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放吾

劉放吾

劉放吾(1898--1994),原名劉繼樞,別號不羈,湖南桂陽人。桂陽蘭嘉聯合中學,黃埔軍校第六期第一總隊步科畢業。廬山中央軍官訓練團第三期、駐印度蘭姆伽戰術學校戰術班第二期、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七期、台灣圓山軍官訓練團第八期、台灣陸軍參謀指揮大學畢業。歷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教導師特務連排長,國民政府警衛軍特務三連連長,第五軍及財政部稅警總團步兵四團連長,抗日戰爭爆發後,任稅警總團幹校軍士隊少校隊長,稅警總團第二團第二營營長,新編第三十八師一一三團上校團長、上校師附。參加淞滬會戰、武漢會戰和英緬抗戰,曾率部解救英軍7000人。1994年6月29日病逝洛杉機。在去世兩年前,台灣當局為其補發一枚遲到整50年的榮譽---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

  • 中文名稱
    劉放吾
  • 別名
    不羈
  • 出生地
    湖南桂陽
  • 出生日期
    1898
  • 逝世日期
    1994
  • 畢業院校
    黃埔軍校第六期第一總隊步科

人物資料

劉放吾簡介

劉放吾(1898-1994)黃埔軍校第六期第一總隊步科畢業。別號不羈,湖南桂陽人。桂陽蘭嘉聯合中學,廬山中央軍官訓練團第三期、駐印度蘭姆伽戰術學校戰術班第二期、陸軍大學特別班第七期、台灣圓山軍官訓練團第八期、台灣陸軍參謀指揮大學畢業。歷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教導師特務連排長,國民政府警衛軍特務三連連長,第五軍及財政部稅警總團步兵四團連長,抗日戰爭爆發後,任稅警總團幹校軍士隊少校隊長,稅警總團第二團第二營營長,新編第三十八師一一三團上校團長、上校師副。參加淞滬會戰、武漢會戰和英緬抗戰,曾率部解救英軍、傳教士、記者等7000餘人。

人物履歷

劉放吾,原名劉繼樞,1898年4月17日出生,湖南桂陽人,號不羈。

1926年6月30日于湖南省桂陽藍嘉聯合中學畢業

1926年9月1日入黃埔軍校第六期步兵科

1929年5月30日畢業

1929年9月任軍校教導隊學生隊排長

1930年6月1日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教導師特務連排長1930年12月1日任警衛軍特務營3連連長

劉放吾劉放吾

1931年12月1日任5軍特務營3連連長

1932年2月參加了「一二八」上海抗戰

1932年11月1日任稅警總團4團5連連長,後升任營長

1933年9月入廬山軍官訓練團3期學習,同年10月畢業

1937年10月1日任稅警總團幹部教導隊軍士隊少校隊長

1939年3月1日任稅警總團2團2營營長

1941年12月1日任新編38師113團上校團長

1942年8月至9月入印度藍姆伽戰訓班學習

1943年6月1日任新編38師上校師附

1946年4月20日任新編1軍幹部教導隊上校大隊長

1946年6月1日任東北保全司令部第12支隊少將副司令

1947年9月20日該部改編為騎兵2旅,任少將副旅長

1947年12月25日任新編7軍高參

1948年5月初因母病請準長假,同年12月,奉電來台任陸軍訓練司令部高參

1949年5月5日任中央軍校第4軍訓班軍官大隊少將大隊長

1949年10月1日任學生總隊少將總隊長

1950年9月1日任軍校幹訓總隊少將總隊長

1951年秋任第80軍幹訓班上校副主任

1952年1月兼任陸軍補充兵幹部集訓班導

1952年9月任第80軍幹訓班少將副主任

1952年11月初去兼職

1954年1月退役,定居洛杉機

1994年6月29日病逝洛杉機。

人物生平

著書紀念

劉放吾將軍的後代基本定居在美國,劉放吾將軍次子劉偉民先生特著書《劉放吾將軍與緬甸仁安羌大捷》以紀念劉放吾將軍,並將緬甸仁安羌大捷的戰史內幕公布于眾。劉偉民在回憶錄中寫到:「1942年4月20日,中國遠征軍在緬甸締造仁安羌大捷。這是清朝中葉以來,中國在境外第一次挫敗日本軍隊的輝煌戰役,而當年領導遠征軍新38師113團,以一團兵力浴血奮戰、立功異域的劉放吾團長,就是我的父親。

