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肥

劉肥

劉肥,是高祖最大的庶子。他的母親是高祖從前的情婦曹氏。悼惠王即位十三年,在惠帝六年去世。他的兒子劉襄即位,這就是哀王。

  • 本名
    劉肥
  • 別稱
    齊悼惠王
  • 所處時代
    西漢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日期
    公元前221年
  • 逝世日期
    公元前189年
  • 主要成就
    受封齊王,封地七十三城
  • 爵位
    齊王
  • 職 業
    諸侯王
  • 謚 號
    悼惠王

​人物生平

齊王是孝惠帝的哥哥。孝惠帝二年(前193),齊王入京朝見皇帝。惠帝與齊王飲宴,二人行平等禮節如同家人兄弟的禮節一樣。呂太後為此發怒,將要誅殺齊王。齊王害怕不能免禍,就用他的內史勛的計策,把城陽郡獻出,作為魯元公主的封地;並且稱魯元公主為齊王太後(“尊公主為王太後”)。呂太後很高興,齊王才得以辭朝歸國。

劉肥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在惠帝六年去世。他的兒子劉襄即位,這就是哀王。

哀王元年

(前188),孝惠帝去世,呂太後行使皇權,天下事都由呂後決斷。二年,高後把她哥哥的兒子酈侯呂台封為呂王,分出齊國的濟南郡做為呂王的封地。

哀王三年

哀王的弟弟劉章(劉肥次子)進入漢宮值宿護衛,呂太後封他為朱虛侯,把呂祿的女兒嫁給他為妻。四年之後,封劉章的弟弟劉興居為東牟侯,都在長安宮中值宿護衛。

哀王八年

高後分割齊國的琅邪(yá,牙)郡把營陵侯劉澤封為琅邪王。

劉肥

第二年,趙王劉友入朝,在他的府邸被幽禁而死。三個趙王都被廢黜。高後封呂氏子為燕王、趙王、梁王,獨攬大權,專斷朝政。

朱虛侯二十歲時,很有氣力,因劉氏得不到職位而忿忿不平。他曾侍奉高後宴,高後令朱虛侯劉章當酒吏。劉章親自請求說:“臣是武將的後代,請允許我按軍法行酒令。”高後說:“可以。”到酒興正濃的時候,劉章獻上助興的歌舞。然後又說:“請讓我為太後唱耕田歌。”高後把他當作孩子看待,笑著說:“想來你的父親知道種田的事,如果你生下來就是王子,怎麽知道種田的事呢?”劉章說:“臣知道。”太後說:“試著給我說說種田的事。”劉章說:“深耕密種,留苗稀疏,不是同類,堅決鏟鋤。”呂後聽了默默不語。過了一會兒,呂氏族人中有一人喝醉了,逃離了酒席,劉章追過去,拔劍把他斬殺了,然後回來稟報說:“有一個人逃離酒席,臣謹按軍法把他斬了。”太後和左右都大為吃驚,既然已經準許他按軍法行事,也就無法治他的罪。飲宴也因而結束。從此以後,呂氏家族的人都懼怕朱虛侯,即使是大臣也都依從朱虛侯。劉氏的聲勢又漸漸強盛起來。

高後去世

趙王呂祿任上將軍,呂王呂產任相國,都住在長安城裏,聚集軍隊威脅大臣,想發動叛亂。朱虛侯劉章由于妻子是呂祿的女兒,所以知道了他們的陰謀,于是派人偷出長安報告他的哥哥齊王,想讓他發兵西征,朱虛侯、東牟侯做內應,以便誅殺呂氏族人,趁機立齊王為皇帝。

齊王聽到這個計策之後,就和他的舅父駟鈞、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暗中謀劃出兵。齊國相召平聽到了這件事,就發兵護衛王宮。魏勃騙召平說:“大王想發兵,可是並沒有朝廷的虎符驗證。相君您圍住了王宮,這本來就是好事。我請求替您領兵護衛齊王。”召平相信了他的話,就讓魏勃領兵圍住王宮。魏勃領兵以後,竟派兵包圍了相府。召平說:“唉!道家的話‘當斷不斷,反受其亂’,正是如此呀。””終于自殺而死。當時齊王讓駟君做國相,魏勃任將軍,祝午任內史,把國中的兵力全部發出。派祝午到東邊去詐欺琅邪王說:“呂氏族人叛亂,齊王發兵想西進誅殺他們。齊王把自己當作小孩子,年紀也小,不熟悉征戰之事,願把整個封國托付給大王。大王從高帝那時起就是將軍,熟悉戰事。齊王不敢離開軍隊,就派臣請大王到臨淄去會見齊王商議大事,一起領兵西進平定關中之亂。”琅邪王相信了,認為不錯,就飛馳去見齊王。齊王與魏勃等趁機扣留了琅邪王。派祝午把琅邪國的軍隊全部發出並且統領這些軍隊。

