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鬱芳

劉鬱芳

劉鬱芳,梁羽生武俠名著《七劍下天山》中人物。

前明魯王部下大將劉精一之女,

年少時因好友穆郎不慎泄漏義軍地址,對穆郎產生猜忌誤會,一個耳光逼得穆郎幾乎投河而死……

十八年後,穆郎成為"天山神芒"凌未風,劉也成為天地會總舵主,因當年之事,因性格原因,二人遲遲不得相認,

于江湖中經歷一番情感糾葛後,二人最終相認,卻不得不相忘于江湖

  • 中文名稱
    劉鬱芳
  • 別名
    瓊(小名)
  • 國籍
    中國(清朝)
  • 民族
  • 出生地
    浙江
  • 主要成就
    領導天地會抗清
  • 門派
    無極派
  • 籍貫
    江蘇省吳縣

人物資料

出處:梁羽生七劍下天山

身份:天地會總舵主、浙南魯王舊部首領

綽號:雲錦劍

父親:劉精一

義父兼師父:單思南

戀人:凌未風

仰慕者:韓志邦

師叔:傅青主

師妹:冒浣蓮

師妹夫:桂仲明

武功:無極劍法

暗器:錦雲兜

簡歷

前明魯王部下大將劉精一之女,年少時因好友穆郎不慎泄漏義軍地址,對穆郎產生猜忌誤會,一個耳光逼得穆郎幾乎投河而死……十八年後,穆郎成為"天山神芒"凌未風,劉也成為天地會總舵主,因當年之事,因性格原因,二人遲遲不得相認,于江湖中經歷一番情感糾葛後,二人最終相認,卻不得不相忘于江湖。十多年來,"一記耳光"始終壓在兩人的心頭上,這份痛苦無法消除。

《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

作為凌未風昔日的情侶,劉鬱芳那份痛苦值得同情;但作為天地會舵主,領導著抗清大業,劉鬱芳一味沉浸于回憶的痛苦中亦是一種失職。

首次出場

少年定眼看時,隻見給兩騎馬追著的,卻是兩個大孩子,一男一女,看樣子都不過十六七歲,不禁很是詫異。那兩個大孩子,跑到距離荒墳二十步左右,忽然雙雙立定,各自拔出劍來。這時那兩騎馬已奔到,馬上人往下一落,一個抽出鐵鏈,一個亮起斫刀,兩個魁梧奇偉滿洲大漢,雙雙撲上前來,喝令他們快快束手就綁。那兩個孩子理也不理,雙劍如流星趕月,和兩條大漢血戰起來!

《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

那少女出手極為迅捷,霎地一伏身,劍尖登時疾如電閃,對準那個使斫刀的咽喉直刺過去,那人退了一步,"鐵鎖橫江",用刀一封;少女霍地收招,劍訣一領,唰地又是一劍,探身直取,劍扎胸膛;那人往後又退了一步,驀地將大斫刀一旋,逼起一圈銀虹,使出關外獨有的"絞刀法",要將少女的劍絞斷。少女卻不收招,劍尖一沉,變為旋身刺扎,借著左臂回身之力,斜穿出去,劍招疾展,又是旋風一樣地掃來。

那少男的劍招沒有少女這樣迅捷,鬥法卻又另是不同。隻見他手上好像挽著重物一樣,劍尖東一指,西一指,卻是劍光綜繞,門戶封得很是嚴密。對手一條鐵鏈,舞得呼呼聲響,兀是搭不上他的劍身。

伏在墳後的少年是個大行家,他十八歲起浪跡江湖,迄今已有十年,各家各派的招數,都曾見識。一見這對男女的劍法,就知他們年紀雖輕,卻是得自名師傳授。隻是那少女,劍法雖然看來迅捷,力爭先手,功力卻是不夠,對方和她遊鬥,時間一久,必定力倦神疲;而那少男,劍招雖然緩慢,卻是頗得"無極劍法"的神髓,表面看來似處下風,倒是無礙。墳後少年,抱著孩子,目註鬥場,掌心暗扣三粒鐵菩提,準備若少女遇險,就出手相救。

