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少奇

劉少奇

劉少奇(1898年11月24日-1969年11月12日),湖南省寧鄉縣人,中共稱其為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勛,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代主要領導人之一,政治家和馬克思主義理論家,曾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中共中央副主席、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等職位。在文化大革命後劉少奇被解除一切職務,開除出黨,其後逝世。1980年5月17日,中共中央、人大常委會和國務院為在十年浩劫中被迫害致死的國家主席劉少奇舉行隆重的國葬儀式。

  • 中文名
    劉少奇
  • 國籍
    中國
  • 民族
    漢族
  • 出生地
    中國湖南省寧鄉縣
  • 出生日期
    1898年11月24日
  • 逝世日期
    1969年11月12日
  • 政黨
    中國共產黨
  • 妻子
    王光美、何葆真

生平經歷

青年時期

劉少奇生于湖南省寧鄉縣富庶的農民家庭。早年接受私塾教育,1912年,劉少奇進入芳儲鄉國小補習班。期間,在湖南新軍從軍的二哥劉雲庭帶回一本介紹辛亥革命的小冊子,劉少奇讀後很受啓發,並剪去其辮子以示堅持革命。次年,其考入寧鄉縣第一高等國小(又稱玉潭學校),成績優秀。畢業後先後報考長郡中學和一中,都被錄取。1916年就讀于寧鄉駐省中學(現金海中學),插入二年級二期五班。1920年,劉少奇經長沙船山學社社長賀民範介紹,加入中國社會主義青年團,並進入上海外國語學社留俄預備班。1921年,經羅亦農介紹加入中國共產黨,同年到蘇聯莫斯科東方共產主義勞動大學學習。

劉少奇劉少奇

革命生涯

1922年,劉少奇從莫斯科回國到上海,經陳獨秀介紹,到湖南擔任中國勞動組合書記部秘書處擔任領導工作,數次領導鐵路工人罷工,其中最著名的是同年9月與李立三等領導的安源路礦工人大罷工,也是此期間劉少奇與毛澤東相識。1924年,第一次國共合作開始,劉少奇以個人身份加入中國國民黨。在1925年至1926年間,劉少奇在湖北和上海又多次領導政治運動和罷工,成為當地中國共產黨工人運動的主要負責人之一。次年4月,劉少奇與何葆貞結婚。

1925年12月,劉少奇在長沙被湖南省軍閥趙恆惕的戒嚴司令部逮捕,當時恰逢第一次國共合作,在各界人士勸說和呼吁下,劉少奇于1926年初獲釋。1927年1月領導了武漢民眾收回漢口英租界的鬥爭;5月,中國共產黨第五次全國代表大會召開,劉少奇當選中共中央委員。劉少奇在長期工作中逐漸總結出一套“深入民眾、長期隱藏、積蓄力量”的鬥爭方針,並對當時中共中央內部所謂關門主義和冒險主義的“左”傾錯誤進行抵製,這與毛澤東當時的思想和鬥爭策略不謀而合。1929年夏,劉少奇調任中共滿洲省委書記,在中東路事件中發動了反對國民政府和張學良、支持蘇聯的運動。同年8月22日,在奉天(今沈陽)紗廠門口,因煽動罷工嫌疑被捕,9月中旬經奉天高等法院判決,“證據不足,不予起訴,取保釋放”。1930年夏到莫斯科出席赤色職工國際第五次代表大會,當選為執行局委員;1931年冬回國,任黨中央職工部部長、全國總工會黨團書記。

1932年,劉少奇擔任中共浙江省委書記。1934年1月,中共第六屆第五次會議上,劉少奇被選為第一屆中共福建省委書記。同年10月參加長征,擔任紅八軍團的領導工作,後由于作戰失利,紅八軍團復原編製,其改任紅五軍團領導工作。1935年,劉少奇參加遵義會議,會上是毛澤東的堅定支持者之一。同年10月,劉少奇和謝飛結婚,年底到達陝北。1936年,劉奔赴天津,擔任中共中央北方局書記,領導薄一波、姚依林安子文、彭真等在山西、河北、天津、北京的進行抗日運動,並與國民黨政界、軍方、學生進行接洽。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後,劉少奇把北方局總部調往山西太原,並與晉系軍閥閻錫山進行溝通。此外,其執行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中央提出的“深入敵後、發動民眾、開展遊擊戰爭”的方針,領導了開創中共華北敵後抗日根據地的工作。1939年至1940年,劉少奇參與新四軍在安徽、湖南、江蘇一線部署工作。1941年皖南事變後,劉少奇出任新四軍政治委員兼中共中央華中局書記,與陳毅等人重建了新四軍,擴建了華中抗日根據地。其中首先重建新四軍軍部,並增建華中黨校,以提高共產黨對軍隊的領導能力;並組織溫和的蘇北整風,確定新四軍發展方向及任務。在劉少奇的組織協調下,新四軍也由重建時的9萬餘人發展到13.5萬人。

