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斌 -影視演員

劉斌

影視演員
更多義項 ▼ 收起更多 ▲

 1980年秋,劉斌就讀中央戲劇學院。他沒有想到,他所就讀的“中戲80班”成為一個特殊群體,成為一個藝術現象,在中國文藝表演史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

  • 中文名稱
    劉斌
  • 出生地
    北京
  • 畢業院校
    中央戲劇學院
  • 國    籍
    中國
  • 民    族
  • 星    座
    牡羊座
  • 體    重
    90KG
  • 身    高
    178CM
  • 代表作品
    《海馬歌舞廳》、《黑洞》、《大宅門》《永不瞑目》《危險進程》
  • 職    業
    演員
  • 出生日期
    1961年3月30日
  • 生    肖

從業經歷

1980年秋,劉斌就讀中央戲劇學院。他沒有想到,他所就讀的"中戲80班"成為一個特殊群體,成為一個藝術現象,在中國文藝表演史上產生了廣泛的影響。"中戲80班"的故事可以寫成一本書,實際上,已經有這樣一本書了,這就是上文提到過的張仁裏著的《啓程》。該書以"考場記事"、"表演四題"、"五在戰役"、"姜文現象"、"我的心得"等內容為線索,配以五十餘幅珍貴照片,詳盡地回顧了班導張仁裏老師與這個人才濟濟的優秀班級共同"從零開始"走向輝煌的教學歷程。"中戲80班"有17位同學,其他16位分別是:姜文、叢珊、呂麗萍、岳紅、江澄、劉曉寧、曹力、仇曉光、郝光、賈玉蘭、高倩、王曉燕、餘俊武、薛山、楊利山、李一哲等。

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

在這濃鬱的藝術氛圍中,劉斌除了認真學習基本功外,還隨時隨地觀察生活,有一次,他在公園裏看到一個患輕度腦血栓的人為了恢復健康而勤學苦練。他從中受到啓發,自編自導自演創作了一個小品《晨練》,深受好評。劉斌還創作了一個小品《見面之後》,故事講述的是,劉斌經人介紹去相親,對女方非常滿意,回到家母親著急地問對對方的感受。劉斌心裏美滋滋的,但就是不願意說出口。母親越著急,劉斌越不願意說。劉斌

為了表達心裏那種開心的感覺,特別設計了回家的路上專門走了一個橫"S"形,表達了內心樂滋滋的心情,走"S"形也無疑延長回家的路,有利于感情的充分表達。面對母親的問,說好也不好,說不好更不行。而且,還不知道女方的意見呢。劉斌隻能保持沉默。這個小品又受到了老師的肯定。

老師還認為一些戲劇片斷聯系無法充分發掘劉斌幽默的潛質。為此老師特地讓劉斌練習演《司加班的詭計》中的西勒菲斯特一角。這人大智若愚,似拙實巧,每次都能在危險處化險為夷。劉斌一上台,就把大家逗得笑疼了肚子。老師驚呼:"這個角色非劉斌莫屬,他就是有幽默潛質。"

1984年,小品《賣花生仁的姑娘》被選入中央電視台春節晚會,這也是小品首次進入電視。而像這樣水準的小品,劉斌的班有200多個。他們還特地組織過一台小品晚會,在北京巡回演出,很受歡迎。我除了演出外,還負責外聯,每場演出都要去看場地和燈光。

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

在排練《許茂和他的女兒們》片斷的時候。大家都剃了頭,穿上農民服裝,個個都像農民。可我白白胖胖的怎麽弄都不像。于是,我帶著大家去了去公共浴室洗澡,結果浴客們都認為是我這個城裏人帶著一群農民來洗澡。劉斌豪爽仗義的性格在學生時代已經初露端倪。當時大家經常感覺吃不飽。劉斌就隔三岔五地帶著同學回家加餐。而當時物質匱乏,當劉斌和幾個同學飽餐一頓之後,留給父母的卻所剩無幾了。但父母一直贊許劉斌這樣做。

