顯示,兵器一般出土于男性墓葬中,以銅、鐵、骨、木質地為主,主要有弓、箭鏃、弩機、刀、劍、戈、矛、斧、流星錘等。 匈奴人不像中原士兵靠盾牌保護自己,而代之以更省勁、更堅固的盔甲來裝備自身,形成“盡為甲騎”、機動靈活而又強大的匈奴騎兵。

文化習俗

宗教

匈奴人信奉薩滿教,五月于籠城祭天地、祖先、鬼神。匈奴每年有規定的日子舉行集體的祭祀。每年三次集會的日期,《史記》說是正月、五月及秋季,《後漢書》為正月、五月及九月,兩者皆為一致。大致上,正月的集會是個小集會,參加的人是匈奴諸長。五月的大會最富宗教色彩,參加的人數很多,主要是為祭其先祖、天地及鬼神。秋季的集會則是為秋天收成而感謝天神的集會。匈奴人五月于籠城祭天地,祖先,鬼神。匈奴每年有規定的日子舉行集體的祭祀。每年三次集會的日期,《史記》說是正月、五月及秋季,《後漢書》為正月、五月及九月,兩者皆為一致。大致上,正月的集會是個小集會,參加的人是匈奴諸長。五月的大會最富宗教色彩,參加的人數很多,不限于諸長,主要是為祭其先祖、天地及鬼神。秋季的集會則是為秋天收成而感謝天神的集會。

關于集體祭祀的地點,大致上是在單于所在的地方舉行,雖然都是祭天,同時也有商討國家大計、秋後感謝天神等任務。匈奴人對其祖宗的墳墓很為重視,不隻相信祖宗死後有神靈,其他人死後也有神靈,也可以降吉凶。也相信人死後,需要享用金銀衣裘以及女人。

在戰爭時,匈奴人還相信各種巫術。其內容如下:

“ 曩者,朕之不明,以軍候弘上書言“匈奴縛馬前後足,置城下,馳言‘秦人,我丏若馬’”,又漢使者久留不還,故興遣貳師將軍,欲以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與謀,參以蓍龜,不吉不行。乃者以縛馬書遍視丞相御史二千石諸大夫郎為文學者,乃至郡屬國都尉成忠、趙破奴等,皆以“虜自縛其馬,不祥甚哉!”或以為“欲以見強,夫不足者視人有餘。”易之,卦得大過,爻在九五,匈奴困敗。公車方士、太史治星望氣,及太卜龜蓍,皆以為吉,匈奴必破,時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將,于釜山必克。”卦諸將,貳師最吉。故朕親發貳師下釜山,詔之必毋深入。今計謀卦兆皆反繆。重合侯得虜侯者,言“聞漢軍當來,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諸道及水上以詛軍。單于遺天子馬裘,常使巫祝之。縛馬者,詛軍事也。’又卜“漢軍一將不吉”。匈奴常言‘漢極大,然不能飢渴,失一狼,走千羊。’乃者貳師敗,軍士死略離散,悲痛常在朕心。”

語言

司馬遷《史記》、班固《漢書》皆言“毋文書,以言語為約束”。桓寬《塩鐵論.論功》卻說“雖無禮義之書,刻骨卷木,百官有以相記”。此蓋指漢文帝時嫁予單于的宗女,隨從宗女身邊的官員中行說,教導匈奴單于左右疏記及計算畜物數目。

《後漢書》中有一首《匈奴歌》,不少學者用蒙古語、突厥語、葉尼塞語言等進行過分析和解讀,都沒有得到理想的結果。

除此之外,匈奴的人名、部落名、地名和稱號都可以用來研究匈奴語。例如:“撐犁孤塗單于”據說在匈奴語中有“天子”的意思,其中的“撐犁”(上古漢語: thrang rii)和“單于”(上古漢語: dar wa)分別和蒙古語的tngri(天)和daruγa(君主)相似。

關于匈奴語的來源,由于資料闕如,很難得到肯定的結論,有些認為匈奴人講蒙古語,而其他則認為他們的語言屬于葉尼塞語系。蒲立本(Pulleyblank)《上古漢語的輔音系統》的附篇《匈奴語》裏面提到,匈奴語的很多漢語對音都是以漢語l-打頭的,這可以對譯*l-或者*r-(*表示早期擬音),但阿爾泰語普遍不允許l-或者r-在詞首。蒲立本認為匈奴語可能和現在的葉尼塞語有關。有些則認為是東胡、蒙古語的混合。

發展歷程

在匈奴建國以前,東北亞草原被許多大小不同的氏族部落割據著。那時的部落和部族聯盟的情況是“時大時小,別散分離”;是“各分散居溪谷,自幼軍長,往往而聚者百有餘,然莫能相一”。當時分布在草原東南西喇木倫河和老哈河流域的,是東胡部落聯盟;分布在貝加爾湖以西和以南色楞格河流域的,是丁零部落聯盟;分布在陰山南北包括河套以南所謂“河南”(鄂爾多斯草原)一帶的,是匈奴部落聯盟。此外還有部落集團分散在草原各地。後來的匈奴國,就是以匈奴部落聯盟為基礎,征服了上述諸部落聯盟、部落以及其他一些小國而建立起來的。

自西周起,戎族開始威脅中原王朝,周幽王烽火戲諸侯後,犬戎部落攻陷鎬京,迫使平王東遷。戰國時林胡、樓煩多次侵擾趙國,趙武靈王胡服騎射驅逐林胡、樓煩,在北邊新開闢的地區設定了雲中等縣。林胡、樓煩北遷融入新崛起的匈奴。在戰國末期,趙國大將李牧曾大敗匈奴。

前3世紀匈奴統治結構分為中央王庭、東部的左賢王、和西部的右賢王,控製著從裏海到長城的廣大地域,包括今蒙古國、俄羅斯的西伯利亞、中亞北部、中國東北等地區。

秦始皇統一中國後,前214年,命蒙恬率領30萬秦軍北擊匈奴,收河套,屯兵上郡(今陝西省榆林市東南)。“卻匈奴七百餘裏,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過秦論》)。蒙恬從榆中(今屬甘肅)沿黃河至陰山構築城塞,連線秦、趙、燕5000餘裏舊長城,據陽山(陰山之北)逶迤而北,並修築北起九原、南至雲陽的直道,構成了北方漫長的防御線。蒙恬守北防十餘年,匈奴懾其威猛,不敢再犯。

冒頓繼位

冒頓是匈奴頭曼單于之子。當其為太子時,頭曼單于欲立所寵閼氏(匈奴皇後)之子為太子,將冒頓派往月氏(西域遊牧部落)為質,隨即發兵攻打月氏。月氏惱怒,欲殺冒頓,冒頓聞訊,盜得好馬,逃回匈奴。頭曼單于見其勇壯,乃令其統領萬騎。但冒頓已對頭曼單于不滿,他將所部訓練成絕對服從、忠于自己的部隊,為政變謀位作準備。他製造了一種名鳴鏑 的響箭,規定:鳴鏑所射而不悉射者斬 。出獵時,他射出鳴鏑,隨從有不隨鳴鏑射往同一目標的皆斬。而後,他用鳴鏑射自己的寶馬,左右有不敢射者,也被立斬。進而,他又用鳴鏑射自己的愛妻,左右仍有不敢射者,又被斬殺。後來,他以鳴鏑射頭曼單于的寶馬,左右無一人不射。冒頓知部下絕對忠于自己了。在一次隨父頭曼單于出獵時,冒頓用鳴摘射頭曼,左右皆隨之放箭,射殺頭曼。隨後,冒頓又誅殺後母及異母弟,盡殺異己之大臣,自立為匈奴單于。

