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愛琴

劉愛琴

劉愛琴,1927年生于湖北漢口,劉少奇長女。1953年畢業于中國人民大學計畫經濟系國民經濟計畫和管理專業。196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先後在河北師範大學、北京中國人民警官大學擔任俄語教師、副教授。曾獲全國婦聯授予的“三八紅旗手”光榮稱號以及公安部授予的人民警察一級金盾榮譽獎章。1995年獲得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發的“參加偉大的蘇聯衛國戰爭鋼鐵戰士”證書和紀念章。

  • 中文名
    劉愛琴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湖北漢口
  • 出生日期
    1927年
  • 畢業院校
    中國人民大學
  • 性別

人物履歷

1927年生于湖北漢口,劉少奇長女。出生後即交給漢口一工人家庭撫養,曾當過童養媳。

劉愛琴劉愛琴

1938年由黨組織找回延安,與父親團聚。

1939年和哥哥劉允斌一起赴蘇聯,進入莫斯科莫尼諾國際兒童院學習。

1940年,進入蘇聯10年製學校讀書。

1941年蘇聯衛國戰爭爆發後,參加了紅軍後備軍。並在1995年獲得俄羅斯總統葉利欽簽發的“參加偉大的蘇聯衛國戰爭鋼鐵戰士”證書和紀念章。

1944年加入蘇聯共產主義青年團。

1946年考入莫斯科通訊技術學校,學習經濟計畫專業。

1949年與秘密出訪蘇聯的父親劉少奇一起回國,在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工作。後考入中國人民大學計畫系。

1953年分配到國家計委綜合局工作。

1958年在父親的支持下,回響黨的號召,報名到內蒙古邊疆工作。

196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文化大革命中受到迫害。

1979年得以平反。先後在河北師範大學、北京中國人民警官大學擔任俄語教師、副教授。曾獲全國婦聯授予的“三八紅旗手”光榮稱號以及公安部授予的人民警察一級金盾榮譽獎章。

人生經歷

血雨腥風

1927年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震驚中外的“四·一二”反革命政變。武漢三鎮烏雲密布,到處彌漫著大屠殺的血腥味。這時,一個女嬰出生在漢口尚德裏4號—湖北省總工會的一間小屋裏。女嬰的父親便是中共中央委員、中華全國總工會駐武漢辦事處秘書長、湖北省總工會秘書長劉少奇。

劉愛琴劉愛琴

誕生于血雨腥風中的女嬰,被父母送到了一個工人運動積極分子家裏寄養。從此,劉少奇的長女乳名“愛兒”,管那位工人的妻子叫“媽媽”。小愛兒剛剛懂事,媽媽就一手拉著她,一手挎個破籃子,帶上針線,走街串巷找縫縫補補的活兒幹。小愛兒還沒有桌子高,已經會領著比她小一歲的弟弟,到處去拾煤渣、撿菜葉、拾柴……然而就連這樣的日子也無法維持下去。最後,小愛兒被賣到漢口的“親戚”家,成了一名童養媳。

正當小愛兒在深淵中苦挨日子的時候,千裏之外,她的生父劉少奇已經到了延安,正設法尋找她。劉少奇頗為傷感地向周恩來說:“長子1921年出生,1925年送到湖南寧鄉老家;女兒1927年出生,當年送到了漢口一個工人運動積極分子家寄養;次子1930年出生,1933年因她母親在上海被捕交給了鄰居。十多年了,三個孩子都沒有一點訊息……”周恩來語氣肯定地安慰他:“你放心,這些孩子都是我們黨的寶貴財富,一定想法把他們找回來!”

幾天以後,陌生人把愛兒送到八路軍駐武漢辦事處。在那裏,愛兒見到了共產黨員夏之栩。夏媽媽把愛兒摟進懷裏親了又親,嘴裏喃喃地說:“可憐的孩子,長得多像你媽媽……”夏媽媽告訴愛兒,她的生母叫何寶珍,曾和夏媽媽一起坐牢,幾年前已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她還告訴愛兒,延安是革命的聖地,她將和三個小伙伴一起去延安找他們各自的父母……

1938年春,11歲的愛兒來到了延安。從此她的生活掀開了新的一頁。

異國婚戀

這年7月,劉少奇的長子劉允斌也被找了回來並送到了延安。愛兒有了哥哥,格外高興。

秋天,允斌兄妹被送進延安保育國小讀書。去學校的前一天,劉少奇與夫人謝飛商量:“愛兒這名字很能表達父母對女兒的愛憐,但它畢竟是個乳名。去上學,得起個正式名字才好。”稍稍想了一下,劉少奇又說:“留下愛字,再加上一個‘琴’字吧。”謝飛把劉愛琴三個字寫下來,告訴愛兒說:“記住,今後你的名字就叫劉愛琴!”