中表80班組織了四台畢業大戲。《家庭大事》、《司加班的詭計》、《原野》和《飢餓海峽》等四台大戲。其中前三台一連演了20多場,場場爆滿。而《飢餓海峽》則因其中涉及妓女不準公演,劉斌主演妓院老板。劉斌告訴記者:"當時電影有內參片,而《飢餓海峽》居然成了全國第一步內參戲。連演20場,場場爆滿,許多人輾轉托了關系向我要票。"

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中央戲劇學院80班的同學們

天下無不散的宴席。1984年,"中表80班"17位同學最終各奔東西。但形散神不散,"中表80班"永遠存在。劉斌說:"我們現在還經常聚會,隻要說老同學聚會,隻要在北京,無論怎麽忙,它們都會想方設法趕去。無論社會地位多高,架子多大的人,一進屋,關上門,馬上都回到了20年前的中學時代。"

1984年,劉斌分配到了中央電視台,工作是文藝類主持人。 現在看來,這是一個多少人夢寐以求的單位和職業。但對于劉斌來說,也許是在中戲一直受"拒絕觸電"的教育,也許他覺得隻有戲劇才是藝術的觀念,劉斌很快就離開了中央電視台。

他的理想的火焰全部為戲劇而燃燒。

他想著去美國深造,學習戲劇。但老師告訴他:"美國不會有機會讓你實現自己的理想,而留在這裏,無論是戲劇還是影視,都會有一席之地。"

劉斌打消了去美國的念頭,想在國內演戲。但此時內地戲劇陷入了低谷,劇院裏幾乎沒有人看戲。繼續演戲的夢想也破滅了。劉斌成了演藝個體戶。他的組織關系起初存在中戲,後來就幹脆放到人才市場。劉斌也許是最早的演藝個體戶。那一段時間,劉斌騎著個腳踏車到處逛,他演過戲,學過攝影,學過畫畫。但一切都率性而為。雖然沒有太多的經濟收入,但他坐車用月票,騎腳踏車,沒有太多的開銷,倒也不太窘迫。

父母看到兒子沒有一個正經工作,心裏發慌,覺得這樣下去總不是個事,但卻也愛莫能助。而斌劉則甘之如飴,父母也不再操心。劉斌這段時間除了演戲之外,就是廣交朋友,他會和同行在一個頗有情調的咖啡館裏聊天,也會和民工光著膀子在四合院裏打牌。

劉斌所接拍的第一步電視劇時,中國的電視劇剛剛起步,但有漸成熱門之勢力。

這一年,中戲骨幹教師林兆華、熊源偉聯合執導了一部有關滄州武術故事的電視劇,請劉斌參演。

進入劇組之後,劉斌發現,他太適合在影視劇組"上班"了,沒有太嚴明的紀律,在輕松快樂的氣氛中,玩玩就把活幹了。"接著我拍了很多電視劇,也沒有太大的影響,掙的都是散碎的銀兩,因為電視還沒有真正普及到千家萬戶。"

1988年,劉斌在謝飛執導的電影《本命年》飾演一位警察的角色。最初的劇情是,姜文是勞教釋放人員,而警官劉斌無私地關心幫助他。如姜文在飯店酗酒鬧事,劉斌把姜文勸回家,悉心教導,而且自己墊錢替姜文賠償損失。總之,劉斌所演的警察是"雷鋒式"的。

劉斌的戲份並不多沒,但他卻專門去找警察、法官聊天,了解他們的生活。他們告訴劉斌:劇本中的故事現實生活中不太有,一個勞教釋放人員還要惹事,這種人不給他送回去已經不錯了,警察哪有閒心去管其他事情?該訓斥就訓斥,該怎麽樣就怎麽樣,對這種人怎麽能夠有好臉呢?

