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清揚 -中國婦女運動先驅

劉清揚

中國婦女運動先驅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劉清揚(1894年-1977年),回族,原籍天津,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最早的女黨員之一,與鄧穎超等人成為"中國婦女界的一面旗幟"。周恩來同志的入黨介紹人;曾擔任全國政協常委、全國婦聯副主席、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等職。

  • 中文名
    劉清揚
  • 國籍
    中國
  • 出生日期
    1894
  • 逝世日期
    1977
  • 職業
    中國婦女運動先驅

人物簡介

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原全國婦聯副主席

劉清揚(1894年-1977年),中國共產黨早期黨員,女,回族,天津人,于1906-1910年參加了天津各界人士組織的國民捐款與救國運動,1911年辛亥革命時,劉清揚就讀于直隸女師,並參加了中國同盟會在天津的秘密組織――天津共和會,協助灤州起義的領導人籌集革命經費。

劉清揚

早年曾參加中國同盟會,1919年在女子師範學校畢業時,立即投入到天津五四愛國運動的革命大潮之中,和直隸女師的同學郭隆真、鄧穎超等發起成立了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她當選為會長。並很快成為骨幹,擔任天津各界聯合會常務理事,1919年8月與為請願代表之一上京請願。

1919年8月5日,山東戒嚴司令馬良秘密槍殺愛國的回教救國後援會領袖馬雲亭等人。

1919年8月6日,周恩來在《天津學生聯合會報》上發表《黑暗勢力》一文,提出推倒安福系的呼吁。

1919年8月23日,天津各界代表劉清揚、郭隆真和北京的代表一起前往總統府遞交請願書,要求懲辦馬良以平民憤,遭軍警拘捕。訊息傳到天津,周恩來當即布置《會報》連夜趕出號外,報道事件真相。

1919年8月26日,北京、天津學生三四千人,齊聚總統府門前請願示威。

1919年8月28日,軍警逮捕了天津學聯副會長馬駿。周恩來聞訊後,率領天津學生五六百人趕到北京,在總統府外露宿請願,要求釋放被捕代表,並發動輿論積極開展營救活動。

1919年8月30日,江蘇、湖南、湖北、江西、山東、直隸6省代表31人到新華門請願。北京政府派軍警將請願學生遣散,並釋放全部被捕代表。

1919年9月與周恩來、馬駿、郭隆真、鄧穎超等創辦覺悟社,她的代號是25。

1919年11月10日,劉清揚擔任全國各界聯合會成立大會主席。

1920年11月,同張申府去法國勤儉學,1921年2月經張申府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並與張申府介紹周恩來入黨,成立黨小組,在留法中國學生中開展革命活動,成為中共入黨時間僅次于繆伯英(1920年11月加入北京共產主義小組)的女黨員;在巴黎期間,劉清揚與張申府結婚,成為一對革命伴侶(1948年張申府在儲安平的《觀察》寫了一篇《呼吁和平》的文章,1948年11月15日,在香港的民盟總部第四次擴大會議以"張申府之言行已走上反人民反民主的道路"為由,開除了曾是創始人的張申府的盟籍。1948年12月16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痛斥叛徒張申府的賣身投靠"!十天後,已進入東北解放區的張申府的夫人劉清揚在《人民日報》刊登出離婚啓事,標題為"張申府背叛民主為虎作倀,劉清揚嚴予指責"。並宣布與張申府從此仳離,一刀兩斷)。

1919年8月請願代表劉清揚(右一)1919年8月請願代表劉清揚(右一)

1923年冬,劉清揚回國。回國後,與鄧穎超創辦《婦女日報》。

劉清揚

1924年1月1日創刊。劉清揚任總經理,鄧穎超等為編輯。《婦女日報》是全國第一份主要由婦女主辦的報紙。1924年4月,受李大釗委派,赴南方開展婦女革命運動。1924年6月,與李大釗、王荷波、羅章龍、彭述之出席在莫斯科召開的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

大革命失敗後,劉清揚雖然中斷了與中國共產黨的聯系以致最終脫黨,但仍為婦女運動不懈奔波。

1941年皖南事變後,劉清揚在香港、桂林等地積極參加反蔣抗日活動;

