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文 -革命家

劉少文

劉少文(1905-1987),原名劉國章。河南省信陽縣人。中國共產黨優秀黨員、久經考驗的忠誠共產主義戰士、無產階級革命家、中國人民解放軍隱蔽戰線的傑出領導者和組織者、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另外有其他同名人物的信息。

  • 中文名稱
    劉少文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河南、信陽
  • 出生日期
    1905年
  • 逝世日期
    1987年
  • 職業
    軍人
  • 信仰
    共產主義

生平概況

劉少文劉少文

劉少文,一九二五年加入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轉入中國共產黨並赴蘇聯入中山大學學習。一九二七年回國,任蘇聯共產黨代表團翻譯。土地革命戰爭時期,任中共中央翻譯科科長,中央巡視員,察哈爾抗日同盟軍中共前敵委員會委員兼獨立第十八師政治部主任,軍委秘書長兼<革命與戰爭>軍事雜志編輯,紅軍總司令部政治教導員,紅二方面軍政治部宣傳部部長,中共中央西北局秘書長。參加了長征。抗日戰爭時期,任八路軍上海辦事處秘書長,中共中央交通處港澳辦事處處長,中共中央南方局交通處處長、組織部主任秘書、情報部部長。解放戰爭時期,任中共上海工作委員會副書記,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任上海市軍事管製委員會輕工業處處長,華東紡織工業部部長,軍委四部代部長,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部二部部長,總參謀部顧問。一九五五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是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五屆全國委員會常務委員。

丹心獻革命

劉少文,原名劉國章,1905年12月29日出生于河南信陽縣(今信陽市)。青少年時代,受"五四"運動影響,他

劉少文劉少文

積極投入了當地反帝反封建鬥爭,成為當地有影響的進步青年。1925年3月,劉少文被吸收為共青團員,同年6月在有王若飛參加的儀式上宣誓加入中國共產黨,並積極投身國共合作大潮。

1925年10月,從為中原地區培養革命後備人才出發,黨決定派劉少文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期間,劉少文擔任了本年級黨支部書記,掌握了流利的俄語,為後來從事中國共產黨與共產國際的聯絡工作奠定了基礎。

1927年2月,大革命情勢危急之際,劉少文受組織委派,擔任蘇共代表團翻譯,隨團回國參加大革命。到達上海時,正值蔣介石叛變革命,發動“四一二”大屠殺的第三天,白色恐怖籠罩著十裏洋場。幾經周折,他才隨蘇共代表團到達國共合作還未破裂的武漢,參加了黨的第五次代表大會。其後,黨派劉少文隨蘇共代表團成員去長沙幫助國民黨湖南省委工作,又逢“馬日事變”爆發。因當晚居住在蘇聯領事館內,劉少文才幸免于難。在擔任蘇共代表團翻譯期間,劉少文及時把陳獨秀右傾機會主義錯誤反映給蘇共有關人員,促使共產國際決定“應該討論陳的去留”,為扭轉中國革命時局作出了自己應有的貢獻。

1927年11月,主持黨中央工作的瞿秋白看中劉少文的幹練,調他到身邊擔任助手,負責國際聯絡工作。1928年下半年至1931年上半年,由于早年旅蘇的經歷及諳熟俄語,劉少文得以出任中共中央秘書處翻譯科科長,負責同共產國際和兄弟黨的聯絡工作並管理有關經費。

1931年6月,劉少文被黨中央任命為巡視員派往陝西。在深入調查研究的基礎上,他幫助改組了陝西省委,並幫助省委建立了西安市委,大大加強了陝西黨的力量。不久,他的肺病復發,病情十分嚴重,組織決定讓他到北平療養。1933年6月,當他得知愛國將領馮玉祥吉鴻昌方振武等在張家口建立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時,便拖著大病初愈的身軀,毅然奔赴張家口抗日前線找黨,與中共前線工作委員會書記柯慶施接上黨的組織關系,被委任為中共前委委員。察哈爾民眾抗日同盟軍成立後,劉少文擔任獨立18師中共工作委員會書記兼政治部主任。期間,他和許權中、張曙時等共產黨人四處奔走聯絡,為這段“抗戰壯史”平添了幾分聲色。