那時的創作氣氛非常好,姜文在劉斌家住了好多天,不分白天黑夜地研究角色。劉斌回到劇組,最終得以實現自己的想法,于是《本命年》中有一個真實、精彩的警官形象。1990年,《命年》獲第13屆電影百花獎最佳故事片獎,第四十屆西柏林國際電影節銀熊獎。

《本命年》初步展現劉斌的實力。1991年,電視劇《海馬歌舞廳》依然請劉斌主演一名警察。穿上警服的劉斌形神兼備,連一些劇組的工作人員都誤以為劉斌就是警察,以致休息時都不太願意跟劉斌多說話,因為他們對警察有點敬畏和抵觸。拍了10集之後,因種種原因,《海馬歌舞廳》大換血,一切推倒重來,由劉斌和陳小藝主演"海馬歌舞廳"老板和老板娘。

劉斌陰差陽錯當上主演,沒想到幾乎成為該劇的代名詞。1993年,《海馬歌舞廳》發行到全國31個省,當年全國隻有八個電視台,但那段時間,一開啟電視,至少有三個台在播《海馬歌舞廳》。有意思的,也許主題曲和片尾曲有"何不遊戲人間"、"管它虛度多少歲月"等"不積極向上"的思想傾向,某電視台卻無法割愛,決定隻播出內容,不播出片頭片尾。這種掐頭去尾的播出方式當真空前絕後。

回顧此劇,劉斌說:"《海馬歌舞廳》盡管許多人說該劇已經很不錯了,但還是有許多自己的看法。編劇集中了王朔、莫言、餘華、蘇童等全國26名中青年作家,劇本寫得不錯。但是,缺乏一位專門的編劇來最後統稿,因此全劇風格不統一。如,梁天演的汪蒙,北方作家筆下是'蒙子',南方作家筆下則成了'阿蒙'。像這類情況我們隻好依靠邊演邊調整。"

接著,劉斌先後在《辯護律師》、《無雪的冬天》、《男人離婚》、等電視劇中有出色的表演,但最終沒有走紅。

許多人勸劉斌,你在演藝圈內外有那麽多朋友,何不有話筒就說話,有電視劇就上,先混個臉熟再說。但劉斌給自己定了幾個規矩:堅決不接爛片,也盡量不接不適合自己的角色。

中表80班17位同學中有不少早已走紅了:姜文早已經走紅了,叢珊也走紅了,呂麗萍也走紅了。還有許多剛出中戲校門的演員也很快走紅了。面對同學早已經走紅的情況,劉斌說:"沒有什麽感覺,我太容易知足了,一般情況不會著急上火。"

誠然,面對亂紛紛你方唱罷我登場的文藝界,劉斌所能做的隻有一個字:等。

他要等一個好劇本,他要等一個好角色,他要等一個好的創作集體。

主要作品

電影作品

1987年《同一片藍天下》出演;導演:劉淑安

1987年《京都球俠》飾大熊;合作演員:陳佩斯、張豐毅、姜昆、劉江、王姬、唐傑忠;導演:謝洪

1987年《人間恩怨》男二號;飾楊小虎;合作演員:張雁、凌元、孫維亮;導演:薛宜昌、邢丹

1990年《本命年》飾王寶鐵;合作演員:姜文、程琳、梁天、劉小寧、岳紅;導演:謝飛

1990年《後會有期》出演、兼製片人;合作演員:宋曉英

1991年《周末戀愛角》飾胖子;合作演員:郭達、蔡明、六小齡童、傅藝偉;導演:王鳳奎、顧晶

1991年《大太監李連英》男二號;飾二總管崔玉貴、兼製片人;合作演員:姜文、劉曉慶、朱旭、徐帆;導演:田壯壯

1991年《情惑》男一號;飾肖和;合作演員:張強、宋戈;導演:陳國星

1991年《謀生奇遇》男一號 ;飾 ; 合作演員:常戎;導演:呂紹連、楊曉丹

1994年《陽光燦爛的日子》客串;飾劉思甜(成年);合作演員:姜文、夏雨、韓冬、耿樂、寧靜、陶虹、斯琴高娃、王學圻、馮小剛、左小青;導演:姜文

2009年《鬥愛》(原名:舞動心靈)男二號;飾五哥;合作演員:鍾漢良、愛戴、孫田莉子;導演:張挺

電視作品

《辯護律師》20集;出演

辯護律師辯護律師

《人民不會忘記》出演、兼製片人;