琅邪王劉澤被騙之後,不能返回封國,于是就哄勸齊王說:“齊悼惠王是高皇帝的長子,推求本源來說,大王正是高皇帝的嫡長孫,繼承皇位。如今大臣們還在猶不定,而我在劉氏中是最年長的,大臣來是等待我去決定大計的。如今大王把我扣留在這裏,我也就不能有什麽作為了,不如讓我入關計議大事。”齊王認為很對,就準備了許多車送琅邪王入朝。

琅邪王

走了以後,齊王就起兵向西進攻呂國的濟南。這時劉哀王給諸侯王發出書信說:“高祖平定天下之後,封子弟們為王,悼惠王封在齊國。悼惠王去世後,惠帝派留侯張良來立臣為齊王。惠帝去世,高後專政,她年紀已老,聽任諸呂擅自廢黜高帝所封諸王,又殺害了三位趙王,滅了梁、燕、趙三國,讓呂氏族人去為王,還把齊國分為四國。忠臣們進諫,主上昏亂不聽。如今高後去世,皇帝年少,還不能治理天下,當然要依仗大臣和諸侯。現在諸呂又擅自尊為高官,聚集軍隊耀武揚威,脅迫諸侯和忠臣,假傳聖旨來號令天下,漢家朝廷因而十分危急。如今寡人率領軍隊入關就是要誅殺那些不應為王的人。”

朝廷聽說齊王發兵西進,相國呂產就派大將軍灌嬰帶兵東進攔擊齊兵。灌嬰到了滎陽,心中考慮道:“諸呂領兵聚集關中,想要危害劉氏而自立為皇帝。我現在如果打敗了齊國回朝報捷,這就等于為呂氏增加本錢了。”于是就讓軍隊停下來駐扎滎陽,派出使者通告齊王和諸侯,願互相聯合,等待呂氏一叛亂就共同誅殺他們。齊王聽說此事後,就向西進兵奪回他們的故地濟南郡,並在齊國西界駐軍來等待履行盟約。

呂祿、呂產要在關中叛亂,朱虛侯劉章與太尉周勃、丞相陳平等誅殺了他們。朱虛侯首先斬殺了呂產,于是太尉周勃等才能全部誅殺呂氏族人。琅邪王也恰好從齊國來到長安。

大臣商議要讓齊王繼皇帝位,可是琅邪王和一些大臣說:“齊王的母舅駟鈞,凶惡殘暴,像一隻戴上帽子的老虎。剛剛由于呂氏的緣故幾乎使天下大亂,現在又要立齊王,是想要再出現一呂氏呀。代王的母家薄氏,是忠厚君子,況且王又是高帝的親生兒子,如今還在,並且最年長。以親子來說,名正言順;以善良人家來說,大臣們都會放心。”于是大臣們就計畫迎立代王為帝,並派朱虛侯把已經誅殺諸呂的事告訴齊王,讓他收兵。

灌嬰

聽說魏勃本來是教唆齊王反叛的,誅滅呂氏之後,齊國也收了兵,灌嬰派人召來魏勃責問他。魏勃說:“失火的人家,哪裏有空先告訴家長然後才去救火呢?”說完就退立一旁,兩腿發抖,像是嚇得說不出話的樣子,終于沒再說什麽。灌將軍看了他半天,笑著說:“人們都說魏勃很勇敢,其實是個平庸無能的人罷了,哪會有什麽作為呢!”于是免了他的職而不治罪。魏勃的父親因善于彈琴而見過秦皇帝。魏勃在年少時,想求見齊相曹參,由于家貧沒有財力親自去疏通關系,就常常一個人半夜裏到齊相的隨身侍從門外去打掃。這位侍從很奇怪,以為是什麽怪物,就暗中等待,結果捉到了魏勃。魏勃說:“我想拜見相君,沒有門路,所以來給您打掃,想借此來求見。”于是這位侍從就帶領魏勃去拜見曹參,曹參因而讓他也做侍從。一次他給曹參駕車,說到對一些事情的意見,曹參認為他有才幹,就向齊悼惠王推薦他。悼惠王召見魏勃,任命他為內史。起初,悼惠王有權自己任命二千石俸祿的官吏。到悼惠王去世,哀王即位以後,魏勃專斷政事,權力比齊相還大。

相關事件

齊王收兵回國之後,代王來到長安即皇帝位,這就是孝文帝

孝文帝元年(前179),把高後時從齊國分割出去的城陽、琅邪和濟南郡全部歸還齊國,琅邪王改封為燕王,朱虛侯、東牟侯加封領地各二千戶。

這一年,齊哀王去世,太子劉則即位,這就是齊文王。

歷史評價

司馬遷史記》:“諸侯大國無過齊悼惠王。以海內初定,子弟少,激秦之無尺土封,故大封同姓,以填萬民之心。及後分裂,固其理也。”