1944年,劉清揚在重慶加入中國民主同盟,並當選為民盟中央委員和婦女委員會主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後,歷任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全國政協常委、河北省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副主席、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等職。

1961年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1977年在"文革"後含冤去逝,享年84歲,

1979年得到平反昭雪,恢復名譽。

早年經歷

1894年2月15日,劉清揚出生于天津一個回族的平民家庭,12歲時進入天津嚴氏女校讀書,初步受到愛國主義的啓蒙教育。在一次天津愛國人士發起的"建立海軍,鞏固國防"的募捐大會上,講演人的慷慨陳詞,激發了少女劉清揚的愛國熱忱,她不但將身上的零花錢全捐出去,還毅然摘下自己心愛的金戒指捐給大會。一時間,"十三歲的女學生捐出一枚金戒指"的動人事跡,在天津傳為佳話。

劉清揚

1911年辛亥革命時,在天津直隸第一女子師範學校讀書的劉清揚,參加了同盟會在天津的秘密組織――天津共和會。她和共和會會員們一道,油印反清宣傳品,向民眾進行革命宣傳,積極為灤州起義探聽軍情、籌措經費。

1919年,北京學生點燃了五四愛國運動的革命火炬,天津學生聞風而動。劉清揚和直隸女師的同學鄧文淑(即鄧穎超)、郭隆真等發起成立了天津女界愛國同志會,劉清揚被選為會長。她們上街遊行,高呼"國家興亡,匹夫有責"、"外抗強權,內除國賊"等愛國口號,在大街小巷宣講提倡國貨、抵製日貨的道理。她們還打破男女界限,跟天津學聯並肩戰鬥,舉行聲勢浩大的集會和示威遊行。劉清揚在鬥爭中表現了高度的愛國熱情和高超的組織才能,尤其是她那激昂慷慨、鏗鏘有力的演說,更是振奮人心。她先後被選為天津各界聯合會常務理事、抵製日貨委員會常務委員以及全國各界聯合會常務理事。

1919年6月下旬,因"凡爾賽和約"簽字日期迫近,天津各界聯合會于1919年6月26日開會決定派劉清揚等10位代表進京,會同山東、北京代表向政府請願,要求拒絕在和約上簽字。1919年6月27日晨,劉清揚一行乘火車赴京。當他們來到新華門總統府遞交請願書時,總統徐世昌拒不接見請願代表。劉清揚等10位天津代表不顧烈日炎炎,在總統府大門前靜坐,強烈要求徐世昌出來接見。天津代表們不屈不撓的鬥爭,得到北京學生和市民民眾的熱情支持,徐世昌不得不于1919年6月28日晚出來接見天津代表。面對徐世昌,劉清揚義正詞嚴地指出:"拒絕巴黎和約並取消二十一條賣國密約,這是四萬萬人民的呼聲。今請總統立即致電巴黎我國代表,拒絕簽字,並取消二十一條及一切不平等條約。這次請願我們既受人民重托,決不空手回去!"在各界請願代表的強烈要求和全國人民的壓力下,中國代表團終于拒絕在和約上簽字。

覺悟社舊址覺悟社舊址

1919年9月16日,劉清揚同剛從日本留學歸國的周恩來以及馬駿、郭隆真、鄧穎超等20位男女青年,在草廠庵天津學生聯合會辦公室舉行會議,成立了天津青年進步團體"覺悟社"。覺悟社本著"革心"、"革新"的精神,以"自覺"、"自決"為宗旨,出版刊物《覺悟》,研討世界新思潮,領導天津學生運動。

1919年11月16日,福州學生在焚燒日貨時,日本帝國主義者竟開槍打死我國學生和巡警,製造了轟動全國的"福州慘案"。為了抗議"福州慘案",聲援福州學生抵製日貨的愛國運動,在"覺悟社"精心組織之下,天津各界人民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集會和示威遊行。天津反動當局于1920年1月29日,出動軍警,用武力鎮壓民眾的愛國行動,拘捕了周恩來、郭隆真等4名學生代表,釀成震驚全國的"一·二九慘案"。

