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玄 -漢朝更始帝

劉玄

漢朝更始帝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劉玄(?—25年10月),南陽舂陵人,自稱是“西漢皇裔,漢景帝劉啓之子長沙定王劉發之後,東漢光武帝劉秀的族兄”。

公元23年,劉玄被綠林軍在淯水(今南陽白河)之濱擁立為皇帝,年號更始,成為歷史上著名的更始帝。同年新朝滅亡,劉玄入主長安,成為天下之主。公元25年,更始政權在赤眉軍和劉秀大軍的兩路夾擊之下,土崩瓦解,劉玄向赤眉軍出降,獻出傳國玉璽,更始政權滅亡。不久,劉玄被赤眉軍所殺,後劉秀大將鄧禹遵劉秀之意將劉玄安葬在長安附近的霸陵。

  • 本名
    劉玄
  • 別稱
    劉聖公
  • 所處時代
    西漢
  • 民族族群
    漢族
  • 出生地
    南陽蔡陽(今湖北棗陽縣西南)
  • 逝世日期
    更始三年(公元25年)
  • 主要成就
    復闢漢朝,建立玄漢

人物生平

詐死逃匿

劉玄因弟弟被人殺害,于是就結交賓客,打算為弟弟報仇。後因賓客犯法,劉玄避開官府抓捕從舂陵逃到平林(今湖北隨縣東北)。官府把劉玄的父親劉子張抓走,劉玄于是詐死,派人將靈柩送回舂陵,官府便釋放劉子張,劉玄因此自己在外逃匿。

回響起兵

王莽末年,南方發生飢荒,百姓成群擁入野澤之中,挖掘荸薺吃,而且還互相搶奪。新市人王匡王鳳為他們評理爭訟,被推舉為大帥,擁有數百人。于是諸多亡命之徒馬武王常成丹等也投奔他們;共同攻打離鄉聚,藏于綠林山中,數月間發展到七八千人。地皇二年(21年),荊州牧派遣快速部隊兩萬人去攻打,王匡等率軍與官兵迎戰于雲杜,大破官軍,殺官軍數千人,並繳獲全部輜重,于是乘勝攻取竟陵。又轉攻雲杜、安陸,多掠取婦女,回到綠林中,發展到五萬多人,州郡不能製服。

地皇三年(22年),發生大病疫,死者幾乎過半,于是各部分散引去。王常、成丹西入南郡,號為下江兵;王匡、王鳳、馬武及其支黨朱鮪、張卬等北入南陽,號為新市兵;都自稱將軍。七月,王匡等進攻隨州,沒有攻下。平林人陳牧廖湛又聚眾一千餘人,號為平林兵,以為回響。劉玄就前往投奔陳牧等人,擔任陳牧手下的安集掾。當時劉秀和他的哥哥劉縯也在舂陵起兵,與各部合兵而進。

登基為帝

地皇四年(23年)正月,打敗王莽前隊大夫甄阜、屬正梁丘賜,並將他們斬殺,稱劉玄為更始將軍。這時軍眾雖多但沒有統一的指揮,各將領就共同商議立劉玄為天子。二月初一日,在淯水(今河南南陽白河城南淯水之濱)邊的沙灘上設立壇場,陳列軍隊、舉行大會。劉玄即皇帝位,南面而立,接受群臣朝拜。劉玄向來懦弱,見此場面,羞愧流汗,舉著手連話都說不出來。于是大赦天下,建年號為更始,史稱更始帝。悉數拜置諸將,以族父劉良為國三老,王匡為定國上公,王鳳為成國上公,朱鮪為大司馬,劉縯為大司徒,陳牧為大司空,其餘都拜為九卿或將軍。更始元年(23年)五月,劉縯攻下宛城。六月,更始帝入都宛城,盡封宗室及諸將為列侯的達一百多人。

