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佩琦

劉佩琦

劉佩琦,1958年出生于北京市海淀區中國國家話劇院演員,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

1979年考入解放軍藝術學院表演系。1983年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後分配到新疆烏魯木齊軍區話劇團任演員。1985年首次在電影《二子開店》中參加演出。1986年因拍攝《無悔追蹤》而走紅。 1987年調到北京軍區戰友話劇團。1996年調入中央實驗話劇院,國家一級演員。1997年因在《離開雷鋒的日子》中扮演了喬安山一角而獲得關註。2000年主演電視劇大宅門》,飾演三爺。2004年出演袁軍導演的電視連續劇紅色娘子軍》,飾演反面角色。2013年首次擔任導演兼主演溫情勵志劇《幸福相依》。2014年與陳道明、鞏俐等主演張藝謀執導的電影《歸來》。

  • 中文名
    劉佩琦
  • 國籍
    中國
  • 出生地
    天津
  • 出生日期
    1958年
  • 職業
    演員
  • 畢業院校
    解放軍藝術學院
  • 身高
    178釐米
  • 星座
    摩羯座
  • 代表作品
    秋菊打官司,二嫫,離開雷鋒的日子,和你在一起,大宅門
  • 其他作品
    秋菊打官司,二嫫,離開雷鋒的日子,和你在一起

個人簡介

姓名:劉佩琦

身高:178cm

劉佩琦_互動百科劉佩琦_互動百科

出生地:北京

國籍:中國

地域:中國大陸

籍貫 : 天津

星座: 魔羯座

婚姻狀況: 已婚

妻子: 孟天嬌

畢業院校: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

經紀公司:中國國家話劇院

1983年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後分配到新疆烏魯木齊軍區話劇團,任演員。1987年調到北京軍區戰友話劇團。1996年調入中央實驗話劇院(現中國國家話劇院),現為國家一級演員

個人經歷

劉佩琦,1958年生于北京,國家話劇院演員,1983年畢業于解放軍藝術學院戲劇系,畢業後分配到新疆烏魯木齊軍區話劇團,任演員。1987年調到北京軍區戰友話劇團。1996年調入中央實驗話劇院(現中國國家話劇院),現為國家一級演員。 劉一直在演藝上修煉 ,他感嘆的是機會很少,“二度進京,五分硬幣,六年龍套”是他演藝道路的真實寫照。

劉佩琦

很多人也許不知道,劉佩琦最早是舞蹈演員。78年,20歲開始覺得自己形象不好,不適合舞蹈,喜歡上了表演。完全是一次偶然的機會,被拉去客串了一把話劇,從那時開始喜歡話劇。自此,劉佩琦開始“移情別戀”,立志當一名話劇演員,對于現在的影視劇表演,劉佩琦坦言自己屬于“過把癮”的狀態,“雖然觀眾是因為影視劇認識我,但我更希望觀眾有機會走進劇場,看看我舞台上的形象。”

劉佩琦報考解放軍藝術學院,上了軍藝,而且當了班代。1983年從解放軍藝術學院畢業的時候,由于在學校裏談了一個女朋友,被“懲罰性”地分配到了遙遠的新疆的軍區話劇團,一待就是兩年多。

在軍藝學了4年話劇之後,喜歡上了歌劇,想報考總政歌劇團,隻是因為形象問題而作罷。劉佩琦被分到了新疆軍區話劇團。文化生活的相對匱乏,使得他一度比較低調,2年後下定決心回北京。

于是,劉佩琦成了北漂一族的第一代成員,那年,劉佩琦26歲,隻能借宿在別人家裏。“有時身上隻有5分錢,5分錢你想坐那個大1路,好像是一毛,沒有5分錢的票,就走路。吃飯就蹭吃蹭喝,到朋友家,老師家。”他回憶道。當年口袋裏隻剩5分錢,為到一熟人家裏蹭飯,居然步行了兩個小時(若乘車隻需一角錢)。試鏡頭後,看來希望很大,但訊息傳來說劉眼睛太小而角色告吹。