《唐伯虎》8集;出演

1989年《黑眼睛太陽神》14集;出演

1993年《海馬歌舞廳》41集;男一號;飾馬斯達;合作演員:陳小藝、梁天、李成儒、姜昆、韓善續、等眾多明、笑星;導演:劉毅然

1993年《我愛我家》11集,12集,92集客串;飾 ;合作演員:宋丹丹、文興宇、楊立新、梁天、關凌;導演:英達

1998年《無雪的冬天》21集;飾吳天喜;合作演員:陳寶國、劉蓓、丁志誠、祁艷、李成儒、雷恪生;導演:趙寶剛1999年《永不瞑目》27集;飾杜長發;合作演員:陸毅、蘇瑾、尤勇、袁立、錢勇夫;導演:趙寶剛

電視劇《黑洞》照片電視劇《黑洞》照片

1999年《男人離婚》27集;男一號;飾沈國良、兼製片人;合作演員:潘虹、達式常、趙亮、丁嘉麗、韋力、孫思翰;導演:江澄

2000年《完全婚姻手冊》24集;飾車文龍;合作演員:常戎、蓋麗麗、佟瑞欣、馬伊、張子健、何賽飛;導演:江澄

2001年《讓愛作主》22集;飾王書;合作演員:王志文、江珊、朱娜、徐楊;導演:張建棟

2001年《黑洞》31集;飾張峰;合作演員:陳道明、陶澤如董勇、陶虹、許多;導演:管虎

2002年《生活秀》25集;男二號;飾洪濤;合作演員:蓋麗麗、廖金生、邵峰、郭柯宇;導演:傅靖生

2002年《人大主任》(又名:權利)22集;飾常明;合作演員:鮑國安、趙烜煊、奚美娟、田海蓉;導演:唐敬

讓愛做主讓愛做主

2002年《危險進程》23集;男二號;飾許青山;合作演員:廖金生、馬、李艷秋、王思懿、許多、吳衛東導演:楊鳳良

2002年《大宅門》續集;第41集-72集;飾白敬業;合作演員:陳寶國、江珊、佟瑞欣、何賽飛、俞飛鴻、劉蓓、雷恪生;導演:郭寶昌

2003年《冬至》40集;飾劉家善;合作演員:陳道明、丁勇岱、李成儒、張子健;導演:管虎、烏迪

2003年《黃金時代》(又名:罪惡密碼)26集;飾黃求生;合作演員:高曙光、寇振海、邊緣、徐永革、楊梅、劉思彤;導演:袁英明(中國香港)

電視劇《大宅門》電視劇《大宅門》

2003年《永不言敗》20集;男二號;飾 ;合作演員:丁志誠、趙烜煊、虞夢、吳辰君;導演:張來京

2005年《基因之戰》22集;飾劉戈壁;合作演員:丁志誠、趙琳(現名:趙子琪);劉佳、王策;導演:劉立京、溫文傑

2006年《上書房》42集;男二號;飾田師傅;合作演員:寇振海、王慶祥、楊幕、劉蓓、袁弘;導演:曾麗珍(中國香港)

