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俠 -神話題材電視劇

劍俠

神話題材電視劇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劍俠》是千乘影視股份有限公司出品一部古裝神話題材電視劇。該劇由王淑志、楊建武擔任導演,簡遠信擔任製作,李宗翰鄭亦桐海陸、貢米等人出演。

該劇講述了中國古代傳說中道家八仙成仙前的人生經歷。該劇于2014年10月5日在湖北綜合頻道首播,10月21日江蘇衛視、貴州衛視聯合上星播出。

  • 中文名稱
    劍俠
  • 首播時間
    2014年10月5日
  • 製片地區
  • 集    數
    未刪減版62集,網路版56集
  • 導    演
    王淑志、楊建武
  • 類    型
    古代神話
  • 首播地方台
    湖北綜合頻道
  • 首播衛視
    江蘇衛視、貴州衛視
  • 主    演
    李宗翰海陸吳俊餘鄭亦桐,張明明,白珊,張迪,張倬聞,貢米,臧洪娜華嬌
  • 上映時間
    2014年10月21日(上星)
  • 網路平台
    騰訊影片、樂視網、搜狐影片
  • 拍攝地點
    橫店
  • 每集長度
    約45分鍾
  • 其它譯名
    八仙前傳
  • 編    劇
  • 出品公司
    千乘影視股份有限公司

劇情簡介

銀黛和呂洞賓結為夫妻,後銀黛為救呂洞賓而死,銀黛妹妹雪瓊為報復呂洞賓,不斷製造禍端,幸被洞賓逐一化解。洞賓堅心求道,終獲漢鍾離點化成仙。呂洞賓持劍回到人間,化身“劍俠”,暗中保護曹友和曹恭兩兄弟。曹友被雪瓊陷害,成為朝廷緝拿要犯。

劍俠

關鍵時刻,曹友為救曹恭犧牲性命,洞賓將他度化成仙。何月仙與兒子青楓、青松在失散十八年後重逢,青楓卻被雪瓊迷惑不肯與月仙相認,並設計陷害自己的弟弟。在呂洞賓的幫助下,青楓迷途知返,月仙卻為了救子犧牲自己,得以度化成仙。八仙一起收服了雪瓊,還天下太平。八仙途經東海,意外地與龍王三太子起了沖突。于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的傳說拉開了序幕。

演職員表

演員表

角色演員備註
呂洞賓李宗翰第一單元,八仙之一
銀黛海陸第一單元,呂洞賓妻,後為救呂洞賓而死
小雨吳俊餘第一單元
雪瓊鄭亦桐第一單元,銀黛的妹妹
崔明張明明第一單元
張果老王春元第一單元,八仙之一
漢鍾離劉昊岩第一單元,八仙之一
賈仁張亮第一單元
玉秋林依婷第一單元
翩翩謝聞軒第一單元,
曾光經超第一單元
曾妻袁心冉第一單元,曾光的妻子
高良李霆第一單元
小風蔣典第一單元
唐遠/雷公焉佳輝第一單元,欽差大人
朱浩岳東峰第一單元
縣官馮瀑第一單元
賈福姬廣勝第一單元

職員表

出品人:周之光;簡遠信
製作人:張彥 ;王世偉;高友和
監製:陳美鈺;卜宇白芳芹陳華
導演:王淑志;楊健武
副導演(助理):王燭明林志賢
編劇:簡遠信
攝影:張明文;魏綾紜;李心正;何建雄;唐金河
配樂:周思賢
剪輯:潘永航
道具:方歡
選角導演:閆洪定
配音導演:王蘇;武向彤
美術設計:華呸焓
動作指導:張洪寶
造型設計:尤宜珍
服裝設計:林思行;趙見春
視覺特效:陳官鑫
燈光:王民蘭剛
劇務:費桂雷;楊曉令
場記:盧玟謹;李冬張丹丹
布景師:軍良
發行:朱海燕

原聲資料

備註曲目作曲填詞編曲演唱
片頭曲《英雄無怨》楊昊東
楊昊東張倬聞
插曲《千年之戀》楊昊東
楊昊東金琳
插曲陳謙吳嘉倫楊昊東金琳
插曲天壤之別張衛帆羅晴張衛帆蔡幸芳

幕後製作

創作背景

劍俠

江蘇衛視工作人員透露,該劇以八仙中的呂洞賓為側重,講述了他在人間化身“劍俠”後經歷的一系列故事,因此該劇在播出前才改為此名。《劍俠》正是借用歷史上關于八仙的神話傳說,將以呂洞賓為代表的八仙神話故事躍然熒屏。

熟知八仙傳說的觀眾一定了解,八仙與道教許多神仙不同,均來自人間,而且都有多姿多彩的凡間故事,之後才得道,與一般神仙道貌岸然的形象截然不同,所以深受民眾喜愛,其中有將軍、皇親國戚、叫花子、道士等等,並非生而為仙,故都或多或少地存在缺點,比如漢鍾離袒胸露乳、呂洞賓個性輕佻、李鐵拐酗酒成性等等。八仙也分別代表了男女老幼、富貴貧賤,從一定程度上來說是普羅大眾的民間神仙代表。

拍攝過程

劍俠

神話大戲《劍俠》在橫店順利開機,該劇由著名導演王淑志、楊建武共同執導,匯集了李宗翰,海陸、貢米、鄭亦桐、張明明、白珊、張迪、張倬聞、茅子俊、華嬌等眾多偶像,實力演員。在這部新劇《劍俠》中,不僅有古裝第一小生李宗翰的傾情演出,瓊瑤女郎海陸也鼎力加盟,“古裝女神”華嬌,“小張柏芝”貢米,“百變女郎”鄭亦桐,快樂男聲吳俊餘,“最風情的王熙鳳”王子瑜強強聯手在金牌製作人簡遠信的帶領下共譜八仙之歌。

貢米現場感染力獲贊

一向給人以樂觀開朗感覺的貢米,自從進組後,便哭戲不斷,常引起圍觀。面對海量哭戲,貢米笑言“知道有,但是沒想到那麽多,進組後幾乎場場要哭,開始大家會被我嚇到,後來慢慢的大家都習慣了,我哪天不哭了他們反倒是不適應了” 。對于貢米的表現力,導演表示“她的哭戲很有感染力,容易感動人,讓人跟著流淚。有些人的哭戲同樣是眼淚花花的,就是令人毫無感覺,無法入戲。好幾場戲都拍完了,她依然在緒裏出不來,我都忘了喊停”。

李宗翰版呂洞賓

以往也曾有過以“八仙”或“呂洞賓”為題材的影視劇,但《劍俠》更側重講述“呂洞賓”的凡人故事,這也是讓李宗翰格外感興趣的地方:“這個‘呂洞賓’是過去熒屏裏沒有出現過的,我們在劇本討論前期賦予了角色更多的創新,在片場也會即興創作,他嬉笑怒罵皆成文章,還有著正義、無私、沉著、可愛、詼諧的特質。”而首次“成仙”的經歷,也讓李宗翰大呼過癮,“現場經常是煙霧繚繞,感覺自己像走在雲端”。

李宗翰透露,劇中呂洞賓還有一段蕩氣回腸的千年絕戀,他與青年演員海陸飾演的雪蛟銀黛,有著一段刻骨銘心的感情糾葛。

臨時改名頗為困擾

相比之下,《八仙前傳》這個名字一目了然,僅看劇名就知道該劇是什麽題材,講的是誰的故事。而《劍俠》聽上去更像一部武俠劇。為此,簡遠信直言,這個名字並不是自己改的,在得知這部劇改名後,他也有一些困擾,擔心觀眾不了解情況。江蘇衛視方面也表示,改名之初確實也有過這方面的疑惑,但衛視在改名後盡力宣傳,而且也多次說明《劍俠》即是《八仙前傳》,很多觀眾都已了解了這一情況。

劍俠

簡遠信還透露,開始自己也會擔心改名後會不會影響這部劇的收視,但反過來一想,也許反而會激發觀眾的好奇心,“為什麽會改這個名字,這到底是怎麽回事,反而會吸引觀眾來看。”江蘇衛視方面也直言,雖然改了名字,但劇的品質不變,因此,隻要觀眾收看過後,依然會跟著劇情看下去,對收視不會有影響。

精彩看點

《劍俠》以八仙中流傳事跡最多的呂洞賓為核心主人公,輔之以其他“大仙”的傳說,用一個個單元故事講述了他們在成仙前遊歷人間的傳奇經歷。既是傳奇人物,除暴安良、降妖鬥怪的神勇場面自然就是重頭好戲,再加上身處人間紅塵,痴情男女的愛恨糾葛是該劇一大看點。

