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湘 -民國四川省主席

劉湘

劉湘(1888年-1938年),又名元勛,字甫澄,法號玉憲,漢族,生于1888年7月1日,四川大邑人,民國時期的四川軍閥,國民革命軍陸軍一級上將,四川省主席。1929年,重慶大學成立,其為第一任校長,並且為重大發展做出很大貢獻。

盧溝橋事變後,劉湘出川抗戰,1938年因病在漢口去世,逝前留有遺囑:"抗戰到底,始終不渝,即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

  • 中文名稱
    劉湘
  • 出生地
    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
  • 信    仰
    佛教
  • 逝世日期
    1938
  • 民    族
    漢族
  • 國    籍
    中國
  • 軍    銜
    國民革命軍一級上將(死後追授)
  • 主要成就
    川軍易幟
  • 職    業
    四川軍閥
  • 出生日期
    1888年7月1日
  • 別    名
    又名元勛,字甫澄,法號玉憲

人物簡介

劉湘(1888年-1938年),民國時期的一代梟雄,在四川內戰中逐漸發達,削平群雄統一四川,性格內向,深沉含蓄,持身謹嚴,為人剽悍,他與蔣介石虛與委蛇,若即若離,生前始終保持四川的半獨立狀態,軍事與政治均有建樹,篤信神道。另一方面,劉湘對川渝地區教育事業也有很大投入。1929年,重慶大學成立,其為第一任校長,並且為重大發展做出很大貢獻。

生平

中華民國時期四川軍閥。又名元勛,字甫澄,法號玉憲,漢族,四川大邑人,一級陸軍上將。生于1888年7月1日。老家在四川省大邑縣安仁鎮。祖父劉公敬,系前清武舉。父親劉文剛,字鑒堂,自幼習弓馬,屢試未第,經營販谷生意。家有水田四十餘畝,另還與兩戶親戚合營水碾一座。母親樂氏,生有三子,劉湘居長。妻子劉周書是大邑縣蘇場的一個農村女子,生了三子(其中兩個夭折)一女。

速成學堂

劉湘年幼時,就讀鄉間私塾。1904年,考入大邑縣立高等國小堂。當時,清廷宣告廢除科舉,設立文武學堂,編練新軍。不滿十七歲的劉湘,背著父親赴雅安應考,遂被四川武備學堂陸軍弁目隊錄取。次年4月,考入四川陸軍講習所。1908年初,升入四川陸軍速成學堂。他對教官能絕對服從,對同學則虛心求教。

1909年夏,劉湘在速成學堂一畢業,即被分配到建成不久的新軍三十三混成協(旅)六十五標作見習官。1910年春,經隊官呈準,被保送到總督趙爾巽剛開辦的四川陸軍講武堂深造。1911年,調任第十七鎮六十八標一營前隊排長。不久,被派往成都,參與鎮壓保路同志軍的作戰。

辛亥革命爆發後,第十七鎮改為第一鎮。劉湘任第二標張邦本支隊的少校差官,隨部進駐川北。1912 年,第一鎮改編為川軍第一師,張邦本支隊奉令歸還建製。但該支隊的第二營管帶楊森拒不接受命令。劉湘便與該營都練官孫中華、隊官唐式遵、楊國楨等串通一氣,甩開楊森,將第二營拖到資 中。劉升為第二營營長。隨即,將部隊開駐瀘州。當時,四川都督胡文瀾,是袁世凱的爪牙。

二次革命

1913年8月,國民黨人、川軍第五師師長熊克武等人回響孫中山的"二次革命",在重慶宣布獨立,組成討袁軍總司令部,決定兵分三路,圍攻瀘州,首先消滅胡文瀾掌握的周駿第一師。交戰之前,熊克武特派速成同學傅常等前往策動,劉湘唯唯而已。戰鬥打響後,他與侯建國、劉盛恩奉命率領本營阻擊討袁軍中路旅長兼第一隊司令龍光所部。在這一帶往復沖殺,保住了瀘州。討袁軍失敗後,劉湘因作戰有功,被提升為第一師第三團團長,調駐重慶,埋頭練兵。1915年8月,袁世凱任命陳宦督理四川軍務,為削弱川軍,將各師加以縮編。劉湘經周駿在陳宦面前力保,新任旅長熊祥生亦見其樸實無華,才得幸免撤換。是年冬,又被任命為銅梁、璧山、大足清鄉分司令,奉陳宦之命大舉搜查革命黨人,為袁世凱復闢稱帝掃清障礙。

護國戰爭

1915年12月5日,雲南通電宣布獨立,護國軍第一軍總司令蔡鍔率部取道四川,討伐袁世凱。劉湘在熊祥生指揮下,率領全團防守瀘州。次年3月,川軍第二師師長劉存厚在納溪宣布獨立,稱護國川軍總司令,與蔡鍔所率護國軍會攻瀘州。劉湘協助熊祥生將劉存厚留守瀘州的部隊全部扣押,獲袁世凱獎賞三十萬元。當護國軍迫近小市和五峰頂時,他奉命率領本團為先鋒,在北洋軍的猛烈炮火掩護下,突過長江,反攻蘭田壩,截斷了護國軍渡江的歸路。經過戰鬥,護國軍遭受挫敗。陳宦和北洋軍將領張敬堯即特電袁世凱,請對劉湘予以獎敘。3月13日,袁世凱發布命令說:"劉湘奮勇督戰,連克要邑,肅清江岸,勤勇可嘉,著授陸軍少將,並授以勛五位。"嗣後,又給劉湘授予三等嘉禾章。5月22日,陳宦宣告四川獨立。熊祥生見大局轉變,遂棄軍潛回成都。劉湘因資歷較深,為眾所推,代理旅長。後經督理四川軍務的周駿具報,被袁世凱正式任命為陸軍第十五師步兵第二十九旅旅長。這時,周駿受曹錕資助,出兵討伐陳宦,令劉湘就地沿江布防,企圖扼阻護國軍援助陳宦。但他默察當時情勢,深感自己難以抵擋護國軍。待張敬堯師剛一撤退,即放棄瀘州。7月20日,護國軍攻克成都。蔡鍔任四川督軍兼省長,電邀周道剛(時在北京陸軍部供職)回川任第一師師長,請委劉湘為該師第一旅旅長。1917年4月,劉湘先後兩次領銜與川軍各旅、團長聯名通電,歷數羅佩金(因積極推行唐繼堯的"大雲南主義",引起川軍不滿)強滇弱川的九大罪狀,要求北京政府主持公平,"速予解決,以弭川亂"。12月27日,他被北京政府授予陸軍中將銜。