滅新定都

更始帝嫉妒劉縯的威名,便把劉縯殺死,以光祿勛劉賜為大司徒。前鍾武侯劉望起兵,佔領汝南。當時王莽的納言將軍嚴尤、秩宗將軍陳茂既在昆陽被打敗,就往歸劉望。八月,劉望自立為天子,以嚴尤為大司馬,陳茂為丞相。王莽派太師王匡(王莽第六子)、國將哀章守衛洛陽。更始帝派遣定國上公王匡攻打洛陽,派西屏大將軍申屠建、丞相司直李松攻打武關,三輔震動。當時海內豪傑紛紛起來回響,都殺死牧守,自稱將軍,用更始的年號,以等待更始帝的詔令,一個月之間,起義部隊遍布全國。

這時長安城中有人起兵攻打未央宮。九月,東海人公賓斬殺在漸台王莽,新朝滅亡,公賓收了王莽的璽綬,將王莽的頭送到宛城。更始帝當時正便坐黃堂,取王莽頭看了,高興地說:“如果王莽不竊取帝位,其功當與霍光一樣。”更始帝的寵姬韓夫人笑著說:“他如果不是這樣,陛下怎能得到他頭呢?”更始帝樂了,于是把王莽的頭懸掛在宛城市。同月,攻下洛陽,活捉王匡和哀章,押到宛城,都把他們殺掉。十月,派奮威大將軍劉信擊斃劉望于汝南,同時殺了嚴尤和陳茂。更始帝于是定都洛陽,以劉賜為丞相。申屠建、李松從長安送來帝王乘坐的車輛和穿用的衣服,又派遣中黃門從官奉迎更始帝遷都。更始二年(24年)二月,更始帝自洛陽向西而進,遷都長安。剛剛出發,李松奉引在前,馬突然驚奔,觸撞在北宮的鐵柱門上,三匹馬都撞死。

大肆封王

後李松與棘陽人趙萌向更始帝建議,所有功臣都應當封王。朱鮪爭辯,認為漢高祖劉邦有約,不是劉氏宗室不能封王。更始帝就先封宗室,太常將軍劉祉為定陶王,劉賜為宛王,劉慶為燕王,劉歙為元氏王,大將軍劉嘉為漢中王,劉信為汝陰王;然後就立王匡為比陽王,王鳳為宜城王,朱鮪為膠東王,衛尉大將軍張卬為淮陽王,廷尉大將軍王常為鄧王,執金吾大將軍廖湛為穰王,申屠建為平氏王,尚書胡殷為隨王,柱天大將軍李通為西平王,五威中郎將李軼為舞陰王,水衡大將軍成丹為襄邑王,大司空陳牧為陰平王,驃騎大將軍宋佻為潁陰王,尹尊為郾王。隻有朱鮪推辭說:“臣不是劉氏宗室,不敢違犯王製。”推讓不肯接受。于是改任朱鮪為左大司馬,劉賜為前大司馬,使他們與李軼、李通、王常等鎮撫關東。又任命李松為丞相,趙萌為右大司馬,共同主持內政。

趙萌政權

更始帝納趙萌的女兒趙氏為夫人,很是寵愛,便把政事委托趙萌處理,自己日夜與婦人在後庭飲酒取樂。群臣有事想上奏于他,更始帝常常因喝醉了酒而不能接見,有時不得已,就命令侍中坐在帷帳內答話。諸將聽出來答話的不是更始帝的聲音,出來後都抱怨說:“現在成敗還不可知,為何放縱成這個樣子!”韓夫人尤其嗜好喝酒,每侍奉更始帝飲酒,見到常侍奏事,時常發怒說:“皇上正和我飲酒,你為什麽偏偏揀此時來奏事呢?”起身,把書案都捶破了。趙萌專權,作威作福。郎吏有的直言趙萌放縱的,更始帝發怒,拔劍相擊。自此以後沒有人敢再講話。趙萌仇恨侍中,帶出來將他殺害,更始帝出面救他,趙萌不從。這時李軼、朱鮪專製于山東,王匡、張卬在三輔橫蠻暴虐。所封授的官爵,都是一些小人商人,還有伙夫廚師之流,許多人穿著綉面衣、錦緞褲子、短衣,或者穿著婦女的大襟上衣,在路上嬉笑怒罵。長安城有歌諷刺說:“灶下養,中郎將。爛羊胃,騎都尉。爛羊頭,關內侯。”