劇中,海陸扮演的千年雪蛟銀黛柔情似水,端庄秀麗,如三月之桃花,一出場就光彩逼人。為報呂洞賓救命恩情,銀黛一直相伴左右,患難與共不離不棄,經過長時間相處,兩人漸生情愫,結為夫婦,共度了一段美好時光。銀黛有著以德報怨,感化凡人的“大愛”,雖自己屢次遭逢大難,卻還是用寬容的態度去包容他人。而海陸身上特有的溫柔氣質也讓銀黛這條貌美心善的美女蛇更加讓人信服。

播出信息

播出時間 播出平台播出劇場接檔被接檔
2014年10月5日湖北電視台綜合頻道
《菜刀班尖刀連》《少林寺傳奇藏經閣》
2014年10月6日安徽影影片道
《生活啓示錄》《大陸小島》
2014年10月13日廣東珠江頻道
珠江劇場


2014年10月21日江蘇衛視幸福劇場《奇葩一家親》《第二次人生》
2014年10月21日四川衛視合家歡劇場《雪豹堅強歲月》
2014年10月21日貴州衛視黃金劇場《領袖》

分集劇情

第1集

龍泉村蛇妖作亂

半夜書生正在房中讀書,這個時候忽然有美艷女子出現,勾引書生,隨後吸食了書生的所有精氣,很多人因此丟掉了性命。村龍泉的村民們無法繼續生存下去,于是虔誠祈禱上天,希望神靈能夠幫助自己,除去這個妖怪。

此時天上八仙也正在齊聚,隻有呂洞賓遲遲沒有來到,呂洞賓遇見前來以後,大家紛紛取笑呂洞賓和他的童子小雨。此時八仙忽然看到下界龍泉村有妖怪作祟,這個龍泉村正是呂洞賓的故鄉。八仙見狀,紛紛打算下界去看看是誰在呂洞賓的故鄉作怪。

在龍泉村的乃是一個美艷之極的蛇妖,這個蛇妖已經練成了純陰真氣,天下男子無不被毒害。呂洞賓化成了一副書生的樣子,蛇妖果然前來引誘,呂洞賓假裝昏迷了過去,但是小雨卻忽然出手,和蛇妖打鬥了一番。八仙打算好好的處置這個妖怪一番,但是呂洞賓卻出手放走了這名蛇妖,小雨迷惑不解。

原來多年以前,在呂洞賓還沒有成仙之前,在他的老家龍泉村生活,呂洞賓是一名大戶人家的公子,打算出去應試。呂洞賓有一名叫做賈仁的同窗好友,經常在青樓尋歡作樂。但是因為不事生產,家中積蓄被花光了,被人趕出了青樓。呂洞賓來到了青樓前面,剛好金媽媽在欺負賈仁,剛把賈仁給趕走。

呂洞賓一直在尋找著賈仁的下落,金媽媽卻假惺惺的表示賈仁因為不好意思所以自行離開了。賈仁一直以來喜歡一個叫做玉秋的青樓女子,這名青樓女子也很是喜歡賈仁,兩個人情投意合。玉秋找到了賈仁,此時賈仁非常落魄,還被乞丐欺負。玉秋表示,自己喜歡的並不是對方的錢財而是對方的才華。

玉秋表示,現在還有一個人可以幫助賈仁,這個人就是呂洞賓。賈仁找到了呂洞賓,呂洞賓表示,自己可以幫助賈仁,但是賈仁需要答應自己,婚後讓自己和玉秋相處三天,賈仁咬牙答應了。

第2集

賈仁玉秋喜結良緣

呂洞賓提出自己可以幫助賈仁拿錢贖回玉秋,但是需要兩個人婚後讓玉秋和自己相處三天,賈仁一開始不想答應,但是隨後還是咬牙答應了。隨後呂洞賓出錢,給賈仁和玉秋舉辦了婚禮。小雨一直想不明白,為什麽要讓賈仁娶一個青樓女子,還要讓呂洞賓和她相處三天,呂洞賓笑而不答。

小風和小雨把打算入洞房的賈仁給帶走,自己走進了洞房之中。賈仁喝的酩酊大醉,對于呂洞賓恨之入骨,痛罵不絕。洞房的當天,玉秋還不知道走到房間裏面來的並不是自己的丈夫,而是到此的呂洞賓,心裏還在羞澀的期待著新婚生活。呂洞賓並沒有碰玉秋,而是在一旁看起來了書,兩個人就這樣互相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早晨,賈仁找呂洞賓算賬,但是被小風和小雨攔住了。第二天晚上的時候,呂洞賓再次坐了一整個晚上,玉秋也一直安靜的坐在床上,原來這是呂洞賓的一個考驗,呂洞賓通過這幾個晚上,覺得玉秋是一個知書達理的女子,認為賈仁這個人娶對了。

賈仁怒氣沖沖的找到房裏和呂洞賓算賬,結果發現玉秋的鳳冠霞帔還穿戴著,並且哭了一場,說既然對方不喜歡自己,為什麽這三天隻讓自己己在床邊上靠著,還不給自己挑蓋頭,什麽都不和自己說。賈仁這才知道,原來這三天以來,呂洞賓什麽都沒有做過。

賈仁對玉秋解釋過了以後,兩個人才恍然大悟,這才知道原來呂洞賓這是打算讓自己夫妻明白以後 要繼續奮進,也是提醒玉秋以後做一個好妻子,兩個人攜手來到了呂洞賓的大廳裏面,向呂洞賓下跪道謝。呂洞賓也和賈仁約好,兩個人一起進京趕考,途中一起住在一間破廟裏面。

第3集

呂洞賓救下雪蛟銀黛

半夜的時候有一名女子來到了破廟裏面投宿,呂洞賓見到這名女子很是貌美,于是讓她進入了破廟裏面避雨,並且拿出自己的外套給這名女子披了上去。半夜的時候忽然電閃雷鳴,女子害怕,于是一把撲到了呂洞賓的懷中。呂洞賓其實對銀黛是一見鍾情,見到對方這個樣子頓時感覺很是觸動。

原來這名女子銀黛其實是一條雪蛟,這一天正是雪蛟遭受雷劫的日子。雪蛟逃不過去,被雷公電母打得現了原形。呂洞賓出來尋找銀黛,見到銀黛摔倒在大雨中,連忙扶著銀黛進入了山洞。此時電母在天上說,如果銀黛不出來,那麽自己就震碎山洞,到時候牽連到了呂洞賓這個凡人,就是銀黛的罪過了。

銀黛很是憂心,自己一個人沖出了山洞,呂洞賓也很是擔心的追了出去,用力的抱住了銀黛。但是銀黛因為聽到了雷公電母的話,不敢連累呂洞賓,要推呂洞賓離開,結果呂洞賓被雷公電母給誤傷,頭上出現了文曲星。

漢鍾離和張果老在此時出現,阻攔住了雷公電母,表示呂洞賓有文曲星護體,希望兩個人就此放過那條雪蛟,很有可能雪蛟也能夠修成正果,希望兩位仙家能夠有好生之德,雷公同意了。

因為被雷電擊中了頭部,呂洞賓一直精神不振的在生病,幸好有銀黛一直耐心的照顧著呂洞賓。小雨認為銀黛和呂洞賓之間肯定發生了什麽感情,神秘兮兮的告訴了賈仁。來到京城以後,賈仁見到大家都在賄賂主考官,于是自己也上去送了銀子,並且打算介紹呂洞賓和主考官朱大人認識。

因為頭上的文曲星被打散,文曲星不再能保護呂洞賓。呂洞賓和朱大人見面,因為不肯送給對方銀子,朱大人對于呂洞賓懷恨在心。

第4集

銀黛呂洞賓互訴衷情

呂洞賓告訴小雨,自己不打算考試了,銀黛解釋說因為呂洞賓現在在生病,呂洞賓則說自己很有可能已經得罪了主考官,就算自己去了對方指不定也是要為難自己的。銀黛一直在耐心的照顧著呂洞賓,兩個人之間情誼暗暗生長。

朱大人告訴自己的上司,自己原本是打算為難呂洞賓的,但是沒想到呂洞賓竟然沒有來。朱大人已經調查清楚了呂洞賓的身世背景,禮部侍郎謝大人要朱大人帶著賈仁和自己見上一面。呂洞賓正打算為賈仁慶祝一番,結果此時謝大人的下人來到客堆,告訴兩個人有人邀請賈仁,賈仁隻能夠聽命前去。