司馬貞史記索隱》:“漢矯秦製,樹屏自彊。表海大國,悉封齊王。呂後肆怒,乃獻城陽。”

齊國世表

1 齊悼惠王 劉肥

2 齊哀王 劉襄

3 齊文王 劉則

4 齊孝王 劉將閭

5 齊懿王 劉壽

6 齊厲王 劉次景

史記

齊悼惠王劉肥者,高祖長庶男也。其母外婦也,曰曹氏。高祖六年,立肥為齊王,食七十城,諸民能齊言者皆予齊王。齊王,孝惠帝兄也。孝惠帝二年,齊王入朝。惠帝與齊王燕飲,亢禮如家人。呂太後怒,且誅齊王。齊王懼不得脫,乃用其內史勛計,獻城陽郡,以為魯元公主湯沐邑。呂太後喜,乃得辭就國。

悼惠王即位十三年,以惠帝六年卒。子襄立,是為哀王。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呂太後稱製,天下事皆決于高後。二年,高後立其兄子酈侯呂台為呂王,割齊之濟南郡為呂王奉邑。哀王三年,其弟章入宿韂于漢,呂太後封為朱虛侯,以呂祿女妻之。後四年,封章弟興居為東牟侯,皆宿韂長安中。哀王八年,高後割齊琅邪郡立營陵侯劉澤為琅邪王。

其明年,趙王友入朝,幽死于邸。三趙王皆廢。高後立諸呂諸呂為三王,擅權用事。朱虛侯年二十,有氣力,忿劉氏不得職。嘗入待高後燕飲,高後令朱虛侯劉章為酒吏。章自請曰:“臣,將種也,請得以軍法行酒。”高後曰:“可。”酒酣,章進飲歌舞。已而曰:“請為太後言耕田歌。”高後兒子畜之,笑曰:“顧而父知田耳。若生而為王子,安知田乎?”章曰:“臣知之。”太後曰:“試為我言田。”章曰:“深耕穊種,立苗欲疏,非其種者,鉏而去之。”呂後默然。頃之,諸呂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劍斬之,而還報曰:“有亡酒一人,臣謹行法斬之。”太後左右皆大驚。業已許其軍法,無以罪也。因罷。自是之後,諸呂憚朱虛侯,雖大臣皆依朱虛侯,劉氏為益強。其明年,高後崩。趙王呂祿為上將軍,呂王產為相國,皆居長安中,聚兵以威大臣,欲為亂。朱虛侯章以呂祿女為婦,知其謀,乃使人陰出告其兄齊王,欲令發兵西,朱虛侯﹑東牟侯為內應,以誅諸呂,因立齊王為帝。

齊王既聞此計,乃與其舅父駟鈞﹑郎中令祝午﹑中尉魏勃陰謀發兵。齊相召平聞之,乃發卒韂王宮。魏勃紿召平曰:“王欲發兵,非有漢虎符驗也。而相君圍王,固善。勃請為君將兵韂韂王。”召平信之,乃使魏勃將兵圍王宮。勃既將兵,使圍相府。召平曰:“嗟乎!道家之言‘當斷不斷,反受其亂’,乃是也。”遂自殺。于是齊王以駟鈞為相,魏勃為將軍,祝午為內史,悉發國中兵。使祝午東詐琅邪王曰:“呂氏作亂,齊王發兵欲西誅之。齊王自以兒子,年少,不習兵革之事,願舉國委大王。大王自高帝將也,習戰事。齊王不敢離兵,使臣請大王幸之臨菑見齊王計事,並將齊兵以西平關中之亂。”琅邪王信之,以為然,馳見齊王。齊王與魏勃等因留琅邪王,而使祝午盡發琅邪國而並將其兵。

琅邪王劉澤既見欺,不得反國,乃說齊王曰:“齊悼惠王高皇帝長子,推本言之,而大王高皇帝適長孫也,當立。今諸大臣狐疑未有所定,而澤于劉氏最為長年,大臣固待澤決計。今大王留臣無為也,不如使我入關計事。”齊王以為然,乃益具車送琅邪王。琅邪王既行,齊遂舉兵西攻呂國之濟南。于是齊哀王遺諸侯王書曰:“高帝平定天下,王諸子弟,悼惠王于齊。悼惠王薨,惠帝使留侯張良立臣為齊王。惠帝崩,高後用事,春秋高,聽諸呂擅廢高帝所立,又殺三趙王,滅梁﹑燕﹑趙以王諸呂,分齊國為四。忠臣進諫,上惑亂不聽。今高後崩,皇帝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固恃大臣諸侯。今諸呂又擅自尊官,聚兵嚴威,劫列侯忠臣,矯製以令天下,宗廟所以危。今寡人率兵入誅不當為王者。”