靖國戰爭

1918年1月,四川靖國戰爭爆發。開始,劉湘隨第一師師長徐孝剛站在劉存厚這一邊,率部與滇黔靖國軍大戰在內江之田家場、一泗堆、白馬廟一帶,企圖阻擋靖國聯軍西進。在一次攻擊中,他敗退下來,去見徐孝剛。其時,徐因前線失利正在大發雷霆,聽說劉湘來了,厲聲呵斥道:"難道劉旅長就殺不得嗎?!"劉湘聞言回身就跑,當即帶著手槍隊,趕赴火線督隊進攻,一鼓而下。2月,靖國軍攻佔成都。他見北京政府對四川已失控馭,又跟隨徐孝剛等川軍將領,立即倒向四川靖國軍總司 令熊克武,發出回響"護法"通電。3月,被熊克武委為川軍第一師師長。6月,熊克武在成都召開整軍會議,將川軍編為七個師。他改任第二師師長,管轄永川、榮昌、銅梁、大足、璧山、合川、武勝七縣,設師部于合川。從此,劉湘有了固定的立足地盤,一面委派保定速成同學擔任參謀、旅長等要職,開始建立速成系集團;一面舉辦軍事傳習隊和軍官傳習所,加緊培訓軍中骨幹,以期養精蓄銳。他對傳習所的軍官說,將來要一起"統一四川,問鼎中原"。

川滇鬥法

川滇黔靖國聯軍擊敗劉存厚後,四川局勢的演變益見復雜緊張。唐繼堯以聯帥自居,視四川為附庸,同黔軍總司令王文華合謀熊克武;督軍熊克武大權在握,成為四川的最高統治者,隱以盟主自命,不為唐繼堯所製,可是與省長楊庶堪之間的權利沖突一直無法協調。當時,劉湘擁有三旅之眾,槍彈充足,軍心亦固,可謂是能戰之師,他認為這是自己圖謀發展的大好時機,便約集速成同學胡春田、張斯可等密商向背問題。大家認為,滇黔軍連年危害四川,軍民同受其害。隻有順應人心,擁熊送客,自己亦可于中獲利。但對倒熊的各軍須善加以應付,以避免正面結怨為宜。

1918年12月,四川省長楊庶堪趁赴重慶為父治喪之機,與各路民軍司令石青陽顏德基盧師諦、黃復生等密商了一個倒熊計畫。他們認為,劉湘身擁重兵,且與第四師師長劉成勛、第八師師長陳洪範都是大邑同鄉,平日連成一氣,處于舉足輕重的地位,必須爭取過來,才可穩操勝算。于是,楊庶堪親赴合川,勸說劉湘予以贊助,並以川軍總司令一職相許。劉湘深知楊庶堪在川國民黨人中資深望重,今以大事相期,重任相許,心中十分高興。同時,他又忖度熊克武之所能得到四川軍政大權,全仗外有滇黔軍的援助,內有民軍的支持,而今內外與熊為敵,其必敗無疑。因此,一談即合,欣然向楊表示贊同。但他一點不露聲色,仍與熊信使往還,遇事請示一如往常,免其生疑。

在這期間,熊克武對劉湘這支力量也早已密切註意。為了探察劉湘在川局動蕩中的態度,特派第一師師長但懋辛為點編劉湘部隊的主任,先到重慶收集情況。後去合川,向劉湘介紹、分析了四川局勢,力主川軍各部必須團結起來,共同對付客軍。並轉達熊克武將擬推舉劉湘統率各軍之意。劉湘也當即表示始終擁戴熊克武,願衷誠合作,共奠川局。隨即根據但懋辛的密告,嚴查所部旅長廖謙與黔軍總司令王文華勾結的情況,密報熊克武。1920年3月,又邀速成同學、滇軍第二軍參謀長楊森協助,舉全力圍攻廖謙,將其部完全接收,以鞏固內部。

同時假意與第五師師長呂超合作倒熊,在順慶的倒熊聯盟會議上被推為川軍總司令。1918年4月30日,四川第五師師長呂超、二師劉湘、三師向傳義、四師劉成勛、六師石青陽、七師顏德基、八師陳洪範、司令黃復生、盧師諦合組同盟軍,宣布川督熊克武勾結政學系等罪狀,出兵討伐,推呂超、劉湘為川軍總副司令,劉湘見電勃然大怒,大為不滿,決定擁熊討伐唐繼堯。5月4日,熊克武以得劉湘、劉成勛、陳洪範、向傳義之支持,宣布復職,開始進攻黔軍,11日四川熊克武部劉湘、餘際唐自合川進攻重慶,為黔軍王文華、袁祖銘所敗,仍撤回合川,隨後合川為黔軍攻佔,劉湘即退往鄰水與江防軍餘際唐部會合,楊森脫離滇軍率兩個營投靠劉湘,被編為獨立旅,劉湘軍勢復振,又將合川奪回,旋又退守安岳。5月28日,川軍師長劉成勛、向傳義、但懋辛、劉湘、陳洪範等通電否認唐繼堯、劉顯世為川滇黔聯軍總司令。6月任北路總司令,率軍圍攻南充。7月10日熊克武退潼川、保寧,劉湘被熊克武任命為四川第二軍軍長。7月下旬討唐聯軍遭到反擊,退閬中整編,劉湘建議熊克武請回第三軍軍長劉存厚聯手攻打滇軍。8月10日,劉存厚率田頌堯、賴心輝、唐廷牧等師自陝西漢中南進,號稱"靖川軍",熊劉各軍以劉湘為川軍前敵各軍總司令,負責統一指揮。8月下旬,劉湘指揮各部由閬中向三台地區戰略開進,劉存厚部及但懋辛的第一軍為右方面軍,經綿陽、羅江、德陽、廣漢向成都進攻;第二軍為左方面軍,經中江、金堂與右方面軍會合,然後合攻成都。9月8日所部楊森師攻克成都,9日擊退滇軍反攻,17日成都各軍分路出擊,川軍與滇軍趙又新、顧品珍部在成都近郊及龍泉山展開決戰,滇軍大敗,21日川軍劉湘、楊森、鄧錫侯、田頌堯攻佔龍泉驛,滇軍南退,26日佔領資中,28日佔內江,10月8日攻佔瀘州,滇軍第二軍長趙又新被擊斃。10月15日進佔重慶,滇軍顧品珍撤出四川,黔軍王文華逃往上海,結束了滇、黔軍閥控製四川的局面,唐繼堯等不甘失敗,發出通電,叫囂對川軍進行攻擊,劉存厚則設法拉攏劉湘部下軍隊。