軍帥將軍豫章李淑上書規勸說:“現在賊寇剛剛抹掉,王化還遠沒有實行,百官和執掌職事的官吏都應當小心謹慎行使自己的職責。三公的官是上應天上的台宿,九卿的官是下法地上的河海,這都是用人來代替天的職守。陛下定帝業,雖是由于下江、平林的盛勢,但那隻是臨時起作用的因素,天下既定就不可再用了。現在亟宜整理和改革製度,廣泛延攬天下的英雄豪傑,按才授爵封官,以匡救王國。現在公卿大位無一不被官軍霸佔,尚書顯官都出身庸伍,把那些隻能當個亭長、賊捕之用的庸才,重用為輔佐帝王以治國興邦的大任。要知道名與器,是聖人最重視的,今以聖人所重視的加在庸人身上,指望他們能裨益于萬分,興王化致理義,就等于是緣著木頭去求魚,上到深山去採珠一樣完全辦不到的。海內看到這種情況,就有人窺度漢朝的江山了。臣並不是嫉妒憎惡自己想升官,實在為陛下的這種舉措感到惋惜。敗壞良材,損壞錦綉,這是應當仔細考慮的。隻有拋棄以前的荒謬錯誤,以興隆周文王人才濟濟的美德。”更始帝大怒,下令將李淑逮捕入獄。自此以後關中離心,四方紛紛怨恨叛變。諸將出征,各自安置自己的親信來擔任州牧郡守,這樣州郡交錯,不知所從。十二月,赤眉軍西進入關。

劉玄劉玄

赤眉軍起

更始三年(25年)正月,平陵人方望立前西漢末帝孺子嬰(劉嬰)為天子。起先,方望看到更始帝政治混亂,揣度他必敗,對安陵人弓林等說:“前定安公劉嬰,是漢平帝之嗣,雖王莽篡奪帝位,但劉嬰曾經為漢主。現在人們都說劉氏的嫡傳應當受命為帝,我想和你們共同來建立大功,你們看如何?”弓林等表示同意。于是在長安找到劉嬰,將他帶到臨涇正式立為天子。聚合黨羽數千人,方望為丞相,弓林為大司馬。更始帝派遣李松與討難將軍蘇茂將方望等擊破,把幾個人都殺了。又使蘇茂拒赤眉軍于弘農,蘇茂軍敗,死者一千多人。

​三月,遣李松會合朱鮪與赤眉軍戰于蓩鄉,李松等大敗,棄軍逃走,死者三萬餘人。這時王匡、張卬駐守河東,被鄧禹打敗,奔回長安。張卬與諸將商議說:“赤眉軍近在鄭、華陰間,旦夕就將到此。現在隻有長安,眼看就會被消滅,倒不如統帥軍隊掠取城中財物發財,從這裏轉而進攻沿途經過的地方,東歸南陽,把宛王等人的兵收集過來。如果事情不成,就再入湖池中做強盜去算了。”申屠建、廖湛等都贊成,就一起去說服更始帝。更始帝聽後大怒,不答應,張卬等不敢再說。等到赤眉軍立劉盆子為帝,更始帝派遣王匡、陳牧、成丹、趙萌屯兵新豐,李松屯兵掫城,以抵抗他們。

