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福通

劉福通

   姓名:劉福通   簡介:劉福通(1321-1366),潁州(今安徽阜陽界首市)人。元末北方紅巾軍領導者,與韓山童等長期利用白蓮教在民間進行活動。

  • 中文名稱
    劉福通
  • 外文名稱
    Liu Futong
  • 姓名
    劉福通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潁州
  • 出生日期
    1321年
  • 逝世日期
    1363年
  • 職業
    紅巾軍首領
  • 宗教信仰
    白蓮教
  • 結局
    為張士誠所圍,力戰而死

人物生平

劉福通出生于今界首市境劉肖鎮(今屬潁南辦事處)的一個巨富之家。劉福通自幼性情豪爽,聰明過人,素懷大志。青年時任朱皋鎮巡檢,正直仗義,進值元末殘暴統治,豫南皖北百姓塗炭,怨聲載道,民族矛盾空前尖銳。在此社會背景下,元王朝欽差賈魯以修河為名,假公濟私(因勒索劉家珍獸白鹿未逞),改河道,毀劉宅。劉福通于國仇家恨,遂決心造反滅元。
  劉福通與韓山童為起義做了大量準備工作。在組織上建立白蓮教,在輿論上把鬥爭矛頭集中對準異族統治者。至正十一年(1351年)四月,韓山童、劉福通等在河北永年縣聚會。殺白馬黑牛,誓告天地,決定起義。不料訊息走漏,遭官軍突襲圍捕,韓山童被捕遇難,劉福通逃回潁州。同年五月,劉福通在潁州率眾起義,迅速攻克潁州城,點燃了元末農民大起義的烽火。
  劉福通率紅巾軍首破潁州,隨即進軍河南,佔朱皋,據倉傈,連破羅山、真陽、確山,又克舞陽、葉縣等地,橫斷豫南。同年九月,劉福通揮兵南進,相繼攻佔汝寧府光州、息州,義軍勝利壯大,隊伍擴充20萬眾。至正十二年(1352年),劉福通率紅巾軍先後大敗元軍主將赫斯虎赤,斬元大將鞏卜班,擊敗帖木兒30萬精銳之師,屢戰屢勝,威震元廷。此時,漢人地主李思齊勾結元軍,從背後偷襲義軍,劉福通從汝寧退守亳州,至正十三年(1352年),二月,劉福通與王八禿會戰,殺八禿,敗元軍,其後引軍各南,攻佔安豐,進圍廬州(今合肥)。至正十五年(1355年),劉福通迎韓山童之子韓林兒到亳州,稱“小明王”,建立政權,國號大宋,年號龍鳳,劉福通與羅文素同為平章。同年二月,由于戰略失誤,義軍主力北上,亳州遭元軍圍困,劉福通保小明王血戰突圍,南奔安豐,這是紅巾軍起義以來遭到的第一次大挫折。
  劉福通的過人之處,就在于他受挫不餒。退駐安豐不久,劉福通率軍北上反擊,連破元軍,聲威復振。至正十七年(1357年)六月,劉福通親率主力攻陷汴梁,劉福通孤軍無援,擁韓林兒敗走安豐。接著,北伐的三路大軍因各自為戰,互難支援,相繼失利。劉福通在極艱難的情勢下堅守安豐,時間達四年又九個月。至正二十三年(1363年)二月,張士誠派部將呂珍突襲安豐,劉福通與韓林兒被朱元璋接往滁州宗陽宮。兩年後,朱元璋遣左丞廖永忠用船將劉福通、韓林兒溺死于瓜步(一說在安豐陣亡)。

劉福通

詳細資訊

北方紅巾軍盛衰詳情

元朝末年,由于權臣專權,官貪吏污,社會矛盾極其尖銳。韓山童以白蓮教主的身份在北方廣收門徒,劉福通等成為其最早的一批信徒,他們鼓吹“彌勒佛下生”、“明王出世”,號召信徒,等待時機,推翻元朝統治。至正四年(1344)五月,大雨二十餘日,黃河暴溢,沿河郡邑均遭水災,給人民帶來極大的苦難。由于河水溢入會通運河,威脅兩漕鹽場,影響到元廷國庫收入,至正十一年(1351)四月,元順帝任命賈魯為工部尚書、總治河防使,發汴梁(今河南開封)、大名(今河北大名南)等13路15萬民工及廬州(今安徽合肥)等18翼兩萬軍隊,開始治河。韓山童、劉福通等抓住這一時機, 五月初,聚眾三千人于潁州潁上,殺黑牛白馬,誓告天地,準備起義。宣稱韓山童為宋徽宗八世孫,當為中國主;福通自稱南宋將劉光世後代,當輔之。正當起義將舉之時,縣官派兵前來鎮壓,山童被捕犧牲,其妻楊氏、子林兒逃奔武安。劉福通率眾沖出重圍,于五月初三日攻佔潁州,大起義正式爆發。由于起義軍頭裹紅巾為標志,故稱“紅巾軍”,又稱“紅軍”;軍眾多為白蓮教徒,燒香拜佛,故又稱“香軍”。

