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縯

劉縯

劉演(公元前16年─公元23年),字伯升,南陽蔡陽人,漢景帝之子長沙定王劉發之後,東漢光武帝劉秀的兄長。他鋒芒外露,性格剛毅,慷慨有大節。自從王莽篡漢後,常憤憤不平,意圖恢復漢室江山,傾家蕩產以交結天下豪傑。新朝末年,他與劉秀等率數千人起義,號舂陵軍,自稱柱天都部。後綠林軍加入,更始政權建立後,任大司徒,封為漢信侯。後被更始帝劉玄猜忌,以殺其下屬為誘餌引他前來理論。與他有隙的李軼和朱鮪建議劉玄乘此時機誅殺劉演,于是劉演與劉稷同日遇難。劉秀建立東漢後,追謚他為齊武王。有二子:劉章、劉興。

  • 姓名
    劉縯
  • 別名
    劉伯升
  • 國籍
    漢朝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南陽郡蔡陽縣
  • 出生日期
    前1世紀
  • 逝世日期
    公元23年
  • 職業
    將領
  • 主要成就
    領導起義,奪取宛城
  • 謚號
    齊武王

人物生平

好俠養士

劉演此人與劉秀雖為同胞兄弟,但性格迥異。他鋒芒外露,史書上記載"性剛毅,慷慨有大節。自王莽篡漢,常憤憤,懷復社稷之慮,不事家人居業,傾身破產,交結天下雄俊"。地皇三年(公元22年),當其賓客為"小盜",這"小盜"就是從事打家劫舍的活動。劉演好俠養士,他的賓客中自然也有"小盜"之人。

起兵反莽

劉秀為擺脫幹系,避地新野時,劉演就開始了起事的謀劃。他秘密召集諸豪傑計議說:"王莽暴虐,百姓分崩。今枯旱連年,兵革並起。此亦天亡之時,復高祖之業,定萬世之秋也。"于是分遣賓客,四處聯絡。正在此時,劉秀與李通等拉上關系,準備在宛城起事。正值劉演籌劃舉事,兄弟二人不謀而合。于是決定劉演在舂陵,劉秀與李通等在宛城,鄧晨在新野,同時舉義。他于十月合子弟賓客七八千人,在舂陵舉起了反莽的大旗,自稱柱天都部,即自喻為擎天之柱。

劉演與劉秀在南陽起事以後,面臨的軍事情勢十分嚴峻。因為,此時雖然綠林軍民發展壯大,新市兵平林兵兩支人馬已發展到南陽。但是,南陽郡的大部分還掌握在王莽官軍手中,新市、平林的勢力隻在南陽的南部邊緣活動,劉演明白,行動稍有不慎,就有被消滅的危險。僅靠自己這支隊伍單槍匹馬地發展,顯然是不行的,必須投到綠林軍中去,走共同發展的道路,才有自己這支隊伍的前途。他于是派遣隨同自己起事的族兄劉嘉前往新市、平林軍中聯絡。劉嘉父早歿,劉演父視他如已出,資助他與劉演一起到長安求學,所以他與劉演一家有著特殊感情。劉嘉到新市、平林軍中,與其領袖王鳳、陳牧等聯系,表示了聯合對敵的願望。新市、平林正急于向北發展,以便在南陽開啟新的局面,對在南陽地區頗有影響的劉氏宗族的合作自然竭誠歡迎。雙方合軍一處,開始了共同對王莽官軍的作戰行動。他們聯軍進擊長聚,與官軍作戰。義軍並力西進,攻克唐子鄉(今湖北棗陽北),殺死湖陽(今河南唐河南)尉。接著全軍奮力、北進,攻克棘陽(今河南南陽市南)。