謝大人想盡辦法,從賈仁那裏打聽出來了呂洞賓的家產很多,頓時起了不好的心思。張果老和漢鍾離看到謝大人打算動手埋伏對付呂洞賓,擔心非常。為了幫助呂洞賓,兩位仙人故意在呂洞賓前行的路上堵上了很多的石頭,讓兩個人換了一條道路前進。

雖然能夠施法移走石頭,但是銀黛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還是沒有出手。一行人換了一條道路繼續前進,躲過了謝大人的伏兵。朱大人回去稟告,謝大人一計不成再生一計,想盡辦法打算陷害呂洞賓。賈仁和呂洞賓終于回到了家中,賈仁和玉秋相見,分外的開心。

玉秋在家中一直做家務,讓小雨感覺無奈。回到家中,呂洞賓告訴自己的老友,自己沒有參加考試,朋友們都很是驚訝。呂洞賓和銀黛互訴衷情,兩個人終于明白了對于彼此的心意,賈仁和玉秋見狀也很是為兩個人欣喜。

銀黛的老朋友蠍子精崔明出山,要求銀黛和自己回去修煉,並且向銀黛求婚,結果被銀黛給拒絕了。崔明頓時起了疑心,懷疑對方是愛上了凡人呂洞賓。

第5集

呂洞賓被誣陷入獄

崔明威脅銀黛,如果不和自己雙修的話,自己就殺死呂洞賓,銀黛自然是不肯讓崔明傷害到呂洞賓的,兩個人大打出手。玉秋在家中尋找不到銀黛,告訴了呂洞賓。呂洞賓心灰意冷,以為銀黛對于自己並沒有什麽感情。

賈仁高中探花,呂洞賓頓時開心的打算為賈仁慶祝。而這個時候忽然有一行人進來,竟然是當初在京城的朱大人。朱大人先是恭喜了賈仁,隨後誣陷呂洞賓和土匪勾結,預謀造反,隨後奪走了呂洞賓府上的所有財產,並且將呂洞賓給關押了起來。

銀黛和崔明大打出手,隨後兩敗俱傷,回到了自己老家。多年以前,銀黛的妹妹雪瓊是一條小青蛇,因為渡劫所以全身奇癢無比。兩條蛇躲避到了山洞裏面,結果卻被捕蛇人給發現了。這個時候忽然有一個陌生公子路過,從捕蛇人的手中買下了兩條蛇,銀黛很是感激,趕緊道謝。

這位公子就是崔明,崔明帶著兩條蛇來到了自己的地盤,幫助了兩條蛇度過了種種劫難,自己為此不惜元氣大傷。看到崔明對自己姐姐情深意重,雪瓊很是羨慕。崔明詢問銀黛,是否對于自己隻有救命之情的感激,但是崔明對于銀黛卻已經有了真感情,邀請對方和自己雙修,並且許諾天劫的時候自己一定會幫助銀黛。

回想到自己和銀黛過去的種種經歷,崔明對于拆散了自己和銀黛的呂洞賓更加痛恨,發誓一定要報復對方。雪瓊發現崔明受了重傷,得知竟然是和自己姐姐發生了爭執,頓時驚訝萬分。

呂洞賓被朱大人審訊,嚴刑逼供要呂洞賓承認和盜賊勾結,呂洞賓咬牙不承認,被重傷昏迷。小風小雨見到公子入獄很是著急,找到了呂洞賓的好友府上,幾人打算去找賈仁幫忙。

第6集

賈仁不肯幫助呂洞賓求情

小風和小雨來到了賈仁的府邸請求賈仁出面幫忙,玉秋在家裏也表示賈仁應該幫忙,但是賈仁卻認為自己沒有辦法,呂洞賓現在被指認和盜賊勾結,自己如果出面的話隻怕會禍及自身。小風和小雨見到賈仁死活不肯見自己,于是跪倒在了大街上磕頭,玉秋的姐妹來找玉秋,玉秋這才知道小風和小雨都在外面。

玉秋連忙出門扶起來了小風和小雨,並且答應隨兩個人一起去救呂洞賓。看著呂洞賓遭到了劫難,漢鍾離和張果老看著暗暗搖頭,也感動于小風和小雨的忠心耿耿。曾光和高良是呂洞賓的兩位好友,帶著銀子來到了衙門裏面,給呂洞賓說情,並且說呂洞賓本身就已經家財萬貫,沒有必要再去和盜匪勾結。

縣太爺表面上裝作一副十分公正的樣子,背地裏卻和朱大人有勾結,兩個人已經買通了綠林大盜,打算等到放走了呂洞賓以後,就殺死呂洞賓,謀奪對方的家產。朱大人卻不願意,打算繼續陷害呂洞賓屈打成招,把呂洞賓的所有家產全部充公。

曾光和高良找到了賈仁,要求賈仁和自己一起去向縣太爺給呂洞賓說情,結果賈仁雖然表面答應,背地裏卻不願意得罪禮部侍郎和朱大人,認為如果自己給呂洞賓說情的話,那麽肯定得罪了禮部侍郎,到時候自己前程堪憂。想到這裏,賈仁遲疑了。

呂洞賓在牢裏備受折磨,小風和小雨在玉秋的帶領下來到牢中看望呂洞賓,看到對方被折磨的全身是血,心疼的要命。為了能夠救出呂洞賓,漢鍾離和張果老找到了雪蛟銀黛,治療好了對方的內傷,並且轉告銀黛,現在呂洞賓現在正在牢中備受折磨,要銀黛去救他。

銀黛來到牢裏,看到渾身是血的呂洞賓,分外的傷心。銀黛對呂洞賓表白,說自己一直喜歡著對方。但是為了不牽連銀黛,呂洞賓故意說出狠話,要銀黛忘了自己。

第7集

玉秋小雨攔路喊冤

玉秋苦苦勸告賈仁應該出手幫助呂洞賓,但是賈仁卻一直遲疑,不願意幫助,這讓玉秋很是憤怒,表示無論如何自己會幫助呂洞賓的。曾光回到了家中以後,曾夫人也十分擔心呂洞賓,詢問丈夫呂洞賓的情況怎麽樣了,並且打算去獄中探望,但是獄中看管森嚴,幾個人都無法進去。

縣太爺這個時候正在和朱大人飲酒作樂,商量著如何瓜分呂洞賓的家產,銀黛看到這一幕分外生氣,化成了一條大蛇的樣子,口吐人言要求兩個人放走呂洞賓。朱大人和縣太爺被嚇得屁滾尿流,銀黛走後,兩個人更加憤怒,覺得呂洞賓肯定和妖怪有所勾結,為了避免夜長夢多,打算盡快處斬呂洞賓。

呂洞賓隨後被帶出了監獄,即將被問斬。張果老和漢鍾離見到呂洞賓即將被問斬,頓時著急了起來。漢鍾離自己一個人開始掐指一算,發現有了機會能夠救出來呂洞賓。銀黛這個時候也暗暗下了決心,即使為了救出呂洞賓大開殺戒,自己也不惜出手。

呂洞賓被押解到了刑場之上,為了救出呂洞賓,銀黛開始施法,天上下起來了大雪,圍觀的百姓紛紛討論認為這肯定是冤案。朱大人為了對付銀黛,特意請來了一群道士對付銀黛,銀黛被困住了。雙方大打出手,這個時候漢鍾離和張果老告訴正在著急的小雨和玉秋,現在如果要救出來呂洞賓,那麽就去找路過此處的欽差大臣唐遠,找到對方呂洞賓就有救了。

唐遠的帽子被一陣風卷走,落在了小雨的頭上。唐遠懷疑是冤風落帽,于是接下了小雨用血書寫的狀紙,並且答應會查清楚這件事情。呂洞賓即將被問斬,千鈞一發之際唐遠出現,從刑場上救下來了呂洞賓。姐姐被困住,雪瓊為了救出銀黛受傷,兩人匆忙來到刑場,見到了漢鍾離和張果老,得知案子將被重新審問。

第8集

賈仁給呂洞賓下毒

漢鍾離和張果老原本是打算度化呂洞賓的,但是看到呂洞賓和銀黛的感情越來越深厚,兩個人看在眼裏也沒有辦法。唐遠決定重新審理這個案件,結果朱大人一直在拿侍郎大人威脅唐遠,唐遠表態說自己一定會查清楚這件事情。

唐遠審訊以後,感覺呂洞賓絕非為非作歹的人,但是朱大人一直想要置呂洞賓于死地,不知道朱大人到底是打的什麽主意。于是唐遠命令呂洞賓先回去,家產暫時充公,到時候再次審訊。呂洞賓低頭答應了,朱大人和縣太爺一直在竊竊私語。

