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女的時代》

《勝女的時代》

《勝女的代價2》是《勝女的代價》的姊妹篇,由歡瑞世紀、上海劇酷、明道工作室製作,張博昱執導,張翰鄭爽喬任梁江語晨孫驍驍主演的新美學時尚偶像劇。

該劇講述了一對雙生姐妹花遭到調包從而產生人生錯位、愛情錯位的故事。

該劇于2013年9月28日在湖南衛視首播。

  • 中文名
    勝女的時代
  • 主演
    張翰,鄭爽,喬任梁,江語晨、孫驍驍
  • 集數
    34集(未刪減版)
  • 其他名稱
    勝女的代價2
  • 類型
    當代,都市,愛情,偶像
  • 出品時間
    2013年
  • 首播時間
    2013年09月28日
  • 出品公司
    明道工作室,歡瑞世紀,上海劇酷
  • 製片地區
    中國大陸
  • 導演
    張博昱
  • 播出網路
    愛奇藝 樂視網
  • 發證日期
    2013-06-28
  • 許可證號
    (浙)劇審字(2013)第020號
  • 播出平台
    湖南衛視
  • 拍攝地點
    上海
  • 開機時間
    2012年08月31日

​劇情介紹

母親夏萍因女兒患先天性心髒病無力負擔醫葯費用,在醫院為救女兒一念之差將女兒調包進方家,從此與女兒失去聯系。方太太舒語希將此女當作方亦菲的異卵雙胞胎妹妹撫養長大。

海報海報

方亦菲交往了出身平凡的華天齊。舒語希介意天齊的出身用計讓兩人分手,改讓亦菲與門當戶對的康傑訂下婚約,而康傑愛的人卻是亦萱。就在亦菲決定要跟天齊遠走高飛時竟意外身亡。此時舒語希發現穆小妍和方亦菲長相相同,便以小妍的母親夏萍的醫葯費為交易條件要穆小妍冒充方亦來繼承自家的事業。不知情的華天齊以為亦菲為利益背叛自己而決定報復她,卻難忘舊情,再次愛上她。病重的夏萍思念女兒道出了當年的調包的事情,驕縱的方亦萱因此變得自閉敏感,康傑默默守護她。亦萱見到病重的母親並與她相認,舒語希也難舍養育之情。穆小妍和方亦萱開始了擁有兩個媽媽的生活,夏萍在兩個女兒的照顧下漸漸恢復,兩個女兒也各自收獲了愛情。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
演員
備註
華天齊張翰原先是純潔乖乖男,後來變為腹黑男主角
穆小妍鄭爽夏萍的女兒,實際上是方亦菲的孿生妹妹
方亦菲鄭爽富家千金
方亦萱江語晨被掉包成千金小姐,十分嬌縱
康傑狄傑默默守護方亦萱
白家偉喬任梁一位極力渴望自由,現實生活中卻不得不受到家庭禁錮的富家少爺。
段凱徐開騁愛著穆小妍
蘇荷孫驍驍穆小妍的閨蜜
華雲飛倪新宇華天齊父親
舒語希孟廣美方亦菲,穆小妍之母

職員表

製作人:

鍾君艷

監製:蘇降雨、劉楊、張語芯
導演:張博昱
燈光:王超
發行:歡瑞世紀影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以上資料來源 

角色介紹

《勝女的時代》
華天齊 |  張翰

雙面騎士 為愛復仇

華天齊是一個極具繪畫天賦和藝術創作力的青年藝術家,天生桀驁不馴,要強好勝。表面上天齊是一個貧窮貴公子,而實際上則是一個富二代。天齊因為對父親出軌的怨恨,一直不肯接受自己的有錢老爸,選擇了與外公相依為命。大二那一年天齊偶遇富家千金方亦菲,提出想請她做自己人體模特的邀請,方亦菲認為天齊是色狼,隨即賞了他一個大大的耳光。但天齊積極並誠懇的說服,也讓方亦菲慢慢了解了天齊其實為人正直,並且對創作著實有著熱情,方亦菲終于慢慢放下了心防,也由此開啓了兩人的感情之路。然而亦菲的突然離開,讓天齊懷疑自己過去視金錢如糞土的價值觀,開始了紙醉金迷的花花公子生活。而這一切的原因,都隻是想要告訴方亦菲:沒有你,我一樣過得很好。

《勝女的時代》

方亦菲 | 鄭爽

方亦菲是時競總裁舒語希的大女兒,本可養尊處優的她全無那些讓人無法容忍的小姐病,相反她平易近人、吃苦耐勞,尤其是對于服裝設計的刻苦堅持贏得了所有人的贊賞。不過她與天齊的感情,卻一直不被家人祝福,尤其是自己的母親舒語希更是想方設法的拆散兩人,最終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勝女的時代》

穆小妍 | 鄭爽

舒語希見到穆小妍的第一眼就為之一亮,原因很簡單,小妍和亦菲的長相幾乎一模一樣,這也讓舒語希決定讓小妍冒充亦菲假扮自己的女兒,她並不知道小妍才是自己的親生女兒、亦菲的親妹妹。雖然自己因為學歷和家世的問題,小妍離自己的設計師之夢越來越遠,但面對舒語希提出的加入時競的置換條件,小妍卻不為所動,同時也將舒語希劃為奇怪女人的行列。但是小妍媽媽突然發作的心髒病,讓救母心切的小妍無奈隻能接受舒語希的要求。假亦菲的出現,讓天齊誤以為亦菲真的是嫌棄他的出身而分手,由此展開了一系列的報復行動。而面對天齊以及一幹完全不認識的人,小妍也隻能借口失憶來應對。穆小妍的豪門生活,就這樣開始了。

《勝女的時代》

白家偉 | 喬任梁

富家公子 渴望平凡

富家公子白家偉從小就渴望平淡生活,一直夢想能夠掌控自己的人生。無奈他卻一直被自己的父母鉗製,無法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甚至是連自己和蘇荷的愛情都要躲在陰影之中。然而父母的控製雖然讓家偉反感,但其實他根本沒有真正與家庭切割的實力。甚至,當他知道家中的產業岌岌可危之時,竟然被父親說服,選擇保有自己原本擁有的華麗生活而背棄自己的愛情,向方亦萱走近。

音樂原聲

曲目

作詞

作曲

演唱者

備註

天使之淚

譚璇

譚璇

張翰

片尾曲

《勝女的時代》

紀佳松BULE J

紀佳松BULE J

江語晨

片頭曲
一個人郭頂郭頂劉惜君插曲
如果真的不再愛我秋言秋言祝蘭蘭插曲
笑話喬任梁喬任梁喬任梁插曲
與我無關葛大為鄭國鋒喬任梁插曲
《最初的擁抱》譚志華譚志華安東尼插曲
《不見不愛》
----------
天天插曲
《笑著愛》-----
-----
天天插曲

幕後花絮

1.與以往電視劇單一主打劇情不同,此次《勝女的代價2》定位為新時尚美學偶像劇,主打“時尚”與“美學”。事實上在“勝女2”當中,僅鄭爽一人的服裝就超過100套。

2.“勝女2”是明道工作室既“勝女1”之後進軍內地偶像劇市場的第二部作品,此次明道再次出任製片人,同時“勝女2”與眾多一線國際品牌的合作,也讓整部戲更具質感。

播出信息

播出平台播出日期播出時間
湖南衛視
2013年09月28日
晚10:10分

劇集評價

電視劇《勝女的代價2》以其華美的場景、精致的服化道以及時尚的故事元素,為新時尚美學偶像劇進行了全新的定義。不同于傳統講述清新戀愛的偶像劇,“勝女2”致力于實現視覺美感與故事節奏和故事元素的內部統一,時尚感不僅源自演員,還源于故事節奏、剪輯、配樂等多方面,可以說《勝女的代價2》成為大陸新時尚美學偶像劇的引領者。(網易娛樂)

海報海報

再加上眾多國際知名品牌的植入,成為了名副其實的“時尚土豪偶像劇”,不少業內專業人士都將該戲作為“土豪劇”的標桿,表示“勝女2”提升了內地偶像劇的時尚質感。(騰訊娛樂)

《勝女的代價2》在當前新媒體市場上取得如此傲人的成績,可說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當前同時期日播劇,在演員陣容以及故事題材上都更為貼近普通百姓生活,家庭倫理劇幾乎攻佔了整個電視劇市場。而《勝女的代價2》一枝獨秀,由台灣金牌偶像劇製作團隊鼎力打造,內地一線偶像明星張翰、鄭爽等加盟,成為當前為數不多的“原汁原味”的“青春偶像劇”。在當前電視劇同質化趨向日益嚴重的情況下,《勝女的代價2》滿足了不少年輕觀眾追求甜蜜夢幻超現實感的偶像劇的收視需求。(新華娛樂)

分集劇情

·第1集

華天齊的才華與舒語希的陰謀

一大早公司裏的所有人都正在忙碌著。方亦菲把自己的設計稿給公司的總裁舒語希看,但是舒語希卻非常不滿意,方亦菲隻能自己把這些設計全部剪壞。舒語希對方亦菲很是失望,認為她辜負了自己的希望。華天齊作為一個新銳藝術家在街頭擺攤,康傑從豪華車上下來對他冷嘲熱諷。華天齊把自己的一個雕像送給了願意出錢買的小男孩。晚上的晚宴,方亦菲和華天齊暗中見面,方亦菲送給了華天齊一件自己親手做的首飾。華天齊十分開心。晚宴上有華天齊作品的拍賣,華天齊在台上侃侃而談,下面的人爭相競價。最終藝術品以千萬的價格成交,這讓方亦菲十分開心。

方亦萱偷偷喜歡華天齊,和母親專門來到華天齊家裏見面。舒語希打算訂購一批藝術品,華天齊很喜歡方亦菲,但是舒語希卻希望女兒能夠成為國際設計師,不想讓她因為愛情迷失道路。華天齊指責舒語希專製,但是她這次卻專門給了華天齊作品商業化的機會。雖然方亦菲很喜歡華天齊,但是卻因為母親而不方便和華天齊聯系。方亦萱和姐姐搗亂,故意發給華天齊表情。結果這個時候華天齊卻從窗戶裏面跳了進來……華天齊是專門想要來見方亦菲的。華天齊鼓勵亦菲加油設計,並且給他了一些靈感啓示。康傑喜歡方亦菲,並且告訴了舒語希這件事情。隨後康傑邀請方亦菲參加一個活動,並且對方亦菲很是照顧。李女士的晚宴上,她看到了方亦菲帶著的鑽戒,這枚戒指是康傑送給方亦菲的,李女士十分喜歡這枚戒指。

康傑故意激怒華天齊,在晚宴上發簡訊給他讓他來。來到之後的華天齊看到方亦菲手上的戒指,十分傷心,當即憤怒的拖著方亦菲從晚宴上離開。兩個人來到以前的一面牆壁旁邊,這面牆壁承擔了許多兩人的記憶,但是華天齊把這些東西全部打碎了。華天齊憤怒的把亦菲手上的戒指扯掉。亦菲和康傑要自己原來的戒指,但是康傑卻說自己丟掉了。這個時候舒語希走了過來,方亦菲立刻閉嘴。亦菲因為設計的問題被母親責罵,家偉幫助她圓場,但是舒語希咄咄逼人。健身房裏康傑和方亦萱見面了,方亦萱表示自己絕對不會喜歡華天齊那種對待自己惡劣的男人的。

在妹妹的鼓勵下,方亦菲工作十分努力。但是李女士和舒語希都認為方亦菲的設計不盡人意。華天齊被指責藝術品的成分裏面含有毒素,這讓華天齊十分擔心,和方亦菲說起來這件事請,說自己的材料裏面被人下了毒。華天齊從方亦菲那裏尋找安慰,但是亦菲卻因為自己的困境無能為力。亦菲偷偷地聽到母親給華天齊的材料裏面下毒,但是此刻被查封的華天齊卻不知道到哪裏找亦菲,亦菲被母親軟禁了……