1990年,時年32歲的劉佩琦經人家介紹認識了一位長得眉清目秀的姑娘,叫孟天驕。慢慢地,倆人聊到了一起。後來因天驕的媽媽嫌劉佩琦家裏條件不好,兩人決定分手,做好朋友。但劉佩琦工作之餘不忘時時關心孟天驕,最終感動了天驕,孟天驕從家裏“偷”出了戶口本,背著媽媽,和劉佩琦一起走進了婚姻登記處,踏上了漫長的婚姻之旅。1991年,劉佩琦抓住了與張藝謀合作的機會,在影片《秋菊打官司》中出演了隻有7場戲的小角色。當時張藝謀的副導演正好是劉佩琦的同學,向劇組推薦了劉佩琦,這部電影的演出使得劉從此在演藝之路順利了許多。

1994年劉佩琦又主演了由周曉文導演的電影《二嫫》,這部電影受到了國內各界的好評,並在洛加諾國際電影節上獲得四項大獎。

劉佩琦對每個人物,他都悉心琢磨、認真對待,賦予角色以生命。正是由于他的認真、努力和積累,使他在1996年的電影《離開雷鋒的日子》中扮演喬安山,有了出色的表現,獲得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男演員獎和第17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獎。

1997年,劉佩琦調到了中央實驗話劇院,妻子孟天驕也從總機班調到了北影畫報社。他們的兒子越長越高,他們的事業也漸有起色。

他的電影作品還有《西洋鏡》、《朗朗的星空》、《和你在一起》(獲第9屆中國電影華表獎最佳男演員)等。

演藝經歷

劉佩琦貌不驚人,十幾年來以往角色大多是壞小子、地痞、漢奸、陰險的軍師等。《泰山恩仇》中的漢奸,《尋找魔鬼》中的軍師,以及一些小人物《二子開店》中的順子,《離婚(1992)》中的小趙。雖然戲不是很多,但他都認真對待,給觀眾留下了印象。在張藝謀導演的《秋菊打官司》中,他一改往日形象,演了個土得掉渣的老農民,憨憨厚厚的秋菊丈夫。劉佩琦在創作中尋求表演如何回歸生活自然,努力把握這種尺度,在《秋菊打官司》中,他的表演才能得到了淋漓盡致的發揮,通過這次和張藝謀的合作,他在表演分寸和把握人物的度上來了一次革命。1994年劉佩琦又主演了由周曉文導演的電影《二嫫》,這部電影受到了國內各界的好評,並在洛加諾國際電影節上獲得四項大獎。

劉佩琦

1996年底,劉佩琦又在《離開雷鋒的日子》中扮演撞死雷鋒的喬安山,該片創下當年高票房紀錄。 此外劉佩琦還參加拍攝了《無悔追蹤》等大量電視劇。

作為實力派演員,劉佩琦從來都不乏好戲,《大宅門》《和你在一起》《強製執行》《似水浮生》等作品都被觀眾所津津樂道,新劇《與愛同生》因其積極的社會意義、獨特的藝術處理方式,以及新的角色體驗而深得劉佩琦的喜愛。

劉佩琦在《與愛同生》中扮演一個計程車司機,艾滋病的災難皆因他的車禍而起。據他介紹,這部戲不是很直白地寫艾滋病,而是把艾滋病當成一種載體,通過它寫到家庭親情、男女愛情等等。“過去我對艾滋病不了解,也很害怕,之後我從接觸的艾滋病患者那裏感受到他們內心的無助和驚恐,這些都為我演好這個角色打下了基礎。不過要是現在你問我是不是害怕艾滋病,我會說,了解了就不覺得可怕,可怕的是你對此一無所知,甚至充滿了事不關己的漠視。”劉佩琦擅長平民化表演,這次的計程車司機也不例外,他闡述了自己的小人物情結:“雖然我演的是一個小人物,但我很喜歡。因為計程車司機是我們幾乎天天都會接觸到的人,大家對他們的生存狀況都很熟悉,我對演這種大家都熟悉的人特別有興趣,正因為大家都熟悉,所以就很難演,就很有挑戰性。”另外,從沒有演過戀愛戲的劉佩琦終于在《與愛同生》中一了心願,他與李琳扮演的未婚妻大談兒女之情,怎奈劇中好事多磨,最後總算戀愛成功。