劉少奇劉少奇

1939年7月,劉少奇在延安馬列學院作了《論共產黨員的修養》的著名演講,對廣大黨員提出了黨性鍛煉的要求;1941年7月在中共中央華中局黨校作了《論黨內鬥爭》的講演,提出了開展黨內鬥爭的正確方針。

皖南事變後,他任新四軍政治委員、中共中央華中局書記,和陳毅等一起改變了新四軍的困難處境;1942年12月2日,劉少奇返回延安,次年當選為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共中央革命軍事委員會副主席。

在1945年的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劉少奇作了《關于修改黨章的報告》,報告論述了中國共產黨的特點和性質、指導思想、中國革命的特點、民眾路線、民主集中製等一系列重大理論原則問題。其中對毛澤東思想作了中共歷史上的第一次系統論述,將“毛澤東思想”明確寫入黨章,並提出要“以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理論與中國革命實踐相結合的毛澤東思想作為全黨一切工作的指導方針”。在中共七大選舉的領導集體中,劉少奇名列中共五大書記(相當于政治局常委,依次為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同年抗日戰爭結束,在毛澤東赴重慶同蔣介石進行重慶談判期間,劉少奇在延安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職務,提出了“向北發展,向南防御”的戰略方針,並提出中國共產黨在東北局勢中採取的“讓開大路,佔領兩廂”策略;同時,他發表《中共中央關于土地問題的指示》(即“五四指示”),共產黨在解放區進行土地改革,一改抗日戰爭時期的“減租減息”政策,把土地分給農民,實現“耕者有其田”。

1947年3月,國軍攻佔延安,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留在陝北指揮國共內戰,劉少奇和朱德轉移到華北負責中共佔領區土地改革運動的工作。同年7月至9月,劉少奇在西柏坡主持全國土地會議,討論土地改革政策,並頒布實施《中國土地法大綱》,沒收地主富農土地,分配給貧農、中農。1949年6月至8月,率領中共中央代表團訪問蘇聯。9月,出席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在會上當選為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

建國初期

土地改革

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劉少奇出席開國大典。1950年6月6日,中共七屆三中全會決定成立由劉少奇負責的中央土地改革委員會,指導全國的土地改革工作。其頒布並實施《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改革法》,其中儲存富農經濟、團結和保護中農、沒收地主土地,並在原耕基礎上用抽補調整方法來分配土地。其改革卓有成效,1952年,全國農業產值比1949年成長48.5%,比1951年成長15.3%;糧食總產量比1949年成長42.8%;棉花總產量比1949年成長193.4%;農民個人生活也有所改善。

劉少奇劉少奇

1952年,劉少奇率領中共代表團參加蘇聯共產黨第十九次代表大會和十月革命三十五周年慶祝活動。1954年9月,在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上當選為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長,並代表憲法起草委員會向大會作《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的報告》。

1956年9月出席中國共產黨第八次全國代表大會,並代表中共中央向大會作政治報告,主張中國在生產資料所有製的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下,應當把黨的工作重點轉移到經濟建設上來,集中力量提高社會生產力。隨後出席中共八屆一中全會,當選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會副主席。他在製定國家政治、經濟、文化、教育、外交等方針政策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在2月的國務院會議上針對經濟計畫提得過大,毛澤東一再告誡“不要潑冷水”,周恩來則說“用冷水洗洗”,劉也支持周說“現在有些人腦子太熱了,提得太高了。”兩種不同的思路開始顯現。毛澤東對于周、劉等人提的“反冒進”十分不悅。劉有一次將人民日報的內容為反急躁情緒的社論稿修改後交毛批閱,毛直接批示不看了。後來還說:“反冒進使六億人民泄了氣,是方針性錯誤。”隨即就是57年八屆三中全會反“反冒進”,周恩來做了自我檢討,而劉少奇自忖“我們比主席,總是差一大截”,從而拉開了“大躍進”的序幕。