崛起時期

冒頓單于繼位後,開始對外擴張。在大敗東胡王之後,隨即並吞了樓煩、牡羊河南王(匈奴別部,居河套以南),並收復了蒙恬所奪的匈奴地及漢之朝那(今寧夏固原東南)、膚施(今陝西榆林東南)等郡縣。並對漢之燕、代等地進行侵掠。向西進擊月氏,老上單于繼位後,大敗並殺死了月氏王,迫使月氏向西域遷徒。北方及西北一帶的丁零、渾庾、屈射、鬲昆、薪犁等部族先後臣服于匈奴。 漢朝與匈奴進行大規模戰鬥。漢初前201年,韓王信被迫投降匈奴。次年,漢高祖劉邦親率32萬大軍征討,在白登(今山西大同東北)被匈奴冒頓單于40餘萬騎兵圍困七晝夜。後用計逃脫,之後漢朝採納了劉敬的建議,對匈奴實行“和親政策”,以漢室宗女嫁與單于,並贈送一定數量的財物以及開放關市準許雙方人民交易。後文、景諸帝也是沿用和親政策以休養生息。然而匈奴仍不滿足,不時出兵侵擾邊界。

敗于漢朝

冒頓單于時的匈奴匈奴國的全盛時期從前209年至前128年,即冒頓、老上、軍臣三單于時期,相當于中國從秦二世元年到漢武帝元朔元年。在伊稚斜單于時期,國力被漢軍打擊由盛轉衰。到漢武帝時,西漢經過近70年的休養生息,經濟、國力大大增強,對匈奴從戰略防御轉為戰略進攻,發動了三次大戰:河南之戰(也叫漠南之戰)、河西之戰、漠北之戰。此時正為伊稚斜單于在位時期。

匈奴

元朔二年(前127年)派衛青佔領河套地區。前124年派衛青等擊敗入侵的九萬匈奴騎兵。前121年派霍去病奪取富庶的河西走廊,漢降將趙信勸匈奴把王庭遷徙到漠北,以避免受攻擊,以地理的優勢,以逸待勞擊敗漢軍。前119年衛、霍分東西兩路進攻漠北。霍去病打擊匈奴至今日蒙古國境內狼居胥山,衛青東路掃平匈奴王庭。右賢王率領四萬餘人投歸漢朝,漢軍共獲俘七萬多人,伊稚斜單于及左賢王帶少數人逃走。匈奴國的衰落時期從伊稚斜單于至呼韓邪單于,經歷18任單于,從漢武帝元鼎年間到漢元帝建昭三年(前36年)滅郅支單于為止。

漢用兵西域

伊稚斜死後,子烏維立,烏維死,子詹師廬立,詹師廬死,季父呴犁湖立。在這十幾年間,匈奴避居漠北休養生息。而漢朝因人力、物資損失很大,及為了征伐朝鮮、西羌及西南夷,也暫時停止對匈奴的用兵。

漢朝在東部聯合烏桓,西部派張騫兩次出使西域,聯絡大月氏、大宛,以和親(前105年,漢武帝封細君公主下嫁烏孫國王)、通商的方式聯合西域諸國,壓縮匈奴的空間。前87年,漢武帝死,漢朝暫時停止對匈奴的攻擊。漢昭帝時,匈奴為緩和與漢的敵對關系,把扣留了19年的漢使蘇武釋放,以示善意,但匈奴騎兵仍然不斷在北方邊境出現。前73年匈奴轉攻西域的烏孫以索要公主(即西漢嫁給烏孫王的解優公主),烏孫向漢求救,漢朝組織五路大軍十幾萬與烏孫聯兵進攻匈奴。前71年再次聯兵20幾萬合擊匈奴,大獲全勝,直搗右谷蠡王庭。

匈奴

同年冬,匈奴出動數萬騎兵擊烏孫以報怨,適逢天降大雨雪,生還者不足十分之一。是時丁零北攻,烏桓入東,烏孫擊西,匈奴元氣大傷,被迫向西遷徙以依靠西域,西域再次成為雙方以爭奪重點。雙方反復激烈爭奪車師之際,前60年,匈奴內部因掌管西域事務的日逐王先賢撣與新任單于屠耆堂爭奪權位發生沖突。日逐王降漢,匈奴被迫放棄了西域。漢完全控製了西域,匈奴實力大減,己無力擾漢。

內亂之始

匈奴因戰爭、天災、領土及人口的減小,處境日益困宭,內部紛爭開始激化。自伊稚斜單于後,匈奴單于更迭頻繁。前60年,虛閭權渠單于死,其妻顓渠閼氏與其弟都隆奇合謀立右賢王屠耆堂為單于。他上任後,排除異己,殺盡前單于所用舊人,重用自己的子弟,以致發生內訌,兵敗自殺。他死後,匈奴開始爭奪單于王位的內戰。

五單于爭立

前58年,匈奴東部姑夕王等人共立虛閭權渠單于子稽侯柵為呼韓邪單于,擊敗握衍朐鞮單于,握衍朐鞮自殺身亡。都隆奇等人共立日逐王薄胥堂為屠耆單于,擊敗呼韓邪。此時呼揭王自立為呼揭單于,右奧鞮王自立為車犁單于,烏籍都尉亦自立為烏籍單于,是為五單于爭立時期。屠耆單于先後攻擊烏籍、車犁,烏籍、車犁皆敗走西北與呼揭合兵,呼揭、烏籍皆去單于稱號,擁車犁為單于,為屠耆所敗。呼韓邪乘機進攻,屠耆大敗自殺,車犁也率部投降。

不久,呼韓邪兄呼屠吾斯自立為郅支單于,居東邊。屠耆從弟休旬王也自立為閏振單于。前54年,閏振率軍東擊郅支,兵敗被殺。郅支乘勝擊破呼韓邪,據漠北王庭。呼韓邪單于南下投靠漢朝。後來郅支單于則率部眾退至中亞康居(今巴爾喀什湖與鹹海之間,即哈薩克一帶),呼韓邪單于佔據漠北王庭。前36年,為了清除匈奴在西域的影響,甘延壽、陳湯遠征康居的匈奴,擊殺郅支單于。

分裂時期

南匈奴和北匈奴

南北匈奴分立

在東漢初年,匈奴就大量進入塞內。46年前後,匈奴國內發生嚴重的自然災害,人畜飢疫,死亡大半。而統治階級因爭權奪利,發生分裂。48年,匈奴八部族人共立呼韓邪單于之孫日逐王比為單于,與蒲奴單于分庭抗禮,匈奴分裂為兩部。後日逐王比率4萬多人南下附漢稱臣稱為南匈奴,被漢朝安置在河套地區。而留居漠北的稱為北匈奴。

漢伐北匈奴及爭奪西域

留居漠北的北匈奴,連年遭受嚴重天災,又受到南匈奴、烏桓、鮮卑的攻擊,退居漠北後社會經濟極度萎縮,力量大大削弱,多次遣使向東漢請求和親。其一怕東漢北伐,其二想挑撥破壞東漢與南匈奴的關系;其三想在西域抬高自己聲望,其四想通過和親與東漢互市交換所需物資。東漢政府沒有答應和親,僅同意雙方人民互市。北匈奴從65年至72年不斷入侵東漢漁陽至河西走廊北部邊塞,隨著東漢的政治穩定和經濟得到恢復發展,國力增強,在南匈奴的支持下,開始了征伐北匈奴的戰爭