·第2集

亦菲車禍與李代桃僵

方亦萱給姐姐送飯,亦菲請求妹妹幫助自己離開,打算和華天齊私奔。亦菲告訴妹妹母親從來沒有打算讓自己和華天齊在一起。方亦萱打算支開老張,幫助姐姐離開,為此亦萱拿出了康傑送給自己的電擊槍……方亦菲逃出家門,但是路上為了就一個小男孩被車子撞在了地上,華天齊送給她的戒指也被遺落在地上。這個時候舒語希正好路過,卻不知道自己的女兒就在車上受著傷……李女士終于同意簽下方亦菲,舒母十分高興。舒母逼問亦萱她的姐姐去了哪裏,無奈之下亦萱隻能說姐姐已經出走了。舒母告訴亦萱她的姐姐打算和華天齊分手了,這讓亦萱非常震驚。方亦菲不知下落,這讓李女士打算為簽約舉辦的媒體見面會不知道怎麽進行,舒語希十分著急,而這個時候亦萱昏倒了過去……穆小妍和方亦菲的長相十分相似,但是卻是家境貧寒,非常著急的在和段凱尋找工作。這個時候有個人敲響了門,開啟門來面前正是舒董事長……

穆小妍的媽媽有心髒病,為了見女兒一面昏倒在了路上。舒語希打算讓穆小妍扮作自己的女兒,為了完成和李女士的契約,自己可以給她的母親提供醫療費和她的學費。為了母親無奈之下穆小妍答應了。而舒語希的行蹤被華天齊全部看到了眼裏。舒語希安排了醫療專機給穆小妍的媽媽治療,但是穆小妍必須要和過去說再見。老張開著車聽著這些若有所思。舒語希表示在這段時間裏面穆小妍不可以和任何人提起他們兩個人之間的契約,穆小妍答應了。段凱作為穆小妍的青梅竹馬,十分擔心穆小妍的工作,但是穆小妍卻說自己沒有問題的。經過了換裝打扮,穆小妍和過去的方亦菲簡直如同一個人……亦萱和姐姐見面,舒母說是亦菲失憶了,亦萱毫不懷疑,但是康傑卻對這件事情十分狐疑。亦菲房間裏所有和華天齊有關系的物品全部被清理幹凈,即使亦萱和穆小妍討論起華天齊,穆小妍也推說自己全部都忘了……

·第3集

穆小妍變成方亦菲

穆小妍看之前方亦菲生活的影片,感慨這個女魔頭還是挺有人情味兒的。華天齊在街道上回想自己和方亦菲度過的美妙時光,十分痛苦。他以為是亦菲背叛了自己,遠離自己而去。穆小妍練習自己的演講稿,舒語希教授穆小妍怎麽樣在眾人面前演講。外公正在看有關亦菲的報道,見到華天齊進來連忙藏起來,但是還是被華天齊看到了。穆小妍打了小抄,但是自己還是忘記了台詞緊張了。這個時候她想到了舒語希教給自己的辦法,而且臨場發揮的不錯,台下一片掌聲。華天齊突然出現在發布會的現場,指責對方拋棄了自己,但是穆小妍卻完全不知道對方是誰……

穆小妍指責對方隻知道愛,但是基本的生活要素卻絲毫不知。華天齊被保全趕走,憤恨離開。華天齊在街道上喝的大醉,認為對方是因為自己沒錢沒勢而離開自己。穆小妍來到新公司上班,十分繁忙。在新公司穆小妍繼續被老板責難,但是這些在和媽媽影片的時候她都沒有說。一年時間很快過去,生活照舊繼續。方亦萱來到康傑家裏找他,兩個人打鬧。穆小妍給媽媽寫信,告訴她自己一定會成為一個好的設計師的。這也是自己的夢想。方亦萱抱怨自己的姐姐不如以前親切,並且讓姐姐送給媽媽禮物。亦萱走後,舒語希指責穆小妍的作品曇花一現,不如之前。

穆小妍的作品終于被通過,穆小妍非常開心,家偉和亦萱都很為姐姐高興。康傑和亦萱為姐姐準備了驚喜生日派對,但是穆小妍卻和助理一起去路邊攤吃東西。助理蘇荷感嘆亦菲這一年來的轉變,兩個人在一起吃飯十分開心。舒語希打算把其他人的作品冠以亦菲的名字,結果被穆小妍知道,兩個人產生爭執。最終穆小妍還是屈從了。發布會上幾個人各懷心機,但是表面上卻是和睦無比。發布會圓滿完成,這個時候有個模特走過來向穆小妍搭訕,這個模特的名字是丹尼爾。他說他們原本認識,但是穆小妍卻不認識對方。模特摘下面罩,原來竟然是華天齊。華天齊的作品終于得到了眾人的賞識,他這次消失一年後的出現是為了什麽呢……

·第4集

華天齊載譽歸來

華天齊當眾戲弄了兩個評論家,讓他們非常生氣。但是基金會的老板卻一點兒都不生氣,還問起來對方什麽時候打算回來定居。華天齊想到當初創作這件作品時候的場景,相當心痛。穆小妍即將成為一個品牌的服裝設計師,但是舒語希卻說這樣穆小妍隻是一個傀儡而已……康傑感覺現在的穆小妍比較有趣,他再次提到了華天齊。華天齊甩掉了自己的助理,孤身一人來到了自己以前居住的地方。助理趕來,吐糟這個地方太破舊了。華天齊開啟窗戶,進入了舊時房間,記憶如同潮水般涌來,每一件小物品都能觸發兩個人之間的無限記憶。不管是戒指還是手機,或者是一個小小的掛墜,都能夠讓華天齊回想到舊日美好時光,這讓他更加痛苦。

這個時候康傑領著穆小妍也來到了房子的外面,康傑打了之前的電話號碼,以為打不通,結果竟然真的接通了。華天齊表示自己回來就是找方亦菲算賬的,連助理把穆小妍的衣服都弄髒了也不管。康傑為了替穆小妍出氣,直接用水潑髒了華天齊的衣服,還說對方永遠成不了真正的公子哥。方亦萱繼續堅持聲稱自己不喜歡華天齊,但是康傑並不相信。亦萱和康傑去找家偉出去玩,亦萱表示自己想要和家偉試試,結果被康傑嘲笑。家偉卻說自己可能去不了了,因為自己要和同事出去吃飯,這個同事是誰呢……蘇荷因為穿了亦菲的衣服而被亦萱嘲笑了一番,家偉感覺十分抱歉。

亦萱硬拖著家偉一起去玩鬼屋,但是家偉的膽子非常小,還被康傑故意嚇得昏倒過去。亦萱感覺非常抱歉,對家偉好感度倍增。晚上家偉和亦萱在一起吃飯,亦萱提起來和康傑的賭註,但是現在感覺家偉是個很好的人,賭註作廢了,希望家偉能夠原諒自己,家偉表示了諒解。蘇荷在鏡子面前鼓勵自己,這個時候家偉過來道歉,原來昨天他失約的就是蘇荷……穆小妍打算和華氏集團的執行長見面,這個執行長誰都沒見過,也是他們要合作的對象,這個神秘的大家公子,正是華天齊。

·第5集

穆小妍和華天齊成為同事

穆小妍和白家偉在舒語希的帶領下去和華氏家族的執行長談論合作的事情,這個年輕的執行長十分神秘,沒人知道他們的身份。他們在辦公室見面,結果發現執行長竟然是華天齊……華天齊故意指責對方竟然在合作的時候遲到了五分鍾,五分鍾可是能做很多事情的。舒語希沒辦法隻能壓抑脾氣賠笑臉,保證以後不會遲到。華天齊和白家偉談事情,而把穆小妍和舒語希趕出了房間。舒語希十分生氣,穆小妍看到她這個樣子,故意說當初舒語希不同意方亦菲和華天齊的婚事,不就是因為華天齊家裏窮困,舒語希感覺對方配不上自己的女兒,如今華天齊有了錢,舒語希應該高興才對。但是舒語希不為所動,找人要他們調查華天齊究竟遭遇了什麽。白家偉被華天齊故意捉弄了一番,說是對方的方案太平庸。

白家偉離開之後遇到了蘇荷,蘇荷一直埋怨著上次自己被放鴿子的事情,始終給白家偉沒有好臉色,並且說起來上次自己被方亦萱羞辱,白家偉卻在一旁什麽都不做,蘇荷越說越氣,直接從餐廳離開。白家偉連忙打車追上去,從車上下來的時候白家偉換上了溜冰鞋哄蘇荷開心,並且邀請蘇荷晚上一起去溜冰,蘇荷答應了。晚上蘇荷玩的很開心,但是感覺有點兒累,白家偉告訴對方可以趴在自己背上。蘇荷忽然間問白家偉,是不是想要正式的和自己在一起。白家偉和蘇荷互談心事,互相談了小時候的一些事情。蘇荷忽然間提起了方亦萱,擔心白家偉會喜歡上這個千金大小姐。白家偉不由得想起了和方亦萱相處的畫面……但是當著蘇荷的面,白家偉堅持聲稱自己是絕對不會喜歡上方亦萱的。

穆小妍來到餐廳吃早餐,方亦萱連忙給姐姐端上食物。方亦萱和姐姐說起來華天齊的事情,但是穆小妍忽然之間非常生氣,方亦萱連忙道歉。康傑在健身俱樂部被懷疑偷了別人的錢包,康傑十分生氣,但是就是不讓對方看自己的櫃子。華天齊打電話邀請方亦萱吃飯,方亦萱很快答應了,康傑嘲笑她立場不堅定。穆小妍的新辦公室竟然就在華天齊的對面,穆小妍十分生氣,以為對方在捉弄自己。穆小妍和華天齊在會議上爭吵,華天齊十分生氣,回到辦公室摔東西。然而華天齊竟然決定邀請穆小妍吃飯……康傑在健身俱樂部被人痛打一頓,他的櫃子裏原來放著的是當時小時候方亦萱送給自己的小人偶……回憶往事,康傑神色溫柔。

·第6集

穆小妍的許願樹被推倒

穆小妍故意和華天齊搗亂,坐在辦公桌前對他做鬼臉。穆小妍在楓樹下面許願,希望母親和自己都能夠熬過難關。穆小妍和孩子們在樹下玩耍,結果正好被路人拍了下來,場景非常漂亮,還登上了新聞。華天齊知道了許願樹的事情,在上班的時候要穆小妍和自己出去,結果竟然把穆小妍帶去了那棵許願樹下。華天齊竟然命令人推到了那棵樹,穆小妍十分傷心落淚,跪倒在許願樹的面前,想到自己和母親相處的場景,擔心自己對母親的心意被破壞。穆小妍狠狠的打了自己好幾個耳光,請對方原諒自己,說是自己做錯了,自己和對方就此就算是有個了斷。華天齊連忙回身攔住。但是推到了樹也不能讓華天齊感到開心,他依舊感到悶悶不樂,這個時候手下還說報復的不夠狠,華天齊動搖的心意又被堅定了。穆小妍對著妹妹發脾氣,舒語希十分不快。舒語希把穆小妍給媽媽的信撕了粉碎,告誡對方以後別對著方亦萱發脾氣,否則自己一定和對方算賬。穆小妍從碎紙機裏面拼湊出來檔案,得知母親就在杭州,打過去了電話,但是接通以後穆小妍又遲疑了,擔心自己做的事情被母親知道,掛上了電話。穆小妍不願再和華天齊有聯系,而華天齊卻交給了對方一份困難而復雜的工作,這是華天齊的另一次報復。老張十分自責,自己當初開車的失誤,舒語希讓對方不要再說。

蘇荷再次被方亦萱為難,說自己的姐姐一定不會選擇這樣的項鏈,但是穆小妍竟然選擇了蘇荷認為她會喜歡的項鏈,而不是妹妹選擇的那個,亦萱十分生氣的離開。康傑一直從小喜歡著方亦萱,但是卻知道方亦萱最喜歡的人其實是華天齊,康傑一直默默而痛苦的守護著,用玩世不恭的外表隱瞞著真心。亦萱見到了姐姐拖著行李,當下知道姐姐打算離家出走,康傑認為她想太多了。舒語希擔心穆小妍去杭州找母親,當下吩咐手下想辦法攔住穆小妍。華天齊對方亦菲又愛又恨,不知道自己對她到底是愛還是恨。亦萱說起來小時候的事情,說姐姐和自己相處的一些趣事,而如今自己姐姐變成這個樣子,十分的難過。

