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身工

包身工

①包身工:舊社會一種變相的販賣奴隸的形式,被販賣的是女孩子,由承包人送到工廠去做工,身體無自由,工錢全歸承包人所有。 

②本文的提法——包身工:“她們的身體,已經以一種奇妙的方式給了叫做‘帶工’的老板。”    “包”:立“包身契”。“奇妙”:不僅在于這些女孩子近乎被拐騙,而且是一僕二主,一主是日本資本家(工頭是拿莫溫),一主是中國二老板,帶工的。日本資本家稱她們是“試驗工”“養成工”,中國帶工者稱她們是“包身工”。


  • 中文名稱
    包身工
  • 外文名稱
    Enslaved worker/Peon
  • 含 義
    指被販賣的工人,多是青少年
  • 起 源
    殖民時期拉美和內戰後美國南部

​主要介紹

含義

1、指被販賣的工人多是青少年由包工頭騙到工廠、礦山做工沒有人身自由工錢全歸包工頭所有受資本家和包工頭的雙重剝削。

包身工

2、在包身工情勢下做工的人。

著名文學家夏衍先生曾為此寫過一篇報告文學《包身工》有血有淚地描寫他們的生活。另一本集體創作小說《紗綻怒吼》也有同類描述。

3、還有網路遊戲鬥地主中最低級的意思。

包身工是什麽

包身工製最早出現于上海日本紗廠內1925年“五卅”運動中紗廠工團結起來進行鬥爭資本家害怕工人就企圖用包身工來代替成年工欺侮他們年紀小沒有鬥爭經驗。據統計1937年上海共有包身工達七、八萬人之多佔上海紗廠女工三分之一左右。

包身工是由包老板買回來的這些包老板是流氓地痞與廠家、工頭拿摩溫及農村惡霸勾結。他們到農村或災區去誘騙農民將他們的未成年女兒騙去城中當工。包身工一般隻有十二、三歲到十五、六歲期限一般是三年。愈是年齡小的身價愈低期限也愈長。在包身期間所得的工資全歸包老板所有包老板隻供食住。工資比一般工人低40%左右。大多集中在紡織廠工作。

包身工包身工

包身工的生活

包身工一入包老板之手就與世隔絕。包老板怕她們逃跑不讓她們與外界接觸上下班由包老板押送或由廠中派人來領。包工期間不得回家甚至連父母親屬也不準來探望。一間十多平方米的房間住上二、三十人還要輪流睡覺。有的是二層架三層架人疊人。有的沒有床鋪睡在地板上。房內通常隻有一支洗臉用的木桶一支大小便用的馬桶。沒有洗澡場所身上又髒又臭。1934年上海有一位記者報導“每個鋪位鋪著一些稻草稻草上蓋一床草席有的鋪草席上堆著一些破棉絮其餘的草席上連破棉絮也沒有。問包老板為什麽不見被子包老板說習慣了沒有被頭也會睡覺的。”

包身工的衣服契約上是包老板供給的。事實上包老板隻供給兩套衣服一單一棉。單衣是用質量最差的布做的棉衣薄得可以照見陽光。她們是靠家裏帶來的衣服補了再補渡過三年。包老板不給她們鞋襪包身工要省下飯錢積起來買些鞋襪穿。

包身工吃的就更令慘不忍睹。包老板給他們兩粥一飯但輪到做夜班時老板就隻給吃兩餐粥。下午四點多鍾吃了去上班要到第二天早上七點多鍾才吃到第二頓午飯就沒有吃了。所謂粥實際上是碎米湯還限製每人兩碗。飯是上工前才給吃有時是發酶的糙米、爛菜湯。

在這種居住環境和生活情況下包身工很容易染病。她們幾乎沒有不是患有爛腳、紅眼和皮膚病等。還有許多人有肺病、胃病、黃疸病、婦女病經過幾年她們都被折磨得不像人樣。在工廠裏她們身上沒有標記但由于他們都是蓬頭赤腳面黃骨瘦眼睛凹陷生瘡爛腳紅眼睛所以一望就知道她們是包身工。

包身工如同奴隸一樣失去了人身自由。每清早三、四點鍾起床由包老板押上廠。晚上在月光之下排隊回工房。她們不能轉廠不能轉業不能請假。經年過著沒有陽光沒有自由的生活。

工廠內包身工與其它工人一樣站在車間旁一邊工作一邊吃冷飯。大小便沒有自由要領牌子才能進洗手間。車間內絮塵飛揚蒸氣如霧空氣污濁。夏天氣溫高達華氏120度。工頭稍有不如意她們便要挨打挨罵過著非人的生活。[1]