匈奴

73年二月東漢派竇固等四路大軍出擊,佔據伊吾盧城(今新疆哈密)。同年,派班超通西域南路鄯善國,75年至76年漢匈之間對西域展開了一場爭奪戰,竇固、耿恭擊敗呼衍王和左鹿蠡王,佔車師、爭奪金滿城,因漢明帝死,中原大旱,人民負擔太重,暫時罷兵。83年至85年北匈奴人先後有七十三批南下附漢,加上南匈奴攻擊,北匈奴力量大大削弱。87年鮮卑從東部猛攻北匈奴,殺死優留單于。

漢破北匈奴

優留單于死後,北匈奴大亂,漠北又發生蝗災,人民飢饉,內部沖突不斷,北匈奴內部危機連連。東漢乘此時機,于89年到91年與南匈奴聯合夾擊北匈奴。

89年(東漢永元元年)夏六月開始,竇憲、耿秉率軍與南匈奴軍隊在涿邪山會合(今蒙古國滿達勒戈壁附近),與北單于戰于稽落山(今蒙古國額布根山),北單于大敗逃走,漢軍追擊,俘殺一萬三千餘人,北匈奴先後有二十餘萬人歸附。竇憲、耿秉登燕然山(今蒙古國杭愛山)刻石紀功而還。明年再出擊北匈奴,北單于受傷逃走。91年東漢軍又出擊金微山(今阿爾泰山)大敗北匈奴軍,北單于迫使其西遷,率殘部西逃烏孫與康居。

94年,南匈奴單于師子立。新降的北匈奴部眾對單于師子不服,在同年,十五部二十幾萬人皆叛變,脅迫前單于屯屠何之子奧鞬日逐王逢侯為單于,匈奴再次分裂,東漢派遣大軍以及烏桓、鮮卑兵共四萬人大敗逢侯,逢侯遂率眾出塞,漢軍追趕不及。107年,逢侯趁東漢放棄西域之際,控製西域,脅迫諸國共同搔擾東漢邊疆十幾年。118年,逢侯被鮮卑擊敗,率領百餘人投靠東漢。

北匈奴西遷康居

在91年北單于戰敗後,率殘部西逃至伊黎河流域的烏孫國,在其立足後,仍然出沒于天山南北,實施掠奪。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殺死了漢將索班。為了對付西域的北匈奴,東漢朝廷任命班勇為西域長史,屯兵柳中,班勇于124年、126年兩次擊敗北匈奴,西域的局勢開始穩定。在班勇離職後,北匈奴勢力又重新抬頭,漢將裴岑于137年率軍擊斃北匈奴呼衍王于巴裏坤,151年,漢將司馬達率漢軍出擊蒲類海,擊敗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

錫爾河是中亞的內陸河,流經今天的烏茲別克、哈薩克等國,註入鹹海。在漢時,這裏是康居國。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漢朝的反擊,已無法立足,大約在160年左右,北匈奴的一部分又開始了西遷,來到了錫爾河流域的康居國。至于北匈奴人在康居的活動,因為缺乏史料記載,就不得而知了。

南匈奴依附東漢

依附漢朝的南匈奴人,被漢朝安置在河套地區。借著漢朝的軍力多次大敗北匈奴,接納大量降眾,勢力大增。但因部族成分復雜,難以駕馭控製,造成內部不隱,時有叛亂,多位南單于被殺。而後漢朝對南匈奴的管理越加嚴厲。在東漢中期以後一再發生南單于被漢官員拘捕、更換、逼死甚至殺害。

187年,東漢末年黃巾起義、董卓專權之際,南匈奴發生內訌,國人殺死單于羌渠,子左賢王於夫羅即位。而參與者恐被報復不認可新單于,另立一位單于,於夫羅隻得前往漢朝申需求助。正值漢末大亂,隻好留在河東。195年,南匈奴參與了中原混戰,東漢蔡邕之女蔡文姬被擄掠去匈奴。202年,南匈奴首領歸附漢丞相曹操,蔡文姬歸漢。216年,曹操拘留呼廚泉單于,而派右賢王去卑監國,並將南匈奴分成五部,安置在平陽郡,匈奴單于王朝終結。

漢化的南匈奴,一直居住在河套一帶,三國時期曹操把匈奴分成五個部,即左、右、南、北、中,分別安置在陝西、山西、河北一帶。各部貴者為帥,後改稱都尉;以漢人為司馬以監督。於夫羅子劉豹為左部帥。

東漢末年以來,周邊各民族紛紛涌入中原。其中以匈奴人人數最多,史稱“關中人口百餘萬,戎狄居半,匈漢雜居”。而西晉因賈後亂政,引起了八王之亂,混戰延續長達16年之久,給予了匈奴人介入的機會。

匈奴造反

公元4世紀,匈奴人劉淵在成都王司馬穎手下為將。乘西晉八王之亂之後的混亂時期,劉淵在並州離石起兵立漢國,稱漢王,後稱帝,佔領了北中國的大部分地區。311年劉淵子劉聰攻佔洛陽,316年攻佔長安,滅西晉。318年,匈奴貴族靳準殺死劉聰子劉粲及其家族,自立為漢天王。劉聰族弟劉曜在長安稱帝,改國號為趙,消滅了靳氏。因百姓負擔極重,民怨沸騰,引起大規模反抗。328年,羯人石勒擒殺劉曜,次年在上邽殺其太子劉熙及其將相公卿等三千餘人,趙亡。史稱前趙或漢趙。匈奴在中國北方衰落後, 鮮卑人迅速進入蒙古高原, 餘下的匈奴約四十萬人並入鮮卑。匈奴與鮮卑的混血後代稱為鐵弗人。鐵弗人赫連勃勃被鮮卑拓跋氏擊敗後投奔羌人的後秦。後自認為是末代的匈奴王,改姓赫連,在河套地區創立夏國,史稱胡夏。後被所滅。之後擊敗東晉軍隊,奪下了關中地區,以長安為都。425年赫連勃勃卒,子赫連昌繼位。428年北魏俘赫連昌。赫連昌弟赫連定在平涼自稱夏皇帝。431年北魏俘赫連定,夏亡。夏國的國都統萬城是作為遊牧民族的匈奴在東亞留下的唯一的遺跡。融入匈奴人中的月氏人,稱為匈奴別部盧水胡。其中沮渠家族推後涼漢官段業為主,在現甘肅地區建立政權,史稱北涼。後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立為北涼主。433年蒙遜子沮渠牧犍繼位。439年被鮮卑人拓跋氏北魏所滅。牧犍弟沮渠無諱西行至高昌,建立高昌北涼。460年,高昌北涼為柔然所攻滅。融入靠近高句麗的宇文鮮卑部落的一小支匈奴,進入遼東半島。