2008年《情證今生》24集;男二號;飾紀遠航;合作演員:陳坤、陳寶國、楊蓉;總導演:張紹林;導演:陳東村

2009年《蘇菲的供詞》27集;男一號;飾王凱;合作演員:張歆藝、王志飛、趙寶剛;導演:王曉明

上書房上書房

2011年《母子連心》;男二號;飾二寶;合作演員:李澤鐸、王靜、姚安;導演:延藝

2013年《紅色通道》30集;男二號;飾周默涵;合作演員:劉燁;導演:常猛

話劇作品

《家庭大事》

《炊事班的詭計》

人物故事

演員劉斌生命中絕大部分時間都高高興興地交給了朋友。在生活上,劉斌豪俠仗義為朋友兩肋插刀有口皆碑,但事業上卻默默無聞而依然平和快樂。終于有一天,這樣的生活方式最終讓劉斌噴薄而出,一鳴驚人。著名演員劉斌的成長歷程印證了一個最簡單的道理:藝術來源于生活。

1961年,劉斌出生于北京一個普通幹部家庭。童年的劉斌體弱多病。過敏性體質,隨便吃點什麽就有可能引起過敏性發燒。

9歲時,劉斌就隨父母來到江西九江。

面對風光旖旎的南國風光,劉斌覺得一切是那麽有趣和新鮮。

杏花煙雨江南,南方的雨比起北京來,要溫柔得多。有一天,又下雨了。劉斌照例跑出去趟水、淋雨玩。但奇怪的事情出現了。水一漫到小腿肚哪裏,小腿肚就紅到哪裏。雨點打到手臂哪裏,哪裏就留下如小雨點一樣大小的紅印痕。

劉斌感到非常新奇和好玩,但他不知道,一場生死歷險悄悄來臨。

這是由于南方水土不服引起的嚴重性過敏。

當時,抗過敏的葯似乎隻有青酶素,但是劉斌對青酶素也過敏。

但必須用葯呀。于是,大夫隻好以毒攻毒,以過敏治過敏。

註射完青酶素,在醫院裏觀察了半小時,一切正常,安然無恙。于是劉斌打道回府。沒想到剛入家門,劉斌就不行了。于是醫院的大夫全部往劉斌家奔忙,最終轉危為安。

後來大夫說,幸好劉斌家距離醫院隻有幾步路,否則再耽誤幾分鍾,後果不堪構想。懵懵懂懂的劉斌不經意間在閻王殿走了一遭。雖然化險為夷,但留下了一個"後遺症":"風濕性心肌炎",連續臥床三個月無法下地,三個月後他幾乎不會走路,哥哥趕忙給他做了一副拐杖,劉斌天天拄著拐棍練習走路,直到完全康復。

劉斌所上的學校是臨時組建的,老師是從來自全國各地的下放的人中抽調的,沒有太多的教學經驗。而醫院專門給劉斌出具證明,一直免修體育和勞動課。實際上,劉斌的日子是半農半讀的,甚至學農比讀書更重要。有趣的是,上學時免修體育和勞動課的劉斌,學農時卻生龍活虎,趣味盎然--割稻插秧,養豬放牛,夢裏水鄉,人間天堂。--在劉斌童年記憶裏,"風景這邊獨好。"四年後,劉斌隨父母回到北京,插班就讀國小四年級。但因為在南方根本沒怎麽正經的讀過書,上課如聽天書,什麽也聽不懂,但劉斌沒有任何自卑,因為很快就"批林批孔",孔子的"四體不勤,五谷不分"成為批判的重點。劉斌頗有優越感,他幾乎認識所有的庄稼和動物,絕對不像有些同學那樣"五谷不分"。

在江西幹校在江西幹校

在就讀北京27中學期間,劉斌被選拔到文藝宣傳隊舞蹈隊。此時的劉斌不再是體弱多病,而是個生龍活虎的人。

雖然在舞蹈隊,但當時卻講究"一專多能",相聲、小品、話劇、活報劇、詩朗誦、快板書等等全都學。在文藝宣傳隊活動中,劉斌漸漸感覺到與觀眾直接交流,與觀眾同呼吸的奇妙感受。為劉斌以後走向舞台打下了基礎。"

1978年,宣傳隊的一群同學去報考中央戲劇學院,劉斌也跟著去玩一玩。其他同學一般在初試就紛紛落馬,劉斌居然殺到最後一關:三試。

三試的主考官為著名的毛澤東特型演員金乃千,當時早已聞名全國。劉斌帶著忐忑不安的心進入現場。金老師問劉斌的第一個問題是:"你吃過早飯了嗎?"