主要作品

話劇作品

1983年《高山下的花環》

1983年《天神》

劉佩琦

1985年《火熱的心》

1990年《調色板》

1990年《黑砂》

1997年《生逢其時》

《WM—我們》

1998年《壞話一條街》

電視作品

《燃情歲月》

《政府官員》

劉佩琦

1988年《失樂園》飾董軍

1989年《離婚》

1990年《武生泰鬥》飾三利

1992年《男戶長李三貴》

1992年《紀曉嵐》

1993年《小爽的一家》

1994年《生肖谷》

1994年《難忘的那片情》

劉佩琦

1995年《無悔追蹤》飾肖大力

1995年《京城鏢局

1998年《鄭板橋外傳》

1998年《大法官》

1999年《青春出動》

1999年《最高利益》

2000年《開心就好》飾于浩生

2000年《大宅門》飾白穎宇

2001年《少年黃飛鴻》飾館主

2001年《激情年代》

2001年《讓愛隨風》

2001年《中國保爾-吳運鐸

2002年《刁蠻公主逍遙王》飾怪醫華英

2002年《十八歲的天空》飾齊叔合作演員:保劍鋒、金莎等等

2002年《啼笑因緣》飾沈三玄

2002年《母女情仇》

2003年《中國故事》飾老李

2003年《國色天驕》

2003年《強製執行》飾白天

2003年《京城四少》飾童善

2003年《與愛同生》飾郝連德

2003年《和你在一起》飾劉成

2003年《母親活著真好》飾文中和

2004年《似水浮生/亂世浮生》飾 宗天順

2004年《極度危機》飾龍強

2004年《鳳凰迷影》飾曹家聲

劉佩琦

2005年《當婚姻走到盡頭》飾皮亞達

2005年《大碼頭》飾陳雲軒

2005年《女子戲班》飾侯老板

2007年《雜技皇後夏菊花

2006年《藍狐》飾寧鋒

2006年《幸福來了你就喊》飾王科長

2006年《好好過日子》飾李達

2006年《大工匠》飾肖長功

2007年《血有多濃》飾唐達明

2008年《百年往事/百年榮寶齋》飾庄虎臣

2008年《採桑子之妻室兒女》

2008年《真情不眠》飾全兒爹

2008年《闖關東2》飾 賈雲海

2008年《我是太陽》飾關山林

2008年《天下兄弟》飾劉二嘎

2008年《父親的諾言》飾 高建華

2009年《狼煙北平》飾文三

2009年《幸福》飾羅志剛

2009年《新包青天之七俠五義》飾包勉

2009年《軍禮》飾馬起義

2009年《新玉觀音》飾安心的父親

2009年《尋找幸福的日子》飾紅師傅

2010年《旗袍》飾關父

2010年《北方漢子》飾演王懷遠

2010年《暗紅1936》飾演齊北

2010年《古村女人》飾演:梁老漢

2010年《我的孩子我的家》飾演:林 叔

2011年《旗袍旗袍》飾演﹕屠先生

2011年《風華正茂》飾演:毛順生

2011年《武則天秘史》飾演 上官儀

2011年《暈頭不轉向》飾演 陶豐年

2011年《第九個寡婦》飾演 孫懷清

2011年《獨立縱隊》飾演 宋興武

2011年《光榮大地》飾演 來路

2011年《新烏龍山剿匪記》飾演 田大榜

2011年《不曾見過你》

2011年《酒城破曉》

2011年《大宅門1912》飾演 白穎宇

2011年《武則天秘史》飾演 上官儀

2012年《我的傳奇老婆》飾演 肖國松

2012年《你是我的艷陽天》

2012年《我的極品老媽

2012年《成長不煩惱》

電影作品

劉佩琦

80年代

1986年《父與子》飾順子

1987年《二子開店》

1987年《青春無悔》

1988年《尋找魔鬼》

90年代

1991年《泰山恩仇》飾嚴西彪

1991年《秋菊打官司》

1991年《夏日歷險》飾 老顧

1993年《二嫫》飾瞎子 Blindman

1996年《離開雷鋒的日子》飾喬安山

1997年《朗朗的星空》

1997年《下輩子還做母子》飾江海生

1998年《司馬敦》

1999年《西洋鏡》

00至今

2001年《和你在一起》飾劉成

2003年《來不及愛你》

2004年《少女穆然》飾穆然父親

2007年《5顆子彈/仁槍》飾退休獄警老馬