受到待遇

1992年4月11日,洛杉磯世界日報》登載了一條訊息。英國首相撒切爾夫人在芝加哥的卡爾登酒店大廳裏,緊緊握住93歲高齡的中國抗日老將軍劉放吾的手,再三感謝他50年前于緬甸仁安羌解救英軍的壯舉。4月20日,仁安羌大捷50周年當天,美國加利福尼亞州州長彼得·威爾遜致函這位將軍:"我很高興與你一同慶祝第二次世界大戰緬甸仁安羌大捷。我知道你親歷大戰,且對50年前這段歷史記憶深刻。隻有熱心忠誠的人,才能領軍在戰鬥中取勝,或奮不顧身參加戰鬥,你已經證明了自己出類拔萃的才能。身為中國遠征軍第113團團長,你曾面臨解救英軍、美國記者及傳教士的艱苦戰鬥,雖然兵員損失三分之一,你及官兵仍然克敵製勝,完成任務。你的英勇,促成戰役捷報。"美國洛杉磯議會議長迪恩·巴納也于同日向這位將軍致賀。

6月10日,英國國防部長馬爾科姆·裏夫舍德致函這位將軍:"今年是仁安羌戰役50周年,我願在此向你及你團官兵對英軍的支援,表達最誠摯的謝忱。"7月27日,美國總統布希也致函這位老將軍:"在仁安羌大捷50周年之際,我願再次代表國家,感謝你解救500名美國記者、傳教士及數千名英軍的英勇行為。"而劉放吾老將軍面對如此種種殊榮,卻隻是淡然一笑,說道:"那是並肩作戰的友軍,友軍遭遇危難,援救是應該的,不能列為戰果。"劉放吾老將軍對自己因種種錯綜復雜的原因致使半個世紀來承受的莫大冤屈卻隻字不提。

然而,歷史是公正的。真正的民族英雄劉放吾的功績得到了社會的公認、贏得了公眾的愛戴。台灣當局在半個世紀後,給這位老將軍補發了一枚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

當年馳騁于中緬印戰場、獲仁安羌大捷、令日本侵略軍膽顫心寒的原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團長劉放吾。由于種種歷史原因,主要是由于"冒牌將軍"林彥章招搖撞騙,致使這位真正的抗日英雄蒙冤多年,半個世紀後才得以真相大白。為什麽這枚功勛章拖了半個世紀才到達將軍之手?事情還得從緬甸仁安羌解圍戰說起。

戰爭情形

太平洋戰爭爆發後,日軍于1942年1月下旬從泰國入侵緬甸,3月8日佔領仰光後,便兵分三路向北追擊英軍。西路第33師團由仰光地區沿伊洛瓦底江仁安羌方向發起進攻,企圖迅速佔領仁安羌附近的油田地區,並協同東路和中路日軍在5月下旬清除緬甸境內的英軍,切斷美、英援助中國軍隊的路線。4月14日,日軍第33師團進攻仁安羌之荒本部隊,擊潰賓河南岸的英緬軍。原田部隊也奪取了沙斯瓦、東敦枝等地。

當日下午2時,曾指揮過敦刻爾克大撤退的英緬軍總司令亞歷山大,鑒于前線情況緊急,面告中國遠征軍代表侯騰,要求中國遠征軍迅速予以援助。17時,中國遠征軍長官部即令新編第38師第113團赴皎勃東地區增援。斯列姆將軍于4月17日向劉放吾團長發出手令,請求立即馳援。劉放吾團長正是在這樣危急萬分的關鍵時刻率部馳援被圍困的英緬軍部隊的。