北匈奴西遷

◆北匈奴退出蒙古高原漢武帝對匈奴的猛烈反擊,大傷了匈奴的元氣。到西漢晚期,匈奴發生了分裂,呼韓邪單于率部歸順漢朝,而流竄到中亞與漢朝為敵的郅支單于也被漢將陳湯以“明犯強漢者,雖遠必誅”為理由消滅掉了,漢匈關系從此走向和解。東漢初年,在匈奴貴族中反漢的勢力重新抬頭,導致匈奴再次分裂,南匈奴歸順漢朝,而北匈奴則堅持與漢為敵,經常發動對南匈奴和漢人的掠奪。

而當時東漢剛剛建立,國力還屬于恢復期,因此,直到漢明帝時,才發動了對北匈奴的反擊戰。公元73年,漢軍四路出擊北匈奴,竇固、耿忠的漢軍一直追擊到天山一帶,並奪取了伊吾(今新疆哈密)。漢和帝時,又發動了針對北匈奴的反擊戰,公元89年,竇憲、耿秉率領漢軍大敗北匈奴,一直追擊到燕然山(今蒙古國杭愛山)。公元91年,漢軍再次出擊北匈奴,在金微山(今阿爾泰山)大敗北單于,北單于隻得向西逃竄。至此,東漢對北匈奴的戰爭取得了全面勝利,而與漢為敵的北匈奴,則受到漢與南匈奴的合擊,已無法在漠北蒙古高原立足,隻得退出蒙古高原向西逃竄。

◆北匈奴西遷的第一站:伊犁河流域

與其說是西遷,還不如說西逃貼切一些。在公元91年北單于戰敗後,率殘部西逃至伊犁河流域的烏孫國,在其立足後,仍然出沒于天山南北,實施掠奪。公元119年,北匈奴攻陷了伊吾(今新疆哈密),殺死了漢將索班。為了對付西域的北匈奴,東漢朝廷任命班勇為西域長史,屯兵柳中(今新疆吐魯番一帶),班勇于公元124年、126年兩次擊敗北匈奴,西域的局勢開始穩定。在班勇離職後,北匈奴勢力又重新抬頭,漢將斐岑于137年率軍擊斃北匈奴呼衍王于巴裏坤(今新疆巴裏坤),公元151年,漢將司馬達率漢軍出擊蒲類海(今新疆巴裏坤湖),擊敗北匈奴新的呼衍王,呼衍王率北匈奴又向西撤退,拉開了第二次西逃的序幕。

◆北匈奴西遷的第二站:錫爾河流域

錫爾河是中亞的內陸河,流經今天的烏茲別克、哈薩克等國,註入鹹海。在漢時,這裏是康居國。北匈奴在西域遭到漢朝的反擊,已無法立足,大約在160年,北匈奴的一部分又開始了西遷,來到了錫爾河流域的康居國。至于北匈奴人在康居的活動,因為缺乏史料記載,就不得而知了。

◆北匈奴西遷的第三站:頓河以東、裏海以北

大約在公元290年,北匈奴出現在頓河以東的阿蘭國,這段歷史在我國《北史.西域傳》和羅馬帝國的《歷史》中,都有過記載。北匈奴殺死了阿蘭國國王,徹底征服了阿蘭國。

◆北匈奴西遷的第四站:頓河以西、多瑙河以東

憑借著在阿蘭國的休整和補給,北匈奴徹底恢復了元氣,掠奪、貪婪的本性讓他們對頓河以西的草原垂涎不已。公元374年,匈奴在大單于巴蘭姆伯爾的率領下,渡過了頓河,向東哥特人發動了進攻,東哥特人哪裏是匈奴人的對手,經過奮戰,依然慘敗,一部分東哥特人隻得向西逃竄,逃到了西哥特人那裏,匈奴尾隨其後,追擊到西哥特人居住地。西哥特人在德涅斯特河(流經今天的烏克蘭和摩爾多瓦)擺下軍陣,準備迎擊匈奴,而匈奴人則趁夜晚偷偷從德涅斯特河上遊渡河,然後抄襲西哥特人軍陣背後,西哥特人慘敗,隻得向西逃竄至多瑙河。後經羅馬帝國皇帝的批準,東、西哥特人得以渡過多瑙河,進入到羅馬帝國避難。此後,由于羅馬帝國對哥特人殘酷的壓榨,逼迫哥特人又起兵反叛,公元378年,羅馬帝國皇帝瓦連斯親征哥特人,結果被哥特人殺死,帝國遭受到沉重打擊。而此時的匈奴,由于佔據了南俄羅斯大草原,暫時穩定了下來。

◆佔據南俄羅斯草原後,匈奴人的活動

在打敗哥特人,佔據南俄羅斯草原後,匈奴人得以休整,人口開始急劇增加,同時,小部分的匈奴騎兵仍然在騷擾鄰國:一股匈奴騎兵渡過了多瑙河,與哥特人一起騷擾羅馬帝國;另一股匈奴人,于公元384年進攻美索不達米亞,攻佔了愛德沙城;還有一股匈奴人于396年,侵入了薩珊波斯帝國。整體而言,匈奴人這段時期,基本是以在南俄羅斯草原休整為主,為下一步的大規模入侵積蓄力量。

◆匈奴烏爾丁大單于的活動

395年,羅馬帝國分裂為東西羅馬,而此時的匈奴正處于烏爾丁大單于的統治。烏爾丁是一個非常有野心的人,他曾對東羅馬帝國色雷斯省總督說過,凡是太陽能照射到的地方,隻要他願意,他都能征服。公元400年,匈奴在烏爾丁大單于領導下,又開始向西大規模入侵,一舉奪得了整個多瑙河盆地,並一度攻入了義大利,這一事件的連鎖反應就是逼迫多瑙河流域的各部族為躲避匈奴人,隻得向西羅馬腹地進軍,公元410年,西哥特人攻陷了西羅馬帝國的首都羅馬,西羅馬帝國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擊。然而烏爾丁大單于的宏圖大志還未實現就一命嗚呼了,公元408年,烏爾丁率軍騷擾東羅馬帝國,在搶得大量財物準備撤退時,遭羅馬人的襲擊,烏爾丁大單于就這樣戰死在沙場。

◆匈奴帝國的建立

在疆土不斷擴大的情況下,以匈牙利平原為統治中心的匈奴帝國,在奧克塔爾大單于時已基本建立起來,單于王廷穩定在今天匈牙利的布達佩斯附近,這個軍事帝國成為東、西兩個羅馬帝國最嚴重的威脅。烏爾丁大單于死後,匈奴帝國沉寂了一段時間,而在奧克塔爾大單于率領下,匈奴帝國又開始興盛起來,奧克塔爾死後,他的兄弟盧加繼承了王位。盧加大單于在公元422年和426年兩次蹂躪東羅馬帝國的色雷斯和馬其頓,逼迫東羅馬帝國皇帝向匈奴帝國年貢350磅黃金,此後,東羅馬帝國又被迫在邊境向匈奴帝國開放互市,來確保邊境的安寧,匈奴人的榮耀終于在西方找了回來。

◆阿提拉大單于統治的確立

434年,盧加單于去世,他的兩個侄兒阿提拉和布列達共同繼承王位,各掌管一部分領土。兩位單于即位不久,便發動了對東羅馬帝國的戰爭,要求東羅馬皇帝交出匈奴的叛逆,還要年貢翻番,由350磅黃金上漲到700磅黃金,東羅馬皇帝受武力脅迫,隻得答應。445年,布列達單于神秘地遇刺身亡,阿提拉成為匈奴帝國唯一的大單于。阿提拉更是一個野心勃勃的家伙,在他的率領下,整個歐洲都沉浸在對匈奴的恐懼之中,匈奴帝國的鼎盛時期到來了。

