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知遠

劉知遠

劉知遠(895年-948年),即後漢高祖,太原人,五代十國時期後漢開國皇帝。其祖先本為沙陀部人,世居太原。後更名劉暠,天福十三年(948年)正月因病崩于萬歲殿。謚睿文聖武昭肅孝皇帝。後漢高祖睿陵,位于今禹州市西北三十公裏的柏嘴山之陽。

  • 中文名稱
    劉知遠
  • 別名
    劉暠
  • 國籍
    後漢
  • 出生地
    太原
  • 出生日期
    895年
  • 逝世日期
    948年
  • 職業
    軍閥→皇帝
  • 主要成就
    收復中原,建立後漢
  • 廟號
    高祖
  • 謚號
    睿文聖武昭肅孝皇帝
  • 陵墓
    睿陵
  • 在位
    947年―948年

​背景

五代十國。唐朝滅亡之後,在中原地區相繼出現了五個朝代和割據西蜀江南嶺南河東的十個政權,合稱五代十國。

五代是後梁、後唐、後晉,後漢、後周。除後梁一個短暫時期以及後唐都洛陽外,後梁大部分時期和其他三代都以開封為首都。五代為期五十四年,有八姓稱帝,共十四君。後梁和後周的君主是漢族人,後唐、後晉、後漢的君主是沙陀族人。他們都建國于華北地區,疆土則以後梁最小,後唐最大。

劉知遠

十國是前蜀、後蜀、南唐吳越、南漢、南平(荊南)、北漢。北漢建國于今山西境內,其餘九國都在南方。十國與五代並存,但各國存在時間長短不一,如吳越,割據于唐亡以前,直到五代結束後才為北宋所滅。疆土則南平最小,南唐最大。

經歷

後唐清泰三年(公元936年),石敬瑭得助于劉知遠等人謀劃,在開封稱帝,建立了後晉,是為後晉高祖。從此,劉知遠以其軍政才能和佐命功,歷任檢校司空、侍衛馬步都指揮使、點檢隨駕六軍諸衛事、許州節度使、朱州節度使、檢校太傅、北京(今太原)留守、河東節度使等職,日趨顯貴。石敬瑭當了七年兒皇帝,于後晉天福七年(公元942年)死去。養子石重貴即位,是為出帝,劉知遠也遷檢校太師,進位中書令。後晉開運元年(944年),耶律德光率軍南下,劉知遠作為幽州道行營招討使,在忻口大破契丹軍,累遷太原王、北平王,之後又在朔州陽武谷再破契丹。劉知遠在這段時期的主要意圖是稱霸河東,成就王業,因此對朝廷的詔命半推本就,一方面不服調遣,作戰中逗留不進,另一方面也主動出擊一下,好讓朝廷與契丹不致小看自己。劉知遠認為:契丹乃遊牧部族,貪殘且失人心,加上中原人民的不斷反抗,不會久居不退;而石敬瑭對他有知遇之恩,他曾表示“予未忍忘晉”,馬上就與朝廷反目,又顯不“仁”不“義”,還需要等待時機。當契丹入開封時,劉知遠使部將王峻表面以祝賀勝利為名,實際則到開封察看情勢;有些部將主張起兵擊,劉知遠則以為用兵有緩有急,現在契丹正得勢,不可輕舉妄動,契丹並無大志,重在搜刮財物,天氣漸暖,勢難久留;而晉藩鎮紛紛降

劉知遠劉知遠
劉知遠

遼,也是暫時的,他們當中有的拒遼投降,有的斬殺遼使,但均無通圖中原的豪強之輩;至于南唐以恢復祖業為口實,也不曾設謀取中原。當待契丹去而出兵取天下,可以萬全。這種算盤雖缺乏進取精神,總還算得是伺機而動,志在恢復。鑒于上述原因,他事先與契丹勾結,奉表稱臣,同時廣募士卒,養精蓄銳,加緊稱帝的準備。