2010年《大太陽》飾石大川

2011年《建黨偉業》飾辜鴻銘

2011年《我的軍號》飾 劉廣順

2012年《雨中的樹》飾演:程世新 導演:尹力

榮譽獎項

1997年第7屆上海影評人獎最佳男演員獎《離開雷鋒的日子》

1997年第3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男演員獎《離開雷鋒的日子》 

1997年第17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男主角《離開雷鋒的日子》

1997年第6屆中國電影表演藝術學會金鳳凰獎《離開雷鋒的日子》

2002年第51屆西班牙聖塞巴斯蒂安國際電影節最佳男主角 《和你在一起》

2003年第9屆中國電影華表獎優秀男演員獎 《和你在一起》

2008年第5屆中美電影節“中國大陸傑出演員獎”。

個人事件

1990年,兩個原本完全陌生的人相識了。那年孟天驕27歲,劉佩琦32歲。當時,劉佩琦從待了7年的新疆返京,回到北京的劉佩琦接的盡管都是一些很小的角色,但是他沒有絲毫怨言,他清楚好演員需要修煉。1990年,劉佩琦在《女模特風波》中扮演一個大學生。雖然32歲了還扮演大學生有些可笑,但劉佩琦卻沒有一點馬虎。劉佩琦平生第一次留起了長發。這是劉佩琦留給孟天驕的第一印象。愛情的開始並非隻有一見鍾情,還有一種叫日久生情,孟天驕和劉佩琦的愛情就屬于後者。當時劇組所有演員都住在北影廠的招待所,而天驕是北京電影製片廠的話務員。

劉佩琦

于是,孟天驕和劉佩琦的朋友——一對熱心的戀人常常拉著他倆在一起吃飯、玩兒牌。接觸久了,天驕和劉佩琦彼此有了好感。3個月後,4個人的聚會變成了2對情侶的單獨拍拖。別看,天驕不是演藝圈的人,但她一直非常喜歡電影,再加上從小就生活在北京電影製片廠,經常觀摩演員拍片時的情景,而且天驕很善于思考,這些都積淀了天驕的文化功底。每次走出劇院,劉佩琦和天驕都會很興奮,對劇情、劇中人物的表演都要展開一番討論。天驕對作品都有很獨到的理解,這讓劉佩琦佩服不已。漸漸地劉佩琦對天驕的感情也由喜歡變成了欣賞和依戀,而劉佩琦身上那股鑽研、刻苦、踏實勁兒也讓孟天驕十分欣賞。如果愛情也有四季之分,那麽劉佩琦和天驕就是夏日的驕陽,燦爛且熱情;但僅僅2個月後,就進入了風雪交加的冬季。

孟天驕的媽媽在他們的愛情路上灑下一片荊棘。她的媽媽幾乎每天都在她面前念叨:“演藝圈非常浮躁,不是這個離婚就是那個離婚,演員這個職業特別不穩定。”而且還威脅天驕說:“我說不行就不行,要不咱們就斷絕母女關系。”不僅如此,天驕的媽媽還不分場合地做了很多讓劉佩琦難堪的事情。從那時起,甜蜜變成了苦澀,兩人最常談論的藝術、人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兩人愛情前途的煩惱,是分手還是繼續?對于從小深受父母寵愛的天驕來說,母親的“警告”帶給她的無疑是巨大的壓力。她不願意在這件事情上違背母親的意願,幾天的考慮後天驕作出了分手的決定。而此時的劉佩琦也一定要讓天驕在母親和自己之間作出選擇。天驕一急就說:“當然要我媽了,那就分吧。” 兩人的分手多少帶有一些賭氣的成分,很快劉佩琦有了新女朋友。新女友是與劉佩琦一同拍戲的外地演員,她很喜歡劉佩琦的人品,更重要的是劉佩琦那戰友話劇團營級幹部可以辦理隨京戶口的“良好條件”吸引了她。即使有了新的女友,但劉佩琦心裏一直惦記著天驕,每到一個景點劉佩琦都會給天驕寫信或者打電話,告訴天驕自己的情況,而天驕也是不論遇到什麽事情第一個想起的也是劉佩琦。這種緊密讓劉佩琦的新女友喝了大大的一壺醋,拍戲回到北京後,劉佩琦悄悄約天驕在雙秀公園見面。劉佩琦見到天驕的第一句話就是:“我心裏覺得怪怪的,雖然分開了,但還是特別惦記著你。不知你現在過得好不好,不知道你跟我分開後再找別人會不會還遇到這個問題呀。” 劉佩琦和天驕是愛情務實派,他們堅信愛情最終的歸宿是婚姻,而婚姻決不是花前月下。幾個小時後,兩人就決定再續前緣。這次兩人戀愛得非常隱秘,直到天驕偷走了家裏的戶口本,帶回了結婚證,父母才知道自己竟然一直被蒙在鼓裏。劉佩琦和天驕沒有舉辦婚禮。