1934年2月,劉少文輾轉到達江西中央蘇區。由于其工作經歷和對黨的忠誠,他被任命為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秘書,並主編軍事雜志《革命與戰爭》,還擔任過紅軍總司令部政治教導員。因此,周恩來曾稱贊他是“既能秘密書寫,又能提綱挈領,更能深入人心”。同年10月,劉少文參加了長征,並在扭轉黨的命運的遵義會議上擔任秘書工作,親身見證了黨史上最偉大的一章。早在長征前,在和老領導瞿秋白的話別中,劉少文就對左傾錯誤路線的本質有所認識。

劉少文劉少文

1935年6月,紅一、四方面軍會師後,劉少文跟隨朱德總司令、劉伯承總參謀長被編入張國燾領導的左路軍。同年9月,張國燾另立“中央”時,看中劉少文的旅蘇經歷並和共產國際一些負責人有過工作交往,就內定他為“中央”秘書長,以示拉攏。當朱德事先將此事透露給劉少文時,他表示堅決不幹,朱德指示他暫且“忍耐”,劉伯承則勸說:“我們以前曾做白軍的工作,何況張國燾他們還打著紅旗呢!”與此同時,劉伯承還囑咐劉少文,“要把通共產國際的密碼燒掉。”在朱德、劉伯承的具體指導下,劉少文“身在張營心在黨”,對張國燾分裂黨、分裂紅軍的反動行徑進行了巧妙的鬥爭。

1936年7月1日,紅二、四方面軍在甘孜勝利會師。為密切兩軍關系,劉少文轉到紅二方面軍工作,擔任方面軍政治部宣傳部部長。紅二、四方面軍會合時,由于張國燾的反黨活動,黨和紅軍仍然面臨著嚴重的分裂危機。這時,朱德、劉伯承、徐向前等同志和紅二方面軍的任弼時賀龍關向應一起,堅定地擁護以毛澤東為代表的黨中央,同張國燾的分裂行徑作有理、有利、有節的鬥爭。期間,劉少文向任弼時、賀龍、關向應匯報了張國燾的錯誤,並取出他所記的有關張國燾分裂活動的全部記錄作為證明,使上述同志在同張國燾鬥爭時“既有理,更有據”。1936年7月27日,黨中央批準成立中共中央西北局,統一領導紅二、四方面軍,以約束張國燾的反黨行動,由劉少文出任秘書長。在秘書長任內,劉少文隨朱德、任弼時等領導同志繼續對張國燾反對與黨中央會合的行為進行了堅決的鬥爭。後來,劉少文還將張國燾的反黨材料整理出來交給黨中央,為延安批判張國燾的錯誤提供了有說服力的證據。

在多方耐心說服和團結紅四方面軍高級幹部後,終于使黨和紅軍擺脫了分裂危機,實現了紅軍三大主力勝利會師的既定目標。在這一鞏固毛澤東的軍事、政治核心地位的鬥爭中,劉少文起到了自己應有的作用。從投身革命到長征陝北,劉少文無愧戰友們所稱道的“丹心獻革命,黨難見堅貞”。

工作留聲

1936年12月,“西安事變”爆發後,劉少文長期在白區的危險環境中工作,默默無聞地完成著黨交給他的“許多

劉少文劉少文

具體而微的任務”。在當時軍事、政治鬥爭中,許多工作意義重大,影響深遠,卻又鮮為人知。正如中國人民解放軍情報史專家所說的,劉少文從事的是“無聲的工作,留聲的事業”。

1937年4月,遵照黨中央決定,劉少文抵達上海待命,“七七”事變後被調到中共駐上海辦事處工作。8月,八路軍駐滬辦事處在上海福熙路多福裏(今延安中路504弄)21號設立。身為辦事處秘書長、副主任,劉少文協助前兩任主任李克農潘漢年積極團結各界愛國人士,努力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在“八辦”成立後不久,劉少文就曾陪同潘漢年一起,去看望因堅決主張抗日而一度入獄的“七君子”之一沈鈞儒,宣傳中國共產黨政策、主張。沈感激不已,代表“七君子”向潘、劉表示:“我們和你們之間是心心相印的關系。”

1937年11月初,日軍從杭州灣北岸登入,使淞滬戰場中國軍隊完全處于腹背受敵的狀態。11月12日,上海市除租界外全部淪陷于日本軍隊,使時人稱之為“國中之國”的上海租界事實上成為一座“孤島”。早在上海淪陷之前,“八辦”就已根據中共中央的指示,開始全面安排上層民主人士的安全撤退問題。郭沫若、沈鈞儒、沙千裏、胡子嬰、鄒韜奮等著名愛國人士的安全撤退,都是潘漢年、劉少文一手經辦的。

