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義隆

劉義隆

宋文帝劉義隆(407年-453年3月16日),小字車兒,中國南北朝時期劉宋王朝的第三位皇帝,宋武帝劉裕第三子,424年即位,在位30年,年號"元嘉",謚號"文皇帝",廟號"太祖"。

劉義隆繼續實行劉裕的治國方略,在東晉義熙土斷的基礎上清理戶籍,下令免除百姓欠政府的"通租宿債",又實行勸學、興農、招賢等一系列措施,使百姓得以休養生息,社會生產有所發展,經濟文化日趨繁榮,由是"三十年間,氓庶蕃息,奉上供徭,止于歲賦。晨出暮歸,自事而已","民有所系,吏無苟得。家給人足,即事雖難,轉死溝渠,于時可免。凡百戶之鄉,有市之邑,謠舞蹈,觸處成群,蓋宋世之極盛也" ,史稱元嘉之治。軍事上,劉義隆繼承劉裕北伐的政策,于430年、450年和452年三度出師北伐,但都無功而返,特別是450年的北伐失敗導致北魏長驅直入長江岸的瓜步,威脅建康,造成劉宋國力的損耗。

453年,劉義隆被太子劉劭弒殺。不久後他的第三子劉駿起兵推翻劉劭而繼位,是為宋孝武帝。

  • 中文名稱
    劉義隆
  • 出生地
    京口(江蘇鎮江)
  • 民族
    漢族
  • 逝世日期
    公元453年
  • 籍貫
    彭城(江蘇徐州)
  • 所屬年代
    南北朝時代
  • 別名
    劉車兒
  • 國籍
    劉宋
  • 代表作品
    《北伐詩》《登景陽樓詩》
  • 出生日期
    公元407年
  • 謚號
    文皇帝
  • 職業
    皇帝
  • 廟號
    太祖
  • 主要成就
    元嘉之治

人物生平

早年經歷

劉義隆于公元407年(義熙三年)生于京口(今江蘇省鎮江市),成人後身高七尺五寸(181.5釐米),博覽群書、涉略經史,擅寫隸書。

公元410年(隆安六年),劉裕命劉粹輔佐年僅四歲的劉義隆鎮守京口,防御盧循之亂。

公元415年(義熙十一年),劉義隆受封為彭城縣公。劉裕北伐,令劉義隆為冠軍將軍留守,東晉朝廷加封其為監徐兗青冀四州諸軍事、徐州刺史。劉裕收復關中、還軍彭城(今江蘇省徐州市)後,又加封劉義隆為監司州豫州之淮西兗州之陳留諸軍事、前將軍、司州刺史,並命其鎮守洛陽(今河南省洛陽市),還未到任,又改封為都督荊益寧雍梁秦六州豫州之河南廣平揚州之義成松滋四郡諸軍事、西中郎將、荊州刺史。

公元420年(元熙二年,永初元年),劉義隆受封為宜都王,食邑三千戶,加號鎮西將軍。

登基為帝

宋武帝劉裕駕崩後,太子劉義符繼位(即宋少帝),因他遊戲無度,被輔政的司空徐羨之、中書令傅亮、領軍將軍謝晦于公元424年(景平二年)五月廢黜(後被殺),迎立當時任荊州刺史的劉義隆為帝,改元元嘉,同時由謝晦出任荊州刺史,掌握重兵。

劉義隆在其統治期間,採取抑製豪強的政策,努力推行繁榮經濟政策,重視農業生產,並使賦役均攤,元嘉十七年、二十一年兩次下令免除農民的"諸逋債",有元嘉之治之稱。

劉義隆深沉有謀略,但體弱多病,好猜忌。他不能容忍大臣擅行廢立,公元426年(元嘉三年)殺徐羨之、傅亮、謝晦,從此政由己出。

公元429年(元嘉六年),因病由其弟彭城王劉義康執政。劉義康任司徒、錄尚書事,後又加領揚州刺史,進位大將軍,專總朝權,勢傾天下,曾擅殺名將檀道濟。

公元431年(元嘉八年),劉宋反攻滑台(今河南滑縣)受挫。

公元440年(元嘉十七年),劉義隆收殺擁戴劉義康的領軍將軍劉湛等人,罷斥劉義康,改授為江州刺史,出鎮豫章(今江西南昌)。

公元445年(元嘉二十二年),將劉義康廢為庶人。

公元446年(元嘉二十七年),魏世祖拓跋燾調動六十萬大軍進攻江南,親率大軍克懸瓠(今河南汝南)、項城(今河南沈丘),渡過淮河直趨瓜步(今江蘇六合東南),後在宋朝軍民抵抗下撤退。江北遭魏軍殺掠殆盡,宋朝國力削弱。