懷疑諸將

張卬、廖湛、胡殷、申屠建等與御史大夫隗囂合謀,準備在立秋那天乘更始帝祭祀時用武力劫持更始帝,以完成前面提出的計畫。侍中劉能卿得知他們的陰謀,稟報更始帝。更始帝假托有病不出宮,召見張卬等。張卬等進來,更始帝準備把他們全都殺掉,隻有隗囂不到。更始帝懷疑,令張卬等四人暫到外邊房子裏等候。張卬、廖湛、胡殷懷疑有變故,急忙沖出去,隻有申屠建在,更始帝將他殺了。張卬、廖湛、胡殷于是率軍掠奪東西二市。天黑時,燒門而入,在宮中混戰,更始帝大敗。次日一早,就率妻子車騎百餘輛,東奔到新豐趙萌那裏。

更始帝又懷疑王匡、陳牧、成丹與張卬同謀,就同時召見他們。陳牧、成丹先到,即被斬首。王匡害怕,率軍到長安,與張卬等會合。李松回到更始帝身邊,與趙萌共同攻王匡、張卬于城內。連戰一個多月,王匡等敗走,更始帝遷居到長信宮。赤眉軍到高陵,王匡等向赤眉軍投降,于是與赤眉軍連兵而進。更始帝守城,派遣李松出戰,李松戰敗,陣亡兩千多人,赤眉軍活捉了李松。這時李松弟弟李泛為城門校尉,赤眉軍派使者對李泛說:“開啟城門,饒你哥哥的性命。”李泛便開啟城門。九月,赤眉軍入城。更始帝單騎逃走,從廚城門出。許多婦女從後面連連呼喊說:“陛下應當下馬謝城!”更始帝即下馬拜謝,然後再上馬逃走了。

投降被殺

當初,侍中劉恭因赤眉軍其弟劉盆子為帝,就自縛到監獄請罪;聽說更始帝失敗,于是出獄。步行追隨更始帝到高陵,在驛站住下。右輔都尉嚴本怕放跑更始帝後赤眉軍不會放過他,就率軍駐扎在外面,名為屯兵保衛更始帝而實際是囚禁他。赤眉軍傳下書信說:“如聖公肯降,就封他為長沙王。但二十天後,就不接受了。”更始帝派遣劉恭去向赤眉軍請降,赤眉軍派遣其將領謝祿前往受降。

十月,更始帝隨謝祿赤膊到長樂宮,將皇帝的印綬獻給劉盆子。赤眉軍罪責更始帝,置于庭中,準備殺掉。劉恭、謝祿為更始帝說情,赤眉軍沒有答應,于是把更始帝帶走。劉恭追呼說:“我是極力護衛聖公的,請讓我死在聖公前面。”拔劍要自殺,赤眉軍統帥樊崇等連忙共同把他救下,于是赦免更始帝,封為畏威侯。劉恭再次為更始帝求情,竟然封了更始帝為長沙王。更始帝常依謝祿居住,劉恭也加以衛護。

三輔苦于赤眉軍暴虐,都憐憫更始帝,而張卬等深以為慮,對謝祿說:“現在各營統帥多想奪取聖公,一旦失去聖公,大家合兵向你進攻,你就是自取滅亡了。”于是謝祿派親兵與更始帝一起到郊外去牧馬,密令親兵把更始帝縊死。劉恭夜晚去為更始帝收屍。劉秀聽到訊息很是悲傷,念更始帝亦是劉氏嫡孫,又為族兄,思為同祖一源,故詔令大司徒鄧禹將更始帝葬于霸陵(今陝西西安附近)。

主要成就

行政初期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十月,王莽新朝政權被推翻後,更始軍進一步掃平了關東地區的王莽殘餘勢力,更始帝劉玄由宛(今河南南陽)遷都至洛陽,封劉賜為丞相。

次年二月,遷都長安。戰亂後的長安城,除未央宮毀于戰火外,其餘宮室一無所毀。劉玄入長安後,居長樂宮,宮女數千,備列後庭,自鍾鼓、帷帳、輿輦、器服、太倉、武庫、官府、市裏,不改于舊。