·第7集

舒語希帶著白家偉與穆小妍向李女士的公司走去,李女士帶著幾人來到執行長的辦公室,待她一離去,執行長忽然轉過身子,舒語希赫然發現對方竟然是華天齊,華天齊一本正經看著舒語希等人,責怪幾人遲到了五分鍾,他故意要為難舒語希,指出五分鍾可以做很多事情,舒語希不敢對華天齊表達不滿,態度誠懇保證以後一定會準時會面。

華天齊讓白家偉留下來,讓舒語希和穆小妍離去,穆小妍對華天齊的轉變好奇不已,眼見舒語希依然一副怒火中燒的模樣,她故意指出當初舒語希是因為華天齊家境貧困,所以才不讓方亦菲跟華天齊來往,如今華天齊成為了夏姿公司執行長,按道理來說舒語希應該高興才對,舒語希沒有跟穆小妍說話,她掏出電話讓手下人調查華天齊之前的經歷。

白家偉畢恭畢敬站在華天齊面前,華天齊一本正經看著他,指出他設計的一個方案太一般,白家偉不敢提出抗告,打算重新做一份方案給華天齊,待他一離去,東尼走了過來,誇贊華天齊出盡了風頭,將舒語希等人挨個訓了一遍。

白家偉回到公司找到蘇荷,將蘇荷帶到了一家餐廳中談話,由于蘇苛依然在生氣,最後她不顧白家偉的哀求離開了餐廳,白家偉見蘇荷離去,情急之下坐著一輛汽車追了過去,待蘇荷止步停下來,白家偉穿著溜冰鞋從車中走了下來,希望晚上能帶蘇荷一起去溜冰場溜冰。

夜幕降臨,白家偉帶著蘇荷來溜冰場溜冰,蘇荷溜完冰氣喘吁吁,認為溜冰過于勞累,白家偉趁機提議以後蘇荷溜冰累了,可以爬到他的背上,蘇荷忽然認真的看著白家偉,詢問白家偉是否想過跟她在一起,白家偉不禁笑了起來,感概萬分跟蘇荷談起了以前的一些事情。

談完事情之後,白家偉坐到了護攔上面,希望蘇荷可以講一些心底秘密,以便更利于他走進蘇何的內心,蘇荷忽然笑而不語,慢慢靠到白家偉身上,透露自己隻想感受跟白家偉在一起的感覺。透露完心聲,蘇荷忽然提起了方亦萱,擔心白家偉會愛上方亦萱,經她這麽一說,白家偉不由自主想起了跟方亦萱在一起的一些情景。

回想完腦海中的畫面之後,白家偉忽然回過神來,當場表態絕不會愛上方亦萱。

穆小妍來客廳吃早餐的時候,方亦萱已經做好了早餐,她跟穆小妍提起了華天齊,穆小妍忽然非常生氣,沖著方亦萱大吼大叫,方亦萱沒有料到穆小妍忽然生氣,坐在當場面色駭然。

·第8集

康傑起了一大早,發現傭人正在打收房間,他隻得坐到沙發上休息,待傭人打掃完房間,他穿好衣服梳洗完畢來到健身館健身,方亦萱也在健身館健身,一想到之前穆小妍對她大發雷霆,她心中有些鬱悶,向康傑述說早餐時候被穆小妍教訓的事情,康傑非常理解穆小妍的心情,穆小妍馬上就要去華天齊的公司工作,心情自然不好,所以才會沖著別人發火。

二人正在談話,一個身材高大的男人來到儲藏櫃,打算開啟康傑的儲藏櫃尋找東西,康傑立即走上前喝問男人在幹什麽,男人透露之前用過儲藏櫃,由于落下了東西所以回來尋找,康傑不讓男人開啟儲藏櫃,兩人爭執不下間,健身館管理人員走了過來,問清了事情經過之後,管理人員認為康傑不可能偷走男人的東西,他警告男人不要再為難康傑,否則叫經理過來處理事情,男人無奈之下隻得離開了健身館,方亦萱半開玩笑,認為康傑的儲藏櫃裏面有非常重要的東西,她剛開完玩笑,華天齊忽然打來了電話,一見是華天齊來電,方亦萱心中有些納悶,接通電話之後,華天齊約請她一起吃飯。

穆小妍來到夏勢公司工作,一位工作人員接待了她,將她領向辦公室,另外一位前台小姐趕緊打電話給東尼,東尼接完電話與華天齊對視一眼,華天齊趕緊離開會議場所,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穆小妍從外面走了進來,華天齊故意做出一副傲慢的模樣跟穆小妍談話,他有心要激怒穆小妍,豈料穆小妍淡定自若,最後依然堅持要在夏姿公司工作。

華天齊將穆小妍帶到了會議室裏面,穆小妍正想開口自我介紹,東尼立即打斷她的話,提醒她應該進入主題,華天齊有意要讓穆小妍出洋相,要求她出示設計方案,穆小妍透露由于時間緊急還沒有寫好方案,華天齊趁機詢問她喜歡哪個設計師,穆小妍淡定自若透露自己喜歡多個設計師。

方亦萱打扮一新與華天齊見面,華天齊讓方亦萱不要擔心,因為他是真正打算聘用方亦菲,方亦菲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方亦萱這才放下心來,不再擔心華天齊以後專門為難方亦菲。

康傑晚上來健身館拿東西,忽然被白天的男子推倒在地上一頓毒打,男子打完康傑,大大列列離開了健身館。

華天齊向方亦萱打聽完方亦菲的生活喜好,不顧方亦萱呼喊離開了餐廳,看著華天齊越去越遠,方亦萱恍然大悟,原來華天齊約她吃飯就是為了打聽方亦菲的私生活。

康傑挨了一頓暴揍從地上站起來,看著櫃子裏面的木偶玩具,他忽然回想到了兒時幫助方亦萱揍小伙伴的事情。

·第9集

穆小妍的染坊事故

康傑把方亦萱傾訴的對話錄下來,發給了穆小妍的手機上。兩個人回憶起小時候的事情,感慨萬分。這個時候穆小妍已經坐在了班車上,方亦萱追趕不及。康傑為了方亦萱直接攔到了客車的前面,姐妹兩個抱在一起,終于重歸于好,康傑在一旁看著,十分欣慰。穆小妍回到家裏,華天齊就站在她家附近的草坪旁邊。華天齊擔心了穆小妍一整天,但是看著她回來,華天齊又有點生氣。白家偉要求蘇荷陪自己去上一個價格昂貴的課程,蘇荷十分拒絕,不想把自己兩個人的關系公之于眾。但是白家偉軟磨硬泡,蘇荷無可奈何隻得答應。但是這個講座的門票隻有兩張,白父十分不贊成把票給蘇荷,他自己答應了把票給方亦萱。白母也要求白家偉把票給方亦萱,這讓白家偉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抉擇……

華天齊在公司貼出公告,要求同事遠離穆小妍,這讓穆小妍感覺十分的幼稚。華天齊把穆小妍帶到染坊,要她漂染一批布料,並且要求在天亮之前完成。蘇荷和白家偉見面,白家偉撒謊說票給了同事的兒子,而自己則轉頭去和方亦萱聽了講座。華天齊一個人回憶往事,忽然間想起了了之前方亦菲在染布的時候昏倒過去的事情,因為方亦菲對漂白水過敏,這是很危險的。想到這裏華天齊猛然驚醒,認為穆小妍可能會有危險,他再也坐不住了,直接轉身出門。但是穆小妍對于漂白水並不過敏,和華天齊對話之後穆小妍故意裝作自己要昏過去了,而這個時候華天齊竟然對她做了人工呼吸,這一幕被來找穆小妍的康傑和方亦萱全部看到了……

因為擔心穆小妍,華天齊攬下了剩餘的工作。看到姐姐和華天齊接吻,這讓方亦萱十分傷心。穆小妍去給華天齊面試新的助理,而八號面試者竟然是段凱……穆小妍擔心自己被認出來,而這個時候段凱竟然說起來一年前穆小妍和她母親消失不見,自己一直在苦苦尋找的事情。歉疚之下,穆小妍告訴了段凱實情,自己頂替方亦菲的情況。穆小妍帶著段凱去吃大餐,還給他在店裏選購衣服。看著這樣的穆小妍,段凱有些擔心對方的改變。方亦萱被一個花花公子帶走去玩,這讓康傑十分擔心。白家偉和方亦萱在一起,結果方亦萱喝醉了,兩個人還被幾個公子哥兒糾纏不休。

·第10集

康傑向穆小妍求婚

康傑挺身而出,救出了醉酒的方亦萱。蘇荷在家門外等了白家偉很久,隻是為了給他送一份他需要的資料。康傑指責方亦萱酗酒隻是為了忘記華天齊,那麽何妨和自己在一起,但是隨即又說這不過是個玩笑。康傑小心翼翼的嘗試親吻方亦萱,但是最終放棄了。方亦萱十分傷心,認為對方如果是好朋友就不應該嘲笑自己,自己這種求而不得更是痛苦。康傑十分憤怒,打拳擊來發泄情緒。段凱被錄用為助理,和穆小妍兩個人在一起工作十分親密,這讓華天齊十分不快,拿著雷射筆各種挑剔兩個人的工作失誤。有人送花到華天齊的公司給穆小妍,所有人都十分好奇。結果送花人竟然是康傑……康傑和穆小妍談話,而這個時候康傑竟然對穆小妍求婚了……

遺憾的是,康傑並不知道眼前的穆小妍並不是方亦菲。穆小妍果斷的拒絕了。康父也和舒語希談論起了聯姻的事情,舒語希十分不安。康傑說自己可以和穆小妍連在一起對付華天齊,但是穆小妍心知舒語希是絕對不會答應聯姻的。而回到家裏舒語希竟然說這件事不錯,並且說世界上所有的事情都是利益交換。但她也表示自己不會強迫穆小妍。白父的銀行事務出現了狀況,蘇荷在家裏正好聽到了這件事情。蘇荷還知道了方亦萱去聽講座的事情,但是蘇荷並沒有生氣。白家偉提出最近父親公司的事情,感覺自己購買東西的價格偏高,但是對方是自己父親,不好詢問。蘇荷安慰對方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舒語希接到一份報告,報告顯示康傑竟然快要死了……

蘇荷在公司遇到了方亦萱,連忙躲開。想到方亦萱對自己各種刁難,蘇荷十分懊惱。康傑在公司前面大庭廣眾的向穆小妍求婚,這讓華天齊十分不快。而方亦萱也十分不贊成康傑和自己姐姐的婚事,並說自己絕對不會原諒他的。

·第11集

康傑患腦血管瘤

段凱得知了穆小妍和康傑訂婚的事情,十分不贊成。穆小妍說這隻是假的,一年後自己就自由了,但是段凱表示自己可以保護對方,隻是穆小妍堅決不同意把他也牽扯進來。華天齊想到之前和康傑的對話,這讓華天齊越想越氣。之前康傑看不起身世低微的華天齊,結果正在泡女人的康傑被華天齊抓個正著……兩個人大打出手,華天齊也再次明白自己對于穆小妍的心意,這讓華天齊更加的痛苦。方亦萱十分不贊成康傑和自己姐姐訂婚,認為康傑是個花心大蘿卜。她問姐姐是不是母親逼迫她訂婚,但是穆小妍反而開始懷疑起自己對于華天齊是不是有了感情……華天齊的外公看著自己的外孫,憂心忡忡,認為對方讓仇恨蒙蔽住了眼睛。康傑和白家偉對話,白家偉送給了康傑一塊手表,希望他從此能夠安定下來。

白家偉的職位被華天齊復原,白父怒氣沖沖找到華天齊,但是華天齊表示對方採購的一直都比市場價格昂貴,白父拿股東的身份來壓製華天齊,但是華天齊根本不吃這一套,無奈之下白父竟然鞠躬向華天齊哀求,華天齊沒有答應恢復職白家偉位,拒絕了。回到家裏白父和兒子說起來自己的家業出現了問題,白家偉十分擔心。蘇荷和穆小妍談話,說起來白家偉最近怪怪的,穆小妍安慰她一切都沒問題,而穆小妍也發覺了自己對于華天齊的感情……穆小妍來到華天齊很久之前的工作室偷偷溜進來玩,結果正好撞見了來到這裏的華天齊。