劉佩琦

結婚後,劉佩琦又接了一部戲,劉佩琦幹脆和天驕一起在青島住了一段時間,全當是蜜月旅行。 讓家更幸福,事無巨細他全包了正如劉佩琦所願,自己事業蒸蒸日上,小日子越過越紅火,妻子、孩子也都非常快樂。天驕離開了父母,離開了住了28年的房子,跟隨劉佩琦搬到了八大處戰友文工團分的單身宿舍樓裏,開始了獨立生活。劉佩琦很愛吃,也很會吃,所以做飯是他認為非常重要的事。談戀愛的時候,劉佩琦曾向天驕提出過這樣的問題:“你會做飯?你會炒菜嗎?你會下面條嗎?”得到的回答都是“NO,NO,都不會”。但是劉佩琦一直以為天驕是在開玩笑。劉佩琦要天驕做的第一頓飯就碰了大麻煩。那天,劉佩琦想吃面條,就跟天驕說:“你去下面條吧。”結果天驕很奇怪地抬起頭說:“我不是告訴你我不會嗎?”這時,劉佩琦才知道原來這麽個大姑娘真的不會做飯。沒辦法,隻好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從此以後,劉佩琦就包攬了家裏所有的家務,從下面條、做飯到拆洗衣服、縫縫補補…… 結婚意味著兩個人單身生活的結束,兩個相愛的人朝夕相處。但這實在是演員家庭的奢望,因為劉佩琦必須外出拍戲,既是為了理想,也是為了把小家建設得更好。可這就苦了天驕。結婚前,下班回家是熱熱鬧鬧的,有父母有弟弟,但結婚後天驕感到家是冷冰冰,靜悄悄的;結婚前,天驕的工作單位就在北京電影製片廠內,從單位到家隻幾分鍾的路程,而結婚後,從家到單位來回要四五個小時。3年後,兒子的出生讓他們對家有了重新的定位,劉佩琦和天驕心中有了個共同的願望——讓這個家更幸福。為了讓劉佩琦安心拍戲,天驕從天津接來了危房改造無房居住的婆婆,婆婆一住就是3年。

對于大多數妻子而言,丈夫能夠滿足自己提出的條件就心滿意足了。但是劉佩琦不僅能夠滿足天驕的要求,即使天驕沒有提出來的,隻要他想到的事情就會立刻去做。這些事情就像一顆顆精美的珍珠串起了劉佩琦和天驕的十數載婚姻。剛剛結婚的時候,劉佩琦經濟並不很富裕,但他就拿出4000元錢給天驕買了件時下流行的羊絨大衣。現在經濟條件富裕了,劉佩琦給天驕買起東西來更是眉毛都不抖一下,每次外出拍戲回來,劉佩琦都會帶給天驕一些衣服和化妝品。天驕不經意的一句話劉佩琦都會上心記住。隨著劉佩琦的成功和出名,劉佩琦的事情越來越多,找他的劇本也越來越多,甚至有時,好幾個劇本一起擺在劉佩琦的案頭,即使是鐵打的人也扛不住。于是天驕成了劉佩琦不拋頭露面、不拿抽成但絕對貼心的經紀人。作為共同生活了十幾年的夫妻來說,劉佩琦適合什麽樣的角色她非常清楚。雖然,劉佩琦和天驕也有矛盾,也會吵架,但是更多的時候,天驕還是覺得自己很幸運,就像她常常跟自己的朋友和親人所說的那樣:我真的覺得劉佩琦是個特別特別好的人,劉佩琦即使不是名演員是個普通人,能做他的妻子都很幸運。

