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胡蘭 -革命烈士

劉胡蘭

劉胡蘭(生于1932年10月8日逝世于1947年1月12日),別名富蘭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人。著名的革命先烈抗日遊擊隊隊員。

劉胡蘭8歲上村國小,10歲起參加兒童團。1945年進中共婦女幹部訓練班,1946年到山西省文水縣雲周西村做婦女工作,擔任婦救會秘書,後為主任,並成為中共候補黨員。14歲被吸收為中共預備黨員,15歲英勇就義,毛澤東主席知道後非常傷心,為劉胡蘭題字:"生的偉大,死的光榮"。她也是唯一三代領導人均為其題字的小英雄

  • 中文名
    劉胡蘭
  • 外文名
    Liu Hulan
  • 別名
    劉富蘭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山西省文水縣
  • 出生日期
    1932年10月8日
  • 逝世日期
    1947年1月12日
  • 職業
    革命者

人物生平

童年時期

劉胡蘭劉胡蘭

劉胡蘭,原名:劉富蘭,生于山西省文水縣雲周西村(現改名為劉胡蘭村),父親劉景謙,雖是種地的一把好手,但是在封建地主與富農的殘酷壓迫剝削下,加上連年的天災兵禍,雖使出了全身的力氣也難以支撐這日漸貧困的家。由于長期的清貧與勞累,生母王變卿身體虛弱多病,特別是生下其妹愛蘭之後,一病不起。劉胡蘭4歲時,生母就撒手人間,使劉胡蘭過早地失去母愛,倍加體嘗到了人生的不幸與苦難。

母親早亡,父親劉景謙續娶胡文秀為妻。胡文秀將劉富蘭名中的“富”字改為自己的姓氏“胡”,從此更名劉胡蘭。繼母積極投身于婦救會工作,並非常支持劉胡蘭參加革命。

1939年秋天,雲周西村成立了共產黨地下組織,黨組織十分重視對青少年的培養和教育,常給劉胡蘭他們講一些革命的道理,也就在這一年雲周西村辦起了抗日國小,還未入學的劉胡蘭就經常和小伙伴們到學校聽唱歌、看遊戲。

1940年初,八路軍經常在雲周西村駐扎,他們出操、訓練、學習、做民眾工作,劉胡蘭看在眼裏,喜在心上,常常模仿八路軍和小伙伴們玩遊戲。劉胡蘭在抗日戰爭的暴風雨中度過了童年時代。

1940年,也就是劉胡蘭生母王變卿撒手人間的4年後,胡文秀從南胡家堡嫁了過來,成了劉胡蘭的繼母。勤勞善良的胡文秀一家人和睦相處;特別是對胡蘭、愛蘭姐妹倆無微不至的關心、呵護,使幼小的劉胡蘭重新感受到了母愛的溫暖和幸福。

少年時期

1941年,9歲的劉胡蘭上了冬學,開學那天母親胡文秀在用廢紙訂成的小本子上端端正正地給她寫下了“劉胡蘭”3個字。由于連年的戰亂,冬學不久就停辦了,母親胡文秀見劉胡蘭勤奮好學,便利用在家紡線的機會,用家裏蓋面缸的石蓋片做石板,用石灰塊在上面手把手地教劉胡蘭認字、寫字。

劉胡蘭劉胡蘭

劉胡蘭的祖母經常給她和妹妹愛蘭講苦難的家史和村史,父親劉景謙經常和鄉親們一起去根據地給八路軍送糧食、布匹,劉胡蘭常隨情報員為八路軍送幹糧,傳情報。抗日幹部們頑強鬥爭的精神,給了她深刻的教育。

抗日革命時期

劉胡蘭

1942年,劉胡蘭當上了兒童團團長,經常和小伙伴們站崗、放哨,掩護抗日幹部。

1942年中共文水縣敵後工作委員會成立了。一天,工委李書記來到雲周西村,傳達黨的指示,劉胡蘭聽了十分高興,積極為落實黨的政策出力辦事,她常隨武工隊員到敵人據點散傳單、貼標語,對敵人展開政治攻勢。就在這時,中共文水縣委委員張振晉同志,隱蔽在雲周西村,秘密領導這一帶的抗日工作。劉胡蘭經常受到他們的幫助和教育。1942年夏天,劉胡蘭和敵工站的劉站長,趁敵人據點唱戲的機會,偵察敵情,順利完成任務。