鬥了一會,那少女果然漸處下風,她使了一招"風卷落花"劍尖斜沉,倒卷上去,想截敵人手腕。那使斫刀的突然大喝一聲,一邁步,斜身現刀,展了一招"順水行舟",不但避開了少女的劍鋒,反而進招來了一個"橫斬",刀光閃閃,向少女下三路滾斫而進。少女慌不迭的急斜身橫竄,仗著身法輕靈,想避開對手這連環滾斫的招數。但對手也似乎早已料到她有此一著,在進刀橫斬時,兩枝甩手箭也破空而出,而且在出手之後,刀尖趁勢點地,倒翻起來,在空中打了一個筋鬥,大斫刀以"獨劈華山"之勢,向少女頭頂斫去。

《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

就在這少女生死俄頃之際,墳後少年的三粒鐵菩提已然出手,使斫刀的隻見自己兩枝甩手箭,剛到少女身後,忽然自落,方是一怔,手腕上又是一陣辣痛,這時他剛以飢鷹攫兔之勢下落,大斫刀剛剛壓下,就受了暗算,幾乎把握不住,痛得大叫一聲,手中刀仍是發狂一樣斫去!但就在這個時候,背心又是驟的一涼;一把劍尖,已堪堪刺到,耳邊隻聽得一聲清叱:"休得傷我妹子!"未及回頭,左肩已給削去一大片皮肉!

那少男的無極劍法,本來就高出對手許多,雖然火候未夠,一時未能取勝,但已是佔了上風,他一面打,一面留心旁邊的少女,見少女吃緊,手中劍突然急攻起來,唰,唰,唰,"抽撤連環",一連幾劍,點胸膛,掛兩臂,又狠又準。那使鐵鏈的被迫得連連後退,少男卻不前追,腳跟一轉,驀地一個"怪蟒翻身",身形疾轉,手中劍反臂刺扎,一掠數丈,便逕自向追擊少女的那個大漢刺去。這正是螳螂捕蟬,不知黃雀在後,使斫刀的大漢未及回頭,肩上已給削去一大塊皮肉,就在這一瞬間,那少女也已反轉身來,凝身仗劍,狠狠地撲擊過去。使斫刀的受傷之餘,如何擋得住這疾風暴雨般的前後夾擊,隻見兩道劍光,賽如利剪,那魁梧大漢,竟給斬成了三截,血濺塵埃。

《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七劍下天山》中的劉鬱芳

那使鐵鏈的卻是精靈,見同伴斃命,立刻上馬奔逃,另一騎無主的戰馬,也連連長嘶,徑自逃跑了。

墳後少年目睹這一場惡鬥,見這對男女竟未發現自己發暗器相救,不禁心內暗笑:"畢竟是初出道的雛兒。"

這時,這對男女利劍歸鞘,雙手緊握,似乎在唱喝細語,墳後少年隻見他們嘴巴張動,也聽不清楚是說什麽。忽然間,那少女掙脫雙手,高聲問道:"那,是你說的了?"少男點點頭,應了一聲,墳後少年,雖聽不清,但那顯然是承認的神氣。

這一聲應後,那少女忽地跳開一步,似避開什麽可怕的東西似的;忽地又跳上前來,揚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少男臉上,噼啪一聲,清脆可聽。少男的面孔正對著荒墳這面,墳後少年在月光下隻見那少男的面孔慘白,動也不動,神氣十分可怖!

那少女一掌打出後,見他這個樣子,忽然雙手掩面,痛哭起來,扭轉身軀,竟邊哭邊跑了。那少男仍然僵立在那兒,直待少女的背影也消失了,這才一步一步,直走過來。

--《七劍下天山》楔子一闋詞來 南國清秋魂夢繞十年人散 綉房紅燭劍光寒

這時東面山坳又過來一簇人,有幾個漢子,牽著猴兒,背著刀槍,打鑼打鼓的,似乎是賣解藝人。為首的一個婦人,雖然荊釵裙布,可是卻儀態萬方,容光逼人,很有點貴婦的風韻。傅青主瞧了一眼,悄悄地對冒浣蓮道:"這個婦人不是尋常的賣解女子,瞧她的眼神,足有二三十年的內家功力。"

--《七劍下天山》第一回一女獨尋仇 十六年間經幾劫群雄齊出手 五台山上震三軍

最後出場

任何英雄,在他的一生中,都會有過感情的波動,也會有過軟弱的時刻,然而真正的英雄,很快就會堅強。凌未風也是這樣。他跳起來道:"蘭珠,你說得真好!"轉過身來把劉鬱芳抱著,輕輕的說道:"瓊姐,我們該上天山去看雪了!"這時窗外布達拉宮那邊火光漸弱,天色已近黎明。

劉鬱芳喃喃說道:"看雪?啊,不錯,這是咱們約好的。咱們還要回錢塘江去看潮呢!唉,要是真能夠這樣的話,那可多美!"