劉清揚于慘案發生的次日清晨,化裝成天主教修女,沿津浦路南下到達南京。她向南京學聯控訴了天津反動當局鎮壓學生愛國運動的罪行,呼吁全國各界同胞營救天津被捕的學生代表。南京學聯立即動員萬餘名學生示威遊行。隨後,她又來到上海,向全國學聯做了控訴。全國學聯在上海跑馬廳舉行了3萬多人的集會,劉清揚在會上痛陳天津學生愛國運動慘遭鎮壓的經過。大會強烈要求天津當局釋放被捕的學生代表,並決定通電全國一致聲援。由于劉清揚的奔走呼號,激起了全國各界人士的廣泛聲援,被捕的學生代表終于在1920年7月中旬全部獲釋。

加入中共

劉清揚在天津學生運動中嶄露頭角,顯露了才華,經過五四運動的革命洗禮,政治上已趨成熟,成為名聞京津的女傑英豪。

劉清揚(右2)劉清揚(右2)

1920年8月16日,劉清揚和周恩來、鄧穎超等11名"覺悟社"社員來到北京,邀請北京的"少年中國學會"、"曙光社"、"人道社"、"青年工讀互助團"等4個團體代表在北京陶然亭舉行座談會,共謀社會之改造,劉清揚被推選為會議主持人。在座談會舉行期間,在北京大學組織馬克思學說研究會、最早公開在中國宣傳馬克思主義、介紹蘇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北京大學著名教授李大釗和講師張申府也出席了會議並做了發言。他們的發言,對這批青年影響很深。

當時,華法教育會正倡議中國學生赴法勤工儉學,許多有志青年不滿國內軍閥混戰,為尋求國家出路,紛紛踴躍報名參加。

1920年底,"覺悟社"決定派周恩來、劉清揚等人赴法。1920年11月2日,周恩來乘法國郵輪波爾多斯號啓程先行去法。半個月後的1920年11月23日,劉清揚也踏上出國之路,她與被聘赴巴黎裏昂中法大學任教的張申府同船赴法。

張申府在赴法途經上海時,登門拜訪了正在和李大釗相約建黨的陳獨秀,陳獨秀囑咐他在法國的留學生和華工中建立共產主義小組。在赴法途中,張申府向劉清揚介紹了蘇俄十月革命和布爾什維克主義,講述共產主義理論以及共產黨的性質,使劉清揚對共產黨組織有了更多的認識。

左張申府3周恩來6劉清揚左張申府3周恩來6劉清揚

到了巴黎,劉清揚與已在雷諾汽車廠當學徒的周恩來等先期赴法的青年學子會合。1921年初,張申府首先發展劉清揚加入共產主義小組。同年二三月間,張申府和劉清揚一起介紹周恩來加入了共產主義小組。隨後,趙世炎、陳公培(一說是吳明)持陳獨秀的信與張申府接上關系。至此,巴黎共產主義小組便正式成立,其成員即為以上5人,由張申府擔任負責人。這是中國共產黨成立以前,中國在歐洲建立的第一個共產主義小組。它與國內的7個共產主義小組,共同發起成立了中國共產黨。

1921年7月,中共一大召開,因為來不及通知遠隔重洋的巴黎小組,所以巴黎小組沒有派代表參加。

1922年初,張申府因支持中國勤工儉學的學生佔領裏昂大學,與勤工儉學運動的組織者和負責人吳稚暉鬧翻了,丟了裏昂大學中國學院教授一職。因生活所迫,張申府帶著已是自己新婚妻子的劉清揚和周恩來于1922年2月來到物價較低的德國柏林。一個月後,劉清揚、張申府、周恩來、張伯簡四人成立了中共旅德小組。1923年冬,劉清揚與張申府這對志同道合的革命伴侶一道從德國途經蘇俄回國。回國後,劉清揚參加了鄧穎超等人領導的天津婦女進步團體"女星社",創辦《婦女日報》,並擔任報社總經理。