川軍獨立

1918年10月30日,熊克武在重慶設立廣州軍政府任命的四川督軍公署,與劉存厚勢不兩立,實力派劉湘擁熊反劉,使熊克武在軍力上壓倒劉存厚。11月1日,劉湘以川軍前敵各軍總司令名義領銜發出通電,痛陳客軍在川為禍之深,指出"川人屢年受製,束縛于滇黔暴力之下,受痛如山,積怨成海",5日由劉湘、但懋辛出面,會同各軍將領商定解決川事六項辦法(註3)。12月10日劉湘等川軍將領在重慶會議,議決製定省自治法。12月13日,四川第二軍軍長劉湘、第一軍但懋辛、第三軍劉成勛等通電主四川獨立自治,反對四川督軍劉存厚。12月30日北京政府特任劉湘為重慶護軍使,31日晉授勛四位。

1921年1月8日,劉湘、但懋辛聯合通電表示自治決心,"在中華民國合法統一政府未成立以前,川省完全自治,以省公民意志製定省自治根本法,行使一切職權,共謀政治革新,為圖振興實業,並在南北任何方面,決不為左護右袒"。1月21日,第一軍但懋辛、第二軍劉湘、第三軍劉成勛再次聯合通電,拒不接受北洋政府以劉存厚為四川督軍、熊克武為四川省長的任命,"決以川人自立自治"。2月18日,劉湘與但懋辛、劉成勛聯名通電,宣布劉存厚違反民意,是四川自治之一大障礙,應予驅逐,開始與第一、三軍聯合將驅逐劉存厚,3月下旬劉存厚戰敗下野。6月6日,四川混成旅旅長以上各將領在善後會議上推舉劉湘為四川總司令,各軍聯合辦事處撤消,24日又被推為四川省長,熊克武在幕後表示支持。7月2日,劉湘在重慶正式就任川軍總司令兼四川省長,所部八萬餘人,成為四川軍閥速成系的首腦人物。

川軍援鄂失敗

1921年7月21日,湘軍大舉入鄂驅逐王佔元,正在湖南的熊克武聯絡川軍援湘,劉湘正欲向外發展,乃組織援鄂軍。8月9日四川援鄂軍佔領建利縣,12日吳佩孚到達漢口掌握了湖北,趙恆惕向川軍求援,17日劉湘任援鄂軍總司令,但自己並未出川,但懋辛為副司令兼第二路總指揮,唐式遵為第一路總指揮,潘正道為鄂西總司令,令川軍沿長江進攻湖北,19日佔領巴東。9月3日川軍佔領宜昌對岸之葛道山,川、鄂軍在宜昌激戰,11日鄂、直軍擊敗圍攻宜昌之川軍。12日川軍第二次進攻宜昌,再敗鄂軍,但未克,吳佩孚向川軍商和被拒,13日親率援軍到宜昌督戰,22日解宜川之圍。9月25日援鄂川軍退駐南沱溪,10月11日退出湖北巴東,13日鄂軍奪回利川,11月16日川軍退出湖北建始,24日退出施南。11月下旬,劉湘又調集大軍三路攻鄂,吳佩孚恐奉軍南下和南軍北進,遂與劉湘議和。12月21日,長江上遊總司令孫傳芳與劉湘代表議定了川鄂媾和約十七條。1922年1月劉湘與孫傳芳結為兄弟,定下相互援助的密約,川軍退回四川,3月7日川鄂和約正式簽訂,劉湘不再外圖。

二軍之戰

1922年2月孫中山令兩廣北伐,3月16日四川劉湘通電不附西南,熊克武仍控製第一軍,一直企圖東山再起,煽動川軍各部聯合與劉湘為敵。5月14日,由于被但懋辛揭露欲消滅第一軍的陰謀,但懋辛、劉成勛、鄧錫侯、田頌堯、賴心輝等擬組聯合辦事處,劉湘被迫辭職退居幕後,第二軍交楊森,暗中調兵遣將,準備與第一軍作戰,還電令漢口的喬毅夫速往宜昌與孫傳芳密談,請孫傳芳即時派兵入川支援。6月8日劉湘通電贊成恢復舊國會,19日贊成裁兵廢督。7月1日,楊森在未告知劉湘情況下突然進攻但懋辛第一軍,11日劉成勛、陳國棟、賴心輝、田頌堯等聯合反對楊森。8月2日,第二軍將領楊森等推劉湘為靖衛軍總司令,欲由劉湘率領抵抗聯軍進攻,劉湘避居重慶王家沱義新紗廠,通過大邑同鄉劉成勛及第九師師長劉文輝等出面疏解,但以"楊森跋扈,不聽命令"未就總司令,劉文輝派兵護送回到大邑縣安仁鎮老家,"樵山漁水,息影鄉園",置身事外以待東山再起,楊森逃奔吳佩孚。

東山再起

1923年1月四川戰事又起,2月楊森乘機打回四川,5月劉湘舊部聯合謀倒熊克武,6月楊森等戰事不利,與袁祖銘共同推劉湘出山,劉湘借助亂世重整旗鼓。7月28日,北京政府任命劉湘為四川清鄉督辦,30日被川軍將領推為四川善後督辦,擬利用劉湘收拾川局。9月14日熊克武、賴心輝軍自內江大舉南進進攻楊森,23日進迫重慶,劉湘以調和不成,即助楊森、袁祖銘軍,25日劉湘自敘州至重慶,熊克武軍猛攻。10月16日熊克武、賴心輝、石青陽攻佔重慶,劉湘、楊森退墊江萬縣。10月23日特任"嘉威將軍",劉成勛、賴心輝也倒向劉湘,11月27日被孫中山下令褫職通緝。12月14日,劉湘、楊森、袁祖銘、鄧錫侯及北軍再佔重慶,熊克武、賴心輝、石青陽部退往永川樂昌

1924年1月31日劉湘、楊森、袁祖銘等佔領成都,2月19日劉湘、袁祖銘自成都赴東路督師,防熊克武及滇軍攻重慶,3月4日熊克武襲攻重慶失敗,退綦江。4月7日熊克武合滇軍胡若愚、周西成再襲重慶,為袁祖銘所敗,熊克武以所部叛離,遂走貴州遵義、銅仁,入湘西,敗走廣東向孫中山辭職,從此出川。4月22日駐扎內江之邊防軍總司令賴心輝投附劉湘。5月27日劉湘被北洋政府任命為川滇邊務督辦,改封"甫威將軍",5月29日授為陸軍上將,兼籌川邊邊防事宜。