出獄以後,呂洞賓向玉秋表示了感謝,玉秋邀請呂洞賓暫時住在賈府裏面,呂洞賓答應了。張果老詢問漢鍾離怎麽樣才能夠把呂洞賓已經被奪走的家產給要回來,結果漢鍾離神秘兮兮的樣子,表示天機不可泄露。朱大人擔心呂洞賓出去以後會把自己和侍郎大人的陰謀泄漏出去,于是打算再次陷害呂洞賓,在呂洞賓的飯菜裏面下毒,好害死呂洞賓。

呂洞賓回到了賈府以後,賈仁沖了出來,對呂洞賓一副很是噓寒問暖的樣子,對呂洞賓倍加體貼。呂洞賓還以為賈仁一直在幫助自己向縣太爺求情,于是對于賈仁很是感激。雪瓊為了救姐姐身受重傷,幸好被銀黛給救治回來。雪瓊對于呂洞賓很是好奇,得知自己姐姐就是為了這個人和崔明發生了爭執,對于呂洞賓忍不住有些不滿。

賈仁聽從了朱大人的命令,打算在呂洞賓的飯菜裏面下毒,被玉秋給發現了。玉秋和賈仁發生了爭執,賈仁竟然懷疑玉秋和呂洞賓在那三天裏面有什麽私情,這讓玉秋分外惱怒。小風和小雨躲起來聽到了兩個人的爭執,小風沖出來指責賈仁,被賈仁用棍子給打昏了。小雨沖了回去,拉起來呂洞賓就開始狂奔逃走。

第9集

曾光救下蝴蝶精翩翩

玉秋被賈仁給關到了房子裏面,想到自己尋找了多年,竟然嫁給了這樣一個狼心狗肺的禽獸,玉秋忍不住痛哭失聲,非常擔心呂洞賓,覺得自己對不起呂洞賓。想到這裏,玉秋萬分愧疚,打算用剪刀自盡,結果這個時候被銀黛給撞見,銀黛阻攔了玉秋,詢問起來呂洞賓的下落。

玉秋對銀黛解釋,賈仁打算陷害呂洞賓,現在呂洞賓生死不知。銀黛勸告玉秋一定要好好活下去,隨後趕緊離開去找呂洞賓。呂洞賓這個時候和小雨逃到了山崖邊,被賈仁給逼得無路可逃。賈仁心中一直對于呂洞賓懷恨在心,並且說如果對方成全自己去死的話,自己以後肯定感激對方的。

小雨哀求賈仁放過呂洞賓,無奈賈仁不為所動。這個時候銀黛化成的大青蛇出現,嚇走了賈仁和其他手下,發現呂洞賓和小雨都昏迷了過去,呂洞賓還中了毒。此時曾光也追著呂洞賓前來,看到呂洞賓昏迷過去,頓時很是擔心。呂洞賓回想起來自己昏迷之前,曾經看到了妖怪的樣子,不知道到底是什麽。

曾光勸告呂洞賓暫時離開避風頭,但是呂洞賓卻堅持不肯離開,想等著欽差大人給自己一個清白。玉秋因為賈仁的事情不願意理會賈仁,這讓賈仁憎恨呂洞賓的事情又多了一樁。呂洞賓和銀黛兩個人入住了山間的小木屋,曾光隨後告辭離開。

蝴蝶精翩翩在大街上被惡棍糾纏,結果被過路的曾光給救了下來。曾光表示先給翩翩安排一個住處,到時候再想辦法給翩翩找一份工作。賈仁威脅小風,幫助自己找到呂洞賓,否則自己就一刀刀的把小風身上的肉給割下來。小風害怕于是答應了。經過了這一番風波,呂洞賓對于功名利祿更加厭惡,隻想著和銀黛能夠在山間小屋度過這一生。

第10集

翩翩打算吸取呂洞賓精血

曾光回到了家中,這個時候高良也因為擔心呂洞賓的下落找到了曾光,詢問對方發生了什麽。得知賈仁說呂洞賓出事了,曾光心中憤怒萬分,但是卻沒有表現出來,擔心說出來賈仁做的事情以後,呂洞賓的下落也暴露出來了,但是曾光卻實在是忍不住,痛罵賈仁是個卑鄙小人,並且說要高良遠離賈仁這個禽獸。對著自己的夫人,曾光忍不住了,告訴曾夫人就是賈仁在追殺呂洞賓。

回想到自己救下來的女子偏偏,曾光忍不住嘴角帶笑,覺得這個姑娘實在是太漂亮了。晚上的時候兩名道士來到了一所房子外面,發現房子裏面有很多好吃的菜,但是卻沒有人在裏面。翩翩打算勾引這兩名道士,但是道士卻懷疑翩翩是什麽妖怪,沒敢接近,最後卻還是被翩翩給吸取了精氣身亡。

晚上的時候呂洞賓聽到了房子外面有動靜,于是挑著燈籠出去看,剛好遇到拋屍的翩翩。呂洞賓手裏的燈籠被吹滅了,嚇了一大跳。轉過身來,卻發現原來是銀黛。躲起來的翩翩發現呂洞賓身上有仙骨,頓時想要吸取對方身上的精血,到時候對于自己的修行大有進益。

曾光借口上山給呂洞賓送飯,實際上卻是給翩翩送來了衣服和食物。曾光對翩翩表白,翩翩聲稱如果曾夫人能夠接受自己就好了,並且說如果曾光對自己變心的話,自己就吃了對方,曾光還以為以為翩翩在開玩笑。玉秋在家中開始燒香禮佛,不見賈仁。雖然心中還愛著賈仁,但是玉秋實在是不能接受賈仁的所作所為。

高良詢問賈仁到底和曾光發生了什麽,賈仁索性說了出來,問對方要不要榮華富貴,高良心動了,答應回去以後找到呂洞賓的藏身之處。賈仁告訴朱大人,自己原本追到了呂洞賓,但是被一條大蛇妖怪給救走了。朱大人頓時明白這是上次威脅自己的那隻妖怪。曾光帶著翩翩去見了呂洞賓,銀黛見到對方頓時大吃一驚。

第11集

銀黛救治中毒的呂洞賓

銀黛和翩翩見面,兩個人各懷心思。翩翩告訴銀黛,呂洞賓身懷仙骨,吸取了精氣以後大有進補。銀黛警告翩翩,別想著傷害呂洞賓,否則自己絕對不會放過對方,但是翩翩也已經看上了呂洞賓,一心想著把呂洞賓給帶走吸取精氣。

得知曾光已經把翩翩給納為妾室以後,呂洞賓表示了理解,希望兩個人能夠生活的開心一些,但是擔心曾夫人會不樂意這件事情。曾光也有些擔心,希望呂洞賓能夠暫時幫助自己照顧翩翩,等到自己和夫人解釋完這件事情再把翩翩給接走。

雪瓊找到了崔明,和崔明說起來銀黛為了呂洞賓中毒,甚至不惜和道士作對劫法場的事情,崔明頓時很是擔心。雪瓊想出了一個主意,打算強行把自己的姐姐給帶走。銀黛勸告呂洞賓不要接近翩翩,呂洞賓解釋說自己隻是為了幫助曾光而已,並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是銀黛還是很是擔心。

雪瓊忽然出現,說自己要對銀黛說一些事情,帶走了銀黛。隨後崔明出現,打算對呂洞賓下手。小雨為了保護呂洞賓,自己被蠍子精給一尾巴甩了出去。雪瓊勸告姐姐和自己回去,銀黛表示自己還需要考慮一下。崔明打算吞噬了呂洞賓,于是對對方噴了一口毒氣。

這個時候張果老和漢鍾離忽然出現,阻攔了打算殺死呂洞賓的崔明。崔明不敵逃走,翩翩發現呂洞賓中毒正在查看,銀黛回來了,誤以為呂洞賓是被翩翩給重傷的。為了救呂洞賓,銀黛用嘴給呂洞賓吸出了毒液。兩個人纏綿一晚,而漢鍾離和張果老發生了爭執,不知道該怎麽度化呂洞賓。

雪瓊發現崔明受傷回來以後,對于呂洞賓更加敵視了。而這個時候呂洞賓下了決定,要和銀黛成親。

第12集

呂洞賓被誣陷為妖怪

曾夫人開始幫助曾光為呂洞賓準備成婚的事情,曾光心中有鬼,擔心夫人發現山上的翩翩。而這個時候高良和賈仁也在商量著,怎麽在西山上面找到呂洞賓的下落,到時候好向侍郎大人邀功。但是這些都被在門外的小風給聽到了。