聽到門鎖聲穆小妍躲了起來,偷偷地看華天齊在那裏一邊回憶一邊喃喃自語的做著陶藝。但是華天齊在鏡子裏發現了穆小妍,凶狠的趕對方離開。穆小妍離開了之後,華天齊砸掉了所有剛做的陶藝品。這讓不知道內情的穆小妍十分傷心……康傑和方亦萱穆小妍一起吃飯,但是腦內血管瘤再次發病,康傑直接昏倒在了地上……

·第12集

陶藝和記憶

康傑一直暗戀著方亦萱,但是始終不敢對對方表明心意。穆小妍發現了方亦菲之前留下來的留言和日記,開啟來看到了方亦菲和華天齊相遇和經歷的點點滴滴。從一開始的相遇、一起做陶藝、一起擠公車的美好記憶,乃至于後來華天齊被自己的母親為難,兩個人一同度過難關。這些讓穆小妍若有所思也十分的感動。白父白母開始給白家偉介紹對象,白父為了自己家的利益,非常想要白家偉能夠和一個富家的千金小姐在一起,這讓白家偉非常的遲疑。蘇荷家裏隻是普通的工薪家庭,父親還要趕早騎著腳踏車上班。

白家偉出門接蘇荷一起去逛街,結果再錄上竟然遇到了車子剛好壞掉的白父。驚慌失措之下白家偉竟然讓蘇荷藏在了後備箱裏,兩個人差點被發現。蘇父一直是白父的司機,幸好最後的時候蘇荷沒有被發現。從後備箱裏出來之後蘇荷一直悶悶不樂,但是說自己並沒有因為這件事情生氣。白家偉雖然溫柔,但是卻是一個軟弱的人,這讓蘇荷十分的失望。穆小妍故意向華天齊討教一些關于陶藝的問題,並且建議公司的設計師都一起來學習陶藝,這樣對于設計很有幫助。這讓華天齊十分生氣,認為穆小妍故意在挑戰自己。

公司裏的人在穆小妍的帶領下都開始學習陶藝,這讓華天齊十分不爽。華天齊暴力製止了公司人的這種舉動,穆小妍沖到華天齊公司詢問,指責對方一直沉醉在對自己的怨恨之中,難以自拔。穆小妍說對方根本不知道自己曾經為了對方做了什麽,隻知道一味的怨恨。並且說那天晚上自己一直追著對方,甚至跳下河水把那枚被華天齊丟掉的戒指撈了起來……穆小妍說這枚戒指承載著華天齊和方亦菲相戀的熱情和記憶,但是這句話似乎反而更加激怒了華天齊……

·第13集

家偉父親雖然苦苦求性,華天齊依然決定復原家偉在夏姿公司的副總身份,家偉父親非常沮喪,與兒子回到家中,將原因說了一遍,原來他早就計畫把家偉安排進夏姿公司裏面,以便日後能與各個廠商打好關系,到時就能吃回扣,家偉聽完父親的話恍然大悟,憤憤不平坐到沙發上,聲稱寧願辭退也不願意做違背良心的事情。

蘇荷打電話給家偉,提出兩人一起吃飯,家偉由于被辭退,說話的聲音顯得有些鬱悶,蘇荷聽出家偉聲音不對,立即詢問發生了什麽事情,家偉不想把真相說出來,謊稱自己是因為要吃飯比較激動,所以說話的聲音才有些古怪。

蘇荷找到穆小妍,詢問她與華天齊相處得如何,穆小妍認為華天齊是一個非常難以相處的人,說話間還把家偉被辭退的事情說了出來,蘇荷聽完穆小妍的話,立即明白之家偉為何聲音顯得悶悶不樂,原來是被辭退心情不好的原因,華天齊如此做法讓蘇荷覺得憤憤不平,她與穆小妍談起了華天齊的一個秘密工作室,穆小妍對這個工作室非常好奇,在蘇荷的指引下來到工作室中一探究竟,不等她好好觀察工作室中的一些藝術品,華天齊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穆小妍趕緊藏到一邊註視華天齊的舉動。

華天齊沒有發現屋中有人,他來到一張木桌旁邊,開始檢查自己的藝術品,穆小妍藏在暗處看著華天齊陶醉的模樣,心中隻覺哭笑不得,華天齊全身貫註看著桌上的藝術品,一邊觀看一邊自言自語。

穆小妍隻覺想笑又不敢笑出來,由于一時大意弄出了聲響,華天齊聽到旁邊有異響,立即向穆小妍藏身之處看了過去,發現屋中有人之後,華天齊大聲喝問是誰,穆小妍的心提到了啜子眼上,本來不打算走出來,仔細一想竟然被發現就不用再隱藏了,她拎著背包從暗處走了出來,故意做出一事理直氣壯的模樣看著華天齊,華天齊非常憤怒,大聲喝令穆小妍滾蛋走人。

待穆小妍走出工作室,華天齊收拾好藝術品,走出工作室關上了房門,站在門外的穆小妍見華天齊要離去,趕緊攔在前方,向他做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鬼臉。華天齊看著穆小妍做出的鬼臉,板著面孔並沒有發笑,他的腦海裏面回想到了當年的一副畫面:當年他缺乏靈感做不出藝術品,方亦菲便來到旁邊扮了一個鬼臉將他逗樂。

蘇荷來到家偉家中做客,兩人坐在餐桌旁邊,面對滿桌食物有說有笑,蘇荷一時心情大好,靠在了家偉的肩膀上,兩人親密的舉動被從外面回來的家偉父親看了個一清二楚。

康傑與方氏姐妹在酒吧中聊天,聊了一會他忽覺頭痛欲裂,情急之下找了一個借口離開酒吧回到了家中,醫生檢查完康傑的病情,與康傑父母坐在客廳中談話,提議應該替康傑做腦部手術。

·第14集

康傑身體不適,情況不容樂觀,送走了家庭醫生,康母流下了眼淚,哭哭啼啼希望康父能想辦法治好康傑的病,康父無可奈何,叮囑康母不要在康傑面前哭哭啼啼,以免讓康傑心情不好。

夫妻倆走進康傑的房間,發現康傑睡在床上看電視,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完全不像是患了重病的人,康母將電視關掉,提醒康傑註意身體按時休息,康傑一副無所謂的模樣,聲稱無論是開心還是難過都要過日子,倒不如整天嘻嘻哈哈更好,康父見兒子如此樂觀,趕緊詢問兒子是否將患病的事情告訴給了穆小妍,得知康傑沒有將這件事情說出來,他非常安心。

方亦萱生病不想喝葯,聞著碗中葯物發出的苦澀味道,她希望舒語希能網開一面,不要再讓她喝葯,坐在一邊的穆小妍心生一計,提議全家三口人一起陪著方亦萱喝葯,舒語希立即驚訝的向穆小妍看了過去,穆小妍忽然話鋒一轉,勸說方亦萱要為家人著想,懂得自己分擔一些痛苦,在她的勸說下,方亦萱同意自己一個人喝葯,舒語希沒有料到穆小妍如此善于開導人,臉上立即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白家偉在家中吃飯的時候,白父讓他一起去參加一個活動,與一個公司總裁的女兒見面,白家偉立時一驚,白母趁機提醒他年齡不小,應該找個女人成家立業。

白家偉喜歡的人是蘇何,從家中出來之後,他開車來到蘇荷家門外面,搭著蘇荷去遊玩,汽車開了沒多遠,前方忽然停著一輛車,白家偉定睛一看,原來是父親的汽車拋錨了,白父見兒子出現,趕緊帶著一個助手來到了白家偉的汽車上,助手捧著一個紙箱打算放到後備箱裏面,藏在後備箱中的蘇何已經聽到了車外的人聲,嚇得屏氣凝神一動不敢動,眼看助手就要將木箱放到後備箱中,白家偉忽然走了過來,建議助手將木盒放到後座上。

開車送父親到達目的地,白家偉長長出了口氣,待他一停下車來,蘇荷從後備箱中爬了出來,一聲不吭回到副駕駛座上,白家偉上車發動汽車之後,她開始述說自己的身世經歷。

穆小妍與華天齊會面,兩人來到工作室一起創作藝術品,玩得非常開心,穆小妍對華天齊充滿了好感,華天齊依然冷冰冰對待她,一次華天齊在工作室中休息,穆小妍拿著一團胚土進來找華天齊幫忙,華天齊揉了幾個胚土立即揉出了完美的造型,穆小妍恍然大悟,趕緊帶著胚土回到工作室,教手下人如何揉胚土。

穆小妍知道華天齊依然沉浸于過往的情傷無法自拔,她來到華天齊面前,勸說他應該忘記過去,說話間拿起一枚鑽戒給華天齊看。

第15集

穆小妍坐在辦公室休息的時候,段凱從外面走了進來,一想到華天齊性格變得跟原來不一樣,他認為要麽是方亦菲以前對華天齊說了什麽不該說的話,要麽就是舒語希讓華天齊產生了變化,穆小妍並不認同段凱的猜測,她決心要好好扮演方亦菲的角色。

蘇何帶著白家偉來到家中不遠的地方,白家偉打算向家人公布他與蘇荷的戀愛關系,蘇荷認為不能公布,白家偉理解她的心情,當場透露一步一步公布關系,採取循序漸進的方式,讓父母不知不覺接受他與蘇荷來往。

段凱發現辦公桌上放著一本破舊的筆記本,好奇之下想拿起來閱讀,穆小妍趕緊將筆記本拿在手中,仔細閱讀裏面的內容,裏面記載著方亦菲的心路歷程,看完了筆記本中的一部份內容,方亦菲立即升起了一個主意。

華天齊在公司休息的時候,段凱走了過來,聲稱有事找華天齊,華天齊沒有理睬他,繼續向公司外面走出去,不遠處忽然走來了一個小男孩,看著小男孩由遠及近走過來,華天齊的腦海中立即回想到了幾年前的一件事情:當初他在街頭賣藝術品,一個小男孩來詢問價格,這個小男孩便是向華天齊走過來的小男孩,小男孩來到華天齊身邊,與他談起了藝術品陶瓷的事情,華天齊非常感概,教育小男孩好好做人。

穆小妍與華天齊來到工作室,室內正在燒製陶瓷,華天齊推斷至少還需要十來個小時才能燒好陶瓷,穆小妍趁機試探華天齊的內心,她故意拿出鑽戒遞向華天齊,眼見華天齊不要,她故意向地上扔出鑽戒,華天齊伸手接過了鑽戒,穆小妍得意洋洋看著他,指出他依然沒有忘記過去。

白家偉在家中吃飯,趁機提出約請蘇荷來家中做客,征得父母同意之後,他打電話給蘇荷,將父母的意思說了一遍,蘇荷擔心家人不同意她去白家吃飯,白家偉勸說她不要著急,到時他會讓家人與蘇荷的家人溝通。

康傑來舒家做客,舒語希在餐桌上詢問婚事進展,方亦萱忽然升起好奇心,終是感覺家人在隱瞞她一些事情,舒語希面不改色看著方亦萱,忽然回想到了當初調查到康傑病歷的情景,康傑已經患上了不治之症,不久之後將會離開人世,康家之所以急切讓康傑娶穆小妍,為的就是讓康家有後,回想完腦中的情景,舒語希暗自決定要還一個假女兒給康家人。

蘇荷與父親來到白家做客,來到白家門外,她忽然停了下來,蘇父知道女兒緊張,趕緊走上來給女兒打氣。

第16集

蘇荷與父親來到白家做客,白父拿出一個紅包給蘇父,蘇父沒有收下,婉言謝絕白父的好意,白父隻得拿回紅包,聲稱待蘇父下回發工資就把紅包的錢一並算上。

白母讓白家偉夾菜給蘇何食用,她忽然當著蘇荷的面談起了方亦萱,邊聲誇贊方亦萱是一個好女人,白父也在一旁幫襯,希望白家偉可以娶方亦萱為妻。

白家偉沒有料到父母會借吃飯之際向蘇荷攤牌,他非常焦急,連聲表示方亦萱不是他的女朋友,蘇荷坐在一邊面色不悅,借口身體不適離開了白家,蘇父見女兒離去,也趕緊起身告辭。