劉清揚(前排右2)劉清揚(前排右2)

1923年,中共第三次代表大會確定了與國民黨建立革命統一戰線的方針。中共北方區委決定劉清揚加入國民黨,作為跨黨黨員從事革命工作。

1924年春,她被派往廣州,參加廖仲愷夫人何香凝領導的國民黨中央婦女部工作,同年曾隨李大釗到蘇聯參加共產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

同年冬,劉清揚被中共中央調至上海,參與籌備上海女界國民會議促成會。後當選為全國國民會議促成會常務委員、國民黨北京特別市黨部執行委員會委員、婦女部長。

1926年北京發生震驚全國的"三一八"慘案,段祺瑞政府開始大肆逮捕愛國人士,在1926年3月26日印發的通緝國共兩黨48人名單中,第一名是李大釗,第二名就是劉清揚。在萬分緊急的情況下,劉清揚和李大釗以及國共兩黨的領導機關,隻得轉移到東交民巷蘇聯大使館西院的兵營裏。不久,奉系軍閥張作霖入關,變本加厲地鎮壓國共兩黨革命人士,北京全城陷入白色恐怖之中。盡管蘇聯大使館受到憲兵、特務的嚴密監視,但劉清揚從未停止過工作。她通過秘密活動方式與外界保持聯系,堅持鬥爭近一年之久。

1927年1月,劉清揚奉調到武漢工作,先後擔任何香凝領導的國民黨中央婦女部訓練股股長、宋慶齡主辦的國民黨中央婦女高級幹部訓練班班導、漢口市國民黨黨部婦女部部長等職。

1927年,蔣介石、汪精衛先後叛變革命,第一次國共合作破裂,劉清揚退出了國民黨。由于正懷身孕,為躲避國民黨反動派的白色恐怖,劉清揚也脫離了共產黨。

在這之前,張申府在上海因和陳獨秀意見相左,脫離了中共組織,後來在清華大學哲學系任教。

抗日期間

脫黨後的劉清揚和丈夫張申府住在清華園。"九一八"事變後,日本侵略者不但強佔我東北三省,又以咄咄逼人的驕橫氣焰步步進逼我華北。劉清揚耐不住心頭怒火,重新踏上政治舞台,積極投身抗日救亡運動。

劉清揚

1933年初,日軍進攻山海關。中國守軍在長城一線奮起抗擊,重創日軍。劉清揚團結北平各界婦女組織成立抗日救護慰勞隊,開展救護傷兵工作。她在清華大學教職員工家屬中開展募捐活動,並組織他們縫製棉被、棉襪送往前線,使正在前線浴血奮戰的將士深受鼓舞。

1935年,華北危在旦夕。在中共北平臨時工委的領導下,北平學生于1935年12月9日舉行聲勢浩大的抗日救亡遊行,卻遭到反動軍警的沖擊、毆打,北平學生義憤填膺,準備南下向南京國民政府請願。

1936年1月4日,清華大學參加南下請願團的學生在操場集合,整裝待發。劉清揚冒著嚴寒趕來,和南下請願學生一一握手,滿懷激情地說:"現在是到了我們該幹事情的時候了!"同年1月12日,在北平大學法商學院召開了北平婦女救國聯合會成立大會,劉清揚主持大會,並被推選為北平婦女救國會主席。

可是,國民黨當局卻不顧全國各界同胞"停止內戰"、"一致對外"的強烈要求,置民族危亡于不顧,依然奉行"攘外必先安內"的反動政策,大舉鎮壓人民的抗日救亡運動。

1936年2月29日清晨,軍警突然包圍清華大學,抓捕愛國學生和進步教授,張申府和劉清揚雙雙被抓走。劉清揚被關進陸軍監獄。在監獄裏,她不斷地鼓勵難友們要臨危不懼,威武不屈,和敵人進行針鋒相對的鬥爭。

北平陸軍部軍法處長提審劉清揚時對她說:"有人告發你是共產黨,你隻要講出來你受誰的指使,保證以後不再鼓動婦女鬧事就放你出去!"