翩翩找到了崔明,告訴崔明自己有辦法奪回來銀黛,讓崔明和銀黛在一起,到時候自己和呂洞賓也不要讓銀黛插手。翩翩詢問崔明,為什麽銀黛的身上沒有任何魔性,隻有善念,崔明表示此事說來話長。當初銀黛修煉的時候,差點被魔性給控製。

為了擺脫魔性,銀黛決心把自己體內的魔性給驅逐出去,封印在體外,這個魔性的銀黛也是銀黛的一部分,但是隻有魔性和惡念。翩翩不由得感慨為了擺脫自己的魔性,銀黛實在是太過于偏激了。銀黛開始和呂洞賓拜堂成親,拜過天地以後呂洞賓勸告曾光告訴曾夫人翩翩的存在,但是曾光卻遲疑了。

在門外的高良聽到了這些,頓時起了色心,自己一個人找到了翩翩,調戲對方,並且說曾夫人十分愛吃醋,絕對不會同意納翩翩進門的。小雨聽從曾光的命令,送食物和衣服去給翩翩,結果正好撞見翩翩把高良的精氣給吸取了,高良氣絕身亡的一幕,小雨躲在了桌子下面逃過一劫。

小風來到了呂洞賓的木屋裏面,告訴呂洞賓賈仁這個時候已經帶著手下打算前來捕拿呂洞賓,到時候好和朱大人邀功。賈仁誣陷呂洞賓是妖怪,並且說高良也是呂洞賓害死的。呂洞賓被綁了起來,村民們紛紛打算燒死呂洞賓。呂洞賓要銀黛趕緊離開,銀黛表示自己已經嫁給了呂洞賓,那麽就是呂家的人,堅持不肯離開。

第13集

玉秋心灰意冷出家為尼

欽差唐遠及時趕到,阻攔了村民燒死呂洞賓。唐遠譴責賈仁不過是一個新科進士,居然膽敢對呂洞賓動用私刑,呂洞賓這個時候拿出來小風偷來的賈仁和朱大人以及禮部侍郎勾結打算陷害自己的往來書信,交給了唐遠,唐遠看見以後頓時震怒,再度升堂審理此案。

在堂上唐遠宣布呂洞賓勾結盜賊的事情純屬子虛烏有,並且說明要發還呂洞賓所有的家財。隨後唐遠帶上來了賈仁,審問賈仁到底受何人指示,結果賈仁表示是朱大人。朱大人頓時跳出來表示這是賈仁誣陷自己,結果這個時候唐遠帶上來了當初陷害呂洞賓的盜賊,兩人也都指認是縣太爺指示自己,隻要陷害呂洞賓是自己的同黨,就能夠在事成以後被放走。

這兩個人被縣太爺送來的酒菜給毒死,結果被漢鍾離給救了回來,漢鍾離要兩個人裝死,並且說帶兩個人回公堂指認是誰指使的自己陷害呂洞賓。人證物證俱在,唐遠宣布把朱大人和縣太爺關押進了監獄,因為賈仁深受呂洞賓恩惠,現在卻反過來陷害呂洞賓,要把賈仁給凌遲處死。

賈仁苦苦哀求呂洞賓給自己求情,這個時候唐遠再度宣上來了證人,竟然是玉秋。玉秋表示賈仁不僅想要殺死呂洞賓,還要殺死呂洞賓的書童。呂洞賓抗不過給賈仁求情,唐遠表示可以饒過賈仁一命,但是需要革除賈仁的功名。隨後小雨上堂,說出來了自己親眼看到翩翩害死了高良一事。

曾光不敢相信翩翩居然是妖精,請求呂洞賓和自己一起去木屋一趟,看看翩翩到底是怎麽回事。因為深深對呂洞賓感覺歉疚,玉秋決定出家為尼,雖然銀黛和呂洞賓苦苦挽留也還是離去了。玉秋來到牢房裏最後看望了賈仁一趟,賈仁依然不知悔改,玉秋黯然離去。

第14集

曾光變成活死人

曾光和呂洞賓來到了翩翩的房門外面,結果發現翩翩正在吸食一名道士的精血,道士隨後氣絕身亡。翩翩發現了兩個人,曾光大驚失色。翩翩表示曾光雖然救了自己,但是卻對于自己卻有不良之心,曾光連忙表示這都是兩個人兩情相悅的時候說過的。翩翩認為呂洞賓是個好人,但是卻要吃了曾光。

呂洞賓身懷武藝,和翩翩大打出手。千鈞一發之際銀黛出現,阻攔住了翩翩。翩翩打不過銀黛,隻能夠先離開。翩翩來到了曾夫人的家裏,告訴曾夫人自己是曾光的偏房,曾光這個時候已經被嚇得說不出任何話來。曾光告訴夫人這是妖怪,結果曾夫人也驚嚇的不輕。

兩個人請求翩翩放過自己,但是翩翩卻不願意,吹氣讓曾夫人昏迷了過去,隨後吸取了曾光的精氣,曾光氣絕成了活死人。呂洞賓收到了訊息,得知曾光出事了以後,匆忙趕到了現場。呂洞賓表示自己一定想辦法救回來曾光,來到了街道上。呂洞賓在街道上聽到了叫賣還魂果的聲音,隨後拉住了道士詢問。道士表示,隻要對方誠心誠意,是可以取得還魂果的。

這個道士其實是張果老假扮的,張果老看到了隨後趕來的銀黛,兩個人互相都知道對方的身份,但是卻都沒有拆穿。張果老要兩個人去鍾離廟,隨後看到了漢鍾離變成的道士,要兩個人幫助自己打掃廟宇。兩個人打掃完了離開,漢鍾離卻不見了。

隨後在路上兩個人遇到了漢鍾離假扮的扭傷了腳的老婆婆,小雨背著老婆婆,呂洞賓挑著柴火,兩個人一起來到了老婆婆的家中,結果到家了以後老婆婆就不見了。兩個人明白這個人就是仙人來考驗自己的誠意的。翩翩和銀黛大打出手,銀黛表示曾光對自己有恩,自己一定要救回來曾光。

第15集

呂洞賓求得還魂果

呂洞賓和小雨在路上再次遇到了漢鍾離變成的道長,漢鍾離表示如果呂洞賓願意從自己的胯下鑽過去,就證明兩個人有誠意,為了救回自己的朋友,呂洞賓同意了。呂洞賓鑽過去了以後,漢鍾離卻表示自己並沒有答應鑽過去了以後就給兩個人還魂果,隨後漢鍾離拿出來了一個袋子,裏面放著很多看上去非常相似的黑米和紫米,要兩個人把這些米按照顏色分開。

小雨覺得這實在是太困難了,但是呂洞賓還是答應了下來。分好了米以後,漢鍾離在石頭上要兩人把袋子扔上來,但是卻故意裝作手滑,把袋子丟了下去,撒了一地的米,要兩個人重新分開。再次分開了以後,呂洞賓親自爬了上去,交給了漢鍾離。隨後漢鍾離再次提出了要求,要兩個人分別數出來紫米有多少粒,黑米有多少粒。

兩個人竟然全部一粒一粒的數了出來,告訴了漢鍾離數目。呂洞賓請求對方賜給自己還魂果,但是對方卻表示自己就是耍兩個人的,自己並沒有還魂果,隨後消失了。呂洞賓很是失望,不知道回去以後怎麽對曾夫人說。兩個人臨走的時候踩到了裝著米粒的袋子,呂洞賓拿起來袋子回家了。

回去以後呂洞賓告訴曾夫人自己沒有得到還魂果,並且拿出了裝米的袋子,沒想到這個袋子裏面竟然裝著還魂果,隨後曾光吃下了還魂果,蘇醒了過來。兩個人明白這都是在山中的神仙的功勞,于是曾光幡然悔悟,表示自己以後一定好好做人。

翩翩看到銀黛和呂洞賓恩愛的樣子心中嫉恨,打算拆散兩個人,沒想到被漢鍾離遇到了。漢鍾離擔心翩翩再來找曾光的麻煩,于是和張果老在曾府的外面布置下了法陣。崔明假扮成道士的樣子,在呂府的門口告訴呂洞賓身上妖氣很重,呂洞賓並不相信。崔明于是給了小雨三道符,要對方按照自己的要求放在呂洞賓的身邊。

第16集

銀黛失去內丹昏迷

小雨因為上次被蠍子精給嚇到了,所以按照崔明變成的道士的囑托把符放在了門上和枕頭下,並且放進了銀黛喝下去的茶水裏面。銀黛喝下去了以後,崔明和翩翩頓時開始做法,銀黛痛苦萬分,翻滾在了地上。就在銀黛痛苦的時候,呂洞賓無意中把銀黛的內丹給吞了下去,頓時渾身燥熱,滿臉通紅。