◆鼎盛時期的匈奴帝國

阿提拉大單于獨自掌權後,馬上就發動了大規模的戰爭,不過戰爭的矛頭卻指向了北歐和東歐。在北歐和東歐,盎格魯撒克遜人為躲避匈奴人,逃亡到英倫三島,而許多日耳曼和斯拉夫人的部族戰敗,紛紛向匈奴投降。在鞏固了東方和北方後,阿提拉大單于在447年大舉進犯東羅馬帝國,東羅馬帝國軍隊接連戰敗,匈奴的騎兵一直深入到達達尼爾海峽和希臘的溫泉關,嚴重威脅到東羅馬帝國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安全,東羅馬帝國皇帝被迫求和,雙方在448年簽訂和約,東羅馬除了馬上向匈奴支付賠款6000磅黃金,年貢也由700磅黃金漲到2100磅黃金。至此,匈奴帝國的疆域東到裏海,北到北海,西到萊茵河,南到阿爾卑斯山,盛極一時。而東羅馬帝國經過匈奴的長期劫掠和年貢的沉重負擔,財富已基本耗盡,于是,阿提拉大單于又將目光投向了西羅馬帝國。

◆阿提拉的高盧戰記

450年,阿提拉大單于在完成了對東、北、南的征服後,將矛頭指向了西羅馬帝國。該年,阿提拉派使者來到羅馬,要求娶西羅馬皇帝的妹妹荷諾利亞公主為妻,並要求西羅馬帝國拿一半的國土作為嫁妝。如此過分和羞辱的要求,自然遭到西羅馬皇帝的拒絕,于是阿提拉大單于以此為借口發動了對西羅馬的戰爭。當年,阿提拉集結了大批匈奴戰士以及被征服民族的僕從軍,號稱50萬,渡過萊茵河,向西羅馬的高盧(今法國)發動進攻。高盧的城市就如同草原上獵物一樣,被匈奴人一個接一個地摧毀,最終匈奴軍主力又圍攻高盧重鎮奧爾良。

此時,面對共同的敵人,西羅馬人和西哥特人暫時放下他們的爭鬥,組成聯軍來救援奧爾良。面對聯軍,阿提拉放棄了對奧爾良的圍攻,開始機動迂回,尋機與敵決戰。公元451年6月20日,阿提拉的匈奴大軍與西羅馬、西哥特聯軍,在今天的巴黎市郊展開了大決戰。戰鬥打得非常慘烈,僅過了一天,雙方戰死者就達15萬人,最終,西哥特國王戰死,餘部也撤離戰場,而匈奴也損失慘重,無力再進攻,隻得退回萊茵河,重新積聚力量。

◆上帝之鞭對西羅馬的懲罰

452年,得到休整的匈奴帝國再次發動了對西羅馬的戰爭,被稱做“上帝之鞭”的阿提拉開始了對西羅馬的懲罰。阿提拉率領的匈奴軍隊翻過了阿爾卑斯山,攻入了義大利。義大利北部地區遭到了匈奴人瘋狂的攻擊,北部所有的城市都被匈奴人摧毀。此後,匈奴人攻佔了重鎮阿奎萊亞,揮師直搗帝國的首都羅馬城。西羅馬皇帝萬分驚恐,隻得派羅馬教皇利奧一世與匈奴人議和。此時,匈奴軍中突發瘟疫,而東羅馬帝國的援軍也快到達羅馬城,因此,阿提拉便答應議和,但在撤軍前仍揚言,如果西羅馬皇帝不把他的妹妹荷諾利亞公主送到匈奴,他還會來攻打西羅馬。就這樣,羅馬人眼睜睜地看著匈奴人滿載著搶奪來的財物揚長而去,隻留下義大利北部的一片廢墟。

◆阿提拉神秘的死亡與匈奴帝國的瓦解

453年,阿提拉大單于又娶了一名少女為妃,然而在新婚之夜,阿提拉卻神秘地死在了婚床上。阿提拉死後,他的兒子們為爭奪大單于之位,打起了內戰,匈奴帝國在瞬間瓦解崩潰了。匈奴帝國的內戰,給了被奴役民族機會,454年,東哥特、吉皮底人組成聯軍,在匈牙利打敗了匈奴,從此,匈奴人被迫又退回了南俄羅斯草原。在461年,阿提拉的一個兒子妄圖重建匈奴帝國,對多瑙河流域的東哥特人發動了戰爭,遭到失敗。468年,他又發動了對東羅馬帝國的戰爭,結果自己戰死沙場,從此匈奴人逐漸沉寂了下去,直至被歷史徹底遺忘。

【後記】

匈奴帝國崩潰不久,深受匈奴摧殘以及匈奴引發的蠻族西遷影響的西羅馬帝國也徹底走向了絕路,公元476年,日耳曼僱傭軍攻佔了羅馬城,末代皇帝、6歲的羅慕洛被俘虜,西羅馬帝國自此滅亡,標志著歐洲封建時代的開始。