劉佩琦

坦言片酬

無論是《大宅門》裏的白三爺,還是《和你在一起》裏的父親,演技精湛的劉佩琦都給觀眾留下深刻的印象,很少接受採訪的他在2007年11月作客《超級訪問》,說到自己第一部電影的片酬時,劉佩琦自曝是5元錢一天,在當時“這已經是天價了”。

劉佩琦屬于大器晚成的演員,觀眾開始熟悉他是在《大宅門》之後,但事實上,他從上世紀80年代就開始演戲。劉佩琦在節目中透露,一開始他演的都是些小配角,“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改行,我知道我早晚有一天我會演上主角的”。

陳佩斯的早期電影《父與子》中,劉佩琦扮演了一個壞小子,終于有了較多的台詞,這也是他真正意義上的第一部作品。在談到片酬時,劉佩琦透露,他當時每天的補助是5元錢,現在聽來有點不可思議,但劉佩琦稱這已是天價:“那是1985年,我記得特別清楚,其他劇組都是七毛三分錢(一天),一聽我們補助五塊錢,整個北影廠都炸了。”

劉佩琦坦言自己現在最珍惜的財富是12歲的兒子,每天給兒子講故事都讓他覺得很幸福。

關註國劇

如今在觀眾中,劉佩琦的人氣很高。可他常說,喜歡他的女性觀眾並不是很多。劉佩琦還很有“自知之明”地說,自己對于年輕觀眾不構成殺傷力,“因為我已經過了這個年齡段了。即使就是年輕,我的外部條件也不具備吸引他們眼球的條件。”

不過,劉佩琦真誠地勸慰年輕觀眾,“要關註我們自己的電影、自己的電視劇,不要總是‘哈韓’、‘哈日’,我們的影視劇這幾年水準並不低,但是我們的戲走出境外的太少了,因為我們沒有這個渠道,無法跟它們公平競爭。我們的戲要是能出去,一定能夠拿下他們。”

劉佩琦希望觀眾們能夠支持國產影視劇,“這樣我們也能形成良性迴圈。”

藝術人生

背起行囊,繼續上路

——劉佩琦做客《藝術人生》實錄

 唯美的舞蹈 理性的決定

得知劉佩琦學過舞蹈,這多少讓人有些詫異——舞蹈與其他的藝術形式不同,它由內而外散發著唯美的氣息,雖然主持人的一句“現在看你身材還不錯。劉佩琦”多半之意在于調侃,但還是引出了劉佩琦最初決定放棄舞蹈而從事表演的主觀原因,“78年的時候,我一個人在練習,那天我發高燒39度,但作為一個舞蹈演員即使發著高燒,也不能離開把桿,否則在舞台上會馬上“報復”你。排練廳除去把桿以外有一面很大的鏡子,我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鏡子前面觀察自己。我對著鏡子裏的我說了一句話——就您這副尊容還蹦達什麽,趕緊改行吧!但是我又不願意離開舞台,所以選擇表演了。”

雖然這種決定包含著許多突發其想的成份,但我們畢竟還是找到了劉佩琦,那個當時隻有20歲年紀的大男孩對于舞台的眷戀,而後出現的兩次“小插曲”最終決定了他從事話劇的道路。

當他心裏已經萌生了這個想法之後,正巧上海的宗夫升寫了一出話劇叫《于無聲處》,全國的話劇團幾乎都演過這部話劇,用現在文藝界的話說叫場場爆滿,用經濟學原理講叫供不應求。而當時正在宣傳隊的劉佩琦有幸飾演了女主角的父親,“從那時開始我喜歡上了話劇。”

對于劉佩琦而言78年是在關于取與舍的思考中度過的,“我在舞蹈與話劇的取舍上,

經過了非常長的思想鬥爭。現實就是將來不可能繼續搞舞蹈,但是我又喜愛,畢竟曾為之流過那麽多的汗水,話劇我又非常喜愛,到底走不走這條路呢?正好那一年北京軍區戰友話劇團有一出話劇叫《不準出聲的人》,到我們部隊宣傳演出,我們幫助專業劇團裝台、卸車。作為宣傳隊每天都可以看,我看了六場哭了六場,那台話劇太感人了,就是這台話劇讓我決定做一個話劇演員。”