翩翩假意說自己去看看銀黛是不是現出原形,但是實際上卻是打算把對方給殺死,這樣就沒人阻止自己接近呂洞賓了。張果老和漢鍾離在野外正在互相戲耍,這個時候忽然感應到了呂洞賓有難,于是匆忙趕了回來。呂洞賓因為吃下去了銀黛的內丹,詢問對方自己到底吃下去的是什麽東西,銀黛無奈隻能夠交代出來自己的真實身份,並且說因為自己失去了內丹,所以現在無法把內丹給取回來了。

銀黛嘗試把自己的內丹給奪回來,否則呂洞賓就會被內丹給活活燒死,但是卻沒有辦法取出來。此時小雨聽到動靜進來查看情況,被剛好趕到的翩翩給一掌打昏了。翩翩想要殺死銀黛,但是被呂洞賓給拼命阻攔了,表示不管銀黛是不是妖精,都是自己的妻子,自己都要保護銀黛。

為了讓呂洞賓死心,翩翩把銀黛給變回了原型,結果呂洞賓毫不害怕,說不管銀黛是什麽樣子,都是自己的妻子。翩翩大怒,想要殺死呂洞賓,被及時趕到的漢鍾離給攔住了。張果老隨後趕到,以為銀黛已經死了,于是把銀黛的內丹煉化在了呂洞賓的體內,這樣子對于呂洞賓的修煉隻有好處。

漢鍾離趕回來以後,得知這個訊息大吃一驚,因為銀黛隻是中毒,並沒有死亡,這下子沒有內丹可就糟糕了。呂洞賓請求兩位神仙救救銀黛,漢鍾離表示隻有一個方法,那就是叩天階,求得回魂草,才能夠救回來銀黛。為了救回來銀黛,呂洞賓一步一叩,請求月華仙子降下來天階,看到呂洞賓深情的樣子,兩位仙人也被呂洞賓給感動了,紛紛幫助呂洞賓求情,天階隨後出現。呂洞賓爬上了天階,終于得到了回魂草。

第17集

呂洞賓來到純陽洞

雖然有了回魂草,但是銀黛因為失去了內丹,所以還得經過治療,在純陽洞裏面造一座雪蛟冢,銀黛需要在裏面呆上七天,出來以後才能夠回復人形。翩翩受了重傷回去以後,雪瓊見到對方受傷很是驚訝,出手相助,銀黛表示這是自己和一個仙界的神仙結下了仇,被他打傷了,雪瓊覺得這事不可思議。

漢鍾離和張果老帶著銀黛和呂洞賓來到了一處純陽洞裏面,保護好了雪蛟,並且叮囑呂洞賓在此處好好地修煉,一定要保護好了銀黛,並且送給了呂洞賓一本道家的修煉秘籍,要呂洞賓一邊修道一邊保護雪蛟。漢鍾離還告訴呂洞賓,這處純陽洞裏面有一把寶劍,等著有緣人,要呂洞賓可以試試運氣。

崔明從翩翩那裏得到了訊息,得知呂洞賓吸取了銀黛的內丹以後,以為是呂洞賓故意害死的銀黛,頓時對于呂洞賓痛恨萬分。雪瓊得知自己姐姐的下落 以後,來到了純陽洞裏面,以為是呂洞賓害死了自己的姐姐,和呂洞賓大打出手,呂洞賓連忙解釋,說自己這是在救銀黛。

雪瓊並不相信,告訴對方如果過了七天自己姐姐還是沒活過來的話,自己就殺死呂洞賓。小雨自告奮勇,表示自己會幫助呂洞賓在牆上畫下數位,一天就是一道,到時候七天過後呂洞賓就可以救活銀黛了。雪瓊回去以後,告訴了崔明和翩翩呂洞賓現在在做什麽,得知翩翩有可能復活以後,翩翩頓時心中有了個計畫。

呂洞賓來到了純陽洞深處,看到了那把寶劍,上去試著拔了一下,但是卻沒有拔出來,感覺自己和寶劍沒有緣分。翩翩來到了洞中,打算害死銀黛,但是因為洞中有保護的法術,並沒有成功。因為修煉,呂洞賓一直在做夢,夢到自己來到了一處到處都是美女醇酒的地方,但是因為心中隻有銀黛,呂洞賓最終還是清醒了過來。

第18集

呂洞賓尋找金鯉魚回到過去

銀黛附身在了小雨的身上,隨後走入了洞中。隨後小雨告訴呂洞賓,已經七天了,叫醒了呂洞賓。實際上現在隻有六天,時辰沒有到。呂洞賓心中有些懷疑,因為當初兩位仙長答應過要到時候過來的。小雨表示時辰已經到了,還是趕緊開啟的好。呂洞賓心中也著急見到銀黛,于是隨後打破了蠶繭,但是發現裏面隻有一條白色的絲帶。

因為沒有到時間,銀黛並沒有復活。隨後翩翩嘗試殺死呂洞賓,但是因為純陽洞內的真氣,反而被從小雨的身體裏面震了出來。翩翩告訴呂洞賓銀黛已經不可能復活了,並且對隨後趕來的雪瓊和崔明說是呂洞賓害死了銀黛,雪瓊頓時極為悲憤,要殺死呂洞賓為自己姐姐報仇。呂洞賓不是三人的對手,躲進了山洞,隨後拔出了寶劍,和三個人大打出手。

呂洞賓很是悲痛,祈求兩位仙長能夠幫助自己救回來銀黛,但是漢鍾離也沒有什麽方法了。張果老冥思苦想,想出來一個辦法。在地府的夜沼裏面有一條金鯉魚,這條金鯉魚吐出來的金珠可以讓人回到過去,並且有三次機會能夠讓人回到最想要挽回事情的開始,但是這也隻是一個傳說,並沒有人驗證過。夜沼十分可怕,即使是地獄的鬼差都不敢去那個地方。

雖然前途肯定是非常可怕,但是呂洞賓為了挽回銀黛的性命,還是踏上了前路。張果老給了呂洞賓一顆仙丹,有這顆仙丹可以保護呂洞賓兩個時辰,否則就會被弱水給化為烏有。呂洞賓經過了重重險阻,被地獄裏面的魔物給纏身,小雨因為擔心呂洞賓,所以在弱水邊上一直在呼喚呂洞賓的名字,呂洞賓清醒了過來,終于抓到了金鯉魚。

拿到了金珠以後,呂洞賓回到了翩翩欺騙自己的時候,但是還是沒有保護住銀黛。第二次,呂洞賓回到了第五天的時候。這次呂洞賓找到了翩翩算賬,反而被打成重傷。

第19集

呂洞賓未能復活銀黛

隻剩下最後一次復活銀黛的機會,呂洞賓決心在洞裏面絕對不出去。翩翩找不到對方的破綻,于是想辦法找到了當初崔明告訴自己的,銀黛在山洞裏面曾經存放了自己的魔性,而這個時候呂洞賓也即將開啟蠶繭放出來銀黛。翩翩開啟了銀黛的魔性部分,隨後銀黛的魔性進入到了銀黛的體內,佔據了銀黛的身體。

這個魔性銀黛對于銀黛居然和一個普通凡人在一起談情說愛很是痛恨,告訴呂洞賓如果不想殺死另外一個自己的話,那麽最好不要對自己動手。呂洞賓苦苦哀求,希望銀黛能夠恢復理智。銀黛的體內善意和惡意一直交戰,魔性銀黛想要殺死呂洞賓,但是卻被善意的給阻攔了。而此時翩翩和崔明 以及雪瓊等人也來到了山洞裏面,打算聯手殺死呂洞賓。

呂洞賓再次拔出了寶劍,幾個人都不是呂洞賓的對手。為了阻攔魔性的自己傷害到呂洞賓,銀黛用手握住了劍鋒,隨後自殺身亡。銀黛死在了呂洞賓的懷中,呂洞賓傷痛萬分。經過了這一番經歷,呂洞賓這才明白天意難違,自己即使能夠回到過去,也不能夠救回來銀黛。

呂洞賓對天發誓,自己以後都不會娶妻,並且把銀黛化成的絲帶系在了自己的腰間。呂洞賓決意修道,張果老詢問呂洞賓是要修一人的還是修救眾生的道,呂洞賓決定修道來救眾生。隨後呂洞賓返回了以後,遣散了府上所有的僕人,自己把所有的財產全部捐獻了出去做善事,自己則雲遊四海修行,把自己身上的銀子和衣服都送給了家門口的乞丐。