反楊聯盟

1925年2月7日,段祺瑞令改川邊道為西康特別行政區域,以劉湘為川康邊務督辦,節製該省區軍隊,楊森實力強大,不願居劉湘之下,劉湘暗中聯絡劉成勛、劉文輝、賴心輝等,形成"三劉一賴"的反楊聯盟。3月,劉湘等又聯名致電段祺瑞政府,要求調楊森赴京任職。4月9日楊森在成都召開軍事會議,決以武力打破防區,發起四川"統一之戰",進攻賴心輝、劉文輝。4月17日,段祺瑞命劉湘製止四川楊森與賴心輝、劉文輝之戰,楊森則以黃毓成為總司令,王纘緒、王正鈞、藍文彬分任北、東、南三路總指揮,自遂寧、內江、瀘州攻重慶。4月28日,劉湘、袁祖銘等任賴心輝為前敵總司令,劉文輝、鄧錫侯為副司令,準備對楊森作戰。5月16日被北京政府任命為四川軍務督辦。7月14日,楊森與劉湘、賴心輝、鄧錫侯等之和議決裂,劉、賴、鄧等組織聯軍,推袁祖銘為總司令(劉湘、劉文輝任中路,鄧錫侯任右路,賴心輝任左路),8月楊森敗走。8月24日,劉湘、袁祖銘、鄧錫侯、賴心輝、劉文輝、劉成勛在自流井會議川事。9月3日劉文輝軍攻入嘉定,楊森殘部向敘州退走,楊森以所部不願入滇,命轉投劉湘,隻身東去。10月27日,東山再起的吳佩孚任命劉湘為"川黔後方籌備司令",未就。12月6日劉湘在成都召開四川善後會議,川內黔軍袁祖銘、川軍鄧錫侯、田頌堯等與劉湘分贓失和,各方不歡而散,決定聯合楊森反對劉湘。

驅逐黔軍

1926年1月24日袁祖銘返抵重慶,立即下令增調黔軍四個團入城,在浮圖關、兩路口、磁器口等要地配置重兵,戰爭一觸即發。1月29日,劉湘部隊正移駐時,袁祖銘突然策動鮮英師何金鰲部嘩變投袁,鮮英僅率殘部一營突圍與蘭文彬會合。1月30日,袁祖銘又派兵攻擊劉湘部守城衛隊,佔領駐渝機關,收繳川軍守衛部隊槍械,追擊已撤退至白市驛等地的蘭文彬、鮮英師,將劉湘的主力部隊全部逐出了重慶。2月5日,鄧錫侯及黔軍袁祖銘聯合進攻劉湘。2月21日吳佩孚令袁祖銘、賴心輝進攻成都,助楊森回川,結果劉湘、鄧錫侯卻與楊森秘密聯合準備夾擊袁祖銘,袁祖銘拒絕川軍以協助軍餉四十萬"禮送黔軍出境",受到川軍聯合攻擊,25日劉湘與袁祖銘沖突,3月4日劉湘與楊森聯合,擊敗袁祖銘。4月30日,袁祖銘部黔軍(王天培、李燊等)因與劉湘妥協,決定離川回黔,劉湘每月接濟軍餉四十萬元(先付一百二十萬元)。5月與楊森聯合驅逐了黔軍袁祖銘。

易幟整軍

川軍易幟

1926年6月劉湘等派代表到長沙會晤唐生智,要求歸附北伐軍。7月22日北京政府任命劉湘為參謀總長,未就。8月13日,劉湘、劉文輝、賴心輝、劉成勛因吳佩孚更動四川督理、省長,通電反吳,願意出師北伐。11月27日,廣州國民政府任命劉湘為國民革命軍第二十一軍軍長、川康綏撫委員,12月8日在重慶就任,17日通電申明以往因應川事經過,及今後效忠國民革命之決心,第二十一軍所部第一師師長唐式遵、第二師師長許紹宗、第三師師長王陵基、第四師師長羅緯、第五師師長王瓚緒、第六師師長潘文華、第七師師長藍文彬、第一混成旅旅長楊國禎、炮工兵司令張邦本。12月27日,重慶國民黨左右兩派沖突,劉湘下令戒嚴,解散右派(西山會議派)之省市黨部。

1927年2月17日被南昌特任為軍事委員會委員,陰謀鎮壓共產黨和國民黨左派。3月31日,劉湘、王陵基、藍文彬武力解散重慶工農商學兵、反英大同盟召開之市民大會,封閉省黨部、農民協會、總工會,解散工人糾察隊。4月6日被武漢中央政治會議指定為四川政務委員會委員。4月9日,劉湘、劉文輝、鄧錫侯、楊森等通電反共,隨即與賴心輝、劉文輝合力圍攻劉伯承領導的瀘州起義軍。4月18日蔣介石在南京成立國民政府,武漢中政會通過免劉湘、賴心輝職,29日,劉湘、劉文輝、鄧錫侯、楊森、劉成勛、賴心輝、田頌堯通電擁護南京國民政府,5月10日武漢政府免第二十一軍軍長劉湘職,蔣介石則任命他為第五路總指揮。6月1日劉湘就蔣中正所委之第五路軍總指揮,以楊森為前敵總指揮,向武漢進攻,被唐生智等擊退,劉湘軍唐式遵師趁楊森出兵湖北進駐夔、萬,潘文華師、張邦本部進駐江北。7月6日特任軍事委員會委員,9月17日再次推為軍事委員會委員。11月劉湘將部隊縮編為七師(師下直轄三個團)又一混成旅及若幹特科部隊,其中原川軍第二師旅長李宗昉、團長孫為武因不滿劉湘縮編部隊所部,出永川投靠李家鈺。12月17日,第二十八軍第十二師長羅澤洲聯合江津合江之第二十二軍賴心輝等進攻重慶,第二十一軍劉湘敗之于江北。12月20日,國民政府重行編定各路軍總指揮名稱,第六路總指揮為劉湘,18日就職,指揮第二十、二十一兩軍,劉湘長期佔領四川繁榮富庶之區重慶,控製長江,勢力不斷坐大。