公元451年(元嘉二十八年),北魏大軍南下,隔江威脅建康,劉義隆怕劉義康在後方趁機作亂,遂下令將其誅殺。南朝王室的自相殘殺由此始。

去世

公元453年(元嘉三十年),劉義隆長子劉劭與次子劉浚因事遭劉義隆責罵,劉劭遂唆使女巫嚴道育刻一劉義隆的玉石雕像埋入宮中含章殿前,詛咒劉義隆早死。巫蠱事發,劉義隆大怒,欲廢劉劭太子位,並將此事告訴潘淑妃。潘淑妃將此事告訴兒子劉浚,劉浚轉報皇太子劉劭,劉劭趕緊與親信的東宮將領蕭斌研議應對之策,身為劉義隆心腹大將的蕭斌,居然建議劉劭弒父自立,劉劭因此親自帶士練兵,積極謀劃。

同年3月16日深夜,劉劭與蕭斌趁夜起兵叛變,率領東宮衛隊假稱受詔入衛皇宮,騙使門衛放行。當時劉義隆正秉燭與尚書僕射徐湛之討論廢太子之事,劉劭部將張超之闖入合殿,劉義隆本能反應舉凳子自衛,五指都被砍下,最終被張超之弒殺,享年四十七歲。徐湛之亦死于叛軍之手。4月14日,葬劉義隆于長寧陵。同月,為劉義隆上廟號"中宗"、謚號"景皇帝"。武陵王劉駿隨即起兵討伐劉劭,並于5月20日即皇帝位,6月16日攻下京城,誅殺劉劭及劉浚;劉駿即位後改劉義隆廟號"太祖"、謚號"文皇帝"。

為政舉措

文化

宋文帝劉義隆在位二十八年(公元424年-公元452年),繼續實行劉裕的治國方略,在東晉義熙土斷的基礎上清理戶籍,下令免除百姓欠政府的"通租宿債",又實行勸學、興農、招賢等一系列措施,使百姓得以休養生息,社會生產有所發展,經濟文化日趨繁榮。公元438年(元嘉十五年)召雷次宗在京城雞籠山開設"儒學館"講學,與玄、文、史三學合為《四學》 。

陳壽死後百餘年,三國史料大量出現。《三國志》內容精潔,三書很少重復,然宋文帝認太過簡略,故詔令裴松之作註。裴松之收集各家史料,"繪事以眾色成文,蜜蜂以兼採為味",彌補《三國志》記載之不足,文帝驚嘆為"不朽"之業。

範曄的史書巨作、"前四史"之一的《後漢書》亦是元嘉年間完成。

政治

政治上他提倡文化,整飭吏治,清理戶籍,重視農業生產。元嘉十七年、二十一年兩次下令減輕以至免除農民積欠政府的"諸逋債"。自東晉義熙十一年至文帝統治末年(公元415年-公元453年),"役寬務簡,氓庶繁息",三十多年中相對安定,是東晉南北朝國力最為強盛的歷史時期,史稱"元嘉之治"。但元嘉末年,北魏軍隊在江淮間一進一出,江南地區經過大規模戰亂,邑裏蕭條,版籍大壞,所謂"元嘉之治"從此結束。

軍事

軍事上劉義隆在其統治期間,繼承劉裕北伐的政策,乘北魏與柔然交戰之際征討河南。宋文帝劉義隆為收復河南,先後于公元430年(元嘉七年)和公元450年(元嘉二十七年)兩度大舉北伐。每次北伐都是宋軍趁春夏雨季北進,並迅速打到黃河一線,然後沿千裏黃河列戍置守,公元430年(元嘉七年)佔領河南後還設立了河南四鎮:洛陽、虎牢、滑台、碻磝,意在憑河而守。但是,等到秋高馬肥的時節,北魏鐵騎南下,劉宋在河南的防守便很快崩潰,所以兩次北伐都以失敗告終。北伐失敗的主要原因是劉義隆戰爭指導有誤。