小雨對呂洞賓不離不棄,決心無論如何都要陪伴在呂洞賓的身邊。銀黛因為呂洞賓而死,雪瓊心中悲痛萬分,發誓一定要殺死呂洞賓,為自己的姐姐報仇。

第20集

雪瓊陷害呂洞賓未遂

經過了修煉,呂洞賓的功力大進。看到這裏,小雨詢問呂洞賓為什麽不直接把石頭變成金子,到時候去救助窮苦的百姓。呂洞賓告訴小雨,到了五百年以後,這些金子還是會變成石頭的,到時候肯定會害了這些金子的持有人,小雨恍然大悟。呂洞賓告訴小雨,自己會把自己學到的道都一一傳授給小雨,並且帶小雨下山。

呂洞賓在街上掛上了義診的牌子,並且免費給窮苦的百姓診斷送葯,看到這些,雪瓊和崔明認為呂洞賓其實是在假惺惺的做善事而已。看到這裏,崔明打算和雪瓊一起找呂洞賓的麻煩。半夜的時候崔明化裝成一個面容憔悴的老丈人,要呂洞賓來救治自己。崔明假稱自己中了毒,要呂洞賓救治自己。

呂洞賓為了救他自己下口吸了毒,結果自己反而中毒。崔明以為對方中計,實際上卻是呂洞賓假裝中毒,隨後把毒給噴了回去。崔明自己被呂洞賓的純陽真氣給傷到了,匆忙的逃走。呂洞賓修煉了三年,真氣大有長進。為了報仇,崔明再度想了一個計謀。

雪瓊化成了一個漂亮女子在湖裏洗澡,並且大叫救命。呂洞賓以為對方真的有什麽危險,于是救出來了雪瓊,雪瓊反而倒打一耙說對方看了自己的身體,就要對自己負責,否則自己就去尋死,呂洞賓很是無奈。崔明也化裝成雪瓊的娘親,要呂洞賓做自己的女婿,還要兩個人立刻成親,沒有辦法之下,呂洞賓隻能夠答應了。

晚上的時候雪瓊做了一桌子飯菜,並且在酒裏面放進了毒葯,呂洞賓隨後喝下去了酒,開始感覺頭昏昏沉沉。兩個人把呂洞賓綁了起來,結果發現其實是一塊石頭。三人大打出手,呂洞賓製住了兩個人,但是卻放走了他們。

村子裏的人做夢夢到後山有妖怪要每天送一個人去給他吃,于是找到了呂洞賓尋求幫助。呂洞賓和對方打鬥,打不過對方,于是答應自己讓對方吃掉,放過村民。小雨也跟隨著呂洞賓,答應讓魔神給吃掉。

第21集

呂洞賓小雨成仙

呂洞賓和小雨兩個人以為自己被魔神給吃掉了,實際上卻回到了自己的家中。這個時候漢鍾離和張果老出現,表示呂洞賓已經經過了考驗,可以得道成仙了。呂洞賓詢問小雨是否可以和自己一起上天,鍾漢離也認為小雨忠心耿耿,可以一起上天。張果老告訴呂洞賓,現在他已經成仙,就需要度化那些有緣之人,成為神仙。

在一旁偷聽的雪瓊聽到這裏,很是憤怒,決心給呂洞賓搗亂,讓他無法度化那些有緣之人。崔明告訴雪瓊,自己雖然遇到了很多人,但是自己的心中始終隻有銀黛一個人,這個仇自己一定要報。呂洞賓和張果老一起,來到了洛陽,打算度化百花仙子。

百花仙子的凡名叫做何月仙,三個人來到了洛陽不知道她在哪裏。經過了打聽,三個人得知何月仙此時已經和一個獵戶陸劍忠成親,有了孩子。崔明原本打算直接殺死何月仙,結果發現何月仙有仙骨,自己沒辦法動她,除非找個凡人來殺死何月仙。

雪瓊附身在何月仙的身上,對小雨下毒,打算讓呂洞賓殺死何月仙,幸好被漢鍾離給發現了何月仙其實是個凡人。何月仙醒來以後,發現自己家裏有了一群陌生人,頓時非常驚訝。何月仙的孩子正在生病,呂洞賓自告奮勇幫助孩子治療。治好了孩子以後,小雨也被治療好了。

醒來以後,小雨以為何月仙是妖怪,很是害怕。何月仙告訴幾個人,自己從小不能吃葷腥,所以做了一種叫做八仙湯的湯,十分的清淡可口。何月仙的丈夫是一個獵戶,因為何月仙的勸說不再殺生,改成打獵為生。張果老和漢鍾離勸說何月仙和自己一起修道,何月仙卻說自己現在為人妻為人母,無法離開他們。

第22集

何月仙因為自己的身份對于修道 有所遲疑,而這個時候張果老和漢鍾離告訴呂洞賓,這次度化主要是靠呂洞賓,自己兩人就要離開,呂洞賓如果有什麽困難的話,自己也會出現幫助對方的。兩人臨走的時候看到小雨命中有一些災難,于是對小雨施法,說這以後就沒有問題了。小雨的任督二脈被打通,以後再修煉就沒有什麽困難。陸劍忠回到了家中,看到有客人很是熱情。陸劍忠有一個義兄叫做沈大富,給了陸劍忠一筆銀子,希望陸劍忠能夠進京趕考。呂洞賓告訴陸劍忠,自己看他滿面紅光,這次進京趕考一定能中。陸劍忠對于自己要在暫時離開有點擔心,呂洞賓自告奮勇,表示在對方離開的這一段時間裏面,自己可以在附近找個地方住下來,保護何月仙和兩個孩子。陸劍忠對于呂洞賓看上去像是一個文弱書生的樣子看上去有些遲疑,呂洞賓主動提出可以和對方比試一番,呂洞賓身手很是高強,並且教授了陸劍忠三招,要陸劍忠學會,陸劍忠當即單膝下跪表示感謝。陸劍忠即將離開,和何月仙依依不舍的告別。兩個人回想起來當初相遇的時候,陸劍忠還是一個獵戶,獵殺兔子的時候被何月仙撞見了,何月仙勸告了陸劍忠一番,要對方以後不要再狩獵了。陸劍忠救回去了一位被夾子夾住的老人,結果竟然是何月仙的父親。兩個人因此有了緣分,就此成婚。現在分別在即,依依不舍的兩人互相道別。雪瓊出現在了呂洞賓的面前,表示自己這次就是來阻撓呂洞賓的。雪瓊用計謀困住了呂洞賓,自己身受重傷化成了原型。陸劍忠被皇帝派去洛陽剿匪,結果發現自己的家裏被化成了一團灰燼。

第23集

洛陽城遭受戰亂

張果老和漢鍾離兩個人一起吃一個仙果,結果這個仙果叫做醉羅漢,兩位仙人吃下去以後就昏睡了過去。陸劍忠終于來到了京城,結果發現了兵部侍郎花沖在街上打馬狂奔,差點摔倒在地上,陸劍忠出手扶住了對方。花沖的妻子就要生產了,花沖很是擔心,一心想要生一個女兒。

雪瓊化成了原型,被崔明帶著來到了京城上面。崔明認為花沖的家世很好,于是讓對方投胎到了花沖的家中。得知自己生了一個女兒以後,花沖很是高興。看到了隨後趕來的陸劍忠,開心的表示要在科舉考試的時候助對方一臂之力,結果陸劍忠表示自己希望能夠憑借自己的力量考試,聽到這裏花沖更加高興了。

呂洞賓和小雨被雪瓊的功法困在了雪山裏面,一直不能動彈,何月仙見到呂洞賓遲遲沒有歸來,很是擔心。盜匪進入了洛陽城,沈大富聽說以後非常擔心,自己家大業大,應該趕緊離開,于是讓石管家趕緊去收拾行李。沈夫人擔心何月仙,于是讓石管家去請來何月仙,但是沈大富因為何月仙遲遲不來找自己幫忙很是不滿,于是要沈夫人先不要著急,等著何月仙來找自己再說。

陸劍忠考試完了以後,花沖表示陸劍忠這次表現的很好,武狀元肯定沒有問題。花沖隨後表示,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夠和陸劍忠的兒子結個兒女親家。得知陸劍忠的妻子竟然是個鄉下人以後,花沖覺得這樣的妻子難登大雅之堂。陸劍忠成為了武狀元,隨後被皇帝派去洛陽剿匪,得知這個訊息陸劍忠大吃一驚。

盜匪即將進程,沈大富和沈夫人來到了陸家打算帶走何月仙,結果這個時候何月仙正在外面採野菜,兩個人隻能夠先帶著孩子離開。何月仙回到了家中,發現家中一片火海,頓時又驚又急的沖進去找自己的孩子,結果被砸到了腦袋,失去了記憶。