後晉開運三年(公元946年),耶律德光率契丹軍大舉進兵,攻入開封,石重貴投降,後晉滅亡。劉知遠看準時機,于後晉開運四年(公元947年)在太原稱帝,建立了後漢政權。當然,為了掩飾其政治企圖,他不改國號,而是延用石敬瑭的年號,稱天福十二年(947年)。接著,劉知遠下詔禁止為契丹括錢帛;慰勞保衛地方和武裝抗遼的民眾;在諸道的契丹人一律處死等等。這些措施意在振奮人心,爭取後晉舊臣的投誠歸附,為順利稱帝鋪平道路。契丹在中原人民抗擊下退出後,劉知遠又乘機進入開封並建都,改名字為暠,改天福十三年(948年)為乾佑元年,蠲免賦稅,大赦天下,堂而皇之做起了皇帝。劉知遠果斷採納了皇後李氏的建議,一改過去靠括民財犒軍的慣例,而是拿出宮中所有財物賞賜將土,果然深得人心,加上用人得當,進軍中派史弘肇為先鋒,方能治軍嚴整,所向無敵。不過劉知遠在位不滿一年,便于乾信元年(948年)去世了,時年54歲。其子劉承佑繼位,是為隱帝。由于朝廷激烈的內爭,鄴都留守郭威和侍衛步軍都指揮使王殷等舉兵攻入開封,隱帝劉承佑被殺,後漢滅亡,後漢共傳二帝,歷時四年,是五代史上最短命的王朝。

劉知遠生逢亂世,在其主要政治和軍事活動中有一個引人註目的問題,就是對契丹的態度。契丹是鮮卑族的一支,唐後期逐漸成為北方強悍的勢力,後唐的河東節度使石敬瑭在太原舉兵叛唐,在契丹幫助下建立了後晉。為了報答契丹的幫助,不惜將燕雲十六州割讓,並稱比他小11歲的耶律德光為父。從此中原門戶大開,無險可守。在這方面,劉知遠比石敬璃要看得遠些,做法上也有所區別。雖然他和石敬瑭同被契丹呼“兒”,但劉知遠則認為:稱臣即可,當兒子則太過分,多送些金帛使兵援助而不必以割地相許,割地會造成將來後患無窮。可見他對契丹更多的是主張籠絡、利用以圖中原,況且他還曾兩次大破契丹,直至稱帝後也沒有中斷同契丹的戰事。還應提及的是,後晉開運二年(945年)秋,位居鄴都留守的杜重威打了敗仗後,在契丹引誘下遣使送表,屈膝投降。劉知遠稱帝後不惜率軍親征討伐,兵臨城下逼其歸順。對這一反復無常、生性難馴的鄴台叛帥,劉知遠在臨終前還不時提醒左右“善防重威”,並授意將其誅殺。

稱帝建後漢

劉知遠表面上說他不想當皇帝,在將士們喊他“萬歲”時還讓人去製止,說:“契丹勢力還很強大,我軍軍威也沒有揚名天下。”後來還是郭威等大將的勸說有些分量,郭威說:“現在遠近之心,都不謀而同,將軍稱帝是天意。如果將軍不趁勢取之,隻管謙遜,恐怕會使人心離散,萬一有人先行稱帝,那就很被動了。”

劉知遠聽從了郭威的建議,在開運四年(公元947年)二月稱帝于太原。但他為收軍民之心,宣布用石敬瑭原

劉知遠劉知遠
劉知遠

來的年號,不用石重貴的開運年號,到六月,進入洛陽後,他才正式改了國號為漢,因為他覺得自己姓劉,是漢朝王族的後代。歷史上稱為後漢。先稱帝後改國號和年號,在歷史上極為少見,這隻能說明劉知遠為稱帝費盡了心機。

劉知遠稱帝之後,立即下令清除境內的契丹勢力:“凡各地為契丹搜刮錢財的事一律禁止,後晉時被迫做出使契丹使者的人,不再追究罪責,在各地的契丹人一律全部處死。”當時中原各地的軍民已經開始反抗契丹,起義不斷,劉知遠的稱帝和對契丹宣戰,對中原反契丹的行動起了根本性的推進作用,耶律德光擔心無法回到契丹老家,留下他的舅舅蕭翰守開封後,就匆忙北上了。後晉皇族包括石重貴也被迫跟著同行。而蕭翰和耶律德光一樣也害怕中原軍民的反抗,他見局勢無法收拾,特別是聽說劉知遠從太原發兵南下時,更是心慌,就將後唐明宗李嗣源的兒子李從益拉出來,強行讓他做個傀儡應付局勢,自己則北上也要回草原。