1944年夏天,抗日政府決定除掉漢奸劉子仁(住在保賢村),劉胡蘭知道後,經常操心劉子仁的行蹤,一天劉胡蘭在下地回家的路口,看見劉子仁向保賢村走上,馬上報告了區幹部,協助武工隊處決了漢奸劉子仁。

1945年1月,文水縣工委領導全縣萬餘軍民打下了西社據點,奪回糧食50多萬公斤,劉胡蘭參加了這次大規模的戰鬥,經受了戰火的考驗。5月,八路軍伏擊了偷襲雲周西村的日本侵略軍,在戰鬥中,劉胡蘭和青年們主動上前線為八路軍送彈葯,救護傷員。

解放戰爭時期

1945年抗日戰爭勝利後,蔣介石總統與中共未能按時履行停戰協定,國共兩黨開始了內戰。劉胡蘭在共產黨的培養下,投入了新的戰鬥。

1945年10月,她參加了中共文水縣委舉辦的“婦女幹部訓練班”。

1946年秋天,國軍隊大舉進攻陝甘寧邊區,閻錫山趁機掃蕩晉中平川,情勢惡化。為了儲存革命力量,減少不必要的犧牲,中共文水縣委根據上級指示,決定留少數幹部組織“武工隊”,堅持敵後鬥爭,大批幹部轉移上山,劉胡蘭也接到上山的通知。但經過鍛煉逐漸成熟起來的劉胡蘭,想到自己年齡小易于隱蔽,敵後工作更需要她,請求留下來堅持鬥爭,上級批準了她的請求。在艱苦的環境裏,她深入敵區;收集情報,發動民眾,開展鬥爭。經常出入“青紗帳”,隱匿“古墓穴”;配合“武工隊”打擊敵人,協助“武工隊”鎮壓了雲周西村罪大惡極的反動村長石佩懷。

劉胡蘭劉胡蘭

石佩懷被鎮壓後,閻軍七十二師師長艾子謙親率駐大象鎮二一五團一營二連及該鎮的地主武裝“奮鬥復仇自衛隊”,于1947年1月8日突襲了雲周西村,抓走了劉胡蘭、地下交通員石三槐、民兵石六兒等及村農會秘書石五則。

英勇就義

刑場就是戰場,英雄鬥志如鋼,劉胡蘭昂首挺胸邁著矯健的步伐,向著烈士染紅的鍘刀走去。

鍘刀前,劉胡蘭止步回首,泰然自若地告別了父母,告別了養育她的家鄉土地和勤苦勇敢的鄉親們。就在生命的最後一息,劉胡蘭同志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毛主席萬歲!”她從容地走向鍘刀。劉胡蘭同志從容就義,壯烈犧牲。

犧牲後

劉胡蘭犧牲半年後,1947年8月1日中共晉綏分局決定破格(通常年滿18歲方可轉正)追認劉胡蘭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不久,解放軍攻克文水縣城,殺害烈士的閻軍連長許得勝、大胡子張全寶等先後被公審處決。

劉胡蘭劉胡蘭

劉胡蘭的繼母遇到嚴重的政治麻煩。究竟是誰出賣了劉胡蘭,這個疑團長期未能查清,胡文秀曾一度受到懷疑,為此還遭到過批鬥。劉胡蘭的父親劉景謙敦厚老實,對此卻無法沉默。他和女兒劉芳蘭一同趕到北京,找黨和國家領導人明斷是非。問題最後反映到了周恩來總理那裏,周總理親自過問,才使胡文秀解了不白之冤。事實真相直到1963年才查清:叛徒是雲周西村農會秘書石五則,他曾因包庇地主段二寡婦受到過劉胡蘭的批評,後被復原職務、開除黨籍,故懷恨在心。一俟閻軍到來,便將劉胡蘭等7人全部出賣。石五則于1963年2月14日被政府槍決。

情感歷程

劉胡蘭在短暫的花季青春中也曾有過豐富的情感生活,她生前兩次訂婚,一次戀愛,犧牲後又經歷過一場冥婚。臨刑前她把王連長送給她的小手帕當成最珍貴的物件交給繼母儲存。

1946年初,家長按照當地風俗,將劉胡蘭與鄰村男青年陳德鄰訂親。不過因這兩個當事人都主張自由戀愛,于是友好商定各自回家勸說父母解除婚約。

1946年同年6月,劉胡蘭被破格吸收入黨,不久又有人上門提親。因男方當時在太谷縣當學徒不常回家,劉胡蘭以不了解男方真實情況而拒絕。

1946年秋,解放軍某團連長王本固作戰負傷被送到雲周西村休養,劉胡蘭因常去為王本固做飯、敷葯,接觸多了,兩人產生了愛情。在那個年代,身處封建思想比較嚴重的鄉村,這種行為表現出的恰恰是一種反封建的思想解放。