大破新軍

王莽南陽的最高軍政長官前隊大夫甄阜、屬正梁丘賜見義軍威脅自己的老巢,率軍全力迎戰,雙方激戰于小長安(今河南鄧縣境)。這一天,大霧彌漫,官軍憑借有利的地形和對環境熟悉的有利條件,猛力反擊,使起義軍遭受重大失敗。劉氏數十個同宗兄弟都死于這場劇烈的混戰中。起義軍調整部署,退守棘陽。甄阜、梁丘賜獲此大勝,決心乘勝追擊,全殲義軍。他們率10萬精兵南渡黃淳水,前鋒達沘水,在兩河之間安營扎寨,同時拆掉架在黃淳水上的橋梁,示無還心,擺出要同義軍決一死戰的架勢。新市、平林兩軍新敗之後,已經對官軍產生了很重的畏懼情緒。今見官軍窮追不舍,且其軍力、裝備又遠勝義軍,因而對能否戰勝敵人信心不足,打算脫離接觸,迅速南逃。劉演與劉秀計議,如果此二支友軍撤走,單憑他們統帥的部隊,實在難以戰勝敵人。 必須設法穩住二支友軍,同心協力,共同對敵,才是萬全之策。恰在此時,王常成丹、張昂所統帥的一支5000人的下江兵北抵宜秋(今河南唐河東南)。劉演決心說服這支部隊參加戰鬥,這可增強對官軍戰鬥的力量,又能穩住處于動搖中的其他二支義軍。劉演兄弟二人與李通一起前往下江兵駐地,劉演說:"願見下江一賢將,議大事。"成丹、張昂共推王常。劉演對王常"說以合從之利"。常大悟,曰:"王莽篡弒,殘虐天下,百姓思漢,故豪傑並起。今劉氏復興,即真主也。誠思出身為用,輔成大功。"。劉演曰:"如事成,豈敢獨饗之哉!"王常被說的口服心服,五體投地,表示決心追隨劉氏兄弟共創大業。

然而,當王常將與合作的意向告訴成丹、張昂二人時,他們極力反對,主張不應該受製于劉氏兄弟。此時王常已傾心歸漢,乃勸導下江諸將:"夫民所怨者,天所去也。民所思者,天所與也。舉大事者必當下順民心,上合天意,功乃可成。今南陽諸劉舉宗起兵,觀其來議事者,皆有深計大慮,王公之才,與之並合,必成大功,此天所以佑吾屬也。"一席話說服了下江兵諸將,他們的態度又影響了新市與平林兩支隊伍。三支義軍決心與劉氏兄弟統帥的南陽義軍團結戰鬥,共同反擊。劉演、劉秀對此十分高興,他們同綠林軍領袖們"大饗軍士,設盟約。"休息三天,同時製定了周密的作戰計畫。

更始元年(公元23年)正月甲子,劉演將全軍分為六部,借助黑夜的掩護,分進合擊,一舉奪取官軍的後勤基地,"盡獲其輜重"。第二天早晨,劉演兄弟率兵自西南方向攻擊甄阜軍,下江兵自東南方向攻擊梁丘賜軍,雙方拼死搏鬥,激戰早飯時,梁丘賜陣腳先亂,士卒潰逃。甄阜軍見狀,頓時也失去抵抗的勇氣,紛紛逃竄,義軍緊追不舍,逃散的官軍被逼至黃淳水邊,欲渡無橋,欲戰無力,被殺或溺水死亡者近兩萬餘人,甄阜、梁丘賜也被殺死。這一勝利是劉氏兄弟與綠林軍聯合作戰取得的一次重大勝利,不僅消滅了王莽在南陽的精銳之師,而且奪得了大批軍器糧秣,更令綠林軍上下認識了劉演兄弟的卓越的軍事謀略與指揮才能。

攻取宛城

綠林軍乘戰勝之威,揮師北進,兵鋒直指宛城。在這裏他們遇到了嚴尤和陳茂所指揮的官軍。嚴尤是王莽集團中頗具才幹的將領,到荊州後,招兵買馬,以原地方軍為基幹,很快組織起一支較有戰鬥力的部隊,在同綠林軍的戰鬥中取得了一些勝利。綠林軍在取得對甄阜、梁丘賜軍的勝利後,嚴尤、陳茂率兵趕來,準備在宛城附近與之進行大決戰。劉演毫不畏懼,決心全力迎敵。他"陳兵誓眾,焚積聚,破釜甑,鼓行而前",以必死的決心,必勝的勇氣,伴著隆隆的戰鼓,督率全軍沖鋒。在淯陽(今河南南陽南)城下,與官軍展開激戰。起義軍以一當十愈戰愈勇,斬首3000具。義軍乘勝追擊,將宛城團團包圍。劉演經此戰,自稱柱天大將軍,從此威名遠揚。王莽知道劉演的名字與事跡後,公開懸賞:凡殺死劉演者,獎勵食邑5萬戶,黃金10萬斤,並賜上公的官位。同時還下令長安的官署及天下鄉亭的門側堂上,一律畫上劉演的圖像,每天令士卒射之,以發泄到他的仇恨。後來,王莽還命人隨便抓個百姓,就說是劉演,遊街示眾後殺掉。說明劉演已是一個讓他寢食不安的人物了。