大躍進與三年困難時期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不久,毛澤東支持為自己的傳人。1953年12月,毛澤東提出由劉少奇主持“一線”工作、自己退居“二線”。在1956年的中共八大上,劉少奇代表中共中央作政治報告,並當選排名第一的中共中央副主席。1957年底毛澤東訪蘇時向蘇聯領導人赫魯曉夫通報,將由劉少奇接班任國家主席。1958年底,毛澤東不做下一屆國家主席的提議得到中共八屆六中全會通過。1959年召開第二屆全國人大前夕,毛澤東在各種場合為劉少奇接班作小範圍吹風。4月,劉少奇在全國人大上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任國防委員會主席。

劉少奇劉少奇

1955年,毛澤東掀起農業合作社並大社的高潮。到1958年初,在毛澤東的一力推動下中國開始了“大躍進”運動,劉少奇作為一線領導人積極參與了大躍進的決策和具體的推進工作。3月份成都會議第一次按毛的想法提出要“並大社”,開始了人民公社化的第一步。有回憶說4月底,劉少奇和周恩來等若幹人一起開始“吹公社”、“吹烏托邦”,主張大辦公社、大辦公共食堂、大煉鋼鐵、搞供給製,並在工作中加以貫徹。而與此同時中國第一個人民公社已經宣告成立了。在6月份毛澤東批發“兩年超過英國”的報告之後,劉也緊跟精神宣稱鋼鐵產量可以兩三年趕英、七八年超美,並且和毛澤東一樣,在實地考察農業生產的時候公開為浮誇行為加溫。毛澤東曾經要求壓縮一些過高指標,1958年底大躍進的弊病開始露出苗頭之後,劉少奇承認“我的頭腦也有些熱,說過些過頭話”,1959年春毛澤東進一步要求“糾左”、“壓縮空氣”。然而在廬山會議上“糾左”進程被扭轉為“反右”。7月23日會議毛大批彭德懷說出了“五億農民……要搞,你能說是資產階級狂熱性?大躍進是我提倡的,始作俑者是我” 後,劉卻旁敲側擊地問左和右哪一個是當前主要傾向、鋼產量目標1300萬噸是不是右傾,甚至在反右鬥爭定性後本來想另起草一個反左傾的檔案繼續糾偏,但是經彭真勸說後決定不寫了。

廬山會議後,劉少奇在最高國務會議上說為了取得進步的經驗,即使犯錯誤也要從積極方面理解,另一方面劉少奇為了維護毛的權威,參與到以空前的高調呼吁對毛的個人崇拜的浪潮中來,這使得大躍進的錯誤一時難以糾正。1961年,大躍進造成的惡果全面暴露,劉少奇經過在湖南家鄉蹲點調查並在各地考察,思想發生了急遽的轉變。他決定解散食堂、強調調查研究,開始糾正大躍進的錯誤。1962年1月,劉出席在北京召開的中央工作擴大會議(即七千人大會)上代表中共中央向大會做脫稿講話。在會議上,毛澤東作為中共中央主席承擔了中央的責任,鄧小平、周恩來分別代表中央書記處和國務院做了自我批評。劉少奇組織批評大躍進等工作的經驗教訓,尖銳指出大躍進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但身為主持一線工作的國家主席,劉少奇並沒有對自己的工作進行檢討。隨後劉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即西樓會議,開始著手對國民經濟進行全面調整,並提議陳雲任中央財經小組組長。同年9月,出席中共八屆十中全會,嘗試扭轉把中央工作核心從階級鬥爭轉向經濟建設。

三年恢復時期與四清運動

1964年,劉少奇又到河北、山東、安徽、江蘇、上海、河南、湖北、湖南、廣東、廣西、雲南等地考察經濟建設。經過到基層的視察,他和鄧小平成立緊急委員會,提出“農業六十條”、“三自一包”,開始調整國民經濟,將經濟發展從浮誇的理想主義引向了實用主義。毛澤東很明顯感到劉、鄧執行了一條和自己完全不同的政治路線,自己在黨內的權威受到挑戰。1964年底的全國工作會議上,毛澤東就四清、五反問題進行批評,雙方產生激烈矛盾,這使劉少奇、鄧小平與毛澤東的關系開始破裂。同年年底,劉少奇出席第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再次當選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並擔任國防委員會主席。在三年大飢荒期間,中南海曾實行過高級幹部自報口糧的製度,當時毛澤東和朱德均報每月13公斤,周恩來為每月12公斤,劉少奇為每月9公斤。劉是中南海所有幹部中報數最少者。