不知怎的,兩人都是同時感到了心在抽搐,凌未風放開了劉鬱芳,頹然說道:"是,我是想得太美了!"

易蘭珠可沒發覺他們的聲音異樣,她還正在為他們高興呢!她轉過身走出房門,笑道:"此後你們想做什麽就做什麽,沒有人可以阻攔你們了!"

當真沒有了麽?要是易蘭珠知道他們在想什麽,她一定笑不出來。

--《七劍下天山》第二十九回無限深情 舍己為人甘替死絕招雪恨 闖關破敵勇除奸

人物評論

談凌未風之對劉鬱芳

by 那南

這樣的凌未風

大家都對他對劉鬱芳的態度頗有微詞

就連怒家眾姐妹引以為傲的大才子碧水清荷也未能幸免

說他明明喜歡對方幹嗎還要折磨人

可是我卻覺得

與其說凌未風折磨對方

不若說是他對自己的懲罰

話說少年時的凌未風被敵人用"苦肉計"騙出義軍總部的所在

令同伴幾乎被一網打盡

即使那時的他還隻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即使當時有這樣或那樣的復雜背景

即使十六年的痛苦煎熬已經過去

他還是無法對自己所犯過錯釋懷

在這充滿負罪感的十六年間

凌未風經歷牢獄之苦

遭遇毀容之痛

含辛茹苦養育易蘭珠

快意馳騁草原遊俠天山南北抵抗清兵

更成為牧民敬仰的一代大俠

響譽江湖

可是其中苦痛和矛盾隻有自己知道

于是就有人說

凌未風雖可稱為大俠

但是心胸卻稍嫌狹窄

怎麽看出心胸狹窄

因為對劉鬱芳的不理不睬

凌未風是因為由于劉鬱芳的原因讓自己受苦

所以遷怒于劉鬱芳

故意冷落劉鬱芳

哈哈

居然還有這樣說的

咱沒必要跟他計較

想來以凌未風的胸襟

不可能至今懷恨于十六年前錢塘江邊劉鬱芳的那一巴掌

正是由于當時劉絕望的眼神和這警醒的一巴掌

多年來時時刻刻提醒著他杭州獄中的慘劇

鞭策著他贖罪和補救

為了不讓同伴的鮮血白流

為了完成他們共同的事業

為了劉鬱芳房間的窗戶可以永遠敞開

他肩上沉重的擔子不允許他有絲毫的感情泛濫

這裏借用某人的一句話--

"親愛的 工作時我們不談愛情"

等革命成功 我就可以見你了

(笑)

這是他對自己的考驗

也是對劉鬱芳的承諾

所以他們的天山賞雪錢塘觀潮之約

就像他對她的感情一樣

暫時隻能相忘于江湖了

末了兩人還是未能在一起

(因為革命尚未成功 事業第一 西西~~)

凌未風繼續留守天山

劉鬱芳則回轉江南重整魯王舊部

從此南北兩地 天各一方

這又何妨

兩人的心從來就是一起的

欣賞他們之間心靈相通的承諾--

"相濡以沫 相煦以濕 曷若相忘于江湖"