下川東之戰

1928年2月5日國府電劉文輝、田頌堯、鄧錫侯、劉湘等,和衷共濟,速組省府,以期消滅楊(森)賴(心輝),奠定川局。5月17日,劉湘(許紹宗旅)、郭汝棟合攻楊森,將其戰敗,22日楊森退出萬縣,劉湘坐收漁人之利得楊森部範紹增師。7月4日鄧錫侯助楊森反攻,迫重慶,重佔萬縣。8月15日第二十一軍第五師向成傑部(川軍)被魯滌平、何鍵繳械(李宗仁命令)。8月22日,劉湘為分化反對自己的保定系,在政治上爭取主動,討好蔣介石,通電辭第六路總指揮之職,同時將所部軍隊,照中央之方針實行裁兵,9月3日通電宣布將原有部隊七個師、一個旅、兩個司令縮編為三個師(註6)。9月21日,四川各軍首領劉湘、劉文輝、鄧錫侯、田頌堯會于資中,磋商川事,推定劉湘為四川軍務善後督辦,劉文輝為省主席,鄧、田為省府委員,鄧兼財政廳長,田兼民政廳長,聯名請南京政府予以任命,南京並未據此發表。10月31日中政會通過組織四川省政府,任劉文輝、劉湘等十三人為委員,並任命劉湘為四川裁兵委員會委員長,11月7日任川康裁編軍隊委員會委員長,但中央新的任命中鄧、田均為閒職,激起了鄧錫侯的不滿,暗中支持黃隱、李家鈺、陳書農、羅澤洲、楊森、劉存厚、賴心輝、郭汝棟、四部聯合成立"國民革命軍同盟各軍軍事委員會",簡稱"八部同盟",推楊森為主席,發動了下川東之戰,劉湘急忙派王陵基赴萬拉攏楊森,但劉、楊二人積怨已深,未成功。12月21日,楊森、賴心輝、李家鈺、羅澤洲等,再度進攻重慶,劉文輝、鄧錫侯、田頌堯助劉湘,劉湘決定先將羅澤洲部擊潰,以王纘緒第二師、王陵基第三師為主攻部隊,30日劉湘于江北擊退羅澤洲等同盟軍。

1929年1月5日,劉湘敗"同盟軍"楊森,佔萬縣,楊部旋退營山、遂安,15日國府明令免去楊森本兼各職,聽候查辦,並命劉文輝、劉湘、鄧錫侯、田頌堯處理四川善後,此役劉湘大獲全勝,得下川東二十餘縣,收編楊森軍三萬餘眾,將範紹增師正式劃入二十一軍建製。1月23日,劉湘、劉文輝、鄧錫侯、田頌堯共商善後,擬打破防區製。2月賴心輝返川入江津,再次為劉湘擊潰,所部第二師範子英部為劉湘收編為獨立第二旅。3月23日蔣介石電四川劉湘進軍湖北,26日蔣桂戰爭爆發,29日劉湘通電討伐桂系,派唐式遵師進向宜昌,討伐武漢的桂軍。4月18日楊森等同盟軍又對劉湘、劉文輝開戰,劉湘再次擊敗楊森。4月26日被任命為討逆軍第七路總指揮。5月19日,劉湘、劉文輝與同盟軍李家鈺等戰事又起,6月8日劉湘擊敗同盟軍李家鈺等。10月10日宋哲元領西北軍反蔣,29日劉湘電南京,表示服從中央,回響討逆,謂"當激勵官兵,奮志馳驅,仰副肅清叛逆之意"。12月24日鄧錫侯、田頌堯、楊森等再度進攻劉湘,被劉湘擊敗。

兩劉爭川

1930年3月4日劉湘通電擁護中央,4月中原大戰爆發,劉湘坐鎮重慶保持中立,

劉湘劉湘

  劉湘

密派師長唐式遵參加李家鈺、羅澤洲、楊森三人于廣安天池舉行會議,分化劉文輝。6月24日又派劉佛澄、王海平拉攏楊森。7月派獨立第二旅旅長郭勛祺率四個團出兵湖北,進駐沙市防呂超。8月26日,賴心輝在宜昌被劉湘部扣留。9月18日張學良通電入關參加中原大戰,22日劉湘通電回響張學良。10月任川康綏靖總司令兼第四路總指揮。1931年1月1日國府授勛于劉湘。1月劉湘支援楊森、羅澤洲進佔廣安、渠縣。2月24日國務會議任命劉湘為四川善後督辦。3月20日,鄧錫侯與李家鈺沖突,李部退出簡陽,30日四川善後督辦劉湘自重慶出兵助李家鈺等抗鄧錫侯,31日通電實力製止川戰,前隊佔璧山,4月1日所部三個師進佔合川,驅走鄧錫侯部陳書農師,陳退走依附劉文輝,4月7日劉湘、劉文輝合作調解,鄧錫侯、李家鈺之戰停止。5月7日劉湘、劉文輝通電斥廣州事變,23日劉文輝自成都到重慶,與劉湘商川省善後,二人矛盾已然產生。6月15日被國民黨五中全會第三次會議選為國民政府委員,18日劉湘派兵出川,增防鄂西。7月18日石友三在順德發動叛亂,22日劉湘等宣布聲討石友三。1931年上半年,劉湘以道士劉從雲(人稱"劉神仙")的模範隊九個營為基幹,組建了模範師,還致力發展海軍、空軍,時人謂劉湘擁有陸、海、空、神四大兵種。

1932年6月4日,軍事委員會發表劉湘為第七路軍總指揮兼陸軍第二十一軍軍長,至此劉湘的防區近三十個縣市,並佔有鄂西防地,轄有兵力六個師、川東邊防三路司令和機槍、工兵、空、海軍司令等。9月26日,四川善後督辦劉湘、省主席劉文輝交惡,情勢緊張,劉文輝為肅清後方,乘劉湘遲遲之際集結兵力于成都,準備先解決田頌堯部再和劉湘決戰。10月1日川戰爆發,第二十八軍十二師羅澤洲與劉文輝兩軍在武勝接觸,6日李家鈺、羅澤洲進攻順慶,為劉文輝軍所敗。10日劉文輝第二十四軍圍攻成都近郊鄧錫侯、田頌堯,13日劉湘部將領唐式遵、潘文華、王纘緒電京責難劉文輝。18日劉湘大軍集中榮昌,以唐式遵、潘文華、王纘緒為各路總指揮,20日劉文輝軍自順慶退遂寧。21日四川各將領電京,請免劉文輝職,公推劉湘為川康綏靖總司令,田頌堯為副司令,並推鄧錫侯、田頌堯、楊森、劉湘為四路總指揮,23日劉湘通電"主弭戰救國",指責劉文輝反復無常。24日劉湘部猛攻劉文輝軍于江津永川,四川爆發規模空前的"二劉之戰",28日川北將領李家鈺、羅澤洲推楊森為總指揮,進抵遂寧,也向簡陽之劉文輝部進攻。11月7日劉湘部猛攻瀘州內江,並派飛機轟炸,黔軍助劉湘攻佔納溪,13日劉湘與劉文輝在富順又開戰。19日劉湘派飛機轟炸瀘州劉文輝軍,21日劉湘部攻佔瀘州,22日成都戰事停止,25日劉湘軍進抵敘州,劉文輝部集中嘉定、仁壽,26日劉湘下令停止進攻。12月4日劉湘軍分路進向成都,與劉文輝軍戰于仁壽,10日兩部主力激戰于仁壽、井研。12月12日"廢止內戰大同盟"電請討伐劉湘。21日兩軍在老君台簽訂停戰書(註9),23日劉文輝軍自成都退向嘉定、眉山、夾江,29日劉湘、田頌堯等會議于內江,31日劉湘等在四川內江會議,決設善後委員會,令劉文輝部退往西康。