1937年11月底,潘漢年撤離上海後,劉少文繼任“八辦”主任,開始主持辦事處的全面工作,在上海“孤島”堅持鬥爭,直至1939年底赴延安匯報工作。在“孤島”時期,劉少文對敵鬥爭主要是同各抗日團體的上層人士保持聯系,通過各種方式傳達黨的政策、主張。

1938年12月、1939年9月,在劉少文引介、爭取下,中華職業教育社上海辦事處與其他愛國團體兩度組織“上海各界民眾慰勞團”慰問皖南新四軍,各愛國團體為新四軍征募龍頭細布7000匹和大批棉衣、棉鞋。通過劉少文聯系轉手,中華職業教育社社員、農場經理紀振剛將他收存的國民黨軍隊潰退時遺留的機槍數十挺、步槍數百支全部送交新四軍,大大提高了新四軍某部的實力。

為指導江南等地的抗日活動,劉少文組織印發抗戰刊物如《時事叢刊》、《內地通訊》和《江南通訊》等,並以“柳華”和“鐵人”的筆名在《救亡日報》和《團結周刊》上發表文章,以示中共與敵後人民同在。身在上海,劉少文對組織和指導包括上海在內的江南人民開展抗日武裝鬥爭尤為熱心。1938年4、5月間,他專門寫了《怎樣把江南遊擊戰爭勝利地開展起來》、《怎樣在抗日遊擊隊中進行政治工作》等文章在《團結周刊》上發表,並親自訓練幹部派到這些遊擊隊去幫助工作,後又將這些武裝力量移交給地方黨。

為教育和影響國人,劉少文指導和支持汪衡、胡愈之等翻譯出版了埃德加·斯諾的<西行漫記>,由黎明書局以《毛澤東自傳》書名發行。為表明共產黨的抗戰文化取向,劉少文還根據黨中央的指示積極贊助<魯迅全集>的出版。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國有很大影響的蘇聯傳記文學作品<鋼鐵是怎樣煉成的>,也是劉少文囑托身邊工作人員梅益翻譯完成的。

足跡涉及

從1940年夏到1949年夏,劉少文奮戰在統戰工作、情報工作第一線,有人用“足跡涉港澳,重慶與滬(上海)寧(南京)”來高度概括這一時期他的革命活動。

劉少文劉少文

1940年7月,劉少文由中共南方局派往香港,任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委員兼中央交通處港澳辦事處處長,負責交通聯絡、機要、電台和經費工作,除保持了同上海、韶關、桂林、海南島等地聯系外,還與海外一些地區建立了獨立的交通聯系。期間,劉少文還和潘漢年等對日軍進行了鮮為人知的情報戰。

1940年,潘漢年來到香港,傳達黨中央已確定的“必須打進日偽搞出情報”的方針,該方針是經過毛澤東同意、康生主張並主持的。之後,潘漢年領導的機構開始有意識地同日本在香港的特務機構進行接觸,潘親手搞了一些假情報---主要是報紙剪貼,來換取日方情報。為慎重起見,每次出“貨”(“假情報”)之前,潘漢年都先和廖承志、劉少文一同審核。建國後,潘漢年一度被打成“叛徒”,劉少文為潘的平反提供了有力佐證,此是後話。

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爆發。25日,香港陷落,日軍封鎖香港至九龍的海面交通,瘋狂搜捕愛國抗日人士,在港的具有重要影響的愛國人士何香凝柳亞子鄒韜奮梁漱溟茅盾等和夏衍金山等文藝界著名人士及其家屬數百人陷入危境。中共中央和南方局電示駐港機構負責人廖承志、潘漢年、劉少文等人,“想盡一切辦法,全力營救”。在廖承志主持下,有關方面負責人進行了研究,讓劉少文留港負責轉移工作。在此過程中,劉少文等得到了周恩來的直接指示。在一封致廖承志、潘漢年、劉少文的電報中,周恩來指出:“港中存款全部提出,一切疏散及幫助朋友的費用,均由你們分別負責開支,並經過你們三人會議決定動用,存款共有多少,望告。”在極端危難的情況下,劉少文在廣東省委、當地遊擊隊等的協助下,組織動員了一切可能運用的力量,終于勝利地把這些抗日愛國人士秘密轉移到安全地區。由于他在營救工作中表現出色,受到周恩來專門致電表揚並給予中央登記的獎勵。