劉福通攻佔潁州後,猶如平地春雷,震撼中原大地。是時天下承平已久,法度寬縱,貧富不均,多樂從亂。曾不旬月,從之者殆數萬人(《草木子》卷三上《克謹篇》)。元廷亦為之震驚,急命監戍治河民工的同知樞密院事赫廝、禿赤領阿速軍六千並各支漢軍進討劉福通軍。赫廝、赤禿與河南行省徐左丞三人但以酒色為務,屬下軍士但以剽掠為務,赫廝望見紅巾軍人多勢眾,揚鞭大呼“阿卜!阿卜!”(蒙古語“走”之意)回頭就跑,元軍不戰自潰,來自高加索北麓的阿速人不服水土,不習水戰,病死者過半。後來徐左丞被朝廷誅殺,赫廝戰死于上蔡。六月,劉福通乘勝佔據朱皋(今河南固始北),攻破羅山、真陽、確山,進攻舞陽、葉縣等地。九月,劉福通攻克汝寧府(今屬河南)、息州、光州(今河南潢州),眾至十萬。元廷深感這是“心腹大患”。是年九月,元順帝以右丞相脫脫之弟、御史大夫也先帖木兒為知樞密院事,與衛王寬徹哥率諸衛軍十餘萬人前往鎮壓。十月,加派知樞密院事老章增援也先帖木兒。十二月,元軍攻陷上蔡,義軍最早的領導人之一韓咬兒被俘,押送京師處死。江浙平章教化、濟寧路總管董摶霄也攻陷安豐(今安徽壽縣)。十二年正月,劉福通將韓兀奴罕擺脫敵人的圍剿,挺進河之北,進攻東明。二月,克滑、浚二州,進克開州(今河南濮陽),出現了“紅衣遍野,呼聲動地”(《萬歷濮州志》卷六)的壯觀場面。未幾為元軍所敗,韓兀奴罕被擒。三月,元河南行省平章太不花攻陷汝寧,元知行樞密院事鞏卜班率數萬侍衛漢軍、愛馬韃靼軍屯駐汝寧沙河岸,他們“日夜沈溺酒色,醉臥不醒”,劉福通乘其不備,偷襲元營,鞏卜班戰死,元軍退至項城。元廷命也先帖木兒為總兵,率精兵30萬,“金銀物帛車數千輛,河南北供億萬計,前後兵出之盛無如此者”(《庚申外史》卷上)。也先帖木兒駐軍沙河。某夜軍中夜驚,也先帖木兒盡棄軍資器械、糧草、車輛,僅收散兵數萬人逃奔開封,後駐軍朱仙鎮。北方紅巾軍首義成功並抗擊元軍圍剿,為全國各地不滿元朝統治的廣大勞苦大眾樹立了榜樣,也鼓舞著他們拿起武器投入推翻元朝統治的鬥爭。包括後來朱元璋所從的郭子興濠州義軍,亦以紅巾為號。

脫脫在屢次出兵鎮壓劉福通起義軍失利的情況下,採取攻其兩翼——徐州起義軍和南陽襄湘起義軍的戰略,以達到孤立劉福通部的企圖。 至正十二年閏三月起,元廷先後派四川行省平章咬住、四川行省參政答失八都魯,諸王亦憐真班、愛因班,參知政事也先帖木兒陝西行省平章月魯帖木兒,豫王阿剌忒納失裏,知樞密院事老章等分路圍剿南北瑣紅軍。五月,答失八都魯攻陷襄陽,布王三被俘,北瑣紅軍被鎮壓。十四年正月,答失八都魯攻陷峽州,南瑣紅軍亦被鎮壓。 劉福通部紅巾軍自擊潰也先帖木兒後,雖未遭遇元軍主力,但其兩翼有元軍圍剿其他紅巾軍,佔領區內又崛起了兩支地主武裝,沈丘(今安徽臨泉西北)畏兀兒人察罕帖木兒與羅山縣典官李思齊各結集“義兵”,合兵襲破羅山,元廷分別授為汝寧府達魯花赤和汝寧知府,漸擁兵至萬人,屯駐沈丘,屢敗劉福通部紅巾軍,因而牽製了劉福通部的進一步發展。