對于李從益母子劉知遠又露出殘忍的本性,李從益和他的母親王淑妃迫不得已出來,李從益做了個知南朝軍國事的官後,母親就覺得要有災難了,等蕭翰一離開開封,王淑妃就讓屬下人早點迎接新主劉知遠,但劉知遠對于他們母子仍沒有放過,在進開封之前,就派人去將他們殺死了。不過劉知遠對于像杜重威這樣有兵權的人,即使是賣國賊也隨意寬恕,他對這些賣國和投降的將領們不但給活著的封官,對于死去的也加恩贈給王公稱號。後來,杜重威反叛被劉知遠迫降,仍然封為檢校太尉,兼中書令,一直到自己將要死時才讓人處死了杜重威父子,因為這些,史書評價劉知遠時說他有做皇帝的時運,但沒有做皇帝的才德。他的一些智謀總是以自己的前途為目的的,其他什麽愛國愛民都不在考慮範圍之內。

妻子

不管劉知遠怎樣,他的妻子卻值得一提,妻子李皇後為人比他要強許多。他的妻子也是太原人,在劉知遠當兵地位很低的時候被他強娶成親,她也沒有再反抗,和劉知遠過起了日子。後來劉知遠地位高了之後,她也被封為魏

劉知遠劉知遠
劉知遠

國夫人,還為劉知遠生了一個兒子,即後漢隱帝劉承右。

李皇後忠厚善良,劉知遠在太原稱帝後,想賞賜將士們,但府庫裏又沒那麽多的財物。劉知遠就想向百姓征稅來斂財賞賜屬下,李皇後知道後反對他做這種喪失民心的事,她說:“現在你憑借河東起兵,而且又稱義兵,要救百姓于苦難之中,但百姓還沒有得到好處的時候你卻將他們的錢財先拿走了,這不是失信于民嗎?妾願意將宮中的財物拿出來賞賜將士,雖然不多,但人們不會有怨言的。”這件事傳出來後,百姓們非常感動。

劉知遠死後,兒子繼位,李皇後成了李太後,兒子任用一些無能的人掌管朝政,而且和舅舅也就是李太後的小弟弟李業一塊玩樂,使後漢很快就走上了滅亡之路,李太後多次勸說,兒子根本不聽,在兒子聽信舅舅的話,以為大臣跋扈危及自己的帝位,要將史弘肇等人殺死時,李太後反對他們這麽做,要他們和其他宰相商量,慎重從事,兒子竟說:“國家大事,閨門裏的婦人知道什麽。”流血事件發生後,郭威殺回城來,李太後讓兒子下詔勸說郭威,兒子不聽,出城交戰時死在了城外。郭威入城後,對李太後以禮相待,讓她主持政事。等後來郭威稱帝後又認李太後為母親,尊為“昭聖皇太後”,幾年後,李太後平靜地去世了。

故事

投靠李嗣源

劉知遠,即後漢高祖,沙陀部人,繼位之後又改名為劉嵩,有的史書上說他是東漢皇族的後代,估計也是在稱帝後才有的說法,不太可信。劉知遠世代生活在太原,由于家境非常貧寒,所以他的父親和祖父等人的事跡在史書上都沒有什麽記載。

劉知遠劉知遠
劉知遠

在劉知遠小的時候,他性格很內向,平時也是寡言少語,因為體質較弱,所以又經常得病。還有他的眼睛白多黑少,加上臉色紫黑,給人一種很威嚴的感覺。由于生活困難,他不得以隻好到一個姓李的大戶人家去當上門的女婿,在封建社會,這種女婿叫做贅婿,社會地位幾乎到了最底層,備受歧視。在一次牧馬時,因為馬踏壞了寺廟屬地的庄稼,被僧人捆綁起來,打了一頓。劉知遠不甘心這樣下去混一輩子,就尋找時機出去幹一番事業。

不久劉知遠就投到李嗣源的手下當了兵,由于作戰勇敢,被升為偏將,和石敬瑭一起共事。在李嗣源和後梁軍隊激戰于

劉知遠劉知遠
劉知遠

經營河東 靜觀中原

劉知遠在河東一心一意地經營自己的獨立王國,但對後晉朝廷的變化他也是時刻註視著。在石敬瑭死後,石重貴繼位,景延廣把持了朝政,對契丹態度強硬起來,雖然這和劉知遠的想法接近,但劉知遠並沒有和景延廣聯合,而是很狡猾地靜觀其變,他也看出來後晉和契丹早晚會發生戰爭,因此更加註意儲存實力,發展自己的力量。在後晉和契丹的三次大的戰爭中劉知遠沒有派一兵一卒相救,而是坐收漁翁之利,在後晉和契丹大戰陽城時,他仍然坐山觀虎鬥,儲存實力,最後把打散的幾千名後晉士兵收入自己手下,加上他本身的兵力,河東的兵馬有了五萬之眾,力量雄厚了,劉知遠開始尋找時機爭霸中原了。