第24集

何月仙母子骨肉分離

沈夫人和沈大富以及石管家一路逃亡,結果路上和石管家走散了,石管家手裏面抱著何月仙的小兒子,沈夫人帶著何月仙的大兒子。發現自己找不到自己義弟的小兒子以後,沈大富分外難過,覺得自己對不起陸劍忠。沈夫人安慰沈大富,反正自己膝下沒有孩子,自己正好可以收養了何月仙的大兒子,當成自己的兒子看待,並且給這個大兒子取名為沈玉郎。

陸劍忠帶領著手下來到了自己的家中,結果發現這裏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此時離自己前去京城隻有三個月的時間而已。陸劍忠對于洛陽城的盜匪痛恨萬分,務必要斬盡殺絕。陸劍忠來到了城中,發現自己義兄的家裏也成為了一片狼藉的樣子。此時呂洞賓還在和小雨一起,想盡了辦法打算破解雪瓊給自己下的冰封大法。

石管家和小兒子與沈夫人走散,石夫人也決定收養這個孩子,兩個人為孩子取名為石俊卿。找不到自己的妻兒,而此時陸劍忠又接到了命令,要自己去關外率領士兵平亂,無奈陸劍忠隻能夠受命前往。為了家國大業,陸劍忠隻能夠暫時放棄尋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自己首先要保家衛國。

一晃就是八年過去,孩子們也都長大了。石管家的妻子生病去世,打算迎娶自己的叫做春喜的侍女,也是為了照顧石俊卿,但是石俊卿卻不喜歡春喜,不要石管家迎娶春喜,石管家卻覺得自己經常出去做生意,需要找個人來照顧俊卿。

當著石頭的面,春喜表現的很是溫柔體貼,背後卻捏俊卿的臉,威脅俊卿不許說自己的壞話。俊卿在石頭的婚禮上跑了出去,祭拜自己的娘親,結果遇到了一個瘋婆子,給俊卿要東西吃,俊卿對于對方感覺很是親切,這個瘋婆子實際上就是當年的何月仙。

第25集

石俊卿後母虐待俊卿

俊卿對何月仙訴苦,說自己的奶娘今天和自己的爹爹成親了,奶娘對自己不好,希望何月仙能夠留下陪伴自己。石管家從婚禮上跑了出來,尋找俊卿的下落,發現俊卿和一個陌生的女人在一起。俊卿要求爹爹帶何月仙回去,和自己作伴,石頭詢問起來何月仙的姓名,何月仙表示自己已經失去了記憶,大家都叫自己苦娘。

俊卿很是堅持,無奈石頭同意了帶俊卿和苦娘一起回去。一轉眼之間,沈玉郎也已經十歲了。想到自己一直沒有陸劍忠的訊息,沈大富不由得嘆了口氣,覺得自己一定得好好的照顧自己義弟的這個孩子。但是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把這個孩子養大,沈大富告訴妻子暫時不要告訴玉郎他的身世,等到他長大成婚以後,再生一個孩子過繼給陸家。

苦娘耐心的照顧著俊卿,俊卿也覺得這個婦人如此的親切。苦娘唱起來當初哄孩子睡覺的歌謠,恍然覺得莫名的熟悉感。春喜和石頭成婚,對于因為俊卿石頭從婚禮上跑了出去的原因,春喜對于俊卿一直懷恨在心。俊卿不肯叫春喜娘,這讓春喜憤怒萬分。

崔明化解了呂洞賓留在自己身上的純陽指的功力,這個時候已經八年過去了,崔明打算去看看雪瓊投胎轉世的那一家人那裏,看看雪瓊怎麽樣了。漢鍾離和張果老終于清醒了過來,因為醉羅漢的原因,兩個人在天上昏睡了八天,也就是人間的八年。

兩個人掐指一算,算出來呂洞賓現在有難,去冰雪洞中救出來了呂洞賓和小雨兩個人。因為消耗了八年的時間,呂洞賓身上的純陽真氣已經消耗殆盡,必須得修生養息。呂洞賓和小雨打算修養好了以後,去找何月仙度化對方。石頭打算出遠門,結果等他出門以後,春喜就開始痛打俊卿,苦娘心疼連忙出來阻攔。

第26集

苦娘背俊卿出門求醫

春喜在家裏對俊卿罰跪,還要用竹竿打俊卿。苦娘出來阻攔,結果被春喜派去做很多工作,否則自己就趕走苦娘。苦娘離開以後,春喜再度扇了俊卿一個耳光。因為看不慣苦娘,春喜故意對苦娘各種刁難,要對方挑水劈柴做飯,還隻能住在柴房裏面,但是即使如此,為了保護俊卿,苦娘還是留了下來。

俊卿被罰跪在院子裏,這個時候忽然下起來了大雨,春喜不讓俊卿進屋,除非俊卿叫自己母親。俊卿跪在大雨裏面一直發抖,最終感冒生了重病。玉郎在家裏吵鬧著要喝八仙湯,還要母親睡前唱歌給自己聽,但是卻又說母親做的八仙湯不是先前的味道,母親也不會唱歌。

沈大富連忙轉移話題,問起來玉郎的學業,玉郎學業成績很好,沈大富頓時很是開心。苦娘帶著俊卿回到了房子裏面,給俊卿水喝,給他饅頭吃,結果被春喜發現了。春喜頓時大怒,拿起來荊條痛打了兩個人一頓,苦娘隻能用盡全力的用身體保護住俊卿。

苦娘下跪求春喜放過俊卿,俊卿生病了,結果春喜表示俊卿肯定是在裝模作樣。苦娘按耐不住,出去尋找大夫給俊卿治療,結果大夫說自己的葯一貼二兩銀子,春喜從背後冷冷的表示自己家裏沒有這筆錢,也不會給俊卿治療的。

俊卿燒的越來越厲害,苦娘非常擔心,半夜背著俊卿來到了醫生的家裏,苦苦哀求醫生救治俊卿,醫生的妻子看不下去了,于是同意幫助俊卿治療,苦娘這才放下心來。春喜早晨起來發現俊卿不見了,頓時很是著急,不知道石頭回來以後怎麽和他解釋。春喜的老情人出來,趁著石頭不在和春喜私會。苦娘一直在照顧俊卿,就像俊卿的親生母親一樣,醫生看了很是感動。

第27集

陸劍忠不放棄尋找妻兒

呂洞賓開始了和小雨的修煉,希望能夠趁此機會好好地把先前落下的時間給補回來。苦娘照顧了俊卿一個晚上,第二天早上幸好俊卿退燒了。醫生妻子擔心苦娘,于是給苦娘做了碗面條,即使是吃碗面,苦娘也沒有時間,一直在照顧著俊卿。

苦娘對著做惡夢的俊卿唱起來自己小時候哄兩個孩子睡覺的歌謠,俊卿這才安靜了下來。八年過去,陸劍忠的手下洪康的女兒也已經長大了。他的女兒名叫錦雲,從小和父親一起練武,身手很是了得。洪康勸告陸劍忠,不如再娶一房妻子,但是陸劍忠對于何月仙始終念念不忘,很是專情,這讓其他人都倍受感動。

陸劍忠表示,隻要自己身上的任務一了,自己肯定是回去尋找自己的妻子和孩子的。陸劍忠委托自己的戰友洪將軍,幫助自己尋找妻子孩子以及當初自己的結拜大哥沈大富的下落。石管家回到了家中,這個時候春喜正在家裏悠閒的吃著瓜子。

見到石頭回來,春喜頓時做出來一副哭喪的樣子,說俊卿被苦娘給拐走了,石頭頓時大驚失色,跑出去尋找俊卿的下落。石頭一直在街道上尋找著俊卿的下落,而這個時候苦娘在給俊卿做八仙湯喝,這個味道讓俊卿覺積分外的熟悉。石頭來到了自己過世娘子的墳前,希望娘子能夠保佑自己,找到俊卿。

俊卿醒來以後,和苦娘聊天,說自己很害怕春喜,希望苦娘不要離開自己。大夫在街道上聽到了石頭在尋找俊卿的訊息,于是回去以後告訴了苦娘。苦娘聽說了以後,帶著孩子找到了石頭。石頭見到了苦娘,就打了苦娘一個巴掌,指責對方不應該拐走俊卿。

俊卿連忙解釋,說苦娘帶自己去看醫生,並且說是因為春喜不讓自己去看大夫。春喜故意做出來一副無辜的樣子,要石頭相信自己,石頭頓時不知道該相信誰才好。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