擁立劉玄

地皇四年(公元23年)正月,綠林軍連續取得對官軍的勝利後,隊伍發展到了10多萬人。起義軍領袖們多數認為,為了便于對整個義軍的統一領導,增強對廣大百姓的號召力,在更大規模上推進對王莽政權的鬥爭,應該擁立劉氏宗室一人為皇帝。當時在起義軍中的漢宗室基本上都是舂陵侯的後代,其中以劉演與劉玄為代表。起義軍將領們在立兩者中何人為皇帝的問題上產生了嚴重分歧。南陽豪傑與王常等希望擁立劉演,因為在幾次對官軍的戰鬥中劉演已經展示了赤人的謀略和卓越的指揮的才能。但綠林軍的其他將領則屬意于劉玄。他們對劉演的威名有點害怕,擔心一旦被立為皇帝就不易左右,而劉玄性格怯弱,立他為皇帝較易控製。王匡、王鳳、張昂、等人計議已定,然後將劉演從前線召回,要他在劉玄為帝的問題上表態。劉演明白這些人壓他同意既定方案,實際上要他放棄自己做皇帝的權力。他雖心有不甘,但又不便明確表示反對,于是提出暫緩確立皇帝人選的建議。劉演此一番暫緩立帝的背後盡管不乏私心,但並非沒有道理,反以得到不少將領附和。張昂看到他們議決的事有可能破產,十分惱怒。他拔劍擊地,聲色俱厲地說:"疑事無功。今日之議,不得有二。"眾人看一如此情形,也不敢提出抗告了,立劉玄皇帝之事就這樣定了。

地皇四年二月一日,在淯水之畔劉玄在此稱帝,劉演升為大司徒,封漢信侯。劉玄登基儀式舉行完畢,劉演就在南陽豪傑的一片不服聲中率部奔赴前線。這時平林一部在圍攻新野,遲遲不能攻克。守城的新野宰潘臨站在城頭高呼:"得司徒劉公一信,願先下。" 不久劉演率軍趕到城下,潘臨遂心悅誠服的開城投降了。五月,劉演又攻克南陽的政治中心宛城,劉玄將大本營遷來,該城成為漢政權的臨時都城。六月劉秀又在昆陽城下大破王莽精兵40餘萬,是為昆陽大捷。劉氏兄弟無論在起義軍中還是在敵人那裏,都贏得了超出其他任何人的威名。

功高震主

隨著劉演威名遠揚,劉玄一伙覺得劉演對自己的威脅越來越大了,不除掉他實在是難以安枕。劉玄一伙決定,借大會諸將之機,以劉玄舉玉佩為號,使武士乘劉演不備,一舉將其擊殺。昆陽之戰結束不久,劉玄下詔命諸將會宛城。劉秀警惕性較高,認為其中可能有對他們兄弟不利的陰謀,勸兄長戒備。劉演認為大會諸將是例行公事,一笑置之。這一天,劉玄故意對劉演表示親近,取來劉演的寶劍審視、玩賞。綉衣御史申屠建立即獻上玉佩。按原定的計畫,隻要劉玄舉玉佩為號,武士會沖出來斬殺劉演。但是不知什麽原因,劉玄沒有舉起,擊殺劉演的陰謀也就沒有在這次大會上實現。會上劉演的舅父樊宏看出殺機,為他捏一把汗。會後對他說:"昔鴻門之會,範增舉以示項羽。今建此意,得無不善乎?"劉演一笑不置可否。此時李通的從弟曾與劉秀一同起兵的李軼,已暗中倒向劉玄,並與劉玄的心腹朱鮪特別要好,經常混在一起。劉秀對他的行動十分懷疑,多次告誡兄長,勸他不要相信此人。劉演鑒于都是同起事的好友,與李軼也有共同戰鬥的經歷,仍然對李軼深信不疑,沒有聽從劉秀的勸告。