從拉家常開始,劉斌一下子變得輕松了。

但輕松歸輕松,劉斌最終沒有考上。

他沒有任何不高興,回到學校繼續學習。1979年,劉斌高中畢業。那時,中央戲劇學院表演戲是隔年招生。1980年,劉斌再一次報考了中央戲劇學院。劉斌記得很清楚,考試的那天的黃沙漫天飛,許多女考生臉上都蒙著圍巾。

有意思的是,考試的形式幾乎與1978年那次一模一樣,而劉斌真正做到了輕車熟路--他應試的內容居然也和1978年那次相差無幾。就這樣,劉斌也進入三試。主考官居然還是那個金乃千老師。

在考試現場,沒等劉斌開口:金老師說:"小伙子,你怎麽又來了?"

劉斌說:"是呀。"

金老師說:"這回該準備得不錯了吧。"

劉斌說:"沒有,跟以前一樣。"說完這句話,劉斌已經非常後悔了,後悔的不是實話實說,而是後悔這兩年光顧和朋友們打撲克而不找人輔導一下,做點準備。

果然,金老師說:"那怎麽行呀。"

就這樣,考完了。 似乎一切都是1978年的翻版。難道結果還是與1978年一樣:沒考上?

劉斌卻有一種奇異的感覺:"這回不會白考。"

幾個月以後,劉斌突然得到通知,讓他去參加加試。

這次主考官卻換了,換了張仁裏--後來成了劉斌的班導。

這次給劉斌的"交流小品"的題目是"打牌":劉斌是醫院一個病人,卻非常淘氣,中午偷偷地找其他病友去打撲克。劉斌的牌技特別差,無論怎麽費盡都無法贏對方,而他的病友卻是個機靈鬼,經常贏牌。

對于考生來說,這是一個頗具難度的小品。演住院病人,劉斌對以前的生病體驗卻一直不記得了。劉斌認為:打牌是拿手的,是經常贏的,在要演輸家,倒是一個難題。

張老師把要求對劉斌和他另外一名考生講了之後,讓他們到旁邊準備一下。

兩人來到一邊,劉斌想要跟那位演對手戲的考生商量一下,但那位考生的態度讓劉斌感到尷尬,但劉斌也沒說什麽,隻是心想:既然對方不肯商量,自己也不會去勉強,

過了一會兒,張老師過來詢問劉斌,他們怎麽不商量?劉斌無奈地表示對方不願跟自己商量。

張老師無奈搖搖頭,讓他們上台表演。

那位演機靈鬼的考生確實是個機靈鬼。他很快跑上舞台,佔據了最好的位置:面對評審。而劉斌完全可以要求兩人側著對觀眾,當時卻傻傻地背對觀眾,兩人開始了"打牌"。劉斌對當時自己是究竟怎麽演已經不記得了,隻記得台下的評審因為自己的表演笑得前仰後合。"

劉斌三月份參加了北京的考試,當時招生組對他的幽默感並未測試得很清楚。有的老師看劉斌的體型,認為它日後必將發胖,因此對錄取提出抗告。為了將他各方面考察的更加清楚,招生組趁著當年8月在北京再次招生的機會,又請他來參加一次考試。

第二次考試中劉斌的"交流小品"題目是"打牌。"為了贏牌,劉斌使出了"十八般武藝",偷看,換牌,耍賴樣樣不在話下。設計這個題目的目的是想測試劉斌在遊戲中表現出的機敏和幽默感。那時,副院長阮若珊老師在考場看到了劉斌的表演,非常喜歡。于是劉斌以他不容置疑的表演才能,跨入了學院的大門。

