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紀軍

劉紀軍

劉紀軍,男,漢族,1960年7月出生,1982年8月參加工作,1985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省委黨校研究生學歷,學士學位,曾任中共大連市紀委、市監察局紀檢監察三室主任(正處級)。2009年04月,擬任中共大連市紀委、市監察局紀檢監察三室主任(副局級)。

  • 中文名
    劉紀軍
  • 性別
  • 民族
  • 出生年月
    1960年7月

基本介紹

​人民藝術創作院副院長

人物簡介劉紀軍(曙恆)簡介劉紀軍,法名,曙恆。1963年出生山東威海,祖籍山東諸城。師從美籍華人意象派大師顧山虎,先後受蕭萬慶,魏峰,王同仁老師指教。作品受各界人士喜愛並收藏,現為中國老年書畫研究會美術專業委員會副主任,人民日報(人民藝術雜志)編輯委員會委員,人民藝術創作院副院長,北京盛源書畫院常務院長。意象畫家劉紀軍魏峰早聽說北京盛燁盛源文化藝術公司總經理劉紀軍酷愛藝術,廣結書畫界朋友,也許是緣分,在一次畫展中我倆相識了,而且很快成為忘年交的好朋友,屈指算起已有數年了。紀軍人氣很旺,找他玩的人很多,在他的總經理辦公室裏,人是車水馬龍,不光是書畫家,還有將軍、記者、教授、演員、高僧、居士,甚至還有權貴,真謂"談笑有鴻儒,往來無白丁。"後來在大家的呼吁下,他精心策劃成立了[盛源書畫院],紀軍謙虛,請我出任院長,大家相互切磋藝術,彼此快樂,旨在弘揚中華民族文化,為國家提倡的文藝大繁榮大發展添磚添瓦。紀軍在書法藝術上下過不少功夫,我每次到畫院都看到他在伏案臨帖,他告訴我,就[蘭亭序]不知臨過多少遍了,難怪他的書法晉風十足,常讓眾人贊嘆不已。紀軍初獵繪畫是受旅美畫家顧山虎的影響,,顧山虎是上海人,早年曾學林風眠,同時受顏文梁、張充仁、關良等大家指點,也曾學習傳統,與海上名家謝稚柳、錢君陶、王個簃等人交往甚密,一九九六年赴美國洛杉磯舉辦個人畫展時受歐美文藝思潮影響,改畫意象畫,二零零九年冬我初見紀軍時,他正在熱心臨摹顧山虎先生的畫,紀軍介紹我與顧山虎相識,也曾在一起談藝論道,但我覺得紀軍人很善良,很有藝術天賦,對藝術概念理解很深,藝術修養也比較全面,又是佛家弟子,對禪的詮釋又很深刻,在藝術創作上應該走自己的路。之後,朋友交深了,說話也隨意了,天南海北侃大山,古今中外的藝術都在閒侃之中。提起[意象],我認為它是一種對萬物審美的觀念,生活中人們對天上的白雲常有像龍,像馬的聯想,三峽的神女峰,黃山的猴子觀海,漓江的九馬華山,還有雁蕩山的夫妻嶺,滇池的老人石等等,都是人們對大自然一種豐富而美好的想像,也是一種完美審美的意念。我們中華民族很早就有談[意象]的優秀文化,古代《周易》中,已初步提出[意象]的概說,特別是南齊著名文學家劉勰著《文心雕龍》,進一步闡明了意象涵意,他說:"尋聲律而定墨,獨照之匠,窺意象而運斤……"他把追索意象進行文藝創作的過程和運用工具都表達出來了。歷代畫家都在表現大自然的意象美,宋人蘇東坡的[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倪瓚的[逸筆草草]論,明人徐渭[淋漓墨跡],八大山人朱耷的[哭之笑之],清人吳昌碩的[畫氣不畫形]及齊白石的[似與不似之間],都是受意象之美而創立了中國大寫意繪畫。