16日,日軍推進至仁安羌以東5公裏處,部分兵力向仁安羌東北推進。17日,日軍荒木部隊攻佔馬圭,切斷了馬圭至仁安羌的公路。在正面,日軍第33師團亦迎面逼近,致使英緬軍第1師及坦克營1部被圍困在仁安羌東北地區。日軍已將英軍與前哨部隊的彈葯、醫葯及糧食等隔斷,且加以兩道封鎖,令英軍無法接近水源。當時的英軍司令斯列姆將軍在其回憶錄《反敗為勝》中記述這段往事時指出,英緬軍由于糧水不繼,在烈日熾烤下幹渴難熬,原已精疲力竭,再受到日軍的猛烈攻擊,死傷嚴重,實際上已完全崩潰。

對日進攻

在這萬分緊急的關頭,先期到達皎勃東地區的中國遠征軍第113團,按照英軍司令史萊姆的命令,于17日進抵賓河北岸,並于18日拂曉,向該地區日軍展開攻擊,將其擊潰。劉放吾將軍生前曾回憶:「當時我們面對的是戰鬥力很強、配備也很精良的日軍第33師團……他們不但有戰車和大炮,還有一隊飛機。18日凌晨,我的部隊在協同作戰的英軍戰車及配屬炮兵的掩護下,向賓河北岸的日軍採取兩翼包圍態勢,開始攻擊。這樣一來,敵軍包圍了英軍,我軍包圍了日軍,日軍腹背受敵,情勢不利,但仍持其精良配備,負隅頑抗,同時以巨炮及飛機向我軍陣地猛烈轟射。我軍以昂揚戰志,必勝信念以及熾熱活力,除施以兩面夾擊外,並向敵正面反復沖殺,直到午後4時,敵軍傷亡慘重,放棄陣地,紛紛涉水逃竄。」

劉放吾劉放吾

當晚,中國軍隊一面就已佔領各要點徹夜固守,以防敵人反攻,一方面派小部隊向當面之敵做擾亂攻擊。這時,已抵前線的中國遠征軍新38師師長孫立人連夜調整了部署,令113團即刻渡河接應被圍英軍。19日拂曉,第113團逼近日軍陣地,並于下午2時,攻克了501高地,激戰至傍晚6時,收復了全部油田地區。

三日激戰

自4月17日的三晝夜激戰中,以1個團的兵力抗擊日軍1萬餘人,迫敵棄屍1200多具後向馬圭逃竄。是役,劉團長救出了當時已經絕望的英緬軍第1師和裝甲第7旅官兵7000多人、馬1000餘匹和300餘輛各種車輛,還救出了被日軍俘去的美籍記者和傳教士500餘人。他們在被中國軍隊解救後情不自禁地高呼"中國軍隊萬歲!"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仁安羌解圍戰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中國軍隊在異域御敵首次取得輝煌戰果的一次戰役,並作為以少勝多、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之敵的光輝戰例而載入史冊。4月20日也因此被定為"克復仁安羌解救英軍日",戰功卓著的劉放吾團長也得到了表彰,由上校榮升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

真假將軍案

當年劉放吾團長在槍林彈雨下率部出生入死,解救出眾多的被圍盟軍,立下赫赫戰功。但在長期以來的歷史記載中,多隻提到中國遠征軍新38師揮師解救盟軍甚少突顯隸屬于新38師的第113團的戰功,更少談及身先士卒、沖鋒陷陣的第113團團長劉放吾。而劉性情敦厚,淡泊名利,沉默寡言,也從來不提"當年勇"。在這種情況下,他的事跡開始被淡忘,並受到不應有的冷遇,甚至不得不靠賣煤球為生。1943年7月18日,他在給孫立人的信中寫道:"現職家有七旬餘老母在堂,素乏奉養……下有妻兒數口,大者尚不盈十歲,正在求學之中,小者猶在懷抱,嗷嗷待哺,年來全賴幾鬥軍米勉強維持生命以度活……際此困難嚴重物價高漲數百倍之日,全家大小惟有束手待斃而已。"他雖曾數次向軍方求助,竟無雪中送炭之人。