其他趣事

劉斌的太太叫許多,他們因《黑洞》相識,在《危險進程》中擦出愛的火花。如今他們的愛情結晶--寶貝兒子快滿兩歲了。劉斌說他現在全部精力都在老婆、兒子身上,他拍戲很大程度上是想為家人創造一個更好的生活條件。

約劉斌採訪那天,他的太太許多也跟著來了。1.78米的劉斌在1.70米的許多面前,不顯高隻顯胖。劉斌話不多,通常一個問題過去,他寥寥數語。隻是提到剛剛一歲零七個月的兒子,才勾起劉斌的談話欲望,憨直的笑容始終掛在臉上。許多是一個爽朗、熱情的女孩兒,在記者面前,她絲毫不掩飾嫁給劉斌的幸福感。採訪的第二天一早,劉斌將飛赴美國拍攝電視劇《基因之戰》,許多說晚上回家還得幫劉斌整理行裝。採訪當天,《大宅門》續集剛剛開播,劉斌笑言他演的白敬業值得一看。

自打拍了《黑洞》後,劉斌演了很多反面角色,白敬業也是。"不過他不像《黑洞》中張峰城府那麽深,他有著紈絝子弟的通病,但偶爾還辦一些好事。我在這個人物身上賦予了一些喜劇因素,越往後看越讓人覺得恨不起來他,甚至還生出一絲同情。"為了達到一種喜劇效果,拍攝中劉斌有許多即興發揮,比如他被日本人關進了大牢,日本人聽不懂他的話,他不信,于是他試著罵了日本人一句,看其沒有反應,才確信他們聽不懂。這一句罵人話,就是劉斌即興加的台詞。拍攝《大宅門》續集期間,劉斌這些"花花點子"經常逗得導演郭寶昌哈哈大笑。這一點,許多是最好的見證人,因為她每次去劇組探班,常目睹這樣的場景。

劉斌說看《大宅門》續集劇本時,他深切感受到了郭寶昌對這個戲傾註的心血。"他不僅給觀眾寫了一個個栩栩如生的人物,也圓了他的一個夢。我能感覺到白敬業在郭導的心中位置並不重,他著力塑造的是七爺和香秀。但是我還是盡最大的努力把他演好。"郭寶昌曾直言劉斌給了他一個意外,以至于老爺子在不同場合都不忘誇劉斌的好。

劉斌說他演的白敬業開始不覺得怎麽,越到後來越能品出滋味。劉斌下的功夫,許多感受得最直接。"那時我們的兒子出生不久,拍前一部戲時隻要有時間他就飛回北京看兒子,但在無錫拍《大宅門》續集時,他回家的次數屈指可數。"讓劉斌對自己的表演做個評價,他沒有直說,一旁的許多接過話茬:"我覺得這是劉斌目前為止演得最好的角色,如果有超過這個的,說明他又上了一個台階。"也許這就是劉斌的心裏話。

劉斌曾為《黑洞》過後人家排著隊找他演反面角色苦惱過,但也承認《黑洞》給他帶來諸多好運:知名度大幅提升的同時,人到中年的他由此找到了親密愛人--比他小18歲的許多。不久,健康、可愛的兒子又闖進了他的世界。

劉斌與太太許多劉斌與太太許多

許多在南京藝術學院上學的時候,就認識劉斌,劉斌是許多老師的好朋友。他事業上的扎實功底和誠懇睿智的人格魅力早就吸引了有"戀父情結"的許多。拍《黑洞》的時候,許多還在上學,寒假時在這部電視劇裏演了一個角色,就是被張峰殺死的妓女。半年後許多和劉斌又一起演出了《危險進程》,這次他們是有意在一起合作,三個月的拍攝時間裏他們終于擦出了愛情的火花。拍戲結束,他們在北京買了一套新房,等到2001年9月許多畢業,他們就結婚了。