在西方,印象派畫家莫奈、塞尚、梵谷、馬蒂斯雖仍在[應物象形],而在畢卡索之後的康定斯基、蒙克、波丘尼、塞拉菲娜等,已是純表現意象的畫家了。中國的畫家趙無極、朱德群四十年代從杭州國立美專畢業後,也先後到了法國,受歐美藝術思想的影響,開始從事意象派繪畫,現已成為世界繪畫大師。紀軍作畫是勤奮的,他廣泛吸收中西繪畫經典,筆耕不輟,把自己地綜合修養都註入在作品中,他的畫章法新穎,筆墨色彩靈動,肌理效果的形成,非常強眼,這是紀軍藝術創作的感染力,也是他通過[意象]的表達,透出他寄托物象傳情,[天人合一]的境界。我不敢言紀軍的畫有多麽完美,但我敢說他的畫是一種高境界的表現,是一種寫心的作為。一切都不是偶然的,還是他那書法、音樂、佛學、繪畫才藝造就了他的藝術。縱觀紀軍的畫,妙趣橫生,因為每幅作品都付出了他的心血,有時畫面上有點點不滿意,他總是難受半天,嘴裏說沒畫好,沒畫好,他那遺憾的表情像個孩子,你想對藝術這樣的創作態度,這樣執著,能不成功嗎?比起當今畫壇那些心性浮躁,追索名利的人,這點精神是多麽可貴啊。你看他的畫[黃山飛雲],近景用濃墨,山頭和遠景用濕墨,流出白紙在墨韻的滲化中形成漂浮的白雲,輪廓是模糊的,但畫面的氣勢、讓視覺產生了動感。又如[荷塘秋意圖],畫面簡潔明朗,物象集中在下方,洋洋灑灑的用筆把秋天的殘荷池塘表現的如夢如幻,筆墨不多,但意味深長,加上著名書法家李優良的幾行題款,更是錦上添花。[山雨欲來]我認為這幅作品是當代山水畫的突破,紀軍用墨橫掃千軍,似大斧劈非大斧劈的皴法,大筆濡染加上巧妙的用水,使畫面呈現出風雨交加的快感,樹木被大風刮的亂作一團,山頂上的小紅房,使人集中了註意力,因為它在風雨飄搖中堅定了意念。[太行春色]是幅傑作,紀軍在這幅作品中付出了心力,你看近景那黑與白的安排,還有一絲陽光,中景是一座具有太行特色的山嶺,山頭綠色一片,山腰雖大筆平揮,但山的肌理可見,遠景用幹淡墨幹擦,然後用青綠渲染,這是山水畫中難度很大的技法,紀軍突破了,特別是在這幅畫近景處理上,紅、黃、蘭的巧用,我想可與印象派大師莫奈比肩。[九寨印象]太精彩了,我曾看過許多畫家表現九寨溝,但像紀軍這張不到四平尺的小畫表現的那麽豐富,實為罕見。在這幅畫裏,小筆點,大筆韻,加上水沖,在朦朧中幾座大山豎立其中,錯落有致,虛幻中見堅實,實為難得精品。[山與雲]像一幅淡墨交響曲,山與雲組成樂章,幾隻勁飛的小鳥,打破了樂曲的平靜而產生跳躍感。難得,難得,難得。紀軍還有許多精彩的畫,如[秋瑟],真是秋風掃落葉,[山間小溪],那個微妙的流動,撥人心弦。[山谷]幾個山頭的交叉妙用,耐人尋味,[遠眺雲馬],意象的聯想,個味其中……人的情感是不能復製的,這些作品都是紀軍有感而發,即興而作,都滲透著他的智慧和才情。紀軍要出版畫集了,我真誠地向他祝賀,當代畫壇風格流派紛呈,多元化的藝術形式豐富開闊了中國人的眼界,我為畫壇又出現了一位意象派畫家而高興。紀軍讓我為他的畫集作序,我想這篇隨想就作為序言吧。最後,我還要祝願他在藝術上取得更大的成功。二零一二年夏于北京北苑綉菊園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