劉清揚理直氣壯義正詞嚴地回答道:"我也可以告訴你,我曾經是一個共產黨員,現在隻是一個平民百姓。我受良心的指使,誓死不當亡國奴。我幹的是愛國運動,如果法律判定愛國有罪,那就聽便;如果愛國無罪,那就放我,我出去照樣幹愛國運動。放不放在你,我是無罪可認的。如果我為愛國而死,那是我的光榮。"

劉清揚在監獄裏蹲了3個月,經過社會各界多方營救,于1936年5月22日出獄。她一邁出監獄大門,便立刻趕赴上海參加1936年5月31日開幕的全國各界救國聯合會成立大會,被選為救國聯合會常務委員。1936年7月初,又回北平,繼續領導北平的抗日救亡運動。

1937年2月,在北平成立了包括7省在內的華北各界救國聯合會。聯合會由中共黨員楊秀峰、張友漁、徐冰以及張申府、劉清揚等5人負責,劉清揚分管組織工作。救國聯合會的任務不僅是做抗日宣傳,還要深入農村,發動民眾,組織抗日遊擊隊。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華北各界救國聯合會聯絡更多的人民團體,成立了北平各界抗敵後援會,支持對日作戰的國民黨第二十九軍。當時,劉清揚的家就是救國聯合會同第二十九軍保持聯系、互通情報、分派工作的聯絡中樞。劉清揚忙得不可開交,她一方面帶領婦女救護隊到永定門搶救傷員,另一方面又協同北大學生組織擔架隊,在北大三院禮堂設立了臨時傷兵醫療站。

七七事變後,劉清揚毅然決定告別年邁的老母和年幼的兒女,遠離家庭,到抗戰大後方去參加救亡運動。1937年11月上旬,劉清揚由天津到南京。不久,南京告急,她乘坐最後一列撤退專車抵達武漢。

當時的武漢是國共兩黨合作抗日的政治中心。在抗日熱潮中,年已43歲的劉清揚走上街頭,向民眾宣傳團結奮鬥,抗日救國。青年們聽了她那特有的激昂慷慨的演說,往往熱血沸騰、摩拳擦掌。她和馮玉祥夫人李德全等人組織了戰時兒童保育會,被推選為保育會理事兼輸送委員會副主任。她和鄧穎超史良沈茲九(1939年參加中國共產黨)等著名的社會活動家一起,參加了宋美齡召集的廬山婦女談話會。經過努力,將宋美齡的"新生活運動婦女指導委員會"加以擴大和改組,使之成為婦女界聯合抗日的一個統一戰線組織。宋美齡讓劉清揚擔任婦女委員會訓練組組長。劉清揚利用自己已脫離中共的身份,積極主持婦女指導委員會訓練組的工作,她把中共黨員郭見恩(郭建)、李植春、張潤芝等人安排為助手和骨幹,使訓練組成為一塊紅色基地。

劉清揚在婦女指導委員會訓練組工作的兩年時間裏,訓練了抗日婦女幹部近千名,其中絕大多數人以訓練班為革命的起點,走上了革命的道路。這不僅是劉清揚對抗戰事業的貢獻,也是她對中國革命事業的一項突出貢獻。

1941年"皖南事變"後,國民黨掀起了反共高潮。劉清揚按照中共南方局領導人周恩來、董必武的指示,以去淪陷區接孩子為名,經桂林轉香港,繼續參加抗日救亡活動。在愛國僑胞的協助下,劉清揚在香港九龍創辦了中華女子學校。不久,太平洋戰爭爆發,港島淪入敵手。她于1942年撤離香港,在中共地方組織協助下,經廣東東江抗日根據地跋山涉水回到重慶後,繼續參加救國會活動和戰時兒童保育會理事工作。

1943年初春,在重慶的周恩來出面組織祝賀劉清揚50歲壽辰活動。那一天,周恩來親自下廚為劉清揚煮了壽面,這使劉清揚非常感動也非常高興。郭沫若即席賦詩一首:慷慨幽燕姐,猶然十五餘。登台三寸舌,下筆萬言書。意識跨前進,須眉愧不如。行途則半百,努力莫躊躇。