包身工製度的結局

49年後永安紗廠的包老板回憶說“包身工每人每月的工資收入為10至12元每年130元至150元。而每月支出最多6元每年為72元。每人每年可賺70至80元最多可達96元。因此當一個包工頭隻要包三、四個人自己便可生活。”當時的包老板通常包三、四十人所以每月凈收入大大超過工頭。

包身工最初的反抗隻是逃跑。由于工運的發展她們得到其它工友的支持不斷與資本家交涉使她們學會了團結學會了對付資本家、包老板和工頭的方法。1932年“一二八”上海戰爭爆發後日本紗廠停工包老板把她們送入難民收容所。包身工一和社會接觸她的悲慘遭遇就傳開了。這時正值抗日運動高漲有人對包身工進行了採訪真相公布後群情激憤輿嚴厲指責。上海市社會局立即頒布了八項“處理包身工製工人問題之辦法”。以後紗廠老板再不敢用包身工這個製度也就此趨于滅亡。

包身工的賣身契

“立自願書人×××情由當年家中困難今將少女××自願包與招工員×××名下帶到上海紗廠工作。憑中言明包得大洋三十元整以三年滿期此款按每年三月間付洋十元。自進廠之後聽憑招工員教訓不得有違。倘有走失拐帶天年不測均歸出筆人承認與招工員無涉如有頭痛傷風歸招工員負責。三年期內該女工添補衣服歸招工員承認。倘有停工如數照補。期限×年×月×日滿工滿工後當報招工員數月。恐後無憑立此承認。”

作品簡介

《包身工》中國現代作家夏衍所著的報告文學作品寫于1935年。

《包身工》一文以報告文學的形式敘述了上海等地包身工遭遇的種種非人的待遇以及帶工老板等人對他們殘忍的壓榨。

[2]《包身工》文學體裁

《包身工》屬于報告文學(同類題材有國中的《地質之光》、《誰是最可愛的人》) 報告文學是文學體裁的一種散文的一類是文藝通訊、速寫、特寫的總稱是文學創作中的“輕騎兵”它是一種直接取材于現實生活中有典型意義的真人真事經過適當的藝術加工迅速地反映現實生活的文學品種可以寫人可以寫事也可以寫問題因為它是“報告”就要求所反映的真人真事又因為它是“文學”就要求反映出來的真人真事是有典型性的允許一定的藝術加工

“報告文學”的特點新聞性、文學性、政論性

作品背景

作品反映了1932年“一·二八”事變到抗日戰爭爆發前夕國民黨統治區的社會黑暗情況。

為了創作這篇報告文學夏衍親自深入東洋沙廠採訪調查。他得到一位女工的幫助混進包身工中兩三次但是這經後他就被工頭盯住了。從三月初到五月夏衍為了看到包身工們上班的情景足足做了兩個多月的夜工。他在深入調查獲得了大量第一手材料後便寫成了這篇膾炙人口的《包身工》。

1929年末在世界範圍內爆發了資本主義的經濟危機。為了轉嫁損失和渡過難關資本主義各國紛紛加強對外掠奪。日本政府迅速法西斯化加緊了侵佔我國的步伐。1931年發動了“九·一八”事變侵佔了我國東北後又于1932年在上海發動“一·二八”戰爭。戰後日本帝國主義加緊對我國經濟的掠奪

隨著帝國主義特別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步步深入我國人民的反抗情緒也不斷高漲上海工人運動十分活躍。為了避免罷工的威脅日本資本家大量僱用沒有任何人身自由的“包身工”代替普通的自由勞動者。

作者簡介

概況

夏衍1900—1995中國原名沈乃熙,字端先。祖籍河南開封。浙江人。因家境貧窮

夏衍作品

國小畢業後做過染坊店學徒。1914年就學于浙江省立甲種工業學校。1919年參加五四運動畢業後留學日本先後在明治工業專科學校、九洲帝國大學攻讀工科。留學期間閱讀了大量文學名著。1923年開始接受馬克思主義並參加了日本工人運動和左翼文藝運動。1927年被驅逐回國同年6月加入中國共產黨。1930年參加了左聯的工作。抗戰期間任《救亡日報》總編輯。1932年進入電影界。1941年奉命赴香港創辦《華商報》。後到重慶任《新華日報》總編輯。1946年在南京梅園新村參加中共代表團工作。解放後曾任中共上海市委常委、宣傳部長、文化局長文化部副部長全國文聯副主席中國電影家協會主席中顧委委員等。現代劇作家革命戲劇和電影運動的組織者、領導者。作品《包身工》已被選入人教版高一教科書

作品

夏衍一生著譯豐富電影、戲劇、雜感、電影評論、報告文學的寫作均有較高造詣。他創作和改編的主要作品有《狂流》《賽金花》《上海屋檐下》《法西斯細菌》《祝福》《林家鋪子》《革命家庭》《在烈火中永生》等。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