劉少奇劉少奇

毛澤東在1962年重提階級鬥爭,批判中共黨內的“黑暗風”、“翻案風”、“單幹風”,這“三風”與劉少奇或多或少都有關系。劉少奇接受了毛澤東的反修防修理論,不但作了自我批評、嚴厲指責“三風”,還說“現在兩個階級誰勝誰負的問題還沒有解決”,“必須加強社會主義教育,要準備資本主義復闢”。然而此時劉少奇並沒有把“資本主義復闢”看成是現實危險,他當時所說的階級鬥爭的對象僅僅是“投機倒把、貪污盜竊,還有一些嚴重的鋪張浪費,嚴重的蛻化變質、違法亂紀,嚴重的分散主義”一類的社會性問題,這與毛澤東在對階級鬥爭的嚴重性的認識上有明顯距離。從1963年9月起,中共與蘇共兩黨的論戰全面展開,在國際“反修”、重點國內“防修”的大背景下,劉少奇開始把精力轉移到正在全面鋪開的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在農村“四清”、在城市“五反”)上來。劉少奇主持修訂了《後十條》,由毛澤東批準與《前十條》一起下達到全體人民,“四清”運動全面展開了。隨著運動的進行,劉少奇對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認識也發生了重大改變,他在思想上接受了毛澤東“反修防修”的理論,認為“修正主義就是一種資產階級思想,是資產階級思想在社會主義國家內部,在共產黨內部的反映”。

1963年11月,劉少奇讓夫人王光美參加“四清”工作隊,到河北省撫寧縣盧王庄公社桃園大隊指導“四清”,並將總結的的“桃園經驗”作為“抓點帶面”開展“社會主義教育運動”的藍本。運動開始時,劉少奇對情勢的判斷和提出的政策都得到了毛澤東的認可,然而隨著運動的深入,過火現象不斷出現,劉少奇與毛澤東對階級鬥爭在認識上和實踐上的分歧逐漸暴露了出來。劉少奇認為“反修防修”的重點在基層,他主抓的四清運動以嚴厲打擊“地、富、反、壞”分子和被認為變修的基層幹部為鬥爭方向;而毛澤東認為修正主義的根源出自黨內上層,說黨內已經形成了一個“官僚主義者階級”。在1964年底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毛澤東與劉少奇的分歧公開化了。毛澤東提出,當時的主要矛盾是資本主義與社會主義的敵我矛盾,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反對把矛頭指向基層;劉少奇則表示,運動的性質是人民內部矛盾與敵我矛盾交織,反對把一切矛盾都上升為敵我性質。在會議上毛澤東佔了上風,“四清”運動按毛的意見重新部署,在一定程度上糾正了對基層幹部打擊過寬的過火偏向。然而,毛的“重點整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的提法,將階級鬥爭擴大化,並為下一步發動更大規模的運動準備了理論前提。這時,毛澤東已經將劉少奇與“中央出修正主義”聯系起來,中共中央內部以劉少奇和毛澤東為代表的關于階級鬥爭的兩種方針,終于將不能再相容了。

劉少奇劉少奇

文化大革命

劉少奇是中國共產黨第一代領導集體中的主要成員,先後擔任中共中央副主席和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一個職務和地位如此之高的領導人,在“文化大革命”開始後,被打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繼而又被扣上“叛徒、內奸、工賊”的大帽子,最終被迫害致死。不僅如此,一大批黨政軍領導幹部也被誣陷為“劉少奇的代理人”,橫遭株連者不計其數,由此釀成了中國共產黨歷史上最大的冤案。