當年劉放吾在仁安羌大捷後,隨部隊到達印度,即由孫立人保送到陸軍大學第七期受訓。抗戰勝利後,他先後被委派了諸如少將參謀之類的閒職,薪資甚少,不得已做起了煤球生意,但也僅能糊口,社會地位一落千丈。另外,由于孫立人在台灣以發動所謂「兵諫」而下獄,涉及孫將軍的一些史料多被銷毀或刻意被隱匿。一直跟隨孫立人將軍的劉放吾將軍顯然也受到了冷遇、排擠和打擊,連一枚應得的獎章也遲遲到不了他的手中,留在身邊的,隻是一紙發黃的獎章執照而已。誰也沒想到這倒反被"冒牌將軍"林彥章鑽了空子。這個騙子,經過精心策劃、巧妙包裝後,把自己打扮成在仁安羌戰役中解救出英軍炮兵團長菲士廷的恩人,而且騙取了時任駐香港英軍司令菲士廷的信任。他到處招搖撞騙,撈取大量錢財,直至 1963年8月東窗事發,林彥章在香港被捕才算水落石出,真相大白。

真正英雄

1963年10月10日,中央軍校第14期畢業、于遠征印緬各役追隨孫立人的方寧,在香港出版《孫立人將軍與緬戰》一書,提及"冒牌將軍"故事。他指出,"新38軍師團長級以上的長官姓名中,固然無'冒牌將軍'某某人,即香港報道所載'林國章'團長雲雲,在全師的營連長中亦無此名"。那麽,真將軍又是誰呢?10月18日,《中國時報》的前身《征信新聞報》刊出劉放吾將軍專訪,至此真假將軍的謎底終于揭曉。騙子林彥章的假面具終于被徹底揭穿:他是廣東高要縣樂隆區馬鞍鄉人,所受教育不多,是個粗人。1934年左右在高要縣念過國中,不久在當地自衛隊當隊員,兩年後升為小隊長,開始了軍旅生涯。高要縣失守後,便逃至廣西柳州,以販賣衣物為業。柳州淪陷後,1944年跑至雲南。在混跡昆明期間,他結交了許多人,其中有一位是新1軍的吳待旦團長(華僑義務團團長),他曾經說過為英軍菲士廷解圍的故事。說者本無他意,聽者卻別有用心。于是,林便在香港冒充起"菲士廷的救命恩人",別人對他也深信不疑,直至他被捕為止。實際情況是,據吳待旦說,在昆明時確曾見過林彥章,至于救菲士廷事不得而知,所謂援救菲士廷之具體細節,純系林個人杜撰。

劉放吾劉放吾

回憶錄

一些當事人在寫回憶錄時,因事過境遷難免會有記憶上的錯誤;有些史學工作者照抄他人書上的錯誤記載往往也會產生以訛傳訛的情況。前貴陽《中央日報》戰地記者、現為上海市文史研究館館員的戴廣德先生認為,中國遠征軍第一路副司令長官杜聿明在他的《中國遠征軍入緬對日作戰述略》書中把第113團團長寫成孫繼光是錯的。

時任史迪威將軍聯絡官現為南京市政協委員的王楚英先生,是緬甸戰役的見證人,他也指出,"劉放吾將軍1942年4月17日至20日參加仁安羌之戰時為中國遠征軍新38師第113團團長,這是鐵的事實。"孫立人去台後被蔣氏父子製造的冤案下獄,因孫將軍被軟禁而有關其史料多被銷毀或被刻意隱匿,其中有些史實被歪曲後以訛傳訛,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近幾年來,隨著中國抗日戰爭和第二次世界大戰史研究的不斷深入,人們發現中國遠征軍第113團團長確系劉放吾,而不是孫繼光,更不是"冒牌將軍"林彥章。1994年解放軍出版社出版的三卷本《中國抗日戰爭史》、1995年以來軍事科學出版社出版的五卷本《第二次世界大戰史》、2002年江蘇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中國抗日戰爭正面戰場作戰記》等書中,都記載有中國遠征軍第113團團長劉放吾在緬甸仁安羌戰役中的戰績。