白家偉見父母氣走了蘇荷,心中非常惱火,起身就想去追蘇荷,白父提醒他不能去追蘇荷,否則就是與家人為敵,在家人的逼迫下,白家偉隻得放棄出門追尋蘇荷的打算。

穆小妍即將與康傑成婚,方亦萱來到康傑家中,警告他不要以結婚之名忘弄姐姐,否則她會使用一切力量教訓康傑,說完話方亦萱想轉身離去,康傑忽然抓住她的手放在鼻子旁邊聞個不停,方亦萱嚇得面色大變,責罵康傑有病,康傑松開抓住方亦萱的手,坐回到沙發上笑稱哪天他真的死了,估計會嚇方亦萱一大跳。

穆小妍拿著一份設計稿來到華天齊的辦公室,華天齊看完稿件非常滿意,穆小妍樂得露出了笑容,華天齊見穆小妍開心,提醒她還得繼續修改稿件。

穆小妍回到家中趕稿,由于身體疲勞不知不覺睡了過去,舒語希從房外走了進來,一看穆小妍靠在沙發上睡覺,她悄悄走了過去,拿起一床被蓋放到穆小妍身上,穆小妍忽然醒了過來,發現舒語希站在旁邊,又看到自己身上的被蓋,她立即明白過來是怎麽回事,趕緊起身向舒語希道謝,舒語希隻覺有些尷尬,為了緩和氣氛,她與穆小妍談起了設計方面的話題。

舒語希帶著兩個女兒接受一名資深記者採訪,記者毫不客氣質疑穆小妍的設計水準,認為她僅是依靠家族的力量立足于時尚圈,舒語希鎮靜自若聽著記者盤問,最後讓手下人拿來一本設計草圖,記者看完之後連誇設計風格前衛新潮,舒語希得意洋洋將為何不使用草稿圖製成服裝的原因說了出來,記者聽完之後改觀了對舒家的印像,提出改天再做一次詳細採訪,隨後帶著同事離去。

白父拿了二張演唱會門票,要求白家偉約方亦萱去觀看演唱會,在父親的勸說下,白家偉無可奈何答應,父子兩人的行為被站在門外的蘇荷看得一清二楚,她非常失落回到了辦公室,過了一會兒白家偉走進來,向她解釋家中的情況。

白家偉帶著蘇荷外出遊玩,蘇荷想看彩虹,白家偉想了一個辦法,找來一張畫著彩虹的紙板,呆在一堆汽球下面升空,蘇何看著越飛越高的彩虹,心中感動萬分,與白家偉依偎在一起仰望彩虹飛升。

兩人玩到晚上回家,蘇荷拿出了二張演唱會門票,白家偉立即面色一變,這二張演唱會門票正是他扔棄的門票。

第17集

白家晚宴之鴻門宴

華天齊暴力製止了公司人的學習陶藝的舉動,並且表示表示誰要是再敢做這個公司自己就立刻開除他。穆小妍沖動之下來到辦公室和華天齊理論,說對方一直沉浸在受害者的角色裏面,但是在自己失憶之前兩個人是相愛著的。並且說那天晚上自己一直追著對方,甚至跳下河水把那枚被華天齊丟掉的戒指撈了起來……穆小妍說這枚戒指承載著華天齊和方亦菲相戀的熱情和記憶,但是這句話似乎反而更加激怒了華天齊……段凱勸告穆小妍,不要管那麽多,扛過一年就好,但是穆小妍說自己不可能不涉及其中。穆小妍看到方亦菲的日記,認為自己找到感動華天齊的方法了。

白家偉和蘇荷在河邊散步,兩個人手拉手非常開心。白家偉告訴蘇荷想要要公開和蘇荷的關系,但是蘇荷死活不同意,認為自己兩個身世差別太大。穆小妍帶著當初購買了華天齊雕塑的那個小男孩去找華天齊,華天齊教給小南做東西一定要含有自己的真心。小男孩安慰華天齊自己之前也處在很困難的境遇裏面,和阿公兩個人相依為命,但是最終也都獲得了很好的成就。感動之下華天齊和穆小妍再次來到工作室,華天齊再次想起了和方亦菲之前發生過的事情,方亦菲被窯門燙傷了手,兩個人最終燒製出來這枚戒指。穆小妍把陶瓷戒指交給華天齊,華天齊說既然感情已經死了,那麽這枚戒指也沒有留著的必要了。穆小妍假裝同意對方的看法,想要把戒指丟掉,但是華天齊卻一把抓住了即將落地的戒指。

白家偉和父親說起來想邀請老蘇和蘇荷來自己家裏吃個飯,白父同意了,並且約在了當天晚上。白家偉十分開心,立刻打電話要告訴蘇荷。但是白父並不是真心的認可蘇荷,認為兒子不應該和一個農村姑娘在一起,十分的瞧不起蘇荷。白家偉得到父親的允許之後非常開心,打電話告訴蘇荷自己要在飯桌上公開兩個人的關系。蘇荷雖然無奈,也隻得答應了。當天晚上蘇荷被各種針對,白父再次勸告白家偉和其他的人結婚,這讓白家偉感覺十分難堪,蘇荷離席而去。白家偉和父親發生爭執,但是白父態度強硬,表示隻允許白家偉和方亦萱來往,白家偉十分痛苦。康傑開玩笑一樣和方亦萱說起來自己患病的事情,但是方亦萱並不相信。

第18集

蘇荷和白家偉的地下戀情

康傑開玩笑一樣和方亦萱說起來自己患病的事情,但是方亦萱並不相信,說對方是禍害遺千年。康傑忽然發瘋一樣咬住方亦萱的手,但是隨後表示自己就是想要嚇唬一下對方。穆小妍在公司的作品被華天齊百般挑剔。而這個時候康傑決定和穆小妍訂婚,舒語希也十分贊成。舒語希已經知道了康傑的病情,但是始終沒有說出來。白父堅持要兒子和方亦萱來往,白家偉十分無奈。康傑開玩笑一樣和方亦萱說起來自己患病的事情,但是方亦萱並不相信。

白家偉找去給蘇荷道歉,但是蘇荷不能夠承受這種壓力,決定和白家偉分手,白家偉十分痛苦,哀求對方不要離開。康傑來到華天齊的公司,想要看方亦菲。方亦萱連忙跟了上去,表示自己一定要好好盯著對方,對自己的姐姐要好。兩個人正好遇到了華天齊,三個人一起坐上了電梯。方亦萱摔倒在了華天齊的懷裏,康傑十分不快。而就在這個時候華天齊拿出了電話,告訴警衛室以後都不允許再讓康傑到自己的公司裏來。方亦菲的作品終于受到了華天齊的一點肯定,穆小妍十分開心。白家偉打算和父親坦白蘇荷的事情,但是卻看到了債主找上門來要債的一幕,白父十分狼狽。白家偉十分吃驚的問起來家中的情況,這才知道白家現在已經負債累累。

穆小妍為了工作十分努力,困得睡在了沙發上。而這個時候舒語希打算給對方蓋上件衣服,但是穆小妍醒來了……穆小妍接受採訪,但是對方咄咄逼人。舒語希拿出穆小妍之前報廢的稿子,對方十分驚訝于穆小妍的才華,但是這個時候舒語希反而拒絕了對方的採訪。白父再次勸告白家偉去追求方亦萱,而這一次白家偉答應了。白家偉和白父來到公司找方亦萱,而正好遇到了蘇荷……雖然是來找方亦萱的,但是白家偉卻偷偷地和蘇荷聯系上了。兩個人約好一起出門去玩,白家偉為了哄蘇荷開心,帶她去公園,自己一個人爬到樹上往下拋灑花瓣。蘇荷忽然說自己想要吃冰淇淋,白家偉就去買了所有口味的冰激凌給她吃。蘇荷隨即說自己想要看噴泉,白家偉于是拿來了可樂瓶子做成噴泉,並且自己手繪了巨大的彩虹給蘇荷看。彩虹被氣球帶著一起飛起來,場景十分浪漫。一天結束後蘇荷告訴白家偉,今天自己的任性是有原因的,因為她不忍心看到白家偉在自己和家庭之間左右為難,決定和對方分手……

第19集

甜蜜朱古力往事

蘇荷和白家偉在一起度過了非常浪漫的一天,晚上蘇荷和白家偉一起回家,結果蘇荷提出了分手的決定。想到之前和白家偉在一起的浪漫經歷,蘇荷十分難過,但是實在不忍心看著對方在自己和家庭之間左右為難。華天齊看到穆小妍在公司裏賣力工作,若有所思。助理在華天齊的工作室裏面發現了一塊陶瓷朱古力,問起來華天齊這是什麽,這讓華天齊再次想到了和方亦菲相處的場景。華天齊因為小時候吃不到朱古力,因此第一次開窯就給自己燒製了朱古力。以後的每一年,兩個人都會燒製朱古力來慶祝生日。想到這裏,華天齊臉色陰鬱。

聽到蘇荷要和自己分手,白家偉也十分痛苦,但是懦弱的做不出任何改變。白父和白母在家中產生爭執,白家偉十分痛心,想要守住這個家。白父在家裏再次被逼債,不得已之下隻能變賣了自己的收藏品。白父告訴第二天在時競有個競價會,讓白家偉前去參加。白家偉在公司看到了方亦萱,原來方亦萱也開始在母親的公司工作。白家偉在開會的間隙休息的時候,聽到隔壁的人說起自己家裏的事情,被人冷遇和嘲諷。幸好這個時候方亦萱出現,以為白家偉是不適應這樣的場合,鼓勵對方自己在剛開始做公關的時候也很困難,但是隨後自己經過努力終于獲得了成果。隨後方亦萱拉起了白家偉的手,並把他介紹給自己認識的一些廠商。剛剛還在討論白父事情的幾個人瞬間對白家偉轉變了態度,白家偉感慨萬千。而這個時候蘇荷就在外面聽到了兩人的對話,蘇荷黯然離去。

穆小妍和華天齊開會,穆小妍在華天齊面前吃朱古力,這是因為自己的肚子疼。但是華天齊的助手認為對方這是在暗示華天齊送她朱古力,勸告他和穆小妍重歸于好。但是穆小妍並不是方亦菲,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應該吃朱古力。穆小妍閱讀方亦菲的日記,擔心自己穿幫,因此仔細的閱讀了兩個人之前的故事,還做筆記十分認真。助理給了華天齊一堆朱古力,勸告他去和穆小妍重修舊好。穆小妍送給華天齊禮物,並且兩個人一起吃飯。華天齊再次想起來之前的甜蜜的過往……而這個時候康傑走了過來,告訴對方自己會幫助她對付華天齊的,希望對方不要和華天齊走太近。

穆小妍和方亦萱談話,穆小妍告訴方亦萱自己已經知道對方喜歡華天齊了,並且說對方更應該勇于追求,給自己一個機會。方亦萱知道之後,十分的開心。穆小妍想起來之前遇到方亦萱的事情,想到這個假妹妹,十分的心疼。

第20集

方亦萱的戀愛進程

白家邀請銀行的人來到家中吃飯,但是對方吃飽喝足以後居然再次拒絕了他們的貸款要求,這讓白母十分失望,差點昏厥過去。最終因為白家有著時競的訂單,銀行最終同意了白父的要求。這讓白父十分開心,認為自己的公司得到了救贖,同時更加堅定了要和方家聯姻的決心。他告訴兒子,拿下了方家的支持,自己的公司也就有救了。白家偉終于開始遲疑了……

穆小妍鼓勵方亦萱一定要正視自己的用心,打算幫助她追求華天齊。穆小妍邀請華天齊給方亦萱上一堂關于美學的課程,並鼓勵妹妹要多提問問題。兩個人開始授課,華天齊講的十分認真。而從課程中間華天齊也突然想到了關于中國風的設計素材,匆匆的離開跑去和穆小妍商量,兩個人商討的十分用心。而方亦萱被一個人留在了咖啡館,十分沮喪。華天齊和穆小妍開始就工作的事情討論,穆小妍看到華天齊咳嗽,連忙給他披了件衣服,但是這正好讓方亦萱看到了。方亦萱十分傷心,想起來之前姐姐和華天齊甜蜜的過往,這讓方亦萱十分沮喪。雖然姐姐鼓勵自己追求華天齊,但是方亦萱還是感覺十分不自在。