從萌生想法到喜歡,到最終的決定,劉佩琦還是選擇了話劇,用他自己的話說是“移情別戀”了,但畢竟走了這麽長一段舞蹈之路,回過頭來再看,那麽艱苦的舞蹈訓練,對一個人的心理貭素、意志培養終會大有裨益的。對這一點,劉佩琦也深表贊成,“比如85年我們在空政話劇團演出了一出話劇,叫《我們》,因為“我們”的字頭。當時這台話劇引起的反響非常強烈,甚至國外的文化團都涌到劇場發出邀請,當時這台話劇被專家評論為繼《茶館》之後的第二個裏程碑,應該記入話劇史冊。我主演的角色生活太苦了,想偷老鄉一隻雞,我完全都是把我過去舞蹈的那些技巧全都用到這些戲裏面。”

雖然離開了舞蹈,但是在《藝術人生》現場的談話中,我們仍能夠感受到他對舞蹈依然還是非常鍾情的。見到此景,朱軍問了他這樣一個問題,“現在如果說咱們拋開所有的世俗眼光當中的條件,所謂條件,全部拋開的話,讓戲劇和舞蹈間讓你做一次選擇,如果能夠重新選擇的話,你會選擇哪個?”“選擇戲劇,因為舞蹈作為我後半生的一種非常理想化的認知,可戲劇的藝術壽命遠遠比舞蹈要長得多。”劉佩琦給了我們最為肯定的回答。

“作”出來的幸福

自從張抗抗的《作女》問世後,我們知道了“作”(讀“作坊”的一聲)的另一種讀音與解釋:鬧騰,不馴服。劉佩琦是屬于他們那代人當中比較幸運一個——走上工作崗位之後,又有機會重新去學校“回爐”學習,成了軍藝的一名學員,而這個機會居然是他“作”出來的。

在《藝術人生》的錄製現場,劉佩琦講述了他上軍藝之前一段挺有意思的往事,“那時我在部隊的在宣傳隊裏已經是第三個年頭了,可到了五一的時候,我們仍然隻能享受新兵的待遇——五一隻放假放一天,並且下午四點鍾歸隊。”生性愛“作”的劉佩琦對這一決定很是不滿,就跟領導理論起來,“我們憑什麽還是新兵,當兵一年就是老兵了,我們第三年了,怎麽還是新兵,你們不招生,你們招生我們就是老的了。憑什麽不能跟老兵一樣的待遇,放假兩天、三天。”因為他的抗上行為,宣傳隊70多個人沒有一個放假的,而他寫檢查也就不足為怪了。

這件事之後,部隊覺得劉佩琦應該是屬于可以復員的那一列,正好政治部炊事班需要人,他就被分配到炊事班了,“我就到炊事班做饅頭去了,我的手法很快,是山東揉法,一撮就一個,這就上屜了。政治部炊事班說這麽好的一個兵怎麽不是黨員呢?就要給我留在那兒幫助我入黨,我說不行不行,我還得回宣傳隊。”正巧,軍藝來部隊招生,按正常情況來講,軍藝招生,應該選派很優秀的戰士去考,但是“我們宣傳隊恨不得我今天就離開,就決定讓這個劉佩琦趕緊去考,我因禍得福,歪打正著考上了軍藝。”

劉佩琦為我們回憶了他到了軍藝之後老師第一次找他談話的內容,“我印象非常深,我當時的生活班導是管壽益老師,他把我叫到一邊,跟我說你當班代吧,因為你本身就是軍人,已經當了三年兵了,有基礎。我說我不行,我當不了班代,我連自個兒都管不住,我還能管別人嗎?”後來老師用下面的話對劉佩琦進行了啓發:當班代在將來的考試分數上可以吃點兒偏飯。“那我當我當。”就這樣他上了軍藝,當了班代。雖已當上了班代,那種年輕人特有的叛逆還是在他心裏生存著,“我改邪歸正了,變成優秀學生了,但是意識還沒有改變,還是調皮搗蛋。老師問我,今天你們班今天為什麽吳若甫不起床,我說他胃疼——我瞎編的。”在大二的時候,善于“作”的劉佩琦還是被撤消了班代職務,因為又犯了錯誤……