在延安保育國小學習了近一年,1939年10月,允斌和愛琴又被爸爸送往蘇聯,進了莫斯科近郊的莫尼諾兒童院。1941年6月22日,蘇聯衛國戰爭爆發,孩子們經受了嚴峻的考驗,在艱苦的戰爭環境中,允斌和愛琴迅速成熟。

戰後,17歲的劉愛琴進入莫斯科通訊技術專科學校繼續學習。在那裏,她認識了一位英俊的男孩。那英俊的西班牙男孩名叫費爾南多,是西班牙共產黨領袖伊巴露麗的外甥。他和劉愛琴是同學。這兩個出身于共產黨領袖之家的少男少女,彼此並不知道對方父母的身份,也沒有“門當戶對”的觀念,隻知道對方是革命家庭。畢業之前,他們結了婚。

被迫分離

愛琴順利地通過了畢業考試,下決心回祖國去工作。費爾南多能否同行,她常為此感到不安,而父親似乎也在有意回避這件事。劉少奇明白,非和女兒“攤牌”不可了。他鄭重地說:“愛兒,費爾南多是西班牙人。他不懂中文,不了解中國,不習慣中國的生活方式,你想過嗎?他到中國生活不方便,並且西班牙的國家製度同我們將要建立的國家不一樣。爸爸要對你的生活和政治上負責。”劉少奇的態度已經十分明確。

巨大的悲傷一下子擊倒了愛琴。她發起了高燒。劉少奇每天到女兒房裏看她,隻是絲毫不向女兒讓步。

允斌也幾次安慰妹妹:“爸爸從黨和國家利益考慮,作為他的兒女,我們隻能服從。再說他年紀大了,你回去好好照顧他,慢慢和他談,說不定過些年會讓你和費爾南多團聚。”愛琴哭著對哥哥說:“如果做劉少奇的女兒就得犧牲自己的所有幸福,那我不如做個平民百姓的女兒好了。哥哥嘆了一口氣,什麽話都說不出來。費爾南多也陷于極度的痛苦之中。他曾請姨媽出面幫忙,但姨媽的冷漠態度令他失望,她同樣出自政治上的考慮,口口聲聲叫費爾南多“不要用感情代替理智”。他幾乎完全絕望了。許多年過去了,他們的願望始終沒能實現。隨著時間的消逝,他們心中的青春之夢終于被徹底埋沒。

幾年後,劉愛琴與巴彥孟和結了婚,但她仍忘不了費爾南多。一天,費爾南多來信了。他已與一位俄羅斯姑娘結婚。他衷心祝願愛琴生活幸福。愛琴沖進衛生間,任憑眼淚唰唰地流。

命運無常

爸爸劉少奇希望女兒能成為一個對黨對人民有用的人,因此,他給女兒規範了一個做人的模式。

劉愛琴劉愛琴

他為女兒安排的第一個工作崗位,是到北師大女附中做一名教員。在北師大女附中工作了一年後,劉愛琴進了中國人民大學計畫系學習。三年過去,1953年劉愛琴從人民大學畢業,分配到國家計委綜合局工作。這時,她已按照爸爸的安排結了婚,過起了平靜的家庭生活。但是沒過幾年,國務院開始精簡機構,動員幹部下放勞動和支援邊疆建設。劉少奇問女兒:“你對這問題怎麽考慮?”“怎麽考慮?下放好唄。”“那麽你看,你和巴彥孟和能不能下去?”在父親的督促下,劉愛琴夫婦全家下放內蒙古,這一去就將近20年。“文化大革命”中父親含冤去世,哥哥“畏罪自殺”,弟弟鋃鐺入獄,她自己也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下放“勞動改造”。她對此毫無怨言。她知道這不是她一家的悲劇,神州大地千千萬萬人都被卷入了這場風暴。

1979年4月10日,已在河北師大任教的劉愛琴接到了“徹底平反、恢復黨籍、恢復公職”的通知。第二年,劉少奇也完全恢復了名譽。此時,她已年過半百。

她和前夫巴彥孟和在十年浩劫中離了婚。現在,她又有了一個幸福的家庭。丈夫沃寶田知書達理,風趣幽默,家裏經常充滿了笑聲。如今,劉愛琴已經離休,她的生活平凡得近乎平淡——買菜、燒飯、收拾房間、照顧丈夫子女,一個地地道道的家庭主婦。她也時常回顧往事,她說:“我從不抱怨生活給予我的一切。”,“我衷心祝願祖國大地上所有的父母兒女都能幸福。” 

人物榮譽

曾獲全國婦聯授予的“三八紅旗手”光榮稱號以及公安部授予的人民警察一級金盾榮譽獎章。

2015年4月15日,俄羅斯駐華大使傑尼索夫代表俄羅斯聯邦總統普京,向32名為蘇聯衛國戰爭(1941-1945年)作出貢獻的中國公民,頒發了“偉大衛國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獎章。劉愛琴是獲獎章人之一。俄羅斯政府正式邀請,將于5月9日參加在莫斯科舉行的衛國戰爭勝利70周年紅場閱兵方陣​。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