白家偉決定追求方亦萱,在門外等待方亦萱等了很久,這讓方亦萱十分感動,和白家偉出去散步。兩個人互相之間談論起了自己的愛情故事,感覺對對方都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穆小妍和華天齊的感覺越來越和諧,兩個人在工作上的合作也越來越默契。但是華天齊始終否認自己再次愛上了穆小妍,而穆小妍也對段凱對于自己的質疑表示否定。段凱提醒她不要忘記自己始終就是穆小妍,不可能是方亦菲,她早晚要離開的。就算是華天齊愛上她,愛的也是方亦菲這個對象,而不是穆小妍。穆小妍和華天齊在廣場上見面,華天齊再次吻了穆小妍……但是穆小妍十分痛苦,認為對方喜歡的始終都是方亦菲,而自己是早晚要離開的。兩個人約在廣場見面,但是最終擦肩而過的瞬間還是相遇了。康傑父母已經開始準備訂婚晚宴,催促康傑早點訂婚。穆小妍的絲巾掉進了水裏,華天齊立刻下水去撿,但是穆小妍卻表示不管對方怎麽做出讓自己感動的事情,自己都不會和對方在一起的……華天齊大怒之下,深深地吻住了穆小妍。

第21集

華天齊坐在床上自我開導,漸漸解開心結找到穆小妍,希望能與穆小妍友好相處,穆小妍見華天齊一反常態誠懇的與自己談話,她非常開心,與華天齊來到桌前喝酒聊天。段凱非常關心穆小妍的情況,穆小妍其實活得非常無奈,她透露自從扮成方亦菲之後,總是無法發泄內心真實心情,段凱深情的看著穆小妍,聲稱自己理解穆小妍的處境。方亦萱與白家偉相見,她忽然回想到了兒時的一件事情,剛剛想完兒時的事情,白家偉與她親吻,兩人面對面越貼越近,眼看就要親吻到一起,忽然又迅速坐回原位,白家偉有些難堪,趕緊向方亦萱賠禮道歉,方亦萱回到家中床上,忽然想到了與康傑親吻的情景,她總覺得自己對康傑的感覺已經不再一樣,好像並不是普通朋友這麽簡單。舒語希與穆小妍在客廳談話,穆小妍提起了方亦萱,認為她喜歡康傑,方亦萱坐在床上繼續回想康傑的事情,難以自控之下拔打電話給康傑,剛剛拔了一聲電話,她又改變主意掛掉了電話,康傑拿起電話發現是方亦萱來電,立即回拔過去與方亦萱聊天。方亦萱在商場中遇到了穆母,穆母看到方亦萱之後,面色立即一變,轉過身子急急離去,方亦萱跟著走上前拾到了穆母掉落的一包東西,發現裏面有穆小妍的相片,看著穆小妍,她以為是方亦菲,立時間,她非常好奇,趕緊向穆母追了過去,穆母被方亦萱追上之後,忽然舊病復發,方亦萱開始的時候還以為她是在演戲,直到發現情況不對,趕緊將穆母帶到屋中休息,待穆母吃完葯,方亦萱追問穆母為何認識方亦菲。在她的追問下,穆母面色悲痛將二十年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原來她在二十年前與舒語希交換了女兒,方亦萱根本不是舒語希的親生女兒。方亦萱有如晴天霹靂一般聽完穆母講述的往事,心中無法接受殘酷的事實,聲稱要查明真相再來找穆母,說完話不管穆母的阻攔起身離去。走出穆母家門,方亦萱打電話給康傑,忽然不知道說什麽話才好,康傑察覺出方亦萱不開心,于是詢問發生了什麽事情,方亦萱非常悲痛,聲稱不想回家,康傑便把她接到家中談話。方亦萱談起了當初兩人接吻的事情,康傑忽然想起了之前與醫生談話情景,醫生透露他的手術依然存在非常大的風險,想到這一點,康傑故意做出無所謂的模樣,笑稱自己玩了很多女人,以此顯示自己是個花心男子,方亦萱信以為真,勸告康傑應該用真心愛一個女人,免得以後死去還無法擁有一份真誠的感情,說完話她起身離去,留下康傑坐在沙發上陷入到了深思中。方亦萱坐在家中心事重重,醫院打來電話讓她去拿親子鑒定報告,方亦萱來到醫院拿到報告單一看,赫然發現她與穆母的親屬關系為百分九十八,拿著手中的報告單,方亦萱來到穆母家中,面色嚴肅要求她不要把當年調換嬰兒的事情說出來。穆小妍坐在家中休息的時候,有人送來了一封信,穆小妍拆開信件一件,原來是華天齊寫來的道歉信,當初他曾經一時生氣砍下了穆小妍載種的小樹,如今他決定送還一粒樹種讓穆小妍種樹。

第22集

夏姿服裝大秀活動即將到來,方氏姐妹以及公司員工在工作室趕工,所有人全情投入到創作當中,一直忙到很晚才休息,所有工作做完之後,方亦萱與穆小妍靠在沙發上睡了過去,兩人醒過來之後,讓其它員工回家休息。夏姿服裝大秀活動來臨,許多記者來到夏姿公司採訪華天齊等人,有記者提起了華天齊當年與方亦菲相戀的事情,華天齊不知如何做答,記者詢問他是否還有可能與方亦菲和好,不等華天齊回答,站在一邊的穆小妍立即表態聲稱不可能,她如今與華天齊僅是合作關系而已,不會再發生復合的事情,方亦萱生怕記者纏著穆小妍不放,于是故意謊稱自己有八卦新聞透露,許多記者信以為真,立即將話筒對準方亦萱,方亦萱趁機誇誇其談,故意說一些無中生有的事情。夏姿活動結束,華天齊對穆小妍非常感激,沒有穆小妍的努力,就不會有公司的活動,他與穆小妍在工作室相處,趁著兩人相處的機會,華天齊再次向穆小妍表達愛意,希望可以重新開始新戀情,穆小妍心中非常悲痛,她含著眼淚詢問華天齊要是發現所愛之人不是原來的愛人,華天齊會做出什麽反應,華天齊聽不明白穆小妍說的話,認為自己所見的一切都是百分百真實,坐在面前的方亦菲也是真的,他依然不知道穆小妍在假扮方亦菲,最後華天齊希望隔天能在湖邊與穆小妍見面,希望借此開始新戀情。舒語希與穆小妍的契約期即將結束,她把方亦萱喚到面前,面色沉重透露了穆小妍的真實身份,方亦萱立時大驚,無法接受穆小妍的真實身份,她認為不可能,因為穆小妍長得跟方亦菲一模一樣,舒語希見女兒不相信她的話,隻得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方亦萱終于相信了舒語希的話,第二天她與穆小妍談話,指責穆小妍扮演方亦菲過于投入,導致私心彭漲,穆小妍沒有與方亦萱爭吵,將屬于方亦菲的手機還給方亦萱,在方亦萱的要求下,她住到了別處,華天齊在湖邊苦苦等待穆小妍的到來,結果失望而歸。穆小妍離開舒家與生母相見,母女兩人相見分外開心,段凱見穆小妍已經恢復了自由身,欣喜之下與穆小妍來到一顆楓樹下面,拿出一件平安符掛到楓樹上。華天齊見穆小妍又神秘失蹤,于是打電話向康傑詢問原因,康傑也不知道穆小妍去了何處,與華天齊結束通話之後,他打電話給穆小妍,結果接電話的是方亦萱,面對康傑問話,方亦萱亦堅決不肯透露穆小妍的去向。

第23集

穆小妍搬離舒家回到生母家中居住,段凱非常欣慰,來到穆小妍的房間與她談起以後的計畫,穆小妍非常開心,對以後的日子充滿無限向往。華天齊一直在尋找穆小妍,他依然不知道穆小妍是假扮的方亦菲,父親來到房間找他談話,他面色嚴肅要求父親尋找穆小妍的下落。穆母做好一桌好菜招待段凱,穆小妍打算改行做其它的工作,穆母有些替女兒感到惋惜,畢竟女兒進入舒家學會了很多設計經驗,如今要是換其它的工作,未免有些得不償失,穆小妍卻是無所謂的模樣,希望可以換一份新工作放松心情。眼見穆小妍蹤跡全無,華天齊來到舒家向方亦萱打探穆小妍的去處,方亦萱拿著一份方亦菲的死亡證明書,放到華天齊的面前暗示他方穆小妍不是方亦菲,華天齊心中立時一緊,腦子裏面想到了當初穆小妍對他說的話,當初穆小妍也是神神秘秘詢問他要是發現眼前之人並非本人,他又會如何選擇。想完這個情景,華天齊拿起資料一看,上面赫然是方亦菲的死亡證明書,看著手中的資料,華天齊隻覺哭笑不得,他堅持認為舒家人在玩耍他,于是將資料扔到桌子上,依然要求與穆小妍見上一面。方亦萱見華天齊冥頑不靈,情急之下含著眼淚將方亦菲如何死亡的事情說了一遍,華天齊聽完之後再回想到穆小妍的生活習慣與方亦菲不一樣,心中漸漸相信了方亦萱說的事實,他來到穆小妍工作的餐廳,坐在一張餐桌旁邊看著穆小妍。穆小妍一改豪門貴族的裝扮,改而穿著一身白色工作服面對華天齊。華天齊看著穆小妍,指責她的所作所為,替自己當初付出的真心感到不值,穆小妍有愧于華天齊,隻得替自己辨護,雖然她當初假扮方亦菲,但有很多事情是真心對待華天齊。華天齊隻覺穆小妍說的話可笑之極,他形容穆小妍是魔鬼,說話間伸手招起穆小妍的下吧,穆母見女兒發生情況立即過來阻止華天齊的行為。華天齊回到工作室陷入到了痛苦當中,白父來到工作室希望能與他商談合作的事情,華天齊見白父無法拿出款項,指責對方也是騙子,白父無奈之下走出辦公室,返回來的時候正好聽到東尼談論穆小妍假扮方亦菲的事情。方亦菲死亡的訊息被外界傳播,導致舒家公司股市大跌,舒語希將幾個股東喚至辦公室開會,安撫幾個股東的情緒,散會之後,舒語希回到辦公室,蘇荷走了過來替華天齊說好話,認為不是華天齊泄露方亦菲的死訊。

第24集

舒語希回到辦公室,蘇荷走進來認為不是華天齊泄露舒家醜事,她提起在白家聽到白父談話的內容,白父在房中隱約在慶祝什麽事情,由此可見很有可能是白父泄露了舒家的醜事。舒語希非常憤怒,打電話給白父,白父接聽電話沒有否認泄露舒家醜事的行為,舒語希見白父承認事情,憤怒之下罵他為人卑鄙無恥。因為公司發生了狀況,舒語希無故失蹤,方亦萱非常焦急,立即來到穆家將舒語希失蹤的事情說了一遍,穆小妍雖然與舒語希並非母女關系,但一聽到舒語希失蹤,她的心中也是非常焦急。時間一天一天過去,舒語希依然蹤跡全無,穆小妍在家中與段凱提起此事,她認為始作俑者就是華天齊,如果不是華天齊泄露舒家機秘,舒語希就不可能無故失蹤。白家偉與方亦萱列印了很多舒語希的相片,兩人在街頭傳送給路人,希望可以找到舒語希的去向,穆小妍來到華天齊的辦公室,指責他不擇手段報復舒家,華天齊已經知道了舒家發生的事情,他並沒有報復舒家,泄露舒家醜事的人也不是他,因此面對穆小妍的指責,華天齊一本正經聲稱不是他幹的事情。穆小妍不相信華天齊,她認為華天齊就是在報復舒家,她將方亦菲的一本筆記本遞給華天齊,讓華天齊好好看看方亦菲生前寫下的日記內容,扔下筆記本之後,穆小妍轉身離去,段凱走了進來,警告華天齊以後不要再糾纏穆小妍,華天齊無視段凱的警告,坐在桌前痛苦的親吻筆記本。舒語希依然沒有訊息,方亦萱決定抗下家族重擔,收集了一些工作資料之後,她來到公司將股東們召集到一起,同時繼續決定與白家偉合作,股東們對白家偉提出抗告,其中一個股東指現白家最近發生經濟危機,收入一直是入不敷出,因此舒家公司要是與白家公司合作,自然會受到牽連。方亦萱聽完股東們的話,驚訝地看著白家偉,詢問他的家中是否真的如股東們說的那樣。面對股東們的質疑,白家偉拿出一份證明白家財產穩定的資料書,一個股東接過看完之後,這才放心支持白家偉做舒家公司臨時總裁。散會之後,白家偉與蘇荷單獨會面,蘇荷已經知道了白家偉的底細,指責他做事不擇手段,白家偉面對蘇荷的指責理直氣壯,將家中情況說了一遍,聲稱自己是逼不得已,蘇荷對白家偉非常失望,轉身就想離去,白家偉攔住了蘇荷,當場保證待日後事業穩定,與舒家正式簽下契約,他就會與方亦萱分手,改而與蘇荷復合。