1933年1月1日劉文輝又向成都反攻,川戰再起,3日劉湘對劉文輝下攻擊令。1月7日劉文輝戰敗通電辭職,8日劉湘通電結束四川戰事,14日四川二劉(劉湘、劉文輝)戰事結束。5月14日劉文輝和鄧錫侯爭奪稅權開戰,鄧向劉湘求救,23日劉文輝軍佔崇寧,田頌堯自川北派兵援鄧錫侯,劉湘決武裝調停。6月1日行政院通過整理四川軍事政治案。6月26日,劉湘與楊森、田頌堯、劉存厚、李家鈺、羅澤洲等聯名通電,製止劉、鄧戰事。7月1日四川戰事又起,劉文輝、鄧錫侯兩軍在榮縣、威遠、毗河接觸,4日安川戰役開始,劉湘派兵五路助鄧錫侯,劉文輝與劉湘、鄧錫侯相持于資陽、仁壽間。6日被蔣介石任命為長江上遊"剿匪"總指揮,劉湘電告中央,以大部兵力會同田頌堯、楊森、劉存厚各軍"進剿赤匪",以一部西上製止劉文輝、鄧錫侯之爭,7日被派為四川"剿匪"總司令,為徹底消滅劉文輝,劉湘提出"先安川後剿赤"的口號。8日劉文輝因劉湘、鄧錫侯兩軍之壓迫,退出成都,移往嘉定、新津、眉山,並電中央辭四川省政府主席兼民政廳長職,13日劉湘、劉文輝兩軍相持于彭山、嘉定、岷江沿岸。19日劉湘自隆昌赴成都,21日在成都召開軍事會議。8月3日,劉湘、劉文輝兩軍激戰于眉山嘉定一帶,13日劉湘、鄧錫侯、李家鈺各軍對劉文輝軍總攻,渡過岷江,15日劉文輝軍潰退,劉湘電蔣介石,岷江軍事結束即回師"剿赤"。18日劉湘軍進佔名山,劉文輝在雅安通電,"馳赴西康,致力國防"。9月6日,劉湘、劉文輝聯名通電,雙方停止一切敵對行動,"二劉之戰"至此終,劉湘在歷次軍閥混戰中逐漸統一四川,成為"四川王"。

圍堵紅軍

六路圍攻

1934年,劉湘留影1934年,劉湘留影

  1934年,劉湘留影

1933年9月5日劉湘在成都召開剿匪會議,27日何成浚自漢口飛四川,與劉湘商"剿共"軍事。10月4日就任四川"剿匪"總司令,集中全力與紅四方面軍作戰,11月5日第五路王陵基、範紹增部敗紅軍于綏定,克木瓜場。11月19日四川"剿匪軍"分路進攻,楊森克營山之周口,紅軍西佔昭化之筆架山,23日楊森佔領營山,12月2日王陵基與紅軍在綏定、宣漢激戰。8日劉湘令封鎖川北共區,10日四川"剿匪軍"總攻,楊森佔新店場,17日王陵基佔領宣漢,18日範紹曾師克綏定,31日田頌堯部克儀隴。12月22日紅軍第三軍(第二軍團)賀龍部佔四川黔江,次年元旦被劉湘之第五師陳萬仞收復。1934年1月11日四川"剿匪軍"克昭化劍閣,31日劉湘在成都召開剿匪會議。2月9日,四川"剿匪軍"楊森、李家鈺攻佔巴中、南江。13日紅軍徐向前、張國燾敗剿匪軍王陵基部于樓門口,旅長郝耀廷被擊斃。2月21日,四川"剿匪軍"六路開始二次總攻(六路為鄧錫侯、田頌堯、李家鈺、楊森、王陵基、劉邦俊),3月18日田頌堯、羅澤洲克巴中,第二期"進剿"告一段落。4月川軍繼續發動第三期"進剿",與紅軍作戰,雙方傷亡均大。5月中旬,劉湘在成都召開所謂第三次"剿匪"會議,示意各軍閥公推劉從雲為四川"剿匪"前方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進駐南充指揮各軍。6月12日,四川"剿匪軍""前方軍事委員會委員長"劉從雲,自成都到順慶就職,22日劉從雲開始下令總攻,開始第四期"進剿"。7月11日劉從雲再下總攻令,第一路攻兩河口,第二三路攻通江之漢城,第四路攻竹峪關,第五六路攻萬源,均無進展,22日川軍進攻萬源,守軍為紅軍第九軍第二十五師許世友,川軍連番進攻,歷經血戰,均被擊退。8月10日,紅軍第四方面軍主動出擊,大破第六路汪鑄龍于四川萬源青龍關,11日紅軍徐向前(第四軍)何畏(第九軍)向剿匪軍第五路唐式遵部發起反擊,16日紅軍大破第五路之楊國楨、劉先榆旅于萬源宣漢間,第五路損失三分之一,17日總預備軍總指揮潘文華以各路失利,電請劉湘令暫取守勢,21日第五路左翼敗退渠縣三匯,後退約四百裏。8月23日,劉湘因軍事失利通電辭"四川剿匪總司令兼善後督辦"職,離成都返重慶,前方軍事委員長劉從雲亦辭。28日徐向前紅軍自通江進擊,敗第三路李家鈺、第四路楊森。9月1日四川紳耆請中央派軍入川"協剿",並慰留劉湘,蔣介石也致電慰留,7日劉湘經各方挽留打銷辭意,8日電蔣介石表示"願以在野之身,權支危局"。9月7日徐向前等向巴中江口之李家鈺、楊森防線猛攻,第三路副指揮羅澤洲放棄巴中,9日徐向前轉兵進攻第二路田頌堯部,李煒如師潰走。11日劉湘在蔣介石電催下自重慶到萬縣,即赴開江布置軍事。12日第二路田頌堯部敗退閬中蒼溪,旅長曾起戎及團長四人戰死,14日劉湘到開江前線督師,調王纘緒師增防,15日旅(南)京川人請派軍入川"剿匪",並督促劉湘負責。18日蔣介石電劉湘,令"各路剿匪軍推進,不再有局部撤退",23日蔣介石促令劉湘早日復職。25日第五路唐式遵部開始進擊,略有進展。29日蔣介石電劉湘指示四川"剿匪"軍事,並將捏報戰情、望風奔逃的新編第二十二師長羅澤洲撤職查辦。10月8日劉湘自重慶抵成都,19日在成都召開"剿匪"軍事會議,蔣介石撥給子彈二百萬發,22日劉湘正式復職,繼續主持"剿匪"軍事。