黨內失勢

1965年11月,圍繞《海瑞罷官》的論爭使毛澤東發動的文化大革命浮出水面。1966年5月,文革終于爆發,紅衛兵運動使整個中國都陷于混亂。在文革初期,劉少奇在某些問題上和毛澤東的立場一致。1966年6月27日,劉少奇在人民大會堂安徽廳與中共中央召集的民主人士座談會上,討論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幾個同志的問題。“彭、羅、陸、楊他們的互相關系是不正常的……他們共同特點是反對毛主席,反對毛澤東思想,都是搞地下活動的。”“彭、羅、陸、楊事件是有發生政變的可能的,這是激烈的、國際、國內階級鬥爭在我們黨內領導機關的反映。”結尾他說道:“我們現在擁護毛主席,毛主席百年之後也擁護毛主席。毛澤東思想要延續下去,毛主席著作應該成為全國人民的教科書,成為全國人民的行動指南,全體黨員的行動指南。毛澤東思想是人類的燈塔,是世界革命的銳利武器。毛澤東思想能改變中國的面貌,也能改變世界的面貌。我們用毛澤東思想戰勝了一切反黨分子,也能戰勝國內一切反動派,也能戰勝國外一切反動派。”

文革時期中央對劉少奇審查報告文革時期中央對劉少奇審查報告 劉少奇與毛澤東劉少奇與毛澤東

然而兩者矛盾逐漸擴大。在處理文化大革命的一些具體問題中,雙方矛盾此起彼伏。1966年6月,劉少奇和鄧小平組織工作組進駐大中學校,禁止學生遊行示威和張貼大字報,並將鬥爭矛頭引向“黑五類”。毛澤東對此非常惱火:“共產主義者怕學生運動,是反馬克思主義的。”並命令復原工作組。在1966年8月的中共八屆十一中全會上,通過了《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關于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決定》。毛澤東將“炮打資產階級司令部”的目標直接指向劉少奇,同時其中共第二號人物的位置也被林彪接替,雖然仍然是政治局常委,但是排位下降,同時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身份也從此不再被提及。10月16日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劉少奇遭到了陳伯達、林彪等人的批評。隨後大字報、黨報陸續開始了對劉少奇和鄧小平的批評。

問題升級

1966年12月,劉少奇問題終于向社會公開,江青公開宣稱“劉少奇是黨內的赫魯曉夫”。北京出現了“打倒劉少奇”的標語。同時,中央成立的“王光美特偵組”負責對劉少奇,王光美的調查。此特偵組直到1968年4月才公開以“劉少奇王光美特偵組”名義活動。組長為周恩來。

1967年1月,毛澤東最後一次接見劉少奇。之後幾天內,劉少奇辦公室的電話線被拆除。劉少奇失去了人身自由。

1967年,劉少奇開始被軟禁在北京家中。7月14日毛澤東離開北京,7月18日江青、康生、陳伯達組織批鬥劉少奇和王光美的大會。同年中共理論刊物《紅旗》第五期發表戚本禹文章《愛國主義還是賣國主義?》將矛頭指向劉少奇:

黨內最大的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自我辯解說他是“老革命遇上了新問題”。難道竟有這樣瘋狂進行資本主義復闢活動的“老革命”?難道竟有這樣猖狂反對偉大領袖毛主席、反對偉大的毛澤東思想的“老革命”?

答案隻有一個:你根本不是什麽“老革命”,你是假革命、反革命,你就是睡在我們身邊的赫魯曉夫!

“叛徒內奸工賊”和開除黨籍

劉少奇逝世劉少奇逝世

1968年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在中共中央的領導工作和黨內生活極不正常的情況下,一些中央委員被剝奪出席會議的權利。一些出席會議的中央委員持續遭到誣陷性批鬥。第八屆中央委員、候補中央委員中,被定為“叛徒”、“特務”、“裏通外國”、“反黨分子”的人,達總數的71%。10月18日,中共中央專案審查小組周恩來、江青、康生、謝富治等人提出《關于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罪行的審查報告》,包括劉少奇在1925年、1927年、1929年被捕叛變、投降敵人、充當內奸、工賊的反革命罪行的調查結果。10月31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批準該報告,認為他是“黨內頭號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劉少奇,是一個埋藏在黨內的叛徒、內奸、工賊,是罪惡累累的帝國主義、現代修正主義和國民黨反動派的走狗。”通過決議:“將劉少奇永遠開除出黨,復原其黨內外的一切職務,並繼續清算劉少奇及其同伙叛黨叛國的罪行。”並且號召:“全黨同志和全國人民繼續深入展開革命大批鬥,肅清劉少奇等黨內最大的一小撮走資派的反革命修正主義的思想。”

人物病逝

劉少奇遺體照劉少奇遺體照

1969年初劉少奇患重病,由中南海特派的搶救組予以搶救。1969年5月17日,他被押送到河南開封市內北土街十號“監護”,有預感訣別的劉少奇向家人最後說道:“好在歷史是人民寫的。”