遭嫉被害

不久劉演所部的一個將領,也是同宗的劉稷,是一個"數陷陳潰圍,勇冠三軍"的戰將。劉玄被立為皇帝時,他正在前線指揮作戰。得到這一訊息後憤怒異常,直言不諱地說:"本起兵圖大事者,伯升兄弟也,今更始何為者邪?"。劉稷的表現傳到劉玄那裏,他們當然不能容忍。為了要檢驗劉稷的態度,劉玄先是任命他為抗威將軍,劉稷果然拒絕接受。接著劉玄就以抗命為由,率諸將和數千士卒來到駐地,將劉稷收系,下令斬首。劉演看到愛將要遭此毒手,上前據理力爭。李軼和朱鮪建議劉玄,乘此時機,逮捕劉演,一並誅殺。于是劉演與劉稷同日遇難。

縱觀劉演一生,他的死固然是劉玄一派排除異已的結果,然而,釀成此一悲劇與劉演本人的思想性格也有極其密切的關系。他性格外向,從不隱瞞自己的觀點,鋒芒必露,待人坦誠,頗有俠肝義膽。想當初楚漢之爭,劉邦受巴蜀,漢中的封地,韜光養晦,等待時機,等中原亂事起,才與項羽爭奪天下。大丈夫能屈能伸,審時度事,有所為而有所不為。如劉演有其乃祖之氣質與才幹,也能像劉邦處理項羽的關系一樣處理與劉玄的關系,未來東漢皇朝的皇帝就不是劉秀了。當時,劉演起兵之初經歷多少的艱難困苦,劉演把幾千人的隊伍擴大到能爭奪天下之勢,是何等才幹,而聲望日隆,隱隱有天下之負的氣象,但所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最後卻死在了自己人的手中。在為這些悲劇人物扼腕痛惜之時,也應該想到成大業者必須有創業皇帝氣度與才幹,而且能將該時代大批最優秀的人才都吸引在自己的周圍,形成無可比擬的集團優勢,並且還需要這麽點運氣。這些條件是缺一不可的,所以說歷史選擇是公正的。

歷史評價

範曄《後漢書》:①"性剛毅,慷慨有大節。";②"齊武沉雄,義戈乘風。倉卒匪圖,亡我天工。"

何去非:"伯升之不忍者,亦婦人之仁耳。古之求集大事者,常不忍于負人而終為人之所負者,以其相伺之機,間不容發故也。世祖之連兵決戰不及伯升,而深謀至計乃甚過之。蓋伯升類項羽,而世祖類高皇,此所以定天下而復大業也。始伯升之見殺,而世祖馳詣更始,逡巡引過,深自咎謝,不為戚傷。是以更始信而任之,卒至摧王郎、定河北,其資成矣。乃徐正其位號,遂以其兵西加更始而定長安。使其遂形憤怏不平于伯升之禍,則亦並誅而已矣。"

史籍記載

《後漢書·卷十四·宗室四王三侯列傳第四》

家族成員

家世

八世祖:漢高祖劉邦

七世祖:漢文帝劉恆

六世祖:漢景帝劉啓

五世祖:長沙定王劉發

高祖父:舂陵節侯劉買。

曾祖父:鬱林太守劉外。

祖父:巨鹿都尉劉回

父親:南頓縣令劉欽。

母親:樊嫻都樊重之女。

兄弟姐妹

二弟:魯哀王劉仲。

三弟:東漢光武帝劉秀

湖陽長公主劉黃。

新野長公主劉元。

寧平長公主劉伯姬

子孫

齊哀王劉章,劉演長子。

北海靖王劉興,劉演次子。

齊煬王劉石,劉章長子。

下博侯劉張,劉石之弟。

臨邑侯劉復,劉興之子。

北海敬王劉睦,劉興之子。

影視形象

2014年電視劇《秀麗江山之長歌行宗峰岩飾演劉演

劉演劉演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