第25集

白家偉在洗手間與蘇荷談話,蘇荷已經決定分手,兩人在洗手間吵了一架,蘇荷撒腿跑出了洗手間,站在門外的方亦萱已經聽到兩人談話,看著蘇荷離去的背影,她的臉上升起若有所思的表情。由于知道了白家偉的真實目的,方亦萱非常心痛,走在路上的時候一直回想著與白家偉在一起的日子,當初白家偉對她非常痴情,其實全部都是演戲罷了,方亦萱在路上行走的時候,一個陌生男子悄悄跟在她身後。段凱打算出外辦事,穆母從樓房中追了出來,提醒他拿上一份資料給穆小妍,待段凱離去,穆母發現了方亦萱,立時間,她又驚又喜,沖上前叫住了方亦萱,眼見方亦萱一副悶悶不樂的模樣,穆母立即噓寒問暖,希望方亦萱可以上樓吃點東西,方亦萱不領穆母的情,兩人差點吵了起來,站在不遠處的陌生男子趁機拍下了穆母與方亦萱在一起的情景。華天齊捧著方亦菲的筆記本閱讀內容,看著方亦菲寫下的筆記,他的心愈發悲痛,東尼從外面走了進來,一見華天齊悶悶不樂的模樣,他立即上前耐心勸說,華天齊愈發愁眉不展,起身從沙發上站了起來,此時有人打來電話,東尼見華天齊。不接電話,于是主動拿起手機接聽,一聽之下發出了驚呼聲。龐總監與李茜茜見面,他希望李茜茜能與舒家公司合作,李茜茜提起了穆小妍,認為隻有穆小妍才有能力設計服裝給她穿,龐總監知道穆小妍確實有服裝設計才華,于是決定找穆小妍商談。李茜茜離開舒家公司來找華天齊,將龐總監的合作意向說了一遍,華天齊也認為穆小妍非常適合幫助李茜茜設計服裝。穆小妍與龐總監見面,在龐總監的誠懇態度下,她答應與舒家公司合作,替李茜茜設計禮服,回到家中之後,穆小妍開始拿出白紙畫草圖,穆母關心的送來熱湯給女兒飲用。經過認真設計,穆小妍終于設計出了禮服,李茜茜穿在身上非常滿意,連聲誇贊穆小妍有才華,方亦萱忽然從外面走了進來,穆小妍趕緊藏到一邊回避。白父已經知道方亦萱並非舒語希親生,他來到舒家公司威脅方亦萱,希望能獲得舒家公司百分之五十股權,方亦萱被迫答應下來,晚上來到白家做客,同意了白父和親的要求,由于心情不好,方亦萱希望與白家偉先領結婚證,至于辦結婚酒以後再做決定。方亦萱將公司股東召集到辦公室開會,股東們得知她要出售百分之五十的股權給白家公司,情急之下紛紛反對,奈何方亦萱態度堅決,股東們也隻得接受了事實。方亦萱與白家偉領了結婚證在白家休息,康傑也在白家做客,得知方亦萱與白家偉結婚,他隻覺有些不解,待一個保姆過來送飲料給他,他立即談起了方亦萱的事情,保姆透露方亦萱結了婚看起來並不開心。白父成為舒家公司大股東之後,舉辦了一場慶祝活動,華天齊來到他的身邊,提議他應該讓穆小妍加入公司,白父恍然大悟,同意了華天齊的建議。方亦萱心情失落喝了很多酒,一個女同事把她扶到房間中休息,恰好蘇荷也在房間中,方亦萱一見到蘇荷,立即露出厭惡的表情聲稱不想見到蘇荷。

第26集

方亦萱坐在房間中休息,康傑在一邊安慰勸說她,看著方亦萱悶悶不樂的模樣,康傑猜出了她與白家偉並非真心相愛,方亦萱生怕被康傑發現破綻,于是起身離去,康傑發現桌上放著一台手機,拿起一看無意聽到白家偉的錄音內容,全部是關于向蘇荷賠禮道歉的語音,聽完這些內容,康傑愈發深信白家偉喜歡的人是蘇荷。康傑來到白家找到方亦萱,厲聲責罵她明知白家偉喜歡蘇荷,偏偏還要與白家偉成婚,方亦萱非常痛苦,希望康傑保守秘密,兩人談話的時候白家偉與雙親走了進來,一見康傑在房中,白家偉熱情地向康傑打招呼,豈料康傑一句話也不說,轉身就向房外走去,白父對康傑的行為見怪不怪,認為他是年輕公子哥行事古怪非常合理。穆小妍並不打算回舒家與方亦萱爭奪公司,她與母親在屋外聊天,講自己的心中想法說了一遍,方亦萱站在公司樓下,聽完穆小妍的話恍然大悟,認為自己不應該總是猜疑穆小妍。一想到舒家公司已經被白父佔了大權,方亦萱終于醒悟過來,情急之下與穆小妍見面,希望穆小妍可以回舒家公布身份,借此奪回公司大權,穆小妍過慣了平凡人的生活,並沒有接受方亦萱的請求。康傑找到華天齊,質疑他向白父引薦穆小妍,華天齊面對康傑的質疑泰然自若,兩人在談話過程中發生爭吵,東尼打算送走康傑,康傑忽然昏倒在地上,東尼趕緊把康傑扶到椅子上訊息,康傑蘇醒過來之後聽到華天齊與東尼談論一些機秘事情,他終于明白誤會了華天齊,主動與華天齊示好,希望兩人能一起從白父手中奪回舒家公司的大權。華天齊與白父見面,提出去白父的公司工作,並且將一份企劃書交給白父看,白父看完企劃書誇贊華天齊有才幹,華父也走了過來,當面表態支持華天齊與白父合作。白父本來以為華父會反對華天齊來舒家公司工作,一聽華父也同意,不由露出笑容誇贊華家父子是虎父無犬子。華天齊來到舒家公司工作,為了打消白父的懷疑,他故意將穆小妍喚到辦公室,堅持要求穆小妍設計服裝的時候使用皮草材質,穆小妍不贊同他的要求,兩人發生了強烈的爭吵,華天齊趁著穆小妍離去之時,再次表態要求她使用皮草材質。康傑得知華天齊與穆小妍爭吵,詢問華天齊為何不把與白父敵對的真相說出來,這樣一來可以與穆小妍一起對付白父,華天齊得意洋洋向康傑透露原因,他就是故意與穆小妍爭吵,讓白父看在眼裏,誤以為他是一個隻看重利益的商人,如此一來白父才會放松警惕。

第27集 

白父和時競的契約結束,想要繼續和時競合作,但是舒語希十分強勢,表示對方的供貨出現了質量問題,不打算繼續和對方簽約了。但是看在方亦萱正在和白家偉交往的份上,自己可以隱瞞下這件事情。穆小妍打來電話,告訴舒語希華天齊已經知道了自己假扮方亦菲的事情了,要舒語希小心。舒語希十分擔心,認為很有可能是方亦萱泄露了訊息。白父回到家中,和妻子兒子商量起自己的事業,無奈之下決定去請求華天齊的夏姿公司和自己合作,但是華天齊心情不好,毫不松口同意和自己的合作問題。白父在門外聽到了方亦菲已經死去的訊息,十分震驚。白父對著電腦喃喃自語,表示對方既然對自己無情,那麽就別怪自己不客氣。蘇荷來到白家送畫,結果聽到了白父和白母商量這件事的對話。白父說起來自己現在資金困難,顧不了司機的工資了,辭退了對方。但是白母卻在蘇荷走後說不打算請回來老蘇,白父說自己剛才說等到有錢了再請回來老蘇的話其實隻是客套而已,蘇荷在門外聽到了這一切。第二天,方亦菲其實是穆小妍假扮的這個訊息在網上載播開來,並且懷疑透漏訊息的來源是夏姿公司。舒語希知道方亦萱透漏給華天齊這個訊息,十分生氣,擔心害了穆小妍。方亦萱見到母親十分心疼穆小妍,特別的不開心。舒母找到了穆母,告訴她現在穆小妍要小心,可能會有記者跟蹤。穆母實在承受不住內心的愧疚,哭泣著跪下來告訴舒語希其實穆小妍才是對方的親生女兒,方亦萱是自己的有著先天性心髒病的女兒。舒語希十分震驚,但是最終在穆母的哭訴下原諒了對方。華天齊尋找訊息的來源,十分困惑是誰放出的這個訊息。舒語希公司股價大跌,董事會十分焦急的質問她。老張前去自首,說是自己撞死的方亦菲。舒語希打電話詢問華天齊是不是他透漏的這個訊息,但是華天齊表示自己做事一向光明磊落,而這個時候走過來的蘇荷表示自己有話想告訴舒語希……

第28集 

舒語希從蘇荷那裏知道了是白父在網上散布的這個訊息,打電話給白父,對方很爽快的承認了這件事情,並且很幸災樂禍于對方股價大跌,蘇荷在一旁聽到了兩個人的電話。舒語希忽然失蹤,穆小妍十分著急,來到舒家和方亦萱商量怎麽樣尋找。而這個時候白父就在一旁假惺惺的安慰方亦萱。蘇荷聽到白父說自己和舒語希關系很好,十分狐疑。白父和白家偉說起來這是自己最後的機會,一定要把握住。舒語希被報紙爆料說可能是失足溺水,白父假惺惺的表示自己和兒子可以幫忙。穆小妍看到新聞十分憂心,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方亦萱。康傑看到了呆呆看著母親照片的方亦萱十分擔心,拉著她來到街道上發傳單,想讓方亦萱不要放棄希望。雖然方亦萱十分沮喪,並且還有身世問題煩心,但是看著康傑散發尋人啓事十分努力,方亦萱被感動了。方亦萱和康傑說起自己之前說的都是氣話,康傑能夠這麽關心自己其實自己很高興,兩個人終于解開了心結。康傑來找到華天齊,質問對方為什麽散布這個訊息。但是華天齊十分憤怒,把報紙扔了一地,華天齊說自己做事光明磊落,絕對不會使出這種手段。白父因為舒語希消失了很高興,白家偉感覺到十分不快,認為父親現在為了拿到訂單不顧一切的樣子實在是太醜陋了,但是白父說自己已經不能回頭了,並且叮囑兒子無論如何都要拿到訂單。穆小妍來到工作室,告訴了華天齊真相,自己才是方亦菲的妹妹,華天齊十分震驚。華天齊告訴對方自己絕對沒有散布這個訊息,而這個時候段凱來到工作室,以為華天齊在糾纏穆小妍,警告對方離她遠一點。方亦萱打算在公司支持白家偉的提議,公司董事紛紛質疑,而這個時候白家偉用了白父交給自己的資料,成功的壓下了質疑聲。蘇荷看到了對方給董事資料裏面的照片,十分震驚的會後指責白家偉已經改改變了。但是白家偉痛苦表示自己一切都是為了白家,方亦萱也是,自己的真愛一直是蘇荷。蘇荷痛苦萬分,說請白家偉不要再來找自己了,自己已經和他分手了。