北守南攻

1933年11月13日劉湘奉召自重慶東下(第一次出川),16日劉湘自重慶到漢口,20日到南京見蔣介石,請派兵入川共同防守,連日與孔祥熙商四川財政問題,30日自南京到上海,12月1日赴杭州,4日自上海回抵南京,10日離南京返四川,18日行政院決議改組四川省政府,任命劉湘為四川省政府主席,19日回抵重慶,25日奉蔣介石令派兵援黔,沿烏江布防,對紅軍採取北守南攻的方針。他說碉堡戰術太呆板,要和機動部隊相配合,要推出去打。

1935年1月6日,劉湘奉令派三個師入貴州,前隊抵綦江,阻止長征的中央紅軍,10日蔣介石又令劉湘進兵貴州,12日行營駐川參謀團由賀國光率領到重慶,以追擊紅軍為由,從此中央勢力進入四川。16日劉湘到瀘州布防,即返重慶,"四川剿匪總司令部"自成都移設重慶。19日紅軍進至川南永寧河,與川軍激戰。20日劉湘發行公債一萬二千萬元。21日川北紅軍徐向前自蒼溪強渡嘉陵江,29日徐向前部圍攻川北廣元,川北"剿匪軍"六路出擊。2月3日紅軍第四方面軍退出萬源。4日劉湘到瀘州,6日回重慶,9日兼四川省保全司令,10日四川新省政府成立,主席劉湘發表治川政見,20日蔣介石嘉獎四川將領打破防區交還政權,令克日移交。2月6日徐向前部放棄川北儀隴退集南江,11日徐向前自川北入陝南。3月2日蔣介石自漢口飛抵重慶,整理川政,指揮"剿匪",4日蔣在重慶講演,三年之內,四川"必可成為革命中心及復興國家之基礎",15日嚴禁四川將領幹政,17日嚴禁川軍將領苛斂勒征,壓迫民眾,24日蔣介石飛離重慶。

1935年4月3日,國民政府任劉湘為陸軍上將,敘第二級。5月3日紅軍開始渡金沙江,8日紅軍大部分自雲南元謀、武定、祿勸渡過金沙江,北入四川,9日紅軍第一軍團圍攻四川會理。18日紅一軍團自四川會理佔德昌,20日劉湘自重慶到成都,布置"剿匪"軍事,中央軍薛岳、周渾元追入四川。24日紅軍朱德、劉伯承自安坨壩安順場越大渡河進向瀘定,26日蔣介石自重慶到成都,29日紅軍佔領瀘定橋。6月2日紅軍自瀘定金湯趨漢源,為劉文輝、楊森軍所阻,北走滎經,11日紅軍佔川邊丹巴,川軍收復蘆山,12日紅軍第一方面軍越過川邊夾金山,16日紅一方面軍與第四方面軍會于川邊懋功之達維,29日紅軍北走,楊森部收復懋功。7月11日蔣介石命劉湘、劉文輝、李韞珩等部守備雙流、雅安、康定封鎖線,中央軍薛岳部開赴四川綿陽。7月13日四川省政府自重慶移至成都,15日中央核定四川軍隊縮減一百團(原三百餘團),限九月底整編完竣,年省軍費二千萬元。

百丈決戰

1935年8月28日,紅軍右路張國燾率第四方面軍徐向前、陳昌浩,折而南下,轉戰于川邊,劉湘認為紅軍是欲在山區建立根據地,于是築碉防堵,企圖把紅軍封鎖在山區。10月29日劉湘自成都到灌縣,布置"剿匪"軍事,中央軍薛岳也入川"圍剿",劉湘精心布置的蘆山、天全的"防御戰"被紅軍攻破。11月1日,蔣介石在重慶設立國民黨"軍事委員會委員長重慶行營",直接對四川各軍發號施令,積極插手四川。11月18日,劉湘部克蒲江名山間之夾山關、黑竹關,19日第四師克百丈關,川軍控製了四川戰略要點,基本上堵住了紅軍的東進,劉湘極得意。11月20日劉湘到平落壩督師,召集將領訓話,下令反攻,並發出手令,重申獎懲。11月24日開始總攻,各師展開主力,扎穩陣腳,紅四方面軍在各軍圍攻下遭遇挫折,南下計畫失敗,劉湘、鄧錫侯、孫震、楊森、劉文輝、李家鈺等部川軍約一百七十團分駐名山、邛崍、灌縣、洪雅、雅安、清溪之線,與紅軍對峙。11月22日當選為國民黨第五屆中央執行委員,12月21日又任四川省主席,對四川的交通、工業、文化、教育比較重視,抵製蔣介石對川軍的分化和拉攏。

川康整軍

1936年2月11日,薛岳部第一縱隊吳奇偉、第二縱隊周渾元開始向川西天全蘆山之紅軍張國燾、朱德、徐向前部攻擊,川軍並未出動。6月1日"兩廣事變"爆發,傳劉湘與兩粵勾通,11日重慶行營參謀長賀國光到成都,晤劉湘,12日劉湘電勸粵桂退兵,27日顧祝同到成都,晤劉湘。7月9日給予國民革命軍誓師十周年紀念勛章,13日被任命為國防會議委員。8月12日中央政治會議通過四川建設公債三千萬元。8月24日,成都發生反日暴動,毆斃日人渡邊洸三郎、深川經二,另二人受傷,26日行政院電令四川省府主席劉湘,查辦成都事件負責人員,劉湘暗中保護愛國民眾。9月1日,日大使館書記官松村堂樹、重慶領事糟谷廉二、陸軍中佐渡左近、海軍中佐中津成基晤四川主席劉湘,談成都事件。10月30日顧祝同到成都晤劉湘(時川謠甚盛)。11月19日國府令四川善後督辦公署和四川"剿匪"司令部均復原,另成立川康綏靖公署,特任劉湘為主任。12月8日國民政府任劉湘為第六路軍總司令,鄧錫侯為副司令,統四川各軍。12月12日張學良、楊虎城發動"西安事變",13日張學良致電劉湘,說明扣押蔣介石起因和和平解決"西安事變"的八項主張,要求予以支持,14日劉湘通電擁護中央,19日劉湘電何應欽、孔祥熙、顧祝同,已電勸張學良"速求政治解決,恢復蔣之自由",25日蔣介石被釋放,26日回西安,27日劉湘等電蔣介石表示慰問。