他的病本非難症,隻因治療不及時,引起多種並發症。特別是中共高層通知—不宜透視、拍片、會診,不久又將北京來的人員和葯品全部撤回。劉少奇在被囚禁期間遭受到非人道的虐待,最終于同年11月12日凌晨六時病逝,享年71歲劉少奇逝世後,遺體就地秘密火化,“火化申請單”上填的姓名是劉少奇早年的曾用名“劉衛黃”,職業是“無業”,死因是“病死”。

情感生活

劉少奇結過六次婚,最後一位妻子是王光美

周氏  

無子   名字不詳。劉少奇家鄉鄰村的一個姑娘,包辦婚姻。  

何葆貞  

兒子劉允斌、劉允若,女兒劉愛琴

何葆貞本名“寶珍”。1922年與劉少奇結婚,三次忍痛將孩子割舍給別人。1934年死于監獄。劉少奇的長孫阿廖沙(俄語:Сейчас Алёша,中文名劉維寧)是劉允斌在莫斯科大學留學時與俄羅斯籍同班同學瑪拉所生。阿廖沙曾任職于俄羅斯國家航天指揮中心,2003年退役後定居于中國廣州市番禺區。  

謝飛

謝飛是在何葆貞犧牲一年以後,1935年冬在陝北與劉少奇結婚的。因劉少奇冤案的株連而整整坐了六年監牢,1973年國慶節時獲釋,被下放到北京郊區一個“五七幹校”勞動。

王前

兒子劉允真,女兒劉濤

新四軍護士。曾與江青一同教唆已成年的親女兒批鬥劉少奇。  

王健  

無子

由朱德夫妻介紹給劉少奇。因健康因素,婚姻僅維持幾天時間。劉少奇將她送到中國東北療養。  

王光美

兒子劉源,女兒劉平平(後改名“王晴”)、劉亭亭、劉瀟瀟 

劉少奇王光美與孩子劉少奇王光美與孩子

王光美兄王光復為抗日戰爭時期中華民國空軍的王牌飛行員,王光英為原人大副委員長,王士光曾任第四機械工業部副部長、電子工業部總工程師。  

家族背景

圖為劉少奇在延安接回兒子、女兒時的合影圖為劉少奇在延安接回兒子、女兒時的合影

劉少奇父親劉壽生為一位農民,為人忠厚,並不熱衷買田置房,而是希望孩子多讀點書。母親劉魯氏為普通農婦。劉少奇親兄弟姐妹六人,大哥劉紹源,二哥劉紹遠,三哥劉紹達,大姐劉紹德,二姐劉紹懿,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1958年,當地政府把其故居修建成博物館,劉少奇在1961年返鄉時得知後,告訴當地黨委秘書處取消這一安排,並把其房子分給當地農民居住。因為這一安排,劉在文革蒙難期間,當地民眾隱瞞劉氏祖墳位置,使其祖居、祖墳都得以儲存。其祖居現為劉少奇故居。

人物紀念

劉少奇同志紀念館 ,是為紀念中國共產黨和中華人民共和國領導人劉少奇而修建的。位于劉少奇故鄉湖南省寧鄉縣花明樓鄉。1984年籌建,1988年開放。館內有8個展室、1個聲像廳和2個懷念亭,主體建築3100平方米,陳列面積約為900平方米。有藏品3000多件,其中劉少奇生前使用過的遺物近800件,另有反映劉少奇生平業績的照片1000餘張。

劉少奇著有《論共產黨員的修養》、《關于土地改革問題的報告》等多篇,收入《劉少奇選集》,上下兩集分別在1982年、1985年由人民出版社出版。1987年4月發行之第四套人民幣100紙幣(1980年版與1990年版)上,劉少奇成為紙幣正面四人浮雕像之一,其餘三位分別為毛澤東、周恩來和朱德。

2000年,劉少奇逝世處被列為第三批河南省級文物保護單位和中國小德育教育基地。

人物評價

劉少奇劉少奇

2008年,中國召開紀念劉少奇誕辰110周年的活動。時任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的胡錦濤在講話上,評價劉少奇是“偉大的馬克思主義者,偉大的無產階級革命家、政治家、理論家,黨和國家主要領導人之一,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元勛,是以毛澤東同志為核心的黨的第一代中央領導集體的重要成員。”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

其它詞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