1942年8月,劉少文奉令回到重慶,化名“張明”在中共中央南方局工作,先後任交通處處長、組織部負責人、重慶工作委員會委員、南方局委員。在任內,劉少文直接組織鋪設了川陝轉移線路和重慶到中原解放區的秘密交通線。此外,他還直接領導中國青年科學技術人員協會的工作,爭取團結了許多對國民黨失望的舊科技人員,為新中國國家建設凝聚了人才。

劉少文劉少文

1945年8月至10月,毛澤東赴重慶談判期間,劉少文出任南方局情報部部長,為談判鬥爭和政協會議的舉行提供了可靠的情報保障。期間,他還多次安排並陪同毛澤東接見民主愛國人士。1946年2月底,作為周恩來的隨員,劉少文隨同由國、共、美三方組成的軍事調處三人小組從重慶飛抵北平、張家口等地,視察停戰協定執行情況,為我方代表出謀劃策。

1945年8月,抗戰勝利結束,國民黨政府決定還都南京。1946年3月,周恩來派劉少文先行赴南京、上海,為中共代表團遷移做準備。1946年6月,全面內戰爆發,中共代表團奉命轉入地下,改組為中共上海工作委員會,劉少文任副書記。1947年1月16日,中共中央上海分局成立,劉少文是委員之一。這段時間,劉少文分工負責統戰、宣傳和情報工作,為對蔣軍事鬥爭和開展第二條反蔣戰線殫精竭慮。1947年6月,劉少文的秘書趙平夫婦被捕,其妻在嚴刑拷打下叛變,敵人開始大搜捕,劉少文也差點遇險。由于他機智過人,再次躲過一劫。

1948年6月,上海地下黨又出了叛徒。劉少文本已對有關人員做了轉移安排,自己也準備隱蔽起來。但是,因有一個重要關系要會面,他明知危險仍依約前往接頭地點。途中,他不期與特務遭遇,所幸他改變了平日裝束而未被立即認出。他巧妙地支開敵人,爭取了短暫的時間,然後奪窗跳樓脫險。後人每言及此,都贊佩劉少文的“處變不驚”。

1948年10月,劉少文撤到黨中央所在地——河北省平山縣,被委任為中共中央社會部副部長,仍然主持統戰和情報工作,為爭取民主人士北上召開新政協做了大量工作。

1949年4月,劉少文與李維漢劉曉等一起,邀請黃炎培、朱學範等共商解放上海中的接管問題,隨後出任在江蘇丹陽成立的軍事管製委員會下設的財經接管委員會副主任,為解放上海作相關準備。

1949年5月8日,劉少文會同劉曉致電上海地下黨領導人,對上海地下黨配合與協助解放軍解放上海作了周詳部署。5月27日,他隨軍進駐上海,任中共上海市委委員、上海市輕工業處處長,將預定的財經接管工作落實得井井有條。

1949年10月起,劉少文投身到新中國的經濟建設中,歷任華東軍政委員會委員、華東紡織工業部部長等職,組織領導了上海和華東地區的輕紡工業生產的恢復和發展。

築地下長城

劉少文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情報工作的開拓者之一,也是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隱蔽鬥爭戰線傑出的領導者。他在敵區建立和領導的工作機構,一直是黨中央直接領導下的重要情報工作系統之一,黨中央和情報部門的領導都對他有高度的評價。更難得的是,他從事的情報工作,與黨的各個時期鬥爭任務息息相關。

劉少文劉少文

早在主持上海八路軍辦事處工作時,他就領導地下機要電台及情報工作,向黨中央提供了許多重要情報。1945年9月,劉少文出任南方局情報部長期間,主持建立了情報關系,調查國民黨的動態,綜合研究各種情報,報告中央。其內線關系,深入到國民黨中央秘書處、宣傳部、黨政革新座談會、軍統、政府的財政部及軍政部等要害部門。轉移上海後,他所領導的情報系統伸向南京、武漢、鎮江、重慶、昆明、徐州鄭州、香港等地,配有自己獨立的秘密交通和電台,獲取了國民黨陸、海、空軍及後勤、警特的許多重要情報,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決勝蔣軍提供了保障。