加入民盟

1944年在重慶,經過張瀾介紹,劉清揚加入中國民主同盟。1945年10月,劉清揚出席了民盟在重慶特園召開的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當選為民盟中央執行委員兼民盟中央婦女委員會主任。

抗戰勝利後,劉清揚于1946年5月25日從重慶回到北平。回到北平後,劉清揚立即參加民盟華北總支部和北平市支部工作,並和設在北平的軍調部中共代表取得聯系,為軍調部提供有關情報。

不久,晉冀魯豫邊區政府主席楊秀峰通過軍調部中共幹部徐冰轉告劉清揚,解放區急需革命知識分子,請劉清揚介紹和輸送進步知識青年到解放區參加革命工作,劉清揚慨然應允。這個時候,劉清揚的革命活動早已落入國民黨特務的視線,軍警時常在夜半更深闖進她家進行突擊搜查。在這種情況下,她依然將個人安危置之度外,常往來于平津之間,與學運領袖密切聯系,到北大、師大、天津南開大學進行講演,熱情支持學生反飢餓、反內戰等反蔣反美運動,動員、介紹一批又一批進步青年知識分子到解放區去從事革命工作。

1948年10月,解放戰爭已取得決定性的勝利,為了迎接新中國的成立,中共中央邀請進步人士和民主黨派代表到解放區參加新政協的籌備工作。與此同時,中共北平秘密組織獲悉劉清揚已上了國務黨特務暗殺的黑名單,便緊急通知她停止在北平的革命活動,立即由中共秘密交通員護送去解放區。

1948年11月下旬,劉清揚和其他一批民主人士一起被護送到河北省平山縣中共中央統戰部所在地李庄。在那裏,劉清揚和向往解放區的這批民主人士一道學習、討論即將召開的新政協重要文獻――《共同綱領》。年底,他們被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西柏坡,受到中共中央主席毛澤東和其他中央領導同志的親切接見,過了一個非常愉快的新年。不久,北平和平解放的捷報傳來,劉清揚隨中共有關同志連夜乘卡車趕回北平,參加辦理解放後北平的一些社會工作。1949年2月2日,劉清揚受人民解放軍平津前線司令部邀請,登上正陽門城樓觀看威武的人民解放軍入城盛典。

建國之後

1949年3月,劉清揚出席了在懷仁堂舉行的第一次全國婦女代表大會,在會上成立了中華全國民主婦女聯合會,劉清揚當選為全國民主婦聯執行委員。同年9月,她作為全國民主婦聯代表,出席了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全體會議。

新中國成立後,她被選為第一、二、三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四屆全國政協常委;第一、二、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民盟中央常委;歷任政務院文化教育委員會委員、河北省人民政府委員、河北省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婦女幹部學校校長、北京市婦女聯誼會主席、全國婦聯副主席、全國紅十字總會副會長等職。

劉清揚非常珍惜她的政治生命,早在抗戰初期,她就向周恩來同志提出,希望恢復她的黨組織關系。周恩來同志勸她,暫時留在黨外,便于作統戰工作,解放後,她又多次申請入黨,直到1961年,劉清揚終于重新加入中國共產黨,從此更加意氣風發地為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而工作。

1963年2月,劉清揚70歲生日時,她回憶起20年前過50歲生日與周恩來等人聚會時的情景,感慨萬千,提筆寫了一首詩:韶光易逝又廿年,七旬初度猶壯年。踏遍坎坷不平路,改造河山更向前。

含冤辭世

在"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劉清揚也未能幸免于難,跟無數革命前輩一樣慘遭迫害;1977年7月19日,劉清揚含冤辭世,享年84歲。

兩年後,1979年8月3日,中共中央為劉清揚恢復名譽,平反昭雪,舉行追悼會。鄧小平、宋慶齡、鄧穎超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送了花圈。追悼會由全國政協副主席兼秘書長劉瀾濤主持,全國政協副主席、全國婦聯主席康克清致悼詞,她滿懷深情地鄭重宣告:"劉清揚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