英雄逝去

1994年6月29日,劉放吾團長病逝于洛杉磯。在他去世的兩年前,台灣當局為團長補發了一枚遲到了整整50年的榮譽----陸海空軍甲種一等獎章。

我的團長

仁安羌解救英軍的113團團長劉放吾,仁安羌解救英軍的113團團長劉放吾,

八旬老兵寫中國遠征軍回憶錄披露《我的團長我的團》主角原型

"67年前中國遠征軍入緬抗擊日軍,近40萬參戰將士,以近20萬人傷亡寫下抗戰史上的悲壯一頁。"昨日是侵華日軍宣布無條件投降64周年紀念日,曾任中印緬戰區美軍司令史迪威將軍聯絡參謀兼警衛隊長、現年86歲高齡的王楚英,歷時3年寫下一部45萬字的回憶錄《軍碑一九四二》,翔實揭秘中國遠征軍滇緬抗戰全過程。前日他接受了本報記者的專訪,披露了60多年前遠征軍出征緬印的諸多鮮為人知的泣血記憶。

1500名中國傷病官兵不堪受辱引火自焚的悲壯一幕;遠征軍新5軍軍長杜聿明率部敗退"野人山",近10萬將士忠骸埋骨異域的慘烈情景……昨日是侵華日軍宣布無條件投降64周年紀念日,曾任盟軍中國戰區參謀長、中印緬戰區美軍司令史迪威將軍聯絡參謀兼警衛隊長、現年86歲高齡的王楚英,歷時3年寫下一部45萬字的長篇巨製回憶錄《軍碑一九四二》,翔實揭秘中國遠征軍滇緬抗戰全過程。

王楚英跟隨史迪威見證了中國遠征軍在印緬戰場上的勝敗榮辱。在調到史迪威身邊不久,就爆發了仁安羌戰役。仁安羌是盟軍油料供應基地。1942年3月中旬,日軍以兩個聯隊(相當于我軍兩個團)的兵力佔領了仁安羌油田,7000餘英軍被圍困。

4月19日拂曉,經過周密計畫,新38師師長孫立人麾下113團團長劉放吾帶著部隊秘密渡河,奇襲仁安羌。清早天不亮就開打了,一下子就摸到日軍炮兵陣地,又是手榴彈又是沖鋒槍。敵人的炮兵連開炮機會都沒有,掉頭就跑。後面的日軍以為是整個陣地崩潰了,慌忙派了一個大隊來增援。劉團長帶的兩個營,其中一個已迂回到敵人援兵的後面,前後夾擊,把援兵也打垮了。

"仁安羌大捷"是中國遠征軍取得的第一場勝利,以少勝多轟動世界,以1121人的兵力,打敗了裝備精良的近萬日軍部隊。

"一部《我的團長我的團》掀起了塵封的一角,引起國人對遠征軍的關註,團長確有其人,就是仁安羌奇襲日軍建功的劉放吾團長,一位愛吃辣子的湖南人。"王楚英說,劉放吾也因這一戰由上校榮升少將。

1948年,劉放吾自南京抵台,任職鳳山陸軍軍官學校。劉放吾任教時薪資甚少,兩袖清風的劉放吾求助做煤球生意的舊部,學會了在哪裏買煤灰,怎樣做煤球,于是在屏東開了一家煤球店,買煤球者戲稱"將軍煤球"。

1977年,劉放吾夫婦移居美國。1992年4月,仁安羌大捷50周年,撒切爾夫人訪美,拜訪了坐在輪椅上的劉放吾。撒切爾夫人握著劉放吾的手說:"我聽說過你的英勇故事,感謝你當年救了7000多英國人的性命。"

1994年6月29日,劉放吾逝世,享壽95歲。

相關詞條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