北漂三部曲

在軍藝畢業之後劉佩琦被分到了新疆軍區話劇團,在新疆渡過了他一生當中難以忘懷的兩年。但是文化生活的相對匱乏,使得他一度比較低調,比較沮喪,有一種希望的破滅感。最後下定決心,“我必須得回北京。”于是,劉佩琦成了北漂集團的第一代成員。

回到北京,劉佩琦品嘗到了一個漂泊者所有的苦楚、孤獨、無奈、居無定所以及生活上的拮據。“我的一部戲被禁演後,我和一個同伴從二七劇場步行到復興門,路上買了一塊六一瓶的花燈白酒,再沒有錢了,一分錢都沒有。路上一個菜店偷了一顆大白菜,當我們回到租來的房子的時候,傻掉了——那天下中雨,房屋漏水,床上、地上都是水。褥子、床單、床濕的沒法睡,我們兩就索性吃著白菜心,喝酒吟詩,後來躺在地上睡著了。第二天早上6:30迷迷糊糊起來,感到肚子也餓了,我們兩個人隻有五分錢!我們走到空政話劇團找我的老師魯繼先,當老師把門開啟以後,我說餓了。老師下了兩碗雞蛋面,最後每人給我們30塊錢的飯菜票,錢還有菜票,還給了我們很多全國糧票……”

那段時間,他開始神經衰弱,做多少夢第二天醒來之後就能回憶起來,而有一個夢卻讓他分不清夢境與現實的距離,“我夢見我在某一個電影廠,一個樹蔭底下在那兒苦苦久等,等突然有一輛車停在我,一個導演走下來說,小伙子等什麽呢?我說我等戲拍,我是演員。跟我走吧,于是拍上電影了。第二天醒來之後,為這個夢而興奮,于是我就開始復製。——背著包,帶點兒幹糧、水,就在八一廠樹蔭底下找一個最粗的樹連坐了三天,第三天將近中午的時候,果然一輛212吉普車停在了我的面前,車上下來一個人,真的奔我走來了,這時候我有點兒激動。那麽這個夢還真是某種預示?我就有點兒激動,果然這個老師開始問話了,小伙子我盯你好幾天了,你坐這兒幹嗎?我說我是演員,我在這兒坐著等拍戲,看看什麽劇組需要演員。而恰巧這個人是我的師哥,他答應隻要我有什麽這方面的信息,就給我打電話。但他最後還是對我說——劉佩琦你這樣不行,你必須要迅速調整,你快垮了!”

盡管那一段的生活這麽困難,“我從來沒有放棄過我的追求,我必須要塑造好每一個角色。”于是劉佩琦的影視生涯始于《二子開店》。“那時候戲組也少,電視劇很少,沒有那麽多讓你去進攝製組的機會,生活就沒有來源,當時拍戲主要還是要解決生活問題,主要是先解決吃飯問題。”那時候他在攝製組的補助是一天五塊錢,沒有片酬,但加上攝製組的工作餐,劉佩琦“吃”的問題總算解決了。這個戲拍完之後並沒有引起什麽太大影響,對劉佩琦而言,“隻能說自己在演藝生涯當中有戲拍了,不至于生活那麽窘迫了。”但如果說有所轉變的話,應該是91年劉佩琦跟張藝謀導演合作的《秋菊打官司》。而人們不僅要問,“當時張藝謀導演怎麽選擇你了?你沒有什麽名氣,也不是著名演員。”劉佩琦回憶了這段故事,“《秋菊打官司》的副導演胡曉峰是我軍藝的同班同學,他跟張藝謀建議,秋菊這個丈夫萬慶賴,應該由我們同學劉佩琦扮演。”而當張藝謀同劉佩奇談劇中人物的塑造時,劉佩琦說出了自己的感受,“不管是什麽風格,我要奔這兒使勁,就是認識我的人覺得劉佩琦演的還行,不認識我的人就以為你在村裏找了一個農民給幫個忙。”因為這句話,張藝謀導演給村長雷恪生老師砍了六場戲,給他加了六場戲。《秋菊打官司》使劉佩琦在影視界嶄露頭角,而真正作為他演繹人生轉捩點的還是《離開雷峰的日子》。

相關詞條

相關搜尋