劉玄到長安後,大封劉氏宗室:封太常將軍劉祉定陶王、劉賜為宛王、劉慶燕王劉歙為元氏王、劉嘉漢中王劉信汝陰王。同時,封功臣王匡等十四人為王。因為朱鮪堅持認為,高祖有約,非劉氏不王,所以,改封其為左大司馬,命劉賜為前大司馬,使與李軼李通王常等鎮撫關東。同時還任命趙萌為右大司馬,李松為丞相,共同秉政。

為穩定政治局勢,更始政權宣布大赦,非王莽子,他皆除其罪。同時,派使者曉諭各州郡官吏,先降者復爵位,並派劉秀以破虜將軍行大司馬事,持節渡河北,鎮慰州郡,除王莽苛政,復漢官名。

形形色色的地方武裝及王莽的地方政權,莫不折戈頓顙,爭受職命,一時間,郡縣皆舉城降,天下悉歸漢(此指“玄漢”)。在這種順利情勢的後面,卻隱伏著種種不易克服的矛盾。各地武裝表面上接受了更始政權的封號和官職,實際上卻仍然獨立發號施令。

行政中期

劉玄被表面上的勝利沖昏了頭腦,納趙萌之女為夫人,寵幸無比,將朝政委于右大司馬趙萌,自己日夜與婦人在後宮宴飲。群臣欲言事,也大多因為他醉酒不能入見。不得已時,令侍中坐在帷帳之內冒充劉玄接見群臣。其寵幸的韓夫人更喜飲酒,在與劉玄對飲時,見常侍奏事,便大怒道:皇帝剛剛和我一起喝酒,偏偏在這個時候來奏事。諸將口出怨言:成敗未可知,遽自縱放若此!

劉玄終日宴飲,不理政事,朝政便全由趙萌專斷,作威作福。有人向劉玄匯報趙萌等胡作非為時,劉玄不僅不聽,反而拔劍擊之,嚇得人人不敢直言。在劉玄的姑息之下,趙萌越來越凶蠻,甚至將與自己有怨的侍中拉出去斬首,連更始皇帝為之求情都不聽從。

皇帝沉湎于酒色之中,權臣把持朝政,打擊異己。這樣一個政權,根本無中央集權可言,更不可能提出任何改善農民處境、結束戰亂的措施和政策。

因此,在更始政權入關後不久,便出現了關中離心,四方怨叛的局面。

更始元年(公元23年)年底,河北邯鄲出現了一個自稱是漢成帝之子“劉子輿”的王郎,他被故趙繆王之子劉林及趙之大豪李育、張參等人擁立為皇帝,稱“漢帝”(有的史書中稱王郎為漢繼帝),定都邯鄲。又有故廣陽王之子劉接,起兵薊中,回響王郎。一時間,趙國以北,遼東以西,皆從風而靡。被劉玄封為梁王劉永,也自稱皇帝(有的史書中稱為“()梁武帝”),聞更始政亂,遂據國起兵,攻下濟陰山陽等二十八城,與董憲張步等連兵,遂專據東方。

行政末期

由于更始政權對擁有三十萬人之多的赤眉軍處置失當,最後直接導致了政權的覆滅。

在更始元年(公元23年)劉玄遷都洛陽時,曾遣使前去招降赤眉軍。樊崇親率二十餘名赤眉軍首領隨使者前來歸附。劉玄僅將樊崇及所率二十多名將領封為沒有實際國邑的列侯,根本沒有對三十萬赤眉軍作任何安置。樊崇等大失所望,留守在濮陽(今河南濮陽西南)的赤眉軍將士更加不滿,遂稍有離叛。不久,樊崇等回到濮陽,即率大軍向西南入潁川,兵分兩路,一路由樊崇、逢安率領,攻佔長社(今河南長葛東),直指宛城。另一路由徐宣謝祿楊音率領,攻佔陽翟(今河南禹城),西至梁(今河南臨汝西南),殺更始的河南太守。

