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長銘

劉長銘

劉長銘,1956年3月出生,湖南湘潭人。現任全國及北京市政協委員;北京四中黨委副書記、校長。民盟中央委員、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政協委員、西城區人大常委會委員。2008年3月當選為第十一屆全國政協常委。

  • 中文名稱
    劉長銘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日期
    1956年3月
  • 職業
    政治 人大代表 教育 校長
  • 畢業院校
    首都師範大學
  • 代表作品
    《從單擺的教學談中美科學教育價值觀的差異》等
  • 籍貫
    湖南湘潭
  • 民盟

個人簡介

劉長銘劉長銘

劉長銘,男,漢族,1956年3月出生,湖南湘潭人。任中國及北京市政協委員;西城區政協副主席(責任分工:分管教文衛體委員會);國家督學。北京四中黨委副書記、校長。歷任廣東番禺二十一世紀學校常務副校長,北京四中教學處副主任、主任、副校長。民盟中央委員、中國政協委員、北京市政協委員、西城區人大常委會委員。2008年3月當選為第十一屆中國政協常委。

生平

1975.03—1976.12 順義縣李橋公社插隊知青

1976.12—1983.07 西城區北海中學教師

1983.07—1987.07 首都師範大學物理專業學生

1987.07—1995.07 北京四中教師、班導、教研組長

1995.07—1996.09 廣東番禺二十一世紀學校常務副校長

1996.09—1997.09 北京四中教學處副主任

1997.09—1998.06 北京四中教學處主任

1998.06—2003.07 北京四中副校長

1998.01—2001.01在首都師範大學北京教育學院讀教育管理研究生課程班)

2001.01---2016.02北京四中校長

教育工作

從事教育工作30年,1987年起在北京四中任教,先後任物理教師、教研組長、教學處副主任、主任、副校長、校長。

長期從事物理教學和班導工作,參與輔導的學生中多人獲得國際中學生奧林匹克物理競賽金牌,數十人在全國中學生物理競賽中獲獎。曾編寫和出版大量的教學資料和音像資料。

1995年起從事教學管理工作。

曾主持或參與“學生個體質量綜合評價”、“現代學校教育製度建設”北京四中子課題、“高中示範校的建設、發展與面臨的挑戰”等課題的研究。

相關評價

一位教育的理想主義者,一位富有良知的教育學者,襟懷坦蕩,涵養深厚。無論你怎樣“教”他把四中值得說的拿出來秀一秀,他都予以堅辭。以前有人把四中稱為“小清華”,因為四中學生聯考更願意以清華為歸屬。但劉校長身上更多體現的是“北大氣質”,他在四中所倡導的“獨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承擔的勇氣”與北大的精神不謀而合。

在四中參加“教師的智慧”研討會,感覺四中老師確實不一般,一位老師說:“每個四中老師都有讓學生拿分的技巧,但拿分不是教育的唯一追求,我們首先是要培養合格的人,讓他們的道德、善良和人格深深影響著未來的社會。”長時間在四中工作的劉校長就這樣一直堅持他的教育理想和四中的教育理想。

相關作品

《從單擺的教學談中美科學教育價值觀的差異》

《充分認識中學物理實驗的教育功能》

《科學的任務與中學物理教學》

《對創新實踐教育的認識與探索》

《教師評價與師生共同發展》

《談現代學校內部教育管理製度的基本特征》

《談示範高中的建設、發展與示範作用》

《現代學校與現代教育》等

當選理由

北京四中校長劉長銘北京四中校長劉長銘

北京四中以它的百年歷史和為國家培養出數以萬計的優秀人才而揚名海內外。現任校長劉長銘是今日四中團隊的代表。從一線教學工作的佼佼者到全國一流學校的一校之長,劉長銘的腳步踏實而堅韌,他所帶領的四中團隊也在四中的輝煌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記。

他們始終把引導學生學會做人放在教育工作的首位,以遵循教育規律和堅持全面育人為指導思想,不斷深化教學改革,使四中成為全市授課時數最少、作業量最少、節假日從不補課且教學質量始終保持高水準的學校之一。全校每年考入北大、清華的人數穩定在40%以上,學生的繼續學習能力和創新能力也較高,在各項國際競賽中屢有斬獲。四中還是北京市青少年科技活動俱樂部基地學校,每年都有學生進入中科院及大學實驗室,在科學家的指導下從事研究工作,俱樂部會員有的還直接升入清華、北大和美國耶魯大學

作為體育運動傳統學校,四中每年還會為國家輸送一批高水準運動員。四中因此獲得了“優秀學生的搖籃”這一美譽。

教育主張

劉長銘認為:現在的聯考製度是用一個尺度一張考卷去篩選一個非常龐大的考生隊伍,突出的是公平和效率。這種方式的弊端在于有利于所考核的幾個學科水準非常均衡的學生。這種方式導致考試對一些學生而言成了專門的“技術”,一旦考完了,之前所學的知識很快就淡忘了。經過聯考選拔出來的是一個統計意義上的高水準的群體,但是,並不是隻有各科目都能拿到高分的學生才有培養價值,相反,一些傑出人才有各自獨特的發展軌跡。

要解決這個問題,就需要其他的錄取方式進行補充,包括“自薦生”也是其中一種。 劉長銘覺得應該推薦那些在某一方面有特別超常的才華,而在其他方面暫時略有不足的學生。他們在現有的教育體製中不能生存,但卻具備可貴的培養價值。而絕對不能為了提高學校考上北大清華的比例,就推薦那些可能降幾分能考上,不降分有危險的學生。“推良不推優”是絕對不允許的。 寧缺毋濫。很可能不到五個甚至隻有一個,不可能你這個學校每年都能出五個極具特殊才能的學生啊,這就荒唐了。

劉長銘認為學習本應是一種充滿樂趣與享受的情感交流與智力活動,但卻被異化成沖擊生命與智力極限的拼搏和殘酷無情的競爭。學生普遍缺少幸福體驗,造成情感、態度、價值觀方面的嚴重問題。過度強化競爭意識還造成畸形的人格心理。學生學習脫離實際,缺少社會實踐活動和必要的體力勞動,動手實踐能力和創新精神的培養難以實現,知識與能力結構存在明顯缺陷。造成學生課業負擔過重的現象,既有學校的原因,也有家庭和社會的原因,但根源在于單純用升學率來評價學校,這反映出某些地方政府和學校不正確的政績觀和人才觀。不少學校採用培養運動員的方法來訓練學生,在補課上相互攀比。

劉長銘認為中國各地區逐步推行應屆考生聯考報名社會化,使聯考與中學脫鉤。學校或教育主管部門不再進行分數匯總,嚴禁用聯考分數或升學率給學校排序。禁止任何學校利用聯考成績進行炒作。每年聯考後,各地都有一些學校大肆炒作,在客觀上對應試教育推波助瀾,扭曲了社會的教育價值觀,應當嚴令禁止。採取這項措施後,中學面臨的壓力會得到一定的緩解,但學生的課業負擔不會立即減輕,對此我們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隻有當學校獲得寬松的環境,樹立正確的教育觀,遵循教學規律,提高教學效率,減掉多餘的教學時間,學生真正實現主動學習後,學生的課業負擔才會逐步減輕。我們有理由相信,將這項改革堅持下去,學生過重的課業負擔一定會得到緩解。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