劉知遠為了自己的利益,坐視後晉的滅亡而不顧,石重貴幾次讓他發兵他也置之不理,石重貴沒辦法,從此也不再和他商議軍國大事,劉知遠也隻知道守衛自己的地盤,在契丹進犯的時候,他領兵在朔州的南陽武谷大敗契丹軍隊。等耶律德光滅了後晉,在開封宣布將後晉的國土並入契丹,將契丹改為大遼時,他派王峻進奉三表給耶律德光,一個祝賀耶律德光佔領開封;一個說自己由于太原一帶各民族雜居,加上領兵駐守離不開,所以不能親自去拜見;第三個則狡詐地說,已經為耶律德光準備了貢物,但契丹的軍隊從土門(今河北獲鹿)進入了河東境內駐守,擋住了到開封的去路,等耶律德光召回軍隊後,道路通了再將貢物進奉。耶律德光看出劉知遠在賣乖,但他無力對付河東,中原的軍民反抗就夠他應付的了。但他對劉知遠上表祝賀還是很高興的,畢竟劉知遠是後晉最大的地方勢力,因此,耶律德光也做了做表面文章,回信稱劉知遠為“兒”,還賜給一個木拐讓王峻帶給他,木拐在契丹象征著一種極高的榮譽,王峻拿著木拐回去的時候,契丹人見了紛紛讓路,就像看到耶律德光一樣。

實際上,劉知遠這麽做,也是做做樣子,因為在有的將領勸他繼位稱帝,進兵開封趕走契丹時,他就分析過當時的情勢,他的話說明他看清了契丹的處境,在中原不可能長久地呆下去:“用兵要看情勢,有緩有急,隨機應變,現在契丹剛剛收降了後晉十萬軍隊,固守在京城開封,如果沒有什麽大的變故,怎麽能輕易用兵呢?我看契丹的目的隻不過是貪圖一些財物而已,財物搜刮夠了他們必然會北撤。況且現在冰雪已經開始融化,契丹人不習慣中原的溫暖氣候,更不會久留,等到他們將要北撤的時候,我們再進兵,那時就萬無一失了。”劉知遠確實分析得很透徹,也很準確,但見死不救畢竟不是大智大勇一類人所做的事。劉知遠投機取巧得以趁勢登基稱帝,但也就一年的時間他便撒手西去了。兩年後後漢也滅亡了,後漢不是中國歷史上最短命的王朝也差不多了。

評價

歷代史學家們對劉知遠的評價,多為批評。各種看法不無道理。但要知道五代十國是一個紛擾割裂的時期,是唐朝後期方鎮割據進一步發展的時期,人民不但備受封建軍閥殘暴統治的痛苦,而且還受到契丹進擾的禍害。劉知遠作為這一動蕩時期的封建帝王,在戰亂中利用軍事實力和政治權術獲得了統治地位,自然給中原人民帶來了許多災難,但他努力遏製契丹的南侵,對恢復和發展中原地區的生產起到某種積極的作用。當然,同其他的封建軍閥一樣,處于戰亂之中的爭鬥與割據,最終受害的還是廣大人民。

今傳,殘存的北宋唱本<劉知遠諸宮調>以及元曲<白兔記>,均以劉知遠早年的傳奇經歷為題材,同時也反映了五代時期的歷史風貌。

網友評價:劉知遠在當時的環境下,也不失為一代豪雄。很多人罵他,或許最直接的原因是:他的王朝隻有短短四年,既來不及歌功頌德,也來不及粉飾嘴臉。還記得人們常拿漢武帝和秦始皇做對比麽?司馬遷說:他們做的是一樣的事情,但是漢武帝免于滅亡的災禍(有亡秦之失,而免亡秦之禍)。而且歌頌漢武帝的人到今天都源源不絕,為什麽?還不是因為“時間”,有時間做功課,嘴臉都會好看一些!其實五代這幾朝直到宋太祖,幹的事情基本一樣,為什麽詬病宋太祖的人就少呢?一是因為這個人確實比前人好;二是他開創的王朝時間很長(國策好),有時間粉飾嘴臉;三是善待士人,所以士人很樂意為他老趙家歌功頌德。所以綜上所述,我認為劉知遠,沒有大家說的這麽差,沒有“史學家”批評的這麽不堪。

PS:我這裏所說的“嘴臉”絕不是貶義詞,而是一個中性詞,就是一個人留給歷史的印象,在歷史上是一張什麽樣的“臉”。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