1937年1月11日,劉湘電何應欽請和平解決陝事,15日劉湘二次通電主和平解決陝事,18日劉湘三次通電主和平解決西安問題,21日何應欽派何輯五自南京到成都晤劉湘,28日劉湘電請蔣委員長返京主持大計。3月初,四川盛傳劉湘將有反蔣軍事行動,4日重慶行營參謀長賀國光宴各長官闢謠,並令拆除城外工事,18日賀國光偕劉湘的代表鄧漢祥到南京,商洽川局,解釋謠諑,26日劉湘談話謂"川謠不足憑信",29日電請何應欽、張群入川,31日實業部長吳鼎昌自京到成都,與劉湘商洽川事。4月6日,南京財政部撥四川賑災(旱災飢荒)款公債一百萬元。4月14日重慶行營代主任賀國光到成都,與劉湘商川事六方案,表示"願將軍政軍令交還中央,並願將川軍一律國軍化"。5月18日重慶紳耆謁四川主席劉湘,詢問謠言,劉謂"絕對擁護中央",努力救災,19日駐華日本武官喜多誠一自雲南到成都,晤劉湘,20日劉湘發表談話,解釋川事,擁護中央,據傳劉湘扣留四川賑款,財政部去電查詢,21日劉湘之代表劉航琛到南京,解釋川事,25日行政院通過四川省賑災公債一千二百萬元,劉湘電京接受整軍方案。6月4日劉航琛到廬山見蔣介石,8日川康軍整理方案在廬山商妥,12日劉湘代表盧作孚(四川建設廳長)到廬山,商洽川政及整軍事宜,14日四川省政府委員關吉玉攜蔣手函回成都,向劉湘報告,15日劉航琛到成都,向劉湘報告川康整軍問題,22日軍政部長何應欽以川康軍整理方案十一條電達川康綏靖主任劉湘,軍隊直隸中央統一經理,25日劉湘電蔣介石及何應欽表示同意整軍方案,29日行政院決議劉湘任川康軍事整理委員會副主任委員。7月5日何應欽及顧祝同到重慶,劉湘及各軍長亦到,6日川康整軍會議在重慶開幕。

請纓抗倭

請纓抗倭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9日川康整軍會議匆匆閉幕,10日劉湘通電請纓,13日再次通電,主張全國總動員,與日本拼死一決。7 月25 日劉湘令直轄各軍、師長,于三日內馳返原防,遵令整軍。8月7日劉湘到南京,出席了國防會議,會上各方主戰主和猶豫不決,慷慨陳詞近2小時:"抗戰,四川可出兵30萬,供給壯丁500萬,供給糧食若幹萬石!"會後,共產黨的代表周恩來、朱德、葉劍英等親臨劉湘寓所訪問,贊譽他積極抗戰的決心。

8月20日任第二路預備軍司令長官,轄九個軍,26日發表《告川康軍民書》,號召四川軍民為抗戰作巨大犧牲:"全國抗戰已經發動時期,四川人民所應負擔之責任,較其他各省尤為重大!"川軍各將領紛紛請纓抗戰。。8 月29 日川康各軍整編完竣,重慶行營組織點驗委員會,派夏鬥寅為主任,派員出發點驗。9月1日劉湘率部出川抗戰。10月26日任第七戰區司令長官,作戰地境為江蘇的太湖以西和浙北、皖南部分地區。省政府秘書長鄧漢祥(他是劉湘的主要謀士)等人,勸多病的劉湘不必親征,留在四川。劉湘說:"過去打了多年內戰,臉面上不甚光彩,今天為國效命,如何可以在後方苟安!"

出師未捷

1937年11月9日劉湘自成都飛抵漢口,11日到南京,14日中央改調川軍劉湘部分自漢口、河南東開。11月20日,國民政府發表宣言,移駐重慶辦公,劉湘立即發電"謹率七千萬人,翹首歡迎"。22日劉湘乘船到南京,下令所部各軍、師堵擊在浙江金山衛登入、正向浙江境內侵犯的日軍,重點保持于廣德、泗安方面。11月23日,劉湘胃病突然復發,大口吐血,在昏迷中被護送至蕪湖醫院,28日送漢口萬國醫院就醫,經搶救蘇醒。12月3日,川軍編為第二十三集團軍(總司令劉湘兼,副總司令唐式遵,轄第二十一軍、第二十三軍)和第二十二集團軍(總司令鄧錫侯,副總司令孫震,轄第四十一軍、第四十五軍)。12月13日南京淪陷,第七戰區所轄地境被敵佔領,各軍亦轉進至皖贛,該戰區實際上已不復存在。12月30日,蔣介石訓令第二十三集團軍總司令由唐式遵接任,劉湘專任第七戰區司令長官,劉湘很失落。

于1938年1月20日在漢口去世。死前他留有遺囑,語不及私,全是激勉川軍將士的話:"抗戰到底,始終不渝,即敵軍一日不退出國境,川軍則一日誓不還鄉!" 劉湘這一遺囑,很長一段時間裏在前線川軍中每天升旗時,官兵必同聲誦讀一遍,以示抗戰到底的決心。1月22日國民政府主席林森明令褒恤,追贈劉湘陸軍一級上將,各界紛紛悼念,2月14日頒令準予國葬。1939年9月19日,在成都為劉湘舉行了極隆重的國葬典禮。其陵墓所在地闢為"甫澄紀念公園"。文革期間,劉湘墓曾被造反派砸開,開棺暴屍。八十年代中期,劉湘墓得重修,但屍骨已不可復尋。

抗戰 川軍有七個集團軍,另有一軍一師一旅共40餘萬人,先後開赴抗戰前線浴血奮戰,此後四川每年向前方輸送青壯軍人,人數居全國之冠。曾任國民政府軍政部長的何應欽曾寫過《八年抗日之經過》一書,書中記載川軍出川人數令人震撼:抗戰8年中,四川(包括西康省及特種部隊和軍事學校征的10萬餘人)提供了近300萬人的兵源充實前線部隊,佔全國同期實征壯丁1405萬餘人的五分之一還強!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