漢聞齊發兵而西,相國呂產乃遣大將軍灌嬰東擊之。灌嬰至滎陽,乃謀曰:“諸呂將兵居關中,欲危劉氏而自立。我今破齊還報,是益呂氏資也。”乃留兵屯滎陽,使使喻齊王及諸侯,與連和,以待呂氏之變而共誅之。齊王聞之,乃西取其故濟南郡,亦屯兵于齊西界以待約。呂祿﹑呂產欲作亂關中,朱虛侯與太尉勃﹑丞相平等誅之。朱虛侯首先斬呂產,于是太尉勃等乃得盡誅諸呂。而琅邪王亦從齊至長安。大臣議欲立齊王,而琅邪王及大臣曰:“齊王母家駟鈞,惡戾,虎而冠者也。方以呂氏故幾亂天下,今又立齊王,是欲復為呂氏也。代王母家薄氏,君子長者;且代王又親高帝子,于今見在,且最為長。以子則順,以善人則大臣安。”于是大臣乃謀迎立代王,而遣朱虛侯以誅呂氏事告齊王,令罷兵。 灌嬰在滎陽,聞魏勃本教齊王反,既誅呂氏,罷齊兵,使使召責問魏勃。勃曰: “失火之家,豈暇先言大人而後救火乎!”因退立,股戰而傈,恐不能言者,終無他語。灌將軍熟視笑曰:“人謂魏勃勇,妄庸人耳,何能為乎!”乃罷魏勃。魏勃父以善鼓琴見秦皇帝。及魏勃少時,欲求見齊相曹參,家貧無以自通,乃常獨早夜埽齊相舍人門外。相舍人怪之,以為物,而伺之,得勃。勃曰:“願見相君,無因,故為子埽,欲以求見。”于是舍人見勃曹參,因以為舍人。一為參御,言事,參以為賢,言之齊悼惠王。悼惠王召見,則拜為內史。始,悼惠王得自置二千石。及悼惠王卒而哀王立,勃用事,重于齊相。

王既罷兵歸,而代王來立,是為孝文帝。孝文帝元年,盡以高後時所割齊之城陽﹑琅邪﹑濟南郡復與齊,而徙琅邪王王燕,益封朱虛侯﹑東牟侯各二千戶。是歲,齊哀王卒,太子側立,是為文王。齊文王元年,漢以齊之城陽郡立朱虛侯為城陽王,以齊濟北郡立東牟侯為濟北王。二年,濟北王反,漢誅殺之,地入于漢。後二年,孝文帝盡封齊悼惠王子罷軍等七人皆為列侯。

齊文王立十四年卒,無子,國除,地入于漢。後一歲,孝文帝以所封悼惠王子分齊為王,齊孝王將閭以悼惠王子楊虛侯為齊王。故齊別郡盡以王悼惠王子:子志為濟北王,子闢光為濟南王,子賢為菑川王,子卬為膠西王,子雄渠為膠東王,與城陽﹑齊凡七王。

齊孝王十一年,吳王濞﹑楚王戊反,興兵西,告諸侯曰“將誅漢賊臣□錯以安宗廟”。膠西﹑膠東﹑菑川﹑濟南皆擅發兵應吳楚。欲與齊,齊孝王狐疑,城守不聽,三國兵共圍齊。齊王使路中大夫告于天子。天子復令路中大夫還告齊王:“善堅守,吾兵今破吳楚矣。”路中大夫至,三國兵圍臨菑數重,無從入。三國將劫與路中大夫盟,曰:“若反言漢已破矣,齊趣下三國,不且見屠。”路中大夫既許之,至城下,望見齊王,曰:“漢已發兵百萬,使太尉周亞夫擊破吳楚,方引兵救齊,齊必堅守無下!”三國將誅路中大夫。

齊初圍急,陰與三國通謀,約未定,會聞路中大夫從漢來,喜,及其大臣乃復勸王毋下三國。居無何,漢將欒布﹑平陽侯等兵至齊,擊破三國兵,解齊圍。已而復聞齊初與三國有謀,將欲移兵伐齊。齊孝王懼,乃飲葯自殺。景帝聞之,以為齊首善,以迫劫有謀,非其罪也,乃立孝王太子壽為齊王,是為懿王,續齊後。而膠西﹑膠東﹑濟南﹑菑川王鹹誅滅,地入于漢。徙濟北王王菑川。齊懿王立二十二年卒,子次景立,是為厲王。

齊厲王,其母曰紀太後。太後取其弟紀氏女為厲王後。王不愛紀氏女。太後欲其家重寵,令其長女紀翁主入王宮,正其後宮,毋令得近王,欲令愛紀氏女。王因與其姊翁主奸。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