由于戰爭環境險惡,加之劉胡蘭年紀尚小,她與王本固尚未論及婚嫁。當時王連長隻把一條毛毯、一支鋼筆和一副眼鏡送給劉胡蘭家,算是訂親的信物。傷好歸隊時,他又送給劉胡蘭一塊小手帕留作紀念。劉胡蘭臨刑前把這塊手帕當成最珍貴的物件交給繼母。

劉胡蘭犧牲後,由大伯劉廣謙操持,曾按當地習俗和一起犧牲的石六兒陰配。1957年,劉胡蘭烈士陵園建成,劉胡蘭遺骨單獨遷進陵園,冥婚到此結束。

人物評價

劉胡蘭紀念碑劉胡蘭紀念碑

1947年春天,毛澤東同志為她親筆題詞:“生得偉大,死得光榮”。​

1947年8月1日,中共中央晉綏分局做出決定,追認她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高度評價了她短暫而光輝的一生。(僅活15歲)

鄧小平同志題詞:“劉胡蘭的高貴品質,她的精神面貌,永遠是中國青年和少年學習的榜樣。”

1994年2月2日,江澤民總書記在山西視察工作時為劉胡蘭題詞:“發揚胡蘭精神,獻身四化大業。”

劉胡蘭,以她的高貴品格、革命氣節、英雄壯舉鑄就了光照千秋激勵後人的“胡蘭精神”。她的精神要讓我們永遠學習,這是崇高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

劉胡蘭是已知的中國共產黨女烈士中年齡最小的一個,入黨時間也不長,可她或許是最有勇氣的一名共產黨員。誰說女子不如男,劉胡蘭是巾幗英雄,她憑著對人民的感情和對共產主義理想的堅定信念,在鍘刀面前堅貞不屈,視死如歸,絕不叛黨,比許多男子還好上幾分。這種表現,恰恰是共產黨的革命教育深入千千萬萬農民心中的結果。

人物紀念

在山西省文水縣劉胡蘭村南坐落著劉胡蘭紀念館。1947年1月12日,國民黨山西軍閥閻錫山進行了大肆的襲擊,而劉胡蘭不巧被捕,敵軍對其進行了百般的威逼利誘,但是都未能使她屈服,最後就將劉胡蘭以及和她一起被抓的六位農民全部向鍘刀推去,當劉胡蘭英勇就義的時候,她隻有15歲而已。

毛澤東當年為其題詞:“生的偉大,死的光榮。”

劉胡蘭紀念館始建于1956年,現有總建築面積6萬多平方米,由廣場、紀念碑、劉胡蘭生平事跡陳列室、影視室、書畫室、七烈士紀念廳和群雕、陵墓、劉胡蘭雕像、碑亭、烈士被捕受審就義原址組成,以紀念碑和陵墓為中軸作對稱分布,藏有烈士遺物74件。陳列室內有黨和國家領導人朱德鄧小平江澤民董必武烏蘭夫郭沫若謝覺哉的題詞。

死因爭議

2007年1月12日(劉胡蘭犧牲60周年紀念日),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部落格中發表了一篇文章,題目叫《在武力脅迫下,鄉親們顫抖著,鍘死了劉胡蘭》 這位副教授在文章中寫道:“《翻閱日歷》電視欄目組派出由記者楊小光帶隊的攝製小分隊,前往山西文水縣雲周西村採訪劉胡蘭家鄉。這次採訪最令人震驚的是,老人們說,劉胡蘭並非被國民革命軍鍘死,而是他們用槍托擊打幾名老鄉,強迫他們去鍘劉胡蘭。鄉親們出于恐懼和害怕,顫抖著,鍘死了他們看著長大的小閨女。事後,有的老鄉精神失常。在宣傳劉胡蘭時,完全剝除了這個事實。”

但據健在的兩位目擊者高二成(山西省文水縣雲周西村人,1932年出生,1955年入黨,解放後曾任雲周西村村委會主任)和白天廣(山西省文水縣雲周西村人,1930年11月16日出生,1955年入黨,解放後曾任雲周西村黨支部書記)回憶稱劉胡蘭的確是被國民黨鍘死,非鄉親們將劉胡蘭鍘死。

藝術形象

1950年 電影《劉胡蘭》 陸小雅

1996年 電影《劉胡蘭》 池華瓊

1999年 話劇《傲雪花紅》 張婭君飾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