大事年表

公元前 二一五年秦始皇發兵三十萬,使蒙恬北攻匈奴。

公元前 二一四年蒙恬敗匈奴,略河南地,設縣四十四。增修民城, 西起臨洮,東至遼東,御匈奴。

公元前 二零一年 九月,韓信降匈奴。冒頓進兵太原,至晉陽。

公元前 二零零年 十月,劉邦擊韓信,信敗走匈奴。曼丘臣等扶趙利為趙王。合韓信及匈奴兵反擊漢軍。漢軍被圍于平城七日。十二月,匈奴攻代。

公元前 一九八年 冬,漢使人至匈奴結和親。

公元前 一九七年 九月,代相陳豨結匈奴自立為代王,劉邦自攻之。

公元前 一九五年 三月,燕王盧綰亡入匈奴,被封為東胡盧王。

公元前 一九二年 漢以宗室女飾為公主,嫁匈奴。

公元前 一八二年 匈奴入狄道,攻阿陽。

公元前 一八一年 十二月,匈奴至狄道,略二千餘人。

公元前 一七七年 五月,匈奴右賢王入居河南地,略上郡。

公元前 一七四年 春,冒頓致書漢文帝,約和。冒頓死,老上(稽粥)即“單于”位。漢文帝遣宗室女為公主至匈奴和。

公元前 一六九年 匈奴略狄道。

公元前 一六六年 冬,匈奴入漢朝那、彭陽,侯騎至甘泉宮,月餘乃退。中行說降匈奴,勸稽粥勿愛漢物。

公元前 一六二年 匈奴連年擾漢邊,雲中、遼東最甚。漢文帝致書單子,匈奴亦使人報聘,又和親。

公元前 一五八年 冬,匈奴入上郡、雲中、月餘始退。稽粥死,軍臣即位。

公元前 一五六年 四月,漢與匈奴和親。

公元前 一五五年 秋,漢與匈奴和親。

公元前 一五四年 正月,漢七王與匈奴結兵造反,未遂。

公元前 一五二年 漢公主嫁匈奴。匈奴與漢通市。

公元前 一四八年 二月,匈奴兵迫燕地。

公無前 一四四年 六月,匈奴兵至雁門,入上郡,取漢苑馬。

公元前 一四二年 三月,匈奴兵至雁門。

公元前 一三三年 六月,漢武帝使四將軍,兵三十餘萬,誘擊匈奴,無功。

公元前 一二九年 匈奴入上谷,漢使衛青等四將軍各率萬騎分道出擊。青至龍城斬獲。秋,匈奴入漢塞,韓安國屯漁陽。匈奴生擒李廣。

公元前 一二八年 秋,匈奴入遼西、漁陽、雁門。衛青等擊退之。

公元前 一二七年 匈奴入上谷、漁陽。衛青擊退之于河南,逐匈奴牡羊王、樓煩王,取河南地,設朔方郡,築朔方城。修秦時所築塞。

公元前 一二六年冬,軍臣死,伊秩邪立,內戰,太子于禪出降漢。匈奴入漢代郡。又入雁門。

公元前 一二五年夏,匈奴入漢代郡、定襄、上郡。

公元前 一二四年春,匈奴右賢王兵臨漢朔方,漢以衛青等十餘將往征。秋,匈奴入漢代郡。

公元前 一二三年二月,漢衛青統六將軍擊匈奴。

公元前 一二二年五月,匈奴入上谷。

公元前 一二一年三月,霍去病擊匈奴。夏,去病再擊匈奴。匈奴入代、雁門。秋,匈奴渾邪王殺休屠王,並其眾降漢。漢分徙匈奴前後降者子隴西、北地、上郡、朔方、雲中等五郡外為五屬國。

公元前 一二零年秋,匈奴入右北平、定襄。

公元前 一一九年春,漢大攻匈奴。匈奴漠南無王庭。

公元前 一一五年漢于原渾邪王地設酒泉郡,休屠王地設武威郡。

公元前 一一四年匈奴伊秩邪死,烏維立。

公元前 一一二年西羌結匈奴攻漢安故,圍抱罕。匈奴入五原。

公元前 一一一年漢二將軍率騎入匈奴二千裏,無功。

公元前 一一零年十月,漢武帝北巡、登單于台、向匈奴挑戰,匈奴單于殺主張接見漢使者,拘漢使。

公元前 一零七年秋,匈奴數擾漢邊。

公元前 一零五年烏維死;詹師廬即單于位。匈奴王庭益西北。匈奴境大雨雪。國中不安。

公元前 一零四年漢築受降城于塞外。

公元前 一零三年漢二萬騎侵匈奴,被殲,趙破奴被擒。匈奴入雙邊。

公元前 一零二年詹師廬死,句犁湖即單于位。漢于五原塞外數百裏至千裏,築城障。秋,匈奴入漢定襄、雲中、酒泉、張掖等郡。

公元前 一零一年漢使樓蘭王侯伺匈奴。冬,匈奴盡歸向所拘漢使,使人聘于漢。

公元前 一零零年三月,漢使蘇武送匈奴使之留在漢者。武以密謀匈奴事發,被拘。句犁湖死,且鞮侯立為單于。

公元前 九九年五月,漢擊匈奴于天山。軍還,為匈奴所圍,大敗。李陵敗降匈奴。漢以匈奴叛王介和王成娩將.樓蘭兵擊車師,為匈奴救兵所敗。 公元前 九八年秋,匈奴入雁門。