朝朝暮暮 長相斯守固然讓人稱羨

但我更向往更高的天

雖暫時讓人不免心酸

但卻雋永得猶如那一潭溪水流之不絕不盡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遊

by 李寒水

凌未風的原型來源于牛虻。少年的凌未風原名穆朗,十分俊秀,和劉鬱芳是一對情侶。因為錯信奸細,透露了自己組織的行藏,使得組織幾乎被一網打盡,因此被劉鬱芳打了一巴掌,少年的自尊和自責讓他想投河自盡,卻意外地看到了垂死的天山劍客楊雲驄,並受了他的囑托,假死,獨自一人帶著遺孤去了天山。等到十六年歸來已經是面目全非,出言冷峭的天山神芒了。一雙眼睛犀利冰冷,卻隻是為了掩蓋自己的絕望柔情,他還是像少年時一樣,習慣絞紐著手指,這個男人實在是悲情。雖然得知當年的戀人還是對自己沒有忘情,卻不肯相認,苦苦地折磨自己和愛人的心。也許就像詞中所言,心境和經歷都不同了,就算舊事重來, "終不似,少年遊"。他說過一個故事,驕傲的少年愛上了更加驕傲的少女,並為了得到少女的允婚而當著眾人的面跪倒在她的裙下,當少女心滿意足地同意時,他卻殺死了少女,自己也自殺了。那個故事叫"誰是最驕傲的人"。凌未風說:"這首歌雖然不近人情,但也唱出了人的自尊,雖然那自尊是過份的。"也許太過痛苦的過往就像是一場噩夢,如果不願記得的話,就親手將過去一切埋葬。不管是穆朗還是凌未風。都是驕傲的人。那份驕傲的背後,卻是一顆傷痕累累,鮮血淋漓的心。就像他醜陋外翻的傷痕背後,其實是稚弱美貌的容顏一樣。

少年時被朋友的出賣,被愛人的誤解,西行路上遇到種種折磨,俊美的臉更是慘遭毀容,並在冰天雪地裏患上了痙攣之症,天山北高峰寂寞的學武,還要代為撫養嬰孩。他尖刻得不近人情,偏執得過分,但是若沒有這樣過分的自尊和偏執,他怎麽能挨下這些痛苦和磨難?那時的他,還是一個十六歲的大孩子啊!他們相互試探,各自隱忍,劉鬱芳說:"我一閉起眼睛,就會看見他那可怖的,絕望的,孩子氣的臉!我殺死了我最好的朋友,我做錯的事情是再也不能挽回了!"愛情和死亡一樣都至為霸道。那個少年的影子硬生生霸佔著她的深心。她知道他就是穆朗,卻被他的冰冷和尖刻擋在門外,他知道自己還愛著她,在深心裏給她留了一個位置,他把這份愛埋得很深很深。他給自己戴上了無形的面具,隻一個人在面具後面深深傷心,獨自飲泣,包扎著傷口,他愛劉鬱芳,也愛自己的面具,自己的驕傲。

後來一場大戰,劉鬱芳從危崖上失足跌下,人在半空,猶自尖聲叫道:"凌未風,你現在還不說實話嗎?"這時,凌未風才承認,大聲叫道:"我就是那個孩子,在杭州長大的那個孩子呀!"想來,劉鬱芳的這一問已經暗自問了何止幾千幾萬遍,沒有一刻忘記,而凌未風的承認,又何嘗不是在魂裏夢裏千回百轉,已經準備了十六年了。生死都不能彼此相忘,隻想著再問一句,你就是當年的他嗎?慕士塔格山上,朔風怒號,流冰裂響,時間又好像回到了十六年前錢塘江邊,江水奔流嘶吼,演繹著又一場生離死別。慕士塔格見證了白發魔女和卓一航的愛情,如今又為這樣一對苦情之人做了見證。沒有時間悠悠流去的傷逝,有的是生死一愛的凄厲嘶吼。那一刻愛情戰勝了自尊和驕傲,沖破了時間的樊籬,綻出絕美的光彩。

故事的結尾,其實並不喜歡。有人說作者效法的是《寶劍金釵》,韓志邦拼將熱血酬知己,為救凌未風而毀容請死。終于和解的戀人,卻因為夾了這樣一個人,而不能相守。這個結尾讓人很不舒服。狄更斯的《雙城記》中的西德尼。卡頓為了露西的幸福而主動求死,替換了查爾斯而上了斷頭台。因為卡頓的成全,他們逃出升天。"我看見,在他們以及他們子孫的心裏,我始終佔有神聖的地位,她老了,每年的今天,都為我哭泣。我看見他們彼此尊重,相敬如賓,但是,在他倆心目中,我的地位比對方更為崇高,更為神聖。"也許東西方的審美不同。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