劉少文曾兩度領導在上海的黨中央地下檔案庫的工作,曾于抗戰勝利後組織人員並親自參與將黨中央存在上海的5000多份檔案由上海轉運抵延安,為儲存黨的珍貴歷史文獻做出特殊的貢獻。

更可貴的是,在隱蔽鬥爭戰線的建設上,劉少文具有遠見卓識,他認為情報工作是“築地下長城,求知己知彼”,為黨的政治、軍事決策服務。早在全國解放前,他就向周恩來提出了適應情勢發展,調整情報工作布局和工作方法的建議。解放後,劉少文曾擔任軍委四部副部長、代部長、軍委二部部長。1952年秋,當組織上選定他任軍委二部部長時,他一開始考慮自己缺乏軍事鬥爭經驗,不完全適合工作的需要,因而鄭重地向上級遞交書面報告,提請組織另從懂軍事的幹部中遴選得力幹部。組織上沒有答應,他于是毫不遲疑地挑起擔子來。期間,他參與了當時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情報工作路線、方針、政策的製定,是中國共產黨及中國人民解放軍情報工作的奠基者之一。20世紀50年代、60年代,劉少文在任期內遵照中央軍委和總參謀部的指示,嚴密組織了抗美援朝台灣海峽鬥爭、中印邊境反擊戰、援越抗美等情報保障,對世界情勢發展特別是中蘇關系、中美關系、中日關系進行了深入研究,為中國國防戰略的製定,為中國外交鬥爭的折沖,提供了必需的情報,對于中國國家安全、國防建設以及軍事外交的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在黨的領導下,劉少文和他的戰友們一起,真正構築起捍衛祖國和人民安全的又一條長城——地下長城。1955年9月,在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次授銜工作中,劉少文因赫赫功績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勛章、一級解放勛章。

文革”期間,劉少文受到林彪江青反黨集團的殘酷迫害,中央文革小組還設立過所謂的“劉少文特偵組”,企圖達到其所謂“痛批此劉少文,深挖彼劉少奇”的罪惡目的。事實上,劉少奇和劉少文沒有直接上下級關系,更不是親屬關系,隻能說他們都是黨在白區工作的傑出代表。劉少文對劉少奇十分敬佩,他曾說過:“把我和少奇同志聯系在一起來批,是我的榮幸!在革命年代,我很遺憾沒有能和少奇同志並肩戰鬥!現在,我‘感謝’林彪、江青,他們使我得償宿願,讓我能夠和少奇同志一起並肩戰鬥,反對這兩個反革命集團!”

1978年6月,劉少文得以復出,擔任解放軍總參謀部顧問一職,直到1985年3月離休。期間,他不顧自己身體老邁,在其位謀其職,盡自己所能為軍隊現代化建言獻策。

終其一生,劉少文做事穩健持重,有長者之風。他從不誇耀自己,絕口不談自己的不平凡經歷,如參加轉移香港民主人士、組織翻譯《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在遵義會議時期擔任秘書工作以及與張國燾作鬥爭等重大歷史事件,所以身邊的很多同志對他都有同感:既感到現實的親切,也覺得歷史的陌生。

歷史上,劉少文曾多次經管黨的巨額經費(1946年4月25日,中央一次撥給劉少文6億法幣),但他從不浪費一分錢。對于由劉少文掌管所在部門黨的活動經費,周恩來是非常信任的。1941年12月20日,在致張唯一並轉廖承志、劉少文的電報中,周恩來特別提到:“在港所存匯款如何解決,是多少......請唯一問少文即覆。”

1987年4月10日,劉少文在北京溘然長逝,享年82歲。“悄立市橋人不識,一星如月看多時。”1996年6月,為緬懷這位“黨哺育的無名英雄群體中的重要一員”,與劉少文“長期共事”的羅青長、柴成文撰寫了《無名英雄垂範千秋——紀念劉少文同志誕辰九十周年》一文,對其光輝一生作出了高度評價。但願此文能讓我們對這位“隱蔽戰線”上的先驅多一層了解,永遠記住這位功勛卓著而又“默默無聞”的將軍。

榮譽

劉少文劉少文
劉少文劉少文
劉少文劉少文
劉少文劉少文
中將軍銜一級八一勛章二級獨立自由章一級解放勛章

參考文獻

(1)《中國人民解放軍將帥名錄》出版社:解放軍出版社

(2)《開國中將—劉少文》作者:林軍榮 出版社:百花文藝出版社

(3)http://wm23.cn/art/505088.html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