公元前 九七年正月,漢分路擊匈奴,無功。

公元前 九六年且鞮侯死,狐鹿姑即單于位。

公元前 九一年秋,匈奴入上谷,五原。

公元前 九零年三月,漢李廣利擊匈奴,敗降。匈奴介和王率六國兵攻車師。狐鹿姑致書漢武帝、約邊界。

公元前 八七年冬,匈奴入朔方。

公元前 八五年狐鹿姑死,壺衍鞮即單于位。匈奴爭亂。

公元前 八一年匈奴與漢議和,釋蘇武歸。

公元前 八零年匈奴入漢邊,大敗。

公元前 七九年匈奴備漢進攻,築餘吾水橋。

公元前 七七年烏桓發匈奴先單于墓棘。匈奴與烏桓戰。

公元前 七二年匈奴伐烏孫,漢救之。

公元前 七一年五月,漢攻匈奴軍罷。冬,匈奴擊烏孫。匈境大雨雪。西、北、東鄰國進攻。屬國瓦解。

公元前 六八年壺衍鞮死,虛閭權渠立為單于。匈奴發屯兵備漢。秋,匈奴投屬之辱居種居左地者起兵,與甌脫戰,敗而降漢。

公元前 六七年漢鄭吉破車師,其王奔匈奴。

公元前 六四年匈奴攻車師,鄭吉被圍,漢以車師地歸匈奴。

公元前 六零年匈奴日逐王先賢撣將眾降漢。匈奴罷西域僮僕都尉。

公元前 五九年匈奴擊車師。匈奴使人奉獻于漢,賀漢明年正旦。

公元前 五八年丁零掠匈奴。單于使弟朝于漢。匈奴庭內爭, 呼韓邪立。

公元前 五七年 七月,匈奴五單于爭立。郅支立為單于。

公元前 五六年 八月,匈奴屠營單于子右谷蠡王以相爭兵敗,降漢。十一月,匈奴左大將烏厲屈等降漢。

公元前 五五年 六月,漢設西河、北地屬國,以處匈奴降者。

公元前 五四年 正月,匈奴單于稱臣于漢,使弟右谷蠡王入侍漢。

公元前 五三年 正月,匈奴庭內就降漢與否政策爭論。呼韓、郅支各遣子入侍漢。冬.匈奴單于賀漢正旦。

公元前 五二年 冬,呼韓邪請明年朝漢。

公元前 五一年 正月,呼韓邪入漢朝,漢授璽綬。二月,漢使騎送之歸國,允其居漢光祿塞下。

公元前 五零年 冬,呼韓、郅支各獻于漢。

公元前 四九年 正月,呼韓朝漢。二月歸國。

公元前 四八年漢使雲中、五原輸谷,救呼韓邪困貧。

公元前 四四年郅支殺漢使谷吉,徙帳康居。

公元前 四三年呼韓邪北歸庭。與漢盟誓。

公元前 三六年秋,漢西域都護甘延壽發西域兵攻入康居,殺郅支。匈奴隨郅支西遷者幾盡。

公元前 三三年正月,呼韓邪朝漢。漢以王嬙嫁之。呼韓邪為漢保塞。

公元前 三一年呼韓邪死,雕陶莫皋立為復株累若鞮單于。

公元前 二七年匈奴單于使朝漢。

公元前 二五年正月,雕陶莫皋朝漢。

公元前 二零年雕陶莫皋死,且麇胥立為搜諧若鞮單于,搜諧使子入侍。

公元前 一二年搜諧入漢,病死漢塞下。

公元前 十一年且莫車立為車牙若鞮單于。

公元前 八年車牙死,囊知牙斯立為烏株留若鞮單于。漢使單子獻地。

公元前 三年匈奴單于請朝漢。

公元前 一年正月,烏珠留入朝。

公元 二年漢要王嬙須卜居次入侍。車師後王忤漢戊己校尉,亡入匈奴。婼羌去胡來王率妻子人民入匈奴。王莽迫匈奴允四條件;要匈奴改一字名。烏桓殺匈奴使者,拒絕納稅。

公元 九年王莽換單于璽,授新章。

公元 十年漢改匈奴單于為匈奴服于。備甲率三十萬攻匈奴,預分其地為十五國。

公元 十一年王莽使人誘賂呼韓邪諸子。烏株留分告諸部入漢塞、大賂。車師降匈奴。

公元 十三年烏株留死,成立為烏累若鞮單于。匈奴單于改左賢王為護于。

公元 十四年匈奴請和。

公元 十五年春,漢改匈奴單于為恭奴善于。

公元 十六年漢擊匈奴、兵屯于邊。

公元 十八年鹹死,輿立為呼都而屍道皋若鞮單于。單于遣使向漢奉獻。漢迫匈奴大臣須卜當至長安,拜為須卜單于。匈奴入漢邊。

公元 十九年漢“豬突豨勇”擊匈奴。

公元 二一年漢轉谷、帛到邊郡,備擊匈奴。

公元 二三年冬,更始帝使人至匈奴。單于不再稱臣。

公元 二五年盧芳稱西平王,結匈奴,匈奴立為漢皇帝。

公元 二七年二月,漢漁陽太守彭寵自立為燕王。結匈奴。

公元 二八年五月,匈奴助彭寵戰,敗。

公元 二九年十一月,漢五原李典等結匈奴,迎盧芳都九原,據五原等郡。

公元 三零年十二月,漢馮異破盧芳、匈奴兵。匈奴遣使向漢奉獻。漢報命、通舊好。

公元 三十一年三月,公孫述立瑰器為朔寧王。冬,盧芳所設雲中、朔方太守降漢。

公元 三二年十一月,隴西等郡附瑰囂。

公元 三三年漢遷雁門吏民于太原。六月,匈奴敗漢兵。漢兵屯常山備匈奴。

公元 三四年正月,漢吳漢破匈奴兵。漢省定襄郡,遷民于西河。

公元 三五年漢省朔方牧並于並州。

公元 三六年匈奴與烏桓助盧芳擾漢邊。

公元 三七年二月,盧芳入匈奴。五月,匈奴入漢河東。

公元 三八年西域諸國苦匈奴重斂,請漢置都護,不許。

公元 三九年二月,吳漢攻匈奴。漢遷雁門、代、上谷吏民于居庸、常山關以東,避匈奴。匈奴左部轉居塞內。十二月,匈奴護盧芳居高柳。

公元 四零年十二月,盧芳降漢,被封代王。

公元 四一年匈奴、烏桓、鮮卑連兵入漢塞。

公元 四二年五月,盧芳又入匈奴。十年後死于此。

公元 四四年五月,匈奴掠上黨等地。十二月,匈奴略天水等地。漢遷五原民于河東。

公元 四五年四月,安定屬國胡據青山。冬,匈奴入上谷。

公元 四六年匈奴求和親。匈奴為烏桓所破,北遷。都善、車師均附匈奴。

公元 四六年呼都而屍死,蒲奴立。匈奴連年蝗旱;

公元 四七年薁鞬日逐王比使人奉匈奴地圖至西河,向漢求內附。

公元 四八年正月,日逐王比與八部大人叩漢五原塞,請為漢扦邊.漢許之。十月,比立為單于,是為“南”單于。 從此,匈奴被分稱為南、北匈奴。

公元 四九年 正月,漢祭彤賂鮮卑攻匈奴。南單于向漢稱藩。三月,使子入侍漢。

公元 五零年 正月,漢授南單于璽綬。聽入居雲中,設使匈奴中郎將。夏,南單于部下內訌,左賢王自立為單于,月餘死。冬,北匈奴始攻南單于,漢使南單于,居西河美稷,使西河長吏以兵衛之。南單于以兵屯八郡,為漢偵侯。