第29集 

蘇荷和白家偉說起來兩個人結婚的事情,就算白家渡過難關,白父也不會同意自己和白家偉在一起的。方亦萱在門外聽到了這些話,明白白家偉原來是在利用自己。方亦萱和穆母見面,但是這些畫面都被拍攝了下來。華天齊再次看方亦菲的日記,助理勸告他這並不是他華天齊的錯誤,並且告訴華天齊應該及時把握眼前的人。但是華天齊認為自己的懦弱才導致了這些,而此時助理接到了一個電話……公司接到了一個大單子,有個地位相當高的明星決定採用時競的獨家定製設計,公司總監十分高興,但是對方卻指名要公司的首席設計師穆小妍設計自己的參加上海時裝周的服裝,公司總監隻能一口答應。其實這位茜茜姐是華天齊請來的外援,想要讓穆小妍回去工作。助理認為穆小妍不會答應回來工作的,但是華天齊笑而不語。時競的同事找到穆小妍,邀請穆小妍去幫助時競的忙,穆小妍雖然剛開始十分為難,但是扛不住對方的苦苦哀求,要求不掛名但是要求讓自己全部負責設計,這樣自己才答應。公司同事十分開心,打電話告訴方亦萱這件事情,方亦萱聽說茜茜要為自己代言也十分開心。方亦萱打電話給白父,聲稱自己要停止和白家公司的契約。這個時候白父接到了另外一個電話,對方表示知道了方亦萱的真實身份……穆小妍開始工作,十分的廢寢忘食,穆母十分心疼。穆小妍送去的禮服樣式幫助了時競,公司員工都很開心,但是穆小妍卻悄悄的離開了。穆母十分心疼穆小妍不能公開自己的身份,但是穆小妍表示沒有關系。白父拿著資料威脅方亦萱,方亦萱十分心虛。白父勸告白家偉和方亦萱趕緊結婚,但是方亦萱並不想要結婚這麽早。康傑和方亦萱談心,方亦萱想到自己現在的情況非常憂心,康傑隻能耐心的安慰對方。華天齊想要幫助穆小妍的網店工作,但是穆小妍卻專門讓段凱過去給華天齊一個電話,自己打電話過去拒絕了,說自己兩個人以後最好不要有任何關系。康傑看到方亦萱在夢裏哭泣,十分擔心,認為隻有對方才能牽動自己的喜怒哀樂。方亦萱其實沒有睡著,完全聽到了康傑的告白……

第30集 

康傑看到方亦萱在夢裏哭泣,十分擔心,認為隻有對方才能牽動自己的喜怒哀樂。方亦萱其實沒有睡著,完全聽到了康傑的告白,醒來之後方亦萱十分悲哀,認為如果自己早些知道對方的心意就好了。康傑接到電話,得知方亦萱很快就要和白家偉結婚了,對方還要請康傑一起見證。康傑出門以後正好遇到了白家偉在和人打電話,看到康傑連忙掛上了,康傑起了疑心。白父用方亦萱的真實身份來威脅她,把時競公司的管理權交給了自己。白父坐上座位以後非常得意,還打算把穆小妍請進公司用此來牽製方亦萱。華天齊想到之前對待穆小妍的一些事情,感到非常的對不起對方。穆小妍聽到了白父想要邀請自己回公司,以為這是方亦萱的意思,不知道對方想要做什麽。白父終于坐上了舒語希之前的位置,方亦萱十分的不快。華天齊來到了時競,表示願意讓穆小妍來到時競公司工作。方亦萱心裏十分鬱悶,喝了很多的酒被助理扶到了休息室,結果正好遇到了來到休息室的蘇荷……方亦萱喝多了酒,訓斥蘇荷出去辦公室,蘇荷十分鬱悶的走出了辦公室。康傑說起來方亦萱為什麽要把公司經營交給白家,但是方亦萱這是自己的事情,並且說自己現在很幸福。康傑對方亦萱十分擔心。而就在這個時候康傑聽到了白家偉留給蘇荷的電話留言,說自己對蘇荷才是真愛,方亦萱隻是不得已而為之。康傑憤怒的告訴方亦萱這件事情,但是方亦萱表示自己隻是不想放棄現在擁有的一切,康傑憤怒離去。穆母和段凱為穆小妍慶祝生日,穆小妍十分開心。方亦萱和白家偉結婚之後,白父強迫方亦萱去參加一個宴會,方亦萱十分不快不想去,結果雙方產生了爭執。白父認為自己掌控了方亦萱,十分得意的坐上了舒語希的座位。

第31集 

方亦萱收到了蛋糕和生日卡片,穆小妍和穆母送去蛋糕,但是追出去的方亦萱聽到了原來穆小妍已經知道了自己是舒語希的親生女兒,但是並不想要和方亦萱爭搶公司。方亦萱聽到這些話,忽然間意識到了自己的錯誤。白家偉假惺惺的和康傑商量送給方亦萱什麽東西,康傑十分生氣,但是想到方亦萱說不要再追究的話,隻能作罷。方亦萱打電話告訴康傑,想要得知真相就來找自己,並且約見穆小妍和穆母。幾個人坐在同一張桌子旁,方亦萱說出了自己真正的身份,並且說穆小妍對自己這麽好,自己卻想辦法排擠出去對方,十分的歉疚。方亦萱跪下道歉,並且說自己一定要把公司搶回來,這是舒語希一生的心血,並且也是自己的錯誤。幾個人抱成一團,相信一定能把公司搶回來。康傑和方亦萱說起來搶回公司的事情,康傑安慰方亦萱並且想辦法哄她開心。康傑找到華天齊,詢問起來華天齊為什麽推薦穆小妍回到時競,並且說是不是對方知道了什麽。但是華天齊什麽都不說,康傑十分著急,昏倒在了地上。白父堅持要穆小妍回來上班,以此來牽製方亦萱,但是白父不知道的是穆小妍已經知道自己的身世了。康傑和華天齊商量,原來華天齊早已知道兩個人的身世,兩個人約定一起對付白父,但是不許把華天齊幫忙的事情告訴穆小妍。穆小妍來到時競上班,方亦萱十分開心。方亦萱開始轉變對待蘇荷的態度,開始對待蘇荷非常有禮貌,並且真心的希望蘇荷能夠和白家偉有情人成眷屬。方亦萱說起來自己以前傷害了很多人,感到非常的歉疚,並且盡力的開始彌補對方。華天齊打算和白父展開合作,兩個人的合作案白父感到非常滿意。

第32集

方亦萱開始轉變對待蘇荷的態度,開始對待蘇荷非常有禮貌,並且真心的希望蘇荷能夠和白家偉有情人成眷屬。方亦萱說起來自己以前傷害了很多人,感到非常抱歉。華父專門來到公司幫助華天齊,說起來自己之前後悔沒有抓好自己的愛人,並且勸告華天齊不要做出讓自己後悔的事情。白父鬥不過華父,隻能灰溜溜的離開。華天齊來到穆小妍的辦公室,結果再次和穆小妍產生爭執,白父都看在了眼中。穆小妍十分傷心,一個人跑到天台上吹風。但是事實上華天齊是故意讓門外的白父聽到他們的爭執,並且告訴康傑自己這樣是為了麻痹對方。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傷心之下的穆小妍打算從公司辭職。方亦萱知道了之後,安慰姐姐不要辭職,自己母親當初也是在這樣的困境之下奮鬥出來,穆小妍受到鼓舞,決定決不放棄。第二天來到公司,穆小妍再次和華天齊商量設計的問題,雖然華天齊仍然是冷言冷語,但是穆小妍始終面帶笑容的和對方商量設計的問題。華天齊同意了採用進口布料的設計,但是白父和白家偉卻因為進口的太貴產生了爭執。白家偉認為最好進口保證質量,但是白父卻認為太貴了不如自己廠家生產。為了打敗白父康傑和華天齊開始聯絡另外的公司進行合作,華天齊十分賣力,並且和康傑開始惺惺相惜。康傑的病情越發厲害,但是他對此毫不在意。華天齊看到穆小妍累到睡著在工作台上,心疼的為對方蓋上衣服。白父打算召開新聞發布會了,結果樣衣忽然不見,自己使用偽劣產品的訊息也被揭發出來。這個時候華天齊出面壓下了訊息,並且要求對方離開時競。白父和妻子商量,打算拋售手中的股票。但是兩個人在家裏產生了爭執,白母十分不甘心到手的東西就要飛了,夫妻兩個在家裏產生了爭執,而這個時候白父接到了一個電話……

第33集 

白父和妻子商量,打算拋售手中的股票。但是兩個人在家裏產生了爭執,白母十分不甘心到手的東西就要飛了。康傑打算低價接受白父的股票,但是白父卻在這個時候起了疑心,讓人調查康傑和華天齊等人。白父得知了拿走樣衣的人果然是康傑,並且穆小妍和方亦萱也已經重歸于好。而這個時候白父接到了情報,得知原來華天齊和康傑已經勾結在了一起,幾個人打算聯手對付自己。康傑和華天齊說起來穆小妍的事情,認為他為對方做了這麽多,應該讓穆小妍知道,但是華天齊表示如果穆小妍知道了,一定不願意接受自己的幫助。華天齊想要幫助穆小妍,但是對方卻不接受自己的幫助,華天齊十分苦惱。白父再次設計,綁架了穆小妍,以此威脅華天齊交出所有打算上告的資料,並且要對方簽下契約。華天齊同意了對方的所有條件,最終救出了穆小妍,但是最終自己手臂被刀子劃傷,很有可能以後都捏不能陶器了。幾個人商量對付白父的計謀,而這個時候蘇荷說出了當初穆小妍身份敗露,很有可能就是白父放出的訊息。幾個人開始懷疑白父和舒語希的失蹤有關,並且方亦萱也當眾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華天齊得到白家偉的情報,用一塊表詐出了白父的意圖,成功拿回了時競的股份。華天齊用一塊假表騙過了白父,取得了所有的股份。白父知道自己被騙,在家裏大發脾氣。而就在這個時候白家偉回家告訴父親手表的事情是自己告訴華天齊的,白父十分生氣,但是白家偉十分失望,認為父親原來是這樣的人,自己不願意有這樣的父親。白父和白家偉爭吵,白父怒斥不理解自己的白家偉自己都是為了這個家,父子倆產生了爭執……蘇荷沖出來說都是自己說出去的,出賣對方的都是自己,請對方不要再吵了。

第34集 

白父和白家偉爭吵,白父怒斥不理解自己的白家偉自己都是為了這個家,父子倆產生爭執,蘇荷沖出來說都是自己說出去的,出賣對方的都是自己,白父怒極想要打對方,結果被白家偉攔下。白父氣的心口疼痛,摔倒在沙發上。幾個人在一起慶祝順利奪回股份,但是康傑卻忽然病情再次發作,倒在地上。方亦萱照顧康傑,結果接到了一個醫生的電話,知道了康傑的病情。方亦萱在抽屜裏面看到了小時候自己送給康傑的玩偶,明白了對方對自己的心意。方亦萱指責康傑為什麽不告訴自己,但是康傑說這是為了對方不像自己這樣痛苦,兩個人相擁而泣。方亦萱和白家偉離婚,兩個人雖然是離婚但是卻非常開心,感覺都解脫開來。方亦萱和康傑談心,表示以後的日子都要陪著對方度過。穆小妍接到了設計學院的錄取通知書,這是以前舒語希為自己申請的。穆小妍和華天齊深夜談話,兩個人決定把這份感情轉化為對彼此的祝福,和平分開。但是在穆小妍走後華天齊的助理給他看了穆小妍的日記,華天齊明白了穆小妍有多愛他。華天齊拿著方亦菲的手鐲在樹林裏面深情呼喚,希望方亦菲在另一個世界過的幸福。康傑決定手術,方亦萱送康傑進了手術室。穆小妍就要去上學,而就在眾人送別的時候接到了許願樹下見面的簡訊。穆小妍來到許願樹下,這裏正在舉辦一場走秀,衣服正是穆小妍之前設計的作品。穆小妍十分感動,而華天齊也對穆小妍進行了表白。華天齊送給穆小妍一枚戒指,兩個人在許願樹下擁吻,重歸于好。白父和張伯最終都得到了製裁,而舒語希也回來了。原來她落水之後漂流到了一個小漁村,被人救了起來。舒語希重新接手了公司,而此時方亦萱正在手術室外焦急的等待著手術的進展……康傑最後也終將安然無恙,有情人最終成為眷屬。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