劉義隆北伐,其志隻在收復河南,但河南四戰之地,即令能攻之,未必能守之。宋軍攻佔河南後,沿千裏黃河列戍置守,兵力薄弱;黃河雖險,卻並非不可渡涉,尤其是寒冬,河冰堅合,可以無船而渡。而且,早在元嘉七年,北魏就已將赫連夏逐出關中,這樣,北魏以山西為根本,左擁河北,右據關中,虎視中原。故劉義隆所面臨的問題實際上應該是如何遏止北魏咄咄逼人的南進勢頭,而不是河南的攻守。所以劉義隆北伐,每次都隻圖河南,實非長遠之計。

劉義隆頭像劉義隆頭像

公元452年(元嘉二十九年),劉義隆趁北魏世祖之死再謀北伐,劉興祖上表言:"愚謂宜長驅中山(今定州),據其關要。冀州以北,民入尚豐,兼麥已向熟;因資為易;向義之徒,必應向赴。若中州震動,黃河以南自當消潰。臣請發青冀七千兵,遣將領之,直入其心腹。若前驅克勝,張永及河南眾軍宜一時渡河,使聲實兼舉,並建司牧,撫柔初附。西拒太行,北塞軍都(今居庸關),因事指揮,隨宜加授,畏威欣寵,人百其懷。若能成功,清壹可待。若不克捷,不為大傷。"劉興祖吸取了前兩次爭河南而無功的教訓,建議自山東進兵河北,堵塞太行山諸隘口,將北魏遏製在山西以內。若河北底定,則河南自然落入宋軍之手。宋軍若在抵達黃河之後,進攻河北,北魏情勢就很危險,太武帝須親自率軍抗擊,刻不容緩。不過,此策非雄才大略之主不能行之,劉義隆志望、見識均不及此,故未採納。劉宋的北伐均以失敗告終,還招致北魏的大舉反擊,尤其是公元446年(元嘉二十七年)的那次北伐,北魏反攻河南之後,大舉南進,兵臨瓜步,飲馬長江。劉宋國力大損。

人物評價

總評

劉義隆在位三十年,十七歲即位,誅殺權臣,修明政治。他壓抑豪強兼並,清理戶籍,減免稅賦,勸課農桑,獎掖儒學。"元嘉文學"更是中國文學史上大書特書的時代,有謝靈運、劉義慶、鮑照、陶淵明等群星照耀;武將赫赫,如檀道濟、沈慶之宗愨等輩,橫槊躍馬,四擊不輟。在位期間宋國境內政治、經濟、文化均得到較大的發展,是東晉南北朝國力最為強盛的歷史時期,史稱"元嘉之治"。但同時,劉義隆好大喜功,行事不切實際,幾次北伐均已慘敗告終,同時,劉義隆好猜忌,視兄弟如豺狼,視大臣如仇敵。登基之後,對擁護他的大臣徐羨之、傅亮、謝晦等毫無情義,皆殺之。後來又殺名將檀道濟、彭城王劉義康等,大失人心。

歷代評價

沈約:"太祖幼年特秀,顧無保傅之嚴,而天授和敏之姿,自稟君人之德。及正位南面,歷年長久,綱維備舉,條禁明密,罰有恆科,爵無濫品。故能內清外晏,四海謐如也。昔漢氏東京常稱建武、永平故事,自茲厥後,亦每以元嘉為言,斯固盛矣!授將遣帥,乖分閫之命,才謝光武,而遙製兵略,至于攻日戰時,莫不仰聽成旨。雖覆師喪旅,將非韓、白,而延寇蹙境,抑此之由。及至言漏衾衽,難結商豎,雖禍生非慮,蓋亦有以而然也。嗚呼哀哉!"