公元 五一年 北匈奴至漢武威,請和親。

公元 五二年 北匈奴使人向漢貢馬裘,請和親。

公元 五五年 北匈奴遣使向漢奉獻。

公元 五六年 比死,莫立為臣浮尤鞮勞單于。一年後,汗立為何伐于慮鞮單于。

公元 五九年 正月,漢明堂大禮,南匈奴侍子助祭。汗死,適立為醯僮屍逐侯鞮單于。

公元 六二年 十一月,北匈奴擾五原。十二月,擾雲中,南單于擊卻之。單于適死,蘇立為丘徐車林鞮單于,數月死。

公元 六三年 長立為胡邪屍逐侯鞮單于。

公元 六四年 北匈奴向漢求市,許之。

公元 六五年 三月,漢鄭眾使北匈奴還。悉南、北匈奴交通狀,屯營五原曼柏以防之。十月,北匈奴擾西河諸郡。

公元 六六年 二月,南匈奴使子入漢學。

公元 七二年 十二月,漢耿秉、竇固等屯涼州,備擊匈奴。

公元 七三年 二月,漢四路擊北匈奴。竇固取伊吾廬、餘無功。漢斑超使西域,殺北匈奴使者。九月,北匈奴大入雲中。

公元 七四年 八月,漢令諸屬國囚任兵,赴軍營

公元 七五年 三月,北匈奴破車師後王,圍金滿城。七月,北匈奴圍攻漢耿恭。十一月,北匈奴圍柳中城。又攻耿恭于疏勒城。

公元 七六年 漢邊郡兵與南單于,共攻北匈奴。

公元 七七年 三月,北匈奴復據伊吾地。

公元 八三年 六月,北匈奴三木樓普大入請降漢。

公元 八四年 北匈奴向漢請市,許之。大且渠驅牛、羊至關市,為南單于抄掠而去。

公元 八五年 北匈奴大人降漢者七三人。西域、丁零、鮮卑共攻匈奴,單于遠走。冬,北匈奴聲言回擊南單于,漢使南單于還所掠。單于長死,宣立為伊屠于閭鞮單于。

公元 八七年 七月,鮮卑大破北匈奴,殺尤留單于。十月,北匈奴大亂,五十八部二八萬口降漢。

公元 八八年 七月,北匈奴飢亂,降南單于者歲數千人。南單于請漢兵擊北匈奴。宣死,屯屠河立為休蘭屍,逐侯疑單于。

公元 八九年 六月,漢竇憲破北匈奴于稽落山、勒石燕然。北單于向漢奉獻。

公元 九零年 二月,漢復設西河、上郡屬國都尉。五月,竇憲攻北匈奴伊吾廬地。九月,北單于向漢稱臣。十月,南單于與漢兵襲北匈奴。

公元 九一年 二月,竇憲破北匈奴于金微山。單于遠走。北匈奴于除鞬立為單于,至蒲類海、款漢塞請降。

公元 九二年 正月,漢授于除鞬單于璽緩,屯伊吾,以兵監護之

公元 九三年 正月,于除鞬率眾北歸,北匈奴殘破,鮮卑據其地,匈奴餘種十餘萬落自稱鮮卑。屯屠河死,安國立為單于。

公元 九四年 正月,安國與師子不和。安國被屬下殺。師子立為亭獨屍逐侯鞮單于。十一月,北匈奴新降者十五部二十餘萬人擁逢侯為單子而起事。漢、鮮卑攻逢侯。

公元 九六年 五月,南匈奴右溫禺犢王烏居戰出塞。七月,漢追擊。遷其餘眾于安定,北地。冬,逢侯左部萬餘人降漢。

公元 九八年 師子死,檀立為萬氏屍逐鞮單于。

公元 一零四年 十一月,北匈奴稱臣,願和親,漢不許。

公元 一零五年 北匈奴至敦煌貢獻,請漢修故約,漢不許。

公元 一零九年 九月,南匈奴骨都侯與鮮卑大人、雁門烏桓連兵犯五原,敗漢兵,圍美稷。十一月,漢兵破南匈奴薁鞬日逐王。

公元 一一零年正月,耿夔、梁堇兵破南單于。二月,南匈奴攻常山。三月,南單于降漢,還所掠漢男女及羌所賣入匈奴者。

公元 一一六年漢與南單于破先零羌于靈州。

公元 一一八年 春,逢侯降漢。

公元 一一九年 北匈奴復役屬西域諸國。

公元 一二零年 三月,北匈奴結車師後王,殺漢使,逐車師前王。

公元 一二三年 四月,北匈奴數擾河西,漢班勇屯柳中以遏之。十一月,鮮卑攻南單子於曼柏。

公元 一二四年 正月,班勇發西域兵攻北匈奴伊蠡王于車師前庭。五月,南匈奴大人阿族以單子征調煩累,北走,漢追之,斬獲殆盡。檀死,拔被立為南單于。

公元 一二五年 七月,班勇斬匈奴在車師後庭之使者。

公元 一二六年 班勇發諸國兵擊北匈奴呼衍王。呼衍王遷居枯梧河上。北單于來援,勇逐之。鮮卑數寇南匈奴,求漢復障塞。

公元 一二七年 正月,漢與南匈奴破鮮卑其至鞬。

公元 一二八年 拔死,休利立為去特若屍逐就單子。

公元 一三三年 三月,漢與南匈奴擊鮮卑。

公元 一三四年 四月,車師後部擊北匈奴于閶吾隆谷。

公元 一三五年 春,北匈奴呼衍王攻車師後部。

公元 一三七年 八月,漢兵攻呼衍王。

公元 一四零年 四月,南匈奴句龍大人吾斯、車紐等攻西河、圍美稷、擾朔方。五月,漢破之。漢中郎將陳龜殺南單于。九月,吾斯立車紐為單于,結烏桓,羌胡,略並州、涼、幽、冀等地。漢遷西河、上郡、朔方于內地。十二月,破車紐于馬邑,車紐降。

公元 一四三年 六月,漢立守義王兜樓儲為單于。十一月,漢中郎將暗殺吾斯。

公元 一四四年 四月,漢破南匈奴左部。

公元 一四七年 兜樓儲死,車居兒立為伊陵屍逐就單于。

公元 一五一年 四月,呼衍王擾伊吾。

公元 一五三年 車師後王進入匈奴。

公元 一五五年 七月,南匈奴左薁鞬台耆,且渠伯德等攻美程,東羌應之。漢招誘東羌破台營,伯德等。

公元 一五六年 七月,鮮卑檀石槐盡有匈奴故地。

公元 一五八年 十二月,南匈奴諸部結烏桓、鮮卑擾沿邊九郡。漢誘烏桓殺匈奴屠各部帥,引兵擊南單于、破降之。

公元 一六六年 七月,鮮卑結南匈奴擾九邊。十二月,南匈奴、烏桓二十萬口降漢。

公元 一七四年 十二月,鮮卑擾北地,漢郡兵與屠各兵破之。

公元 一七七年 八月,漢與南匈奴兵擊鮮卑,大敗。車居兒死。

公元 一七八年 呼徵立為南單于。

公元 一七九年 漢中郎將殺呼徵,立羌渠。

公元 一八七年 十二月,屠各胡起事。

公元 一八八年 三月,屠各胡攻殺並州刺史。匈奴內訌,一部與屠各胡合攻殺羌渠,其子于扶羅立為持至屍逐侯單子。起義者另立須卜骨都侯為單于。九月,南單于于扶羅與白波、黃巾合攻河東。

公元 一八九年 須卜骨都侯死。南單于虛其位,以老王行國事。

公元 一九一年 七月,於夫羅附董卓。

公元 一九二年 睦固結于於夫羅略。曹操破之于內黃。

公元 一九三年 正月,黑山別部與於夫羅附袁述,屯封丘。六月,曹操擊屠各兵于常山,無功。

公元 一九五年 十一月,南匈奴右賢王去卑護衛漢獻帝,擊退李榷、郭把兵。於夫羅死,呼廚泉立為單于。

公元 二零二年 九月,曹操擊降南單于。

公元 二一六年 七月,呼廚泉朝見魏,曹操留之,使去卑監其國。分部為五,各立貴人為帥,以漢司馬監之。

公元 二二零年 魏授呼廚泉魏璽綬。

公元290年,匈人開始在阿蘭國周圍活動。

公元350年,匈人滅阿蘭。

公元374年,攻入第聶伯河,與東哥特人戰。

公元376年,匈人大敗西哥特,後者逃入羅馬帝國境內。

公元408年,烏丁王去世,奧克塔王朝開始,奧克塔成為國王(單于)。

公元434年,布雷達和阿提拉共同成為國王(單于),攻拜佔庭,後者被迫開始向匈奴付700黃金年貢。

公元445年,布雷達去世,阿提拉獨掌大權。

公元447年,攻拜佔庭,後者將年貢增到2100黃金。

公元451年,沙隆會戰,西哥特與西羅馬聯軍勝阿提拉。

公元452年,匈人兵臨羅馬城,教皇裏奧一世出城將阿提拉勸說回去。

公元453年,阿提拉去世,匈人帝國崩潰。

公元468年,阿提拉一兒子發動對拜佔庭的戰爭,自己戰敗死去。

註意:匈人是不是匈奴人在學術界一直有爭議,故匈人不能算做匈奴人

其他資料

匈奴盔甲

在需要近身搏鬥的冷兵器時代,士兵裝備的堅實與否會極大地影響著軍隊整體的戰鬥力。匈奴人深諳此道,非常重視士兵的保護,他們不像中原士兵靠盾牌保護自己,而代之以更省勁、更堅固的盔甲來裝備自身,形成“盡為甲騎”、機動靈活而又龐大的匈奴騎兵。

出土的匈奴頭盔繼承了北方草原的傳統,與北京昌平西周白浮木槨墓及內蒙古赤峰市寧城南山根出土的東胡族青銅頭盔形製相仿,匈奴的頭盔仍為青銅質地,素面無沿,盔頂有方鈕,兩側護耳下方有系穿帶子的小洞,兩面開口,佩戴可不分前後。從其形製看,我們可以了解匈奴頭盔的系戴方式,同時也可體會到這樣的頭部防護在激烈的肉搏戰中對士兵所起到的良好保護作用。匈奴鎧甲比起頭盔來更少見,高勒毛都M32出土的匈奴甲殘片青銅製成,呈魚鱗狀密布,顯得非常堅實。內蒙古自治區博物館利用匈奴青銅甲片復原了一件匈奴鎧甲,尺寸約為65×50㎝,分前後兩片,由眾多的圓形青銅甲片組合而成。甲片之間原套用皮條連系,但皮條已腐朽,因此隻剩下甲片。

綜上所述,匈奴民族有完善的軍事裝備。優良的戰馬,矯健的騎士,堅固的盔甲,加上鋒利無比的兵器,勾勒出了匈奴軍隊的威武風姿,用“兵利馬疾”形容匈奴軍隊,當是最恰當的概括。《史記·匈奴列傳》記載:“其攻戰,斬首虜賜一卮酒,而所得鹵獲因以予之,得人以為奴婢。故其戰,人人自為趣利,善為誘兵以冒敵。故其見敵則逐利,如鳥之集……戰而扶輿死者,盡得死者家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