他們的婚禮很簡單,隻是和幾個最親近的朋友吃頓飯,許多的媽媽搜不知道她結婚了。

許多不敢告訴媽媽自己結婚了,是怕媽媽埋怨她那麽小就走入家庭。但是老實誠懇的劉斌很快得到許多家人的認可,父母每次給女兒打電話時都不忘囑咐"不許欺負劉斌!"話題說到寶貝兒子,劉斌和許多滔滔不絕。這個一歲零七個月,大耳朵的調皮小鬼小名叫富貴,大名劉禹辰,是劉斌專門請人起的。劉斌四十得子,怎麽寵愛這個小家伙都不過分,在外地拍戲,他一有空就往家裏打電話,聽富貴咿咿呀呀叫爸爸。富貴很小的時候就害怕爸爸的硬胡子,從來不跟爸爸"親熱"。調皮任性的小家伙每次犯了錯誤就都會先看爸爸一眼,雖然劉斌從來不對孩子凶,但他已經在富貴心中樹立起了慈父的威嚴。

生活秀生活秀

其實,早在許多懷孕的時候,劉斌這個準爸爸就已經開始精心準備了。許多懷孕七個月的時候,劉斌推掉了所有的戲,專心陪了她大半年。劉斌是個做飯達人,許多懷孕嘴巴又饞又刁,他每天都要精心準備一大桌的好菜,許多總是吃撐了要他給拍著順氣。

孩子出生是剖腹產,劉斌沒敢進去看。手術後許多麻葯過敏,暫時不能正常呼吸,劉斌就坐在許多身邊一隻手抬著她的頭,一隻手不停地發信息告訴所有的朋友兒子出生的喜訊。那一個星期劉斌陪許多住在醫院裏忙前忙後,一直都沒有睡覺。他還去產房學習護士給孩子洗澡,現在也一直在給富貴洗澡。許多產後有些憂鬱煩躁,劉斌始終細心呵護,在許多喂奶前一定給她披好衣服,孩子的出生和成長給他們帶來了許多驚喜和幸福。

生活上,劉斌和許多在一起很默契,剛開始許多有些不習慣劉斌一是一二是二的性格,"在他身上除了好就是不好,除了對就是錯,沒有任何中庸的東西。"後來許多漸漸習慣了他的性格,並成了劉斌最心心相通的知己。都愛熱鬧的他倆經常出雙入對地出席朋友的聚會。在兩人一些特別的紀念日,他們總是到崇文門"三寶樂"爆搓一頓。劉斌也給許多很多照顧,倆人出去的時候,無論多遠的路,劉斌都會自己開車,把許多一送到底。至于許多,那就更不用說了,每天樂滋滋地照看著家人,並且為劉斌的減肥計畫做了不懈的努力!"最成功的一次是一個禮拜減了十斤,那時在家裏到處寫著'不許半夜起來去冰櫃找饅頭'等一系列這樣的紙條。可後來還是沒堅持下來。現在隻是希望他不要再胖了!健康是最重要的。"

斌哥和富貴斌哥和富貴

說到健康,劉斌在青島演戲曾受傷失憶,當時許多並不知道,直到後來朋友在網上看到了這個訊息才告訴了她!當時她第一個反應是"做過檢查了嗎?"之後她去醫院悉心地照料劉斌,從那之後,劉斌和許多的感情更增進了一步。

許多與劉斌相差18歲,以前她在劉斌眼裏就是一孩子。如今可不一樣了,劉斌動不動就是"你都孩子他媽了!這個事還不會做呀!"平時劉斌對許多要求很高,總是教導她怎樣不走他曾經的彎路,怎樣與人交往。這一點許多是欣然接受的,但也有點"力不從心","你讓我慢慢來,我要一下子成了你,不就成人精了啊!"

許多說話時,劉斌一直看著她,眼神異常溫暖。他坦言現在的生活讓他非常滿足--賢惠開朗的妻子,聰明可愛的兒子,雙方健康的父母。一個溫暖的家。他說他在外面奔,一大半是為了給老婆、孩子創造一個更好的生活條件。劉斌說,他是妻子和兒子的精神支柱,而妻子和兒子是是他工作的動力。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