後元順帝下詔削脫脫兵權,詔書到達軍營,“大軍百萬,一時四散”,元軍竟不戰自潰,從此,元軍喪失優勢,再也無力糾集如此眾多的力量來鎮壓起義軍,隻能主要依靠地主武裝來維持元朝的統治。 劉福通利用戰場情勢的急遽變化,于至正十五年(1355)二月,迎韓山童之子林兒于碭山夾河,在亳州(今屬安徽)正式建立宋政權,改元龍鳳,立林兒為帝,號“小明王”。杜遵道、盛文鬱為丞相,羅文素、劉福通任平章,福通弟劉六任知樞密院事,尊山童妻楊氏為太後。未幾,因杜遵道擅權,劉福通命甲士撾殺之,此後,劉福通自任丞相,加封太保,成為宋政權的實際領導人、北方紅巾軍的總指揮。在往後長期的鬥爭中,展示了他的軍事和政治才能。

這年六月,劉福通命其將趙明達取嵩、汝、洛陽,北渡孟津至懷慶路(今河南沁陽),河之北大為震動。元廷不得不自豫南調察罕帖木兒來應戰,趙明達戰敗。十二月,答失八都魯進攻太康,進圍亳州。劉福通將小明王移置安豐,次年三月,自領兵與答失八都魯軍激戰于太康、亳州,擊退敵軍,亳州得安。 劉福通在率領紅巾軍與敵人搏鬥的同時,十分註意利用宋政權的名義,把北方各支農民起義軍納入宋政權統轄之下,並建立地方政權。至正十六年二月,朱元璋攻佔集慶(今江蘇南京),七月,宋政權立江南等處行中書省、 江南等處行樞密院,任命朱元璋為行省平章;同年十月,趙君用取淮安,乃設淮安等處行中書省,任命趙為行省平章。以後,為了節製各路紅巾軍,在那些佔領一地而又較為鞏固的地區,繼續設定行省機構。 為了分散元軍對宋政權都城亳州的壓力,擴大戰果,從至正十六年九月開始,劉福通派遣軍隊分路出擊,到至正十七年(1357)夏,形成三路北伐的壯觀局面,而劉福通自率大軍攻克汴梁。西路軍攻破潼關,中路軍轉戰山西, 時毛貴雖進攻大都失利,但山東情勢甚好,北方紅巾軍進入鼎盛時期。

但大好局面沒有維持多久,很快發生了逆轉。至正十八年,元軍破曹州,使宋政權與山東紅巾軍聯系切斷。十九年初,孛羅帖木兒駐守大同,以切斷宋政權與中路紅巾軍的聯系。西路軍亦為察罕帖木兒等人所敗,潰散入蜀,而且察罕帖木兒一直以重兵駐守澠池、洛陽,時刻準備對汴梁發起進攻。宋政權陷入孤立無援的境地。 山東紅巾軍這時也發生了逆轉。毛貴北伐大都失敗後返回山東,與田豐配合,其勢仍很盛。未料失守淮安的趙君用逃奔毛貴後,竟陰險地把毛貴殺死。之後毛貴部將續繼祖從遼陽回益都,怒殺趙君用。山東紅巾軍自此一蹶不振,這時王士誠也脫離中路軍返回山東,與田豐互相攻伐。至正十九年五月,察罕帖木兒移軍虎牢,多路出兵,包圍汴梁。八月,元軍破汴梁,劉福通奉韓林兒突圍奔安豐,元軍俘獲韓林兒妻及紅巾軍各級官員五千、家屬數萬。至此,宋政權已名存實亡。 至正二十一年(1361)夏,察罕帖木兒向山東紅巾軍發起總攻,田豐、王士誠降之。十月,察罕帖木兒進圍益都,毛貴部將陳猱頭等堅持抵抗。次年六月,田豐、王士誠殺察罕帖木兒,參加益都保衛戰。察罕帖木兒子擴廓帖木兒襲其父職,繼續圍攻益都。十一月,益都陷,田豐、王士誠被殺。接著,莒州陷,山東紅巾軍全部被鎮壓。在安豐的宋政權,名義上隻存下朱元璋的江南行省。

至正二十三年(1363)二月,平江(今江蘇蘇州張士誠乘安豐空虛之機,遣其將呂珍進攻安豐。劉福通等進行了頑強的抵抗,韓林兒急向朱元璋求救,朱元璋親率大軍擊敗呂珍和支援呂珍的原天完政權的廬州(今安徽合肥)左君弼,救出小明王和劉福通,把小明王和劉福通安置于滁州。至正二十六年十二月,朱元璋命廖永忠迎小明王、劉福通至應天(今南京),途經瓜州,廖永忠將他們沉入水中溺死。

劉福通為何首義于潁州

劉福通首義于潁州的原因:其一,劉福通是汝寧府潁州西劉營(今界首市城區潁河南岸舊劉興鎮)人,家巨富,性豪爽,早年加入白蓮教,為潁州教首之一,曾任朱皋鎮巡檢。其二,當時潁州社會矛盾異常尖銳,白蓮教徒較多;其三,當地人民特別具有勇于反抗壓迫的傳統。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