李延壽:"文帝幼年特秀,自稟君德。及正位南面,歷年長乆,綱維備舉,條禁明密,罰有恆科,爵無濫品。故能內清外晏,四海謐如。而授將遣師,事乖分閫。才謝光武,而遙製兵略,至于攻戰日時,鹹聽成旨,雖覆師喪旅,將非韓、白,而延寇蹙境,抑此之由。及至言泄衾衽,難結凶豎,雖禍生非慮,蓋亦有以而然。夫盡人命以自養,蓋惟桀、紂之行;觀夫大明之世,其將盡人命乎。雖周公之才之美,亦當終之以亂,由此言之,得歿亦為幸矣。至如廢帝之事,行著于篇,假以中才之君,有一于此,足以致霣,況乎兼斯眾惡,不亡其可得乎!"

虞世南:"夫立人之道,曰仁曰義,仁有愛育之功,義有斷割之用,寬猛相濟,然後為善。文帝沈吟於廢立之際,淪溺於嬖寵之間,當斷不斷,自貽其禍。孽由自作,豈命也哉。"

王鍇:"文帝博涉經史,尢善隸書。每誡諸子,率以廉儉。"

司馬光:"文帝勤于為治,子惠庶民,足為承平之良主;而不量其力,橫挑強胡,使師徒殲于河南,戎馬飲于江津。及其末路,狐疑不決,卒成子禍,豈非文有餘而武不足耶?"

辛棄疾:"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

呂祖謙:"宋文帝以河南之地為宋武帝舊物,故竭國家之力、掃國中之兵而取之,卒無尺寸之功。史稱文帝之敗,坐以中旨指授方略,而江南、白下,輕進易退。以愚言論之,文帝不用老將舊人,而多用少年新進,便專任屬,猶恐不免于敗,況從中以製之乎?鋒鏑交于原野,而決機于九重之中,機會乗于斯湏,而定計于千裏之外,使到彥之輩御精兵,亦不能成功,況江南、白下乎?然江南之兵亦非弱也,武帝破燕、破秦、破魏,則皆南兵也。何武帝用之而強,文帝用之而弱也?南兵不可專用,豈無北方之人可號召而用之乎?蓋武帝失之于前,而文帝失之于後也。 ""文帝修政事,為宋朝之賢主,而措置之謬如此,可不戒哉! "

王應麟:"宋文帝、魏太武,佳兵者也,皆不克令終,不祥好還之戒昭昭矣。"

郝經:"文帝以元嘉之盛,欲恢復河南,兩為大舉,到彥之敗還,而王玄謨退走,遂使代馬飲江,建康震駭,兩淮郡縣,赤地無餘,春燕來歸,巢于林木。"

王夫之:"元嘉之北伐也,文帝誅權奸,修內治,息民六年而用之,不可謂無其具;拓拔氏伐赫連,伐蠕蠕,擊高車,兵疲于西北,備弛于東南,不可謂無其時;然而得地不守,瓦解蝟縮,兵殲甲棄,並淮右之地而失之,何也?將非其人也。到彥之、蕭思話大潰于青、徐,邵弘淵、李顯忠大潰于符離,一也,皆將非其人,以卒與敵者也。文帝、孝宗皆圖治之英君,大有為于天下者,其命將也,非信左右佞幸之推引,如燕之任騎劫、趙之任趙蔥也;所任之將,亦當時人望所歸,小試有效,非若曹之任公孫強、蜀漢之任陳祗也;意者當代有將才而莫之能用邪?然自是以後,未見有人焉,愈于彥之、思話而當時不用者,將天之吝于生材乎?非也。天生之,人主必有以鼓舞而培養之,當世之士,以人主之意指為趨,而文帝、孝宗之所信任推崇以風示天下者,皆拘葸異謹之人,謂可信以無疑,而不知其適以召敗也。道不足以消逆叛之萌,智不足以馭梟雄之士,于是乎摧抑英尤而登進柔軟;則天下相戒以果敢機謀,而生人之氣為之坐痿;故舉世無可用之才,以保國而不足,況欲與猾虜爭生死于中原乎?"

個人作品

  • 元嘉七年以滑台戰守彌時遂至陷沒乃作詩》
  • 北伐詩》
  • 登景陽樓詩》

家族成員

父母

父親:劉裕,宋武帝

母親:胡道安,文章太後

兄弟

後妃

  • 袁齊媯,先于文帝去世,追封其為文元皇後
  • 路惠男,孝武帝母,尊為皇太後,謚曰昭
  • 沈容姬,明帝母,追封為明宣皇太後

子女

兒子

女兒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