赤眉軍雖然連連獲勝,但士兵疲勞厭戰,日夜愁泣,總想折回東方老家。樊崇等既不滿劉玄對赤眉軍的安排,又恐回師東歸後,隊伍會解體,便決定西攻長安。

更始二年(公元24年)冬,樊崇、逄安一路越過武關,徐宣等一路越過陸渾關(今河南宜陽東南)。劉玄派比陽王王匡、襄邑王成丹與抗威將軍劉均分別據守河東(今山西沁水以西、霍山以南地區)、弘農(陝西靈寶東北)。

更始三年(公元25年)正月,兩路赤眉軍分別沖破阻攔,會師于弘農。

六月,赤眉軍進至鄭縣(陝西華縣)。樊崇等擁立軍中一個西漢宗室、十五歲的放牛少年劉盆子為皇帝,年號為建世,史稱建世帝。共推曾當過縣吏的徐宣為丞相,逄安為左大司馬,謝祿為右大司馬,樊崇因不知書數而為御史大夫,自楊音以下皆為列卿。史稱這一政權建世政權或赤眉漢。

軍事上的連續失敗,加劇了更始政權內部諸將的離心離德。申屠建、張卬、廖湛等私議,打算放棄長安東歸南陽,即使戰敗也可入湖中活動。當這一建議遭到劉玄的堅決反對後,他們便與胡殷、隗囂等密議在立秋日劫持劉玄,準備強製其執行他們的這一計畫。

劉玄得知這一密謀後,稱病不出,並召見申屠建等五人,準備將其處死。張卬等懷疑有詐,伺機逃出,唯申屠建被殺死。張卬、廖湛等起兵劫掠長安東、西市,連夜攻入皇宮。劉玄迎戰失利,于次日清晨帶著百餘人逃入駐守在新豐的趙萌營中。他懷疑王匡陳牧成丹等與張卬同謀,便召見三人,並殺死了先行入見的陳牧、成丹。王匡得知後帶兵入長安,聯合張卬,與劉玄、趙萌及李松的軍隊在長安城內展開長達一個多月的混戰,不勝,出城投降赤眉軍

九月,赤眉軍攻入長安,劉玄逃走。十月,走投無路的更始帝投降赤眉軍,被封為畏威侯,旋改封為長沙王。不久,張卬、謝祿等派人將其殺死,建立僅三年的更始政權至此宣告滅亡。

歷史評價

範曄後漢書》:①“周武王觀兵孟津,退而還師,以為紂未可伐,斯時有未至者也。漢起,驅輕黠烏合之眾,不當天下萬分之一,而旌旃之所捴及,書文之所通被,莫不折戈頓顙,爭受職命。非唯漢人餘思,固亦幾運之會也。夫為權首,鮮或不及。陳、項且猶未興,況庸庸者乎!” ;②“聖公靡聞,假我風雲,始順歸歷,終然崩分。”

王夫之讀通鑒論》:“為名而有所推奉者,其志不堅;人為名而尊己者,其立不固;項梁之立懷王,新市、平林之立更始是已。天下憤楚之亡而望劉氏之再興,人之同情也,而非項梁與張卬、王鳳、朱鮪之情也。懷王、更始不思其反,受其推戴而屍乎其位,名豈足以終系天下而戢桀驁者私利之心乎?懷王任宋義、抑項羽,而禍發于項氏;更始終恃諸將、而無與捍赤眉之鋒。徇不堅之志,立不固之基,疑之信之,無往而非召禍之門。”

親屬成員

韓夫人

趙夫人

劉求、劉歆、劉鯉

軼事典故

問將搶物

當初,王莽被殺,隻有未央宮被燒毀,其他的宮館都沒有受到毀壞。當時宮女數千人,都列于後庭,所有鍾鼓、帷帳、輿輦、器服、太倉、武庫、官府、市裏,都和從前一樣。更始帝遷都長安後,居住在長樂宮,登上前殿,郎吏依次排列在庭中。更始帝羞愧,頭埋得挨著席子,不敢仰視。諸將後到的,更始帝問他們搶到多少東西,左右的侍從官都是長期在皇宮中擔任職務,聽到此話後個個驚訝相視。

劉玄劉玄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